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屌丝日中天的校园逆袭人生】18

   第十八章:思雨的第一次(下)
  「思雨,我要去舔它们了,我要亲你的蜜穴,你的蜜穴真的太漂亮了,我好
喜欢啊!」
  日中天已经无法忍受,他往前伸脖子,嘴一张,就覆盖在这片纯洁的土地上,
舌头自然伸出来,开始在这片土地上耕耘。
  思雨私处什麼时候受过如此刺激,她手指几乎都没有摸过。
  「啊……,天哥……,你怎麼能舔那,不行……,啊……」
  日中天鼻尖贴著思雨饱满的阴阜部,虽然少女昨晚就洗过澡,但是经过上午
几个小时的活动,少女的私处还是有少量气味,那是雌性的气味,并不浓郁,但
是却能刺激雄性的神经,日中天嗅著思雨私处的气味,身体的血液顿时向下身涌
去,巨大的肉棒变得坚硬如铁,而随著他舌头的捲动,日中天人生中头一次尝到
了女孩的味道,略微有点咸味,并没有什麼特殊,最主要的是散发著雌性的气息
剧烈刺激著日中天的神经,与其说是口舌上的满足,心裡上的巨大满足更是难以
言喻。
  这是少女最私密之处,最神圣的地方,也是最纯洁的地方,而思雨又是如此
美丽,自己竟然能用舌头品味它,疼爱它,这种佔有的感觉可以说使男人的获得
巨大的满足和成就感。
  日中天的舌头刚开始还因为过分激动而略显生涩,很快就灵活起来,开始上
下翻动,他知道,在两个高高鼓起的馒头中间的那一条肉缝裡,藏著女孩的花径,
那才是最终的梦想之地,此时的日中天并不著急,日中天的舌尖上下探索,反覆
划过这片方寸之地,任何一个地方都反覆疼爱,少女的私处太紧致了,在日中天
如此的舔弄之下,大阴唇开始兴奋,小阴唇终于露出两小片嫩肉,那是鲜艷而粉
嫩的顏色,而小阴唇向上汇聚会形成少女最敏感的部分,阴帝,日中天很快就找
打了目标,他的舌头向上一顶,看著小荷才露尖尖角的阴帝直接亲了上去。
  阴蒂是有阴蒂包皮的,阴蒂的大小因人而异,只有女性足够兴奋,阴蒂才会
勃起,露出头,而思雨的阴蒂并不大,完全被包皮所覆盖,这时候,日中天对著
那方寸之地一阵舔弄,在舌尖灵活的刺激下,阴蒂还是充血了,开始崭露头角,
日中天品味并近距离欣赏著眼前鲜嫩可爱的小肉蒂,简直如坠梦中,真是太可爱
了,她的嘴对著这小东西就是一吸。
  「啊——,」思雨人生中头一次受到如此剧烈的刺激,双腿紧闭,紧紧夹住
日中天头部,两条玉手也紧抓住床单。
  「啊……,天哥,你,你慢点……,不行,啊……」
  日中天肉棒虽然硬的要死,依然不愿意放弃眼前这美好的东西,他两个手扶
著少女的腰肢,头部卡在少女的两腿之间,舌头和嘴唇全力开动,他要先把少女
给舔舒服了,有了足够的分泌,这样,在破处的时候,可能会减少疼痛,日中天
当然没有经验,不过,情色小说的都是这样写的,日中天这时候虽然意乱情迷,
依然不愿意看到思雨的初次留下痛苦的回忆。
  思雨被日中天灵活的舌头给天舔得不能自已,全身没有一片肌肉有力气,只
有大腿紧紧夹著日中天的头部,不让他剧烈移动,将刺激减少到的自己能听忍受
的程度,而自己的蜜穴似乎正在聚集一股能量,这股能量让思雨有些紧张,她不
知道自己的身体将会发生什麼事。
  日中天无法体会思雨的感觉,他知道,自己的舔弄思雨肯定是舒服的,而这
时候,被性慾点燃的思雨,大阴唇因为充血紧张,小阴唇终于完全漏了出来,日
中天终于可以品嚐那两片鲜滑的嫩肉,而少女花径的入口也略微显现,日中天的
舌头不会放过如此美味,很快冲了过去,去侵佔少女花径外面的嫩肉,哪裡有粉
嫩的顏色,哪裡有甜美的汁液。
  而思雨的花径实在是太紧致了,日中天的舌头是不可能进入的,而在花径入
口不远处,隐约可以看到一层粉红的薄膜组织,日中天知道那应该是思雨的处女
膜,看到这一点,日中天更兴奋了,思雨,她将完全属于自己,而自己也是处男,
这注定是自己和思雨一生难忘的回忆。
  日中天的舌头在思雨花径外面反覆舔弄,吸允,并用嘴唇轻轻夹住思雨阴部
饱满的大小阴唇,还格外照顾那个骄傲的小肉蒂,这都是女孩子最美好的地方,
日中天很珍惜,他疼爱的很仔细,哪怕他此时肉棒肿胀的都要顶破自己的内裤。
  短短几分鐘,思雨感觉私处的能量汇聚成一团自己无法忍受的力量,她要释
放了,她心跳的厉害,白嫩的大腿紧紧夹住日中天的头部。
  「天哥……啊……啊……不行了,我要尿了……,你快躲开……,呜呜,我
怎麼这样啊……。」少女几乎要哭了。
  思雨的花径开始剧烈的收缩,盆底肌肉及大腿的内侧的肌肉开始绷紧。
  日中天被少女大腿夹著头部根本不能动,再说,他怎麼可能躲开,思雨真是
尿了,他也认了,他的舌头并没有停止,反而变本加厉的继续舔弄。
  日中天对少女的口交本身并不能获得多少身体的快感,更重要的是心裡上的
满足,他没有实战经验,但是色情小说看得多,他希望思雨在破处前能获得一次
高潮,所以,这次他的前戏做的很充足,从开始的接吻,抚摸,揉胸,含住乳头,
