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至卑微的人们(妈妈篇)】(04)

                第四章
  自从妈妈讲了那个自己开始屈服的故事起,我就对她俩真实的经历非常好奇。
我问小和,小和叹了口气说:「宁哥,这事我真的不好说。因为我说了,你可能
就再也不会和我好了,因为我做了一些很过分的事。」
  小和不说还好,这一说我当然就更好奇了,不住的追问。
  小和说:「这样吧宁哥,你要是一定想知道,周五不是家庭聚会嘛,我们三
个都在。你让女儿详细地讲给你好不好,她嘴比我巧,我在旁边补充。」我也只
好答应了。
  周三我休息,上午小和一直在做的家务,我和妈妈一起坐在电视。之前说了,
妈妈在家是不干活的,因为妈妈的体力非常重要,我和小和绝不会轻易浪费。
  妈妈用头靠着我得肩膀,我边搂着她,边用手摸着她的奶子。说实话,摸妈
妈的奶子比摸小和的舒服太多,毕竟大家都喜欢大的。
  电视里正放着前一阵热播的《甄嬛传》,是我特意海淘的电视盒子里面带的。
我轻轻捏着妈妈略微发黑的乳头,小角度的揉搓着,手腕垫着软软的奶子,很是
舒服。妈妈则一声不吱,静静的看着,有时被我弄疼了便「嗯」一下,头稍稍往
我这里靠一下。妈妈俨然像我得老婆一样,而小和就像个保姆。
  我是不大爱看这种剧的,演员演技差,台词还特别恶心,可是妈妈爱看。为
了妈妈的心情,我自然不会强求她。
  我只是无聊的自言自语道:「你说雍正会操自己的女儿吗?」我只是随意地
发问,但妈妈听了,好像若有所思,竟然突然直直地跪在了地上,大声说:「贱
女儿陈阳错了,张宁爸爸要打要罚女儿都认,请爸爸不要抛弃女儿。女儿的逼这
么骚,熏坏了别人是小,给爸爸妈妈丢人是大啊!」
  这一跪把我搞懵了,连小和也懵了,眼睛睁得大大的。妈妈看我的表情,以
为我在生气,便灵机一动,站起身来,一把脱下了自己的所有裤子,挑出内裤,
套在了自己的脑袋上,说:「爸爸你看,女儿内裤一个礼拜没换了,又黄又骚,
当帽子正合适,还防水呢!」
  我更懵了,还是小和机智,径直走上前来「啪啪」抽了妈妈两个嘴巴,说:
「老婊子又在卖弄,这内裤是不是有什么典故,欺负奶奶没文化吗?」
  妈妈白白吃了俩嘴巴,又看了看我的表情,才弄清楚我根本没明白是怎么回
事,刚才完全是自己自取其辱,不由得暗自埋怨自己多事。但事以发生,没有后
悔药,只好接着小和的话解释说:
  「老婊子陈阳的内裤能有什么典故呢,无非是又骚又臭呗。其实,这种内裤
是不配放在爸妈的洗衣机里的,只能塞到我陈阳的骚逼里,用尿来洗,然后再放
到小奴的嘴里,把味道嗦干净,再带在小奴的头上晾干。爷爷奶奶别看小骚逼像
个蠢猪一样,但小骚逼还是看过几本书的,有一本叫《雍正皇帝》,那里面雍正
的女儿叫乔阴蒂,哦,其实是乔引娣,但她不配有名字,所以女儿就叫她乔阴蒂
了。乔阴蒂是雍正治水时和一民间女子生的女儿,后来入宫被雍正操了,她还叫
雍正是」大鸡巴皇帝哥哥「,女儿可没有瞎说呢。但后来呢,后来女儿不就太敢
说了。」
  小和被妈妈说起了好奇心,便「啪啪啪」又打了妈妈三个大嘴巴,说到:
「女儿继续说,妈妈提前惩罚完了,女儿接下来说什么都无罪。」
  妈妈被小和打了三下,反而开心了,说:「谢谢妈妈的教育,女儿本不该看
这本书,只是当时不懂事,就看完了,女儿的烂屁眼现在这么臭,就是报应呢。
