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卤味摊老闆娘是我国中同学】

             (一、意外重逢)
  新开的百货公司离开,已经是晚上11点了。负责地下美食街招商管理的我,
虽然有老董舅舅罩着,他毕竟在台北馆坐镇。我也必须拿出一些实力让大家认同,
因此都是最后一个走的。
  今晚突然的大雨让我彷彿回到8年前的国中毕业典礼,那天也是这样的大雨。
突然的大雨,我逃到女友小品的家,她10岁的小妹,在中部给爷爷奶奶带。父
母都是工厂的夜班人员。
  毕业典礼完,我们一班全体去唱歌,直到8点多才散去,突然的大雨,把我
跟小品都淋湿了,深怕我因此感冒了,她邀我去她家换衣服。
  进了她家才想到,这个时间她家只有她在。孤男寡女,我看着也淋湿的她吞
了口水,湿透的白衣露出胸罩的形状。
  才国三的她胸部已经颇具规模。往下一看,裙子紧贴着翘臀。呼吸不免急促
起来,小品应该也意识到了,推着我进了主卧的浴室,要我先将衣物脱出,她再
一并收到客厅旁浴室里的洗烘衣机洗。
  我很快将衣服脱光,她伸出一只手将毛巾递了进来。我打开莲蓬头的开关,
人却向门靠近。看着她走出主卧,我也随之光着身体出了浴室。
  小品进了客厅旁的浴室,浴室里是乾湿分离的。她打开门后的洗烘衣机盖子,
将我的衣服一股脑丢了进去。接着开始脱自己的衣服,躲在沙发旁的我,可以清
楚看到她的右侧。
  她先是松开了头上的马尾,及腰的长黑发洒落。接着解开上衣的扣子,脱下
放入。白色的蕾丝胸罩,包覆她巨大的拢起。脱,脱,脱。只跟她进展到手牵手
的我,在心底呐喊着。
  像是回应我的呼唤,她接下来脱的不是裙子,而是奶罩。轻轻解下放入洗衣
盒内,圆浑的白兔随着她的动作而跳动。可惜太远了,看不清乳头的颜色。接着
她将裙子及内裤一同脱去,纤细大腿跟下面一抹黑,我几乎要爆了。
  她突然往我的方向转头看了一眼,我急忙缩头。5秒后抬头,她已转身脱去
其中一双袜子,正在脱着另一双。一手扶着机器,一手有弯曲的腿上脱去袜子。
只是这个角度太邪恶了。
  她背着我脱,白皙的臀部,菊花,奶子跟那团毛,就在我眼前展现。这10
秒几乎是10年,我努力记下每个画面。将袜子放进一旁的洗衣台,她关上门。
  我也转回主卧浴室,沖着温水降低自己的欲火,不久她进来问我洗好没,我
看着仍硬的阳具说:还没。她将爸爸的运动服放在床上,接着就出去了 .我过了
近半小时,确定小弟已经消气,才慢慢走出浴室。穿上她爸的运动衣跟运动裤,
呼!还好消下去了,不然她只拿外裤没内裤的状态,我肯定糗了。
  走出门外我惊呆了,她扎回马尾,在半开放的厨房炒菜,看她身上厚长的衬
衫,应该是她爸爸的,她爸可是之前的篮球国手,近200的身高在附近很有名。
小品修长的小腿,让我移不开目光。
  又想到她裸体的样子了,不行。她听见我的脚步声,关了火转过身来,说:
炒饭好了,快来吃。炒饭,吃,听到这个脑袋开始出现画面,定了定神,我向她
走进。她放下锅铲,将炒饭放到餐桌上,在我面前转了一圈,说:这样穿好看吗?
