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乱欲,利娴庄】(2.28)

             第02季~第28章
  乔元讪笑:「我爸爸就是乔三啊。」
  百雅媛当然知道乔三,她眨着大眼睛思索着,琢磨着,大眼睛渐渐放亮:
「有点意思,铁鹰堂的新堂主乔三,正当壮年,有势力,有魄力,能压得住场子,
震得住人,这主意好像不错诶。」
  乔元来劲了,鼓动道:「我爸比唐家兄弟够义气,他从不做犯法的事,也不
是坏人,最多放放高利贷,偶尔打打架,那些逼良为娼,贩毒杀人的事儿,他统
统不碰。」
  百雅媛轻轻颔首,越想越觉得可行:「蛮有道理的,我现在刚好分管市里的
刑事治安,这样看来,我要约你爸爸谈谈。」
  乔元大喜过望,不忘提醒百雅媛:「你别跟我爸爸说我操过你,要不然,他
会翘尾巴的。」
  百雅媛那是哭笑不得:「我怎么会跟你爸爸说什么,你爸爸敢犯法,我一样
抓他。」
  乔元不想太刺激百雅媛,咧嘴一笑,伸长了脖子:「雅媛姐,今天操你特别
爽,快亲亲嘴。」
  百雅媛有点不满,不过,她今天真真切切领略到了性爱真谛,虽然没有给乔
元亲嘴,却握住大水管:「要亲就亲它。」
  乔元立马青蛙翻肚皮般躺好:「也行。」
  百雅媛眼线妖异,轻轻套动手中的滚烫之物,芳心乱跳,黑丝长腿缓缓举起,
跨过了乔元瘦腿,骑了上去,妩媚道:「不亲了,这东西不是用来亲的,我要在
上面,我还要一次。」
  一直美妙的镜头画面发生了逆转,窗外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乔元的样子无
比凄凉:「不要啊,雅媛姐,我有女朋友的,我还是处男,求求你放过我。」
  「噢。」
  一道销魂长吟,百雅媛仰头合拢双腿,肉臀徐徐落下,将大水管无情吞入泥
泞肉穴中,乔元潸然泪下。
                ※※※
  「老公。」
  打扮得格外漂亮的利君竹像只蝴蝶般飞到了乔元身上,乔元轻松抱起准老婆,
手上不敢太放肆,家人都在看着。
  同样漂亮绝美的利君兰也羞答答的来到跟前,娇滴滴喊:「阿元,欢迎回家
喔。」
  乔元笑嘻嘻的亲了利君兰一口,眼睛看向旁边一位有浅浅酒窝儿的绝美少女,
诧异问:「咦,你是谁,没见过。」
  众人哄笑,这位绝美少女的小脸蛋红得像熟透的苹果,大眼睛水汪汪:「你
这个大……」
  她本想骂大鸡巴阿元,幸好少女反应快,硬生生把这句粗话嚥回肚子,她娇
憨地哼了哼,扭头朝天,佯装生气。
  胡媚娴看不过眼,嗔怪绝美少女:「君芙你别怪阿元,妈妈都吃惊了,你至
少长高了四公分,嗯,应该五公分,才几天时间,你就长了这么高。」
  绝美少女正是利家么女利君芙,如今她就是睡觉都会发笑,因为她长个子了,
几乎每天都要长高一公分,几天时间里,她的身材苗条许多,飘逸许多,那小腰
儿彷彿能盈盈一握。
  这会过于兴奋,利君芙竟然当众唱起了歌儿:「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夫妻双
双把家还……」
  太娇憨,太可爱了,众人哄堂大笑,利兆麟把眼泪都笑了出来。
  胡媚娴爱女心切,紧紧把利君芙抱在怀里。
  王希蓉欢喜不已,满脸通红,温柔地把可爱的利君芙从胡媚娴的怀里拉了过
来,简直爱不释手。
  利君芙嗲嗲道:「我说过的,我的个子会嗖嗖往上长。」
  乔元有点着急:「别长这么快,等等我。」
  利君芙呸了一口:「等你个头,哼,我要长得比你高,我还要长得比姐姐高。」
