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新连环铡美案】第十章 高深左蓝婊
第十章 高深左蓝婊

【新连环铡美案】第十章 高深左蓝婊

             (图10-01)
  沈墨老师来京前的这些天,出于先在网上酝酿一下感觉,经常主动找我聊天,
并主动强化起了主奴关系,根据我的QQ网名,将我称呼为了木木主人。
  这天晚上11点来钟,我正在宿舍看网络足球直播,沈墨老师忽然上了线,
等连上了QQ语音,先发过来一张户外自拍照,「木木主人,我今天开车来郊区
啦,没什么要办的事儿,就是开车上首都前,先练练手儿,女司机嘛。现在回市
内区啦,停到了家附近的小广场,好安静啊,一个人都没有。」
  我看着照片说:「不是吧你,长靴配裙装,好像丝袜都没穿,直接露大腿了
啊!你们沈阳那边,报的零下十几度呢。」
  沈墨说:「车里开空调很热嘛。我其实里外穿了三件,里面一条裙子,外面
一件棉风衣,最外面一件羽绒服,在车里裙子就行了,出来套上棉风衣、羽绒服,
靴子是到大腿根儿,不长时间在外边不冷。木木主人不是交代了嘛,让我最近打
扮得浪点儿,哈哈哈……」
  我说:「啊……你是看小广场没人,特意卖骚来了吧?你专业排球运动员出
身,体质绝对没问题,哪就在小广场,暴露一下吧。」
  沈墨语气夸张地说:「不是吧,真的零下十几度啊!木木主人,好霸道啊
……」
  我说:「木木主人?听着动画片似的!前边俩字去了,叫主人!别废话,快
点去做,你就是来卖骚的!」

【新连环铡美案】第十章 高深左蓝婊

             (图10-02)
  过了大约三分钟,沈墨发过来一张照片,对应照片说:「木木主……不…
…主人!这条裙子,不是吊带儿的,上面有个紧身上衣,主人要求露,只好脱成
吊带儿了……」
  我趁势问道:「你老公,其实真有淫妻倾向,你要找主人操逼来了,他最近
这几天,是不是很兴奋啊?」
  沈墨回答道:「嗯,他这几天确实很兴奋,今天中午,很有激情地和我操逼
了。主人知道的,我们习惯中午做爱了。今天中午操完了逼,他用特意手指,插
我的屁眼儿了,说把我屁眼先弄松了,然后让别人的大鸡巴,先把我的屁眼儿肏
开了。」
  我又问道:「哪你这几天,是不是也很兴奋啊?」
  沈墨回答道:「是的,我不光要被主人肏嘛,主要是让主人调教。主人知道
的,我真有奴的情结,但一直没现实过,想到要被主人现实调教了,我最近特别
精神,工作的兴劲儿都高了。哈哈哈……看来是憋坏了,没等被主人调呢,就先
找到青春激情啦……」
  我趁机要求道:「既然你正骚着呢,把裙子也脱了吧,在户外做个裸体健身
操。」
  沈墨语气夸张地说:「啊?不是吧,主人?零下十几度哦,还是在户外的广
场……」



             (图10-03)
  这次是等了五分钟左右,沈墨连发过来了两张照片,明显冷地语气哆嗦着说:
「啊,主人,你太霸道了!我把裙子都脱了……穿着胸罩内裤拍了一张……怕你
继续要求……干脆把胸罩脱了……又拍了一张……」
  沈墨紧跟着喊道:「啊……主人,不行,太冷啦!我得回车里啦!啊……好
像……还过来人了……」
  钻进车里暖和了一会儿,沈墨语气兴奋地说:「哇,好有感觉!你知道的,
我喜欢暴露,这次是在大冬天,在小广场玩暴露,感觉好兴奋啊!哈哈哈……太
骚了,看来真成奴了……」
  我想趁势羞辱几句,但因为之前的聊天感觉,一时没有想出来,在sm的感
觉之下,该怎么称呼沈墨老师,干脆问道:「沈老师,你是叫我主人,到时候真
玩了,我该怎么叫你啊?」
  沈墨想了一会儿,「你就叫我的名字吧。我这个名字,是我爸给起的,希望
我好好念书,重男轻女的色彩严重,我有个小名儿,是叫花儿,听着跟叫猫似的,
早就没人叫了,现在都是叫我的大名,我老公也这么叫我。」
  沈墨又补充道:「当然啦,sm时这么叫,我还得适应一下,先找着感觉吧。」
  我表示了赞同,随后问道:「刚才真来人了啊,没看着你吧?」
  沈墨说:「没来人,刚才可能是过车,我有点儿紧张,以为来人了。我家附
近的这个小广场,位置有点偏,关键被是老头老太们,占成了广场舞领地啦,热
闹时段是他们的地盘,不跳广场舞的很少来,他们走了后更没人来了。」
  我趁机说:「哪你再去车外,露一下逼吧。奶都露了,逼没露就回家了,屋
外暴露不完美了,而且这会儿你在车里,肯定光着呢。」
  沈墨假做无奈地说:「啊,主人,太不讲道理了,还要露逼啊?」



