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新连环铡美案】第十一章 “铡美案”来了(配图)
第十一章 "铡美案"来了



               一、研2班
  R大只针对法学院13届本科,试点设立的两个「2 2」模式基地班,因
本科学制缩短了一年,教学快步于普通班,有的科需单独上课,自大二选拔出基
地班,既分配有一间固定的班级教室,法学楼E座的一间中型平面教室,编号为
701。因是大三期末全班升的研,且硕士学制同样缩短了一年,升级为了校内
俗称的研1班、研2班,依然有着班级教室。
  法学院以研究生教育为主,本科只有法律一个专业,13届大一时共八个班,
大二通过考试选拔出两个基地班时,选取率约为三分之一,还包括了子弟生、后
门生等等,全算不上什么尖子班。感觉上1班更好,且本科时1班的辅导员,属
于那种对学生严厉对领导热情的老师,非通过考试进基地班的学生,十之八九都
是去了1班。
  升研后不再通过考试招人了,每个学期依然按成绩淘汰一批,这种「2 2」
模式基地班,引发了很大争议,升研后考试执行更严格了,升入研二时,生源素
质差的1班,被淘汰了近四分之三,研二时合并为了一个班。这种特殊模式的基
地班,很多学生都弄不明白,依然认为有着研1班、研2班,相当于1班并入了
2班,懂得的人仍将合并的班级,俗称为了研2班。原来两个班共用的701号
教室,现在实际只是研2班的班级教室。
  法学楼的E座,对应的是整栋楼西部的上7层,实际楼层为21层到27层,
教室是按座楼层标注的编号。701号教室,位于E座7层的楼道西端,窗户是
朝阳的,前后有两扇教室门,前门和前黑板是在东边。
  我在的研2班的学生,基本都是凭成绩考上的基地班,又有着固定的自习教
室,从大二设立基地班开始,自发形成了良好的晚自习氛围,都会坚持上完两节
晚自习,都能自觉保持自习纪律。研二时合并为了一个班,只剩下了33名学生,
701教室能容纳百余人,装有独立的双向空调,外班的学生也可以来上自习,
前提是遵守研2班的自习纪律。
  本科时,2班正经考上基地班的学生,不到班级教室上晚自习的只有两个,
一个是鲁蔷,一个是我。鲁蔷在大三的下学期,因遭PS的群交艳照陷害,只好
是休学了一年,不上晚自习的只剩下了我。
  这是期末的考试前,我忽然带着一个大二的美女学妹,每晚都来班级教室上
晚自习,包括倪霁都认为了,我这是来同学面前显呗的。我确实抱着了这一心态,
只是显呗的动机,并非别人认为的那样。
  倪霁足够拜金淫荡,作为了一个97年的大二女生,远没意识到官场斗的凶
险,以为跟我成了炮友,也就等于成了季院长的人。常言道,日过了生情,我帮
她消除着被清算历史问题的可能,提醒她与柳荷甄珺等人划清界线,踏踏实实地
好好学习,她仅是可以忽略的小角色,保持低调也就能被忽略了。
  14号周日的这天,倪霁下午去了校外的健身房健身,傍晚前约我在校外吃
的晚饭,吃完饭尚不到6点,与我直接来了法学楼上自习。
  建得相当气派的法学楼,原来晚上没什么人来上自习,这个学期宣布要严格
期末考试,本科生、硕士生的期末考试,因此后延到了1月份的第3周。大学生
不怕考试,而是怕严格考试,今年的期末考试前,法学楼晚上不再空荡寂静了,
很多人吃完晚饭就会来上自习。
  今天我和倪霁来法学楼时,晚饭时间还没有结束,且赶上了是周日,从正楼