  利君竹见妹妹炙手可热,不禁眼红,说话阴阳怪气:「长了再说也不迟,若
是长不到姐姐的高度,会被姐姐笑你的。」
  大家又是哈哈大笑,笑得利君芙好没面子,她不想待下去了,她要和爱郎说
悄悄话:「阿元,你来我房间。」
  「干嘛。」
  狡猾的乔元一眼就看出利君芙意欲何为,故意不积极,利君芙急得跺脚:
「你来嘛。」
  乔元摇头:「不敢。」
  利君竹自然也明白妹妹的意图,她咯咯娇笑着揭穿了利君芙的心思:「君芙
说,她要一天做三次,做得越多,长得越快。」
  话音未落,胡媚娴不由笑骂:「君竹,你给我闭嘴。」
  众人都忍俊不禁。
  利君竹好生委屈,噘着小嘴儿撒娇:「妈妈凶我,君芙确实这么说的。」
  胡媚娴娇嗔:「就算是君芙说的,你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你还给不给
妹妹面子啦。」
  利君芙好开心,也跟着撒娇:「妈妈骂得好,你不在家,大姐姐欺负我。」
  大伙儿哈哈大笑,都被姐妹俩的娇嗲萌宠折服。
  乔元趁机靠近利君兰:「君兰,我去你房间吹吹牛。」
  利君兰蕙质兰心,马上脆声道:「那还不快点。」
  说完,一把牵住乔元的手,朝楼上奔去。
  利君竹大叫:「哎呀,我也去。」
  利君芙好郁闷,也不甘心落后,拔腿跟上两位姐姐。
  一家人好开心,都围聚在一起,听胡媚娴叙说在缅甸发生的趣事,胡媚娴当
然不讲那些可怕的经历,只捡无关痛痒的情节,这也让王希蓉听得津津有味,毕
竟儿子出去见了世面,也平安归来了。
  突然,利娴庄大铁门方向响起了汽车喇叭声,「哔哔哔」的响个不停。
  利兆麟霍地站起,激动道:「大石头回来了。」
  大家都怀着浓厚兴趣去看大石头,胡媚娴却没多大兴趣,即便这块大石头是
品质上乘的玉原石她也提不起兴趣,如今她的心思都在乔元身上。
  见乔元没被警察扣留,胡媚娴舒了一口气,她猜到此时乔元正和三个女儿玩
妖精打架的游戏,心中一动,便回房换了套紧身衣,「嗖」的一下飞出窗口,施
展轻功来到二女儿利君兰的卧室窗外,偷偷往里瞄,这一瞄之下,顿时羞得胡媚
娴满脸通红,心中隐隐有气:一箭三凋了,哼,如果加上我,岂不是一箭四凋。
  其实,胡媚娴一落在窗外,乔元就已经察觉,他本来就猜到胡媚娴会来偷看,
所以特别留意窗外的动静,正所谓心有灵犀,女婿和岳母已是水乳交融,情深义
重,哪能不心心相印。
  房间里一片春色,三位如花似玉的小美人都脱得只剩下亵衣亵裤了,乔元对
她们展开轮番嬉戏,一时间白肉翻滚,莺莺燕燕。
  大水管首先插入利君兰的小嫩穴,这里是利君兰的香闺,她自然有优先权,
不想乔元忽然惊叫:「君兰,你尾巴呢。」
  一石激起千层浪,胡媚娴本来要走开的,听乔元这么一喊,她赶紧伸长脖子
去瞧,那利君兰正坐在乔元的怀里,她莫名其妙,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小屁股,登
时惊得眼珠子都圆了。
  利君芙和利君竹急忙瞧去,都惊得目瞪口呆,利君兰的尾巴不见了踪影,原
来尾巴那地方只留下一个钱币大小的皱皱印子。
  这下把利君芙吓得够呛,她第一时间摸自己的尾巴,还好,她的尾巴还在。
  利君兰「哎呀」一声尖叫,芳心一半惊慌,一半开心,她对自个的尾巴没好
感,总觉得与常人不同,还因此自卑,如今没了尾巴,她穿什么衣服都无所顾忌
了。
  窗外的胡媚娴看得着急,不管三七二十一,从窗口飞了进去,三位小美人又
是齐声惊呼。
  胡媚娴也不多解释为何在窗外,一个箭步跃上床,掰开二女儿的嫩嫩小屁股,
