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淫途亦修仙】(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天生妙物腿间居,俗称阴户粗称屄!
  稀疏柔毛粉唇掩,紧窄幽径春水滴!
  没棱露脑浅抽送,一吸一阖紧吮吸!
  最是佳人销魂处,寿儿初品桃仙屄!
  「好屄!」寿儿初肏施镜花,就被这美人儿下身那妙物名器仙桃屄所折服!
  就在一炷香前寿儿跪在昏睡的施镜花两腿间,把那肿胀到极致的蘑菇头沿着
那迷人的粉红肉缝来回滑动,慢慢分开嫩滑肉唇仅仅没棱露脑轻抽慢肏,(他不
敢插入太深,把弄疼惊醒施镜花)憋胀发紫的龟头儿就被两边那紧致火烫的肉唇
紧紧含住,倏间龟头儿就像是被泡在了滚烫的温泉里似得,敏感的头儿被这一烫
立刻让寿儿全身毛孔大开,四肢百骸舒泰异常。可还不等寿儿慢慢品出滋味来那
粉嫩肉唇就又开始一吸一阖地吮吸起来,像是饥渴的婴儿在嘬吸奶水般紧紧裹咂
那肿大龟头不停。
  寿儿那里品尝过如此人间极致的美妙滋味?才浅浅抽肏几十下一阵阵麻酥酥
的感觉就沿着龟棱子一直传遍全身,仅仅肏了一炷香的时间寿儿就隐隐感觉敏感
的龟头一阵阵颤抖,兴奋地就要喷射,精关已然开始松动,阳精要泄。寿儿赶紧
拔出龟头来,想要稳固精关,可这一拔不要紧敏感的龟棱子被那嫩嫩肉壁刮蹭,
一阵阵强烈刺激传来,他竟差点儿忍不住要射出精来。
  「果然屄中极品!肏过了才知道!」(这些粗鄙的用语都是寿儿听那位林师
兄说的,他觉得听着兴奋,说出来舒畅,于是就现学现用,尝试着以后都用粗语
来表达男女之间的性事。)寿儿感叹不已,羚姐他前两天才刚刚夺了她的贞操,
那次他可是狠抽猛顶足足捣鼓了一个多时辰才泄出元阳来,而这镜花师姐他仅仅
是插入个龟头在她屄里浅抽慢肏了一炷香而已,便已忍不住要泄身了,这名器仙
桃屄果非浪得虚名。
  拔出几欲喷发的玉茎仰面躺在玉体横陈的施镜花身侧,边让下身小弟慢慢恢
复「平静」边砸吧着小嘴儿回味着仙桃屄的个中美妙。
  「呼噜噜……呼噜……」寿儿刚要挺枪再次翻身上马时就听到隔壁传来响亮
的鼾声。他心头一惊,这才想起隔壁还住着人家镜花师姐的夫君孙大厨,暗暗责
备自己太大意了,差点露了陷。
  「还好我仅仅脱去这隐身斗篷一盏茶时间,那孙大厨又刚好收功入眠了,要
是一个不小心被他的神识感知到那就惨了。」回想起被孙大厨堵在膳堂走廊里爆
骂的情景寿儿全身一颤。
  心想:「当时自己仅仅是想去看一眼镜花师姐就被他骂成那样,要是让他知
道我已经要了镜花姐的身子那他会气成什么样?」不过讲真想到孙大厨知道自己
给他戴了绿帽子后的生气样,寿儿心里一阵痛快!
  触景生情猛的寿儿想起上午被孙大厨堵在膳堂走廊里怒骂时,他好像曾经暗
暗发过誓:「非玩了孙大厨的女人不可!」
  「没想到竟真的一语成谶!你的女人真的被我肏了。」寿儿意味深长地看向
身旁玉体如酥的美艳胴体,看向她两腿蜜谷处秽迹斑斑,水泽一片,看着刚刚被
自己一番耕耘过的美人儿,心中不免有些得意。
  听着隔壁鼾声如雷,寿儿昂头睥睨一眼挑衅似得道:「孙大厨啊孙大厨拜你
所赐,长夜漫漫我可要好好享用一番你夫人咯。」
  他不急不缓,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那个陨落的合欢宗修士收藏的哪本《春塌秘
技》,查找最合意的交欢姿势。其实这两天他一直挺遗撼第一次破处时太紧张,
什么姿势都没尝试就稀里糊涂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了罗羚。致使现在想来脑中都
是混混沌沌的,一片模糊。他要找一式不压在女人身上的交媾姿势,因为压在镜
花师姐身上容易惊醒她,他还是第一次对人点穴那晕睡穴,并不知被点穴后能坚
持多久,能承受多大的刺激而不被破除。
  连翻两页终于看到一式:骤骋交 .
