搜索:
《贞母?淫母?师生狂恋?》(2)

  「妈妈,你怎么了?」我急忙上前扶着妈妈。
  「强哥,老师今天不小心把脚扭了,外面实在是太滑了。」
  马齐刚说完,我低头一看,果然妈妈的脚踝肿起了一块。
  「妈妈没事的,你们不用担心的,休息几天就好了。」妈妈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
  「还说没事呢,您看这里都肿成什么样了,我扶您回房休息吧。」说着我和马齐把扶着妈妈回到了卧室。
  「小齐,今天老师不能给你们做饭了,你和林强一起出去吃饭吧,顺便给我捎回来一点就可以了。」妈妈一脸歉意的看着马齐。
  「哎,不用了,外面的东西很多都是不干净的,您先休息,一会儿饭菜就来了。」还没等妈妈回答,马齐就拽着我一溜烟的跑出了卧室,还特地把妈妈卧室的门关上了。
  「强哥,你去写作业吧,一切都交给我了。」
  这小子搞什么名堂,管他呢,反正既不用我帮忙,也不用我花钱,还是去写作业吧。哎,他们高一的真幸福,还有双休日,我们高二的就惨了,星期六还得上课。在卧室里待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听到马齐喊我。
  来到客厅的时候,桌子上竟然是热气腾腾的饭菜和一大瓶可乐,这时马齐也搀扶着妈妈从卧室里面走出来了。
  「这是……这是你做呢吗?」妈妈一脸惊喜的看着她的学生。
  「是啊,让老师和强哥尝尝我的手艺,嘿嘿。」马齐竟有些不好意思了。
  「没想到你自己还能做饭啊,真不简单啊,老师要品尝一下了。」说着妈妈坐到了椅子上。
  「爸爸经常出差,我还不喜欢总去亲戚家蹭饭,就总是一个人在家,老在外面吃对身体还不好,所以就自己做饭吃了。我哪有强哥这么幸福啊……哦,这是我最近刚刚在菜谱上学的,做的不好,希望老师和强哥不要介意。」
  仔细一看,原来是糖醋排骨,鱼香肉丝,豆豉鲮鱼油麦菜,西红柿炒鸡蛋和紫菜鱼丸汤,奇怪,这不都是妈妈喜欢吃的菜吗。我每样都尝了尝,说实话,比妈妈做的差多了。
  「恩,小齐做的不错,老师很喜欢吃。」妈妈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不会吧,做成这样妈妈还很喜欢吃,脚虽然扭了,怎么味觉也变了。
  「谢谢老师的鼓励,我知道您是安慰我,呵呵,我会努力的。」马齐也知道是妈妈在鼓励他。
  晚饭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了,碗筷也是马齐抢着刷的,多亏他在了,要么这些活都该我干了。在我正想着魔兽世界精彩的画面时,听到了妈妈叫我的声音。
  「儿子,过来帮妈妈打一盆洗脚水。」
  妈妈这个人平时是很爱干净的,不像我这么懒。当我慢慢悠悠的走到洗手间的时候,马齐已经把洗脚水打好了,放到了卧室的地毯上,马齐刚刚碰到妈妈的脚。
  「老师自己来就行了,你……你快学习吧。」
  「您和我客气什么啊,身体还不方便,让我给您洗吧。」
  说着马齐脱下了妈妈的短丝袜,还盯着妈妈的脚发呆,好象呼吸也变的急促了,难道他有心脏病,不会啊,平时看着身体挺强壮的啊,真是莫名其妙。
  「小齐,怎么了,是不是老师的脚很脏啊,还是我自己来吧。」
  「哦,不是,不是,老师您误会了,您的脚一点都不脏。」马齐说话的样子看起来好尴尬啊。
  「那你是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吗?」
  「我……我想我妈妈了,我连妈妈长的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好想给妈妈洗脚啊。」看的出马齐有一些伤感。
  「傻孩子,你要是想妈妈了,不介意的话,可以把老师当成你的妈妈的。」