  我视线停在她的胸前,胸前的布料紧贴着巨乳,圆浑的表面有着异常的小凸
起。
  干!她没带奶罩……将她一把抱起,进了她的房间,丢上床。撕开她的大衬
衫,钮扣四处乱飞。
  她吓呆了,就在我含住她的左边粉红乳头时,她的泪无声的滑落,见到她的
眼泪,我清醒了连忙要起身,却被她抱着,勃起的阳具紧贴她的小腹。我急忙问:
小品,你还好吗?她擦擦眼泪说:野兽。你吓到我了。刚刚不是有偷看过了,为
什么还这样。我听到呆了一下,又说了声对不起。
  我问:你怎么知道我在偷看。小品笑着打了我一下说:地上都湿了,谁不知
道啊。她说话瞬间胸部跳动,我眼中又露出欲望。
  小品望着我说:贺,我还未满16。跟我做爱是犯法的,带你回家就是认定
你了。等到12月我生日好吗?没等我回应,她分开大腿,将我身体微微下推,
用细緻的大腿将我阳具夹住,龟头隔着内裤顶着她的阴户。
  小品说:先用大腿好吗?我吻上她的嘴。被我一吻她脸更红了,推开我说:
先亲人家胸部才跟我亲,初吻的气氛都没了。坏人。我笑着说:还有更坏的。
  双手圈起她的奶子,舌头舔着两颗小粉红,龟头也前前后后的隔着内裤撞击
阴户。喔!喔!喔!她舒服的叫了出来,我也性奋了没几分钟就想射了。小品察
觉阳具的变化,急忙说:小贺,危险。快停下。我顶着一线理智,阳具举到她的
小腹,龟头贴着乳沟下缘。开始喷射,我的身体猛烈颤抖,精液由乳沟下射入,
少数射入她的嘴。
  我紧张的拿起床头卫生纸,一手摀住龟头,一手要擦向她的嘴。她摇摇手示
意我擦去她身上的精液。同时舌头伸出舔清她唇边的精液。「没什么味道耶」她
说。见我清理完毕,小品笑说:我吃了你的精液,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我笑笑着回答:是你以后是我的人吧!看她眼中的爱意,我提出了一个要求:
品,我可以看看你内裤底下的……小品有些为难的说:可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忍
住,不让你进去。我也苦笑,因为我也没办法。
  沉默几秒,她笑了。说:贺,你躺下。我躺好后,她趴了上来。她曲起双腿,
内裤在我头上,奶子在我腹部,双手抓着阳具。小品说:这样就可以了。
  小品的内裤是绑带子的,在刚刚的冲击下已经稍微松了,还好我先射了,否
则真可能直接插进去。
  我松开两边的带子,湿黏的内裤掉到床上。我看着她的黑细毛说:可以分开,
再低一点吗?小品嗯了一声。双腿稍微向外,我拨开她的嫩穴,粉红粉红的还能
看见薄膜。小品说:小心别弄破了。我微笑回好让她身体稍微往后移,她不知我
要做什么,还是配合的移动。
  我舌尖穿过阴毛,沿着阴唇舔向她的阴核。小品性奋的含住我稍稍勃起的屌,
被舌头湿滑的包覆。一下子完全勃起了,两人的舌尖不停在对方的性器上打转。
她很快不行了,直喊着贺哥哥,贺哥哥。
  嗯!她的淫水泄了我满脸,我的精液射了她满嘴。她带着我进浴室,将我由
上而下洗乾净。自己又刷了牙,才跟我吻别。只是这一吻,却成了最后一次。等
我去迪世尼乐园玩一周回来,她却已经搬家。从此失去讯息。
  在我恍神阶段,我前面的人龙只剩一个婆婆,这摊卤味经过好几次,每次都
有3- 40个在排。今天下雨也还有近20个。
  越过婆婆的身形,我看到老闆的样貌,高挑的身材,绑着及臀的马尾,丰满
的上围背可见乳,露肚的贴身上衣,超短的热裤,100公分以上的匀称长腿。
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她转过头来对我面前的婆婆说:你要的就是这些吗?要辣吗?
