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一晃如烟之官场风云篇】(01-03)

  河天市法院三庭,此时所有人员都全体起立,屏气聆听着法官的宣判。
  站在被告席的是一个头发花白,苍白的脸庞却显得有些英气。国字型的脸上,
浓黑的眉毛下是一双空洞的双眼,而脸上的五官随着法官的语气也变化着。消瘦
的身上,穿着一件蓝黑中带灰色的夹克,下身穿着一条蓝黑色的裤子。个子说不
上很高,却有着1米75左右。双手上戴着一副亮铮铮的手铐,此刻与其他人员
一样认真地听着法官的宣判。
  当法官宣布:李志阳无罪,当庭释放时。李志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里暗
暗一喜。原本忧郁的脸色一扫而光,而空洞的双眼也像被注入了灵气。转瞬间,
变得清晰而充满神韵。他向观众席的一角扫去,眼神所到之处却发现早已经有一
双眼睛望向了自己。四目相接,彼此的眼神里充满着惊喜与喜悦。
  那双与李志阳相接的眼神,来自观众席的一位穿着黑色风衣,身材苗条的少
妇。她叫朱洁,是李志阳的妻子。只见她:一头乌黑的长发扎着一个马尾,在洁
白的脸庞上,一双柳叶眉下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高高隆起,一张
樱桃小嘴仿佛是上天的神来之笔,安排在这张瓜子型的小脸上。
  此时,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眸中眼泪不住地在眼框内打着转,嘴角些微微抽泣
着。虽然,风衣包裹住了少妇的身体。但是,但是若隐若现的胸脯,却因为情绪
激动而随着抽泣起伏着。
  不过,双方的对视并没有多久,李志阳便将视线转向了原告席。看着对方在
那里心有不甘却又可无奈何,垂头丧气地收拾着桌面上的文件。眼神里充满着藐
视和不屑。
  听完法官的宣判,站在旁边的法警快步来到李志阳的身边。随着「咔~」地
一声,那副亮铮铮的手铐便被打开。
  「李先生,恭喜你!从现在起,您自由了。」法警收起手铐,面无表情地说
道。
  「谢谢!」李志阳面对法警微微一笑,身体略微弯下施了一个礼。法警回了
一个标准的军礼,便转身离开了。
  「刘检察长,您看: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李志阳目送法警离开后,双手不
时地交换着搓弄着被手铐铐住的地方,慢慢地向原告席走去。
  「李处长,别太得意。我总有机会让你再次面对人民的正义审判的。」原告
席上一个正在收拾着桌面上文件的年轻人,恶狠狠地说道。
  「小张,闭嘴!」一位中年人只是低头轻声地说了一句,刚才那个年轻人便
不再作声,闷着头在一边气呼呼地收拾着。不用介绍,便知道这位就是李志阳所
说的刘检察长。
  「李处长,年轻人火气大。您别介意!」刘检察长抬起头,微笑着对李志阳
说道。
  「不敢!不敢!刘检察长,感谢这三个月对李某人的关照啊。」李志阳微笑
着说道,不过语气却充斥着不满。
  「李处长,我们也是照章办事。这个过程中,可能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
多多谅解!」刘检察长站在那里,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谅解,肯定谅解!不过,刘检察长您的恩。我可是都记着呢,如果哪一天
您落我手里。我也会照章办事,还请刘检察长到时也多多谅解喽。」李志阳看着
刘检察长的气势,心里充满着愤怒。便走近一些,恶狠狠地说道。
  「刘某要是做了有违法律法规的事情,自然会有国法制裁。到时,李处长照
章办事,刘某人绝对配合!」刘检察长依旧面无表情地说道。
  「好好好!刘检察长,我先谢谢了!各位,我有事先行一步了。各位领导,
后会无期。」正当李志阳和刘检察长在说话时,朱洁已经从观众席快步走了过来。
一把挽住李志阳的胳膊,李志阳看到这也不再多事,便阴阳怪气地抱了一个拳头,
拱手说道。
  刘检察长望着李志阳的背景,说不出的委屈。待李志阳走出一段距离,恶狠
狠地将手中的文件砸向桌面。旁边的人员一看这架势,知道刘检察长心里有憋气。