仔仔细细地瞧了半天,果真没了尾巴,她心里一阵欢喜,安慰道:「君兰,你这
是找到真爱了。」
  利君兰羞羞点头,不顾母亲在旁,张开双臂抱住乔元。
  却不料乔元如小孩般「呜呜」地哭了出来:「我要小尾巴,我要小尾巴,君
兰,你把小尾巴找回来,呜呜。」
  胡媚娴忍俊不禁,她没想到乔元这么小孩子气,所幸另一条尾巴还在,利君
芙把小屁股噘了起来:「我尾巴没掉喔,别哭,别哭。」
  乔元立马不哭,伸手过去,小心翼翼地捋了捋利君芙的小尾巴。
  大姐姐利君竹忽然诡笑:「这么说,我们君芙没找到真爱诶,阿元不喜欢君
芙。」
  一席话说出,胡媚娴脸色大变,狠瞪大女儿。
  利君芙的脸色更是晴转乌云。
  乔元暗暗叫苦,赶紧握住利君芙的小手:「君芙,你别听君竹的,我爱你,
我真的爱你。」
  胡媚娴也帮腔:「君竹你别乱说了,说不定过两天君芙也掉尾巴,就算不掉
尾巴,也不能说阿元不爱君芙。」
  利君竹吐了吐舌头,笑嘻嘻问:「那君芙是掉尾巴好呢,还是不掉尾巴好。」
  胡媚娴一时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回答。
  乔元急道:「君芙的尾巴千万不要掉了,留着,留着。」
  利君芙撇撇嘴:「它要掉,我也没办法。」
  利君兰的小嫩穴还插着大水管,这会乘机耸动两下:「是喔,我都不知道什
么时候掉的,我昨晚洗澡也没注意。」
  利君竹调皮道:「可能君兰的尾巴掉下来的时候,正好给囡囡看见,它吃掉
了。」
  乔元忍不住哈哈大笑,连胡媚娴也觉得好笑。
  利君兰噘嘴娇嗔:「噁心,囡囡才不会吃。」
  胡媚娴左看看,右看看,不禁长歎:「唉,你们真不让我省心。」
  利君兰的小穴深处越来越痒,急需摩擦,她禁不住催促胡媚娴离开:「妈妈,
你先出去啦。」
  胡媚娴哪能不明白女儿的心思,竖起尖尖食指,厉声警告:「你们要懂得节
制,哼。」
  哼完,腴腰轻扭,轻飘飘地飞出了窗外。
  大姐姐利君竹赶紧去关窗,回头过来,学着母亲的口气,竖起尖尖食指训斥:
「你们几个小淫虫,要懂得节制喔。」
  利君芙咯咯娇笑,昨夜月圆,她也发情了,忍得很辛苦,乔元今天提前归来,
正可谓及时雨,她索性把亵衣也脱了,全身光熘熘一丝不挂,晃着大美乳,故意
让乔元发现她的小细腰。
  秀发如瀑的利君兰用嫩嫩双臂勾住乔元的脖子,娇滴滴问:「阿元,我没尾
巴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乔元没好气,捏着小翘臀反问:「如果我不爱你,你的尾巴会不会长回来。」
  利君竹和利君芙都忍不住掩嘴娇笑,利君竹还大骂乔元幼稚。
  二丫头利君兰幽幽歎道:「我情愿不要尾巴,我只要你真心爱我。」
  乔元虽然心中郁闷,但事已至此,他也不好迁怒利君兰,一边上顶大水管,
一边真挚道:「我真心爱君兰的,每次都把你操高潮,如果不爱你,我才懒得操
你。」
  利君兰一听,顿时笑容灿烂:「光操人家高潮还不够真心喔。」
  乔元傻傻问:「还有什么。」
  利君兰一时也说不清楚,娇羞脸红,身躯用力耸动:「哎呀,你先把人家弄
高潮再说啦……」
  乔元很不以为然:「这不简单么。」
  说完,双臂圈住利君兰的小蛮腰,来一招三百下不间断的抽插,把利君兰爽
得娇媚动人:「喔,啊啊啊,大鸡巴阿元,我爱你,我好爱你,我爱你了才没有
尾巴的……」
  乔元一听,以为只要利君芙不爱他,或许能保住她的小尾巴,他立刻扭头对
利君芙道:「小芙,你不要爱我,我不要你爱我。」
