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走向绿帽深渊】(39-42)

               第三十九章
  合作?妻子会跟他们有什么合作呢,这些人又是谁?还有那个男人拿出来的
威胁妻子的又都是些什么东西?听声音像是一些纸张,因为妻子把它们撕得粉碎。
  可妻子对这些东西并不是特别畏惧,而是那个男人提到小玉这个名字。
  小玉,在天娱公司的时候听孙强和周立鸣提到过这个名字,好像还是公司的
头牌艺人。
  这个小羽又跟妻子说过什么呢?会让妻子的态度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妻子的合作,会不会跟天娱公司有什么关联?她现在已经签约成为其中的艺
人了,但也只能说这仅仅是一项赚外快的差事,并不代表妻子和他们有什么合作。
  「朋友,这个音频文件你还能记得是哪天录的吗?」我问小记者道。
  「应该是X 月XX号,因为我也是那家咖啡厅的常客,一共碰到过他们三次,
所以印象还是比较清楚的。」小记者回答道。
  「三次?这么说还有一次?你就没有录什么东西吗?」我愣了一下道。
  「哦,那一次是在这两次的中间,不过那天我是和朋友一起去的,没注意到
他们,后来离开的时候,正巧路过他们的位置,才发现他们也在。」
  「路过的时候,你有听到他们说什么了吗?」我问道。
  「不是太清楚,只是那个男人好像给了这女人一张照片吧,当时女人的脸色
挺难看的。」
  「不对!你问这些做什么,顺着你的话就说下去了。」小记者猛的来了这么
一句。
  「哦,只是好奇而已,对他们的事情感到有些心痒,想知道他们到底有什么
事。」
  「我还以为你是侦探呢,刨根问底的,不过我要跟你说啊,你是新人,有些
规矩还是要懂得,有关别人隐私的东西不要随便问,不然你混不下去的,早晚被
踢出去。」
  「明白了,多谢朋友提醒。」我讪讪一笑,回复道。
  小记者倒也没多想,当下又道:「跟你说句实话,为什么那对男女让我印象
深刻,还有最重要的一层,就是那个女的,长的是实在漂亮啊。不是我夸口,在
本市估计都找不出第二个,那模样那身材,啧啧,真是没的说。现在回想起来,
我这鸡儿还梆硬呢!」
  「就像是你之前在群里发的那张照片,还在群里问照片里的女人是谁。还别
说,真挺像,也不知是不是就在咱们群里。改天有机会再碰上,一定要录像拍照,
做爱的时候还能助助兴!」
  看到小记者的话,我顿时感到内心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见我妻子的男人
十有八九都会起淫念,也不知妻子无形之中赚取了多少男人的精液。我是该骄傲
呢还是该悲哀?
  我又回到了之前的疑惑中,联想到昨晚看的视频,两个男人那么明目张胆地
猥亵妻子,而我只能看着,却无能为力。我承认我心里有淫妻癖的情节,可真的
看到妻子被人侮辱甚至强暴,我心里也是承受不住的。如果他们真的胁迫妻子,
我又该怎么办?报警吗?
  可我根本无法证明他们一定就猥亵了妻子,因为我没有证据。即便是我把这
些视频当成证据,交到警方的手中,说不定,对方还会反过来控告我诈骗。
  因为在这些视频里面,无论男女都是打着马赛克的,有些视频镜头的角度把
控的很好,根本就没有录到当事人的面部,我也只能从身材和口音上辨别她是不
是妻子。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早就下班了。
  我在心里想了一下,要不就直接去天娱公司看看,究竟在搞些什么名堂。
  我打定主意,拿起钥匙,就乘电梯来到地下车库……
  夜晚,天娱公司外面依旧是灯火辉煌,看起来就像是大型的会所一样,十分
有气势。
  里面依旧有不少员工在忙碌着,看来天娱公司下班比较晚。
  我拿出手机,又找到了孙强当时给我的名片,拨出号码。
  很快,电话接通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你好,哪位?」
  「孙董,好久不见。」
  「请问你是……」孙强疑惑道。
  「孙董真是贵人多忘事,我妻子还在你们公司兼职呢,刚签约没几天。」
  「哦,想起来了,你是方先生吧。你好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孙强立马变得热情起来。