心里本来还压着的怒气,可却无可奈何只是默默地走过去将文件再次捡起,码好
后放在一边……
  而在法庭上发生的这一切,此时正通过监控,被一个黑影默默地注视着。当
黑影看到李志阳挽着朱洁走开后,随手拿起身边的一部红色电话,拔了一个号码
后对着话筒低沉地说道:「A计划可以启动了!」听筒里传来对方唯唯诺诺的回
道:「马上执行!」,听到回答黑影便将话筒轻轻地挂了上去……
               (一)浮梦
  吉凯纳酒店套房内,地板上凌乱摆放的男女衣物、几个被揉成团的纸巾。房
间空气里弥漫着男女交合后的精液味、汗味混合着房间原本消毒水的气味。给人
一种说不出来的暧昧的感觉。
  几番大战过后,此时半躺在床上的李志阳默默地点燃一根烟,慢慢地吸了起
来。扭头望着身边已经沉睡着的朱洁,心里有着太多的感慨。回想起自己的人生,
不由重重地抽了一口烟。
  李志阳本来是河天市市委办公室的主任,虽然只有34岁,可是却已经是享
受着正处级待遇的干部。他之所以能一路高升,靠的是市委书记熊书记。可是,
就在五个月前,熊书记竟然被中纪委巡视组问询。接着就是双规,随后就是双开
最后移交司法。
  做为铁杆粉丝的李志阳也受到波及,熊书记被抓的一个多月后,他也享受到
了双规的待遇。接下来的剧情,他应该就是双开后移交司法最后判个罪,老老实
实地呆在监狱里渡过余生。可是,奇怪的是:双规、双开结束以后,司法环节却
不如前面顺利。仿佛有如天助,先是关键证据莫名其妙地丢失,接着就是相关的
证词、证物也不知所踪。最后,法院的判处居然是无罪释放。这也就说明,李志
阳还有可能回到原来工作岗位,还能享受着处级的待遇。
  这三个月来,李志阳仿佛如在地狱。天天如履薄冰,每日里提心吊胆。俗话
说的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办公室主任这个岗位,本来就是迎来送往
的单位。其中的油水,那可不是一星半点。特别是,河天市做为吉阳省的省会。
光是招待费这一项,都是不言而喻的。
  李志阳自认为比起那些领导来说,自己贪的并不多。可是,现在的法律是你
哪怕是贪一分钱也是贪。出于自保,李志阳一口咬定自己并未贪污和挪用公款。
可是,毕竟纸是包不住火的。反贪局的刘检察长硬是零口供,将所有罪证收集到
位,硬生生地没收了李志阳的所有资产。当组织做出双开的决定以后,李志阳便
变得一厥不振没有了任何希望。
  但是,法院的一纸宣判,李志阳一下子又看到了希望。渡过了眼前的危机,
接下来的路怎么走?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朱洁并不是自己的原配,第一任老婆在他还是个小干事的时候,感觉李志阳
并没有太好的未来,在绿了他以后便跟着别人跑了。而朱洁却不一样,就在李志
阳人生最低潮的时候。出现在了他的生活中,有些狗血的是:两人的结合,却是
朱洁的主动追求。
  那个时候,朱洁是一所旅游学院的毕业生在李志阳的单位实习。因为是同一
个办公室,办公桌又是面对面坐着,李志阳对朱洁就像对待亲妹妹一样保护和包
容着她。无论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面都照顾有加。渐渐地,两人慢慢产生了一
丝情感。
  朱洁在实习期快结束时,向李志阳表达了自己的情感。出人意料地是:李志
阳拒绝了。朱洁虽然有心,李志阳也有意。可是李志阳当时还沉浸在痛苦中,他
没有办法去接受这位新人。照此下去,这段感情看似应该是不了了之。可是,老
天爷就是这样出人意料。
  就在朱洁回学校的那天,朱洁乘坐的车辆居然发生车祸。李志阳是第一批赶
到现场的工作人员,看到倒在车辆残骸中的朱洁。不顾一切地将她送到最近的医
院,最终保住了朱洁的性命。当然,也因为他的擅离工作岗位,差点被单位除名。
好在当时有舆论的报道,反而升职加薪调离了原来的一线岗位。当朱洁清醒过来,
第一件事情便是向李志阳求婚。李志阳再也无法拒绝,俩人就在朱洁病好后办理
了结婚手续。
  结婚后,李志阳的工作和生活仿佛开了挂。在工作上,很快认识了当时还是
县长的熊书记,因为跟对了人。别人要20年才能完成的事情,他仅仅只花了8
年,便从一个股级干部升到了处级办公室主任。几乎是四年一升,速度比坐火箭