  「谢谢老师。」马齐的眼圈有一些湿润了。
  马齐把妈妈的脚放到盆里仔细的清洗着,妈妈坐在床上抚摩着马齐的头,一脸的笑容。
  「还从来没有人帮我洗过脚呢,谢谢你,小齐,老师真的好开心。」
  「您可不要这么客气,能伺候老师,是小齐的福气啊,老师不介意的话,我每天都给您洗脚。」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全是我的真心话,有一句谎话,我就……」说着马齐把手举到了头顶。
  「傻孩子,不要乱起誓,老师相信你。」妈妈用手堵住了马齐的嘴。
  想想马齐也真够可怜的,哎,可能这就是命吧。洗完了脚,马齐拿出了紫药水敷在了妈妈的脚踝上,不停的揉着妈妈的脚踝。
  「哎呀,好疼。」妈妈一声尖叫。
  「老师您先忍一忍,一会儿就好了,要么里面还有淤血。一会我再给您按按脚。」
  妈妈躺在床上,享受着马齐的按摩,眼圈似乎有一些湿润,而且眼神似乎也和以前不一样了。第二天早上醒来以后,在客厅看到马齐正在洗手间门口莫名其妙的站着。
  「强哥醒了,老师正在上厕所呢,你稍等一下。」
  妈妈从洗手间出来以后对我好一翻嘱咐,还是努力学习之类的话,耳朵都出糨子了。
  「强哥,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老师的。」
  另人讨厌的一天终于过去了,明天是我最喜欢的星期日了,哈哈。还没进家门就听到了妈妈爽朗的笑声,妈妈好久没这么高兴了。客厅没有人,笑声是从妈妈的卧室传出来的,我打开门缝一看,马齐正依偎在妈妈的怀里,两个人开心的聊着什么。我仔细一听,原来是什么小仲马,茶花女啊之类的,妈妈可真够时髦的,都40岁的人了,还和一个孩子聊法国的爱情小说。
  「老师,像你这么优秀的女人,当初和叔叔谈恋爱的时候一定很浪漫吧。」
  「呵呵,你一个小孩子还懂女人啊。哎,我们当初哪有什么浪漫啊,就是人家介绍的,感觉对方的条件还凑合,就结婚了,不怕你笑话,老师长这么大还不知道什么是浪漫呢。以前是不懂,现在呀,都成老太太了,还怎么浪漫啊。那应该是你们年轻人追求的事了。」看妈妈的表情似乎有一些伤感。
  「其实老师很优秀的,只是您自己没有发现而已,而且您是我见过的最年轻的女人了,现在追求你喜欢的东西也不晚啊。」
  「现在我还能追求什么啊……算了,先别聊了,我儿子该放学了。」
  「谢谢老师温暖的怀抱,嘿嘿,我真的太幸福了。」
  马齐一脸依恋的看着妈妈,此时的马齐把他的老师当成自己的妈妈了。
  是啊,相比眼前这个缺少母爱的大男孩,我真的幸福多了。
  「哎,真是好孩子。」妈妈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学生。
  「我回来了。」不懂事的我敲了敲妈妈的房门,打断了她们师生。
  「强哥回来了,我去做饭了。」马齐低着头离开了妈妈的卧室。
  晚饭还是4菜1汤,还是妈妈非常喜欢的菜。马齐还是对妈妈无微不至的关怀,真让他找到做妈妈的儿子的感觉了。马齐细心的按着妈妈的脚,妈妈还是用感动的眼神看着她的学生,不过眼神似乎越来越怪异了。
  终于,到了我最爱的星期日,一大早我就去网吧玩了,妈妈和马齐还没睡醒呢。为什么每周只有一个星期日啊,不知不觉的就已经玩了6个多小时。哎呀,不能再玩了,早上出来还没和妈妈打招呼呢,想着妈妈可怕的眼神,我恋恋不舍的离开了网吧,飞一般的回到了家。
  到了家门口,听到了家里面竟然在放着妈妈喜欢的一些老歌,我悄悄的走进去,妈妈的卧室传来了马齐说话的声音。
  「老师,上次给您介绍的茶花女看完了吗?」
  「还没呢,感觉写的挺不错的。」
  「其实里面有很多的经典台词的,我很喜欢。」马齐一脸兴奋的看着妈妈。