  「我现在在一楼大厅,来看看妻子的工作。」我回答道。
  「大晚上的你还亲自跑来了,来17楼吧,我这也马上下去。」
  我乘电梯来到十七楼,便看到挺着啤酒肚的孙强迎了过来。
  「方老弟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孙强笑眯眯的跟我握手道。
  「也真是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
  「哪里哪里,方先生对妻子恩爱有加,是我们男士们的楷模啊。」
  「你说笑了,对了,小娟在哪呢?」
  「巧了,他们很快就拍完写真了,这已经到饭点了嘛。一起去看看吧!」
  孙强边走边跟我寒暄着。
  突然,我想到了周立鸣这个人,他已经消失了好长时间了。
  「孙董,有件事我想问一下。」
  「方老弟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孙强笑道。
  「是关于周立鸣,我们在同一个小区的,好久没见过他了。不知他……」
  「哦,小周啊!是这样的,前段时间,我们公司在巴哈马那边有个培训,就
组织了一批员工去那边了,小周也随行的。」
  我看着孙强的表情,依旧十分平静,没有丝毫的慌乱,看起来不像是在撒谎。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他辞职不干了呢。」我点了点头道。
  这时,孙强猛地停下了脚步,看了看四周。
  「孙董,怎么了?」我疑惑道。
  孙强把我拉到一个角落里,低声道:「方老弟,有件事呢……老哥我要跟你
道个歉,但是又不好意思开口,这……」
  「孙董,怎么现在你倒拘束起来了,有什么话你就说。」我笑道。
  孙强摸了摸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道:「就是上次弟妹拍写真时候的事情,
我都听小周说了……你看这……真是太对不起了。」
  听到孙强的话,我脸色也变了一下,正色道:「孙董,都过了这么久了才要
给我一个解释吗?」
  「老弟,主要是这件事,我是实在没脸面对你啊,小周跟我说了这件事,我
真是犹豫了很久,可我怎么开这个口啊?」孙强一脸的难堪。
  「谁干的?」我语气有些冰冷道。
  「都是手底下的人做的好事,他们色迷心窍……弟妹来签约的时候也跟我说
这件事了,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开除他们了,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孙强保证道。
  「手底下的人做的?孙董,当着明人咱不说暗话,我不是三岁小孩。这事你
真的不知情?或者说你就没有参与?」我冷冷地质问道。
               第四十章
  「方老弟,你这就是误会我了,我可以发誓绝对没有参与其中,那些东西都
是那几个摄影师提前设定好了的,跟我可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孙强信誓旦旦
道。
  「算了,我也不想因为这件事,闹得双方都不愉快,而且小娟也跟我解释了,
既然她觉得没问题,和你们签约拍写真,那我也就不追究了,但是下不为例。」
  「一定一定,本来在我们公司如果不经过客户的允许,发生这样的事情是绝
对不会被原谅的,而且这种事要是传出去,轻则有损我们公司声誉,重则警方可
能就直接让我们停业整顿了。」孙强连连道歉道。
  我跟着孙强一路来到一个宽大的拍摄室内。
  拍摄室中央是一道宽阔的T 台,上方装饰着两排走秀灯,正对着T 台前方的
有许多摄影机,T 台两边一排排的白色座椅整齐地摆放着。不过并没有什么观众,
只有右侧有几个人坐着,正在拿着一些文件互相交谈着,看起来像是工作人员。
  那几个人见我和孙强走来,急忙起身道:「孙董!」
  孙强摆了摆手:「还要拍多久?」
  「这是最后一组了,不过今天还是以试镜为主。」一个摄影师回答道。
  「基本功都练过了?」
  「已经练过了,针对杨女士的情况,我们取消了瑜伽的训练,改为毯子功,
效果还不错。」
  毯子功,据我所知,这是艺术界,尤其是戏曲演员所需要做的高强度高难度
训练,难道妻子要做这些功课吗?她承受得了吗?