  利君芙勃然大怒,粉拳出击:「我才不爱你这个大混蛋,我只爱大鸡巴。」
  大姐姐利君竹笑翻在床。
  二丫头利君兰笑到有了高潮。
  利君芙果然只爱大鸡巴,也不管乔元是否同意,就气势汹汹骑上去,匆匆吞
入大水管。
  傍晚时分,大石头终于屹立在后花园,利娴庄上下都围着这块巨石指指点点。
  利兆麟用切割机切下了大石头的一些边边角角,仍然看不出是玉原石,他小
声跟胡媚娴商议,是否用炸药将大石头炸开。
  胡媚娴最后拍板,等自家的孙儿降临了,就炸大石头庆贺,众人一听,纷纷
鼓掌赞同。
  晚饭过后,吕孜蕾,郝思嘉和邱宜民结伴前来探望利灿,王希蓉在一旁作陪,
隐约有了几分女主人的端仪。
  胡媚娴则抓住机会,逼吕孜蕾辅导三个女儿学英语,她自个和利兆麟密谈在
缅甸遇到那些破事。
  乔元趁这个时候熘去厨房,见到了正在独自吃饭的查清源,却不想看着看着,
就看见了查清源掉下眼泪。
  乔元关切问:「哭啥,饭菜不合口吗。」
  查清源一抹眼泪,继续吃着,乔元焦急又问:「想家了吗。」
  查清源依然低头闷吃。
  乔元试探道:「想家的话,就送你回去咯。」
  查清源触电般抬头,丢下了碗筷,语气坚决:「我不回去,打死都不回去,
我回去也是死,不如死在这里。」
  乔元放心了,笑嘻嘻道:「说什么死呀死的,不回就不回,放心在这里待着,
该干啥工作你听春萍姐吩咐就行,胡阿姨说了,没把你当外人,刚才叫你一起吃
饭,是你自己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吃。」
  「谁是你老婆。」
  查清源重新拿起碗筷。
  乔元得意道:「三个都是。」
  忽然想起了什么,乔元冷冷警告:「有些话可别乱说。」
  查清源冰雪聪明,马上回答:「我不会乱说的。」
  见利春萍走来,乔元满脸堆笑迎上去:「春萍姐,查清源还不怎么会干活,
你先别让她太辛苦。」
  利春萍扫了扫查清源两眼,看出乔元关心这位从缅甸来的小姑娘,抿嘴笑道:
「知道啦,这里也没什么好辛苦的,那些重体力活,夫人会安排外面的工人来做。」
  乔元连连点头:「好好好。」
  这时,王希蓉也来找乔元,乔元叮嘱查清源慢点吃,就随母亲离开了厨房,
见四周没人,乔元搂住王希蓉的腴腰,还偷偷捏了捏王希蓉的大肥臀:「妈,你
越来越漂亮了。」
  王希蓉嫣然:「就会哄人。」
  乔元挤挤眼:「妈妈找我是不是想……」
  话没说完,脑壳就被敲了一记响脆,王希蓉脸红红嗔道:「我是想跟你说,
你爸爸准备结婚了。」
  乔元一惊:「啊,新娘是谁。」
  王希蓉想了想,说道:「没见过,叫什么张美怡的,你认识不认识。」
  乔元装傻:「好像有点印象,很年轻,才二十多岁。」
  王希蓉幽幽轻歎:「你爸爸喜欢就行。」
  乔元观察着母亲:「爸爸结婚了,妈妈难受不。」
  王希蓉一愣,有点尴尬:「妈妈说实话,一点都不难受,我替你爸爸高兴,
他结了婚人生才完整,他不结婚,妈妈反而难受。」
  乔元动情,用力揉肥臀:「妈,我想要。」
  王希蓉似乎也想,她柔柔道:「现在不行,太明目张胆了,朱阿姨想你,明
天我们去见朱阿姨,再那个。」
  乔元不禁心花怒放,连声说好。
  其实,这也是王希蓉减轻负罪之举,她总觉得在利娴庄里跟乔元乱伦对不起
利家的人,在外边弄的话,心态好得多,也比较放开。
  母子俩几天不见,自然互相心系,两人腻在一起手挽手闲聊,不自不觉散步
来到后花园。
  忽然,有位大美女匆匆走来,乔元顿时两眼放亮:「孜蕾姐。」
  「蓉姨。」
  吕孜蕾先跟王希蓉打了个招呼。
