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走向绿帽深渊】(51-54)

               第五十一章
  「哈哈哈!」孙强看着妻子的蜜穴,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好像是发现了令
他非常非常感兴趣的东西一样。不说是我,就连屋内的五位摄影师顿时也被这阵
狂笑声给镇住了。
  「极品啊!这才是极品啊!不愧是女王陛下,哈哈哈,真是赚到了,这……」
  孙强吞咽了一口唾沫,喉部咕咚一声:「这真是太完美了,标准的海葵啊!」
  原来这个眼光毒辣的老家伙已经看出来妻子的蜜穴属于难得一见的名器了,
所以才显得这般疯狂。他的模样十分激动,喃喃自语好一阵子。
  「不过真是可惜啊……」孙强扶着妻子的大腿,摇了摇头道。
  可惜是什么意思?难道妻子的蜜穴有哪里不好吗?我不禁疑惑起来。
  孙强没有去吞舔妻子的蜜穴,就像刚才他没有去亲吻妻子的嘴唇一样,他只
是看了好久。
  他深深喘了一大口气,似乎要镇定一下,紧接着,他把妻子翻了个身。
  那美丽的曲线更加诱惑动人,孙强伸出颤抖的手从妻子的脖颈处,一直抚摸
到那挺巧的臀瓣位置,他的动作很轻柔,就像是在抚摸一件珍贵的玉器一般。
  他把脸深深的埋在妻子的美背上,然后不停地亲吻摩挲,非常用心的感受女
王带给他的一丝温暖,带给他的一缕芬芳。我甚至都能听到他的脸与妻子美背的
摩擦声。
  渐渐地,他开始往下方游走,来到妻子的美尻处。他开始像刚才对待妻子的
乳房那样揉捏起了这对完美的臀瓣,妻子的臀瓣是那么的温软挺翘,孙强时不时
地伸出手指在上面按、捏,甚至还轻轻地拍几下。
  妻子把头深深的埋入下方的床垫,此时的她肯定无法忍受孙强加注在她身上
的侮辱,她浑身颤抖着,面对这一切她根本无可奈何。
  下一刻,孙强伸出舌头在上面慢慢地舔舐,随后竟然啃咬起来。
  妻子顿时死死地抓着床垫,我知道她现在肯定在忍,拼命地忍,不能让自己
叫出声来。
  这一瞬间,我胯下的肉棒简直快要爆炸了,我一把握住粗大的阳物,想就这
样打飞机发泄,可我又愣住了,我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妻子?
  她受到这般侮辱,而我却在办公室里面看着她的录像打飞机,我怎么能原谅
我自己。
  「混蛋啊!」我猛地大吼一声,站起身来,我要找到孙强那个老王八蛋,我
要狠狠地揍他,我要打死他!
  这时,视频里,孙强突然停下了动作,也不知他是不是听到了我的怒骂声。
  只见他伏在妻子的耳边说了什么,然后起身穿好衣服,坐到一旁深深的喘起
气来。
  妻子握了握拳头,也翻身穿起衣服,然后目光呆滞,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这是怎么回事?看到这一幕,我愣住了。
  孙强竟然没有再对妻子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想无论
是哪个男人,他面对妻子的肉体,难道瞬间就没有了欲望吗?或者说色心已动,
性欲高涨的时刻,怎么可能收得起来呢?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不知为何,我看到这一切,心里在为妻子感到庆幸的同时,竟还有一丝遗憾。
另外的一个我仿佛一直在内心深处作祟,为什么妻子没有被孙强彻底占有呢?
  不过,我看到孙强裆部依旧撑起来的帐篷,马上否认了刚才的猜想,他是生
生地憋回去的,其实此刻的他应该极为难受,我不得不佩服他的忍耐性,面对妻
子这样的女神,一位尊贵女王,能守得住自己的色心,还真是太难得了!
