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美少妇的哀羞】狗尾续貂 19 初次暴露 上

            
  40多分钟的会议,好像一辈子那漫长,从淫靡的办公室煎熬中脱离,欣恬
和同事们走出办公室,一边谈论着如何找出这个变态的裸女,一边渴望无论是谁
用粗大的肉棒填满自己的空虚
  「欣恬,你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我觉得我们的眼光不应该局限于这几个
部门,应该多查查别的部门或者能从别的摄像头录像中找出蛛丝马迹」
          Steve一边说一边看向欣恬
  这公司的女神,楚楚动人的脸庞带着一丝红晕,经过刚才的会议,论谁都能
看出欣恬有些和平时不一样,言辞大胆露骨,颠覆了冰山美女这个形象。
          Steve接着不好意的笑着说
  「今天的你很大胆啊,欣恬,平时的你也别太严肃了,可以多和同事们沟通
沟通,下班和我们一起约出去玩玩,对了,晚上有空吗,今天有一家咖啡厅开业,
听说环境很不错,正好可以继续谈论一下今天的案情。」
  「我和你很熟吗?这案情我自己会想办法,也会给裘公子汇报,你算什么东
西」
  欣恬强忍着阴户和肛门如万蚁噬心般的瘙痒,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快步离开
了办公室走廊,直接躲进女厕所,立马把一只芊芊玉手伸进无内裤的裙底,插进
早已泥泞不堪的阴户搅拌,另一只手则温柔的揉捏起如红豆般突起而显得臃肿的
阴核,空洞失神的两眼慢慢流下崩溃的泪水
  「啊啊啊……好想要主人的精液,好像被主人狠狠的调教,母狗一分一秒都
不想离开主人,母狗渴望得打主人的鞭挞,母狗只要主人一个人」
  Jhon的办公室传来一阵嘲讽的笑声。
  欣恬一辈子都想不到,在裘公子所在的这层楼早就是裘董之前就设计好的,
独立的通道和专供给办公人员的厕所,这女厕所以及过道早已被安装了隐形全方
位的摄像头,欣恬做的一切小动作,都在Jhon的电脑屏幕上显示了出来
  「果然是一条合格的母狗,看样子一般的调教已经不能满足她了,可以试试
更加刺激的调教,才能满足我们的冰山美人」
  刘副总带着笑意一脸认真的和裘公子提建议。
  「嗯,可以,我过几天找机会带这母狗去玩玩新花样,开发开发她的潜质」
  「叮铃铃叮铃铃」
  Steve此时心理一阵火,还在为之前吃了欣恬的闭门羹感到不悦,不耐
烦的接通了电话「喂!!……裘……裘少爷!您怎么亲自给我打电话了」。
  「我不能给你打电话吗」。
  Steve直起身子,清了清嗓子说道
  「裘少爷哪儿的话,您父亲就是我们的好领导,裘董待我们不薄,您初来公
司有事尽管吩咐,小的一定照办」。
  Steve回想起在Jhon别墅厕所里,那个柔若无骨女人,不由得对小
裘董肃然起敬,跟着他说不定还能干一次那个女人,可是不知道是谁,要是有机
会认识一下就好。妈的,有个有钱的爹真好。
  「好了。今天晚上你去俱乐部给我带个东西,你到了自然有人接待你,过几
天给我送到我朋友的店里,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
  「是是是。一定按时到位,感谢小裘董的信任。」
  小裘董口中的俱乐部,可是在市里最知名的俱乐部,能进去的都是权贵与顶
级富豪,像Steve这种档次的小职员,能进去看看都得偷着乐了
  欣恬回到办公室的座位,阴户流出的粘液又慢慢沾湿了屁股与窄裙,此时办
公桌上的电话响起。
  「进来一下。」
  没有一句多的语言,Jhon的话就如同圣旨一般,不能拒绝,只能认命,
谁让这个男人主宰了自己的一切,欣恬脸上不由得出现绯红而兴奋的表情。淡定
的打开抽屉,拿出了代表母狗的项圈,默默地套在白皙秀颀,脱掉一切能阻碍能