  我把自己的担忧和疑惑告诉了摄影师。
  「这位先生是……」摄影师看了看我,问孙强道。
  「这位是杨女士的爱人方先生。」孙强介绍道。
  摄影师赶忙跟我握手:「方先生你好,我跟你解释一下。我们要杨女士做的
功课都是很基础,而且也是根据她的身体所能够承受的范围来划定的,所以你根
本不需要担心。」
  「试镜大概要多长时间?」孙强又问道。
  「根据杨女士的功底,大概还需要一周的时间吧。」
  「一周的时间啊……」孙强听到摄影师的回答,皱起了眉头,开始沉思起来。
  「孙董,有什么问题吗?」看到孙强这般模样,我开口问道。
  「哦,没什么。」孙强回过神来,「就是感觉慢了一些,我原以为能很快登
场的。方老弟啊,你也别喊我孙董了,我托个大,你就喊我强哥吧。」
  「那号,强哥,这样一来不会给贵公司添麻烦吧?」
  「不会不会,弟妹具备的条件非常好,但是以前没有接触过这些方面,所以
要从头开始培训,自然要慢一些。只是我们公司都想着能让弟妹尽快闪亮登场,
毕竟之前红极一时的小玉退居后台,我们再难找到优秀的新人了,也是有些心急
了。」
  小玉,我又听到了这个名字。
  「孙董,这个小玉现在在公司吗?」我问道。
  「离开公司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吧。只是偶尔回来指导一下新人,一般也见不
到她人。」
  「她去哪儿了?」
  「听说是找到了新的工作吧,对了,前段时间她还跟弟妹碰面来着,这会儿
又没影了。」
  正说着,只见T 台上方的两排走秀灯由暗变亮,四周的辅助灯光也配合着亮
了起来。
  T 台尽头的白色墙面居然从中间缓缓分开,原以为是真的墙面,没想到是一
扇暗门。
  很快,一抹看上去无比高贵和优雅的剪影闪现出来。
  是妻子,只见她身穿一件幽冥高冷复古裙,裙尾拖地,看起来是加长版的,
从左侧开叉到大腿的位置。黑色的线条将她原本就非常完美的身段勾勒的更加凹
凸有致,也更加的惹火!
  从长裙的左侧开叉处,可以看到妻子的脚下踩着一双黑色绸缎浅口方扣高跟
鞋。
  她高盘着的头发变换了一种样式,黑长直发中分后向后梳理光滑,在脑后发
际线下方盘成精致小巧的花苞头发型,整体形象显得十分高冷。
  妻子摆动着双臂,十分从容地向前走来,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意,不过令我
感到奇怪的是,她的面容看起来有些冷的可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这种感
觉。
  虽然我知道妻子的性格有些偏冷,说她高冷范也未尝不可,只不过她现在浑
身散发出来的冰冷气质,仿佛都能将周围的空气冻结,不禁让我打了一个寒噤。
  很快,她款款走到了我们这边,停住了脚步,右手叉腰,腰身微微弯曲,左
腿从裙子的开叉处伸出,让我不由瞪大了眼球,这形象实在是太具魅惑力了,看
上去整个一女王造型!这时,她冰冷的眼神向我们这边看来,确切的说是看向这
边架起来的摄像机。
  「好!这个造型非常棒,再多摆几个pose!」
  摄影师拍手鼓励,又对一旁的几个人道:「你们操纵摄影机,我上去一下。」
  他走上T 台,来到妻子身边,跟妻子说了些什么,边说还边做手势比划着。
  妻子点了点头,按照摄影师说的开始摆pose,下面的工作人员也开始操纵摄
像机,进行多角度的拍摄工作。
  看着台上不断变换pose的妻子,我顿时心生一种陌生感,她的变化太大了,
这一瞬间,我仿佛都不认识她了。
  这是,孙强走上前来,像是在感慨:「还是小玉说的不错啊,之前试镜都没
出特别满意的效果,实际上就是走的风格有误区。」
  「这是什么意思?」我问道。
  「之前我们让弟妹试镜,但是无论怎么试镜都不满意,总觉得哪里不对,后
来小玉来公司见了弟妹一面,告诉我们说她必须要走高冷路线,而且是越冷越好。
我们的工作人员一开始就陷入了一个误区,拿小玉当模板,但是人和人是不一样
的,虽然小玉的性格也有些冷,但是当初走的较为甜美的风格路线,很成功。弟
妹就不一样了,必须要走高冷的风格路线。」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看来是因人而异,难怪妻子会有这种改变。
  妻子仿佛没有看见我一般,她十分专注地盯着摄像机的镜头。