  这时,那位呵斥妻子的摄影师走到孙强面前,道:「孙董,你怎么没有……
是不是她太不开眼了,扰了您的兴致?」
  孙强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摆了摆手:「没有,就是还不够啊!」
  「孙董的意思是……」摄影师有些疑惑。
  「我是说调教的还不够啊!」孙强语气中带着遗憾与惋惜道。
  「孙董,这一段时间大家也都是尽了心尽了力的,说实话,都不容易啊。」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们的付出我也是看在眼里的,我并没有责怪你们的意
思。我只是有些感慨啊,这个女人……」孙强摇了摇头,「不简单呐……」
  「孙董,你的意思是她不会这么轻易地屈服?」摄影师皱了皱眉头问道。
  「屈服?哈,刚才的情况你又不是没看到,她什么态度?从始至终,高冷女
王范,无论我怎么着她都一声不吭,说实话,我要是她,我早就受不了了,哭着
喊着求着对方插我!可是她呢……唉。」
  孙强长叹了一口气,他把头撇向一边,像是生起了闷气,觉得自己这段时间
的努力全都白费了一样。
  那位摄影师脸上好像也有些挂不住了,尴尬道:「孙强,那依你看,我们该
怎么办?」
  「怎么办……」孙强眼珠转了转,「我们可以改变她的气质,她的形象,她
外在的一切东西,都好办,唯独她的心!难办啊!」
  「孙董是指杨小姐她……」
  「这个女人深爱着她的丈夫啊!」孙强感慨道。
  「孙董,我说句不敬的话,你刚才怎么就不把她给上了,女人嘛,都是感性
的动物,你把她给上了,搂在怀里哄哄不就搞定了,还……」
  「放你的狗屁!」
  孙强猛地呵斥道,吓得这摄影师猛地打了一个激灵。
  「我要是那样的话,早在见到她的第一天随便耍点手段,就直接把她上了,
她的老公我压根就没有放在眼里,可我要的是这些吗?我还费那么大的心思和精
力干嘛?你看看你们这几个废物,不长脑子的东西!」孙强指着五个摄影师毫不
留情地骂道。
  「再说了,我现在就是想,也不能这么做!我今天仅仅是例行检查,这个女
人可不是我能享用的啊!」
  「孙董,你不把这个女人留给自己吗?」摄影师疑惑道。
  「唉,我也想,可是我不能那么做,上面马上就要出变动了,我还要留着她
做最珍贵的礼物啊!」孙强站起身来在房间内踱步,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孙董,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要加快动作了,不过这件事也不能太着急,这个女人意志力不是一般的坚
强,说实话,刚才看她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我都有些不忍心了。不过越是这样
越是宝贵,等下我去找小玉谈谈,看她有什么计策没有。对了,那个小婷调教的
怎么样了?」
  「您放心,小婷已经是没有问题了,活脱的小淫娃一个。」摄影师淫笑一声。
  「好!这样,你安排一下那几位,就说明天我请他们到这儿看戏。」
  「明白!」
               第五十二章
  视频终于结束了,我瘫坐在椅子上,脑子里已是一片混乱。
  孙强那句话久久的回荡在我的耳畔:「这个女人深爱着她的丈夫啊!」
  妻子深爱着我,可我呢?我又对她做了什么?我深爱她吗?我除了会这么呆
看着她忍受他人的侮辱和猥亵,除了看着她的录像打飞机,我还能做什么?
  而且就在刚才,我犯下了一件最对不住妻子的事情,我强暴了自己的秘书张
爱英。
  我出轨了,我不知道今后我该如何面对妻子。
  想到早上她还温柔地为我整理衣领,帮我重新系上领带,嘱咐我路上当心。
  我怎么有脸再去见她呢?还有小英,天啊,我该怎么办呢?
  我双手揪住头发,痛苦的闭上了双眼,或许酒精还留有余劲,头依然感到疼
痛。
  「咔」,门打开了。
  张爱英红肿着双眼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张纸。
  「小英……」我抬起头看着她,一时无语。
  她的双眼也注视着我,只是脸上再没有了平时的微笑。
  我们就这样彼此对视了好一阵,她嘴唇蠕动了一下,将手里的纸张放在我的
面前。
  「请您批准……」她低声道。
  辞职报告!
