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佛珠与表】(12)

            第十二章、蹂躏准人妻
  当晚,在男友的鼓励开导下,小花穿上了非常性感的吊带袜,以及最性感的
一件胸衣,内裤是买来就没有怎么穿过的丁字裤。
  不得不说,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小两口选择了妥协,选择了通过肉体来达成
目的。
  「老公,我要是跟别人睡了,你真的还会娶我嘛?」小花一次又一次的问着,
虽然每一次的回答都是肯定无比,但是小花的内心还是觉得难受。
  还是觉得担心,觉得一担自己的忠贞失去,自己的男朋友就会远离她,就会
变成前男朋友。
  那个高大的男人深情的把小花拥在怀里,重重的一个吻之后,「宝贝,相信
我,只要你还爱着我,我就永远的不会嫌弃你,永远的照顾你。永远的跟你在一
起。」
  「嗯。」
  「别哭了,不然待会妆又花了。」
  终于,小花整装待发的站在了门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小花一时间也不敢
相信,自己的容貌居然能又这么好。
  想着身上的那些羞耻的打扮,小花身下一紧,微风拂过丝袜,像是情人的双
手一般。小花想着待会要跟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男人做那种事情,不由的满脸通
红,羞耻感爆棚。
  小花好希望出租车永远也不要到终点,可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小花一步一
步的走上酒店的楼梯,一步步走到约定好的房门前。
  心里的情绪万千,伸手要敲门的时候,来了一条短信。
  「注意好避孕,爱你的老公。」
  一条短信,让小花再次泪崩。
  「咚咚咚。」
  「门没锁,进来。」老徐换上稍许严肃的表情。
  小花推门进来,看见老徐也在,心里稍许的好受了些。
  「徐哥,这位就是?」小花看了看小惠,比起想象中的老男人,这样的中年
男人似乎还要好一点。
  「人我已经帮你引荐到位了,那么具体的价格你们自己谈吧!我不打扰了!」
老徐抬腿就要出门。
  此时的小花是多么希望老徐不要离开,因为老徐的离开,就意味着自己变成
了赤裸的羔羊,任凭眼前这个男人肆意的蹂躏。
  「嘭!」房门背关上,房间里安静的可怕。
  小惠笑眯眯的拍了拍他跟前的床,「过来坐吧,别怕。我又不是什么坏人。」
  小花也不敢怎么样,放下包,坐到了小惠跟前。
  小惠刚一只手搭在小花肩膀上,小花身子猛的一抽,下了小惠一大跳。
  「别紧张,我知道你可能是第一次做这样得事情,我也是第一次。」小惠试
图开导着小花,而小花这种又紧张又害怕的情绪,正是小惠最喜欢的真实人妻状
态。
  「听说你快要结婚了?」小惠问着,手已经不自觉的摸到了那黑色的吊带袜
上。
  小花似乎是早就准备好了,可似乎又根本没有准备好。浑身紧绷着,颤颤巍
巍的点了点头。
  「人嘛,总要跨国这一步的,不然你也不会来了。」
  「你也别怪我,要怪就要怪这个世界太邪恶了。」
  小花浑身的神经都处于高度的敏感状态,而小惠的手已经顺着胸口伸了进去。
  「宝贝,你的身子真软。」
  「摸着真舒服!」
  小花颤抖着,但是身体的温度却不由自主的升高了,而且让小花最害怕的是,
她的下身居然开始流水了。
  随着小惠的手指在乳头上来回拨弄,小花的乳头也慢慢的勃起了。
  这一切都说明小花慢慢的动情了,虽然她的心里极度的反感这件事,可身体
还是很诚实。
  「别那么紧张,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小惠声音极其温柔,缓慢的脱下了小花的外衣,一件堪堪包裹住那一对大白
兔的小胸衣,若隐若现的样子,非常的性感迷人,看的小惠食指大动。
  可小惠知道,这样的良家,要想好好的享受,就必须忍得住,不能心急,要
慢慢调动起来女性的性感来。这样的女人都是知道那中美妙滋味的,所以一旦放
下了心里的包袱,将会是一场激烈的大战。
  「你的这对乳房真好看,宝贝。我可以亲亲她们嘛?」小惠虽然知道自己动
手上去,并不会被拒绝,可是这样的询问却给了小花很大的尊重,非常有助于让
小花进入状态。
  「好!」小花的声音颤抖不停,可好字还是表明了立场。
  随着小惠的舌头覆盖到小花绵软的胸膛上,那种湿漉漉的感觉,让小花心里
痒痒的,酥酥的。下体的水流也逐渐的变得大了不少。
  「宝贝,你的胸好软啊,我可以帮你把内衣解开嘛?」小惠顺着小花的胸口
往上亲。
  当小惠的嘴唇移动到小花锁骨上,继续从锁骨朝上,亲到了脖子上的时候,
小花闭上了眼睛。
  一个吻到了耳朵上,小惠用牙齿轻轻的咬着小花的耳垂,丝丝热气顺着小花
的耳朵流了进去。那种热气伴随着些许的酥麻,刺激着小花的神经。
  耳朵是小花的敏感带,可小花从来都不知道,也没有体验过,这次背小惠舔
弄的时候,身体都绷直了!