  又过了一会儿,妻子优雅的转身走了回去,拍摄工作也就到此结束了。
  我跟孙强说了一声,就走向后台寻找妻子,听摄影师说妻子现在应该是在试
衣间换衣服,不知是不是视频里的那个试衣间。
  不过后台的试衣间还真不少,有几个是虚掩着门的,里面没人,我往里面瞅
了瞅,发现这些试衣间都差不多,里面的摆设也都相差无几。
  终于,我找到了妻子所在的试衣间,现在她已经换上了自己的那套OL工作制
服,对着镜子梳理着头发。在她身旁还有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一块毛巾站在那里,
模样十分恭敬。
  他斜侧着的面庞看上去十分年轻俊秀,应该比妻子的年纪还要小一些。
  见妻子梳理好头发,他双手把毛巾递上,恭敬道:「杨姐,你辛苦了。」
               第四十一章
  「谢谢。」妻子结果毛巾,擦起了双手。
  这时,我看到这男子悄悄伸出一只手,抚上了妻子垂下来的长发,他的动作
看起来很轻很柔,非常小心谨慎,妻子仿佛根本无法察觉的到。
  看到这一幕,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徘徊在我的心头,这男子抚摸妻子的头发
就好像是对待恋人一般,还要当着我的面。
  很奇怪,我没有当场大声地呵斥制止男子的行为,只是伸出手指敲了一下门。
  男子浑身一震,抚摸妻子长发的手也僵住了,两人同时转身看了过来。
  「你怎么来了?」妻子看到我有些吃惊道。
  「我刚才在台下看到你的走秀了,你就没有看见我吗?」我笑了笑。
  「你都看到了啊?你这人真是的……来了也不说一声。」妻子脸色一红道。
  我走上前:「那还不是怪你工作太认真了吗?」
  「请问你是……」男子看着我,开口问道。
  「这是我爱人方南。」妻子站起身来给这男子介绍道。
  「哦,南哥你好!我是杨姐的助理,绍杰。」
  此刻,我才看清楚了面前男子的长相,一身白色西装的的他确实很英俊,眉
宇间往外散发出的英气,显得十分温柔和善,他的身高应该在180 以上。
  「大男孩」,我脑海里突然出现这三个字。
  或许是因为刚才他抚摸妻子头发的缘故,我还是生平第一次,对一个长相比
我俊美的男子,产生了无比强烈的敌意。
  不过我还是面带微笑地跟他握了握手,道:「你好,做我妻子的助理,还真
是麻烦你了。」
  我故意的把「我妻子」三个字说的重了一些。
  绍杰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快,态度依旧十分恭敬。
  「能跟在杨姐身边做助理,是我的荣幸。」
  「杨姐,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南哥再见。」男子看了看我们两人,
转身离开了。
  「行啊,这都有助理跟着了,看来我老婆混的不错啊。」我有些酸溜溜道。
  妻子冰雪聪明,自然明白我话里的意思。
  「怎么?就只许你有秘书,我就不能有个助理啊?」
  她哼了一声道,或许妻子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还是有些介怀,语气有些生硬。
  我从身后抱住她,笑道:「老婆,刚才你的一圈走秀,我都快不敢认你了,
变化好大。就像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女王一样,我看了都有点儿害怕了。」
  妻子身体一僵,旋即道:「你那点儿出息,还害怕……你喜欢我这个样子吗?」
  「喜欢,怎么会不喜欢呢!说实话,你那么漂亮,要是不多换几个形象,真
是可惜了。整天就看你穿着正装,我都……」
  「嗯?什么意思?」妻子顿时瞪了我一眼,「你是不是想说,整天看我穿正
装,都看腻了看烦了?那你不要理我了!」
  「哪能呢!」我紧紧地抱住她,「我只是觉得可惜,话说回来了,无论你再
怎么变,也改变不了你是我老婆的事实。」
  「少油嘴滑舌的,昨天的事还没找你算账呢。」妻子晃了一下肩膀,装作挣
扎状。
  果然,昨晚的气还没消呢。
  「老婆,我错了,我给你赔不是,一会儿回到家,随你怎么处置。」
  我顺势吻上了她的玉颈,贪婪地呼吸着妻子身上的香气。
  「你快放手,会被人看见的!」
  妻子惊叫一声,挣脱了我的怀抱,而后又瞪了我一眼,吐出两个字来:「色
狼!」