  我看到纸张上四个娟秀的字,一时呆住了。
  「小英,我……」
  「方总!」张爱英打断了我的话,嘴角上翘,露出一个的凄美笑容。
  「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明白你只是一时冲动而已,我不怪你,要怪也只能
怪我自己。我们都是成年人,也都是有家室的人,我们没有可能的。」
  「小英,你先冷静,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不对,我对不起你。我知道我现在说
什么你可能也听不进去,给你任何的赔偿也弥补不了我的过错。小英,我只求你
一件事,先不要辞职好吗?有什么事我们慢慢在再想办法。」
  「不辞职?那你要我做什么?在办公室里随时满足你的欲望吗?」她冷笑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你放心!」她再次打断了我的话,「这件事我不会跟任何人讲的,更不会
对杨姐说一个字,我已经对不住她了!」
  「小英,如果你辞职了,你要去哪里?」我问道。
  「可能……离开吧,离开这个城市。」她淡淡一笑道,只是这笑里面包含了
许多苦楚。
  「那……你丈夫呢?」
  「你不要再问了!」她猛地吼叫道,而后缓缓蹲下身来,「不要再问了……」
  很快,她恢复了平静,抹了一下脸上的泪痕:「请您批准,算我求你了!」
  我自知再也劝不住她,只能提笔签下自己的名字,平时签了无数次的字,而
此刻,显得无比沉重。多好的一位姑娘,我就这么把她给糟蹋了。
  「谢谢……」张爱英看到我签完字,对我鞠了一躬,伸手去拿纸张。
  「等等!」我猛地抓住了她的手腕,我扫到了辞职报告上的一行字。
  「你干什么,放开我!」她使劲抽回手腕。
  「你……你要现在就离开吗?」我看着她问道。
  张爱英揉了一下手腕:「是啊,我写的很明白了,我要现在就走,而不是一
个月以后。」
  而后,她怕我反悔,又补充了一句:「你已经签过字了的。」
  「你!」不知为何,我恨不得马上撕碎了这张辞职报告。
  但是我没有任何的理由,也找不到任何的借口。我心里不希望她离开,虽然
犯错是无心的,可毕竟有了肌肤之亲,那种关系实在太过微妙,再有我们两人也
算是朝夕相处,一起工作半年了,我也是看着这个女孩一点一滴成长起来的。可
现在,她突然要离我而去,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张爱英见我一言不发,也可能怕我冲动之下把辞职报告给撕了,急忙拿了回
去,放入一旁的档案柜里。
  「方总,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栽培和信赖,祝你以后的事业更上一层楼,
谢谢你!」
  她再次对我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我听到「咔」的一声响,门关上了,我的心也跟着一颤。
  这个与我共事半年的女孩,就这么走了,或许以后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沙发和茶几上仍是一片狼藉,尤其是沙发上面那斑斑的白色痕迹,让我内心
充满了无限的愧疚与悔恨。
  「嗡嗡」V 信提示音响起。我拿起手机一看,是群里传来的消息。
  群主发的消息!我赶忙划开屏幕。
  独守空巷:「以后再有上传露脸照片与视频者,一律请出本群,永久拉黑!」
  「这是怎么了,谁惹得群主发怒了?」
  「露脸的照片和视频?谁上传的,私聊发我看看呗!」
  群里顿时炸开了锅,一连串的消息刷起了屏。
  这个独守空巷究竟是谁?她给我发了妻子的视频后,没有说一句话,还有昨
天的DVD ,这两者究竟存在何种关系?难道说群主就是那张DVD 的发件人?
  我赶紧点开独守空巷的聊天窗口,发信息道:「请问群主大大,你究竟是谁,
给我这种视频是什么意思?」
  我紧盯着屏幕,期待着她的回复。
  可是过了很久,居然一点儿反应也没有,而且群里除了刚才那句警告的话之
外,也再没有任何的动静,仿佛沉寂大海一般。
  我又想起了淫妻,当初群主问我是怎么加入群里的,我说是淫妻推荐的,她
好像和淫妻挺熟的样子。
  一念及此,我又给淫妻发送消息:「问一下,群主独守空巷你认识吗?」
  很快,淫妻传来消息:「不太熟,怎么了?」
  「哦,有件事情想问问她,也不回我信息。」
  「我只知道她好像是个女人,不过不敢确定。说话也不多,性格挺冷的样子。」
  「那你丈夫身为管理员也不清楚吗?」我又问道。
  「群里没有人知道群主身份的,不过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
  「什么事?」
  「还是去年发生的事情,群里有个男人叫嚣着让群主爆照发自拍视频,群主
压根就没有搭理他,他就开始出言不逊,说什么群主可能是白莲花之类的,总之
说出来的话特别难听,最后直接被请出去了。后来,我听群里的一位老管理员,
就是建群时候的元老,私聊说那个男人好像在现实中被人阉了,也不知道是真是
假。」
  「反正从那以后,除了一些重要的事情外,好像就没有人再敢和群主搭话了,
几位管理员也都不知道群主的具体情况。不过这么久了,除了个人原因,基本上
没有人因为群主的事退群的,整体氛围还是很和谐的。」
  还有这样的事,这个独守空巷还真是显得有几分神秘啊。
  就在这时,独守空巷传来了消息,回复道:「不好意思,发错了!」
               第五十三章
  什么,发错了?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鬼话吗?