  「原来还可以这样交合?不错,只看一眼这式的春宫图下面就梆梆硬了,就
这式了。」正所谓术业有专攻,寿儿初探此道一切新姿势他都觉得很新奇,都想
尝试。这本《春塌秘技》图文结合,只看一眼配图就明白个七七八八了。
  学着图上的姿势,寿儿侧卧身体面对仰躺的赤裸佳人,用右手抬起她的美长
玉腿搭在自己腰上,他则侧着身子把哪根散发着淫邪美感的玉枪顶在美人粉红肉
缝上,伸手到美人儿妙处轻抚耻丘上寥寥几根柔毛,又探出两指沿着湿濡肉缝滑
动,插入肉缝分开娇嫩花瓣,扶着龟头探入洞口,猛一挺臀「咕叽」一声,憋胀
发紫的大龟头儿就整个没入了一片泽国玉户之中。
  「嘿嘿,果然新姿势感觉更新奇,更刺激!镜花姐姐这次让你好好尝尝我的
厉害!」
  「咕叽咕叽」的水声响起,美人被抬起的修长美腿下一丘白生生的小屁股开
始不停耸动着。
  伸出火烫的双唇轻轻亲吻在了美人儿那艳丽光洁的脸蛋儿上,不多时又慢慢
亲住了美人儿那香喷喷的樱桃小嘴儿,嘴儿相亲,腮儿厮揾,耳鬓缠绵在了一起;
伸出禄山之爪一把握住美人胸前那一团馥郁饱满巨乳,千揉万摸,百转千回,肆
意捻弄着那雪峰顶端娇嫩的乳尖蓓蕾。
  一炷香后又拔出即将喷射的水淋淋的玉茎,趁着它还没有「冷静下来」赶紧
再翻阅《春塌秘技》,不久又找到一式。
  「反缠蚕交!」
  寿儿仰面躺在香榻上用法力将美人儿缓缓飘起再缓缓把她翻身面朝下,徐徐
落下压在寿儿那挺着杆高挺玉枪的赤条条身上。两团浑圆面团就压住了寿儿的胸
膛,乳尖对乳尖,嘴儿对嘴儿。寿儿伸出双手不停抚摸、揉捏着美人儿那两瓣肥
美丰腴的臀瓣,片刻后把两瓣肥臀往两边用力一掰,连带蚌缝也被裂开,趁机一
挺臀,昂大龟头就顺着小肉缝整个没入。随着下身的顶耸抽肏,丰腻的玉乳一耸
一耸的摩擦着寿儿的胸膛,寿儿一只手沿着美人儿光滑的脊背抚摸,摩挲,一只
手揉搓、抓弄着美人儿那浑圆滑腻的臀肉。
  一炷香后再拔出欲射龟头再换一式。
  「啊?居然一百零八式?不过不急,夜还长,一式式慢慢来。」
  ……
  阴暗的夜幕下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在道神宗膳堂的后山包上,一栋高墙独院
里,院子的美丽女主人那妙曼温香的赤裸玉体此时正被一名偷偷潜入的陌生男人
换着各种交媾花式肆意肏弄,每隔一炷香时间他就拔出湿漉阳物,然后一副虔诚
的书生样儿翻出一本书册求知若渴地翻看起来,之后再换个姿势接着肏弄胯下的
女主人。而她的夫君却正在一墙之隔的隔壁屋里呼呼大睡,全然不知自己的娇妻
那本该专属于他的名器仙桃屄此时正被偷摸潜入的野男人肆意抽肏着,一根粗长
的莹白阳物也不知进进出出了多少次。他响亮的鼾声俨然成了这淫靡交媾着的二
