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韩娱之保镖】(72-74)

             第七十二章、心痛
  现在是凌晨4点,但是担心涩淇的杨天龙回到自己宿舍还是第一时间拨通了
涩淇的电话。
  涩淇虽然都被警方请到警署协助调查,但基於SM的面子和压力,只是到了
警署不久就被SM公司接回到宿舍。而杨天龙可是在警署待了差不多24个小时。
  涩淇回到宿舍后,可是一直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而担心着杨天龙的难受感
也随之袭来。在吃晚饭的时候,涩淇可是一直愁眉不展,没有心情吃饭,在裴柱
现和一众成员的安慰下,才勉强的吃了几口。
  「oppa?是你?真的是你吗?」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看来涩淇也是一晚
没合眼,但为了不让其他成员担心,所以她不敢太大声说话。
  「是我。我没事!不过我现在有很重要的话想对你说,你现在方便下楼吗?」
杨天龙知道电话里头不是说话的好地方。
  「我也有重要的事情给你说。你在哪?我现在马上下来!」杨天龙说完自己
在宿舍后,涩淇就挂掉了电话。
  涩淇打开房门,一把的走进了电梯。她战战兢兢的走到了杨天龙宿舍的门口,
她好像在里面感到有种不祥的预感。
  而早已等候多时的杨天龙在听到动静后,一把将涩淇拉进了房间。
  「oppa……你怎么样?今天在机场的那些人是谁?他们把你带到哪里去
了?你有没有受伤?」涩淇一进屋就上下打量着杨天龙,问着一连串的问题。
  「放心,涩淇,你先坐下,我慢慢给你解释!」杨天龙拉着涩淇坐在了沙发
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联系元石oppa也联系不上!以前就算是元石
oppa有重要的事情,但是只要我留言了,他都会及时的给我回电话的!但是
今天,你看看,从我们下飞机到现在都快10个小时了,元石oppa居然没有
回我电话,而他的电话怎么打也打不通!」涩淇见到杨天龙,就像找到主心骨一
般。
  杨天龙见到涩淇此时已经慌了神,他用两只手死死的按住涩淇的双肩,严肃
的说到:「涩淇,我会解释今天发生的一切,但是希望你不要激动……因为今天
的事情和你也有很大的关系!」
  「嗯……」涩淇瞪着大眼睛呆呆的看着杨天龙,点了点头。
  看着涩淇情绪渐渐恢复,杨天龙用平静的语气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今天他们来找我是为了在凌晨首尔市内发生两宗入室谋杀案件,他们找我
去瞭解一些情况!」
  「入室谋杀?找你干什么?我们昨晚在越南啊……难到……」涩淇突然抬起
头,泪水慢慢充满了她那双大大的眼睛,声音微带颤抖的说到:「难道是元石o
ppa?」
  杨天龙死死的盯着她,狠狠的点了点头。
  「警方经调查,确定了两宗入室杀人案的受害者是裘元石和他的助理。涩淇
……」听到这,涩淇两眼发白,直接晕了过去。
  「唉,这孩子……」杨天龙轻轻的把涩淇抱着放到了床上,然后用热的湿毛
巾把她脸上的泪水和冷汗擦拭掉。
  刚刚经过两天高强度的拍摄,吃没吃好、休息也没休息好,又坐了3个小时
的飞机,回到首尔后就一直处於担惊受怕的状态,再加上这突如其来的噩耗,一
个娇滴滴的丫头怎么可能会受得了。
  但是杨天龙不说也不行,要知道,涩淇才是真正的主角,自己不过是个保镖
罢了。裘、朴两人的死对於涩淇来说是解脱还是掉入到更深的深渊,杨天龙现在
也说不清楚。
  涩淇直到天色已矇矇发亮才幽幽的醒了过来。
  「oppa……」涩淇睁开眼睛,发现杨天龙不在屋里,刚才杨天龙给她说
的噩耗还在脑海里游荡,使得她大叫一声,抱着膝盖躲到墙角里坐着默默的流泪。
  这时门被打开了,杨天龙提着早餐走了进来。
  「涩淇,你醒了?」杨天龙进屋第一件事就是在床上寻找涩淇的身影,但是
他居然发现涩淇居然不在床上,於是他用目光把这个不大的宿舍扫描了一遍,在
墙角处发现了哭的像个泪人的涩淇。
  「oppa……」见到杨天龙回来了,涩淇仿佛身体里又有了力量,一个挺
身站了起来,沖到杨天龙怀里猛哭:「臭oppa,坏oppa,你去哪里了?