还快。
  得益于自己的升迁,很快的李志阳发现自己的生活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先
是财产几乎是成几何方式增长。以前每个月都是眼巴巴地等着月初的工资,慢慢
地工资对于他而言,变得根本就是可有可无。随后,家里的各类优惠券、烟酒以
及说不出来的礼品渐渐堆满起来。无奈,为了保管这些物品他只能在市郊购买了
一套别墅。随后,又陆陆续续地购买了几套商品房。当然,为了掩人耳目都是用
的家人名义。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朱洁也随着李志阳的升迁,而慢慢从一家私企的
小职员,调到了事业单位当了一个小主管。日子对于李志阳来说,就像生活在梦
境中一般。
               (二)选择
  在这一场梦中,在每天生活的记忆里满是斛光交错、灯红酒绿。直到刘检察
长带着人来到李志阳的办公室,当众宣布对其双规时,这场梦就这样醒了。
  从天堂到地狱,仅仅是一秒钟的时间。接着,就是无边无尽的询问和交待材
料。李志阳拒绝回答一切关于自己的事情,可是在铁一样的事实面前,除了无助
的祈祷就只剩下无力的辩护。
  就在李志阳被双开以后,朱洁也受到停薪留职的处罚。随后,检察院查封了
李志阳所有不法来源的财物,包括那些在家人名下的房产。仅仅只给朱洁留下了
一套廉租房,还有经过计算公式预计的一笔费用。
  短短三个月的变化,李志阳虽然恢复了自由。可是,却已经变得是一无所有。
再加上在审查期间的压力,虽然还没有一夜白头。可是,明明三十多岁的人,看
起来就像一个50多岁的小老头,身体也大不如前。
  一支香烟慢慢地在李志阳的指间燃尽,随着烟雾散去。过去的种种便已经成
了过眼烟云,接下来就是要如何再次东山再起?想到这里,李志阳又点起了一根
香烟。
  熊书记是指望不上了,已经证实了他移交司法后已经在走审判流程了。明确
地说,这辈子的政治生命已经终止了。
  市委的几位副书记呢?平时除了工作上的交集,根本没有什么私交。如果说
私交的话,几位副书记中,只有谢副书记还有一点。可是,谢副书记马上就要退
休了。都说,脱毛的凤凰不如鸡。人走茶凉,这里的油水肯定是捞不到多少。
  思来想去,如果眼光只是放在市委,肯定没什么位置。为什么不在市政府想
想办法呢?领导岗位是别想了,可是自己毕竟这个级别已经这么高了。工作岗位
上面,似乎又不好安排。想到这里,李志阳现在有些痛恨自己的级别出来。原来
一心想往上爬,现在倒好,级别越高反而越不好安排。
  市政府里面,李市长和自己倒是有一些交集。上次,市里面几个工程还是通
过自己上报给熊书记批复下来的,多少有些交情在那里!单副市长的小舅子从协
警调成民警的事情,也是通过自己找的公安厅王厅长去办理的。还有市政协的陈
副主席,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还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将这些事情全部压了下去。
还有市档案局的林局长儿子酒驾的事情……
  李志阳越想越兴奋,没想到自己当年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市政府的那些大佬
们,看着一个个道貌岸然的,谁的屁股后面不是一堆不清不楚的破事。自己当年
跟着熊书记,这些个破事都逃不过做为熊书记影子的自己。
  不过,话又说回来:知道的太多,又犯了官场大忌。现在自己是虎落平阳,
谁能保证那些个官员面上笑脸,背后不给你捅刀子呢?做为一个没有了后台的影
子,主人都没有了这影子还有存在的理由吗?想到这里,李志阳感觉到后背一阵
发凉。
  从兴奋到恐惧,李志阳对于官场越来越失望。那就不混官场了吧,商场怎么
样呢?想当年,那么多的大公司聘请自己出现企业顾问。因为国家禁止公务员从
事商业活动的规定,最后只好作罢。但是,那些聘请自己的公司依旧每月还是打
给自己一笔不菲的顾问费,现在走投无路了不正是一个机会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自从自己被双规以后,这些企业哪一家不是躲得远远的?