人的交欢伴奏曲。
  耳鬓厮磨,交颈缠股,盘桓来去,叠股交欢!直到将近卯时寿儿才终于心满
意足地在美人淫美蜜穴内射出了憋了整整一夜的阳精。过分大于常人的盈鼓涨满
的阳卵阴囊一阵阵颤动,一股股浓稠阳精随即喷射而出,穿过幽长的膣道冲击在
了身下美人儿幽径最深处的花芯上,然后缓缓流淌进稚嫩的子宫内,直到涨满溢
出,剩余白浊液体又沿着膣道缓缓流淌出来,沿着大腿内侧流了香榻上一大片。
  美滋滋地搂着柔弱无骨的赤裸佳人,从微微肿胀发红的仙人洞内拔出疲软玉
茎,又一大股潺潺白浊之物缓缓沿着美人两腿间流出。
  「这一夜过的好充实,干这事儿可真比一味苦修美妙多了。唉,要是镜花师
姐肯陪我双修就好了,不过她连我的真面目都没见过,要她赔我双修?感觉难道
不小啊。」寿儿又在美人儿那被雨露滋润的红扑扑的俏脸上吻了一下,不禁感慨
道。
  最后运用清洁术帮美人做了个全身清理,又帮她敷上长纱,在她后背一穴位
上运起真气轻轻一冲,立刻她昏穴被解开,进入了自然睡眠状态。
  「没想到这昏穴这么好用?折腾了整整一夜镜花师姐都没被惊醒。」寿儿欣
喜道。
  一看一切都已处理妥当寿儿这才裹在隐身斗篷里沉沉睡去。
  等他醒来时天早已大亮,施镜花早就不知了去向,按照呆头大哥的资料她此
时应该是去膳堂忙碌早餐、午餐去了。
  「也不知被她发现不妥没有?毕竟搞了整整一夜啊。」寿儿事后才忐忑不安
起来,还是太年轻太任性了。
  起身去开门却发现门在外面被锁上了。用术法摧毁这铁门倒是易如反掌,可
是不能那么做。
  「反正以后天天要来这里陪镜花姐姐过夜,干脆挖个地道出去好了,那样来
去就方便多了。」寿儿经过了这夜的整晚欢愉,自感以后每晚再也离不开女人了,
以后再让他孤零零一个人猫在灵兽谷的石屋里打坐苦修,他肯定是再也不干了。
  说干就干,爬到香榻下撬开一大块石地板,然后开始拿出那柄极品法器赤红
小剑施展法术挖土,把挖出的土先存入储物戒指内,沿着地下向后山挖去,出去
再把土倒掉。出口在独院后五丈外,洞口又被寿儿用大石挡住,还掩盖了一些枯
草。
  寿儿今天要做的事挺多一刻都不能偷闲。
  先去坊市找罗羚,居然又没出摊,这下寿儿有点儿不淡定了。本想去罗羚家
找她的,可想到她们当初约好的三天后二百张妖兽符纸的约定,还是忍住没去。
明天就超过三天的期限了,如果到时候她还不出现,那再去找她也不迟,反正知
道她的家门。
  再去找兰斯,一则,是问问看能不能停止销售施镜花的影像?毕竟这影像对
施镜花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更重要的是他想找兰斯这位采花高手打探一下
看他哪里有没有使人产生幻觉的宝物?
