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捕鼠器】(IF:捕鼠器(BadEnd))

  IF:提线木偶(BadEnd)
  第十二次苏醒时,你没有和附在你身上的子嗣达成共识则触发(达成共识x)
  诶?
  这是这是什么东西?怪物?又是新的怪物么!它即使走了都不打算放过自己
么!
  你抓着腰后延伸出的触手,用力的打算把它从你背后拔出来,深刻的恐惧压
过了从那上面传来的快感。你是如此的用力,那两根触手好像真的一点一点的从
你背后被拔了出来。
  诶?
  那两根触手突然灵活的绕着你的手腕转了一圈,然后用力的收紧,让你的手
不由自主的松了开来?
  怪物!怪物!!快放开我!
  你用力的想挣脱那触手怪物的束缚,但是它的力气比看起来大的多。纤细的
触手从你的手腕缠绕着往上,从手腕缠绕到肩膀处。
  在干什么??
  无视你的意愿,触手强行把你的手扳到身体两侧,紧贴住身体。
  放开!
  你的挣扎让你失去了平衡,直挺挺的像地下摔去。你紧闭着眼,准备迎接冲
击。
  但是没有,预想中的冲击没有来到,你感觉自己的手撑在了地面。
  但是你明明没有动。
  你睁开眼,发现银色的触手缠绕着你的胳膊,在手腕处分叉,绕在了你的手
指人上,操纵着你每一根手指。像是提线木偶一样,让你的手完好的撑在地上。
  一只手被操控着缩了起来,你侧着身子倒在地地上。
  触手用力把你的手扳到眼前,扳动着每一根手指,让你比划出各种手势。
  一开始还很慢,但是很快速度就开始加快,很快你眼前都只能看到一片残影。
  它在熟悉?
  一股明悟从你脑中升起,这并不是属于你的,而是某种东西传到你的脑海。
  就像是突然明白「原来还可以这样!」
  要干什么!
  你突然开始慌了。
  而那触手立刻为你做出了回答。
  本来手腕粗的出手从顶端开始分成了好几根。缠绕住你的头,脖子,双手,
双腿。细化到每一根手指脚趾。
  你的身体完全无视你意志,从地上爬了起来,慢慢的活动着。
  先是走路,跑步。
  然后跳跃,翻跟头。
  到最后你灵敏的像是猿猴一样在森林里奔行。
  你一开始还试图反抗,但是弄得浑身酸痛,它的动作也没有一丝变形。到后
来你已经完全放弃了。
  看着视野外飞速变化的景物,你觉得自己就像是汽车上的乘客,只能观看,
却不知道目的地。
  好像是玩腻了,它又到一块木桩上做了下来。它扳着你的头四处观看,环视
一周之后,它视线最后停在了你自己的身上。
  一只手缓缓的伸向你自己的花瓣,每根手指上面的触手都开始延长,兴奋的
晃动着。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你发现自己的声音虽然可以传达过去,但没有任何回应。
  毕竟,谁会在意木偶怎么想的呢。
  可能有人会,但是它不会。
  身上其他的触手也开始跃跃欲试。
  不光是你的花瓣。
  耳朵,鼻孔,嘴巴,手指的缝隙,后庭,两腿之间,肚脐,脚趾的缝隙。
  你感觉所有的触手都开始蠕动起来。
  作为乘客的你,完全无法阻止,只能绝望的坐在车上。
  你的手指伸入了你的蜜穴,你能感觉触手们一窝蜂的爬进去。其他触手也猛
地朝它们选定的地方涌了进去,一齐舔舐着身体的内侧。你感到海潮一样的快感,
一浪接着一浪,仿佛没有结束,你忍不住高声呻吟起来,而这也是你唯一能做的
事。
  你知道,这不会有结束,它会用你的肉体去干各种各样的事,而你除了叫喊,
什么也不能做到。
  不……现在连叫喊也做不到了。
  纤细的触手扎入了你的耳后和脊柱,你感觉脸颊的肌肉和舌头开始不由自主
的抽搐了起来,眼球向着两个不同的方向看去,呼吸也开始紊乱起来。不过痛苦
很快就过去了。
  你感觉自己笑了。你的手抬起来轻轻的摸着你的脸颊。你看到上面的触手紧
贴着皮肤,像是银色的纹身一样。在阳光下闪耀着金属的光芒。
  你不受控的猛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吐了出来,舌头一阵痉挛之后,自己缓缓
的挪动了起来,发出咿咿吖吖的声音,好像在尝试着什么。
  你知道,这具肉体可能就是你以后的囚笼。
  此时你唯一能做的,只有流泪了。
  你慢慢的张开口。
  「你好,妈妈,你好,木偶。」
           ***  ***  ***
