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天云孽海】(1.40)

             第四十章、内忧外患
  朝廷的反应并不慢,或者说朝廷对于天华剑宗会得到天离剑的结果已经有所
准备,这才只过了几天的时间,他们就派人来了。
  一行人并不多,仅有十人,但却带着皇帝的旨意。
  这一次断风山的神剑之争还是有不少地方是朝廷没有预料到的,而最大的意
外,便是作为前天玄宫少主,如今身为天华剑宗弟子的陈卓得到了天离剑的认可,
成为天华剑宗镇宗神剑的现任剑主。
  神剑之争结束后不久,周珣便得到了其父左相周彦的密信,信中吩咐周珣随
朝廷的人马前往天华剑宗,并嘱咐周珣,必要之时可以做出一些「牺牲」。
  周珣打量了一番古色生香的房间,剑宗里的佈置装潢自然不如他自家府邸来
得奢华高调,但却更有种很耐看的味道,他随意找了地儿坐了下来,笑骂道:
「我爹真是个老狐狸,估计早就考虑到了一切,这就算计着把我给卖了。」
  断风山那边刚刚消停,朝廷这边便派了人来到天华剑宗,尽管不是为了天离
剑而来,但也与天离剑有着极大的关系——朝廷想要让天华剑宗弟子陈卓往景国
天都走上一遭,而且还要携上神剑。
  当他们来到天华剑宗的时候,陈卓就已经完成了承剑仪式,正式成为天离剑
的剑主。
  对于天华剑宗而言,陈卓的地位今非昔比,岂能轻易让朝廷召去?更何况还
要带着天离剑去?而且天华剑宗也知道朝廷此前对天离剑有所觊觎,这个时候哪
能随随便便让羽翼未丰的陈卓带着天离剑只身去闯天都这龙潭虎穴?就在这个时
候,周珣适时的站了出来,为表诚意,在陈卓跟随朝廷的人去天都的同时他愿意
留在天华剑宗,算是作为交换。
  景国以左为尊,左相周彦便是百官之首的位置,位极人臣,一人之下万人之
上,而周珣是周彦的独子,地位自是不必多说。
  剑宗的宗主、长老和陈卓略微商议了一番也同意了。
  这件事情便算是定了下来,陈卓择日便上路,与朝廷的人一同前往天都面圣。
  「左相大人这么做,也是为了公子作打算,等这件事了,公子也算是为朝廷
立了一大功劳。」
  身着一袭深色衣衫,有着一对八字鬍的中年文士笑着摇了摇头,他是左相身
旁的一位名为张英的幕僚,因其博学多才,所以在天都也颇有名声,此番周彦让
张英跟随周珣一同前来天华剑宗,也可以看出周彦对周珣的宠爱。
  周珣看了他一眼,道:「张先生,你说说看,朝廷此番让陈卓回天都,意欲
何为?」
  他在说「回」字之时有意无意的重了几分,便是语气也露出了几分玩味。
  天玄宫旧址就在天都之内,陈卓又曾是天玄宫之少主,尽管天玄宫已经不複
存在,但陈卓此番前去天都,用个「回」字也没错,只是更多了一些微妙。
                ◇◇◇
  「他们干嘛要让你回天都,你在剑宗待了十年,他们不闻不问,现在你厉害
了,他们便想让你回去。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何薇薇气鼓鼓的说道,天都不是白溪城断风山,陈卓此去可不是十天半个月
这么简单。
  尽管不知道朝廷究竟有何目的,但她隐约意识到陈卓这一次将会离开不短的
时间,平日与陈卓朝夕相处没感觉到什么,可当陈卓不在天华剑宗的那几天里,
她才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心里就像是空了一样,这个时候听到朝廷的人要将陈卓
带走,一想到接下好长一段时日都见不到陈卓,她直接就炸毛了。
  陈卓隐约听出何薇薇是舍不得自己,又想起了上次白洛华告诉自己的事情,
不由升起几分触动,难道这位师姐真的对自己有意思?他略微失神,宽慰道:
「一朝天子一朝臣,便是这个理,如今朝廷的态度有所改变,也算是好事。」
  何薇薇瞪了顶嘴的陈卓一眼,气呼呼道:「你让人欺负了也不知道还口,我
不放心你!」
  陈卓看着她这模样,又是感动又是好笑,道:「宗主跟我说了,到了天都那
边后,会有天华剑宗的客卿在那里照应我,天华剑宗作为天底下有名的顶尖宗门,
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何薇薇秀眉一蹙,有些怀疑的看着陈卓,道:「天都怎么还有剑宗的客卿,
