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迷情仙】(04)

               第四章 沦陷
「慢着!」突然听到一声清啸,武当掌门霞流道长大步走来,对田不满说:
「田帮主,你之前是犯过错,但如果现在投降天性宫,那就是一错再错了。」
忽然,凤仙一闪身,拦在霞流道长和田不满之间。她的斗篷随风一荡,露出
一条腿,霞流道长瞥见,不由全身一僵。
真是一条完美的腿,完美的让人想要舔她的脚。
「霞流道长,你在管田帮主之前,是不是先想想自己?」
「我?我怎么了?我可没有做过亏心事!」霞流道长正气凛然的说。
「道长是没有做过坏事,可是,有没有做过不可告人的事呢?」凤仙不慌不
忙的说。
「这……」霞流道长踌躇起来,他相信不管是谁,总会有一些不想让别人知
道的事,可是他多年修道,心怀坦荡,要说不想让人知道的,只有一件事。
凤仙又说:「我正好知道道长的一件往事,恐怕连道长自己都不知道其中的
奥秘。」
「什、什么事?」一看到田不满的样子,霞流道长不由紧张起来。
「霞流道长在入武当派之前,其实早已是武功高强的武林大侠,只是这件事
知道的人已经不多了。」
霞流道长稍稍松了口气,如果她只是知道这件事的话倒是没什么。「哼,我
曾是华山派出身,二十年前入武当,这个虽然没有多少人知道了,但是在座的几
位掌门都是知道的。」
凤仙咯咯笑道:「可是,在座的掌门却不知道另一件事,就是霞流道长入山
成道的原因。就让我细细说给大家听吧。二十五年前,霞流道长还是个风华正茂
的华山大侠。有一次,他奉掌门之命,下山去铲除江湖上有名的妖女紫蜘蛛。那
紫蜘蛛武功高强,而且是有名的荡妇,专门找武功高强的男人采补,死在她手中
的男人难以计数。」
她说着,眼角望了一眼霞流道长,只见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凤仙笑了笑,又说:「当时霞流道长击败了这个妖女,而且要带她到京城受
审。可是一路行来,他却渐渐发现,紫蜘蛛并不如传说中那般邪恶,其实是个身
染淫毒的可怜女子。加上紫蜘蛛是个绝色的美人,于是他们两人慢慢相爱了。」
少林无痴大师大吃一惊,说:「什么?可是当时……」
「是的。霞流道长当时告诉武林中人,紫蜘蛛已被正法,但实际上却把她藏
了起来,而且,他们二人还结为了夫妻。」
在场的掌门们都惊呆了,只有五毒教主玛娜丝轻轻点头,表示支持这个行为。
「然而,这却是悲剧的开始。」凤仙叹息道,「虽然两人相爱而且私自成婚,
但是霞流道长心里总有芥蒂,不肯多碰紫蜘蛛的身体。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霞流
道长,因为紫蜘蛛以前人尽可夫,不知跟多少男人交合过,后来虽然改过了,但
是每当和霞流道长上床的时候都表现的极为淫荡,这让霞流道长无法接受,于是
经常离家不回。但这却可怜了紫蜘蛛,她身中淫毒,如果不能经常和男人交媾,
便痛苦不堪。霞流道长不肯理她,她却要为他苦苦守节,这是何等痛苦?」
「终于有一天,紫蜘蛛忍不住乔装改扮,到华山去探望霞流道长,道长却正
好不在,与他关系最好的一位师弟接待了她。这个师弟不认识紫蜘蛛,看到她的
容貌,深深被吸引,于是经常花言巧语迷惑她。紫蜘蛛在华山苦苦等候霞流道长
不回,终于有一天淫毒发作,再不能自持,主动勾引了那师弟,两人在后山尽情
狂欢,一夜未眠。」
「从此之后,师弟几乎每天都偷偷去找紫蜘蛛,紫蜘蛛也无法再拒绝,于是
自甘堕落,每每献上自己的肉体,两人过着如胶似漆的日子,只盼不要被霞流道
长回来发现。然而可惜,有一天霞流道长突然回山,正撞见妻子和师弟偷情的一
幕。」
众人望向霞流道长,只见他颤颤巍巍,好像站立不稳,和刚才的田不满差不
多了。