我呆住了,右手紧握口袋的小圆铁盒,喊了一声:小品。
             (二、八年间插曲)
  在我的叫声中,老闆娘猛一抬头,惊讶的看着我说:贺哥哥。将婆婆的餐点
交给一旁的打工小妹,她立刻跑了出来,猛力的将我抱着,在胸部的刺激下,阳
具勃起也紧紧贴着她的小腹。
  她感受到坚挺的肉棒,耳朵一下全红了。却没放开我,直到打工的小妹说:
要算钱了,她才问我是否能11点再来找她,我说:我没事,来帮你。她坚持不
用还将她的椅子给了我,我只好坐在一旁看着。回想这些年为了她几乎没跟女生
有太亲密关系,除了……
  大三上学期,我的隔壁寝室有一个系上高富帅,托他的福,每天都有4- 6
个女生,晚上来到他们寝室。夜夜都有淫叫或啜泣声,被弄的心浮气躁的我。
  到了学校外的小教堂找安慰,认识了小雅,小雅是大二的转学生,长长秀发
加上甜美脸蛋,秀气可爱的她跟小品感觉很像,却在开学后一个月宣布跟教会里
的帅哥学弟在一起。干!人帅真好。也许是察觉我的心意,她主动找我说:她的
室友跟我同社团,是否可以认我当乾哥。
  我凹不过勾我手的她,只好同意。隔天我去了许久未去的社团,小伶是个有
长满痘痘的女生,其实相当漂亮,只是口中的烟味。让我略有排斥,但还是认了
她当乾妹。生活多了一个人,常常嘘寒问暖,心却没有被她牵走。
  期中考完,我们社团的姐妹社团举办比赛,乾妹凹我载她去看。骑车要将近
一小时,她也说没关系。上车后,我后悔了,学妹像只无尾熊紧抱我的背。胸部
上的两点清晰的感受到了,她不是有穿胸罩,她的手深入我的薄外套口袋,直喊
着好冷。
  17- 8度说好冷???一路上我的阳具一直硬着,好在抵达时她没有特别
异常。回学校的路上,我稍微加速,她的双手伸出我的口袋,我松了一口气。
  谁知,她居然两手放在我的裤头,开始隔着裤子揉捏我的肉棒。在她的乳头
跟指头的夹攻,我很快脸红脖子粗。就在我要再加速时,她指着前方的公园说,
我湿了想换掉。我说:再15分钟就到了。
  她用奶子磨我的背说:求你。
  她拉着我的手到公园停车场旁的残障厕所,晚上10点多了,她要我在门口
顾着,我听话的转头,冷不防被她拉近厕所,此时的她已在地上铺好野餐布,上
衣也脱了,巨大的乳房在我面前晃,。
  她说:哥,我喜欢你,两个浅棕色乳头已经立起来,她挡在门前,脱去仅存
的长裤及内裤,如她说的下面已是湿淋淋的。她拉着我的手躺下,让我坐在她的
双腿间,岔开的大腿弯了起来,她的手指撑开花径淫液不断流出,我却注意到她
不是处女,想到我还是处男,眉头一皱。
  乾妹察觉了,拉着我的手揉向她的大奶,说:我高中时不懂事,被学长骗到
体育用品室强奸。交往到大一,转学后已经没有联络了。
  手指下充满弹性的乳房,让我手指自动加大力道,口中不经意的叹气,却牵
动乾妹的心,她略带哭声的说:只要你愿意当我的男人,什么时候要我都可以,
小雅也不是处女了,如果你想要干她,我也可以帮你,这几天他的男友家里有事
不在,她给我钥匙陪睡,我打一副给你,我会骗她裸睡,你12点后来干她。
  我听到惊讶的呆了,她又误会了。急忙再说:寝室还有两个大一的女生,都
还是处女,哥你想要我也都可以帮你。买一送三吗?
  她的言辞跟大奶说动我了,我含住她一边的乳头,开始吸允,她性奋的大叫,
来干我。
  伸手将我的裤头解开,裤子滑落到膝盖,阳具跳了出来。
  就在此时,裤子口袋的达菲圆铁盒滚了出来,匡的一声掉到地上。小品,我
喊了另一个女人的名字,火速将裤子穿起,捡起达菲逃出厕所。
  在隔周的社团活动,我发现乾妹坐在一个大二的帅哥干部身边,不顾他女友
也在,手来脚来的跟他聊天,虽然看到我还是甜甜的叫哥,但没离开位置的她,
明显不会再给我机会看她裸体了,更别说买一送三。
  (三、美丽的老闆娘,我的品儿)
  再回神摊位只剩小品,她正在我面前弯腰收拾,U领下的北半球,清晰可见
加上她穿1/ 2罩杯,熟悉又陌生的小粉红几近露出。她每天就是穿这样工作,
心突然很疼。
  她看见我的视线在她胸部绕了一圈就移开,她哭着用手将胸部遮住,说:我
没办法,我要养活小妹跟自己,我没有对不起你。一时的忌妒让她有这么大的反
应,我立刻起身抱住她。
  说:我相信你,别哭了。她解开内衣的扣子,让我的手由上衣前方下摆进入。
握住她的丰胸,她的胸部依然很弹,也长大很多。原本就有乳牛称号的她,握起