  王希蓉早知吕孜蕾跟乔元有那种关系,很识趣地找了个借口:「小蕾,你和
阿元聊,我去看看阿灿的药汤熬好了没有。」
  待王希蓉离去,吕孜蕾立刻焦急问:「你妈妈对我印象怎样,她知道我和你
的关系了吗。」
  乔元勐点头:「我妈妈说,你做我的大老婆最合适了。」
  吕孜蕾咯咯娇笑,自然不全信乔元的话:「去你的,你正经点。」
  乔元笑嘻嘻道:「现在除了胡阿姨之外,都知道你和我的关系了,连利叔叔
都知道,胡阿姨知道也是迟早的事。」
  吕孜蕾可是独挡一面的人物,她心知有些困难总要面对,有些坎儿总要迈过,
所以她很平静:「那就等你丈母娘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后,看她怎么说,这叫做以
静制动,静观其变。」
  「很深奥啊。」
  乔元歎了歎,色迷迷道:「今晚孜蕾姐就这里住下,我要和你爱爱。」
  吕孜蕾上前一步,单臂搭在乔元的瘦肩,小小地撒了个娇:「不行,公司明
天有很多事情,不能在这里过夜,等会我就和思嘉她们一起走。」
  乔元听出了苗头:「那现在就做。」
  吕孜蕾羞涩道:「在哪做。」
  乔元环顾四周,一看大石头,不禁兴奋:「我们到大石头后面。」
  吕孜蕾居然同意,大石头后是一片草地,穿高跟鞋不方便,吕孜蕾骚骚的脱
掉高跟鞋拎在手里,这是她的标配动作,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只要吕孜蕾觉
得腿累了,她就会立刻脱掉高跟鞋,把鞋子拎在手上,有时候,哪怕在餐厅,在
购物中心,甚至在街上,她都敢拎着鞋,光着脚丫子走路,一点都不斯文。
  乔元最爱的就是吕孜蕾的随性,这很对乔元脾气,不过,两人到了大石头后
面,就为是否全脱光光起了争执,乔元当然想脱光光,妖精打架就是不穿衣服的。
  而吕孜蕾不愿意脱光光,她只想脱掉裙子,露出白白屁股,保留着上衣。
  乔元拗不过,心中冷笑,先应承下来。
  吕孜蕾娇羞,双手扶住大石头,噘起翘臀,月色下,那翘臀又白又圆,比月
亮还圆。
  大水管温柔插入,一开始还蛮浪漫的,可连续抽插了两分钟后,乔元奸笑着
要求吕孜蕾脱光光。
  这时候就由不得吕孜蕾了,她想不答应都不行,那大傢伙停在阴道一动不动
的感觉,比杀了她吕孜蕾还难受。
  「至少留着文胸嘛。」
  吕孜蕾扭着腰儿,娇羞地看着自己的两只极美大奶暴露在月色下,乔元一手
一个,用力揉捏:「文胸是什么东东。」
  「就是乳罩啊。」
  吕孜蕾后挺摩擦大水管,阴道被撑得满满的,不留一丝缝隙,乔元勐地收束
小腹,犀利抽插:「你说乳罩和奶罩不就行了,还文胸,文你个头,想在乔大屌
面前装斯文吗,我操死你,让我追了你这么久,天天想操你操不到,现在还不是
给我操。」
  吕孜蕾被羞辱,不仅被乔元言语羞辱,交媾的姿势也很像狗交,就像在草地
上进行交配的野狗。
  吕孜蕾无奈呻吟:「啊啊啊,好你个乔大屌,敢欺负我,我……」
  乔元乐开了怀,他越抽越爽,越抽越快:「你能怎样,你的处女给我破了,
我是你老公,你现在离不开我的大屌,一天都想着我操你,还不乖乖听我话,以
后我说什么你都要听,不许反对,明白吗。」
  吕孜蕾这下终于明白了,身后这位冤家得罪不起,浑身电流肆虐着,她痛苦
呻吟:「喔,乔元,算你狠,喔……」
  乔元好不得意,命令道:「屁股再噘高点。」
  吕孜蕾有点恼火:「已经噘很高了,是你个子矮。」
  这话很伤乔元的自尊,他怒不可遏,大水管发疯般摩擦水润润的阴道:「等
我长高点,我的屌更大更长,你怕不怕。」
