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淫途亦修仙】(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冬日的阳光红彤彤、温暖暖不像夏日阳光那般发出令人可怕的灼热。唐忠的
父亲唐裕康最是喜欢这冬天里的太阳。斟上一壶清茶坐在院子里中堂大厅门口一
边偷偷瞄着儿媳那奶大腰细臀肥的妩媚身影在院子里来来回回地忙碌,一边细细
品咂着茗茶真乃人生的一大乐事!
  「羚儿越发的妖媚了比她娘当初还有韵味!」看着刚刚儿媳从倒座房里出来
时那一脸的含春带媚、那肥臀款摆的撩人姿态唐裕康不由强压小腹下徐徐升腾的
欲火暗自感慨。
  说起这羚儿的娘亲来唐裕康至今都记忆犹新,那女人是他二十多岁前见过的
最美的女人。当年小唐忠才刚刚出生不久家里多了这么一口,而村里的那几亩薄
田又不够养活一大家子人,于是唐裕康去了二百多里外的久福镇周员外家当长工,
有幸见到了周员外的小妾洛梦,当时他就被她的美貌所震惊,一时惊为天人,一
见倾心。在周员外家一干就是三年,凭借着他高大阳刚的形象、对人实诚、任劳
任怨的努力渐渐博得了洛梦的信任,以至于后来她拜托唐裕康帮她去办了一件事
关她在周家地位的最为秘密的事:事先就去寻了一位出生不久的男婴替换了她刚
刚生下来的小女儿。
  她之所以这么做唐裕康是万分理解的,因为作为小妾的洛梦在一年多之前已
经生了一位小千金周箐,如果再生一女婴而不是能继承周家香火的男丁,那么她
在周家的地位将越发卑微。
  洛梦的这名小女儿被她起名:周羚,还专门去玉器坊给她定做了一个刻有羚
字的玉坠戴在她脖颈上,并把小周羚委托给了她最信任的唐裕康收养,当然也给
了唐裕康一笔银两。为了掩人耳目唐裕康把周羚带回村子时谎称:她姓罗(取洛
的谐音),是他从逃难的一对儿夫妇那里领养来给他儿子唐忠做媳妇的。
  当然这也就是为何每年冬闲时唐裕康都会赶着驴车驮着自家的两个娃去一趟
久福镇住两天,见一位罗羚的「姨母」。当然这位「姨母」也会带着她的漂亮的
女儿周箐一同来见这位「远房小亲戚罗羚」。多年后洛梦这位漂亮女儿周箐听说
是嫁给了柳家堡富甲一方的柳大善人家的三儿子,以后便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唐裕康这么多年来任劳任怨地为洛梦奔波自然不是仅仅为了钱财,他图的是
人,他其实一直都对洛梦念念不忘,于是每年冬闲时他都要打扮一新领着两个孩
子去「逛几天久福镇」。洛梦每年来是看自己的亲生女儿,而他则是为了看美人。
虽然随着岁月的消磨当初那个婷婷玉立的小少妇已经渐渐不复当年之清丽脱俗,
可在他眼里却更增添了几分成熟韵味。
  正是基于对小周羚娘亲的爱恋所以小周羚被唐裕康领回家后一直都对她疼爱
有加,甚至把她真正当作了自己的女儿来养,只要儿子唐忠有的小周羚必然也有
一份。于是他们家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唐裕康的妻子卢氏疼爱自己的儿子,
而唐裕康则更疼爱罗羚。就连每次洗澡都是泾渭分明,卢氏只给自己的儿子洗澡,
而从唐裕康则只好亲自给小罗羚洗澡。不过对于唐裕康来说给小罗羚洗澡简直就
是他最快乐的事,每次抚摸着小罗羚那光滑的皮肤、稚嫩的小身子他就情不自禁
的联想到了她的娘亲洛梦,甚至抚摸清洗着她的下身小裂缝时都会情不自禁地想