  「嗯啊……」小花娇喘一声,那种刺激实在是让人能以控制声音。
  「舒服嘛?宝贝!」小惠低声温柔的说着,说完舌头尖插进了小花的耳朵眼
里,那种瞬间的舒爽,让小花整个身子都酥软了不少。
  「宝贝!」小惠声音温柔而呢喃,里面又有种成熟男人的风情,突然间,小
花觉得眼前的男人也没有那么讨厌。至少有那么一点想要跟他亲近的感觉。
  「嗯唔!」
  小花下意识的低吟着,而小惠的攻势还在继续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小惠的
手已经摸到了小花的短裙下面,黑色的吊带袜夹把光滑的大腿修饰的更加笔直修
长。
  「宝贝你好美。」小惠不断的夸赞着小花的身体容貌,这是小花之前很少感
受到的情话跟爱抚。
  那一双男人的手,在膝盖上来回摸索,慢慢顺着丝袜朝上面摸去,节奏很慢,
小惠生怕惊扰到小花,刺激到她的情绪。
  可当那只手游走到裙下的时候,小花还是不可控制的发出一声惊呼!
  「啊!」随之,手也按到了小惠的手上,那是一只冰凉的小手。
  没等小花的手有什么动作,小花的手就背包裹在了一只温暖的大手中。小惠
稍微有点胖,手掌心更是宽容。
  小花想要挣脱,可眼前的男人的一只手,就像是铁钳子一般,死死的扣住了
小花的手。
  「宝贝,你的手摸起来真舒服!」小惠又是在小花耳边一口热气。
  这一口热气像是具有魔力一般,一吹之后,小花身子再次一软,再也生不起
力气来反抗,也就任由小惠的手抓住了她自己的手。
  「你也想了吧。它也想了。」小惠把那只冰凉的小手,朝着自己的裤裆里放
了进去,那里的温度非常高,非常的温暖。
  「啊!」
  小花的手触碰到那个硬邦邦的东西时候,有是一声惊呼,吓的她赶紧闭上了
眼睛。
  「关上灯好么,开灯我不习惯。」小花这么几年来,跟男朋友的做爱,总是
传统的姿势,也总是关着灯,偶尔有几次在浴室勾起火,也多半都是到卧室解决
的。
  开这么亮的灯,那是从来没有过的。
  小惠也不可能允许关灯的,可也没有强硬的拒绝。
  「宝贝,你这么美,我关了灯可就什么也看不到了,我不答应。除非……」
小惠故意留了一个话口,给小花下套。
  「除非什么?」
  「除非,你让我好好看看你下面的小妹妹。」小惠偷笑着说道。
  「啊!这个!」小花一时间有点不会选择了,两个都是很羞耻的事情。小花
的男朋友也要求过要看看清楚,可是那玩意她自己也不想看,就更不想给别人看。
她从心里就觉得羞耻,觉得那个地方特别脏。
  「不说话就是答应了!」小惠说完,直接双手箍住了小花的双腿,扯到跟前,
一条丁字内裤展露在眼前,小花羞得满脸通红。
  她也不知道男朋友为什么会有这种内裤给她准备的,之前男朋友说了好几次
想要玩的花的,可每一次她都是不同意。这些东西也就放着了,谁能想到,今天
居然便宜给了外人。
  「这小妹妹真美!毛毛也是非常性感。」
  小惠的手也伸了上去,在摸到阴唇的那一刻,小花的身子颤了三颤。
  这是人生中第二个人男人摸那里,而且下体有种异样的快感。小花的羞耻感
让她紧紧的夹住大腿,可在小惠的面前,这一切无疑是徒劳的。
  正当小花非常难为情,想要停下来的时候,一件更加令她害怕和难接受的事
情发生了。
  小惠居然埋下头,伸出舌头朝着那颗小豆豆上舔了一下。
  这一下,可就要了小花的亲命了,浑身触电一般的感觉,是她在跟男朋友的