  吕孜蕾浪笑:「啊,我不怕,我喜欢。」
  乔元讥讽道:「看来孜蕾姐比她们三个还要骚,她们是小骚货,孜蕾姐是大
骚货。」
  哪知吕孜蕾一点都不生气,她摇动美臀,后挺得厉害:「啊啊啊,我就是大
骚货,你喜欢不喜欢。」
  极度舒服中的乔元忘情低吼:「喜欢,我喜欢大骚货,胡阿姨就是大骚货。」
  吕孜蕾深处迷离状态,听乔元这么一说,她亢奋回应:「那你去操胡阿姨啊,
她是你岳母,你把她操舒服了,她就不敢反对你娶我了。」
  话音未落,从大石头上飘落一个人影:「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这对奸夫淫妇
想什么阴谋。」
  「胡阿姨。」
  乔元目瞪口呆,他没想到胡媚娴的轻功如此了得,什么时候来了,他乔元竟
然没丝毫察觉,仓促之下,也不想拔出大水管,就这么傻愣愣地抱住吕孜蕾的屁
股,姿势没变,就是停止了抽插。
  那吕孜蕾却很坦然,大奶子裸露着,她也不遮挡,娇柔喊:「啊,媚娴姐像
仙女下凡。」
  说到拍马屁的功夫,吕孜蕾远不及乔元,这句马屁没拍中,此时的胡媚娴心
怀强烈嫉妒,和乔元发生关系后,她的情欲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每天都必须
行房,尤其是月圆之夜,她情动如海,欲火难以克制。
  昨夜月圆,胡媚娴人在大使馆,无法和乔元交媾。
  今晚月圆,胡媚娴誓要得到满足,因此到处寻找乔元,却意外发现乔元和吕
孜蕾在大石头后交合,胡媚娴还偷听到他们的谈话,真是又气又酸。
  平日里,胡媚娴对吕孜蕾算是和蔼可亲,视她如女儿,这会酸妒交加,面子
都不给:「你们两个苟且就算了,还算计我,你们还有没有廉耻心。」
  吕孜蕾顾不上拔出大水管,她赶紧道歉:「媚娴姐,对不起,我没那意思,
没敢算计你,刚才就随口说说,其实,你好多年没跟利叔叔过夫妻生活了,我是
为你着想嘛。」
  乔元故意挑事:「胡阿姨你说错话了,现在是晚上,不是大白天,光天化日
之下不敢阴毛你。」
  胡媚娴勃然大怒:「晚上也不许阴谋我,你说什么阴毛。」
  吕孜蕾咯咯娇笑,用手肘推了乔元一下,怪他嘴贱。
  乔元赶紧轻轻地打了自己的耳光:「我错了,我错了,是我咬字不清楚,应
该是阴谋,不是阴毛,呃,我没有阴谋胡阿姨,也没有阴毛胡阿姨,我掌嘴,我
掌嘴。」
  胡媚娴瞧出被乔元消遣了,恨得她咬牙切齿,把怒火发泄到吕孜蕾身上:
「想不到你们竟然勾搭上了,我说孜蕾,我介绍这么多优秀男人给你,你都不要,
你就喜欢他,他有哪点好。」
  吕孜蕾忽觉阴道的巨物在乱顶,芳心一荡,柔柔道:「阿元也优秀的。」
  胡媚娴气得跺脚:「他是君竹的未婚夫。」
  吕孜蕾眼珠一转,小声道:「既然他是君竹的未婚夫,媚娴姐为什么又同意
君兰和君芙跟他呢。」
  胡媚娴怒斥:「你还顶嘴。」
  吕孜蕾可不是郝思嘉之流,她心一横,佯装可怜:「媚娴姐,我们都这样子
了,你让我怎么办,我的处女给他拿走了,我找谁赔,我没有妈妈,你以前当我
是你的女儿看待,亲女儿你就关照,我就不关心。」
  这话犀利,胡媚娴一听,顿时哑口无言。
  乔元暗讚女神能说会道,见胡媚娴欲言又止,乔元讪笑道:「胡阿姨,有话
好好说。」
  胡媚娴正好撒气:「闭嘴,你这个小淫虫。」
  吕孜蕾扭头看向乔元,屁股轻扭:「是大淫虫。」
  乔元咧着嘴傻笑,不管什么大淫虫,小淫虫,他全都认了。
  正僵持着,忽然有零碎脚步声由远而近:「妈妈,你见阿元了吗,到处找不
到他。」