             (图10-04)
  五六分钟后,沈墨发过来了两张,基本上是只穿着高跟靴,躺在地上的自拍
裸照,应该是把手机固定放在车里了,所以是躺在地上拍的。
  既很冷又怕被人看到,沈墨拍完两张露逼照,挂断了QQ视频,钻进车里穿
好衣服,开车离开了小广场,到了她家楼下时,给我打过来了电话。
  「主人,你太霸道了,刚才做的事情,简直太疯狂了,不过我确实非常有感
觉,哈哈哈……主人,我老公在家呢,11点半了,我回家就不上Q了,明天有
机会再聊。主人在我去之前,要吃好喝好养足精神哦,等我去了,不光要肏我,
还要调教我呢。」
  聊了会儿要挂断电话时,沈墨忽然想起来点什么似的,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笑着说:「唉,妈光顾着发骚了,把闺女的正事儿忘了。我家莉莉说,法学院有
个培训中心,其实是挺高级的宾馆,让我去了住那里,这样我们娘俩儿能一起住,
说一般人住不进去,你认识宾馆的经理,求你给走个后门儿。」
  沈墨又补充问道:「怎么大学,有家高级宾馆啊?还被学生们,叫什么红楼、
白宫啊?」
  我回应道:「嗨,这个培训中心,其实不归法学院管,只是在了法学院内,
原来是并入R大的矿院,就是以前的警专,解放前盖的一栋老楼,从新装修改为
了校宾馆,内外都相当高档,主要招待的人群,是国内外来的专家学者和各级领
导,叫培训中心,可专家领导不能是来培训的,起初外面是红色的,所以被学生
们叫红楼,后来刷成了白色,又被叫白宫啦。」
  沈墨说:「这么个内幕啊。哪你就帮我,在白宫,提前定两间客房吧。闺女
跟我一块住,这样儿方便,钱我先给你转过去!」
  我说:「钱不着急。那个带哥,就是开海鲜城的那个,你以前来学校的时候,
不去他那吃过挺多回饭嘛,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进了大学工作,现在是培训中
心的总经理。他认识你,肯定给打最低折,订房用不着给钱,等你来了,给带哥
送两条烟就行了,咱家莉莉,以后在学校有个啥事儿,也能找他不是。」
  沈墨说:「哇,主人混得好明白啊。好的,哪就按主人说的办,辛苦主人啦!
对啦,我新买了一套衣服,准备去学校时候穿,先发给主人看看吧!自我感觉,
穿上还是挺嫩的,哈哈哈……」