这几年中从未有过的,这一瞬间,她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词语:高潮。
  这个感觉似乎才是书本里描述的性爱的极致快感。
  「嘶溜!」小惠粗热的舌头覆盖了小花整个下体,从阴唇到阴蒂,每一处地
方每一处细节,都背小惠舔弄的仔仔细细。
  甚至连从里面流出来的水,小惠也没有放过,一点一滴的全部吸进了嘴里。
  「宝贝,你真美!」
  小花的脸还烧着,可是下面明显已经完全被挑逗的不行了。
  小惠用牙齿轻轻的咬住了那颗有一点凸起的小豆豆,单单就这么一咬,小花
下体就突然的喷出了一股水来。小惠一惊,随后一喜。
  整个含住那颗小豆豆,开始疯狂的舔弄起来,时不时的还用牙齿摩擦一下。
  「啊啊啊!啊!!」
  「别!停下来!」
  「求你了,求求你了!啊!不行,要尿出来了!」
  「求你了,你先起来,让我去厕所!」
  「真的不行了!」
  小花突然感觉到一阵即将要爆发出的尿液,可小惠还是死死的掌控着她的身
体,根本由不得她!
  「求求你,别这样!」小花大腿颤栗个不停,好似下一刻就要尿出来一样,
可小惠没有丝毫的躲避。反而继续加快了舌头的速度。
  「啊!要尿了!」
  「啊!」
  终于,在小惠的口舌服务下,小花到了人生中第一个潮吹!
  此刻小花的脑海里,羞耻的感觉已经消失不见,而留下的全部都是那种爽快!
根本无法用语言来行人的那种爽快。
  那一条小小的丁字裤也完全被打湿了,小惠也从小花的两腿间出来,手还在
小花的身上轻轻的爱抚着。
  过了好几分钟,小花才从那种状态中间醒来。
  刚刚小惠的做法,完全打碎了她对于男女之间做爱的认识。
  原来。男女之间的事情,对于女人来说,也是如此的快活!
  比起小花的男朋友,小惠就像是一个熟练而且认真的工程师,而小花的男朋
友只能是一个技术不到位的工人。
  二者做的事情虽然都差不多,可是结果却是天差地别。
  「我刚刚是怎么了。」小花不太懂自己刚刚的状态,有点担心的问道。
  「刚刚,刚刚宝贝你潮吹了,就是高潮的一种,算是最激烈的高潮吧!」小
惠解释的同时,心里想着:「这个妞看起来真的是未经调教的,别有韵味啊!」
  「那个就是高潮了嘛?」小花自言自语低声说了一句。
  「对啊,那我让宝贝爽了,宝贝是不是也要让我爽一下啊!」小惠灵巧的脱
掉了睡衣外套,露出一个顶的高高的内裤。
  透过内裤,能感受到那下面的坚硬和庞大。
  小花偷偷的观察着内裤下的东西,却惊奇的发现,眼前这个男人的家伙,要
比自己的男朋友的大的多。
  没等小花多想,小惠就半骑到了小花身上,「我要进来了,宝贝。」
  说着,小惠把那条湿漉漉的丁字裤拨开,掏出那条火热的铁棍,朝着那已经
湿润的不能再湿润的潮湿地刺了进去。
  这看着伟岸的东西,进去的感觉果然不同,有种塞满了的感觉!那种感觉小
花在说上看到过,可是却没有体会过。而现在这个时刻,小花清晰的就能感觉到,
这种感觉,就是塞满的感觉。
  「啊啊!」
  「啊啊!」
  随着小惠开始抽动,小花也不停声的呻吟了起来,之前说好关灯的事情,早
都忘记了!虽然小惠抽插的速度并不快,可是每一下都是全新的感觉。
  虽然练健身的男朋友力量强,可是那东西似乎真的有点小,感觉截然不同。
  看着在自己身上奋战的男人,小花不知道自己应该想什么,可声音可是诚实
的发出阵阵淫叫。
  就这样,小惠连续的慢速的抽插了四百多下。小花再一次的高潮了!