  我立即发消息道:「朋友,你是不是认识视频里的人?还是知道我?」
  我只觉得这个独守空巷肯定是知道关于我的事情,只是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会不会就是生活在我身边的某个人?
  独守空巷没有再给我任何的回复,又恢复到了沉寂潜水的状态。一直到晚上
下班,期间我又给她发了几条消息,仍旧没有等到一点回应。
  我默默地整理好办公桌上的文件,又把房间打扫收拾干净。我没有像往常一
样关灯走人,我害怕,害怕我做的事情被妻子知道,虽然我的担心可能是多余的,
但是我心中的罪恶感越来越深,等妻子回来,我又要如何面对她?
  按理说,我看到了妻子被猥亵的录像,心理应该有些平衡才对,但是这种心
理平衡岂不是太过荒唐了吗?退一万步讲,即便是妻子出轨在先,我可以向她提
出离婚,也绝对没有任何的理由让自己再出轨,因为我如果心存报复或者寻求心
理平衡,那就不算是个正常人了,那样的婚姻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再者说,任谁都能看出来,妻子完全是被胁迫的,根本不是自愿被他人玩弄
的。我又有何理由指责她?现在我还有一个疑问,妻子是如何被胁迫的?我想到
了之前的偷拍视频,裙底偷拍、试衣间换衣偷拍等,难道是因为这些视频吗?
  我总感觉妻子不像是能被这些东西威胁到的人,虽然她骨子里很传统保守,
也比较要面子,对于这些东西自然是非常排斥的。一般来讲,针对这类的女人,
偷拍到她们的裸体,哪怕是比较暴露的情景,威胁她们的话,大都会乖乖听话。
  然而对于妻子来讲,她有一个这类女人所不具备的特点,那就是她的高冷不
可侵犯,她有那种特殊的气场,如果真有人壮着胆子拿偷拍到的裸照要挟妻子,
并扬言要散播什么的,那无疑是自讨苦吃,我相信以妻子的性格,绝对会当场甩
给他一巴掌,然后当场报警,并且会把这种事告诉我。
  这样分析的话,妻子又是怎么被天娱公司还有那个谢涛给胁迫的呢?从视频
来看,谢涛十有八九和天娱公司有着某种联系,毕竟像他这样的国企里的领导,
和其他公司的高层有来往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就像是和他称兄道弟的吴局长。
  小玉!我顿时想到了这个名字,从去天娱公司的第一天起,我便知道了这个
女人,但一直到现在我还没有见过她。谢涛提到过这个名字,当他说到小玉的时
候,妻子明显很紧张,甚至很害怕这个女人,而且听孙强那个老王八蛋说过,她
还专门指导过妻子。
  这个女人会是谁呢?妻子会有什么把柄落在她的手中吗?一时间,我对小玉
这个女人产生了极大地兴趣,能够威胁到我妻子的她,会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呢?
  就在我想着这些问题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不是V 信,而是有人来电,从
号码上来看应该还是打的公共电话。
  「喂,你好。」我接起电话道。
  「南哥是你吗?」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语调听起来十分低沉。
  「你是……」我感觉这个声音有几分熟悉。
  「是我,周立鸣。」对方回应道。
  什么,居然是他!我内心的无名火腾地一下窜了起来,这个混蛋小子失踪了
这么久,才给我来电话,最可笑的是他还敢给我打电话!如果不是这个混蛋,我
的妻子怎么会被人胁迫,怎么会落到这般田地?这个王八蛋!
