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诗晴前传】(200-201)

             诗晴前传200章
  张宏宇主动过来慷慨解囊,我非常感激。我说:「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我先给你写一张欠条吧,一共是多少钱?」,他坚决不让。
  我说:「毕竟数目这么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清,这样彼此都安心。」,
他笑着说:「我信得过你,千万不要着急还,不还也没事。」我说:「那怎么能
行,我和我爸一样,欠了别人的要是不尽快还上,都寝食难安。」,他笑着说:
「没事,你要是真想谢我,就请我吃顿饭吧,我正好还没吃饭呢,你请客,我买
单。」
  于是,我就陪着宏宇来到附近的一个餐厅。吃饭时,他喝了点啤酒,我喝饮
料陪着。我先说:「大恩不言谢,但我还是要说,谢谢你张哥。常言说,滴水之
恩当涌泉相报,你对我父亲可算是有救命之恩,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宏伟笑着说:「凭咱俩的关系,这么严肃的谢我干什么,以后相处的日子还
长着呢,咱爸能康复比什么都强。」
  听他开玩笑的口气,我意识到,有些话我还是有必要先说清楚,以免以后有
什么误会。我就说:「你帮助我这么多钱,我现在也还不上,我虽然万分感激你,
但我还得事先说明白,这些可不能成为我答应和你处对象的条件。我知道你喜欢
我,你也说过要追我,但我觉得,感情不应该是用钱换来的。」
  他一愣,随后哈哈一笑,说:「晴妹妹,你想到哪里去了,你太小瞧我了,
我是很喜欢你,也希望能追到你,但我绝对不会趁人之危。如果我真有那个意思,
我事先不就说了吗,能帮到你我很高兴,我们家和你妈他们家早有生意来往,这
段时间咱俩的相处,至少也可以算是普通朋友了吧,朋友有难,怎么能袖手旁观。
如果你不信,我可以发誓,如果我想用这些钱来换你的感情,来达到什么目的,
我就猪狗不如,出门就被车……」
  我急忙把筷子上夹的一块肉送到他的嘴唇上,堵住他的嘴,止住了他的话,
我笑着说「不用,不用发誓,我相信。」,他好像故意在回味着我喂给他的那块
肉,细细咀嚼着说:「真香,这块肉最香。」,我脸上微微一红,害羞的低下头。
  他看着我似乎有点入伸了,轻声说:「今天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秀色可餐,
你真的太美了,所有的一切都完美。」,我更不好意思了,忙叉开话题说:「没
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你借我这么多钱,如果得不到你预期的回报,会不会后悔
呀?」
  他回过神来,喝了一口酒,然后一本正经的说:「什么回报,情义是无价的,
能交到你这个朋友,就是最好的回报。那些钱我都没在意,你就更不用在意了,
以后不要说是借,也不要说还,就算是朋友间的资助和赠送吧。我和你虽然接触
时间短,但我不会看错你,你有很强大的内心,你有理性,有智慧,重情义有担
当。我欣赏你,佩服你,喜欢你。能认识你我很侥幸,不对,应该是荣幸。有这
样的机会帮帮你,我更是非常高兴。」
  我不好意思的说:「我可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可能是有了酒精的刺激,
宏宇越发健谈了,他接着说:「你可能不喜欢我这样的,我这个人学历不高,缺
点不少,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有些事也不太细心,但我喜欢交朋友。说真的,
我也感觉配不上你,但我会尽全力追你,我对你是真心的,你以后就看我的表现。
你实在不同意呢,我也绝不纠缠,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就算你永远不接受我,