门走进了A座,偌大的法学楼内静悄悄的。我冲倪霁坏坏的一笑,拉着她顺楼梯
走到了三楼,来了楼道东端的男女厕所外。
  我侧耳听了听,整个这一层楼应该没别人,又朝四下看了看,厕所的附近没
有监控探头,干脆拉着倪霁进了女厕所,从里面插上了门,进了最里面的一间格
子。
  倪霁是个准00后,穿戴打扮得很新潮前卫,今天在羽绒服的里面,穿了一
条很薄的长靴装,头上还戴了一顶棒球帽。
  我已在教学楼厕所,肏过她好几次了,倪霁进了格子里面,主动脱下了羽绒
服,将羽绒服和挎包挂到了挂扣上,又脱起了里面的衣服。



             (图11-01)
              二、女厕所做爱
  倪霁脱得只剩下了内裤、胸罩,这才假做无奈地说:「老公,不是吧,又要
在厕所里干人家啊?」
  我捏了一下倪霁的屁股,「别装了,哪回你不爽得嗷嗷的!」拍了一下她的
头顶,「你真是浪催得,大冬天,戴这么个帽子干啥?」
  倪霁嗲声嗲气地说:「人家比你们班的女生,小了好几岁嘛,跟着你去上自
习,好多学姐都瞅我,只好戴个帽子挡着点啦……」说着摘下帽子,又解下来胸
罩,四下找起了挂的地方。
  我伸手拿过帽子,扣回了倪霁的头上,「行啦,既然你喜欢戴,就戴着挨肏
吧!」拉开她挂到挂钩上的挎包,让她将胸罩塞到了包里,伸手解开了腰带,
「别磨叽了,先跟老公亲嘴儿,帮老公撸着鸡巴。」
  倪霁从拉开了的挎包里,拿出一包卫生湿巾,仔细地擦了一遍双手,又帮我
擦了一遍双手,叉开双脚站到了蹲便池的前侧,低头看了看下身,「哎呀,老公,
我今天穿的靴子,在卫生间没法脱鞋,可靴子不脱了,内裤没法脱下去啊。」
  我同时抓住了两只乳房,「真笨,你把裤衩儿,拉倒大腿就行了呗。」
  「嘻嘻……还是老公聪明!」倪霁将粉红色的小内裤,褪到大腿的中间,右
手伸到下面掏出我的鸡巴,左胳膊搂住了我的脖子,等我的鸡巴在她的细嫩手中,
迅速膨胀到了梆硬,假做害怕地说:「老公,你的鸡巴太大了,每回干我,都把
我的小逼,撑得满满的……」
  我一边与倪霁亲吻着,一边享受着她熟练的手活服务,等鸡巴很快就坚挺如
棒了,伸出双手抓住了面前的两只乳房,捏着倪霁移动到了格子的里侧,「手扶
着墙,撅屁股站好了,老公要肏你了。」
  倪霁两条大腿之间,横亘着绷紧的小内裤,撅屁股站好了姿势,扭回头浪吟
着说:「啊……老公……干我吧……肏我吧……用你的大鸡巴……肏我的小逼吧
……」
  我从后面开始了抽插,倪霁马上开始了浪叫,我伸手一只手,很用力地捂住
了她的嘴。其实不用担心被外面听到,我捂住了倪霁的嘴,更多是为了凸出凌虐
感。



             (图11-02)
  吭哧有力地肏了几十下,我松开了捂住倪霁嘴的手,稍微缓了几口气,掐着
她的细腰,继续起了更猛烈的肏干。倪霁大口地喘息着,不是太大声地浪叫着,
同时说起了下流言语。
  「啊啊啊……老公……大鸡巴好厉害……肏死我了……我的小逼……又被老
公肏翻了……老公……老公……肏我……使劲肏我……我这个小骚逼……就喜欢
被老公的大鸡巴……啪啪地狠狠肏我……」
  我打了几下屁股,「你个小贱货,不要叫老公了,叫爸爸?」
  「啊啊啊……是……爸爸……爸爸……大鸡巴爸爸……爸爸肏我……使劲肏
我……肏死我这个……又骚又贱的女儿……」
  我捏着了倪霁的一只乳房,「爸爸能肏你,是不是也能肏你妈啊?看手机里