我……我好害怕……好伤心……呜……」
  「额……涩淇啊,让我先把门关上行不?我们现在这个姿势虽说我们没其他
想法,但是要是被被别人看见了,那绝对是天大的绯闻啊!」杨天龙尴尬的举着
早餐,拖着不肯松手的涩淇,慢慢的挪向门口,把宿舍门关上。
  关上门,任由涩淇在自己怀里嚎啕大哭。搞的自己昨晚没换的衬衣前面一片
湿淋淋的,直接倒点洗衣液就可以洗了。
  好不容易等涩淇哭累了,情绪也慢慢平复下来了,杨天龙赶紧给她倒了杯水,
看着她喝了下去。刚才流了那么多泪,又出了那么多汗,杨天龙还真怕她脱水昏
迷啊!
  「oppa,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元石oppa会在他自己
公寓被人杀害了?警察查到了什么没有?到底是谁杀了元石oppa?元石op
pa的屍……体放在哪?我能去见他最后一面吗?」说到最后,涩淇忍不住又哭
了出来。
  「我不知道。不仅是我,就连警察也没见到裘元石的屍体!」
  「么?」
             第七十三章、决定
  「涩淇,你冷静的听我说。昨晚,11点左右,裘元石拨打报警电话,声称
有人要杀他。当警察按照电话的地址找过去时,他的公寓已空无一人,而整个公
寓被人翻的乱七八糟。警察在现场并未发现他的屍体。」
  「那这么说元石oppa还有可能活着?」涩淇眼神里突然闪出了希望!
  「……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杨天龙摇了摇头,「警方在裘元石的公寓里
发现了大量血迹,经收集测量,居然有2500毫升之多。而且通过DNA比对,
也证实了这些血液均是属於他的。」
  「涩淇,站在医学的角度来说,如果裘元石在短时间内失掉这么多的血液,
按照当时的情形来说,他根本没有活命的机会。只不过凶手在他死后,不知道用
什么方法把他的屍体带出了公寓,致使警方现在还未找到他的屍体。」
  「呜……」杨天龙的话,打碎了涩淇唯一的希望。
  「涩淇,冷静点!裘元石现在已经死了,这是我们必须要接受的现实,不管
这个现实有多么的难以接受。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凶手在杀害他们后,究竟
有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如果他们找到了,那么你今后就是安全的;如果
他们没有找到……那么,下一个目标可能就是你!」杨天龙阴沉的说到。
  「么?我?为什么我会是下一个目标?」涩淇听到杨天龙的话,彻底懵了,
「他们究竟在找什么?杀了元石oppa还不算,还要我的命?我什么都不知道
啊……」
  「我也相信你什么也不知道,但是凶手会这么认为吗?朴女士只不过是一个
助理罢了,但是他们还不是一样没有放过她?而你,是裘元石的女朋友,你觉得
凶手会轻易的放过这么重要的一个人物?」
  「那现在我该怎么办?」涩淇慌了,死死的拉住杨天龙的胳膊,「要不我们
去警察局自首吧?!把我和元石oppa的关系给警察说,让他们来保护我……」
  「我并不反对你这样做。」杨天龙苦笑了一下。
  「不过我要提醒你,警察保的了你一时,保不住你一辈子。凶手可以等,一
直等下去,但是警方却没有那么多经费和人力一直派人保护你。而且,从两人被
杀现场来看,凶手作案手段极高,并且对警方的办案手段和保全的安保方式非常
熟悉,在管理如此严密的小区居然也能全身而退,不留任何痕迹,这样的凶手,
是一般警察能够对付的吗?再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警方能时时刻刻派高手保护你,
那么你一旦向警方公开了你和裘元石的关系,你觉得你还能在娱乐圈待下去吗?