霞流道长脑中,尽是那天在窗外看到的情景……
屋里,一个丰满、成熟的女人和一个黑矮的胖子死死纠缠在一起。
他们一个头朝上,一个头朝下,抱成一个圆。紫蜘蛛红艳的小嘴吞下粗黑的
肉棒,贪婪的吸吮着,口水不断沿着肉棒流下来。师弟双手抱住紫蜘蛛的大屁股
揉捏,头埋在双腿之间,舌头深深的探到她黑漆漆的小穴里去。
紫蜘蛛显然正沉浸在极度的快乐中,不但卖力的吞吐着肉棒,双腿还忍不住
在空中乱舞,小穴里汁液横流,师弟猛吸都吸不完,只能从四周流下来。
突然,师弟惊呼道:「停!停!」
紫蜘蛛很不情愿的吐出肉棒,说:「怎么?要射了?」
黑矮的胖子笑嘻嘻道:「对,让我缓一缓。」说着,他开始猛揉紫蜘蛛的大
胸,揉的她浪叫连连,下体又涌出大股的淫汁。
「快!快插!快插!」紫蜘蛛不知廉耻的喊道。
「好,我来了。」师弟挺起肉棒,送入潮水泛滥的蜜穴中。
「噫——啊——!!!」紫蜘蛛美叫一声,竟这样泄了。
但是师弟的抽插这才开始,没插几下,紫蜘蛛又开始啊啊浪叫起来。
师弟这时也已经忍的不行,两人一通猛干,同时一挺,师弟将精液全部射入
紫蜘蛛体内,紫蜘蛛则又高潮了一回。
紫蜘蛛稍稍喘了一口气,说:「讨厌……你射在我嘴里不就好了,为什么每
次都要射在我身体里……」
师弟嬉笑道:「嫂子,我爱死你了,我就想让你给我生个娃。」
紫蜘蛛慌了起来,说:「这、这可不行。我们偷情可以,生孩子是不行的,
被你师兄知道了怎么办?」
师弟此时也是色胆包天,说:「那你就等师兄回来,和他大干一场,说孩子
是他的不就行了?」
「这、这怎么行……我不能骗他……啊啊啊……」紫蜘蛛还在说着,师弟的
肉棒又一次硬了起来,在她蜜穴里又抽动起来。
「说,愿不愿意?要是你不愿意,我可就拔出来不干了。」他咬牙切齿的喊。
「啊啊啊……我……我……啊啊啊……不要……啊啊……用力……啊啊……
我愿意,我愿意给你生孩子……师弟,用力插……用力插我……插死我吧……」
不一会儿,紫蜘蛛就再次欲火焚身,无法控制自己,男人说什么她都答应,尽显
骚淫浪贱之态。
正当紫蜘蛛被干到神魂颠倒的时候,忽然师弟又喊:「停停!让我缓一下。」
说着拔出肉棒。
紫蜘蛛正趴在床上,浪叫道:「别拔出去,不要停啊!」
这时,只见胖师弟轻轻跳下床,往后门招招手,一个猥琐的男人悄悄钻了进
来。
那人竟然是华山的一个下等伙夫,负责给门派干杂活的。
伙夫溜进房,立即把衣服脱光。胖师弟喊了声:「嫂子,我又来了!」伙夫
却窜上床去,肉棒插入紫蜘蛛淫穴。
紫蜘蛛迷迷糊糊毫不知情,浪叫道:「好师弟,啊,好丈夫,你才这么会儿,
又这么硬挺了……啊啊……爽死嫂子我了……」
紫蜘蛛就这样趴在床上,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猛操,淫态毕露。
窗外的霞流道长怒发冲冠,几乎想冲进去把几个狗男女全都杀死,但是眼前
一个是自己深爱的妻子,一个是从小玩到大的师弟,叫他如何下得去手?还没看
到这场淫乱戏的结尾,他就悄然离去。他心灰意冷,就这样离开了华山,投入武
当,再也没见过紫蜘蛛。
凤仙将这个淫乱的故事娓娓道来,听的周围的人血脉喷张。她问:「霞流道
长,你想知道这场通奸的结局吗?」
「我、我……」霞流道长无法回答。
「我还是告诉你吧。那一次,那个伙夫射了你妻子两炮,然后被你师弟安排
原路溜走,然后你师弟又干了紫蜘蛛一炮。紫蜘蛛还以为你师弟变的这么厉害,
对他爱的不行。」
咔嚓一声响,霞流道长脚下青砖,被内力压碎。
「道长休急,这个故事还没完。后来,华山派发现你失踪,知道你不会回来
了,你的师弟就更放心大胆,和那个伙夫一同与紫蜘蛛偷欢。紫蜘蛛也发现了这
事,可是她已经成为欲火的俘虏,默认了两个男人一起干她。然而没过多久,华
山派与魔教大战被灭门,你师弟也死在那一战中。于是那个伙夫带着紫蜘蛛逃走,