  「周立鸣,你他妈的还敢跟我来电话,我……」
  「南哥!」他猛喊了一嗓子打断了我的骂声。
  「南哥,我知道自己不是人,我对不住你,但是现在请你听我说……」
  「滚!你坑害老子,现在还想让我听你这个王八蛋的话,你他妈做梦!你在
哪儿,我要弄死你这个混蛋!」我咬牙切齿道。
  「南哥,你要骂我什么我都认了,我现在就求你听我一句劝。你今天无论如
何也要带着嫂子离开XX市,你们夫妻二人远走高飞。」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愣了一下问道。
  「总之你们不要再待在XX市了,也永远不要再回来了。听明白了吗?我先挂
了!」
  他的语气显得有些慌乱,仿佛是在偷着躲着跟我通的电话。
  「周立鸣,你把话给我讲清楚了,到底怎么回事?你什么意思?喂?喂!」
  里面传出忙音,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这个王八蛋!」我顿时有种想把手机砸了的冲动。
  周立鸣突然出现,还给我打了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让我赶紧带着妻子离开
本市,远走高飞,究竟是什么意思?刚才只顾得发火,没有问出来他身在何处。
  我现在真是连思考的力气都快没了,一大串的疑问交织在一起,仿佛拧成了
一个巨大的死结。周立鸣的语气听上去很慌乱,像是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根本不在乎我骂他的话有多么的难听,一直在劝我赶紧走。
  可是我又怎么走,这里还有我的事业,妻子也还在这里工作,毕业后我们就
扎根在这里,买房买车,突然之间让我们离开,也太莫名其妙了。
  我又尝试着给那个公用电话打了过去,几秒过后,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喂,找谁?」这女人的声音听上去有几分沙哑。
  「哦,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你找谁?」对方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找周立鸣,他……」
  「对不起,我们这儿没有这号人,你打错了。」对方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我看着手机屏幕,摇了摇头,看来还真是公用电话,我又翻到以前记录的周
立鸣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可打了好几次里面都传出对方已关机的提示音。
  我悻悻地收起了手机……
  当我到家后,我发现妻子已经回来了,而且正在厨房忙碌着。今天可真是奇
怪了,居然回来的这么早。
  就在我踏入厨房的时候,我内心顿时感到一阵发冷,在办公室里强暴张爱英
的画面又浮现在我的眼前。老婆,我对不住你啊,唉……
  「怎么了,发什么呆?吃饭了。」轻柔的话语在我耳边响起。
  我赶紧回过神来,只见妻子将一盘盘的饭菜摆在桌上,她做了好多菜。
  「老婆,怎么做那么多的菜?」我强行对她笑道。
  「你的项目不是进展的很顺利吗?恭喜你!」妻子从柜子里取出一瓶红酒给
我倒上。
  又是酒……
  我顿时僵在了那里,就因为一瓶酒,我做出了最对不起妻子的事情。
  「怎么了?」妻子察觉到我的异样。
  「哦,没事,我是觉得……你那么辛苦,回家来也不休息一下,一个人做那
么多菜。」
  「对了,也祝贺你,写真正式发行了。我的老婆马上就要成为名人了!」我
补充道。
  妻子脸色变了变,勉强笑了笑:「什么名人,别瞎说。赶紧吃饭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两人都各有心事,总之傍晚的气氛有些尴尬,好几
次我真的很想对妻子坦白我做下的出轨勾当,可我实在无法开口,我怕妻子伤心
欲绝,真的会跟我离婚,但是不告诉妻子,内心更觉得愧疚,这不是赤裸裸的欺
骗再加上隐瞒吗?
  我和妻子躺在床上,都没有入睡,两人的眼睛盯着天花板发呆。突然,我感
到妻子的有些冰凉的小手放在了我的手上,轻轻挠了一下。
  我侧头看向她:「想要了?」
  结婚这么久,我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对于房事,她是被动的,当她想要的时
候,她就会做出这样的小动作。
  只见她轻轻「嗯」了一声,脸颊绯红。
  我翻身压住她,看着她羞红的双颊,爱怜地抚摸了一下。
  可当我进入她的那片桃源洞抽动的时候,我又不禁想到了白天办公室里发生
的一切,张爱英满是泪痕的面容,和妻子尚在快感中的神情逐渐重叠在了一起。
  我的肉棒顿时失去了该有的硬度和粗长程度,变得疲软不堪,我缓缓地躺了
下来。
  妻子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失望的神情,双眼也透出些许哀怨来。
  「对不起……」我抚摸着妻子的玉乳道歉。
  妻子勉强一笑,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安慰道:「没关系啊,我知道你忙了
一天,太累了。」
  「我明天一定补上!」我吻着她的额头道。
  「嗯……」妻子乖巧地点点头,可失望的神情依旧没有消失。
  躺在床上的我看着已经熟睡的妻子,心里很不是滋味,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
妻子自慰的情景,不知道她以前是否这样做过,但是这一次,我实在是太对不住
她了,白天出轨,晚上还满足不了妻子的性欲,我还是个做丈夫的吗?还是个男
人吗?