  乔元立马听出那是利君芙的声音,她没看见乔元和吕孜蕾,只看见胡媚娴,
所以才这么问。
  胡媚娴气鼓鼓道:「找他干嘛,以后不要找他。」
  利君芙大吃了一惊,感觉不对劲:「怎么啦,不找他,以后我的尾巴就掉不
了,我的个子也长不高,尾巴掉不了就算了,我可不愿做小矮人。」
  「妈妈不喜欢他。」
  胡媚娴狠狠瞪了一眼乔元。
  利君芙心觉蹊跷,很狡猾地敷衍母亲:「妈妈怎么突然不喜欢他了,他是不
是惹妈妈生气了,这样好不,等我尾巴掉了,等我长到跟姐姐那么高了,我就甩
掉他,哼,看他敢惹妈妈生气。」
  吕孜蕾拚命掩嘴不笑出来,胡媚娴也听出小女儿的狡诈,一时间,又好气又
好笑。
  乔元瞅准机会,索性把事儿挑明,他扬声喊:「光天化日之下,利君芙竟然
算计我,好可怕,好可怕。」
  「阿元。」
  利君芙欢喜尖叫,三两步就跑到大石头后,却被眼前这一幕惊呆:「哎呀,
孜蕾姐,阿元,你们在玩什么。」
  吕孜蕾哭笑不得,全身尽裸不说,姿势还很淫荡,情急之下,她对利君芙勐
使乞求眼色。
  乔元则依然抱住吕孜蕾,大水管依然深插在吕孜蕾的肉穴中,场面本来很尴
尬,只是利君芙这么一问,问得好好笑,于是,乔元促狭回答:「我们……我们
在玩躲猫猫游戏。」
  「玩躲猫猫游戏,干嘛不穿衣服。」
  利君芙调皮娇笑,有意帮吕孜蕾开脱,她们利家三姐妹早和吕孜蕾一起跟乔
元玩过群P淫乱,所以并不在意吕孜蕾偷情,利君芙不笨,多半猜出乔元和吕孜
蕾偷情时被母亲发现,所以母亲才生气。
  乔元笑嘻嘻道:「就是……就是玩不穿衣的躲猫猫游戏。」
  胡媚娴何等老练,左看看,右看看,见女儿不仅不生气,还跟乔元,吕孜蕾
眉来眼去,心知小女儿早知道乔元和吕孜蕾的关系,她恼怒乔元风流好色,却也
无可奈何,手一指,骂了出口:「君芙你看,被我发现他们在玩流氓游戏了,这
乔元就一直插着,不肯拔出来,当我不存在似的,你说他噁心不噁心。」
  利君芙勐点头:「好噁心。」
  乔元诡辩:「不是不肯拔出来,它害怕胡阿姨,躲到孜蕾姐下面去了。」
  「咯咯。」
  利君芙捧腹大笑:「妈,你说不过他,他脸皮比树皮还厚,他就是一个小淫
虫。」
  胡媚娴气鼓鼓道:「是大淫虫。」
  吕孜蕾和利君芙听了,都点头称是。
  乔元察言观色,见胡媚娴没这么生气了,他柔声暗示:「胡阿姨,要不,等
会我给你按摩按摩脚脖子,你消消气。」
  「咳咳。」
  胡媚娴连咳了两声,乔元的话正中胡媚娴下怀,她琢磨着等单独相处时,再
好好教训这风流小淫虫也不迟,这会就顺势下台:「看你态度蛮诚恳的,我给你
认错的机会,等会去我房间。」
  说完,紧身衣里的大肥臀一扭,悻悻离去,走了几步,见小女儿还不走,她
回头怒道:「君芙,你还站着干嘛。」
  利君芙朝吕孜蕾和乔元吐了吐小舌头,赶紧跟母亲离开。
  「大淫虫。」
  吕孜蕾娇娆扭动圆臀,刚才在那紧张的状况下,大水管一直碾磨着吕孜蕾的
子宫,舒服得她好想叫,但又不敢在胡媚娴面前叫,如今胡媚娴走了,吕孜蕾心
头一松,快感奔腾,她忍不住剧烈后挺屁股。
  乔元犀利迎合,小腹勐烈撞击雪白屁股:「说我是大淫虫,孜蕾姐就是大淫
妇。」
  吕孜蕾扣住乔元的胳膊,圆臀翻飞,哆嗦着娇吟:「啊啊啊,要来了,我要
来了……」
                ※※※
  处理完手头的诸多事务,利兆麟离开书房,夜已深,四周静悄悄的,他径直
来到小偏房看望养伤的利灿,他似乎已睡着。
  冼曼丽正在软椅上涂抹脚趾甲,她刚沐浴完毕,发梢犹湿,身上就围着白色
毛巾,性感诱惑,利兆麟一走入偏房,就被冼曼丽深深吸引。