乃至于到最后的口交,都是为了思雨至少能获得一次高潮而努力,而看现在的思
雨的反应,日中天的经验还是无法判断思雨是不是要高潮了,但是,至少,思雨
的兴奋肯定是没错的。
  思雨的呻吟并没有故意压低声音,还是被门外客厅中的日宣苑听到了,哪怕
她这时候头上压著一个靠垫。
  身著短裙的少女双腿紧闭,思雨在意乱情迷中的吐字并不清晰,但正是这种
不清晰的呻吟让日宣苑充满了想像空间,他们到底在做什麼那,哥哥到底在怎麼
对待自己的好友那,他们已经发生关係了吗,好像没有听到思雨疼痛的呻吟啊,
哥哥的肉棒那麼大,思雨和自己同岁,也不比自己高多少,她能受得了吗,她不
疼吗,不是说,女孩子第一次很疼的吗,而思雨应该是第一次。
  日宣苑紧闭的双腿开始缓慢的互相摩擦,思雨朦朧的呻吟像魔音般扰乱他是
心智,诱惑他,此时的她已经没有勇气再去偷窥了,第一次还可以解释自己是有
点好奇,第二次,怎麼结束,也无法再说自己是纯洁的美少女了。可是,他们到
底在做什麼那。
  不知不觉间,日宣苑的双腿之间也有了分泌,小内裤染湿一小片。
  屋内。依然春意盎然。
  在日中天唇舌不輟的努力下,思雨终于迎来了少女的第一次强烈的高潮,这
是日中天期望的结果。
  「啊……,天哥……,不行了……嗯……,啊……!」
  思雨紧紧夹著日中天头部的双腿开始抽搐,而紧致的花径开始挛缩,臀部肌
肉变得紧绷。
  日中天看思雨的反应,知道这真有可能是少女的初次高潮,有这个想法的日
中天赶紧双唇紧紧贴著少女的花径口,希望得到想像中的甘霖,日中天也紧张,
到底会不会出来。
  「啊——」
  随著少女一声呻吟,少女粉嫩的大腿紧紧的夹住日中天的头,而双手放弃抓
床单而按在日中天的脑后部,使男友的嘴唇再没有缝隙的紧贴自己的私处,少女
瞬间挺直腰桿,臀部上抬,全身的肌肉开始痉挛,花径在剧烈的收缩中,腺体存
储的液体终于顺著少女狭窄的甬道喷射出来,而日中天的嘴唇在外面等候多时了,
他张开嘴,用力一吸,把这股清凉的液体直接吸入自己嘴裡,一时没有控制住,
直接给嚥了下去,他都没有来得及仔细自己品味自己可爱女友初次高潮爱液的味
道,有些遗憾。
  而思雨肌肉持续痉挛收缩持续了差不有十秒,因为思雨把日中天头部卡的很
紧,日中天鼻孔都贴著思雨的阴阜,他气都不畅了,不过,他知道此时应该是女
友最敏感和快乐的时候,日中天憋著气,双手扶著女友的小蛮腰,不敢乱动,让
女友享受初次高潮后的餘韵。
  很快,思雨紧紧夹住日中天头部的大腿鬆开,她的双手也放回自己的身侧,
思雨又害羞起来,天哪,我到底做了什麼,我竟然喷了日中天哥哥一脸,那到底
是什麼啊,初次高潮的少女尚无法理解自己当时的反应,不过她知道,那不是尿,
尿是尿道口流出来的,而刚才明显是阴道裡喷射出来的。
  思雨吃力的抬起头,看了一眼日中天,发现他脸上竟然没有自己想想中的汁
液,而刚才自己明明喷射出去,难道他都喝掉了,有了这个想法的思雨又难受,
又高兴。
  「天哥,你……,你刚才都喝掉了?」思雨依然难以置信的看著日中天。
  日中天抬起上身,坐起身了,双手不愿意放过思雨美好的皮肤,依然抚摸著
她的双腿,扫了一眼思雨高潮过后,变得更加诱人的私处,看著思雨的俏脸。
  「嗯,我都喝了,就是刚才喝的太快了,都没有来得及品味,思雨,我下次
还要喝,你一定要给我。」
  说完,日中天舔舔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可是,天哥,那不脏吗?」思雨依然很难为情。
  「不不,当然不,我们思雨是最纯洁美丽的女孩,你能在我的亲吻下,达到
高潮,我非常高兴,怎麼会脏那,思雨,我说了你可能不相信,你能达到高潮,
我真的很有成就感,真的,比我自己高潮射一次的心裡感觉还强烈。」日中天说
的是心裡话,他这麼长时间的前戏也达到了预期效果,他很满足,思雨高潮过后,
小穴的湿润程度应该够了,自己是不是该吃正餐了。
  日中天此时跨间的帐篷高高鼓起,思雨早就发现了,她不知道那高高的一团
底下,到底是什麼样子,男人的阴茎她不能说见过,但至少知道形状,而日中天
名声在外的一点就是阴茎巨大,思雨无法判断日中天日中天阴茎的大小,不过还
是有点害怕。
  「可是,我感觉好难为情啊,天哥,你真的愿意这样吗?你不是为了讨我欢
欣故意这样说的!」
  日中天温柔的看著思雨。
  「思雨,你还不知道吗,只要你觉得快乐,我就很快乐,这不是讨你欢心的
问题,就像我喜欢吃花田寿司,你跑很远给我买来,我吃了很高兴,你看我高兴
的样子,你不觉得高兴吗。」日中天简单的语句中透露出真挚的感情,也许日中
天今后不止思雨一个女人,但是,这个时间,日中天已经做到了他这个时段所能
给女孩做到的一切。
  思雨感觉自己又被幸福和温暖包围起来,日中天的细心和温柔让少女感动万
分。
  日中天看著少女少女几乎赤裸的躺在床上,处女的花苞完全展露在自己面前,
觉得自己可以得到她,自己也可以告别处男之身,开始今后的幸福生活。