RedVelvet这块金字招牌还能继续存留下去吗?」
  「那……那我怎么办?」涩淇一下泄气了,一屁股坐到地上。
  「元石oppa死了,警察也找不出凶手,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我……我
一个女孩子能做什么?难道让我每天拿着枪表演、拿着枪睡觉吗?」
  看着浑身发抖的涩淇,杨天龙一把把她拉到怀里,用手死死的搂住。
  「放心,我曾经说过,我会让任何试图伤害你的人付出代价的……这句话就
算裘元石不在了,同样有效!」
  「……」涩淇抬起已经哭肿的双眼,看了看一脸镇定的杨天龙,然后,轻轻
的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谢谢你,oppa……」
  这一个白天,涩淇就和杨天龙待在了宿舍里,哪里也没去。到晚上,涩淇那
红肿的双眼差不多恢复了,她才回到自己的宿舍。
  杨天龙随后也收拾了一些个人物品,他打算在女生们的客厅里面打地铺。因
为情况有了变化,裘元石死了,涩淇最大的屏障也没有了。而涩淇的家在安山市,
离首尔太远了,而且安山市还算是穷乡僻壤,要无声无息的下手更方便。
  大家也许会问,为什么就不请求首尔警方提供安全屋呢?那是因为杨天龙自
己也不敢相信首尔警方,他害怕警方内部也有着内鬼,到时候在内鬼的通风报信
下,安全屋铁定不安全。
  杨天龙自己有信心可以保全涩淇以及女生们的性命,他好歹也是一流的国家
级保镖,要是敢上门强袭的话,杨天龙绝对可以轻松的在主场取其性命。
             第七十四章、喜欢
  就这样,杨天龙带着被子、枕头来到女生们的宿舍那里住下。杨天龙晚上的
时候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因为大门、主要的窗户都在客厅里头,睡在这里就能
掌控全个宿舍的状态。
  而平日的杨天龙,主要也是跟着涩淇四处走,不过他亦知道凶手不会在人多
的地方下手,以免引起公众的恐慌。而且,凶手在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前,
是不会对涩淇下杀手。
  杨天龙较为防范的,还是晚上的时候,因为静悄悄地下手,无论如何一定是
非常方便。
  一天早上,躺在沙发上睡觉的杨天龙从睡梦中醒过来,看了看自己手錶,是
早上七点多。
  时间还很早,丫头们也没那么早起床,所以他就随意地在宿舍内走动着。
  走到一个窗前,杨天龙看见宿舍楼下的木棉树开得什是茂盛,红红的花朵让
它看起来份外鲜艳。
  杨天龙的思绪慢慢回到很久的以前。那是杨天龙童年在孤儿院的时候。
  「唉呀~ 陈大妈,我不要喝你这个呀~ 真难喝!」
  「小龙呀,这个木棉花熬水能够清热毒,你这几天吃了那么多炸东西,你一
定要给老娘喝!」
  「我就不喝!」
  「唉呀,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到这里,杨天龙想起以前在孤儿院的点点滴滴,精神不感有些放空。也不知
过了多久,一阵让人难以忘怀的香味飘入了杨天龙的鼻子里面,将放空状态的杨
天龙拉回现实。
  杨天龙把头一别,原来是裴柱现。
  「么,柱现。我记得你们今天没行程,怎么不晚点起床?」杨天龙问道。
  「呢,就是睡到有些饿意,所以我就起床煮点早饭,顺道帮大家也做点吧。」
  「哦。不过柱现,平时都是你煮给丫头们吃,你也太辛苦了。这样吧,这趟
早点就由我来煮吧。」
  「不用呢oppa,那里可以让你服侍我们呢」
  「就让我煮吧,难道你对oppa的厨艺没信心吗?」
  「不……不是,就oppa你煮吧。」裴柱现有些小害羞的说道。
  「你就等着吃好了。」说罢,杨天龙走向厨房,不消一会儿就捧着一锅米饭
和几碟早点出来。
  「柱现,开动吧。」杨天龙坐在饭桌上,对着裴柱现微笑的点点头。
  「那我不客气了!」裴柱现尴尬的笑了笑,就捧起自己眼前的饭碗,吃起早
餐来。
  「Oppa,涩淇那边究竟是怎么样?」裴柱现问道。
  「我现在也不清楚凶手到底是谁,但这一切绝不简单。」杨天龙回道。
  「那涩淇的处境不就很危险吗?」裴柱现有些小害怕的说道。
  「也是,不过你放心吧,有oppa在,要搞事的人还未出世呢!」杨天龙
满有信心的说道。
  「呢,我就知oppa是最棒的!!」裴柱现脸红着说道。
  「等一等柱现。」正当裴柱现还想再说什么,杨天龙突然打断了她。
  裴柱现还在蒙着之际,杨天龙的大手慢慢去到她的嘴角边。杨天龙手一拈,
把一颗米粒从裴柱现的嘴角拈出来。
  裴柱现此刻的心跳如小鹿乱撞般,完全不能自已,心里暗骂道:?这傢,又
在调戏我了。?
  「你看看你,这么的不小心,都把米粒拈到嘴角了。」杨天龙用着有些小训
斥的语气说道。
  「呢……」裴柱现被杨天龙这么一说,觉得自己又害羞又有些许小气愤,捂
着红得发烫的小脸小跑回房间去了。
  杨天龙没好气的笑了出来,这个裴柱现又认生、又容易害羞,真是有趣极了。
  裴柱现回到房间,把门关上后觉得气喘吁吁的,就用自己的小手在脸边扇了
扇。
  其实裴柱现打从心里是很喜欢杨天龙。强壮的身躯,对人温柔体贴,又会煮
菜,绝对是一个暖男的存在,这也完全是裴柱现的理想型。
  不过,裴柱现害羞的性格却阻碍了杨天龙感觉到自己对他的爱意。这一点裴
柱现也是暗暗叫骂的。
上一篇:【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1110)
下一篇:【国中理化课】(29)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