  If:披着人皮的怪物
  (第十一次苏醒后末尾,子嗣从口中出来后可能触发的BadEnd)(取代√的
情况)
  你感觉那只小银虫停在了你的后脑勺,一阵刺痛传来。
  你正想挣扎一下,但是咔哒一声,节肢按压,你晕了过去。
  ……这种体贴并不太想要啊喂
  你感觉好哪里好像出了致命的问题
           ***  ***  ***
  第SDdfasdfavca次ssssssssuuu醒
  你,睁开,眼睛
  张开,嘴,说
  「你好啊妈妈」
  它,想,打招呼
  不理解
  「哎呀,啃掉的太多了么?」
  「因为妈妈你的脑子太美味了,所以一不小心多吃了一点,不过还是留下了
足够我用来连接的部分,妈妈你很厉害,现在往前走,咱们去找更多的吃的。」
  不明白,被夸奖了,很开心。要笑,要服从,服从开心,向前,走,食物,
开心。
  但是,为什么,眼泪,不停。
           ***  ***  ***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badend条件和获救TuerEnd条件相同,
  重点条件是达成交流√
  完成之后,随机选择进入BE或TE,毕竟,世事无常。)
  共通开头
  搜救船
  你看着远处缓缓驶来的轮船,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
  那只虫(?),出乎意料的好说话。
  如果这能算是说话的话。
  你摸了摸后脑勺,那里原本应该有一小块凸起,那是那只虫子镶嵌在你脑子
里的东西,这样你就可以「听到」和「说出」它们的语言。
  当时它刚刚在你后庭在产下卵之后,就开始拿着爪子在你脑袋后面开洞的。
  你甚至以为它是生产完之后想吃东西了。
  但是在它把什么东西噗嗤一下塞进你的脑子里之后。
  你就听到了它的声音,平白而没有任何感情。
  它判断出你迷失了,因为它表示你所在的地方是:□□□□,它说的是一个
独特的名字,翻译过来就是所有丢失/遗失/失踪/被抹除/被废弃/迷失的物品/生
物/存在的家/归处/牧场/坟地,它和你在同一个地方也不在同一个地方。
  它表示为了双方的安全,不能让你完全认知/了解到它。认知/了解即链接/
通路,链接/通路便可通行/交互,通行/交互就是交流/影响,交流/影响带来危
险/风险/毁灭。所以它只会进行这唯一一次单向交流/认知。
  它许诺若你配合/协助的为它产下子嗣/后代/分身/装置/设备,它便可以让
你不再迷失。让其他人可以正确的找到/认知/了解/寻找/定位到你。
  你当时答应了,之后的故事你感觉……很难开口,你现在回想起来感觉羞愧
的想死。那么……淫荡的人居然是你自己。
  现在你都感觉肚子里还残留着被充满的感觉。那段日子你像是被浸泡在那虫
子的液体中。醒来的时候就开始疯狂的交配,渴了饿了都用……那玩意解决,一
直到自己昏过去。然后没一会又被快感弄醒。
  你不记得自己生产了多少次,那时你什么都没有思考,什么也也不用担心。
留下的只有对快感的回忆,还有那种被充满的幸福感。就像是一只母兽一样,发
情和生育,而这两件事有时候是一样一样干。有时候是一起干。
  那虫子卵的生命力简直惊人,根本不在乎它们成长在哪里。无论是你在的子
宫,阴道,肠道,胃……都可以茁壮生长。
  直到那只虫子表示,够了。
  你最后一次,昏过去,又醒过来。
  发现一切都复原了。
  脑子里可以清清楚楚的思考。
  肉体也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疯狂的日子就像是一场幻梦。
  它表示这是对你的补偿/报酬/售后服务。然后把你领到了海滩上。指了指那
艘轮船,就进入丛林消失不见了。
  然后你感觉自己对虫子的所有印象都消失殆尽,只能有那么个存在,但是对
它的印象只有「像一只虫子」
  这也是售后服务么……不过真的很不合格啊。
  你感觉身体中有一团火在燃烧。肉体上的问题解决的很完美……但是精神上
的欲望它却没有处理。光思索着那一段日子,你就感觉自己开始发情,想用什么
东西把自己填满。
  不过,一切就都结束了。
  自己可以回到家中了。
           ***  ***  ***
  (随机进入BE或TE)
  BE:如果再有一次机会
  !