  「思雨,你给我好吗。」日中天再一次徵求思雨的意见。
  思雨羞涩的看著日中天帐篷,轻轻的点点头。
  日中天获准少女的同意,也算鬆了一口气,他还真怕思雨会不同意,而日中
天知道,自己对思雨态度和对妹妹的态度差不多,自己同样也不会勉强思雨,思
雨真的不愿意给自己,那也是自己做的还不够,少女的心还没有完全交给自己,
不过,思雨点头了,这都不是事了,自己可以安心的得到她,成为她第一个男人,
或者今生唯一的男人。
  日中天也不墨跡,很快脱下裤子和短裤,那根昂扬膨胀的肉棒直接暴露出来,
鸡蛋大小的龟头瞬间仰望天空,彷彿看不起眼前稚嫩少女的样子。
  思雨一直惴惴不安的猜想日中天肉棒的形状和大小,这时候,等这根东西真
的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思雨俏脸一白,瞳孔瞬间收缩,这,天哥的这肉棒的尺
寸真的能进去吗?思雨瞬间感觉全身冰凉,双腿之间私密的花径也开始收缩,彷
彿要做好防护,因为大敌当前,马虎不得。
  思雨也躺不下去,她坐起身来,低头审视了一下眼前这根肿胀的令人害怕的
巨大肉棒,又抬起头,看著日中天俊朗的脸庞。
  「天哥,你的东西,这麼大,真的能进去吗,我不会死吧?」思雨充满疑惑。
  日中天这时候才开始正视这个问题,他还真的没想到会出现这个问题,一时
都不知道怎麼回答,日中天低头看著自己巨大的肉棒,又看了一眼思雨双腿间的
肉穴,他也不知道有没有问题,日中天摸摸自己的头皮,他只有如实回答。
  「思雨,我,我也不知道啊,按著道理时候,你们女生阴道是有弹性的,应
该能进去,但是,我也没做过,思雨,你也别笑话我,我也看过一些小电影,但
是,我的尺寸确实比较大,而且,电影裡面的女孩子,没有15岁的,更没有处
女。」
  日中天刚才亲吻思雨蜜穴的时候,也大概知道蜜穴的宽短,他当时估计,思
雨的蜜穴入口估计自己进个手指都困难,但是他并没有用手指抚摸思雨的蜜穴,
第一手怕手指不卫生,第二,思雨还是处女那,自己贸然间用手指捅破思雨的处
女膜,那不急罪大了。
  而这时候日中天在看自己肉棒的尺寸,对比思雨尺寸,让日中天想起了自己
的肉棒就像老版本ipad插头,而思雨的小穴是新版的iPhone的接口,
怎麼看也不匹配。
  日中天知道女孩破处会疼痛,这个无法避免,但是,如果自己强行插入,造
成思雨阴道损伤或者撕裂,那是他完全无法接受的,因为这种例子日中天在新闻
中是听过的,某男子强姦幼女,造成阴道严重撕裂伤,进行了几个小时的手术,
最后还可能留下后遗症。思雨虽然谈不上是幼女,而且身体看上去已经发育的不
错,但是毕竟只有15岁,未成年,日中天看了几眼自己的肉棒和思雨的小穴,
打起退堂鼓。
  「思雨,要不,我再等几年把,等你18岁的时候,再给我,那时候,应该
没有问题。」
  日中天经过反覆思索后,决心将可能对思雨身体造成损伤的风险降到最低,
自己擼管都这麼多年了,再忍受几年应该没问题,虽然暂时无法彻底得到她有些
遗憾,但是,思雨今后也可能会像妹妹那样给自己擼管,而且,思雨的小嘴今后
也可能给自己侍奉,自己得到足够的满足应该没有问题,想到这些,日中天慾求
不满的感觉也减少很多。
  思雨低著头,近距离观察这根热腾腾的东西,它依然生机勃勃,斜指向天空,
而它的粗大,竟然和自己的胳膊细不了多少,怎麼看也不是能进去的样子,不过,
思雨知道男生是很想得到女孩身体的,要不自己也不会每天收到这麼多情书,而
男生的眼光几乎会射穿自己的衣服,进入自己的裙子裡面,天哥他关心自己身体,
怕自己疼痛,自己也要勇敢起来,不过,这时候思雨突然想起门外的日宣苑,日
宣苑和和宋庆豪谈恋爱很长时间了,按道理应该有性经验,而据日中天说他和妹
妹关係比较密切,自己和日中天这种事貌似可以问问她,自己,日中天,日宣苑
三人间几乎没有秘密,这种事貌似也可以参考下。想到这裡,思雨就直接对日中
天说了。
  「天哥,宣苑和她叫男友处了很长时间了,不知道有没有经验,不如,我们
问问她怎麼样?」
  日中天听到可爱女友异想天开的想法,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按道理说
这种事怎麼可能直接请教别人,而自己的妹妹貌似也算不上别人吧,自己也亲了,
摸了,就差最后一步了,妹妹曾经说过她没有和男友发生关係,日中天当然愿意
相信自己的妹妹,可是,这麼长时间了,谁知道又发生什麼事,而上一次,是自
己亲眼看到他们去宾馆开房的,要说他们两个都清白,很难让人相信,自己是个
男生,如果有个可爱的女孩子同意和自己开房,自己怎麼可能忍住不发生关係那,
日中天想起妹妹的男友,宋庆豪,那个英俊的男生,日中天依然不舒服,日中天
无法对妹妹的感情生活指手画脚,可是,谁让自己无法放弃对妹妹的感情那。
  日中天看著思雨的俏脸。
  「这事?问宣苑说不好吧?」