  张爱英,这个小姑娘也不知道会去哪里,我不禁又想到了她那张微笑的面容,
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迷迷糊糊中,我走进了办公室,张爱英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笑靥如花。她
走到我面前搂住了我的脖颈,踮起脚尖,那双美好的唇瓣近在眼前。
  「小英!小英!」我紧紧地抱住她,使劲吻上了她的唇。
  不一时,我们两人早已不着寸缕,滚到了沙发上。一男一女就在这间办公室
内疯狂做爱。
  「咔」门被推开了,正在兴头上的我听到响声,抬起头来,发现妻子伫立在
门口处,她穿着那件黑色鱼尾裙,尊贵女王正满脸寒霜的看着我,那双眼睛无比
冰冷。
  「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她盯着我一字一顿道。
  这时,场景突变,办公室,小英全都不见了。
  「老公救我啊!」我听到妻子的呼救声,只见妻子身形急速下坠,跌入那万
丈深渊。
  「老婆!」我急忙跑过去,却看到背后猛地冲过去一个身影,他的速度远远
超过了我。
  只见这个男子伸出有力的大手,将妻子下坠的身体拉了回来。
  而下一刻,我看到男子将妻子拥入怀中,妻子也伸出玉臂环在了男子的腰上
……
  我猛地从梦中惊醒了,我大口喘着气,额头上全是冷汗。
  这时,我只感到一阵尿急,想去厕所,伸手一摸,旁边没有人,妻子呢?
  突然,我隐约听到了一丝呻吟声,好像是从洗手间里传来的,我轻轻走下床,
蹑手蹑脚地来到洗手间门口,门是虚掩着的,透过门缝,我看到妻子正坐在马桶
上。
  她的内裤褪到了膝盖处,一只手捂着嘴唇,另一只手则伸到了私处轻轻地动
着,只是双腿夹着看不到具体动作。她那双眸子变得迷离起来,神情却有些痛苦。
  看着道这一幕,我顿时呆住了。
  妻子她,在自慰……
  「唔……哼啊……」她发出阵阵呻吟声,不过由于捂住了嘴唇,再加上她本
身的抑制,所以声音很小。
  这时,我发现妻子的眼睛流下了两行清泪……
               第五十四章
  「小英,你来一下我办公室,帮我把材料发下去。」
  「方总……」电话里传来一个陌生女孩的声音。
  「你是?」
  「方总,张姐不是已经辞职了吗?」
  「哦,那你过来一下吧。」
  我回过神靠在椅背上。是啊,小英已经走了,可我一时间无法适应她离去的
感觉。一件事或是一个人,一旦形成习惯真是可怕,我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这么依赖小英了。
  待那个女孩来到办公室把材料拿走后,我的手机响了。
  又是独守空巷发来的消息,而且又是一个视频链接和一串解锁码,其他的没
有了。
  搞什么名堂?我打开电脑上的浏览器输入网页链接,打开了视频。
  这是在一个十分宽敞的房间里拍的,看拍摄的角度,应该还是来自摄像头。
这个房间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型影院,正中央的位置摆着三排座椅,而正前方则立
着一个环形幕,这个环形幕看起来十分宽大,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应该耗费了
不少的钱财。
  什么意思,让我看画中画不成?我这般想着。
  过了一会儿,只听见几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孙老弟,今天又请我们来看什么好戏啊?」
  「恕我先卖个关子,等下各位看了之后就明白了。」这是孙强那个老家伙的
声音。
  「好你个孙老弟,在我们面前你还故作神秘。」我听到像是有人拍肩膀的声
音。
  另外还有几个男人的说话声,不过有些杂乱,听不太真切。
  这时,视频里终于有人出现了。
  几个身穿休闲装的男人来到正中央的座位上,背对着镜头,看不到他们的脸。
  其中一个人的身形我很是熟悉,就是孙强那个老家伙,刚才没有听错,果然
是他!