  看着妻子一脸的娇羞状,与之前在台上走秀时的模样真是大相径庭,我真是
很难将妻子的这两种姿态结合到一起。都说女人是善变的动物,看来不仅仅是只
有心理的善变。
  妻子看了一下手机,道:「这么晚了,先去食堂吃了饭再回去吧。」
  我跟着妻子一路来到六楼的餐厅,这里还有不少的员工也在用餐,妻子告诉
我,这些大都是天娱公司的艺人。我放眼看去,男女艺人都有,只不过女艺人所
占的比例要多的多,而且长相都是中上乘美女级别的。不得不说,天娱公司真是
男人向往的工作单位,整天都可以看美女养眼,也不知看多了会不会产生视觉疲
劳。
  一些艺人看到我和妻子走进餐厅,纷纷打起招呼,确切的说,应该是跟我妻
子打招呼,妻子也对他们一一点头,只不过脸上的神情依旧显得冷冷的,这些艺
人仿佛也都清楚妻子这种性格,并没有什么不满,态度都挺恭敬的。
  看情形,妻子在天娱公司还颇有些威望和名气。
  我和妻子打了饭刚坐下来,只见一个年轻女孩端着盘子走了过来,这女孩看
起来也就是二十岁左右,应该还在上大学的年龄,扎着双马尾,看起来俏皮可爱。
  女孩笑盈盈地对妻子道:「杨姐,这位帅哥是谁啊?」
  「是我爱人。」妻子简单回答道。
  「哇,好年轻啊!」女孩似乎有些惊讶。
  妻子皱了皱眉头,冷冷道:「什么意思?你认为我丈夫应该是个老头子不成?」
  「杨姐,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女孩吐了一下舌头,赶紧低头离开。
  不过女孩转身的时候,却故意对我抛了个媚眼,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好看吗?」妻子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没好气地问我道。
  「咳咳,没我老婆好看,太嫩了。」我咳嗽一声,掩饰着尴尬。
  「哼,我告诉你,少跟他们这些人接触……没一个好东西。」妻子看着女孩
的背影,低声骂了一句。
  我哦了一声,没有说话,心里却想着:你不也在这些人里面吗?
  「对了,你的顶头上司是谁啊?不会是孙董吧?」我问道。
  「是孙董,我刚来这里的时候,就是由他亲自选的摄影师和培训师带我的。」
  「孙董亲自出马啊,就你一个人这样吗?其他艺人呢?」
  「只有我一个。」妻子回答道。
  难怪那些艺人都对妻子毕恭毕敬的,而且还有助理的跟随,这董事长亲自带
新人待遇就是不一样啊。
  「我还以为有总监之类的。」我随口道。
  「其他的艺人的顶头上司好像是总监,刚来公司的时候,倒是跟那个总监见
过一面。」
  妻子一脸平静道,没有任何的惊慌失措。
  快吃完饭的时候,妻子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
  妻子拿过手机,看了一眼,脸色变了变,却也没再理会,又把手机丢到了一
旁。
  「怎么了?」我问道。
  「没事,可能是诈骗的信息,吃饭吧。」妻子回答道。
  不过很快,手机屏幕再次亮了起来,妻子这次看也没看,直接按下了锁屏键。
  过了一会儿,妻子站起身来:「我去趟洗手间,你先去地下车库等我。对了,
我的手包还在试衣间,帮我拿一下吧,谢谢。」
  说着,她拿起手机向洗手间走去……
               第四十二章
  我再次来到十七层台后试衣间内,原本拿起手包的我刚要离开,突然想到了
偷拍妻子换衣服,还有那个猥琐男撸管的视频。
  我想着视频里的镜头角度,开始在试衣间翻找起来,却并没有找到隐藏的摄
像头,我又把试衣间仔细查看了一遍,包括天花板,衣柜等摆设,还有角落的位
置,仍旧一无所获。
  难道说视频里的摄像头并不是固定的,而是有人得知妻子要在这里换衣服,
事先安放好的,等到偷拍完成后又拿走了?我越想越有这种可能,因为我还联想
到了小记者上传的音频文件,那个男人让妻子欣赏的东西,说不定就是偷拍的这
些照片。
  我只感到后脑勺一阵发冷,这偷拍的男人会是谁呢?是天娱公司的员工吗?
而且这种事情不止一次发生了,我记得有个视频,妻子穿着那件宝蓝色金丝绒连
衣裙,就被偷拍了裙底。虽然当时的镜头开启了景深模式,但是从拍到的地面来
看,极有可能就是前面的T 台。
  是谁这么大胆,居然在这明显的T 台上偷拍妻子的裙底。而且摄像头能够跟
随着妻子的脚步做出相应的移动,很显然是有人跟在她身后进行偷拍,难道妻子
就没有一点儿察觉吗?