  日中天虽然愿意妹妹进房间,虽然不指望妹妹有什麼有用的建议,日中天还
是很在意妹妹和男友到底发展到那一步,就是妹妹真的给了男友,他也没办法通
过表面看出来这种了变化,不过日宣苑真的给了她男友,那肯定有经验了,和自
己纸上谈兵强多了,也许妹妹可能提供有用的建议,如果今天能得到思雨,那是
最好不过。
  思雨没有日中天那麼多估计,她做事不会想那麼多后果,直接对著日中天的
房门喊道。
  「宣苑,你能进来下吗,宣苑!」
  日中天几乎要晕倒,看来,事情脱离自己的控制了,算了,妹妹进来也不算
什麼,她都给自己擼管两次了,这种事说开了,也不是什麼见不得人的。
  正在沙发上躺著的日宣苑听到思雨喊自己的名字,开始以为自己听错了,她
很快确认自己没有听错,思雨不是和哥哥亲热吗,叫自己做什麼,日宣苑不知道
自己怎麼就站起来,穿上居家的拖鞋,走到哥哥门前,果然,思雨的声音又传来。
  「宣苑,你过来一下唄,我有事要问你!」这下可千真万确了,果然是在喊
自己啊。
  日宣苑不知道裡面发生了什麼事,不过,既然好友叫自己,那自己进去,不
管看到什麼,那都不是自己的责任,不过,哥哥的肉棒自己都见过,而思雨,一
块洗澡的时候也见过,连自己都不的不承认,思雨的皮肤真的很好啊。
  日宣苑也没想多少,直接推开门走进哥哥的房间,然后就看的了几乎全身赤
裸的好友,而哥哥下身也没穿衣服,两人都坐在床上,思雨一脸愁容的看著哥哥
的肉棒,发现自己进来,开口了。
  「宣苑,你过来,我问你件事!」
  日中天发现妹妹真的进来,发现两人的状态,略微吃惊的后也稳定下来,日
中天也鬆了一口气,他真怕妹妹惊叫起来。
  思雨看著好友。
  「宣苑,我和天哥都是第一次,你看,天哥的,东西这麼大,我很怀疑根本
进不去,你和男友这麼长时间,你有经验吗。」思雨也没废话,直入主题。
  日中天也觉得自己也该说几句话。
  「妹妹,我知道女孩子第一次会疼,我怕思雨除了疼痛之外会给身体造成他
是损伤,我没有任何实际经验。」
  日宣苑终于明白好友叫自己的目的,日宣苑目光无法不被日中天巨大肉棒所
吸引,她又看了一眼这根热腾腾的东西,然后扫视思雨双腿之间的蜜穴,哪裡已
经有亮晶晶的分泌,看到这裡,日宣苑双腿之间也有些不舒服。
  日宣苑抬头看著两人看著自己的目光,她怎麼也没有想到他们会请教自己这
方面的事。
  「天啊,思雨,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我也没经验啊,更何况,我男友阴
茎的尺寸根本没有办法和哥哥比!」
  日宣苑短短的几句话,透露出两条信息,第一,她和男友没有发生实质关係,
第二,她见过男友的阳具,日中天听后又高兴,又难过,妹妹至今没有失身他当
然高兴,不过,妹妹知道男友的肉棒尺寸,无疑,妹妹可能对那根肉棒做了某种
互动,她给男友擼管了吗,甚至于,妹妹有没有给宋庆豪那小子口交啊,想到这
裡,日中天真的很难受,不过也没没办,人家才是妹妹正统男友,自己是她的亲
哥哥。
  思雨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有些失望,暂时不知道该怎麼办。
  日宣苑看到好友的表情,很快提供了有用的信息。
  「思雨,我记得看过网上的趣闻,统计各国法定女孩子的结婚年龄,法国,
比利时,15岁,俄罗斯14岁,阿根廷,西班牙,12岁,最不可思议的是伊
朗9岁,我想,如果这种事真的对女孩会造成实质伤害的话,各国的法律应该不
会这样定的,不过,哥哥的尺寸似乎真的比正常的人大,会不会是个例那,我就
不敢保证了。」
  日宣苑虽然并没有见过多少男人的阴茎,不过通过学校的传说和自己男友的
尺寸,哥哥无疑是很大的。
  日中天低头看著自己胯部这根沉甸甸的东西,第一次有了怨念,自己这东西
如果不是这个尺寸,估计早和思雨融为一体了,现在这种情况,日中天确实不敢
轻举妄动。
  思雨听日宣苑说完,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小穴,再看看日中天的肉棒。
  「天哥,要不我们试试吧,既然人家九岁都能结婚,我再不行,也不能比九
岁的孩子差。」
  日中天听到思雨这麼说,还是有些迟疑。
  「思雨,你不要勉强自己,我等几年没事的,也怪我,长这麼大根东西。」
  「天哥,没事,我们试试,真不行再说。」思雨下定尝试的决心。
  日宣苑看人家情侣两个打算真刀实枪来干了,自己在这裡怎麼都不合适。
  「思雨,你们也注意安全,我走了!」日宣苑说完就要扭头就走。
  思雨直接拉住日宣苑的袖子。
  「宣苑,你别走啊,我还是有点害怕,你陪著我好不好,而且,你不是还没
有经验吗,这也是个机会啊!」思雨心裡所想的到底是什麼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
  日宣苑发现好友用力拉著自己的袖子,真的不愿意让自己走。