像主人展示丰姿冶丽的身材服饰之后,赤裸的站在Jhon的办公室门口轻轻的
敲了下门。
  「进来」
  欣恬缓缓旋转开办公室的门把手,然后恭恭敬敬的跪在大门前,趴下去,经
过调教之后销魂的双乳变得更加硕大肥美,发情裸露的快感使得乳头更加膨胀。
  「主人就在前面,我要赶紧进去。」
  越是心急,身体却越是不听使唤,浪穴的麻痒好像来自灵魂的深处,只要一
想到Jhon的肉棒,世间的一切都不再重要,只要能得到主人的宠幸便能实现
自身的价值。
  「主人,啊,刘副总也在。」
      说完便转身过去用屁股对着Jhon晃动着'打招呼'
  「真是越来越像条母狗了。」
  Jhon淫笑着拿着一串涂满药膏的肛珠对着欣恬的肛门,一颗一颗慢慢毫
不费力的塞进去
  「领导在夸奖你,你就不表态一下吗?」
  「啊啊,啊,对不起,谢谢刘总,请主人责罚,小母狗已经受不了了。」
  肛门每一寸媚肉都在喘息,空旷了一下午的欲望被淫邪的珠子填满,用尽精
力控制的肉欲彻底沦陷,肥润的屁股不停地颤抖,就像微风吹过草地一样形成一
波又一波的臀浪。
  「爽,好爽,请主人再放进去一些,求求主人。」
  欣恬泪眼婆娑的哀求在淫药效果的加持下,整个嫩肛乃至直肠都爆发扭曲的
快感。
  「真是个贱逼,珠子在放到肛门口,自己都往里吸,真是高标准的婊子,刚
才开完会有没有自慰啊?」
  「有……有一次,母狗实在受不了了,求主人原谅,母狗下次不敢了。」
  「看样子我的命令你是当耳边风了啊,一天不自慰你熬不过吗?」
  Jhon明知故问,肛珠全塞进去之后,拿着握把缓慢抽送。
  「呃……呃……,好舒服……求求主人快一点,深一点,母狗想要主人的精
液,已经没法嗷,哦……啊……」
  凄厉的哀嚎回响在豪华的办公室。
  欣恬话还没说完,Jhon把接近30公分长的肛珠猛抽出来。
  「啵!!!」
  猝不及防的一阵强烈脱肛似的酸胀感让欣恬一声哀嚎,触电般剧烈反弓起娇
美的身躯,然后蜷缩地上不断颤抖,肛门一张一合的强烈收缩。
  「呃……呃……呀,呀……」
  好像五脏六腑都不在属于自己,留在身体里的说不清楚是痛楚,还是无尽的
快感,整个大脑无法思考,官能意识越飘越远,秀美的脸上一副复杂扭曲的表情,
长大着嘴,只能喘息。
  刘副总蹲下来,一颗璀璨如红宝石的阴蒂就在眼前,这贱女人的浪逼已经没
办法自己闭合了。
  「基因药水的效果已经深入骨髓,这骚娘们爽到失神了,看看看,又失禁了,
哈哈哈哈哈哈!」
  「真是一条好母狗。」
  Jhon毫不留情的捻起欣恬的肿胀如小指头的阴蒂揉搓起来。
  「别给我装死,还没到时候。」
  强烈的快感刺激欣恬从失神中醒来。
  「妈的,敢在我的办公室里尿了,给我舔干净!」
  欣恬胆战心惊的看了一眼Jhon,全身还没有从肛门高潮的余韵缓解,浪
穴又遭到无情的玩弄,噗呲一声,又从花心深处喷出一股白浊的粘液
  「对不起主,主人,我马上舔干净。求求主人在小母狗舔干净的份上,赏给
小母狗大肉棒,主人要小母狗做什么都可以。」
  一个被万人追捧的冰山美人,在办公室里舔舐自己失禁的尿液,这是多么荒
唐的画面。
  欣恬一边哭泣,一边清理自己的秽物。
  如果不是Jhon有安排,早就按捺不住真枪实弹的上了。
  「啪……啪……」
  Jhon拿起鞭子,一边抽打,一边责问
  「你有提要求的权力吗?」
  「没有,但求求主人可怜可怜小母狗,母狗快疯了,啊……求主人责罚」
  啪!!Jhon反手又是一鞭子。
  Jhon审视着显得楚楚可怜沮泣着欣恬,浑身好几条粉红鞭痕让人心疼。
  「你想要我也可以勉为其难的答应,不过你要为我做一件事情。」
  「主人要求我做什么,我都答应,求求给我主人的肉棒。」欣恬哭诉着
  在Jhon下达安排以后,欣恬一脸煞白……
  欣恬惊慌失措地说「不行,这,这个不行,会被发现的,要是David知
道了我就完了!」
  此时Jhon已经松了皮带,坐在宽大豪华的老板椅上,露出粗大的分身,