             (图10-05)
              三、校园红楼
  带哥做生意时是个十足的钱串子,进了大学后勤工作后不再看重钱了,改为
了只要觉得有用的人就各种巴结,说白了就是混得更明白了,咱天朝最值钱的是
关系。听我说明了来意,已经过了午饭时段了,非拉着我餐厅吃饭,特意让主厨
炒了几样拿手菜。
  连夸带捧了我好一番,带哥递给了我一根烟,探身帮我点着了烟,「你这小
老乡,老哥真是没白了交,一晃好几年了,没少了给老哥帮忙儿……」压低了声
音,「钱院长是个老学究,孙书计是个摆设,季教授等提了副院长,哪奏是一把
手啊!你是季教授的姑侄,我以前有眼无珠,没得罪但也没孝敬过姑奶……」
  「不是!」我打断了带哥,一脸懵逼地问道:「咋这么乱啊?您姑奶谁啊?」
  带哥改为了唐山口音,「从唐山老家那边论,我不是得管你,叫小收吗?季
教授,我不得叫姑奶吗?」
  我摇头笑了笑,确实好意地小声说:「哥,我奏是个穷学生,内情真不了解,
不过当官的事儿,没正式任命之前……哪个……您比我套路深多了,是不是?」
我坐直腰提高了说话声,「哥,我求您的事儿,先给安排了吧。」
  「明白,明白!多谢兄弟……不是……多谢小收提点!」带哥小声表示了回
应,直起腰大声喊服务员,拿来了一串客房钥匙,「咱自己家的亲戚,当然好好
招待啦!四层的客房,属于是内部预留,这季节没人儿,既然咱家要来仨亲戚,
你就上去自个选吧,我得在下边支应着。」
  真不亏是校园红楼,最上面第四层的客房,应该是最为高档的,完全是贵宾
客房的级别,每间客房的装修摆设,各有特色皆不相同。
  我挨门看了两三间客房,又打开了18号房间。轻轻地关上了房门,我走进
里面一看,这屋更是高档,总面积能有一百五十平,分出了多个区,总体又是一
间客房,卫生间都是半开放式的。
  正好来尿了,我去卫生间撒了泡尿,提着裤子走出了卫生间,忽然迎面看到
门口的台柜上面,放着了一个白色的服装袋,「坏了,人家带哥说的,是没什么
人住,不没有人住!」
  我急忙系上裤子要出去,忽然门从外面打开了,被堵屋里难以说清,见左手
边是一个方柜,我赶紧拽开柜门钻了进去。这个实木的方柜,其实就是装饰品,
高度不到一米,截面是正四方形,边长也就半米,将将能容得下一个人,我只能
歪着脑袋坐在了里面。
  这时响起了关门时,我歪着脑袋蹲在方柜里,情不自禁地透过柜门缝,单眼
吊线窥向了门口,见进来了一个穿黑衣服的短发女人,背对着看不到脸,感觉应
该是个年轻少妇。
  在柜子内尽量舒展了下身体,我依然是歪着头透过柜门缝,继续窥视向了外
面,见黑衣少妇这时已脱掉了风衣,背对着站在了门口,拿起了柜门上的服装袋,
从里面掏出了一堆衣服,好像都是情趣类的内衣丝袜,黑衣少妇穿戴得很正式,
但脚上穿了一双鲜红色的高跟鞋,深冬季节很少有人穿这样的高跟鞋,显然是情
趣类的高跟鞋,看来是在我刚才没看向外面时,先换上了这双高跟鞋。



             (图10-06)
  歪着头透过柜门缝,只能看到门口位置两米宽,黑衣少妇这时出离了视线范
围,我在心里嘀咕道:「每行的基本规则,是不能打破的,即使来学校包女学生
的贪官,也不会在学校干这种事儿,学校毕竟是学校。这是哪个2B货,连基本
规则都不懂啊?」
  我正在暗自嘀咕着,黑衣少妇出现在床边,我只能看到她的下半身,这时已
穿上了开档的黑色丝袜。看屁股的丰满程度,应该是个已婚少妇,大学里的女学
生,也包括了女硕士、女博士,其中有的已结婚甚至有了孩子,但这跟被导师潜
规则没冲突,看来这个黑衣少妇,是来被导师潜的。
  联想到了这些,我不由地又嘀咕道:「嗨,现在的教授,好些更没文化,贪
官都懂得的基本规则,教授们反而不懂得……」



             (图10-07)
  这时响起了开门声,随即响起了男人的说话声,我听着说话声很耳熟,脸贴
到柜门上仔细一听,我差点从柜子里跳出来,「操,那个刘鑫养的李志闯!」
  又仔细听了听,说话的男子确实是李志闯,我恨恨地一咬牙,「明白了,李
志闯这小子,碰上歹徒时,跟耗子见了猫似的,长得起码挺精壮的,这是勾搭上
了,那个贪官的小妾、小三儿。嘿,我以为就我敢干这事儿,这小子也有这胆量
啊,那天晚上遇到歹徒时,咋哪么胆子小呢。」
  我藏在里面的柜子,是摆在了东面墙的北侧,床是摆在西面墙靠窗户的位置,
这间奢华房间太大了,东、西墙距离至少二十米,柜子和床是斜对着,我歪着头
透过柜门缝,只能看到床的北侧。
  李志闯和黑衣少妇亲热了一会儿,相互搂抱着一起滚上了床,我看不到人了,
干脆正过头听起了声。黑衣少妇很快发出了呻吟声,不时地大声浪笑着,并没有
说话,李志闯不停地说着挑逗言语,混杂着黑衣少妇的呻吟声,我没听清这小子
具体说的什么。
  过了大概十分钟,黑衣少妇翻身下了床,穿着一条黑丝情趣装,撅着丰满的
屁股,跪趴到了床北侧的沙发上。李志闯紧跟着下了床,站到了沙发的南侧,我
只能看到他的一只手,先是抠弄了黑衣少妇的逼一会儿,随后抡起巴掌啪啪地打
起了屁股,黑衣少妇被打得连声浪叫着。