你妈的照片,长得挺漂亮挺年轻的,一看就跟你一样骚,有机会给爸爸介绍下,
让你妈也享受一下,爸爸的大鸡巴!」
  「啊啊啊……是……爸爸肏了我……当然也要肏我妈了……我妈还不算太老
……今年刚过四十……长得还行……确实挺骚……经常找小鲜肉儿……在网上约
炮……」
  在教学楼的厕所里做爱,既刺激又紧张,因此射出来得较快。我连续不停地
肏了倪霁十来分钟,下身涌上了一阵阵强烈的快感,到了快要射出来的状态。
  倪霁感觉到我要射了,扭过头来说:「爸爸……没有戴套儿……也没有准备
后悔药……不要……射在我的里面啦……射骚女儿的嘴里吧……」
  我拍了下倪霁的屁股,猛地抽出来了鸡巴,「是你个小贱货,想吃精液了吧?」
  「啊啊啊……是的……是的……爸爸……」倪霁转过身,蹲到了我的面前,
先舔干净了,刚从她逼里拔出的鸡巴,仰着脸下贱地说:「爸爸……精液能美容
嘛……小骚逼最喜欢吃了……谢谢爸爸,又喂骚女儿吃精液……」
  倪霁手和嘴并用,卖力地帮我打了一会儿飞机,等我马上要喷射出来时,长
长地吐出来舌头,改为用单手快速地撸着鸡巴,让我将射出的精液,全部射到她
射出的舌头上,吐着舌头让我检查了一下,然后把精液全吃了下去。



             (图11-03)
  吞下了许多的精液,倪霁条件反射地干呕了几次,我从她的挎包里,拿出一
瓶款泉水递给了她。倪霁先提上内裤,拿着款泉水蹲在蹲便前,来回地漱了好一
阵口,站起身急忙穿起了衣服,连打着冷颤说:「老公,咋这么冷啊?不是暖气
又漏了吧?」
  我听倪霁这么一说,感觉确实有些冷。新校区原本是独立供暖,今年因防雾
霾不允许单位自主供暖了,纯粹是拍脑门想出来的规定,突然传达下来时,距离
供暖不到一个月了,紧着干着地更换了供暖管线,施工质量自是难有保障,开始
供暖的这两个月,暖气管道已爆裂了十几次了,看来今天又是那处的暖气漏了。
  我很快就穿好了衣服,倪霁穿得这套长靴装很薄,但里里外外分了好多件,
刚才脱得有些凌乱,这时还是只穿着了内裤。
  「操,你真是浪催的,穿了这么套复杂的衣服。」我拍了下倪霁的屁股,掏
出手机看了下时间,「6点半了!开始有人来上自习了,你别着急慢慢穿,我先
出去了,毕竟是女厕所。」



             (图11-04)
              三、反黑冲突
  晚自习的上课时间是晚7点。我先出了厕所又走下了楼,看了下时间是6点
45分,走出了正楼门站在了台阶上去抽烟,这时陆续有学生走来法学楼上晚自
习。我一根烟没抽完,牛兑成、范桐敏、肇西强,一前两后走来了楼门前。
  牛兑成先跳上台阶,「正想上701找你去呢!我们仨考研,相当中国足球
冲击世界杯,都没少了麻烦你,上回说我们请你吧,结果是你请的我们,20号
下研考成绩,哪就等分儿下来,再一块请你吧。」
  肇西强紧着走上台阶,举了举抱在怀里的一摞小说,「他妈的又停气儿,7
01有制暖空调,我俩跟着来看小说啦!对了,我们这都毕业了,能让进不啊?」
  范桐敏从肇西强怀里拿过一本小说,「嗨,有啥不上进的,都一届的。」拍
了我肩膀一下,「走吧,咱一块上去吧!」
  「啊……」我打了个迟愣,朝楼外指了下,「我等人呢,今晚又停气儿了,
去701的人肯定更多,你们仨先上去吧,要不公用桌坐满了。」
  我站在楼门外又抽了一根烟,快到7点钟时,倪霁抱着书包走出了楼门,我