  因为他其实对昨晚的交欢并不是太满意,昨晚他生怕惊醒邻屋的孙大厨,所
以一直都不敢出声,交欢动作也一直被压着,不敢太施展导致他其实并不尽兴。
另外镜花师姐被他点了昏睡穴对他的爱抚没有半点儿回应,这让他偶尔会感觉像
是在跟木偶交欢似得,缺乏了跟羚姐的那种激情与趣味。再者他也是初次点别人
的昏睡穴对其效果心里没底,所以昨晚只敢插入龟头进入而已,也不敢动作太大,
生怕动作太大把对方弄痛惊醒,凡此种种让他昨晚玩的并不尽兴。
  有了上次寻找兰斯的经验,所以这次他根本就没去他师父那家店铺,而是直
接到旁边巷道里去寻找,果然在那条巷尾看到了兰斯的身影,不过他此时正被一
群人围着,看样子生意很火爆。寿儿不敢太靠近,怕被同门认出,只好背靠在巷
口等待兰斯忙完再说。
  「玉枪小友?是来找我的吧?是不是又来要销售分红了?」竟是兰斯主动密
语他。
  寿儿诧异不已扭头一看,明明兰斯还在被围着不停做着交易,可他居然可以
一心二用还能密语自己。连忙回道:「不全是,还有别的事来求兰道友帮忙。」
  「哦?何事?只要是我能帮的都没问题。」
  「那个……兰道友,敢问能不能停售我给你的那份影像?」
  「什么?你在开玩笑吧?你可知从昨天至今这影像卖出去多少份吗?」兰斯
显然吃惊不小。
  「多少份?」寿儿其实也好奇。
  「一百多份,而且有越来越火的趋势。你看到围着我的这群人了吧?大部分
都是慕名而来买此影像的。」
  「什么?卖了这么多?」寿儿吃惊不已,他从昨天在膳堂看到的情况就猜出
会卖的不错,可他最乐观也就是认为最多卖出几十份而已。
  「我其实刚才一看到你就想告诉你这个喜讯的,怎样?还要求停售吗?」兰
斯笑问道,他可不认为这世上还有人跟灵石过不去。
  寿儿闭目回想昨晚施镜花那伤心欲绝的样子,一咬牙道「还是停售吧!」
  「什么?」兰斯一惊,不过很快他就淡淡地道:「玉枪小友啊,咱们交情归
交情,生意归生意。这影像既然已经卖给我们了。那它的销售权就是我们的了。
你已经无权再停止销售了。」
  「这我也知道,可是任何事总会还有补救办法吧?」寿儿不甘心道。
  「办法当然有,只要你愿意赔偿我们每天损失的上千块下品灵石就行。」兰
斯冷笑道。
  「什么?每天赔偿上千块下品灵石?这……」寿儿一下子蔫了,这么多的灵
石他那里赔得起?
  兰斯可能是不愿太得罪寿儿,于是又讨好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的。」
  「哦?什么办法?」寿儿急着想帮施镜花要回那份影像,所以赶紧问道。
  「你再偷摄一部更受欢迎的替代它不就行了吗?」兰斯提醒道。
  「对对对,我怎么没想到呢?好,就这么办。我争取让族中那位大能再帮我
偷摄一部更受欢迎的影像。」寿儿心中有了定夺,其实他早就有了目标,回宗门
后就去实施。
  「好了,今天的销售分红现在你拿吗?还是等这几个人都买完了再一起取走?」
兰斯问道。
  「这事不急,兰道友,还有个事情请教你。」寿儿密语道。
  「讲,只要是我知道的。」
  「你们这[ 蜃楼岛国奇玩店] 里有没有可以使人产生幻觉的奇物?就是那种
把你幻想成别人然后……唉,该怎么说呢?就是那种……」寿儿本身就不知道他
需要何种东西能让施镜花在跟他交媾时有所反应,而不醒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怎么亲热都毫无回应,这样太无趣了。
  「你不用费劲描述了,我玩的女人比你多,这种事我懂得。知道你想要什么
东西了。」
  突然本来一直在与那几位做交易的兰斯扭过头来冲着寿儿淫笑起来,密语道:
「你是不是想睡了那个叫施镜花的道神宗女修?品尝一下她的名器仙桃屄?」
  寿儿没想到这家伙眼光这么毒辣,居然一下子就猜测出了真相,他小脸一红,
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立刻否认道:「不是不是,绝对不是,兰师兄这种玩笑可
不能随便开。我买来是有其它用处。」
  「嘿嘿嘿!这种奇物本店倒是有几件,效果有好有坏,不过我推荐你要效果
最好的那种。我给你讲,我推荐给你的这种奇物是不对外卖的,我是看在你是本