  「思雨,你和哥哥要发生关係了,我这个外人在这裡干嘛?我在这裡,你们
能有心情吗?这本来就是两个人事。」
  日宣苑说的是事实,对绝大多数人是这样的,可是,对日中天和思雨不是这
样,思雨确实想让好友陪著自己,缓解紧张,而日中天一直想得到妹妹,儘管无
法如愿,但是如果能在妹妹面前得到另外一个女孩,这个过程本身就让人兴奋,
想到这裡,日中天的肉棒变得更加硬了,但是,这时候他不能说话。
  「好宣苑,你就陪陪我吗,我真的有点害怕,好不好!」思雨赤裸著上身摇
著日宣苑的胳膊,那一对暴露在空气中玉乳也跟著摇晃起来。
  其实日宣苑真的想留在这裡看看到底是什麼情况,但是这种事怎麼能直接答
应,我可是纯洁美少女,这时候,看好友反覆拉著自己的胳膊摇晃,正好有台阶
下,日宣苑只能勉为其难的说。
  「好吧,看在我们这麼多年的朋友的份上,就陪你一会,哥,我们思雨可是
第一次,你可要温柔一点啊。」日宣苑这时候也只能装作有点懂的样子。
  日中天见妹妹答应在旁边陪著,兴奋之情无法表达,他又看了一眼思雨的美
苞。
  「嗯,我一定会的,思雨,你如果真的不舒服,一定不要强忍啊!」日中天
认真的看著思雨说。
  「好吧,天哥,不知道为什麼,经过宣苑的说法,我感觉天哥是能进去的,
我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有的都生孩子了,而天哥的东西,怎麼也不可能和孩子
比较。」
  日中天觉得也是,如此看来,女性的阴道的弹性应该是很惊人的,思雨虽然
没有成年,但是发育的很好,应该不会出问题,想通这一点,日中天也算放下心
来,说做就做。
  「嗯,思雨,那我来了,你放鬆,不舒服给我说。」
  日中天说完重新分开思雨的双腿,思雨拉著日宣苑的手,重新躺在床上。
  日中天臀部前移动,跪坐在思雨洁白粉嫩的双腿之间,将思雨的双腿搭在自
己双腿之上,使自己跨间肿胀之物直接对著思雨的蜜穴,因为这个姿势思雨的双
腿分的足够开,原本的馒头穴也露出中间粉红色的嫩肉,而少女花径的入口也展
露在日中天勉强,日中天顿时口乾舌燥,鼻血上涌,心跳加速,他知道,自己的
肉棒可能进去那裡面,破除少女的纯洁,两人可能都会产生蜕变。
  日中天的肉棒终于顶在思雨的蜜穴上,性器的初次接触使两人身心俱颤,日
中天感到思雨蜜穴的柔软和弹性,而思雨感到了日中天龟头的坚硬和热量,而这
个画面当然也被坐在床边的日宣苑看到,她也紧张了,哥哥,这个,这麼大,真
的能进去吗,很快,她感到好友抓自己胳膊的小手握力加强。
  日中天也紧张,龟头传来的快感的电流刺激著他的神经,他知道,这只是个
开始,自己将获得的最终快感是将整条阴茎插进去,在少女的最深处喷射出自己
的慾望。
  日中天确实冲动了,他扶著思雨美腿的大手也变得火热,有些出汗。
  日中天右手抓住自己的肉棒,将龟头在思雨的肉缝中轻轻上下滑动,思雨因
为刚才日中天的舔弄和刺激,已经分泌了少量爱液,这时候感到日中天肉棒的力
量,又硬又热,力量十足,感觉是没有日中天的舌头刺激大,但是心裡上却知道,
这和舌头不一样,它可能钻进自己的私密之处,完全佔有自己,撕裂自己。
  「天哥,你,可要慢点啊……」思雨还是有点怕怕的。
  日宣苑也看著哥哥肉棒,她是坐在床边的,和躺在床上的好友完全不一样,
她的角度更清晰,她看到哥哥巨大的龟头在好友的私处滑动,双腿之间也有了感
觉,这让她有些难为情,哥哥的肉棒还是太大了,自己无法不被这根东西吸引。
  日中天也紧张起来,他将龟头在思雨肉缝中滑动了几次,感觉蜜穴外面更加
湿润了,滑动到更加爽利,龟头在滑动中,滑过思雨的蜜穴入口,向上就是思雨
的尿道口了,在小阴唇的包裹下,几乎看不到,再向上就是两条小阴唇回合成的
阴蒂包皮和小阴蒂了,日中天龟头彷彿看到美食一般,对著思雨红肿勃起的阴蒂
一阵疼爱,这剧烈的刺激让未经人事的思雨根本无法忍受。
  「啊——,天哥,这,不行,受不了……。」
  思雨年轻的身体根本无法抵抗日中天龟头对阴蒂的刺激,花径收紧,双腿紧
紧夹住日中天的腰肢。
  日宣苑看著哥哥对好友私处的全面侵犯,顿时心潮起伏,心跳加速,哥哥,
真是太色了,哪能这样做哪,太羞人了。
  日中天在思雨蜜穴外面做了半天摩擦运动,见思雨的分泌已经足够,床单也
湿了一小片,觉得应该够了,可是尝试插入,他握著阴茎向下对準思雨水嫩的花
径入口,慢慢顶上去,很快龟头的前面就紧紧顶住少女的花房的入口。
  日中天深吸一口气,两个大手握住思雨纤细柔嫩的腰肢。
  「思雨,我,我,要尝试著进去了,你,你如果真的受不了,跟我说。」
  日中天说完这句话,三个人都开始紧张,思雨怕疼痛,日中天怕出事,日宣
苑看著哥哥巨大肉棒顶在思雨的蜜穴前,她也不知道能不能进去,这到底会发生
什麼情况啊。
  「嗯,天哥,你,你可要慢点啊!」思雨俏丽的小脸苍白,她不知道疼痛会
到什麼程度,不过,肯定会痛的。