象她的娘亲洛梦此处的样貌。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唐裕康坚持每年冬闲都领着孩子们去久福镇与洛梦
母女相见的十多年后的那年冬天,当时五十多岁的周员外又新娶了一房小妾,洛
梦也彻底心灰意冷了,当唐裕康再次领着孩子们来到后,当晚在她安排好的小院
里把孩子们安顿睡下后,她便与最信任的唐裕康在旁边屋里借酒消愁,结果喝得
醉意朦朦,唐裕康趁此机会将美人相拥入怀,用一双颤抖的大手把美人身上衣裙
一件件褪去,当夜唐裕康就如愿得到了他向往多年的洛梦的身子。洛梦虽当时已
年近四十可那皮肤保养的依然白皙滑腻,当唐裕康赤裸着身子压在洛梦那白花花、
软绵绵的香腻身子上时才知道了女人与女人之间的天地之别。而当他第一次颤抖
着把粗大黝黑的阳物插入洛梦那温热湿滑的玉女洞中忘情抽肏时才体味到了什么
是人间极乐……是夜唐裕康整整辛勤耕耘了初次红杏出墙而娇羞难耐的洛梦一整
夜,一声声忘情的婉转哀啼也整整萦绕屋内一整夜。
  自从哪次回来以后唐裕康便再也没有碰过自己家的黄脸婆卢氏。
  自从哪次以后每年冬闲唐裕康领着孩子们再去久福镇时便又多了一个不可或
缺的项目:与洛梦幽会偷欢。
  ……
  「喂,老头子,你说羚儿天天修炼将来会不会真的长生不老啊?」就在唐裕
康边品着香茗边美美地回想着往事时卢氏扭头看了一眼东厢房后把头凑过来低声
说道。
  「别老是叫我老头子,我才五十一,还不老。」唐裕康不满道,他是个不服
老的人,自认为现在的体格比儿子唐忠都不差。
  「你这人,问你正事呢。怎么老是打岔?」
  「会不会长生不老不好说,但我听羚儿讲活个一百几十岁轻轻松松。」
  「当家的,你发现没有?羚儿自从八年前开始跟着咱家孙女灵儿修仙后这样
貌好像就没变过,一直都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卢氏神神叨叨道。
  「没太留意!我那像你老是盯着自家的媳妇?像防贼一样。」唐裕康说谎道。
其实他早就发现这事了,毕竟这家里他是最关心罗羚的男人之一。
  「没留意?你快拉倒吧,你是什么货色以为我不知道?都跟你过了一辈子了
……」
  「行了行了,说正事吧,别老是有的没的瞎说。」唐裕康立刻打断了卢氏的
话,因为他知道她接下来要说的就是他的丑事了。
  「我的意思是,羚儿越修炼越年轻,可咱家忠儿现在那样子就是有人说他四
十岁了都有人信。他们俩这……」
  「你啊,又来了,羚儿越来越年轻不好吗?她对咱俩就像对亲爹娘一样,你
的担心是多余的。」
  「可是再过十年呢?她依然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可咱家忠儿看上去都快五十
了。这……她到时候不会嫌弃咱家忠儿,最后跟了别的修仙者吧?」
  「你瞎说什么?羚儿跟忠儿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她们之间的感情那是比亲
兄妹还亲。你说的那种事儿不可能,羚儿不是那种人!羚儿天天为了咱们这个家
忙前忙后的不辞辛苦,这样的好媳妇你打着灯笼都难找!别老是一天天瞎咧咧了,
让羚儿听到了多不好啊。」
  四丈外仅一扇木门之隔的东厢房内,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媳妇罗羚此时正几
近赤裸地躺在她们夫妻二人平时休息的木塌上,身上竟还压着一名全身赤条条正
疯狂耸动着小屁股的俊朗小伙子。此时的罗羚云鬓散乱、杏眼含春、粉脸一片潮
红,银牙紧咬下唇似是强忍着什么。她那粉色的丝缎肚兜被整个推到了脖颈锁骨