  啊。
  快跑。
  跑不掉。
  你很想哭。
  你没办法哭。
  你现在很后悔。
  你在警察局里面。
  你看着面前的报纸。
  最近没有出任何海难。
  你所坐的那艘船不存在。
  你的父母并没有存在记录。
  你的身份证号码也查无此人。
  你眼睁睁的看着警官把你遗忘。
  完全无视你的存在开始干其他事。
  刚才记录你信息的纸逐行变成空白。
  你马上也会变成没存在过的东西。
  你终究还是没有逃过那个东西。
  那个东西现在重新找到了你。
  你并不是因为海难而遗失。
  而是那东西它遗漏你了。
  你的感觉正渐渐消失。
  它已把你抓在手里。
  一口一口的啃食。
  你的生命体征。
  你的存在感。
  你的名字。
  你想要。
  回去。
  岛。
  。
           ***  ***  ***
  NE:获救
  啊。
  快跑。
  跑不掉。
  你很想哭。
  你没办法哭。
  你现在很后悔。
  你在警察局里面。
  你看着面前的报纸。
  最近没有出任何海难。
  你所坐的那艘船不存在。
  你的父母并没有存在记录。
  你的身份证号码也查无此人。
  你眼睁睁的看着警官把你遗忘。
  完全无视你的存在开始干其他事。
  刚才记录你信息的纸逐行变成空白。
  咔哒!
  门开了
  有人从屋子的门口冲了进来
  警察一脸惊讶。
  而你则茫然的坐在那里看着他们
  你感觉那东西已经贴到了你背后。
  「赶上了!」
  「快,对反模因策略!那东西已经摸进来了」
  「快一点!必须确保最后一个幸存者。」
  你看着前面忙前忙后的一群人。乱七八糟的东西被插在地上。警察直接被轰
了出去。屋子里开始变得像科幻电影里一样。
  那东西开始啃在你的身上。
  救……
  「谁还记得咱们来这里干什么。」
  「标准的反模因影响,按照预定程序行动,即使没有目的,也必须执行。」
  救救……
  「我是谁?」
  「给他打一针C级记忆增强剂!」
  「C级记忆增强剂是什么?」
  「你左口袋的,黄色的,你自己也来一针。」
  救救我!!
  「定位完毕!!开始收容」
  你感觉自己一下子被拉回到现实中。
  那东西灰溜溜的跑掉了。
  自己虽然感觉自己被吃了一口。
  但还是被钉在了地面上。
  「她是谁?」
  「不知道。不过既然不知道,证明这就是咱们的目标了。」
  你看着面前的人向自己伸出了手。
  「你好,我们是反模因部的,虽然你现在肯定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先跟我
们来吧,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安全的地方?
  「对,恭喜你,没有名字的小妹妹,你得救了」
  你的眼泪流了下来,紧紧握住了那只手。
  「欢迎你来到反模因部」
           ***  ***  ***
  BE
  无尽榨取循环
  在第十三次苏醒(上)时,没有抵抗住机械的诱惑则触发。
  你摇摇晃晃的来到机械前,心中满是那香甜的味道。
  但是一阵疑惑惊醒了你。
  并不是你自己的疑惑,而是触手的疑惑传到了你心里。
  ……银色的柱子上有一个小洞?
  你知道,你后腰的触手早就已经把你所有的隐私看的一干二净了。毕竟它一
点掩饰的意思都没有,正大光明的在你脑子里翻阅着。
  所以现在它会疑惑。
  因为在你的印象里是一个非常大的洞,能把你整个人装进去的那种。而它所
看到的,是一个比它粗不了多少小洞,就在和它「视线」平齐的地方。
  你仔细的寻找,也没有看到它所说的那个洞。就算它亲自扳着你的手去按那
个小洞,始终也按不到,就是差那么一点点,但就是如同天堑,无法跨越。
  就在这里啊!