店最有前途的长期合作伙伴的份儿上才会考虑卖给你的。」兰斯一听生意上门积
极推荐道。
  寿儿知道这兰斯是行家,双方又一起合作所以断不会骗他,就随口道:「好,
那就要你推荐的那种最好的奇物吧。多少灵石?」
  「一万下品灵石!」兰斯平静道。
  「什么?一万下品灵石?你怎么不去抢?那不要了,还是买稍微次一点儿的
那种吧。」寿儿一听价位被吓得不轻,他长这么大都没有听说过有如此昂贵的东
西。
  「别急嘛,小友,你听我解释嘛。我给你推荐的这种可不是凡物,这可是我
们一族的家族至宝,不是随便能买到的。这可是月华神兽的遗骨残片啊。有了这
月华神兽的遗骨残片只要是对筑基境以下的女修施法就可以使她产生幻境,在梦
境里把你幻想成她最倾心的男人,任你玩弄。这么说吧,你只要有了这月华神兽
的遗骨残片筑基境以下的女修你想玩那个就玩那个。她们甚至还会在梦境里十分
的配合,任你玩弄。」
  「切!那么神奇你怎么不用?」兰斯把这月华神兽的遗骨残片说的太过神奇
了,甚至比寿儿自己预想的效果都强大许多,寿儿有点儿不是太相信。
  「我在我们一族里身份太低微,没资格保管这种至宝。这种宗族至宝在我师
父手里,而且他经常用的。这么跟你说吧:咱们这坊市里所有开店卖货的,只要
是有点儿姿色的女修都被我师父利用那至宝的神奇睡过了。」
  「什么?这坊市所有卖货的漂亮女修都被你师父糟蹋了?你可真敢吹牛!难
道他还敢动道神宗那个店铺里的女修?」寿儿真不信。
  「呵呵呵!道神宗的怎么了?那几个女修只是外门弟子又没有大靠山。他们
那个店铺里一共四个女修,姿色都不错,除了那个主管店铺的执事被我师父上时
已经不是处女以外,其他三个女修都是我师父给她们开苞的。她们的开苞精血就
保存在我师父那个收藏戒指里。」
  「你胡说!」其实寿儿心里有些信了,他只不过是很生气,毕竟那是他的同
门师姐妹们,而且他上次去那店里买符箓时对那位接待他的师妹印象特别好,她
看起来清纯靓丽、温婉可人。
  「呵呵呵,我师父有个特别爱好就是:每次跟女修交欢他都会留影保存的。
要不要我拿一份给你看看?」
  「你……我不看。」寿儿无力地低下了头,看来肯定是真的了,那几个小师
妹都被那个看起来仙风道骨的淫魔给糟蹋了。
  「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难道就不怕我去告发你师父?」寿儿有些不解这种
机密的事这兰斯为何要告诉他?
  「是你愣是不相信那月华神兽遗骨残片的神奇,所以我才迫不得已告诉你这
个震撼消息的!再说了你是我们的长期合作伙伴,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让
你知道也没什么,男女之事也就那么回事,你看看合欢宗根本不拿这当事。」兰
斯好像对这种事颇不以为意。
  「合欢宗?他们是邪修,怎么能跟他们比?」寿儿气愤道。
  「邪修?呵呵呵!难道你打算肏施镜花就是正派所为吗?我可是听说人家施
镜花可是有夫君的。她的夫君姓孙,主管道神宗膳堂对吧?」兰斯讥笑道。
  「我……我没有……」寿儿的小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但死不能承认。
  「小友啊,大家都是男人。有些事没必要太较真儿的。作为长期合作伙伴听
我一句劝,要买就买这效果最好的月华神兽遗骨残片。我跟你讲:你用这奇宝输
入真气它就会发出淡蓝色的月之精华之光,一圈圈的照在施镜花头上,很快她就
会进入幻化的梦境之中,她会在梦中把你幻想成她的夫君,任你采撷。说不定会
淫词浪语不断哦!咱们坊市里就有个姿色相当不错的女修而且身材火辣,奶大臀
肥相当诱人。当初我师父看她修为低又缺灵石修炼,就不想动用那月华神兽残片
只通过常买她的东西,并经常送她些礼物、灵石,来讨好得到她。可不想这女人
滑的很,东西照拿,可就是死活不答应师父的追求,每次说什么她心里只有她夫
君。简直就是贞洁烈妇的典型。后来没办法师父就动用了那月华神兽残片,结果
你猜怎样?」
  「怎样?」
  「在那淡蓝色的月之精华光华的照射下,她睡过去后在梦里就把师父当成了
她的夫君,没想到在他『丈夫』面前一下子就变成了淫妇,粗语浪言听得我都不