处,露出两只高耸硕大的雪乳来,只是一只雪峰顶端的红樱桃正被那压在她身上
的小伙子用嘴含住不停吮吸着,而另一只傲然巨乳则是被那年轻人用小手不停揉
搓着,变化着各种形状。浅绿色长裙被撩到了她白生生的滑腻小肚皮上,双条白
皙美腿被大大得分开那小伙子的小屁股正飞快地上下起落着伴随着「咕叽咕叽」
的抽动水声。
  公、婆的谈话虽然故意压低了声音,可仅仅四丈之隔中间又仅阻挡了一扇木
门而已,再加上修仙者本身耳聪目明远超常人太多,所以他们的对话还是一字不
差的被罗羚听进了耳中。尤其是听到公公如此信任她的恳切之言,再感受到下身
秘道内进进出出着的别人的火烫粗大阳具,感受到乳房传来的异样刺激,她羞愧
难当,一滴滴晶莹泪珠情不自禁地流出了眼眶。
  「对不起,忠郎!对不起,爹!是羚儿错了,羚儿对不起你们的信任!」她
默默在心中责备着自己。
  下一刻,她毅然伸出双手去推开身上的寿儿。
  「寿儿,快起来,快拔出你那东西来。喔!我们不能再这样了。再这么下去
会毁了我们这个家的。你还是穿上衣服赶快走吧。」罗羚密语道,她跟寿儿已经
在这他们夫妻专用的木塌上叠股交欢了好一阵子,被寿儿玉茎上那神秘银色图纹
激发的体内淫毒所产生的欲火已被消弭了大半。
  「羚姐,你又怎么了?我用隐身符站在你身边时你自言自语说的话我可是都
听到了,我知道你喜欢我的。既然喜欢我为什么不能?」寿儿不解,他对男女感
情之事还没有经历过,所以不甚明了。他虽然从罗羚身上爬了起来不过下身哪根
粗长阳物因为还没有得到发泄所以并没有舍得拔出来,还深深插在罗羚幽径深处。
  「你瞎说什么?我喜欢你是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那种喜欢,不是男女这种?
所以这种事我们以后万万不能再做了。你明白吗?」罗羚自认为自己说的是真心
话,所以言辞诚恳希望能劝说寿儿赶紧拔出哪根充实着她整个膣道的粗长阳物。
  「可是我是把你当成男女那种喜欢的啊。」寿儿认真道。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我的岁数都可以当你娘了,你跟我们家灵儿岁数差
不多大。我喜欢你就是因为觉得你跟我们家灵儿挺般配的才……」感受着蜜穴内
寿儿那热气腾腾的粗长玉茎竟还说出这种话来,连罗羚自己都觉得脸烫烫的说不
下去了。
  「啊?羚姐,你不会是想当我丈母娘吧?」这回轮到寿儿吃惊了。
  「那也要看我们家灵儿乐不乐意,我对你倒是挺满意的。」罗羚这么说其实
想间接让寿儿打消对她的念头,至于灵儿她肯定是不愿意让她跟寿儿这么个小散
修成为道侣的,她自认为自家的灵儿将来的道侣至少也得是大门派的筑基修士才
配得上。
  「啊?这……」没成想罗羚随便编个谎寿儿竟真的相信了并开始犹豫了起来。
  「我们家灵儿可是比我漂亮年轻的多,到时候你见了她保管把我忘得一干二
净。」罗羚继续诱惑道。
  「这……羚姐,我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
  「我知道我知道,怎么样?寿儿,你要是有兴趣过几天我介绍我们家灵儿给
你认识。」罗羚继续忽悠寿儿道。至于以后灵儿见不见寿儿她可以编出一万条理
由来搪塞他。
  「咳咳!羚姐,其实我这个人对女色并不看重,我只是想找个伴好好修炼我
宗族千辛万苦找来的那卷天级双修功法而已。」寿儿干咳两声,在脑子里不停描
绘着羚姐的女儿灵儿到底应该是个什么模样?会不会真的比羚姐更漂亮?