  「嗯,我会慢慢的。」
  日中天也是个处男,其实破处来说,太慢的话,有时候女孩子更疼,破处就
像吹气球,乾净利索的把气球吹破和一小口,一小口把气球撑破女孩子感觉能一
样吗,不过,现在的日中天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一鼓作气把自己的肉棒插入思雨的
小穴的。
  日中天深吸一口气,轻轻的一挺腰,顿时脑子一片空白,他发现自己的龟头
就已经进入她那又热又潮湿的小穴内,没有想像中的艰难,不过,依然非常的紧
凑,日中天能感觉到肉棒被思雨的小穴紧紧包裹著,令他舒服得脑子一阵晕眩,
他感受著小穴内的嫩肉不断蠕动。
  「啊……」
  当思雨感觉到日中天巨大的肉棒进到体内时,她不禁呻吟一声,并下意识弓
起身子。
  日中天看著自己的巨大龟头竟然能真的进去了,这时候自己的龟头受到了前
所未有的包夹,就像很多婴儿温柔的小手抚摸,而龟头周围嫩肉的细腻和温热更
是无法形容,日中天吸著凉气,这,这实在太舒服了,这还只是进入龟头。
  「思雨,你感觉怎麼样?」日中天虽然想一鼓作气冲进去,不过,他不得不
估计思雨的感受。
  「天哥,好、好胀啊……」
  日宣苑目瞪口呆的看著哥哥竟然真的把龟头插入了,而且,看思雨的样子,
似乎可以忍受的样子,也并没有看到血液流出来,她感觉双腿之间更难受了,既
然哥哥能进去思雨裡面,那我的裡面应该也能进去,天啊,我在想什麼啊,我就
是个神经病。
  思雨能感觉到日中天的龟头把自己花径口撑开,感觉涨涨的,满满的,很充
实,感觉有点疼,似乎还有其他感觉。
  「天哥,好像不是特别疼,比我想像中的好很多。」思雨还不知道,他的处
女膜还没有被日中天顶破。
  日中天听思雨说不是很疼,也放下心啦,这,应该不会出大事了,自己的前
戏做的充足,思雨分泌充分,而自己龟头是最粗大的地方,龟头能进去,那应该
不会造成思雨身体上的损伤。
  日中天掐著思雨的蛮腰,龟头在蜜穴入口处慢慢的活动了半天,享受著那无
与伦比的包夹和紧握感,又湿,又滑,又热,又紧,很快,日中天感觉自己都无
需再进去,他都想射了,他赶紧吸了一口气,使自己冲动略微冷却,日中天自己
判断,应该还没有给思雨破处,否则,应该会有一点血,日中天想进一步侵入了,
想到了这裡,他臀部用力,巨大的肉棒开始进攻,似乎很快碰到了一层障碍物挡
在日中天龟头面前。
  「啊,疼……,天哥,有点疼啊,你慢点……」思雨顿时感到了疼痛,和刚
才的疼痛不是一个等级,思雨抓住日宣苑的胳膊,又紧张起来。
  日中天也大概判断出来,自己应该是碰到了思雨的处女膜了,思雨的阴道承
受自己肉棒应该不成问题,但是,自己冲破思雨的处女膜,这种疼痛是无法避免
的,日中天又犹豫起来,他对思雨紧张的很,真的不想让她承受疼痛,所以,他
的龟头继续在那一层薄薄的膜外面活动,不忍心冲破这一层东西。
  很快思雨也意思到了日中天的问题,少女又被日中天的耐心和对自己的爱护
感动了。
  「天哥,你进来吧,我是你的,早晚都是,我能忍受的……」,思雨偏著头,
贝齿紧紧咬住。
  日中天听思雨这麼说,也知道思雨的心意。
  「思雨,我真的要进去了,你可能会很疼,对不起。」
  「嗯,天哥,你来吧。」
  由于日中天先前充足的前戏,已经让思雨的下身十分湿润,加上他的肉棒上
也沾满了思雨的爱液,有了充足的润,日中天感觉时机已经成熟。
  他腰桿用力,臀部前挪动,很快,他顿时清楚感觉到他撕裂那层象徵纯洁的
处女膜,巨大的肉棒进入了一半,阴茎顿时沉浸在那无比潮湿、紧致得让人几乎
要疯狂的蜜穴中,日中天一时间如飞云端,他终于完整的得到了一个女孩。
  当处女膜被破开的瞬间,思雨却不好受了,她不由得弓起腰身,啊的一声,
并下意识夹紧大腿,浑身瑟瑟颤抖,小脸上满是冷汗,秀美微微皱起,右手则紧
紧抓住日宣苑的胳膊,眼角溢出泪水,而花径也开始不规则挛缩,包夹这个入侵
之物。
  日中天被思雨的嫩穴排斥的狠狠一夹,脑子一片空白,灵魂都要升天了,他
赶紧深吸一口气,抵挡那强烈的快感,他看著思雨小脸苍白,美目晶莹的模样,
心疼的不得了,日中天俯下身趴在思雨洁白粉嫩的娇躯上,亲吻她的额头。
  「思雨,对不起……」
  日中天现在的肉棒已经有一半多陷入思雨的蜜穴中,思雨的处女膜已经被日
中天顶破了,而少量的血液也在蜜穴旁的缝隙裡溢了出来。
  思雨几乎要掉下眼泪,她咬著下唇看著日中天,而从下身传来阵阵刺痛和胀
痛,她知道自己已经献出了第一次,心裡顿时有股说不出来的酸楚与惆悵,但却
也带著一股愉悦,我终于属于他了。
  日中天巨大肉棒半根陷入思雨小穴的过程,日宣苑看得清清楚楚,顿时感觉
自己全身酥麻无力,双腿之间的分泌更多了,哥哥终于完整的得到了好友,他们
都是第一次,看著日中天温柔体贴的样子,日宣苑也羡慕起来,哥哥对好友真的
好啊。
  日中天亲吻著思雨的额头,肿胀的肉棒并没有抽动,只要在裡面,他就满足