将她卖给了一家妓院。然而紫蜘蛛已经心碎,再无生志,没多久就死了。她在死
前几天,嘴里只反反复复念着一句话,就是你的名字。」
霞流道长已经老泪纵横:「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她啊……」
霞流道长大叫一声,举起手掌就要拍向自己天灵。忽然见玉臂一伸,凤仙竟
硬生生止住了他自尽的一掌。
「道长先别急着寻死。你可知道,紫蜘蛛生前,留下一个女儿?」
「什、什么?她有一个女儿?」
「是的。但是不幸的是,这个女儿不是道长你的种,也不是你师弟的种,是
那个伙夫的种。你愿不愿意认她呢?」
霞流道长这次毫不犹豫,说:「愿意!蜘蛛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
「好。」凤仙赞许的点点头,只见另一个女子走了进来,约莫二十岁上下,
生的十分艳丽。看起来,她身上一点没有生父的样子,而是和母亲有八九分像。
霞流道长一看到她,就断定她是紫蜘蛛的女儿。
「爹,我是绿鸿。」她妩媚的说。
「女、女儿……」霞流道长抱住她,不住哭泣,他也失去了抵抗力。
绿鸿在他耳边喃喃道:「娘生前曾经说,她一点都不怪爹,是她自己命苦。
她只恨没有能照顾爹,所以,就让女儿我来照顾爹一生,好不好?」
「好、好,女儿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霞流道长这话一说,无疑就是归顺了天性宫。
     ***    ***    ***    ***
凤仙笑道:「好了,现在中原武林领袖有三位都已经成为天性宫的贵客。剩
下几位可还有异议?」
唐门门主唐煌冷冷的说:「呸,要我投降,我宁可自尽。别使这些阴谋诡计,
有本事,我们战上一场!」五毒教主玛娜丝圣女立即站到他身边,表示要和他并
肩作战。
凤仙笑道:「二位真是一对令人艳羡的爱侣呢。」
突然,不知哪里窜出八条小蛇,围住凤仙,滋滋吐着舌头。
玛娜丝惊呼道:「就是她!她就是,杀死,拂玉道长,的人。」
这也同时就是说明,拂玉死前一直在和凤仙做爱。可不知怎么,在场的人不
但不鄙夷凤仙,反而有些妒忌拂玉真人死前能够尽享艳福。
凤仙笑道:「唐门主,你觉的你有把握战胜我吗?我有红鸾、橙鹛、绿鸿助
阵,刚才红鸾的武功你也看到了。」
唐煌冷笑道:「刚才我不过手下留情,而且,有五毒教主在此,我们根本不
会输。」说着,他拿出一支飞镖,递给玛娜丝,玛娜丝伸出香舌,将飞镖轻轻舔
了一下,还给唐煌。
「看,这支普通的飞镖,现在已经是剧毒的暗器,我有金丝手套,才不会被
玛娜丝教主的剧毒伤到,你们呢?」
说着,唐煌的飞镖骤然出手。
黑斗篷中伸出一支玉臂。唐煌的眼睛有些发直。如果在他发镖之前,凤仙的
手臂就伸出来,说不定他就不忍心下杀手了。
可是,凤仙轻轻一握,握住了飞镖。
「什么?你、你为什么没中毒?」唐煌和玛娜丝都大吃一惊!
凤仙笑道:「如果没有万全的准备,我怎么会来挑战?」
只见她轻轻跨出一步,转眼已到玛娜丝眼前,然后,将手放在她露出的香肩
上。
玛娜丝全身剧毒,碰一下就死。可是这个凤仙,竟然毫无中毒的迹象!
玛娜丝不得不出手攻击。她右手一翻,手中捏着一支锐利的骨针,不知是什
么动物的骨头。玛娜丝吆喝一声,骨针刺向凤仙的太阳穴。
同时,唐煌也向凤仙背后发镖,如同几道闪电,直射凤仙。
凤仙的身形急速闪动,脚下步法奇特,瞬间唐煌的暗器全部打空。同时她右
手飞速出招,将玛娜丝的攻势全部化解。
身形转动之时,凤仙数次展露春光,完美的身躯如惊鸿一瞥,让一旁的唐煌
有些发愣,忘记了继续出手。
玛娜丝最强的就是她的毒,一旦毒不起效,武功立即大打折扣,但仍然是江
湖一流高手,加上还有唐煌在一旁协助,武林中几乎无人可以抵挡。然而,凤仙
竟然轻描淡写般挡下两人的招数,这份武功,高的出乎意料!