来比32E的乾妹小伶还大上不少。她将口靠近我的耳朵说:我没让别的男人摸
过我的胸部,下面也还没人进去。
  拉着我的手由裤子下面穿过内裤,在嫩穴上抚摸,一下子就流出一堆淫水。
她摊在我身上喘气。
  好一会她才回神吻了一口,说:先收东西吧!原来她在老家前摆摊,将车子
推进围墙后,要我先在门外稍等,她进去看妹妹睡了没。
  没等多久她就出来,要我协助将剩余食材拿进屋内。进屋后是个小玄关,右
侧门一开,原本的衣物间塞了两台大冰箱。将食物放妥后小品拉着我的手,走回
玄关。
  走到底右边门打开是客厅,进客厅后右手边又有扇门,打开是走廊,右手边
是半开放式厨房跟餐厅,右前方是妹妹睡觉念书的主卧,正前方是卫浴及厕所,
左前较小的房间才是小品的,她将我带入她的房间。
  入房后她拉了椅子让我坐下,她坐在床头,问:你现在有女朋友吗?我回答:
有,她的泪滚落下来。我由口袋拿出达菲的小铁盒,说:只是8年没有她的消息,
不知道她心理是否还有我。她扑过来抱着我,说:我还爱你,只是……她向我说
出8年来的经历。
  我出国后两天,她爸妈在的工厂发生爆炸,她的父母为了帮其他人逃,反而
没能逃出。公司竟将发生火警原因套在她爸妈身上,房子很快被查封。她的爷爷
奶奶坚持对抗,最后虽然还父母清白,但爷奶心力交瘁,不久也过世了。她接手
奶奶的卤味摊,在中盘的建议下,打扮较清凉。
  生意也好了起来,只是现实再次打击,妹妹国小毕旅时,有个逃犯尾随老迈
的司机上车。拿枪要司机往山里开,沿途发现小品的妹妹发育不错,又长得可爱。
直接将她的衣服撕成粉碎,爱抚一阵后要提枪上马,一旁的女导师跟车掌小姐看
不下去,主动脱光衣服,用两个处女穴换回小品妹妹。
  可恶的逃犯,在干完女导师,将阳具放入车掌的处女穴后,居然将全裸的女
导师往后推,指了5个较美的女孩后说:她们不准动,其它的随你们干了30个
男学生有25个立刻扑向身边的女同学,其余5个保护着自己爱的女生。只是当
他们发现无法保护时,有3个立即回头,干了自己喜欢的女孩。
  一时车上干穴声,哭泣声,呻吟声,此起彼落。女导师虽然下体被学生干着,
仍不停取悦逃犯,终於逃犯在将车掌小姐内射两次后,将女导师身上的学生拉开,
又插进她的嫩穴。老师不断推动臀部吞噬逃犯的阳具,又让他射了两次。
  他累瘫在女导师身上,女导师趁机将他手上的枪踢给司机,控制车上其它男
人后。由车掌小姐开车到警局,抵达时发现除了嫌犯指名的发5个女孩外其它2
5个女孩都被破身,大多都被射入2- 3次精液,50% 三穴都被开通了 .而小
品妹妹受到严重惊吓,每每做梦就会幻想自己是被强奸的27个女生之一。
  小品说着都哭了,我抱着她不知如何安慰。她继续说:看了一年的心理医生,
钰欣才逐渐由恶梦中ㄐㄧ解脱,但还是很怕接触男生,现在能给她念附近的修女
高中,明年上大学怎么办。我紧紧抱住她说:一定有办法的,心想着明天去找舅
舅,请人面广的他帮我。小品抱了我好一会,说:可否答应我,帮我做一件不违
法的事,即使不愿意也要帮。我点头说:不影响我们感情就好。她笑笑拿去我手
上的铁盒,说:那你呢?8年发生什么事。
  我笑笑说:浑浑噩噩就过去了除了想某人时拿铁盒来看,她打开铁盒里面躺
了一个达菲的戒子,还用链条串成项炼 .她又开始哭了,要我帮她把戒子带上。
小品说:你真的记得我说过要这个。
  我回答:一定的,你是我的女朋友。只是戒围是你当时的。她笑说:嫌我胖
吗?她翻动盒子内的衬垫,掉出一个小真空包。她撕开真空包,一条绑带内裤掉
出,她先是生气跟难过的看着它,很快眼睛爆出金光,她小声的问,是那天那条。
我说:是,趁你休息时我偷拿了,也是有它我才能继续坚持等你,因为看到它,
我就想到那天,8年了我没脱过别的女生的内裤。
  小品眼泪大爆发,哭着说以后不用了。我困惑看她,她的手解开我的裤头及
拉炼,纤细修长的手深入内裤握着阳具说:今晚,品儿的处女是小贺哥哥的了。
她将我的内裤脱落,硬挺阳具翘在她的掌中。我对她说:你要到我的美食街摆摊。
她笑着说:知道了。以后我的身体只给你看。她起身站到我的面前,我也站了起
来,双手抓着衣服下摆,说:好高,小品你几公分。
上一篇:【走向绿帽深渊】(39-42)
下一篇:【颱风天随笔】(32)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