一言不发。
  欣恬此时眼睛都直了,眼前这个恶魔的肉棒是唯一能让自己脱离淫欲苦海的
方舟,是自己唯一解脱的救命法宝,就如同一个毒瘾发作的伪君子看到摆在桌上
的毒品,这是根本不可能凭主管意识去抗拒。
  她小声得嘀咕一声,我不行了,不行了,就爬向Jhon的肉棒,企图立马
口交。
          随手而来的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不愿意就滚,谁稀罕你这卖骚的贱逼一样,老刘,明天把芊蓉叫公司来给
我当秘书,这条狗我玩腻了,随便弄到哪个部门,开除了也行!」
  「行,要不要把您的那个老师一起弄过来当秘书,反正秘书办公室太大了。」
  「可以。」
  「不要,不要,主人,我的主人,我错了,我想更深入地接受主人的调教,
求主人不要嫌弃我,母狗再也不敢了,再不敢了。」欣恬跪着俯首,嚎啕大哭起

  「这真他妈贱,我就勉为其难再给你一次机会,记住,仅此一次。」
  欣恬低着头默默流泪,我现在这样的身体,只有依靠主人才能活下去。
  玉手轻轻蹭着Jhon的大肉棒,老板椅的旁边放着一杯温热水,一杯凉水,
欣恬明白自己要做的。
  小心试了一口,有热度而不烫口,于是喝了一口温水含在口中,再深情的将
肉棒含了进去,旋转,吸允,套弄,绝美的女人用尽一切技巧取悦着对自己独一
无二的大肉棒,随后再喝一口凉水,如此反复。Jhon爽的倒吸一口凉气,就
算是皇帝也不过如此吧,真是条优秀的母狗,技巧越来越纯熟了。
  冷热相间的快感使分身马眼大开,流出富含特有DNA的尿液。口中的液体,
欣恬悉数喝掉,这些特别的液体进入欣恬的身体后,从舌头散发到全身,每一个
细胞都因为这特有的DNA欢呼雀跃。每一根神经都扩散快乐的电流,她呼吸越
来越困难,浑身上下不不停因为痉挛而颤抖,不舍得放开口中的肉棒,瘫倒在J
hon的脚边。
  「就口交你也能爽成这样,还真是贱得出类拔萃。」
  「主,主人,求,求求主人,赏赐给小母狗。」此时的欣恬媚眼如丝,虚弱
的哀求主人的宠信,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情欲的疯狂渴望。
  「操,想要就自己滚到办公桌上躺着,贱成这样怎么对得起你家龟公Dav
id。」
  这些话像针一样刺痛着欣恬,自己也知道,如今的自己早已不可能离开Jh
on,回到David身边,这变态的欲望自己根本控制不了。
  欣恬挣扎努力了半天,浪穴的麻痒因为特有的基因被无限扩大到全身,根本
用不出一点力量爬起来
  Jhon见她哼哼唧唧了半天起不来,示意了一下刘副总,刘副总拉着欣恬
的头发强行把她拖到桌上,如烂泥一样躺着。
  「看这大奶贱逼爽成这样真让人火大。这浪穴的阴蒂肿得连阴唇盖不上。」
  Jhon一边辱骂,一边扶着粗大的分身桶进温暖的花心。
  空虚一天的淫穴得到主的恩赐,已经陷入半昏迷的欣高声哭叫,空自的张大
嘴喘息,哀嚎。
  「得到了,终于得到了,主人的恩赐,啊……主人……」随后意识便脱离了
身体,感觉整个人漂浮在云端。
  身体夸张的反弓,双腿像铁钳一样夹紧Jhon的腰,浪穴里层层叠叠的肉
以极高的速度蠕动,然后往里收缩,就像在给主人献媚般,把巨大的肉棒拉到穴
深处。
  「操。不太对,老刘,这贱逼把我夹得太紧,我挣脱不开,赶紧把黄医师叫
来。」
  刘副总和Jhon好不容易扳开欣恬的双腿,拿绳子将脚裸套在办公桌的两
端,这样无论欣恬怎么都不可能再夹起来了。
  在给黄医师打了一通电话,十几分钟后,出现在Jhon的办公室
  「这是什么情况?」黄医师,翻开欣恬的肉穴,观察了几分钟,说道,「先
请刘副总爽一下,然后裘少爷再享用。」
  Jhon老刘对视了一眼,完全不明所以,但是也按照安排。
  老刘知趣的插进欣恬爽滑紧致的菊门,已经彻底昏迷的欣恬在肉棒进入身体
后,居然还能有反应!