  那女儿可说了,那乔阴蒂,本来是天天被自己的叔叔操,后来又被爸爸操,
这本是做女儿的义务啊。可她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份后,竟把他的爸爸杀了…呜呜
呜,女儿以为张宁爸爸问女儿这问题是想借机敲打女儿,女儿平时是不听话,总
惹爸妈生气,可女儿绝不敢大逆不道啊。女儿想既然乔阴蒂是他爸爸治水时操出
来的,那女儿就把内裤当成防水帽子好了,就……就自作聪明了,求爸爸重重地
打女儿的大臭屁股。「
  我这时也想起来了,我是看过那小说的,而且妈妈也是知道的,所以刚才会
这样惊慌失措。那小说写得自然是非常好的,当时还和妈妈讨论过,只是年头太
久竟然忘了,说起来这事也怪不得妈妈。
  但我看妈妈这个求饶的样子煞是可人,便说道:「老贱逼的记性真是不差,
只是太爱卖弄,让人作呕。这样,你不是爱卖弄吗,主人给你个机会,后天的家
庭聚会节目就都你出了,主题就是讲述你小和妈妈怎么制服的你这条母狗。至少
用三个不同的表演形式来演绎,要求生情并茂哦。准备去吧。」
  妈妈接到了新任务,自然爬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准备了。小和则有点不放心,
生怕会妈妈说些对自己不利的话,便叫住了妈妈:「爬得那么快干嘛,屋里有屎
吗?」
  妈妈立刻停住了,回过头来笑嘻嘻地说:「妈妈有事尽管吩咐,女儿今天已
经吃了好多屎,不然怎么会满嘴喷粪呢。」
  小和也变得满脸微笑,温柔的问道:「乖女儿,你说婆婆跟儿媳妇应该是什
么关系呢?」
  妈妈察言观色,知道小和是在暗示自己不要乱说话,便磕了两个头说道:
「女儿以为,婆婆跟儿媳妇的关系最为亲近。首先,婆婆见儿媳妇第一面就该跪
下磕头,然后磕三个头,这点女儿以前做的不好,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幸好妈
妈大度,没有计较。其次,婆婆第一次见儿媳妇,就应该马上汇报自己的屁眼有
几个褶子,一天放几个屁,以方便儿媳妇调教,这点女儿也没做到。只因为女儿
屁眼太红太臭,一时难以启齿,怕误了妈妈的盛名。第三,如果婆婆的奶子臭,
就应该主动让儿媳妇当脚垫,如果婆婆的屁毛多,就应该在儿媳妇面前一根一根
地拔下来。最重要的一点是,婆婆见到儿媳妇第一次拉屎是一定要主动舔屁眼的,
这应该是普天下共通的礼仪了吧,女儿当时竟然不知道。」
  妈妈接着又说:「因此,向女儿这样不懂事的婆婆,特别希望被儿媳妇教育,
所以小和才收了我这头母猪婆婆做女儿的,妈妈让女儿说什么,女儿就说什么;
妈妈让女儿怎么做,女儿就怎么做。」
  我听到她俩这么明显的上下其手有些不高兴,尤其是对小和。我明明早已表
态了不追究她对母亲的任何调教,可她好像总放心不下一样。为了堵住小和的嘴,
我掏出了鸡巴,跟小和说:「费什么话,我说话难道不管用吗,还用你一个劲的
啰嗦,过来,十分钟嗦不出来就跟你女儿一起跪着去!」
  小和自知理亏,看我认真,竟也不反驳,乖乖地一口含住了我的鸡巴,认真
地嗦了起来。
  同时,我跟妈妈说:「我要听实话,知道了吗?乖孩子,不用怕你小和妈妈,
你看她嗦我鸡巴的样子跟你像不像?毕竟是亲生的嘛。但你妈可比你这个骚货懂