  整个身体颤抖着,无意识的抽搐着。而小惠也不想弄出什么麻烦来,就在要
发射的最后时间,抽出来弄在了小花黑色的丝袜上。黑与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段性爱暂时告停。
  可小花的心却是彻底的乱了,就从看小惠的眼神,也跟以前不一样了。
  「舒服嘛?好宝贝。」小惠完事也不忘问小花的体会,而且依旧还是那温柔
的眼神和目光。
  「我浮你进去洗洗吧。」小花点点头,勉强的站起来,跟着小惠进了浴室。
  小花偷偷的看着小惠胯下的东西,心里感觉到一阵说不出的情绪来,虽然这
个东西很好,可那毕竟是别的男人的。
  「小花,你要坚守底线啊!只是肉偿,你怎么能会动感情呢?」
  无论是小惠事前的温柔,还是事后的体贴,都让小花体会到了一股别样的性
爱。小花心里对于陌生人的那种抵抗,已经逐渐的消失了。
  从某种状态下,她已经认可了小惠这具身体。洗漱过后,二人重新躺在床上,
小花做了亏心事一样的,用浴巾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
  「怎么说说案子的事情吧。」
  「具体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我不知道。可你今天算是给我了一些好处,所
以。只要你让我开心,让我高兴,就一切都好说。」
  小惠说着,手又朝着小花的身体伸了过去。这次的爱抚,小花没有那么慌乱
的拒绝,而是稍有一点配合。
  「嗯。」
  「嗯。」
  小花一声声的喘息,表明着她已经进入了那种交合的状态,而小惠也兴奋的
插入着这个人妻。
  插入的速度虽然不快,可是每一次的插入却很有力,对于小花来说,这种程
度的插入显得刚刚好,似乎再多一分力气,就超出了承受的能力。
  那种到极限的感觉,只怕寻常人一辈子也未必有机会体验一次。
  小惠抽插了好几十下,便有了感觉,但是理智告诉他,如果一次把这个初次
体验高潮的女人彻底征服后,以后这个女人的双腿就会永远的为你打开。
  小惠没有继续抽插,而是停了下来,把小花停到了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上。
  小花想要有个东西继续的深入她的体内,但是羞于开口,嘴巴张开了几次,
但是哪句我要还是没有发出声音来。
  小花的表情小惠尽收眼底,邪气一笑,扛起了小花一条被丝袜修饰的无比性
感的大腿。双手一个个的解开吊带袜的每一个吊带夹子,这个过程中,小花感觉
自己的心肝都在颤抖着,身体太想要了,可越是这么想,小花就越是克制自己。
  「我是被迫的,我不能这么淫荡。」
  小花心里说着。
  「我是被迫的,我不能这么淫荡。」
  小花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
  可当小惠解完所有的夹子后,双手抓起丝袜的边缘,开始朝着小腿慢慢拉了
下去。丝袜跟绷紧了的皮肤一摩擦,小花感觉心都要痒的停止跳动了。猫抓一样
的感觉,已经让小花慢慢的开始失去了理智。
  「嘶嘶嘶嘶。」
  一条完整的黑色长筒袜被小惠抓在手里,送到鼻子跟前,轻轻的嗅了一口。
一种轻熟女的体香,还有一种淡雅清秀的香水味道。
  小惠又贪婪的嗅了一口,随后放下丝袜,把目光移动到那只白净紧致的小脚
丫上。
  那只脚五指平齐,对于小花的身材来说,恰到好处,小惠用两只手轻轻抓住,
活生生的一件艺术品。小花的脚还是头一回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如此别致的抓在手
心,脚弓都绷直了。心里更是忐忑不知道这个男人接下来的动向。
  干净的趾甲,没有一丝丝的污垢,更没有什么味道。突然,小花感觉那只脚
的大拇趾被一个湿漉漉的东西包裹了起来。
  惊慌失措间睁开眼,却看到小惠正在含着脚趾头。
  传统的观念促使小花想要抽出脚来,可根本无法挣脱。
  「宝贝,别紧张,你这么美的身体,应该被好好的呵护。」小惠的温柔一步
步的撕碎了小花的心里防线,最可怕的是,小花的男朋友平时就是一个比较木讷
说话比较笨的人这样残酷而鲜明的对比,让小惠的魅力在小花这里更加的凸显出
来。
  小惠交换的舔弄着每一个脚趾,如同得到什么珍宝一般,爱不释手!