我怎么不记得?」
  天华剑宗的客卿一般都住在宗门之内,也有少数在外行走的,但天华剑宗与
景国朝廷之间素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客卿少有在天都内活动的,何薇薇听
闻陈卓这么说,自然会觉得奇怪。
  陈卓摊手道:「宗主便是这么说的,我也是第一次听说,但宗主总不会骗我
吧。」
  何薇薇狐疑的看着他一会儿,旋即才想起自己真正的目的,看到陈卓非但不
解风情,而且还一本正经的与自己讲起在天都的剑宗客卿,芳心禁不住升起几分
气恼,那尺寸惊人的胸脯也跟着起伏起来:「我不听我不听,反正我不放心你一
个人去。」
  陈卓有些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你真是笨死啦!」
  何薇薇哼了一声,睁大一双美眸盯着他,一字一句道:「我,你师姐何薇薇,
要跟你一起去,这样师姐我才能放心。」
  仅仅两天看不到陈卓,她就感觉自己心里面就好像少了什么似的,她不想再
经历这样的感觉。
  陈卓愣了一下,然后看着她那张精緻美丽的玉靥。
  何薇薇注意到陈卓的目光,俏脸不由自主的就红了起来,方才说的时候还没
什么,此时却有了几分慌乱紧张,她下意识躲闪着陈卓的目光,似是又觉得身为
师姐的她不能这么丢面,装作理所当然的再一次瞪了少年一眼,道:「师姐关心
师弟,天经地义!怎,怎么……不行啊?」
  「不行。」
  陈卓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扣下:「师姐你不能和我一起去天都。」
                ◇◇◇
  张英早便有过推测,此时周珣一问,只是略作思索,便答了上来:「此番陈
卓得到天离剑并得到了天离剑的认可,不仅天华剑宗的人对他的看法有所改变,
朝廷里的人,乃至陛下何皇后的态度也都会有所变化,让陈卓入天都,在我看来,
无非便是两个意思——赏还有用。」
  赏的意思周珣倒是明白,但第二个「用」字便不甚明瞭,问道:「用?」
  张英不着急回答,而是微微一笑,娓娓道来:「如今景国看着强大,可也有
内忧外患。断风山那里因为天离剑引起的乱子尽管已经平息,但北羌与朝廷的军
队依旧在那里,都没有撤,如今我朝不但在北境与北羌屡有摩擦,便是在西边也
屯起了军队……还有西域,趁着天离剑一事,也趁势进入中原,其中便有西域最
大宗门摩尼教的弟子,而十年前一些乱党之后也在那摩尼教中……公子,这便是
外患。」
  周珣目光一闪,道:「没错,那内忧呢?」
  张英道:「藩王割据、心怀异心,靖王凌绍于河北道拥兵自重,野心勃勃,
这个公子也清楚。近来我还得到一个消息,那就是吏部的唐尚书已经消失好一段
时日了。」
  周珣目光一动,露出几分难以置信,道:「该不会是……」
  张英微微颔首,道:「传言唐尚书与靖王暗中有来往,如今忽然没了踪迹,
应该是被神监司软禁了起来,甚至已经丢了性命也说不准。吏部这个地方可不一
般呐,掌管着文武百官的任免、考课、调动、升降的权力,可以说是一手把握着
朝廷的脉搏。而唐尚书又掌管吏部,这样手握大权的重臣若非真有异心,神监司
也不敢先斩后奏,然而现在唐尚书失踪了,便说明了一个事情。」
  周珣面色一肃,道:「唐尚书或者其他一些人很可能已经向靖王倒戈。」
  张英轻声道:「吏部尚书尚且如此,吏部又该如何?两年之前,陛下便与靖
王便掰过一次手腕,近来尽管没有明着交手,但却也是暗涌不断。靖王狼子野心,
而中山王也打着自己的算盘,一直以来他一边陛下表忠心一边又未曾拒绝靖王的
好意,怕是想要等陛下和靖王斗起来再得那渔翁之利啊……」这样的内忧比起外
患,显然更加致命。对此,陛下肯定也要多做准备,单靠朝内现有的力量并不稳
固,这时候就需要借助新的力量——「
  他微微一顿,望向窗外,茫茫白雪覆满天地,雾濛濛一片,看不真切,道:
「拉拢得到天离剑认可的陈卓,很可能便是一个契机。」
  周珣思绪万千,轻声道:「如此看来,我该与剑宗以及那个陈卓拉拉关系了。」
上一篇:【捕鼠器】(IF:捕鼠器(BadEnd))
下一篇:【奇幻冒险】(02)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