想了想对她说:「暖气又坏了,今晚去701的人肯定多,你现在最好地低调些,
正好你这个周末没回家,今晚你就回家看书吧。」
  倪霁是南方人,她父母是在她上大学前来的京,在京买了房但办不了户口,
她是考上大学才来的京,家与学校不在一个区,坐地铁也就半个小时,所以她经
常回家。懂得我今晚让她回家的意思,倪霁当即点头表示了同意,我将她送到了
北校门外的地铁站,随即走进校园返回了法学楼,差不多正好7点半时,上楼来
了701教室。
  研2班的班长傅芝娟,从大二到研二,一直是基地班的班长,能在特别设立
的精英基地班,连续做了四年的班长,难度超过了连任学生会主xi,当然有着
足能服众的能力,在全学院乃至全校,都有着很高的声望。
  升研后班级教室不再上课,只用以了上自习,基于来上自习的有很多外班的
学生,傅芝娟组织研2班的学生,将原本这间普通平面教室,布设成了一间创意
自习教室。教室里的课桌并不相同,有单人桌、双人桌、多人桌,不是成排成列
地摆放的,充分利用上了空间,将课桌摆放出了个性,同时没有因此显得凌乱,
并自费添置了饮水机、充电器、路由器等设施。研2班的学生,在教室都有固定
课桌,并没有独立开,与公用课桌混在了一起。
  傅芝娟与我的关系很不错,今年期末前的这些天,我带着倪霁每晚都来班级
教室上自习,给我了个特别关照,在教室的西北角挨着后门,额外给摆了两张单
人课桌。
  我走到了的前门教室外,透过门上方的玻璃窗,朝教室内望了望,研2班的
人都已来了,还来了几十名其他班的学生,整个教室坐得满满登登,都在安静地
坐着学习。属于我的两个位子空着,我没有走前门,从后门悄悄地溜进了教室。
  倪霁是个知名度很高的文艺范儿校花,全院学生基本都认识她,我带着倪霁
来班级教室上晚自习,与我同班的研2班的人,尤其是天生八卦的女生,给予了
很大的关注。今晚我是自己来上自习的,傅芝娟、李楠、张研、程葆箐、李晓樱
等,研2班所有的女生,都相续看向了我和牛兑成,与我更熟的傅芝娟和李晓樱,
先后冲我做了个鬼脸。
  第一节晚自习快下课时,王凯峰、吕海军,刚嗝屁的周教授的这两个狗腿子,
领着几个非洲留学生,来了701教室。
  近些年咱天朝大学的非洲留学生,已经成了大学校园的公害,几乎都不念书
也念不明白书,每年光生活补助就好几万,考得再差都不会挂科,各种违纪学校
都不管,想一直念就能念到博士、博士后,优哉游哉地整天就是骚扰女生。
  王凯峰、吕海军这俩货,原来的主子先被抓又挂了,出于被怕开除需要寻找
新庇护,近几天哈巴狗似的正忙着溜须,中文名叫郝德的一个非洲留学生头目。
今晚整栋楼没了暖气,郝德的为首的几个非洲留学生,忽然来了有制暖空调的7
01教室,显然是这俩狗腿子给出的主意。
  非洲留学生看明白书的都没几个,全没有上晚自习的概念,几个非洲留学生
来了后,专门往女生坐的位子挤,随着两名女生的尖叫声,多一半的人起身躲出
了教室。这帮黑家伙们惹不起,傅芝娟是班长,安静的自习课突然别搅乱了,她
必须得有个态度,挺身站出来大声劝止。
  701是精英班的固定教室,即使是嚣张无忌的非洲留学生,以前也没来7
01捣乱过。郝德为首的几个非洲留学生,今晚似乎亢奋得有点过头,不但不听
劝阻,反而踹桌子摔椅子地闹得更凶了。牛兑成、廖奥颇等几个东北籍学生,见
此情景都忍不住了,摞胳膊挽袖子地就要动手打架。傅芝娟一看事儿要闹大,急