  尤其是一黑一白的两条玉腿,交错在小惠面前,整个景色性感到了顶点,像
是黑夜里的深海,蕴藏着无尽的魅力和想象。
  小惠又吮吸了一会,才意犹未尽的放下,再次用手摸了摸小花的阴户。
  「来宝贝,这次我们从后面来!」
  这点时间的缓冲,让小惠的钢枪凉了凉,更加持久了。
  小花心里极其没有底的在小惠的双手帮助下,转过了身子。
  暗红色的丁字裤歪歪斜斜的挂在屁股上,两条不同颜色的大腿显得更是不同
寻常。
  小花看不到小惠的一切动作,只能凭借着身体的感觉来感知小惠的动向,这
也加剧了小花身体的反应。
  小惠在那处黑色森林里闻了闻,只是经过简单修剪阴毛,有种原始的性感。
  小惠忍不住了,双手扶在身下女人的腰肢上,那盈盈一握的细腰,正好被小
惠紧紧的抓住,然后轻轻对准那两片肉瓣的中间。
  慢慢的在门口研磨了几下,这几下让小花又是晦涩的呻吟了几下。
  「啊!!!」
  小花一声尖叫,后入这个姿势她也尝试过,可小惠的钢枪对于小花来说,还
是有点太大了,小花的身体比较浅,后入这个姿势又比较深。
  这一下就顶到了小花的花心上。
  「啊!」
  小惠慢慢的抽出,然后又重重的顶了进去。
  「嗯哼……」小花又是一声激烈的娇喘,随后小惠再也没有戏弄眼前的尤物,
开始了快速而且有力的一次次的抽插。
  没有什么九浅一深,没有什么研磨洞口,每一枪都打到了敌人的心脏要害。
  小惠大腿的肉猛烈的撞击着小花的臀瓣,啪啪的撞击声配合着小花的一次次
淫叫,在整个房间里形成一股完美的乐章。
  这种最顶级的快感一次次的叠加,小花不过一分多钟,就再一次到达了极限,
下体一阵不由自主的抖动,整个人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小惠手上用力托住小花,继续保持着节奏,打算也释放出自己的精华。
  钢枪猛烈的穿刺,一刻都不想停歇。
  等到小花意识稍许恢复的时候,她已经感觉到身体里面的那个东西又热又涨,
快要把她的下面搞爆炸了。
  霎那间,小花的意识里突然闪现出了一个男人的模样,那男人默默说着:别
怀孕,注意安全。
  那个男人的眼神犹如一道惊雷,炸醒了高潮中的小花。
  「别射进去!」小花着急喊出口。
  就在那一秒,小惠眼急手快的推开了小花,可钢枪来不及挪开太远。
  一股股浓白的精华,喷射在了小花的完美臀部,已经一黑一白的大腿上。
  热热的液体,顺着皮肤和丝袜朝下流淌着。两个人也好似两具被肉欲抽空的
灵魂一般,各自安静的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
  小花脑海里如同暴风雨过后的海岸,一片狼藉,根本无法形成有效的意识,
就只是单纯的待待呃呃的趴着。
  小惠稍作休息,轻轻的趴到了小花跟前,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小花赤裸而光洁
的后背,从颈椎到尾椎,让小花温暖而舒适。
  脸上还能适时的感受到小惠的轻吻,这一场别样的爱与性,让小花有点猝不
及防。跟她想象的完全不同,截止刚刚,她的人生里从来都没有想过做爱是这样
的快活。
  「宝贝,你真好。」
  小惠依旧温柔的慰抚着小花,男人的温柔像是海水一般,慢慢侵蚀着沙滩上
的石头。
  而这简单且温暖的动作和话语,就像是过了千年的潮汐一般,岩石已经背侵
蚀的粉碎。