我还是会一直把你当成最好朋友,你以后无论有什么困难也都可以找我,只要是
我能力范围内的,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张宏宇一番真诚的慷慨陈词,让我非常感动。他在我爸危在旦夕,我却束手
无策、走投无路之时,及时主动的雪中送炭,帮了我天大的忙,而且还不邀功要
人情,反而说成是因为能帮到我而高兴。抛开对我的男女感情不说,单是这种人
间真情,就让我倍感温暖。
  退一步讲,即使宏宇真的是因为对我有所图才这样做,可却因此能救我世界
上最亲近的父亲一命,我还有什么话可说的呢。
  我们永远都要珍惜给我们花钱的人,因为不是因为他们钱多,也不是因为他
们傻,是因为在那一刻,他们觉得你比钱重要。
  饭后,我想起一件事,就说:「还有一件事,求你帮我骗骗我爸怎么样?」,
他问:「什么事?」,我害羞的说:「我骗我爸说咱俩一直在处对象,不然他不
让我借你的钱。他要是问起来,你别说漏了。」宏宇哈哈一笑,说:「好呀,假
装你男朋友,这个事我愿意干,要是有一天能变成真的,那就太好了,可惜你已
经有了真正的男友。」,我红着脸低下头,什么也没说。
  过了一会,我叹了口气,悠悠的说:「我爸都这样了,我只能打算和我的男
友分手了,这对我俩太残忍了,我真不知道究竟要怎样和他说。」,宏宇高兴的
说:「真的呀,你这是在暗示我的机会来了吧,我一定好好把握……」
  这时,宏宇看到了我眼圈含泪,异常伤心的样子,他马上收起笑容,用手掌
打了一下自己脸,说:「对不起,我错了,分手让你这样难过的事,我却幸灾乐
祸,我真不是人。」通过这次我和宏宇的接触和交谈,我对他有了更加深入的了
解,从此,他开始走进了我的心中,而且印象越来越好。
  我不是因为张宏宇说得好才慢慢对他印象好的,因为我知道,看一个人不仅
要看他怎么说,更重要的是要看他怎么做。正是因为他对我和我爸所做的这一切,
渐渐打动了我。
             诗晴前传201章
  因为给我爸主刀的专家,是张宏宇通过熟人找的,所以手术的前两天,主治
医师就提前找到我,详细讲述了我爸的病情发展、手术方案,以及手术前后的注
意事项等等,其中不少医学术语我都听不懂。
  但让我准备家属签字之前,讲了大量的风险和意外,这些我却听懂了,而且
听的我心惊肉跳。虽然我也知道其中多数都是为了医院自己规避责任,但放在我
爸的身上,我还是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与害怕。
  住院费解决了,手术也落实了,我就准备告诉宗伟别再借钱了,也顺便想在
电话里和他提出分手,因为这种话,我实在不忍心面对着他说出来。两年多深厚
的感情,没有任何矛盾,突然提出分手,任何人都很难接受。
  可还没等我打电话,当天晚上,宗伟先来电话了,他说:「你爸怎么样了,
我暂时只借到了三四万块钱,过几天可能还会有一些,我现在马上给你送医院去,
希望能先解决一下燃眉之急。对了,你妈同意借钱给你了吗?」
  我说:「你千万别来,钱已经借够了,不是我妈的。」,我停顿了一下,然
后小声的说:「你以后也别再找我了。」,宗伟急忙说:「为什么,什么意思,
你这是要离开我吗?」
  我强忍着心中的难受,坚决的说:「我们分手吧。」,宗伟喊着说:「我不
信,这太突然了,诗晴,这些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说出来咱俩一起面对,不要离
开我好吗,我不能没有你。」
  我说:「我爸手术这一关,连医生都说没把握,术后也要万分小心,我实在
不想再刺激他了。」宗伟忙说:「我愿意等,等你爸完全康复了,我再找你。」
  我说:「不用了,我已经准备答应和别的男的处对象了,就是我妈介绍我相
亲的那个人,是他借给我们的钱。」宗伟沉默了好一会儿,长叹一声,忧伤说:
「我一直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最终你还是因为钱离开了我,好吧,你做的对,
是我没那个命。这些天我也深感求人借钱太难了,你急等着钱救命,一定非常绝