事多了,知道吗?你小和妈妈识大体,是同意你说实话的,对吧,小和?要是同
意就摇摇屁股。」
  小和乖巧地摇了摇屁股,可妈妈只是把脸贴在了地面上,好像看一眼小和摇
屁股是有多大的罪过一样。其实我很少对小和这样,毕竟我们都大多数时间都是
一伙的,但今天看她当面逼着妈妈骗我,我是动了些火气。
  下午,妈妈在写稿子。为了安抚小和,我特许她拿着皮鞭进屋狠狠地抽了妈
妈一顿,就当是提前预支了一顿打,好让妈妈在会议上放心大胆地说实话。我则
是在自己屋子里睡午觉,这种肉体上的折磨我是不感兴趣的。
  但毕竟是小和,打人时也颇有些创意,我睡眼惺忪中隐约地听到小和厉斥:
  「你不是有才嘛!」「啪!」
  「你还敢看我摇屁股了啊?」「啪!」
  「你自己数着打了多少下了!」「啪!」
  「一边数数一边背诗啊!」「啪!」
  「不会背了自己写啊」「啪!」
  ……
  又听得妈妈带着哭腔说:
  「啪!」「呜呜呜,女儿根本没敢看母亲摇屁股啊。」
  「啪!」「一下。」
  「啪!」「啊啊啊,一下,一行白鹭上青天啊!」
  「啪!」「两下,两岸猿声啼不住!」
  「啪!」「三下,三顾频烦天下计啊!」
  「啪!」「十一下,啊啊啊,女儿不会背了,妈妈饶了我吧,女儿的大黑屁
沟都红了啊!」
  「啪!」「十二下,女儿的肚脐眼有十二个褶子啊」
  「啪!」「十三下,女儿的大屁眼子十三天都没洗过了啊」
  ……
  就这样打了十五分钟,又听到小和说:「妈妈的气消了,周五只许说实话,
听到了吗?接着写稿子吧!」
  小和终于回到了屋子,亲了下我的脸,说:「老公,睡吧,我不会再计较了。」
  我只是微微一笑,抱着小和睡了。
  因为这次表演不同以往,纵然聪明如妈妈,也需要较长的时间准备,所以我
和小和周四一天和周五白天都没有调教妈妈。
  妈妈则是用心准备,中途还多次向小和要了之前的影像资料,小和非常配合,
不光全力相助,还给妈妈捏了几次肩。妈妈很是感动,几次想给小和磕头都被小
和拦住了。
  小和甚至还苦笑着说:「女儿啊,过了周五,妈妈可能就……唉。妈妈其实
是知道的,我们早晚都要告诉宁哥的,对吗?」
  妈妈的眼眶似乎红了,有点哽咽地说:「妈,没事,都这么久的事了。爸要
是真不高兴,女儿就……就再也不给他看小红屁眼儿了,以后只给妈妈看。女儿
知道,爸爸虽然表面嫌弃,其实心里最喜欢女儿的红屁眼儿。爸爸之前还偷偷跟
我说过,要给女儿的红屁眼专门出一本写真集呢。」
  小和也感动了,说:「女儿,妈当年对你做的事儿,你真的不怨妈了?妈妈
还以为,你心里一直记恨着我呢,真没想到,女儿这么有孝心呢。」
  妈妈认真地说:「是妈妈给了女儿新的生命,要是没有妈妈当年的果决,女
儿怎么会像今天这么幸福。」
  小和叹了一口气:「早知道女儿这么乖,妈当年也不会这么狠心了。」
  妈妈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不顾小和阻拦地跪在地上,抱住小和的腿,
只是说:「妈……妈……女儿错了……女儿错了……」
  小和抱着妈妈的头,两人相拥而泣。
  周五,我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5点了,小和早就做好了饭,和妈妈一起等我。
妈妈在正常状态下和我们是平等的,甚至生活条件比我们还要好。这是我的安排,