  小花情绪复杂,她感受到她多年来的爱情观正在不可控制的崩塌,她似乎开
始要爱上刚刚给她完美性福的男人了。
  眼泪默默的从小花眼睛流了出来,经过几次情绪波动,本就不太浓的妆都有
些看不清了。
  小惠对于小花的突然哭泣,只是有点猜测,也不好说什么,就只是摸摸她的
后背,安抚着她的情绪。
  此时城市的另一端,一个男人正在家里看着电视发呆,他根本不知道电视上
到底放的是什么东西,也听不清到底说的什么。
  脑子里面一片混乱,想着自己娇柔美妙的女朋友不知道在什么样的一个男人
身下。娇喘着,不知道嘴巴里面会含着怎么一根枪。
  良久之后。
  小惠起身打算倒了一杯红酒给小花,可小花丝毫没有接过酒杯的意思。小惠
顿了片刻,把一口红酒喝到了自己嘴里。
  然后出其不意的吻上了小花的唇,势单力薄的抵抗,被小惠强力压下,红酒
在二人的口舌中来回流转着。小惠当然不会浪费这个时机,手也在小花几乎赤裸
的身子上来回抚摸着。
  这一吻,温柔又霸道,起初小花还少做抵抗,随后就已经沉沦的一发不可收
拾,她似乎像个第一次恋爱的小姑娘,第一次尝到吻的滋味一样,也伸出舌头索
取着。
  终于,氧气不够了,二人才缓缓松开。小花脸红红的,不知道是酒精起了作
用,还是这个吻太过于窒息。
  「宝贝,待会洗个热水澡,再喝一点酒,休息一晚再回去吧。我马上离开,
不会带房卡,你放心的在这里过夜。」
  小惠一脸诚挚的说完,又在小花的额头上轻轻啄了一口。随后起身穿衣服,
离开。
  随着门响的瞬间,小花似乎整个人都松了,可好像又有什么东西断了。总之
是说不出的感觉,小花也不想再费脑筋,乖乖按照小惠走之前的话。美美的洗了
个热水澡,吹干头发,喝了点酒。
  稳稳当当的睡到了床上。
  根本不管有个男人是不是彻夜难眠。
  ……
  时间回到数个小时之前,老徐一个人走在街上,看着平时觉得没有什么的夫
妻情侣,一时间感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孤独。
  老徐不知道这种孤单为什么产生,可老徐却深刻的知道,这种孤单必定跟翠
萍离不开关系。
  想到这里,老徐走到路边的花店里,买了一株简单的玫瑰,坐上了回家的车。
  回到家中,翠萍正好刚刚洗完头发,在卫生间的镜子前吹头发,老徐把花放
在一旁,一言不发的从身后默默搂住翠萍,把下巴放置在翠萍的肩膀上。
  嗅着翠萍秀发上熟悉的洗发水的味道,一种温暖又熟悉的味道涌上心头。
  随后对着那乌黑的头发一阵亲吻。
  而翠萍从镜子里看着这个男人,以及放在一边的花,一股热泪瞬间爆发,手
里的吹风机也停了。时间好像就此定格。
  「老婆,你是我的,永远是我的。」
  「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照顾你,爱你。哪怕有一天你不爱我了,我也会疼
你,宠你,爱你。」
  听着身边男人如此动情的表白,翠萍内心里头的恨和不甘,瞬间被打散。只
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好好的抱紧眼前的男人,好好的慰抚他一番。
  「未完待续」
上一篇:【第一次和两个少妇做】
下一篇:【淑娟的悲惨性奴生活】(03-04)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