忙跑出教室去叫保安。
  法学楼的每一座,相当于独立的楼中楼,每座的1层都有间安保值班室,晚
上回有一两名安保人员值班。今晚在E座值班的校警,名字叫赵雨,二十三四岁
的年纪,是名合同工性质的辅警,他老爸是学校小食堂的厨师,非善于巴结领导,
溜须上了校保卫处的刘处长,给他弄了个合同工协警。这个赵雨跟他老爸一样,
见到有用的人就巴结,见到了麻烦就躲。傅芝娟马上就把他给叫了,见闹事的是
非洲留学生,赵雨屁都没放就溜了。
  几个非洲留学生见保安不敢管他们,气焰更加嚣张了,长得又黑又胖的郝德,
带着头对在场的中国学生推搡挑衅。这下大家都忍无可忍了,身高超过一米九的
廖奥颇,飞起一脚踹倒了郝德,马上有更多人的跟着动了手。架真打起来了,几
个非黑留学生反都没敢还手,当即被都打倒了地上。王凯峰和吕海军见势不好想
溜,没等跑了也成了挨揍目标。
  我躲了后面没急着动手,摔散了两三把椅子,掰下一根椅子腿,探身递给了
牛兑成,继续掰着椅子腿喊道:「过来抄家伙,别溅身上血。」
  傅芝娟见事儿真闹大了,急忙过来阻拦,我搂住她悄声说:「班长,您躲远
点,别蹦身上血,架是拉不开了,直接通知政保科吧。」
  政保科名义上归保卫处管,实际是直属于文保分局,职权大过了校保卫处,
有权越过学校抓人,被学生们戏称为了校园宪兵队。外国留学生被打了,我提醒
傅芝娟直接通知了政保科,很明白套路,但我这么做是因为非常了解,新来的政
保科代科长廉玮。
  廉玮带着几名校警很快赶到了,打得正来劲的人急忙停了手,曾卧底过贩毒
团伙的廉玮,马上就发现到,几个非洲留学生都吸了毒,因此忽略过去了群殴,
吩咐拷上了几个非洲留学生挨个搜身,翻出来了好几盒「大麻烟」。
  保卫处的刘处长,随即带更多人来了。廉玮这时已在现场调查清楚了,刚才
发生冲突的原因,几个非洲留学生因吸了大麻,来了研2班的教室寻衅打砸,引
发了与中国学生的冲突。
  刘处长单就脑满肠肥的长相,一看就是典型的官僚,除了当官别的都不会。
官僚思维使然,首先想到的是不能影响中非友谊,听廉玮介绍完情况,急忙命人
给几个非洲留学生打开了手铐,又鞠躬又道歉地要将人礼貌带走。郝德为首的几
个非洲留学生,马上又都找回了嚣张,坐到了地上拒绝离开,嚷嚷着要联系大使
馆。
  这时全法学楼的学生们,几乎来了E座,见此情景都不怒了,封堵住了楼梯,
要求严惩闹事者。几个非洲留学生见事儿闹大了,怕真联系大使馆被遣送回非洲,
不敢再辩解又都闭了嘴。刘处长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严惩闹事者,这话说的很
含糊,在场的学生们更不干了,刘处长没法玩官场言辞了,只好改口说严惩吸毒
闹事者,随后赶来的更多保卫处的校警、保安,这才保护着几个非洲留学生离开。
  闹腾到了10点半,这场冲突才平息,自习课早已结束了,法学院的学生们,
欢呼着离开了法学楼。
              四、驾车直播



             (图11-05)
  我回到了宿舍时已11点了,上了个厕所冲了个澡,沈墨老师给我发来条短
信,问我方便不方便上网聊天,我没回短信直接打开了电脑,与沈墨老师在QQ
上聊起了天。
  沈墨老师正开车行驶在路上,连上了QQ视频,将手机放在了副驾驶位上方
的托架上,等于是给我来了个驾车直播。