  你甚至感觉它在你的耳边开始大喊大叫了。两根银色的触手不断地一个地方
指来指去。
  但是明明没有啊,它戳的地方就是一片光滑啊。
  然后你就看到两根触手一齐捅入了光滑的表面。
  太神奇了。
  你仔细看着插入的那个地方。
  好像接触到了机械银色的表面,又好像没有。仔细看去的话就会感觉头昏脑
涨。
  你感觉两根触手不断的深入,一米,两米,三米……
  一直延长到了它们俩目前所能达到的极限,然而依旧没有接触到尽头。至少
已经有50米远了。而且是笔直的。
  你侧过身子,把它们俩往外拔了一点,看向柱子的另一边。那边还是光滑的
表面,没有任何变化。
  完全没有变化啊……
  ?
  怎么了?里面有什么嘛?
  一个蓝绿色的开关?
  喂,不要乱……
  啊,按下去了。
  你感觉那两根触手被一股强大的吸力钳制住了。
  无数像是细小触手的东西把他们团团围住,你很熟悉那东西的触感。那层蓝
色光膜。
  无数的触手抓住了它们两个,吸,揉,舔,攥,撸,捏……
  难以言喻的快感从它们两个身上传到你的脑髓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秒都没有坚持住,你感觉两根触手瞬间就喷射出生命的精华。
  而你也感觉像是灵魂被吮吸着,被榨取。
  就像是把你撸动那两个触手的快感放大一万倍。
  全身的肌肉都像是被锁死了。完全无法动弹,腰部不由自主的向前顶去,迸
射出的爱液像一道彩虹,飞溅到了地上。
  你感觉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呼吸了。
  脑海里只剩下被榨取的快感。
  然而它们俩并没有被解放,好像还嫌不够一样,两根上面满是绒毛的细棒从
触手顶端的孔洞旋转着挤了进去,同时还传来一股强大的吸力。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绒毛在触手的洞里面飞速的旋转,抽插,每一寸内壁都不放过。四周的小触
手也如同幼儿在吃着棒棒糖一下,仔细而有卖力舔舐着表面。
  喷射喷射不停地喷射,已经快要射不出东西了也还在抽搐着。
  你感觉自己的骨髓都被从两根触手里榨了出去,脑神经滋滋的冒着烟。
  快,快出来……
  你知道,按那两根触手的力气,只要想的话完全可以拔出来了。
  然而从两根触手那边,已经没有更清晰完整地信息了。源源不断的传来的都
是断断续续的好爽,还要更多,不要停,完全无视你的感受,自顾自的享受着。
  你没注意到的时候,肌肉们已经太过用力,开始痉挛了。你倒在地上抽搐着,
面朝上像是一条上岸的鱼一样。
  每当链接着你腰部的两根触手喷射的时候,你都会不由自主的挺起腰部,身
体弓成了了一个大大的拱形。向着空无一物的天空抽动,像是在抽插着什么。嘴
巴一张一和的,眼泪,口水,鼻涕流淌在脸上。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你的意识终于开始重新运转。
  你抹了抹脸上的液体,试着站起来,但是颤抖的双腿和酸软的腰部让你放弃
了。
  你靠在机器上,感受着那两根触手,希望他们能赶快出来。
  然而被拒绝了。
  它们无论如何都拒绝出来,因为太舒服了。
  即使把它们两个弄断,也不出来。
  况且弄断的话,你和它会一起死。
  吃喝要怎么办啊,这么下去我会脱水而死的啊。
  虽然机器就在旁边,但是你感觉你已经认清这东西的面目。这玩意完全是一
个诱饵,谁在这里面都可以爽,但是之后呢?不可能没有代价吧。所以你不打算
在进去了。
  食物和水。
  这确实是个问题,你感觉那两根触手缓缓地退了出来。
  对吧,扶我一把,咱们去找点吃的喝的。
  两根触手顺服的缠绕住你的腿和手,把你服了起来。
  ……
  然后猛地收紧,扳动。
  诶,你们要干什么!