望,我理解。我甚至想过,如果有可能,我愿意卖掉一个肾来帮你凑钱,可现在
说什么、做什么都晚了。只是我真的不甘心,我们离成功仅仅一步之遥,却在触
手可及的时候跌入深渊。我还是要等你,等你一辈子……」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哽咽的说:「不用等我了,是我不好,对不起……」
  我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双手握着手机,紧紧压在憋闷窒息的胸口,闭着眼睛
仰起头,不自禁的抽泣着,泪水不断从我的腮边往下滑落。
  在那个深夜,我孤独的徘徊在医院的走廊里,心绪久久的难以平复。我心想,
可能是我之前正忙于我爸手术的事,所以我下决心和宗伟分手这件事,并没怎么
犹豫。我自以为很坚强,但真的到了我说出来分手的这一刻,我还是无法控制这
份悲伤。
  更令我想不到的是,这种痛苦才刚刚开始。在此后,我内心的挣扎与折磨越
来越强烈了,和李宗伟无数次刻骨铭心的过往时常历历在目,直至如今,依然是
我一种无法释怀的感伤。
  我爸手术当天,张宏宇一直陪在我的身边。我爸被推入手术室时,还在躺着
冲我微笑,那一刻,我突然再次回想起了医生和我说过的风险和意外,我一下子
紧张的有点发抖了,真怕这会是和我爸的最后一面。
  宏宇抓住我满是汗水的手,扶着我坐到椅子上,他说:「别紧张,没事,给
你爸做手术的可是全国顶尖的脑外科专家,而且我还送给他了一个大红包。」我
双手紧紧握住宏宇的手,感激的说:「谢谢你,你想的真周到,麻烦你了。」
  他笑着说:「以后不要和我客气,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爸就是我爸嘛。」
宏宇虽然有时口无遮拦,不拘小节,但为人慷慨随和,幽默风趣,和他的交谈,
很是轻松,我很快就不紧张了。
  连续四五个小时的手术终于结束了,推出手术室时,我爸还没有清醒,在宏
宇的帮助下,首先把我爸推到重症监护室,又和护工一起抬到这里的床上。在这
里要观察两天,情况允许,才能回到普通病房。
  宏宇说第一天晚上要和我一起护理我爸,我没有同意,他跟着忙了一整天,
不能让他再休息不好了。再说重症监护室只许一个人陪护,医院根本没有他休息
的地方。
  在重症监护室的两天,我爸不停的在打点滴,情况不太稳定,持续高烧,一
直不是十分清醒,也不能和我完整的交谈,于是又在这里多呆了一天。虽然医生
说手术很成功,问题应该不大,再观察看看,可我不禁开始担心起来。
  还好接下来慢慢的好转了一些,回到普通病房的那一天,宏宇又过来了,他
问了一下我爸的情况,然后说:「这两天我有急事,没能过来,还好昨天终于忙
完了。我把你爸的病房转到的单间,一会儿回去后,住着就方便多了。这回也有
地方了,晚上我可以和你一起轮流护理你爸。这两天你自己一个人累坏了吧。」
  我说:「谢谢你费心换病房,但真的不用你护理。我自己的爸,累也是应该
的,总这样麻烦你,我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宏宇笑着说:「咱爸又不是外人,
以后咱们就都是一家人了。」
  宏宇看我没说什么,有点算是默许了他这种说法。他就又笑着说:「你什么
时候也去我家看看我爸呗,他前几天问我和你的进展呢,问我什么时候才能把你
娶进门,咱爸可是对你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很满意的。」我害羞的低下头,说:
「怎么这样着急,再说了人家什么时候答应和你处对象结婚了,真是自以为是。」
  宏宇哈哈一笑,说:「现在答应处对象结婚也不晚呀,你说是不是?」我红
着脸低下头小声说:「处对象可以试试,能不能结婚就不一定了。」,他高兴的
笑着说「太好了,你终于答应和我处对象了。你害羞的样子最好看。」
上一篇:【欲母之妈妈的疯狂3P】(完)
下一篇:【重生之权利的游戏】(04)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