玛娜丝完全惊呆了。她本来就不流利的话更加结巴:「你、你、你,为、为、
为,什么?」
凤仙轻轻一笑:「教主,你真是个大美人。」
她素手轻轻一挥,不知怎么,玛娜丝身上的衣服,突然全部变成碎布片,纷
飞落地。
玛娜丝全裸了。麦色的健康肌肤油亮油亮的,那一对挺拔的巨乳,一对肉感
的翘臀,让男人涌出强烈的欲望。
「这么好的身材,真让我妒忌呢!」说着,凤仙「啪」拍了一下玛娜丝的屁
股。
「啊!」玛娜丝叫了一声,却不是痛,而是心中涌起奇异的感觉,浑身都痒
起来。
「啪!」凤仙又拍了一下屁股,玛娜丝又叫了一声,身体开始发抖。
「啪!」凤仙又拍了第三下,玛娜丝好像都快站不住了,脸颊绯红,好像喝
多了酒似的。
更令玛娜丝惊惶的是,她体内不知怎么燃起了熊熊欲火,好像凤仙打她的三
下,有强烈的催情效果似的。
凤仙对她说道:「天性宫早就在研究玛娜丝教主的毒性,于是配出了这个。」
她从斗篷里伸出一只手,手里拿着一颗红色小药丸。「只要服下这颗药丸,一个
时辰之内,都会对玛娜丝教主身上的毒免疫。」
说着,她双手在玛娜丝全身抚摸起来,玛娜丝不由娇喘吁吁,身体火热,越
来越想要男人的抚慰。
凤仙笑道:「教主这辈子,大概还没有真正被男人疼爱过吧?」
「放开她!」唐煌怒吼道,但是突然,他全身僵硬不动。原来,东方破浪不
知什么时候来到他身后,趁他恼怒之时,点了他的穴道。
东方破浪淫笑着,说:「凤仙大人,可否将玛娜丝教主赐给我一个时辰?」
凤仙笑道:「好,东方宗主这次功劳巨大,这就作为给你的赏赐吧。」说着,
她纤指一弹,红色药丸落入东方破浪手中。「不过有个要求,就是要在这里。」
东方破浪大笑道:「可以。」说着把红色药丸一口吞下。
「东方破浪!你这王八蛋!我要把你碎尸万段!」唐煌大吼着,却一点办法
也没有。
东方破浪走到玛娜丝面前,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轻轻触了她一下,连忙缩
回手指,却发现安然无恙。那解药果然有效!
东方破浪狂喜,大笑道:「太好了!凤仙大人早拿出这药,我就算不杀拂玉
真人,也会心甘情愿投靠凤仙大人。」
「什么?是你,杀死,拂玉,真人。」玛娜丝咬着牙,艰难的说。
「没错。现在,我又要来破教主你的处了。」东方破浪有些狰狞,「我知道,
你虽然是处女,但是那层膜应该早就没了,真是可惜。你的身子太他妈诱人了,
我早就想狠狠的奸你了。可怜了唐门主,以前每次只能傻乎乎看你自慰,哈哈哈
!」
东方破浪搂住玛娜丝,就是一顿狂吻。玛娜丝的巨乳被挤的变形,向两边高
高隆起。
「阿弥陀佛!」忽然一声佛音响起,声如洪钟,让众人心智一清。
佛法高深,内力浑厚的少林掌门无痴大师不得不出面了。他现在已是正道一
边唯一的战力。
橙鹛和绿鸿二女立即联手想要阻挡他,但是无痴大师周围好像有一道气墙,
二女还没碰到他就被巨力推开,分别摔到田不满和霞流道长怀中。
无痴大师继续走向玛娜丝和东方破浪,但是凤仙挡住了他。
无痴大师不敢怠慢,运动全身功力,准备对付凤仙。他知道,两人这一战是
今天的决战,将决定未来武林的命运。
但是凤仙丝毫不见慌张,她笑道:「大师在看哪里?」
无痴大师说:「哪里都不看。」
但是他的眼神却稍稍闪动。
刚才,其他几位掌门都被巨大的精神刺激弄的精神恍惚,反而没有仔细观察
凤仙。但是,无痴大师却一直在注意凤仙的一举一动,试图找出她的弱点破绽。
然而,凤仙一伸手、一投足,看似随意,却全然没有破绽。而无痴大师,反而成
为了看到凤仙肉体最多的人。
他看到的每一个细节拼接起来,组成一个完美的肉体,在他脑中挥之不去。
所以他只有念着佛号,双眼看着地面,准备向凤仙出手。
凤仙又问道:「大师不想看看我的容貌吗?」
无痴大师低头说道:「凤仙女施主,贫僧和他们都不一样,我是被少林寺捡
到的孤儿,从我懂事起,就在少林寺当和尚,所以贫僧心中绝没有色,只有空。」
凤仙却说:「可是大师,你既然连什么是色都不知道,如何知道色即是空?」
「不需要知道,佛祖教我,万物皆空。」
「大师这么说,却不知是否能这么做?你敢接受考验吗?」
「如何考验?」
凤仙忽然发出一声令人销魂入骨的媚笑。
她身上的斗篷忽然沿着她的肌肤滑下,从玉颈,到香肩,到乳房,到纤腰,
直到私密处,一一呈现在众人眼前。
一头秀发如黑色发亮的瀑布,倾斜下来。她身上再无寸缕,但面上却戴着一
副面具,遮住了双眼,只露出了樱红的嘴唇。
无痴大师不禁打了个颤。太美了!这身体比他想象的还要美!