因为过度的调教会让一个人完全的失去自尊心,人若是完全没有自尊,也就不会
羞耻,也就没有了灵魂。没有灵魂的人就像是一个木桩子,你把鞭子抽断了她的
内心也不会有任何波澜,这会使调教毫无意义。但调教一旦开始,妈妈就必须服
从,这也是规矩。
  此时,我们三个就像最正常的一家人一样吃饭,什么规矩都没有。
  我问妈妈:「女儿,今天的晚会准备的咋样了?」
  妈妈开玩笑地说:「别提了,都怪妈,前天下午没来头的抽了我一顿鞭子,
都把女儿打傻了。」
  小和也笑了,说:「你个烂逼女儿,我要是那天下午不抽你,你今晚敢说实
话吗?我这是看宁哥想听实话,才特意预支了一顿打,你不谢我还怪我。昨天我
给你个臭婊子揉肩膀你咋不说呢?」
  妈妈知道现在没危险,便调侃道:「好好好,女儿错了好不好。要不女儿现
在脱了裤子趴在饭桌上?女儿的臭屁眼子今天还没拉屎呢,要不妈妈一边闻着女
儿的臭屁眼子一边吃饭?臭死你。」
  小和也调侃到:「你个老贱货,咋这不要脸。有放屁不早放,我做饭时你咋
不来,你屁这么臭,省的老娘用煤气了。现在来臭你儿子,以后可要给你装个屁
塞了。」
  妈妈吃完了,站了起来,转身背对着我们,说:「我吃完了,进屋准备了,
你们两个记得给老娘洗碗哦。」说完脱了裤子,撅起屁股对着我们,用嘴发出
「噗」的声音模仿放屁。然后调皮地说:「臭死你们。」
  我笑着拍拍她的大白屁股:「没大没小的,有这么跟你妈逗乐的吗?快提了
裤子,滚回去吧!」妈妈于是提了裤子,得意地走了回去。
  其实这时我心里并不开心,因为妈妈的羞耻心已经剩的不多了。这种晚饭时
间妈妈明明可以平等地和我们交流,她却好像完全适应了奴隶的身份,只是比平
时更放肆了一些。我心里决定在这次会议以后,对她进行一些恢复尊严的调教。
  家庭会议定在每周五的7点钟,现在是六点半,小和打扫好了为生,正穿着
睡衣躺着沙发上,睡衣下面穿着一条普通的小内裤,其它的什么都没穿。我为了
褒奖她干活辛苦,正给她捏着脚,像一对快乐又普通的小夫妻一样。
  只是,我似乎能感觉到小和有些焦虑。
  妈妈责在一旁忙碌,一会用电视连电脑,一会换衣服,然后又去化妆,忙的
不亦乐乎。现在妈妈处于被调教状态,对小和怕得不得了,每次从小和面前经过
都要跪下磕一个头,因为之前没磕头被小和教训过一次。由于沙发正对着电视,
而小和就躺在沙发上,妈妈用电脑连电视的时候需要反复检查,竟在一分钟之内
磕了5次头,进度很慢。
  当时小和面朝着沙发,正眯着眼睛享受我的按摩,其实根本看不见妈妈,只
是觉得这晚会怎么还不开始,又听到「咚咚」的磕头声,便有些心烦,说:「你
个老屁眼儿怎么没完没了的啊,我都看不见你,你给谁磕头呢啊?」
  妈妈赶紧解释说:「小和奶奶有所不知,老屁眼儿陈阳这个叫慎独,就是没
人看的时候也要严格要求自己。春秋时卫国的蘧伯玉,在经过君主的住处时,即
使没人看到都要下马然后小步疾走,连灵公的夫人南子都表扬蘧伯玉是君子呢。
老屁眼儿这是追随古之贤人呢。」
  小和脾气本就是神出鬼没,临近开会,又有些焦虑,听妈妈这么一解释,火
气就更大了,便抽出被我按摩的脚,坐了起来,很柔地对妈妈说:「来来来,女
儿真有本事,这么古老的事情都知道,给妈妈摸摸头。」
  我暗自叹了口气,心想:妈妈又要挨揍了。小和由于出生在澳洲,对中国的