  沈墨先说:「我家莉莉,让我带她向你表示感谢。她进了法戏社,演了个女
十号吧,自我感觉挺好的,她们正排练的法律题材的舞台剧,获得了去政法部门
巡演的机会,不光是实现演员梦啦,毕业找工作大有好处。这么一来,我估计要
晚去几天啦,我家莉莉说考完试要全天排练,但回来也得往后延啦,等莉莉去演
出了,咱们见面的机会,还是有滴,哈哈哈……」
  我说:「这事儿用不着谢我,是人家莉莉天生丽质,我就是给推荐了一下。
对了,沈老师,您这是干嘛去了,穿这么性感。」
  沈墨说:「去看了个亲戚,一个叔伯的姑姑,好几年没去了,大手术刚出院,
知道了当然得去看看,白天没空儿晚上去的。穿得不算性感,还是靴子装配大衣,
开车大衣脱了,成短裙丝袜装了,哈哈哈……」
  我问道:「等你来了,你们娘俩儿,要晚回去些天,你老公,会不会也跟着
来啊?」
  沈墨回应道:「嗯……他来不来,我们还没说呢,他那边儿工作忙,放假得
年底呢。他来不来都没什么,对咱俩肏逼的事儿,他的态度没变,依然非常支持,
哈哈哈……」
  这时车停下了等信号,沈墨撩起了下身穿的灰色毛裙,露出了肥美的三角区,
伸手摩挲了几下,穿着亮光皮肉色厚丝袜的大腿。



             (图11-06)
  继续开起了车,沈墨问道:「你这回的期末考试,涉及到了能不能提前毕业,
非常重要,我没打扰上自习吧?」
  我说:「嗨,这都几点了啦,我早上完自习回来啦。」
  沈墨说:「这样儿啊!哪你先安心复习吧,等你考完了,咱俩先把逼肏了。
以前老想着,本着sm调教开始,自己给自己增加难度了,其实先肏过了,一切
都很自然啦。」
  忽然咯咯笑了起来,沈墨接着说:「哎呀,我老公啊,对咱俩肏逼的事儿,
好像比咱俩还着急,今天中午有问我了。」
  我笑着说:「是这么个道理,以前整得起点太高了。哪什么,你明天有机会
儿,偷偷买个肛门塞,把屁眼儿塞塞,不光要肏你逼,还要肏你屁眼儿呢……」
  沈墨不由地呻吟了一声,随后假做害怕地说:「不是吧,还要肏屁眼儿啊?
我的后面,好几年没正经用过了,你的大鸡巴,干我的屁眼儿,还不肏死我啊?」
  我说:「所以啊,让你买个肛门塞,先把屁眼儿塞塞!」
  沈墨问道:「上哪去买啊?这种物品,不太方便网购吧。」
  我说:「嗨,现在街边有好多,自动售货的成人店,随便找一个,就能买了
呗?」
  沈墨笑着说:「是啊,还是主人聪明。哪我明天,方便了就去买,然后把屁
眼儿塞着,等着被主人的大鸡巴,狠狠肏我的屁眼儿。」
  聊出了兴奋的感觉,沈墨解开了上身的衣服,露出了里面戴的红色胸罩。



             (图11-07)
  「对了,不能只买肛门塞,还要买别的sm工具。等被主人用大鸡巴,把我
的逼和屁眼儿都肏了,我就是主人的奴了,要接受主人的各种调教,争取在狗年
到来前,被主人调教成一个,合格的性奴母狗,哈哈哈……」
  我说:「嗯,不错,有进步,知道举一反三了。」
  沈墨笑着故作无奈地说:「唉,看来距离成为奴,越来越近啦。哪就争取早
日,变成主人的性奴母狗,谁让我这个贱货,就喜欢被蹂躏呢?」
  我趁机问道:「怎么,做主人的奴,还委屈你啦?」
  沈墨回应道:「不是的,是我这个贱货,渴望成为主人的奴。主人玩我、肏
我,是对我的赏赐,把我调教得更骚更贱,是我期待成为那样。」
  沈墨的跳跃思维非常强,又忽然问我道:「主人,我用不用,买一条皮鞭啊?