在场的男人们也都呆住了,眼睛好像被锁在了凤仙的身体上,无法移动。
只有两个人没有看她。
因为东方破浪正背对着凤仙,他一双色眼都盯在玛娜丝性感又狂野的身上。
玛娜丝从未和男人如此亲热过。她的剧毒体质,让她从来都无法接触别人,
只能靠自慰来解决生理上的饥渴。然而今天,她第一次和一个男人赤裸着肌肤相
贴,不由意乱神迷。
更可怕的是,她被凤仙不知用什么异术,撩起了难以遏制的欲火,此刻在东
方破浪的玩弄下,无法再保持理智。
此时唯一能让她坚持的,是一边的唐煌。唐煌是多年来能够和她最接近的男
人,虽然玛娜丝注定一生都无法有婚姻,但是她仍然爱上了这个冷酷的男人,如
果可以的话,她愿意欣然将肉体献给唐煌。
所以她不想在唐煌面前出丑。
东方破浪用两根手指在玛娜丝的蜜穴里捣弄,那里已经不听使唤的分泌出淫
汁。玛娜丝仍然在咬牙坚持着,她看向唐煌。
可是她发现,唐煌正愣愣的看着凤仙,眼中流露着难以遏制的情欲。
一瞬间,玛娜丝的精神崩塌了。
东方破浪正捏着奶子的手忽然一湿,闻到一股香气,一看原来她的双乳开始
流出乳汁。
东方破浪很想喝上一口,但是想起夜里那些毒虫吸食玛娜丝的乳汁的样子,
还是没有敢,他伸出双手,用力捏玛娜丝的一对大奶,把乳汁挤的喷了出来。
「哦啊!」玛娜丝尖叫一声,她的乳房正是她最大的弱点。乳汁的喷射给她
带来巨大快感,让她忍不住放声浪叫。
无痴大师眼睛看着地,不知不觉退了一步,可是凤仙却前进了一步,两人的
距离还在缩短。
「凤仙女施主想要用自己的身体来考验贫僧吗?」
「大师不是说,万物皆空,我的身体是不是空?」
「这……当然是空。」
「如若是空,大师为何不敢看,不敢摸?」
「这……并非是空。」
「大师不看一看,摸一摸,怎么知道是不是空?」
凤仙的香味,已经传入鼻中,凤仙的一对美乳,已经在眼前晃动。无痴大师
退无可退。无痴大师只能念经。
阿弥陀佛,灵台明镜、无量妙谛,助我抵御心魔。
凤仙伸出玉臂,绕住大师的脖子,用充满诱惑力的声音问:「大师可知佛祖
割肉喂鹰?」
「知道。」
「大师可知马郎妇观音以美色布施众男子?」
「知道。佛祖、观音乃是为渡众生。」
「那大师是否愿舍身渡我?」说着,凤仙双手都搂住了无痴大师,曼妙的身
躯已经钻进大师的袈裟。
无痴大师长叹一声,道:「劫数!劫数!」双手放上凤仙的身体。
光滑软酥,妙不可言。
无痴大师袈裟坠地,一对男女赤裸着紧紧抱在一起。
凤仙在大师耳边轻轻吹气,将他的手放上自己的乳房,问:「大师摸到了什
么?」
「色。」
凤仙又握住大师另一只手,放在下身轻轻摩擦,引导手指慢慢探到她那迷人
的穴里。她那里没有一根毛,和全身其他地方一样洁净光滑。
「大师现在又摸到了什么?」
「空。」
凤仙笑道:「大师悟了。」
「是的,贫僧悟了。」无痴大师突然拔出手指,身体向上一挺,凤仙长长的
吟了一声,动听的让所有人销魂。
于是两人的疯狂性交开始了。
上一篇:【玉真淫道屌肏明清】(02)
下一篇:【天云孽海】(1.26)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