以前的顾问费也都断了。商人重利,自己这样一个无权无职的小人物。这些企业
会接收吗?就算接收了,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呢?如此想来,商场也没办法混下去。
  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接下来,自己应该怎么办呢?李志阳没有想到,混
到今天自己居然都无法在这座城市混下去了。那现在能做的,就是先暂时离开这
座城市,再做打算。对!先离开这座城市再说。
  想到这里,李志阳将手中的烟头狠狠在烟灰缸里摁灭。苍白的脸庞,因为激
动而有些变形。
  李志阳的内心里突然问道:那去哪里呢?
               (三)追随
  李志阳扭过头,望着沉睡的朱洁。此时的朱洁不知道梦到了什么,侧躺在床
上,双手合十枕在头下,淡淡红晕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李志阳内心里充满了歉
意,没想到自己居然现在连这座城市都呆不去了。就是要委屈朱洁了,跟着自己
吃苦。离婚,对!与朱洁离婚。让她有一个更好的归宿,这样一来总比跟着自己
吃苦好。
  想到这里,李志阳不由得悲从心来。鼻子一酸,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李志阳赶忙拿衣袖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又连续做了几次深呼吸,
总算将这种悲伤压了下去。
  情绪稳定一些后,李志阳侧过身子,面对着朱洁。脸上带着一丝苦笑,眼神
里充满着爱意,用右手轻抚了几下朱洁的脸颊。就像一位慈父,在抚摸着自己的
孩子一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志阳悄悄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蹑手蹑脚地将地上自己
的衣物捡起来,轻轻地穿戴整齐。又在床头柜上拿起铅笔和便签,快速地书写起
来。不多会,便留下了一张字条。
  李志阳恋恋不舍地再望了朱洁一眼,便头也不回地蹑手蹑脚往门外走去。正
当李志阳右手抓到门锁时,突然感觉到腰部被一双手抱住。
  「你就真忍心我一个人?」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带着呜咽。
  「我……你醒了?」李志阳不由得抽回放在门锁的手,呆站在那里,背对着
朱洁。但是,从慌乱到淡定只用了一瞬间。
  「你不要我了吗?」朱洁并没有回答李志阳,而是继续呜咽着问道。
  「怎么可能呢?傻瓜。」李志阳转过身,面对着朱洁温柔地说道。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朱洁挥了挥手上的纸条,问道。
  「我……我是不想连累你!」李志阳看着朱洁手上的纸条,低下了头弱弱地
说道。
  「什么叫连累?我的命都是你的,还怕什么连累吗?」朱洁哭着说道。
  「不是,我……」李志阳听到这里,竟然一时语塞。
  「如果我怕连累,你在进去的时候我就离开你了,还等你干吗?如果我怕连
累,顶着那么多的风言风语,还能坚持到现在吗?呜~」朱洁越说越激动,情绪
一下子失控,大哭起来。
  「洁!」李志阳看到朱洁痛哭起来,却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呆站在那里,
手足无措。
  「我什么都可以没有,但是!我不能没有你。志阳,答应我永远都不要离开
我。好吗?我怕,我好怕失去你。」朱洁哭了一会,断断续续地说道。
  「好好好,我不离开你!我答应你:永远不离开你。我发誓,如果有违背:
五雷轰顶,不得好…呜…」李志阳听到朱洁的哭诉,心里更是舍不得。便当着朱
洁的面对天发誓,却被朱洁一手给挡住了。
  「你要好好的活着,就是死也不能在我前面。懂嘛~」朱洁看到李志阳的样
子感觉又好气又好笑,不由得破涕为笑,娇嗔道。