你知道的,我很喜欢被打屁股。」
  我有些无奈地说:「唉,又让你给带沟里了。这个不用,你只是喜欢,被打
屁股,你练体育的出身,身上的肉结实,拿皮带打效果更好,你本来喜欢的,就
是拿皮带,抽你的屁股嘛。」
  沈墨回应道:「是,还是主人明白。哪我……给主人买一条,纯牛皮的皮带
吧,到时候让主人,狠狠抽我的屁股。」
  语气不由地变兴奋了,沈墨接着说:「哇,撅着大屁股,跪在主人面前,逼
和屁眼儿都塞上,被主人用皮带,狠狠打我的屁股,打得我嗷嗷浪叫,想起来,
我逼就湿了……哈哈哈,看来真是太贱了……」
  我提醒道:「沈老师,您正开车呢,别只顾着发情,注意交通安全。」
  沈墨服从的口气说:「是,主人。贱货这几天,保养好皮肤,养足了精神,
塞开了屁眼儿,准备迎接主人的调教。」
  拐过了一处较暗的转弯,沈墨停住了车,从红色胸罩内掏出乳头,用手指揉
了几下,「主人,我到快到家在小区,快12点啦,哪就下了,等主人考完试,
我再好好伺候主人。」



             (图11-08)
   五、“铡美案”来了
  第二天是周一,中午我刚在食堂吃完了饭,带哥很意外给我打来了电话,说
有事让我去培训中心找他。我以为是找他订客房的事,遇到了什么意外情况,饭
没吃完急忙跑来了「校园红楼」,不想带哥找我的事,竟是昨晚学校发生了杀人
案。
  昨晚的命案暂时封锁了消息,带哥是「校园红楼」的大总管,消息当然足够
灵通,得以详细地了解到了案情,随即将知道的情况当面转告了我,是他认为昨
晚发生的命案,与刚提升为副院长的季老师,牵扯上了重大的间接关系。
  校区东部去年新建成的东操场,今年冬天将足球场浇为了滑冰场,新增了一
项有新鲜感的运动,即使去滑冰要收费,去玩的学生依然很多,一直开放到晚9
点。近些天因要期末考试了,没有多少滑冰的学生了,过了晚8点半,整个滑冰
场基本没人了。白天因要收费看得很严,晚上关闭时,只是关了冰场四周的照明
灯,操场的路灯不会关,摸黑滑冰属作死行为,没什么值得可偷的,晚上并没有
人看守,也没有安装监控设备。
  周日的凌晨4点多,几名校工来了浇冰场,这活需要在最冷的时段干,刚把
冰场四周的照明灯打开,发现冰场中间躺着了两具都是人首分离的女尸。随即赶
来了一队夜间巡逻的保安,有人当场认出了两名死者,是法学院两名学生干部,
柳荷和甄君。
  柳荷和甄君,死得都相当惨烈,都是被铡刀铡掉了头。杀人凶器遗留在了现
场,是一口非常精致的玉铡,铡刀床子是用整块玉石雕刻的,前端雕刻出了一个
虎头,长约80厘米,宽约10厘米,装着一口约两寸宽但锋利至极的铡刀片,
可以理解为是一口精装虎头铡。杀人凶器很特殊,但并不难搞到,属于是镇宅的
装饰品,淘宝上可以批量购买。
  保安没动尸体,保护起了现场,打电话报了警。分局刑警队天没亮就到了,
法医经现场验确定,两名死者被杀的时间,是头天14日的晚9点。同时给出了
杀人经过,凶手是先防狼电棒,突然将两名死者电倒了冰面上,趁得她们丧失了
行动反抗能力,用铡刀挨个铡掉了她们的头,作案时果断迅捷,从先打倒再铡掉
了两人的头,最多用时三分钟。
  法医验尸当场给出明确结论,现场勘查的却是全无收获。凶手杀死两名死者
时,脚上穿的是滑冰鞋,在尸体周围留下了冰鞋划出的痕迹,但不像案发现场留
下的脚印,难以据此判断凶手的体貌特征,凶手离开时肯定换了鞋,但冰场外的
地面上全是脚印,根本没法勘查哪个是凶手留下的。凶手作案时不光戴了手套,
用专门准备的衣服、口罩、眼镜,整个包裹住了全身,除了在冰面上留下的冰鞋
痕迹,没有留下其他的任何痕迹。
  周教授刚刚被秘密逮捕,柳荷和甄君都成了敏感人物,还好这起两名焦点女
生被杀的血腥命案,是深夜发生在没人的冰场,且是天亮前发现的凶案现场,得