             (图10-08)
  「嘿,真不亏是周教授的得意学生,不敢跟歹徒搏斗,竟然敢跟贪官的小老
婆,来校园红楼玩sm……」
  我正在心里暗自嘀咕着,忽然响起了,李双江的嘹亮歌声,「小小竹排江中
游巍巍青山两岸走……」
  「天一他爹咋还来了……」我吓得一哆嗦,马上想到不是我的手机来了电话,
赶紧从兜里掏出手机,将手机调整为了飞行模式。
  接电话的是黑衣少妇,我紧张地调着自己的手机,没顾得上听其说话。黑衣
少妇接完了电话,没有与李志闯继续亲热,过了不大一会儿,开门声响起又来了
人,我没等看向门口,又来的人已进了房间内,听声音来的都是女的,而且是又
来了两个女的。
  「不是吧?李志闯这么牛掰,一下约了仨贪官情妇……」
  又过了不大一会儿,三个女人都穿着情趣内衣和性感高跟鞋,并排坐到了床
北侧的沙发上。差不多是迎面正对着,看清了三个女人的长相,我惊呆差一点喊
出来,急忙咬住了舌头,才没有发出声音。
  黑衣少妇和坐在沙发中间的女人,竟然是周教授最得意的两个女学生,甄珺
和柳荷,坐在沙发另一侧的女人,是法学院大二的一名女生,名字叫倪霁。



             (图10-09)
              四、柳荷甄珺
  柳荷现在是读大三,法学院学生会卫生部的bu长,留的长发梳成两个大辫
子,冷眼看长得有些像《潜伏》里的翠萍,检查卫生哪叫一个认真严格,由此更
让人觉得像翠萍同志。这时辫子散开了,长发呈现出了波浪卷,穿了一条性感高
跟肉丝短裙装,忽然间变成了风骚的马太太。
  甄珺现在也是读大三,法学院学生会治保部的bu长,犀利的齐耳短发,个
不高稍微有些胖,怎么看怎么像刘胡兰。这时穿戴打扮发生了颠覆性变化,整个
是个风骚的肉感少妇,难怪我刚才没认出来。
  倪霁现在是读大二,长得清秀可爱,书念的一般,但很有写作文采,法学院
学生文艺部的干事,常在校园期刊上发表文章,是全校知名度很高的文艺范儿校
花。
  「啊,我明白了,这仨女生,是来陪周教授的。都说mao左虚伪无限且智
商有限,看来真是不假,贪官都知道不能破的基本规则,周教授竟然不懂得。嗨,
这老家伙的智商,确实不如贪官。」
  我想明白了怎么回事,又冒上来了一个疑问,「周教授起码自觉的,是一位
清高学者,是将潜规则的女学生,称之为了女朋友,没少了在课堂上鼓吹师生恋。
周教授跟仨女朋友,来了红楼的高级客房,零距离畅谈师生恋,这一点儿不奇怪,
李志闯怎么也来了啊?」
  稍微琢磨了一下,我随即就想明白了,「嗨,不变态能叫叫兽吗?听说周教
授,年轻时候偷看弟妹洗澡,被弟弟打坏了老二,早就想肏也肏不了了,他这是
让李志闯这小子,给他当人体电动阳具来了。哎呀,这叫兽当的,真是太他妈叫
兽了。」
  我又想了想,「被发现了,是他们丢人,不是我,得求着我别往外说。得啦,
用着憋屈地歪着看了,踏实儿地坐下看吧。」
  从兜里摸出烟盒,撕下了烟盒盖,叠成了四折,掖到了柜门缝的上方,将柜
门垫开了一寸宽,我盘腿坐到了柜子里,用双眼看着了外面的情景。