历史完全不了解,遇到我之前还是傻开心的,遇到我才开始逐渐学习汉字,便很
是痛恨自己的无知。尤其是对于妈妈平时有意无意的卖弄很是不买账。妈妈为了
这事没少挨打,但语文老师的职业习惯却总让她有着教育人的条件反射。
  妈妈被小和调教的时间也不短了,对小和的脾气也是十分清楚。小和说话的
语气越是温柔,动手的几率就越大。妈妈其实话一出口,就意识到自己又卖弄了,
但覆水难收,自己的话不能收回,只得硬着头皮爬了过来。
  小和还是柔柔地说:「老屁眼儿站好了,腿叉开,让我看见你的臭逼!」
  妈妈只得遵命。乖乖地脱掉了刚穿好的裤子,岔开了两腿。
  小和问道:「说吧,屁眼还是阴道?」
  妈妈当然不明白,但又不敢问,知道心理发虚地回答:「阴……阴道?」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小和「嗖」地一声从茶几上抄起来遥控器,「啪」地
一声插入了妈妈的阴道。妈妈以为小和只会打几下自己的屄,根本没想到有这么
一手,阴道干得很,根本来不及润湿。由于阴道内壁干燥,遥控器的表面在妈妈
身体内产生了巨大的摩擦力,妈妈只觉得疼痛的感觉由千万跟神经瞬间涌进了大
脑,巨大的痛感让妈妈「嗷」地一声尖叫之后跳起了三尺高,然后跪在地上,并
不敢拔出遥控器,只是不住的揉着自己的小穴外围。
  妈妈浑身抽搐着,一句反抗的话都不敢说,只是一遍揉着小穴,一边哀求:
「奶奶饶命,奶奶饶命。小奴……小奴陈阳做什么都行,求奶奶高抬贵手。」
  小和插完了妈妈,就像没事人一样,躺下继续让我捏脚,脸对着沙发,根本
不看妈妈。过了半分钟,只听小和悠悠地说:「宁哥的鸡巴能操你吗?」
  妈妈回答说:「能,当然能!爸爸操我那是我得荣幸。」
  小和又说:「那遥控器能操你吗?」
  妈妈想了想,支支吾吾地回答说:「能吧,刚刚妈妈就拿遥控器操了。」
  小和依然看着沙发说,慢慢地说:「那,这遥控器就等同于宁哥的鸡巴喽?」
  我听到这里才明白小和的用意,原来妈妈说自己追比圣贤,小和却用遥控器
来比喻我的鸡巴,给妈妈结结实实地上了一课。
  妈妈也是恍然大悟,早已拜倒在地,说:「张宁爸爸的鸡巴是这个世界上最
威武的东西,女儿能闻一下,就性趣盎然;要是舔一下,就多活一年;要是被操
一下,那女儿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母狗。那遥控器只是个物件,但依然可以操
女儿,女儿是说,任何物件,只要在小和妈妈手里,都可以操女儿,但依旧不能
和爸爸的大鸡巴相比。女儿暗自给小和奶奶磕了几个头,打扰了奶奶的清修,竟
然还恬不知耻地卖弄自己的臭逼文化,说什么要追比圣贤。女儿其心可诛。母亲
用一根遥控器就将女儿治得服服帖帖,女儿知错了。」
  小和依然在闭着眼睛享受,说:「好了,继续忙你的吧,这回不用这么磕头
了,怪闹腾的。」
  妈妈领命,又忙忙碌碌了15分钟,终于在6:55搞好了一切准备,便回
到了自己的房间。
  时间刚到7点,只听得妈妈屋里一声清脆的女中音:「第十二界家庭会议,
暨小红屁眼女儿陈阳主持的,逗张宁爸爸,小和妈妈开心的联欢晚会,现在开始!」
上一篇:【诗晴前传】(207-208 完)
下一篇:【花非花】(07)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