  「真他妈紧!」没多久老刘做了最后一波冲刺之后便缴械了
  「哼……呃……精液,主人的精液」
  欣恬嘴里发出呓语,黄医师翻看她的眼睛,瞳孔涣散,对周围毫无感知。
  Jhon见状早已按捺不住,没等,黄医师吩咐,立马提枪而上,毫不留情
的桶进欣恬的阴户。
  已经昏迷的欣恬又浑身颤栗起来,耻穴喷出大量粘液,向Jhon哭诉自己
的渴望。
  Jhon畅快的在她的浪穴直进直出,摧残着仅剩的意识,两百来回合过后,
在欣恬子宫内连续喷射好多次,才将浓精喷完。
  「啊,好烫,好爽……好舒服……」处于昏迷状态的欣恬忘情大叫了几声,
再次失去意识晕了过去。
  黄医师用窥阴器打开欣恬的阴户,整个阴户都在有规律的诡异扭曲,Jho
n的精液尽然一滴都没有流出来,就好像阴户有自主的意识,在将Jhon的精
液喝进子宫里。
  「真是叹为观止!」黄医师分别在欣恬的子宫和肛门里取了精液样品
  过了几分钟,黄医师转身在医疗箱里拿出两个密封试管,拿细小的针筒分别
在肛门和阴蒂取了血样
  Jhon问道「这贱货不会死在我办公室吧,闹出人命我爸又得把我弄出国
了。」
  「她没事,这种情况叫高潮死亡症,也就是女人高潮中出现的短暂性死亡的
感觉,正常的女人高潮会有一种悬空感,就好像漂浮在半空。我听说她注射了你
的全基因药水,这种东西彻底改变并强化了这个过程,如果说正常人的死亡时间
是1- 3秒的话,那她估计是1- 3小时了,而且你约内射次数得多,这药水的
效力就越根深蒂固。现在的她已经爽到丧失神智,连阴蒂被针刺取血居然都没有
反映,可见这外国货真不一般,等我回去化验了血样,过几天去俱乐部详谈。」
  「谢谢黄叔。」Jhon恭敬得道谢,并亲自送出门。
  「裘少爷,媒体和警局我现在去安排,到时候一切都会按您的计划行动。一
会在电梯口等您。」
  「老刘,你的办事能力我是相信的,你去忙吧。」
  不知过了多久,欣恬的意识从天国慢慢回到自己肉体
  「贱货,爽吗,你知道你睡了多久。」
  Jhon淫笑着翻看欣恬的肉洞,完全高潮之后,阴蒂明显恢复到了正常人
大小,但是在把玩之下,立马就有了反映。这骚穴又流水了
  「呜呜呜呜……小母狗被主人干死了,母狗死了,母狗谢谢主人的怜悯。」
欣恬趴在jhon脚下哭泣着感谢。
  「好了,自己去浴室洗干净,一身骚味,还有要你做的事情。」
  「是,主人。」
  欣恬收拾了一下衣物和随身的化妆包,走进奢华的浴室,看着巨大的落地镜
影出的自己,自叹自唉,标致的身材确拥有一张清纯的脸庞,就是这样的身体才
让自己如今如此堕进男人的魔掌无法自拔,这还是我吗……
  自己眼前的女人,一脸满足和娇羞的,并没有一丝的后悔……
  莲蓬头的温水唤醒了每一寸肌肤,被一个自己恶心的大男孩玩弄到绝顶高潮,
以至于失神了一个多小时,欣恬怎么也不相信这是自己身体,就算是进口的药物,
世界上也不仅仅只有自己注射过。怎么感觉会这样好……可是这种强烈的满
足感,这种决定性的充实感,如今除了Jhon,不可能再有别人能给她了,也
许这就是自己的命。
  这具美丽的胴体,又慢慢发热,虽然心里不承认,但是身体的记忆是不会错
的。那些残存的快感剥离欣恬的最后的底线,全身心的释放自己。反正如今自己
已经满身污秽,这些恶魔根本不是人,只要能保护David不受伤害,我怎么
都可以……认命,至少还可以不用被过度粗暴蹂躏。
  洗漱完的欣恬补了妆,浑身散发着白领丽人的自信与光彩,虽说高潮的余韵
还在,也不至于不能控制自己,这得多亏得到Jhon的精液。
  欣恬赤裸的走出浴室,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
  「谁允许你穿的!?」Jhon指了指放在办公桌上的盒子,「这是给你的
礼物,以后不许穿我允许之外的东西。」
  欣恬感到诧异,自从被调教以来,每天都是在各种人畜,淫具,淫药的玩弄
下度过,裘董也没有送过自己礼物,虽说Jhon也虐待自己,但是欣恬不由得
对Jhon多了一丝好感,但是礼物会是什么呢?
  欣恬打开盒子,一双Cathyladi酒红色的高跟鞋,和chrome
hearts的项圈,带小铃铛的乳环以及一副手铐静静地躺在里边。
  「这都是按照你的尺码定制的,开心吗?」
  「谢谢主人,小母狗很喜欢,可是太贵重了。」
  「自己弄好,准备出发,我没空看你卖骚。」
                待续
上一篇:【都市淫行】(01惨遭威胁的女总监)
下一篇:【送货上门的少女调教】(上)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