  「呵呵,说来听听。」妈妈看来也挺期待的。
  「那就委屈你配合一下,扮演我的粉丝好吗?」
  妈妈没有说话,微笑的看着马齐,应该算是默认了吧。
  「您知道,茶花女是一个著名的交际花,她有很多恩客的,其中有一个她最不喜欢的客人,每次在跟她告别的时候总会说:『茶花女,我们再见了。』茶花女就跟他说:『我们什么时候再见呢,爵士?』爵士就跟茶花女说:『等你想我的时候。』茶花女对爵士说:『那就永别吧。』」
  马齐表演的手舞足蹈的,一个人扮演两个角色。
  「呵呵呵呵,太有意思了。」妈妈笑的前仰后合的。
  马齐也和妈妈笑的一样开心,就连我在卧室外面都差点笑出声来,这时马齐走到妈妈的身旁,抓住妈妈的手。
  「还有一个镜头,茶花女她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对她心爱的男子说:『亚蒙,你会永远这么爱我吗?』亚蒙对她说:『不会。』茶花女惊讶而又失望的对亚蒙说:『为什么?』结果亚蒙对茶花女说:『因为我的每一天都会比以前更爱你一千倍。』」此时的马齐用一种说不出的眼神注视着妈妈。
  「亚蒙从此以后一次又一次的对茶花女说道:『亲爱的,对不起,一千个对不起。』茶花女也总是叹息的说:『既然你的对不起那么多,那我也只能用我的一生来原谅你了。』很浪漫吧,这就是我最喜欢的台词。」
  此时的妈妈目瞪口呆的看着身边的马齐,眼睛似乎有一些湿润。而马齐竟然慢慢的搂住了妈妈,妈妈似乎没有一点挣扎的注视着马齐。马齐慢慢的低下头,看起来好象要吻妈妈。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就在马齐刚刚接触到妈妈红唇的瞬间,妈妈推开了马齐。
  「啊,小齐去把音乐关了吧,你该学习了,明天还得上课呢。」
  我就说吗,妈妈肯定是被刚才茶花女的台词感动了,都40岁的人了,怎么会和自己的学生接吻呢。而马齐也是一个颤抖,歉意的看着妈妈,放开了她,去关电脑了。
  可就在马齐转身的瞬间,我注意到妈妈的眼睛似乎流泪了。管他们呢,看来妈妈心情应该不错,我可以继续去网吧玩了,转身轻轻的离开了家。晚上回来的时候,饭菜已经做好了,妈妈竟然没有责怪我,只是微笑的嘱咐了我几句,谢天谢地啊。
  第二天早上,起床上厕所的时候,我听到妈妈的房间有说话的声音,仔细一听,原来是马齐要请假在家照顾妈妈,而妈妈坚持让马齐去学校上课,怕耽误她的学生学习啊,这才是一个好教师啊。
  晚上放学回家的时候,发现饭菜已经做好了,本来以为是妈妈做的呢,后来才知道,马齐请了半天的假,上午去学校上课,下午回家照顾妈妈。其实也无所谓,一般下午自习课居多,不会怎么耽误学习的。就是这样妈妈也不想让马齐缺课,可马齐一再的坚持,妈妈只好答应。
  「小齐,让老师说什么好呢?耽误学习怎么办啊?」
  「哎,照顾好老师才是最重要的呢,要么我上课老是惦记您,也是心神不宁的,还不如这样呢。放心吧,我跟的上的。」
  「真是好孩子,老师好高兴。」
  「哎呀,差点忘记了,送给老师的,我帮您戴上吧。」
  原来这是一个非常精致的头饰,说着马齐主动帮妈妈戴在了头上,真的很漂亮,看来这小子还挺会买的。
  「好漂亮啊,不对,应该是更漂亮了,呵呵。」
  马齐正笑吟吟的看着我的妈妈,而妈妈竟然在自己的学生面前脸红了,红的像成熟的苹果一样。
  「哎,你说的是20年前的老师,现在都40岁了,还漂亮什么啊。」妈妈羞涩的面庞似乎带着一些回忆。
  「就是漂亮吗,不论什么时候,老师在我心里永远是最美的。」马齐扑到妈妈的怀里,师生相互倾诉着知心话。
 
上一篇:《贞母?淫母?师生狂恋?》(3)
下一篇:《贞母?淫母?师生狂恋?》(1)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