了,身体上的满足是次要的,心裡上的满足无法形容,日中天爱抚著思雨的身体,
摸著她每寸光滑细腻的肌肤。
  经过日中天半天的温存后,思雨感觉疼痛减轻,小脸因为情慾而变得潮红、
双眼迷离、呼吸变得急促,此时的思雨已经放开日宣苑的胳膊,双臂抱著日中天
宽阔的后背慢慢摸索。
  日中天觉得自己可以动一动了,思雨应该没有那麼疼了,毕竟活塞运动是本
能。
  「思雨,我,我想动一动,可以吗?」
  「嗯!」思雨羞涩的点点头,他知道日中天要全面侵犯自己了。
  日中天得到思雨的应允,高兴起来,他先吻著她的小嘴,然后微微一挺腰,
肉棒开始深入,毕竟才插进去一半,他要全面开始享受思雨花径内部那柔软嫩肉
的包夹。
  「嗯……」
  思雨能感受到日中天的大肉棒在阴道内的深入,令她不禁微皱眉毛,还是有
些疼痛的。
  日中天随著肉棒的深入,思雨蜜穴对自己肉棒的包夹和摩擦越来越强烈,剧
烈的快感刺激他肉棒更加坚硬了,很快,他的肉棒几乎插进去八九成,日中天感
觉自己整个人都陷入充满滑液的凝脂中,满是温柔和包夹的摩擦感,很快,日中
天就忍受不住,他开始轻轻的来回抽动,他要享受少女蜜穴给自己带来的无限美
好,这是本能的运动,
  「天哥……」
  思雨感到日中天肉棒在自己花径的运动,感觉哪傢伙又大又硬,撑的自己满
满的,虽然有点疼,但是可以忍受了,而且,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少女眼底
浮现一层水雾,身躯如触电般微微颤抖著,她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不过,
好像也很好啊。
  「思雨,你的小穴好紧啊,我舒服了,我好喜欢,思雨……」
  日中天如在梦中,不过,他依然不敢动作剧烈,不敢完全插入,眼前的少女
是如此柔嫩,如此可爱,自己不能让她受一丝伤害。
  日中天凝视著思雨的俏丽轻轻抽送著,思雨的阴道是如此紧致,还有一种说
不出来的火热,那种充分的摩擦感剧烈的刺激著日中天的肉棒,这种体验前所未
有,致命的快感直冲脑海,在日中天的抽动,思雨也禁不住呻吟起来,少女的呻
吟这再次刺激著日中天的感官,并伴随著肉体上的快感,他都要喷血了。
  「啊……,别说了,天哥……,慢点,似乎有点舒服啊……,怎麼会这样啊
……,啊……」
  日宣苑看著哥哥伏在好友嫩白的肉体上,胯部开始运动,她知道哥哥和好友
的初次应该是完美的,令人羡慕的,可是,思雨现在到底是什麼感觉那,她,开
始应该有点疼吧,看现在思雨情慾波动的样子,好诱人啊,她到底是什麼感觉,
哥哥的肉棒那麼大,她怎麼就这麼容易就承受了。
  「天哥,你慢点……,嗯……」
  「嗯,思雨,我爱你,好舒服……」日中天也舒服得呻吟出声,而且由于思
雨的爱液越来越多,使日中天抽送时变得更加容易。
  此时,日中天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肉棒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尽根没入思雨的
体内,而且每次进出时,都能清楚看见一丝丝处女血,这令日中天更加兴奋,不
禁加快抽送的速度,撞击著身下的思雨,终于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啪啪声。
  「天哥,啊!好快……啊,别、别太深……」
  思雨不由得睁大眼睛,她还是初次,过度加快速度的日中天真不是她能忍受
的,不过,还是有一股从来没有体会过的美妙滋味,让她一时间如魂飘体外般,
几乎就要说不出话来。
  日中天赶紧减慢速度。
  「对不起,思雨」
  啪啪,啪啪
  日中天小腹部开始撞击思雨的嫩臀,臀部的肉肉掀起波纹,向上传导,思雨
一对美丽的乳房也开始波动。看的日中天双眼冒火,大手从思雨的蛮腰挪到这一
对宝物上,又开始揉搓。
  思雨蜜穴和双乳同时受到刺激,更加意乱情迷。
  「啊……,天哥……,天哥……」
  日中天在思雨的娇躯上抽插了十多分鐘后,又忍不住加快了节奏,而思雨的
分泌也发出噗嗤的水声,他巨大的肉棒一下又一下地进出著思雨的嫩穴,最裡面
似乎能顶住一块略带弹性的嫩肉,日中天还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觉那块肉很有弹
性,很舒服,日中天感觉自己快感堆积的很快,他感觉自己快要射了。
  「不!不行!天哥……太深了,还是,有、有点疼……」
  思雨无力地哼了几声,又开始楚楚可怜地求饶著,毕竟她是第一次,根本就
承受不住日中天的巨大肉棒的尽根没入,因此每次当他顶到宫颈时,她不由得身
躯微微颤抖,更觉得有点疼。
  日中天赶紧再次放慢节奏,温柔的抽插,两人的身上都有汗液渗出。
  很快,思雨在日中天温柔的动作中体验的了交欢的快感。