  不过接下来的几天,却是相安无事。妻子依旧每晚到天娱公司做兼职。V 信
群里也没有再上传关于妻子的任何文件,淫妻中间联系我一次,也沉默了许多。
  只是有一点,我总觉得妻子的性格有所改变,好像比以前更冷了几分,虽然
在我面前有时候依旧是小鸟依人,娇羞的小女儿态,但是和她出去逛街,我发现
她浑身散发出来的冰冷气质,有些让人退避三舍。也不知妻子这种改变是不是真
的受了天娱公司培训的感染。
  这天晚上,我在家一直等到将近十点,妻子还没有回来,也没有给我发任何
的消息。而且我给她打电话一直都是忙音。
  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我知道自己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于是换好衣服走下
楼去。正要前往地下车库取车,却看到妻子和她的助理邵杰正朝这边走来,邵杰
还不停地对妻子说着什么,好像在安慰妻子一般。
  我赶紧迎了上去,只见妻子原本光洁的额头上蒙着一块厚厚的纱布。她的神
情十分淡漠,目光下垂,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这是怎么回事?」我急忙走到妻子面前问道。
  「南哥你好,杨姐她不小心从T 台上摔下来了,这是我们的过失,对不起!」
  邵杰立即跟我解释起来,末了还向我鞠了一躬。
  「我妻子去你们公司兼职,你们就是这么待她的吗?」
  其实我的这次发火也是十分的莫名其妙,毕竟出了这种事情,也不能怪天娱
公司。也不知是不是我对这个邵杰一直心怀敌意的缘故,看到妻子这般模样,我
心中也十分不好受。
  正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女人最在乎自己的面容,更何况是美女。万一伤
口比较严重,在额头上留下疤痕,不知道妻子心里会是什么滋味。
  「对不起南哥,出了这种事,我们天娱公司方面也是十分愧疚,不过请你放
心,我们已经请最好的医生看过了,杨姐的额头上不会留下任何疤痕的。并且我
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这种事情了,还请南哥原谅。」
  「你向我保证?你拿什么作保证?」听到邵杰的话,我的气仍旧未消。
  「我……我就是保证!」邵杰愣了一下,旋即鼓足勇气怼了我一句。
  「你是保证?」我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一般,这个邵杰说起话来还真像是一
个孩子啊。
  「行了,你们都别吵了!邵杰,谢谢你送我回来,你也赶紧回去吧,明天见。」
妻子突然开口道。
  「这……那好吧,杨姐,要是明天真不能来,也不要勉强自己,养伤要紧,
有什么事随时跟我联系。」
  邵杰点了点头,转身走到不远处停着的车里,驱车离开了。
  回到家,我把妻子扶到沙发上坐下,她看起来十分疲倦,双眼微闭,侧卧在
一旁。
  「老婆,你怎么会从T 台上摔下来呢?医生怎么说的,到底要不要紧?」我
急忙问道。
  「没事,一点儿小伤而已。」妻子有气无力道。
  「你刚才那么激动做什么?是我在T 台走秀的时候不小心,和邵杰没有关系
的。」
  我听到妻子的话,心里有些酸酸的,虽然她说的有道理,但是总觉得她是在
为邵杰辩解一般,有种袒护的意思在里面,我这个做老公的反而被她给教训了一
顿,当下嘿然不语。
  「我累了,先去睡了。」妻子站起身来朝卧室走去……
  当晚,我正在睡梦中,突然感到妻子的身体震了一下,然后低低的惊呼声传
入我的耳朵。多年的经验告诉我,妻子肯定做噩梦了。
  「老婆怎么了?」我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
  妻子急促喘息了一会儿,却是翻了个身,背对着我蜷缩起来。
  以往妻子做噩梦被惊醒,总是会往我身边靠,或者直接抱住我,今天这是怎
么了?我感觉妻子好像跟我疏远了几分。
  白天,我刚从外面谈完业务回到办公室,张爱英手里捧着一个方形包裹走了
进来。
  「方总,有你的快递。」张爱英把包裹放到了桌上。
  「谢谢。」我拿起包裹看了看,里面应该是个盒子之类的东西,包裹上面写
的收件人正是我的名字。
  我心想,这段时间并没有在网上购物,可能是妻子买东西吧。这丫头,不寄
到她单位,倒发到我这儿了。
  我正想拆开包裹,突然看到下方发件人和发件地址居然都是空的。这是怎么
回事?
  我又把张爱英喊来,道:「小英,这是谁送来的?」
  「是快递员上午送来的。」
  「他没有跟你说什么吗?」我问道。
  「没有。」张爱英摇了摇头,她察觉到我有些不对劲,「方总,有什么问题
吗?」
上一篇:【日遍古今】(20)
下一篇:【卤味摊老闆娘是我国中同学】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