  这难道也是在天娱公司里面吗?说话的声音再次传来。
  「哎,我说高区,咱们来这没什么问题吧?」
  「没事,我们都是随着孙老弟手下的班车来的,没人会注意的,放心吧。」
  「这我明白,我还不是怕被上面的发觉吗?」
  「行了张处,不是我说你,怎么胆子越来越小?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哈哈,你不知道,他不是怕上面,是怕他老婆,他可是有名的妻管严。」
  「哈哈哈!」屋里的几个人放声大笑起来。
  这时,我听到孙强开口道:「各位今天肯来鄙人这里做客,也是给足了我孙
某人的面子,接下来我请大伙欣赏一出好戏,待会儿啊,还有盛宴给大家享用。」
  「哟,这听上去有点儿意思,就是不知道孙老弟所说的好戏品级何等啊?」
  孙强只是笑了两声,没有明说。
  房间突然由亮变暗,正前方的环形幕上出现了一个绝美的画面。
  画面的正中央,是个一个高高的圆形舞台,舞台并不大,但是非常华美,台
子的四周正在往外喷出细细的水柱,台子的四周布满了花花草草,随着灯光特效
的升华,一时难辨真假。
  一阵悠扬的音乐响起,圆形舞台开始出现变化,从最初的亮白逐渐过渡到漆
黑状态。
  这时,只听「啪」的一声,似乎是开关启动的响声,漆黑的舞台再次亮了起
来。
  「哦!」屋里的人,还有看视频的我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惊呼。
  只见圆形舞台上竟然出现了两个年轻女子,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左右的年龄,
我定睛一看,这还是一对双胞胎姐妹!
  这对双胞胎姐妹分别穿着一黑一白的鱼尾连衣长裙,这两个女子被置入一个
大大的圆形盘子里面,这个大大的盘子上面雕着青花瓷的纹饰,这个画面看起来
十分典雅,色彩搭配也非常棒。
  不过让我感到有些奇怪的是这两个女子的姿势,很是奇妙。两人的位置一上
一下,她们的姿势都是相同,线条呈弯曲状,双臂紧贴在一起,抱着双拳作祷告
状,头部则对着彼此的胸部位置,看起来就像是在玩侧卧式69. 「这不是阴阳鱼
吗?」一个男人不禁喊道,声音中还带着一丝惊喜。
  「王局长好眼力!这正是太极阴阳鱼。」孙强笑道。
  「孙老弟,你行啊,从哪儿找来的这么一对双胞胎姐妹,极品啊!」那个高
区长赞叹道。
  「嗨,这只是开胃小菜而已,高区稍安勿躁。」
  这时,画面再起变化,圆形舞台缓缓地转动起来,盘子和盘子里面的人也跟
着慢慢旋转,却见这对双胞胎身上的衣服正在逐渐消失。
  看到这一幕,几个男人又发出惊呼声。
  这是怎么回事?我仔细观察起来,才发现原来这对双胞胎美女的身上压根就
没有穿什么衣服,连胸罩和内裤都没有穿,完全的裸体,刚才的衣服只不过是灯
光特效罢了。
  这天娱公司还真有一套,这样的艺术写真也能玩的出来。
  此刻,双胞胎美女失去了灯光特效的掩盖,已是赤身裸体,两条白嫩嫩的身
躯就这么呈现在青花瓷盘子里,那两对玉乳上的殷红,三角区域的黑毛都看的一
清二楚,还真是盛宴啊!
  我看到那几个欣赏盛宴的男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甚至已经有人摸上了自
己裆部的位置。孙强自然也是发现了这一点,只见他摆了摆手。
  「各位,稍安勿躁,好戏好在后头呢。」他笑道。
  这时,只见那个大大的青花瓷盘子竟然从中间断开,也将里面的两位美女分
隔开来,并缓缓地向左右两边转去,最终在舞台的边缘停了下来。
  我不由瞪大了双眼,这是真的盘子还是假的?难道是灯光特效,看起来并不
像啊,而且上面居然没有一丝裂纹!
  盘子分开后,露出的舞台再起变化,又是刚才那一套,从明到暗,紧接着由
暗转明。
  一个绝世美女,忽明忽暗,隐约出现在舞台的正中央,她和之前的那对双胞
胎一样,躺在一个盘子里,不过这个盘子是纯白色的,上面没有任何花纹装饰。
  她不像刚才的双胞胎那样侧卧,而是正对着镜头的,她的一条腿伸直,另一
条腿呈弯曲状,一条玉臂放在了额头处,姿态十分撩人。
  终于,那忽明忽暗的灯光特效消失了。
  「这……」我看到那女子的容貌,不由得呆住了。
  这不是妻子吗?!
上一篇:【小雯SM初体验】(01-02)
下一篇:【玉儿的AV女优生活】(17)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