  「嗯,有点服啊!天哥……啊!轻点……你、别太深了……」
  思雨不停呻吟。
  思雨那甜腻腻的娃娃音,让日中天听得兽血沸腾,兴奋异常,控制不住,抱
著思雨的屁股反覆抽送著,再听著她那断断续续的呻吟声,让日中天感到万分满
足。
  日宣苑发现两人已经陷入情慾的漩涡,他们眼裡只有对方,而日中天胯部撞
击思雨臀部的声音更是让自己脸红心跳,看来,思雨是有快感的,她的第一次,
真的很完美啊,哥哥这麼温柔。
  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
  日中天的房间裡满是他胯部撞击思雨翘臀的声音。
  日中天不知道自己抽插多少时间,他感觉自己快要射了,他的肉棒麻木,敏
感万分,他想射进思雨的蜜穴深处,和她融为一体,他没想到,思雨快感的堆积
比他还快。
  「天哥,不行了,啊……」
  思雨突然浑身一颤,皱著秀眉叫道,接著她抱住日中天的脖子,小嘴胡乱地
亲著他的脸,身体瞬间剧烈地抽搐起来。
  日中天能感觉到思雨那紧致的阴道正在有力地收缩著,让日中天舒服得几乎
就要发疯,不过,他依然感觉自己差一点,而思雨的高潮似乎马上就要到来。
  日中天的双手抓住思雨的乳房,就在她疯狂的叫声中,狠狠撞击著她的身躯,
很快,日中天感觉思雨的花径瞬间传来前所未有的包夹感,这实在太紧了,日中
天的肉棒几乎无法抽送,而思雨花心深处的那块小肉似乎有个小口,那个小口也
在颤抖,很快,一股炙热的液体喷了出来,直接喷射的日中天龟头上,烫的日中
天龟头发麻,而思雨的双腿紧紧夹住日中天腰部,盆底肌肉收缩,大腿持续痉挛。
  「啊……,天哥……,不行了……,你不要动了……,我受不了了!」
  日中天虽然是菜鸟,也知道此时的思雨正处在高潮中,不能抽插的,否则可
能会对少女敏感的身体造成损伤,日中天巨大的肉棒深入思雨的蜜穴中不再抽动,
他趴在少女的身上,将少女饱满的乳房压扁,又开始亲吻少女的脸庞和嘴唇,日
中天虽然还没有射,不过,他已经很满足了,这时候,应该让思雨休息一会,而
自己的肉棒,现在依然享受少女蜜穴的包夹,还是很舒服。
  思雨被日中天插的神志不清,这不长的时间了,已经是第二次高潮了,这次
高潮更加猛烈,少女暂时意识模糊,只知道自己的密道内依然有一根粗大兇猛之
物,它还没有获得满足,不过,自己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暂时也没有办法承受
男友肉棒的继续冲击。
  日中天亲吻了思雨半天,无意中扭头一看,眼睛一热。
  妹妹日宣苑已经完全被两人情慾的交融给感染了,这时候日宣苑已经没有力
气坐在床边,她也躺在床上,少女满面嫣红,而她的一隻手似乎深入裙下,不知
道摸著什麼.
  日中天看到妹妹这种状态,顿时口乾舌燥,控制力大减,他大手一伸,直接
把同样被情慾冲动蒙蔽的妹妹拉倒思雨的身边。
  「哥,你要做什麼?」
  日宣苑被哥哥一拉,顿时回復了神志,她看著哥哥眼球发红,还是有些害怕,
她确实被两人的交欢给刺激的暂时丧失理智,竟然在两人面前用手摸自己的私处,
等哥哥拉自己过来,日宣苑依然无法相信自己竟然做了这种事。
  日中天喘著粗气,他的肉棒依然在思雨的蜜穴中紧紧包夹,而他的快感也达
到了临界点。
  「妹妹,我喜欢你,我要亲你!」
  说完,日中天根本就不等妹妹答应,大嘴直接印了上去,直接亲住了妹妹的
小嘴,而此时,他的肉棒依然紧紧的插入思雨的蜜穴当中。
  日宣苑感到哥哥的嘴唇,她对哥哥嘴唇已经熟悉了,而哥哥的舌头现在很慌
乱,很急躁,她知道哥哥想要什麼,日宣苑禁不住张开嘴,吐出舌头。
  日中天得到了自己期盼之物,欣喜诺狂,开始疼爱这条可爱的小舌,而这时
候,日宣苑的手并没有从自己的私处拿开,反正也哥哥也看不到,私处似乎马上
有一股热量要释放出来。
  而思雨同样看到了日中天的动作,她看到了兄妹两人的舌吻,这画面顿时让
已经无力收缩的花径重新开始痉挛,那种加强版包夹感瞬间传递给了日中天的肉
棒,这个刺激给了日中天身心带来了最后一棒。
  日中天的腰开始发麻,大腿也开始变得僵硬,他巨大的肉棒顶著思雨的宫颈
口,前列腺一阵跳动,火热的精液就像高压机枪般就灌溉在思雨身体的最深处,
射满了思雨的子宫裡,思雨尚未完全发育子宫内无法容纳如此多的精液,很多涌
了出来。
  而思雨被日中天精液一烫,花径再次挛缩。
  「啊,天哥……,好烫啊……,不行了……」
  而日宣苑同时感到了哥哥亲吻自己的舌头都变得僵硬,不再灵活,知道哥哥
在亲吻自己中得到了高潮,而此时自己私处的热量也在自己不自觉的揉搓下无法
抑制,似乎有一股液体喷射了出来。
  日宣苑,这个15岁童顏巨乳的美少女,同样也变得一根手指也不能动了。
上一篇:【姐姐系列之中考】(上篇)
下一篇:【我那被反套路的班花女友】(上)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