             (图10-010)
  过了约一刻钟,周教授来了这间奢华的客房,依然穿着那件大了几号的旧羽
绒服,依然是清廉学者的姿态,依然是跟刚死舅舅似的肃穆表情。李志闯哈着腰
迎上前,帮周教授挨件脱了衣服,将脱下的衣服挂好在衣架上,给脱光后显得更
又黑又瘦的周教授,拿过来一件白色的长身浴袍。
  周教授的实际净身高,尚不到就一米六,平时是穿了内增高鞋,穿上的浴袍
拖到了地上,表情依然是庄严肃穆,样子看着很是滑稽,走到了三名女生坐着的
沙发前,咿哩哇啦地一通白话,柳荷、甄珺、倪霁如听报告似的,挺直腰听周教
授讲完了,转过身并排跪趴到了沙发上,下贱小母狗一般地摇晃起了屁股。
  周教授讲的是浙江话,我一句没听懂,柳荷、甄珺、倪霁显然也听不太懂,
但明白周教授的意思,撅着屁股跪趴在沙发上,感觉跟被检阅似的,齐同做了一
番下贱表演,又换到了窗台、办公桌等几处,以展示丝袜高跟为主题,继续作了
好一阵的下贱表演。
  检阅了一番三名学生女友,周教授甩掉拖地的浴袍上了床,柳荷紧跟着爬上
了床,跪趴到周教授的两腿间,含住了周教授牙签般的细短鸡巴,卖力认真地做
起了口舌伺候。甄珺和李志闯在床前的地板上,很是投入地抱在一起亲吻抚摸着,
给周教室表演起了现场AV。
  长得清秀婉约的倪霁,看来尚不是周教授的女朋友之一,应该是头次参与这
一变态游戏,对具体套路尚不熟悉,被要求坐在床北侧的沙发上观摩学习。
  周教授咿哩哇啦地喊了几句,继续讲的是浙江话,我还是一句没听懂,甄珺
和李志闯恭敬地表示了回应,走进了半开放式的卫生间。甄珺双手扶着门框,面
朝外站在卫生间门口,李志闯站到了卫生间内,从后面肏起了甄珺.
  甄珺马上开始大声浪叫,同时说着下流言语,但不是说李志闯肏得她多爽,
而是说周教授肏得她很爽,并且很快就假装出受不了的样子,哭地喊妈地向周教
授各种求饶。
  周教授亢奋地不停大叫着,怎么听都像是老公羊发情,胯间的牙签鸡巴并未
勃起,大叫地说着羞辱甄珺的下流话,讲的还是我听不懂的浙江话,两只老鸹爪
子似的手,更大力地掐捏着柳荷,不时地用嘴坑咬着一对乳房,柳荷被弄得不停
地浪声尖叫着,
  李志闯肏了甄珺十多分钟,周教授咿哩哇啦地喊了几句,两人暂时停止性交
表演,甄珺改为面朝里站了在卫生间门口,李志闯站到了卫生间的外面,等周教
授指教评论了一番,李志闯背对着躺在了床上的周教授,褪下了原来穿着的齐腿
内裤,继续从后面肏起了甄珺.



             (图10-011)
  周教授与其三名心腹学生,玩的这个变态的群P游戏,我实在是消受不了,
藏在柜子里看了半场,干脆蜷着躺在柜子里不看了,只盼着这老家伙赶紧结束,
好等他们出了房间后离开。是自己拿着钥匙上来看房的,带哥见我很长时间不下
去,很可能会上来找我。
  忍耐了半个多小时,这场变态游戏总算结束了。周教授去洗完澡,抽着烟休
息了一会儿,又变回成清廉学者的做派,只是让倪霁离开了,随后向柳荷、甄珺、
李志闯交代起了,他正在积极准备实施的一个阴谋。我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这老
家伙竟然要煽动学生闹事。
  本来法学院近两年就老出事儿,今年的期末前又出了一连串大丑闻,校领导
遭到了来自上面和社会的巨大压力,校书计在D委会上,拍着桌子宣布,以法学
院为重点,继续严查师生纪律。
  这年头怕被查的老师更多,周教授联络了一帮怕被查的教授、老师,以校园
自由受到限制为由头,通过他们所掌握的学生会干部,正在暗中煽动各学院的学
生闹事,目的是给校长、书计施压,停止继续严查师生纪律,现在一切以稳定为
先,这招确实是卑鄙的高招。
  偷听到了周教授的这个阴谋,我恍然间明白了,「嘿,带哥让我自己上来看
房,故意把话说得含糊不清,实际就是给我创造机会,让我偷看到这些。带哥这
么做,应该是知道了,周教授的龌蹉行为和准备实施的阴谋,认为我是季老师的
人,让我发现后告诉季老师,把这个虚伪的周教授弄下去。这就是说,带哥也恨
周教授。嗨,连带哥这种人都恨的主儿,周教授您这教授当的,真是虚伪到天怒
人怨了。」
  想明白了这些,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唉,带哥,你太低估咱姑啦。周教授
背后的这点儿猫腻,咱姑肯定更详细地早知道了,正等着这帮无德无良的叫兽,
把事儿闹得越大越好呢。因为她还没有当上副院长,上位前学校越混乱,她才能
有机会彰显能力。」
              五、完爆左蓝