以开始就封锁了消息,避免了考试前引发学生恐慌。现场勘查等于毫无所获,刑
侦人员只能是在校方的配合下,先从两名死者的社会关系着手找线索。
  我听带哥详细说了柳荷和甄君被杀一案,当即就意识到,这是如我所期出来
作案的「铡刀」,制造的第一起真正的「铡美案」,情不自禁地觉得很是激动。
我不是希望有人被杀,是等了两年的「铡刀」终于出现了,而被杀的柳荷和甄君,
确实都不算是好人。此外,季老师与柳荷和甄君被杀一案,确实牵扯上了重大的
间接关系,很可能会因此暂时离开学校,当前季老师给造成我的无形压力,可以
说是大过了「铡刀」。
  果如我所料,肯定先与我知道这起命案的季老师,第二天就向学校请了假,
准备去国外参加学术交流。咱天朝的大学提拔干部,一般都会安排被提拔者,去
国外交流学习一段时日,季老师出国参加学术交流,在她提副院长时就定了。
  我趁得季老师暂时顾不上监视我了,急忙去组队了那两个强有力的后备军,
都是美女土豪二代的鲁蔷和萧雅楠。组队的模式是要破校园命案,我如实告诉了
鲁蔷和萧雅楠,近两年里为了抓校园杀手暗中做的事,当然略去了与季老师扯上
关系的部分。这俩美女都是二代里的异类,埋怨着我为何不早带她们一块玩,非
常乐意地与我组队成了校园探案组。
  组队完了两个美女土豪二代,我经过认真考虑,决定以能协助破案为理由,
再单独去组队廉玮。
  这已是连续三年期末时发生重大校园命案了,关键被杀的两名女生,与刚刚
因敏感问题被抓并畏罪自杀的周教授,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校领导们当然倍感
压力山大。出于保护好自己头上的乌纱帽,指示保卫处配合刑警队破案的同时,
必然暗示性地交代刘处长,争取独立提前破了这起命案,以避免因破这起命案查
出更多的问题。脑满肠肥的刘处长,除了当官别的都不会,刚调来的政保科的科
长,原来是正经的刑警,又属于是挂职蹲点可以灵活掌握,未婚妻还跟这起命案
扯上了牵连,精于官场套路的刘处长,必然会将破案任务转交给廉玮。
  我琢磨到了这些关联,其实都是明摆着的套路。廉玮果然接受到了破案任务,
将他在警队的两个好友,韩壮和鲍强,以到R大法学院进修的名义,弄来了学校
做破案助手。
  廉玮和我早就是朋友了,对我有着做够的了解,知道我确实能帮上忙,接受
了我协助破案的请求。正好我到了找工作的时候,廉玮又去找了刘处长,谎称我
在文保局找到了工作,提前到校保卫处实习,安排我临时做了校警。保卫处的正
式工是穿制服的,但非特殊部门的属于学校的员工,内部的人事安排便于灵活掌
握。
  临时当了校警,不好再干放校园高利贷的营生了,我将这笔生意全交给了钱
美伊,实际放高利贷的幕后老板的名字,已经换成了钱美伊,我改为了暗中确定
可以借给钱的目标。钱美伊正在攒钱买房,我退出生意只提出了100万,另一
半算是借给了钱美伊,实际我没打算再要,毕竟钱美伊算是我的第一个m。
  林敏和刘青舞,随着各自的女儿考完了试,带着各自的老公来了。这两位农
村靓妈来的事,我已提前做好了应对,本来也不方便跟她们的老公见面,我通过
电话经带哥帮忙,安排她们两家人住到了培训中心,之后让她们自己逛起了首都。
  我有廉玮帮忙忽悠当上了校警,但对能帮忙破了这起命案,最关键的这一点
并没忽悠。现在依然只有我认为「铡刀」的存在,我已经为此忙活了两年了,之
前已作出的大量的分析、判断,最了解凶手的人是我,最有可能抓到凶手的人,
当然也是我。
上一篇:【淫途亦修仙】(第三十章)
下一篇:【魔人的游戏】(03)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