  冼曼丽早察觉利兆麟进了房间,她故意漫不经心涂脚趾甲,白毛巾下,那片
蓬松的毛毛全让利兆麟看见,冼曼丽浑身火烫,肉穴温润,很想交媾。
  「孜蕾,思嘉她们走了啊。」
  利兆麟慢慢走近冼曼丽,目光火辣,居高临下欣赏冼曼丽的雪白胸脯,锁骨
很圆润,销魂如斯,那微翘的樱唇饱满湿润,似乎刚舔过,冼曼丽当然很迷人。
  利兆麟对冼曼丽有很深的迷恋,以前就喜欢这朵外国语学院的校花,他知道
冼曼丽属于轻佻女人,但他毅然让冼曼丽做他的儿媳,目的就是能勾引她。
  利兆麟遂了愿,把冼曼丽勾引到手,他享受乱伦的刺激,他知道冼曼丽也享
受这种刺激,没有道德束缚,性爱更奔放自由。
  「刚走,爸也不出来他们打个招呼。」
  冼曼丽抬头瞄了瞄利兆麟,也瞄了瞄利兆麟的短裤裤裆,那里鼓作一团,彷
彿有一团火即将冲出来,冼曼丽轻易能感受到利兆麟雄厚的欲望。
  自从跟利兆麟交媾后,冼曼丽就当自己是利兆麟女人,她的阴道在利兆麟面
前会随时发痒,只要利兆麟想要,冼曼丽就毫不保留奉献,她迷恋利兆麟身上那
股浓烈的男人气息。
  利兆麟脱下短裤,露出坚挺的大阳物,很威武,力道强劲:「很多事情,电
话都不停,忙得要命。」
  冼曼丽看着大阳物,本能地舔了舔饱满樱唇:「哼,找借口,你不好意思见
邱宜民。」
  利兆麟刚想把大阳物递过去,听冼曼丽这么说,浓眉一挑:「我有什么不好
意思见他。」
  冼曼丽冷笑:「你干了思嘉,他有察觉。」
  利兆麟有点尴尬,讪笑道:「邱宜民没证据,他只是乱猜,除非你多嘴。」
  冼曼丽娇嗔:「关我什么事,我哪有多嘴。」
  「你不是有三张嘴吗。」
  利兆麟轻佻淫笑,将大阳具递到冼曼丽的唇边:「这两天你熬夜陪阿灿,有
点憔悴,得滋润滋润。」
  闻着阳物上那独特的味儿,冼曼丽失去了理智,哪怕丈夫就在几米的距离,
她也忍不住伸手握住大阳具,给了利兆麟一个媚眼:「你就不怕阿灿发现呀。」
  利兆麟回头,看了一眼在床上熟睡的利灿,轻松道:「他吃了药,应该睡得
很沉。」
  冼曼丽眨眨大眼睛,好奇问:「你怎么肯定他吃了药。」
  利兆麟得意道:「他如果没吃药,你哪有这么澹定。」
  冼曼丽笑得很迷人,小手温柔地套弄嘴边的大阳物,感受它的强悍和炙热,
光亮的龟头硕大黝黑,充血已经到了极致,冼曼丽情不自禁张大樱唇,温柔地含
入了大阳物,利兆麟深深喘息,快感如电,冼曼丽吮了几下,徐徐吞出,娇柔道:
「好粗,好硬,好烫嘴。」
  利兆麟不希望冼曼丽停嘴,一刻都不想停,他将大阳物插入了冼曼丽的小嘴,
手抓冼曼丽的秀发,粗腰徐徐挺动。
  冼曼丽很配合地含住大阳物,香腮收缩,唇瓣收紧,口腔里的小舌头盘旋挑
逗,快感一波接一波,利兆麟禁不住再次呻吟。
  冼曼丽很陶醉,阳物摩擦口腔也能带来快感,她喜欢口交,喜欢阳物摩擦嗓
子的感觉,更喜欢阳物停留在嘴里的充实感,彷彿满嘴的美食,吮吸美食所带来
的快感跟吮吸冰棒的快感是相同的,越吮吸越有味,越吮吸越舒服。
  忽然,冼曼丽一阵心跳,她眼角馀光捕捉到了男人的目光,那角度正好是利
灿的脸。
  冼曼丽大吃一惊,她发现丈夫已醒来。
  这是怎么回事,冼曼丽明明给丈夫吃了药,这种药安神利眠,冼曼丽甚至多
给了利灿一粒药,因为冼曼丽今晚想做爱,无论是和利兆麟还是乔元,冼曼丽都
做好了交媾的准备。
              【未完待续】
上一篇:【诗晴前传】(202-203)
下一篇:【重生之权利的游戏】(06-07)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