  周教授的法学博士头衔,是花钱从日本草鸡大学买的,智商与学历一样很造
假,,能混出了一个mao左网红,既出了名又大把捞钱,是现在众多的红粉儿
更脑残。新年初贾主任、老主任等mao左老基友进去了,全没有意识到背后有
套路,只想到了怕自己的龌龊事儿被查到,于是想出了一个足够卑鄙的损招,联
络了一帮同样怕被查的教授、老师,以校园自由受限制为幌子煽动学生闹事,借
此给宣布严要查师生纪律的校领导施压,岂不知是自己在给自己挖坑。
  新年第二周的考试前夕,新校区的各个学院,忽然都有大批学生闹事,各学
院的闹事形式有所不同,理由都是大学校园自由受限,倒没发生全校范围的群体
事件,有可能会出现这种局面。校领导一见怕越闹越大,知道这是背后有怕被查
的老师鼓动,只好内部宣布结束严查师生纪律,公开宣布恢复正常的校园管理。
  鼓动学生闹事儿的教授、老师,背后的目的轻松实现了,校领导也轻松摆脱
了干系,被坑了的只有学生,校园管理在一紧一松的变动中,期末考试前学校变
得更乱了。
  法学院以研究生教育为主,全学院4000余名全日制学生,硕士研究生占
了近三分之二。博士生没有在意什么校园自由的,本科生相对来说胆子较小,硕
士生既敢闹事也会闹事,煽动闹事的主谋周教授就是法学院的,因此法学院的事
闹得最大。周教授当然很满意,更满意的其实是季老师。
  事态刚刚平息住,法学院突然贴出了一份通知,前面的大段内容都是套路话,
后面的几句才是重点:这个学期末法学院的期末考试,非特殊情况,公共课、重
点科目的考试,由学院组织统考小组,独立出题密封判卷。
  肯定是季老师想出的这招,绝对是相当高的狠招。大学生不怕考试,而是怕
严格考试,大学老师更怕所教的课挂科太多。这份通知一贴出,法学院的老师学
生顿时全老实了,什么校园自由全顾不上了,老师教课、学生上课都变认真了,
通知贴出的当天,就成了全校秩序最好的学院。
  想出这一高招的季老师,当然得到了各级校领导的表扬,院长助理当了不到
半个月,提前升任为了专管学生工作的代理副院长。
  几乎同步于季老师提升副院长,许萍、许岚的那个贪官丈夫张宏,突然遭到
多名老师学生联名举报,长年混迹在大学冒充教授,许萍、许岚随即站出来做污
点证人。由清华大学的陈小武事件,正在掀起一股揭底无良教授的风潮,冒牌教
授当然更要打击,张宏很快以诈骗罪名被抓了。这种货自是没有忠义信,进去的
当天就交代出了,安排他当冒牌教授的是周教授,背后煽动学生闹事的主谋也是
周教授。
  大学教授煽动学生闹事,在哪个国家都非常敏感,偏偏周教授还是个mao
左网红,这下引发的联想可谓无限大。更高层的相关部门,马上秘密逮捕了周教
授,抓人时越过去了学校,只是让校长、书计配合了一下,对外公布的是周教授
重病住院了。
  周教授的各种龌龊事,学校里的很多学生都知道,一直没有被查,是因为有
着mao左网红的保护光环。这回摊上大事儿进去了,这层光环成了上吊绳套,
「住院」后没两天就「医治无效」了。这老家伙的俩老婆和儿子,早就被送去了
国外,人死了也就不查了。
  大学最重要的资源是学生,周教授培植了很多学生亲信,安插进了学生会里,
借此掌握了法学院的学生资源,所以季老师的真实目标是干掉这老家伙。一次出
手后随即再次出手,大boss干掉了,资源全抢了过来,还上位当上了副院长,
这套路绝对完爆左蓝。
  周教授这一倒台,法学院的学生资源,完全落入了季老师的掌控中。周教授