好意思了。所以说小友啊,你听我劝,就要这月华神兽残片吧。说不定那施镜花
在梦境里把你当成她的丈夫也是个骚浪货呢?那玩起来可就舒爽了。」
  寿儿被他忽悠地仿佛眼前就看到了镜花师姐躺在香榻上在他胯下婉转承欢的
样子,禁不自觉傻笑起来,他终于动心了。
  「那个……那个价钱能不能再商量商量?实在太贵了,我买不起啊。」
  「哎呀,就凭咱们这种关系不用你现在就掏灵石的。」兰斯立刻运用商业技
巧道。
  「不用现在就给灵石?那以后再给?」寿儿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你不用给灵石,就从你的销售分红里扣除就行了。你今天到目前为止在帐
的销售分红大概是三百六十多下品灵石。」兰斯道。
  「三百六十多下品灵石?这么多了?一天就卖了这么多?」寿儿惊讶道。
  「是的,你偷摄的影像买到好,反响也好。怎样?就这么定了吧?我去店里
给你把那月华神兽遗骨残片取过来?」兰斯道。
  「要不……还是再等等吧,我现在缺灵石,两个多月后我还得给爷爷、奶奶
买高阶延寿丹呢。」
  「可惜我们店里不卖丹药,那丹药很贵吗?要多少灵石?」兰斯问。
  「最少一万多下品灵石,两个多月后就得去参加拍卖会了。」寿儿道。
  「那没问题啊?你算算,两个多月后你的影像最少能卖两三万下品灵石啊,
就算扣除一万买月华神兽遗骨残片的也完全够了啊!」兰斯继续劝道。
  「这……好吧!」寿儿算了算的确是够了,于是就终于答应了。心里暗暗佩
服这兰斯真是把做生意的好手。要是别人让他掏出一万下品灵石来,买一块到现
在都没见过的骨头碎片打死他都不肯。只能说这兰斯似乎看透了他,句句说到他
的心坎儿里,不服不行。
  兰斯跟那几个买货的说了几句,然后就走向了巷口找寿儿来了,那几个仍等
在那里等着买货。
  两人一起快行到店铺时,兰斯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密语寿儿道:「小友,忘
了给你推荐采花必备的法阵了,我看你是初次干这种事,身上肯定没有隐息法阵、
防音法阵吧?」
  「我要那玩意有什么用?」寿儿其实只听那两个法阵的名字就大概知道作用
了,不过还是装单纯的问道。
  兰斯伸出只胳膊搭在他肩膀上挤眉弄眼道:「嘿嘿嘿,有了这两个法阵,你
就是在施镜花丈夫身旁把施镜花肏得浪叫连连他丈夫也听不到一丝,更感觉不到
你的气息!」
  寿儿小脸通红,摇头道:「我不用,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其实……」
  「嘿嘿嘿!我懂得,放心吧,一会儿我顺便给你从店里拿两套法阵出来。不
用给灵石,也从销售分红里扣除。」兰斯笑得更淫荡了。
  寿儿红着脸低头紧走,也不敢看兰斯一眼,他感觉自己在兰斯面前就好像没
穿衣服一般。
  兰斯却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寿儿那张稚气的脸庞,又深深地看向他的两腿间,
担心道:「你岁数这么小还是个半大孩子,下面不会还没长大吧?不会还是根小
豆芽儿吧?我可跟你讲,你下面的资本要是还比不上施镜花的丈夫那最好别去干
这事了,别让那女人看不起,给耻笑了。」
  本来红着脸低着头的寿儿听他这么说,感觉自己作为男人的尊严被践踏了,
于是立刻很自信地昂起了头傲然道:「兰道友,一会儿给我拿最好的隐息法阵、
防音法阵!灵石不是问题。」
  这等于是不打自招了:他要用这两给法阵去睡施镜花,至于为何要用最好的?
是不是担心他太勇猛了下品的法阵挡不住施镜花震天的呻吟声?那就需要兰斯自
己去品了。
  兰斯先是被他说得一呆,不知寿儿为何会突然这么说话,不过只琢磨一息他
就马上明白了寿儿的深意,立刻会意笑道:「嘿嘿嘿!看来是我狗眼看人低了。
好啊,果然英雄出少年!一会儿我就给你拿店里最好的法阵。不过小友啊,我跟
你打个商量吧?等你把施镜花玩腻了能不能让我也尝尝那名器仙桃屄的滋味?」
上一篇:【江山云罗】第四集 暗香零落 第六章 欲语难言 泪映心痴
下一篇:【新连环铡美案】第十章 高深左蓝婊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