  罗羚看到寿儿那副想入非非的小模样心中不禁啐骂:「小兔崽子居然想把我
们母女通吃?看那副异想天开色迷迷的样子真是气死老娘了!灵儿岂是你这么个
小散修能配得上的?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就在这时罗羚腰间的束带上挂着的青色玉牌「嗡嗡嗡」响了起来并不停一闪
一闪。
  「羚姐,这是什么?」寿儿正在想好事被这突然的响声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不过这种挂在腰间的青色玉牌他好像是在那里见过?他一时有些想不起来了。
  罗羚迅速坐起身跨坐在寿儿大腿上满脸得色道:「这是中品传讯玉符,是我
们家灵儿前两天让她爹捎给我的,听说要很多灵石才能买到,不过这块听她说是
她的一位师兄送给她的。嘘!寿儿千万别出声,我要输入真气跟灵儿传讯了。」
  「嘿嘿,正想知道知道灵儿是个什么样的姑娘呢,没想到这么巧她就主动联
系羚姐了。」寿儿大气也不敢出,立刻把耳朵竖起来屏气凝神盯着罗羚手里那块
青色玉牌打算听个究竟。
  就见罗羚摘下腰间那块青色玉牌输入真气,很快就从里面传出一声声银铃般
的少女声音:「娘亲?娘亲?听到了吗?」
  罗羚赶紧对着玉牌上的收声法阵道:「听到了,听到了,灵儿,什么事?」
  「娘亲,你和爷爷、奶奶吃过午饭了吗?」
  「还没有。怎么?」
  「哦,这么晚了还不吃午饭啊?你猜我跟谁在一起?」对面传来少女清脆的
甜美声音。
  「还能有谁?你不会是又去坊市找你爹了吧?」
  「嘻嘻,还是娘亲最聪明了,被你猜到了。我正跟爹一起吃午饭呢。我让爹
爹跟你说两句。」对面的少女纯净的笑声传来。
  寿儿听到此话吓得浑身一颤,想到自己的阳具还插在人家妻子牝户里,立刻
想拔出在罗羚体内的阳具,可罗羚坐起来后肥臀就跨坐在他胯上,他根本拔不出
来。
  「别,灵儿,不用了……」罗羚也是紧张拒绝道。
  可是那边已经传来了唐忠的声音:「羚妹,灵儿说我上次给她捎来的灵鱼她
已经吃完了,要不那天有空你再去那个地下河给她多抓十条八条的吧?咱家里的
已经不新鲜了,最好给她吃新鲜的灵鱼。」
  「好……我……我明天就去,不,今天下午就去给她抓,明早你就给她捎过
去。」罗羚紧张的说话都有些打结了,生怕被自己的夫君听出自己这边的不妥来。
  「好,那样最好了。对了,我今天碰到寿儿了……」
  「啊?……」罗羚一听惊讶一声,并怒瞪了一眼面前也一脸紧张的寿儿。此
时的罗羚紧张地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生怕夫君发现寿儿跟她之间的什么蛛丝马
迹来。
  「我把你炼制好的兽皮符纸已经交给他了,还给了他卖中阶符箓赚的灵石
……」
  「哦……」唐忠详细地说了他碰到寿儿的整个过程,而罗羚只是简单地回了
一个字。
  「还有个事给你说一下,我觉得寿儿那孩子挺踏实、肯干的,又会炼制符箓,
年纪跟咱家灵儿又相仿,所以我今天跟灵儿提了一下,结果她一听说人家是散修
好像很看不起人家的样子,你说说这孩子,自己没多大本事反倒是好高骛远的很
呢,你有空说说她,人还是要脚踏实地才好……」唐忠在传讯玉符对面发起了牢
骚。
  「你这个大笨蛋!」罗羚一听唐忠居然还在为寿儿说好话,气就不打一处来,
忍不住娇斥出口。感受着阴道内寿儿哪根突突直跳的滚烫阳具,罗羚忍不住在心
中大骂唐忠:「你这个大笨蛋!我都被这个小坏蛋给睡了不止一次了,你居然还
帮他说好话!如果你知道了他现在正在咱们的床上干什么恐怕就就不会那么傻了
吧?」
  (待续)
上一篇:【丧尸不丧尸 改编加料版】(206-215)
下一篇:【淫途亦修仙】(第三十九章)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