被抓得敏感死得及时,事情比较敏感,季老师暂时没有清洗其培植的亲信。主子
忽然摊上大事儿倒台了,柳荷、甄珺这帮原本嚣张至极的学生干部,当然都吓坏
了,有的急忙主动写辞呈请辞学生会干部,有的急忙找新的主子投靠。
  我对校领导圈的争斗,既无能力也无心情去多了解,但季老师随即就正式上
位了,这么快柴王爷就要当不成了,我也倍感压力山大。急忙认真琢磨了一番,
我想出了一个歪招,趁得不少人以为我是当红季院长的人,干脆主动借着这层关
系骗财骗色,让更多的人以为我是季院长的人。
  骗色的方式是将倪霁,霸占为了我的女朋友。倪霁模样清纯秀气,身材玲珑
凹凸,其实是个典型的绿茶婊。原来的靠山倒台了,原来的同伙倒霉了,正急于
改投新主子,我及时给她打了约炮电话,当然非常乐于牺牲色相。骗财就更好办
了,我霸气宣告了是季老师的人,随即就有很多人上赶着来给我送礼。
  蒙曼老师在《百家讲坛》上讲过,狐假虎威狗仗人势也是一种策略。我抢先
让更多的人,认为了我是季院长的人,如果我突然被开除了,真正是季院长的人,
必会理解为狡兔死走狗烹。季老师当然能看穿我的伎俩,但我这招确实让她无可
奈何,她现在刚刚上位,收买人心至关重要。
  我想了这个歪招,避免了被彭老总,还做到了财色兼收,心里面依然很无奈。
法学院的秩序变得更好了,其他学院被周教授的同类,折腾得比原来更乱了,
「铡刀」又有了绝佳的作案环境,放假前必然会出来杀人作案。可现在自保都费
劲,提前抓住「铡刀」已全无可能,只能是被动地跟着事态的发展了。
  全校范围的期末考试即将开始,那三位学妹的美妈就要来学校了,我全无心
思再与她们约炮了,可这是早就承诺了的事儿,必须得帮忙帮到底,并且针对眼
前的情况,需要提前安排妥当。
  刘青舞和林敏,听我在学校的高级宾馆,给她们定的是很大的套房,表示等
女儿考完试后,带着老公一块来逛首都。这两位农村靓妈,尚未到能与我现实做
爱,她们带着老公一块来,反而正好省心了。我表示在「校园红楼」,已给她们
定好了开房,同时提醒她们别着急,等她们的女儿结束了期末考试,再带着各自
老公来逛首都。
  沈墨老师老师来了后,基本定了会与我做爱,另外还那个小骚妈江丽华,更
是个事儿妈,这两位妈更需要安排好。
  法戏社又回归了季老师的管理,原来的导演王剑,外号王大贱,又重新当了
导演,我原来是编剧,与王剑算是搭档,关键都认为我和季老师关系不一般,我
说句话王剑绝对给面子。
  法戏社本来就很有名,回归了季老师的管理,迅速成了全校最火爆的学生团
体,尤其是女生,都以能加入法戏社为荣。我去找了导演王大贱,安排的沈墨老
师的女儿和江丽华的女儿,都进了法戏社当演员。
  江丽华正在与女儿修复母女关系,对此当然相当高兴了,在女儿期末考试结
束前,提前帮女儿进一步做起了活动,争取让女儿演个重要角色,暂时没心思找
我约炮了。沈墨老师当然也很高兴了,她要等女儿考完试才来,到时候必然会陪
着女儿排练节目,应该更会找我约炮了,起码不用我整天陪着她了。
  四位妈的事安排利索了,我悬着的一块石头放下了,可心里面依然非常忐忑,
也只能是自我安慰道:「行啦,铡美案的到来,已经无法阻挡了,希望铡刀杀的,
不是好人吧。」
上一篇:【淫途亦修仙】(第二十九章)
下一篇:【爆乳淫魔女骑士】(4)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