  「听领导的!一定好好活着。洁,你能不能先披件衣服。小心感冒了!」李
志阳将朱洁一把搂在怀里,正在说话间才发现朱洁刚才追出来时,由于太急促连
衣服也没有穿。
  「都怪你!哼。」朱洁这时才发现自己还是一丝不挂,不由得脸红起来。
  「是是是!怪我,怪我!来,先把老公的衣服披上。咱们回床上去!」李志
阳一面放开朱洁,一面迅速地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朱洁的身上。
  「老公,人家要抱抱!」朱洁披上李志阳的外套,心里不由得一暖,撒娇道。
  「好好好,爱的抱抱!」李志阳笑着回答着,便给朱洁一个公主抱。
  「哎呦~」还没有将朱洁抱起来,李志阳就感觉到眼前一黑。带着朱洁,两
人一头就栽到地板上。
  「啊~老公!你醒醒~老公!你醒醒~」朱洁从地板上面爬了起来,从一开
始的惊慌中反应过来,发现李志阳全身无力地趴在地板上。不由得大惊,不停地
推动着李志阳的身体。
  「没事!老婆,我没事。就是太累了!」李志阳趴在地上,有气无力地说道。
  「老公,你这是怎么了?你不要吓我。」朱洁又开始呜咽起来。
  「我真的~真的没事。这段时间压力太大了,身体有些吃不消。你让我就在
这里趴一会,就会好的。不要紧~别哭~媳妇!」李志阳虽然自己也不知道是什
么情况,但是不想朱洁太担心,玩笑着安慰朱洁起来。
  「老公!那你起来。要躺也要躺到床上去~来!我扶你。」朱洁太了解李志
阳了,越说没事越是感觉有问题,便要试探着说道。
  「嗯呢!」李志阳知道朱洁这是试探,尽管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
为了不让朱洁担心。只好强打精神,伸出右手放在朱洁的手上。
  「老公!慢点起来,小心点。」朱洁接住李志阳右手,然后,趴下身子一把
钻到李志阳的腋下。使出全身的力气,将李志阳顶了上来。
  「老婆!小心一点。」李志阳有些心疼朱洁,暗暗地也使出吃奶的力气。总
算在朱洁的努力上,站直了身子。
  「没事,老公。你小心一点,慢慢走。」朱洁已经被累得满头大汗,却对着
李志阳温柔地说道。
  李志阳就这样在朱洁的搀扶下,踉踉跄跄地走到床边躺了下去。
  「老公!你这是怎么了?」朱洁伺候着李志阳躺好,安顿好后焦急地问道。
  「没什么,可能是在里面压力太大了,身体有些吃不消。再加上,刚才你又
要了三次,我这体力。是吧!」李志阳笑着安慰朱洁道。
  「贫嘴!老公,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朱洁并没有因为李志阳的安慰而安
心,担心地问道。
  「真的没事,放心吧!只要好好的养一下身子就可以了。」李志阳摇了摇头,
轻声地说道。
  「那行,我听老公的。如果实在撑不住了,那你一定要听我的话,去医院检
查一下。」朱洁看到李志阳这么坚决,只好作罢。
  「行,听老婆的!」李志阳点点头,他现在还是感觉眼前有很多的星星,头
也有些晕乎乎的。
  「对了,老公!你说咱们不能再呆在这里了。为什么?」朱洁看着表面无事
的李志阳,突然问道。
  「老婆,我在原来的位置上。知道那么多商场、官场的事情。现在没有了后
台的支持,无论哪一方,对我都是欲除之而后快。所以,这里咱们是呆不下去了,
只能去其他地方看看了。」李志阳面无表情地说道。
  「那想好去哪里了吗?」朱洁理解李志阳的担心,便又多问了一句。
  「一开始没有想好,刚才被你这么一折腾,想好了!先去南方。经济发达的
地区,政府的职能就弱。经济不发达的地区,政府的职能就强。」李志阳不紧不
慢地说道。
  「那我们去了南方,能做什么?」朱洁又问道。
  「进厂打工,自己做点小生意都可以。」李志阳笑着说道。
  「好,我听老公的!不过,现在呢,老公您要听我的。好好休息,保养好身
体哦!」朱洁笑着说道。
  「嗯嗯~」李志阳点头笑道,不一会的功夫便睡着了。
              (未完待续)
上一篇:【北漂小凡在北京的性事】(01)
下一篇:【岛屿上的圈套】(27-28)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