  被高潮弄得一点力气都没有的你,完全反抗不了两根触手的钳制。
  只能眼睁睁的瞅着它们操纵着你的身体。
  一步一步的爬进那个机器。
  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那甜蜜的气味浸透了你的全身。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吧。
  你觉得你可以跟自己的两根触手达成共识,在这里爽到下一只奇怪的东西把
咱们从这里弄出去。也不是不行,怎么样,这是最大的让步了。
  ……不够?你到底想怎样。
  你的身体向以前一样,趴在了机器里。那根许久未见的喂食管像是在跟你打
招呼一样,仿佛在闪耀着光芒,仿佛离你越来越近。
  不,不是仿佛,就是越来越近了。
  两本触手伸到外面,顶在了地面上,把你整个人继续向着前面塞去。即使那
根喂食管已经紧紧地顶在你的脸上,也没有停下里的意思。
  你不得不张开嘴,把那根喂食管吞了下去,于是你又继续被向前推着,喂食
管也不断地深入,你想呕吐,但是喉咙被那喂食管堵的死死的,完全没有缝隙。
  你用力的吮吸了一口。
  熟悉的甜蜜温热的流质食物充满了你的胃。你感觉温暖的感觉扩散到了全是。
一切都不是呢么不容易接受了。
  你已经被塞到了极限,但是小腿还是露在外面。触手缠绕在上面,猛地用力,
强行把你的小腿掰到了机器内。
  你感觉骨骼发出了哀鸣,但是你根本舍不得嚎叫,因为要是叫的话,就会放
开喂食管了,就会少吃一点这甜蜜的美味。
  这样,你整个人都被塞在里面了。
  触手按动了按钮,洞口开始缓缓收缩,两根触手跑到了外面,把自己变得奇
薄无比,一小部分贴在机械的外壁上面,其他所有的部分都一头扎进了那无比欢
愉的小洞中。
  你感觉外面的光线渐渐被遮挡,不过那又怎么样?
  最终,洞口闭合。外面看去没有一丝的缝隙。
  你吮吸这甜蜜的流质,心中的恐惧被压倒了意识的最深处,幸福和快乐充满
了你的全心全身。而两根触手传来的快感也让你愉悦。
  从此,你就这么幸福的生活了下去。
  可喜可贺。
           ***  ***  ***
  IF:万幸身边有你陪伴(BE)
  ……呐……你能……飞么?
  你小声的道出了自己小时候的幻想。已经准备被拒绝的你却收到了明确的答
复。
  没问题,不要小看我们啊,虽然妈妈你可能会难受一点,但是没问题的,遇
到危险的几率非常低,就可以挑战一下/没问题没问题~
  你感觉如此多的触手在你的身后开始编织。
  记忆提取开始/榨出来榨出来~
  你感觉自己的大脑想被切成了薄不可见的小片。最深处的记忆都被榨取出来。
在妈妈肚子里的温暖,分娩时的挤压,来到外界的寒冷,直到和还有和双亲一起
乘坐游轮,流落到这个荒岛,每份记忆都想了起来……
  筛选开始/丢掉丢掉~
  记忆如同想起来时一样迅速的被遗忘,只留下了关于飞行的记忆。偶尔扫过
的书籍,电视上一带而过的语句,每一处关于飞行的记忆都被调度出来,成为触
手编制的「材料」
  需求的量之大,你感觉身上一些部位的触手都开始变得纤细。
  最后,如同天鹅的翅膀一般的银翼被筑出!密密麻麻的羽毛收拢在你背后,
反射着太阳的光芒,是如此的耀眼。
  妈妈!跳起来!/跳啊跳啊
  你遵从着她们的喊声,一跃而起,来到了树冠之上。翅膀展开,无数根羽毛
反射着光芒,你感觉好像看到了彩虹,又像是幻觉。
  风从你每一根神经流过,带来的快感让你异常兴奋。和失重的感觉混合在一
起,瞬间就把你送上了高峰。
  哇噢噢噢噢~
  你在空中呼喊着,顺便喷射着体液。
           ***  ***  ***
  「这……啊……这真的……没办法么……」
  没办法啦没办法了,这是咱的特点,不能丢弃呢/不能丢不能丢
  你迎着风向着最近的陆地飞去,紧贴着海面,这样就可以随时补充养分和水
分。让长时间飞行毫无问题……如果不算上你。
  「飞一会就会高潮这算什么啊啊啊啊~~~」
  抱怨还没完全出口就变成了高潮的呻吟。
  安啦安啦,妈妈乖乖的睡一会吧,睡一觉就到地方了/妈妈乖,睡一会~
  啊,等到了家之后要怎么跟爸爸妈妈解释她们俩呢?
  算啦,反正车到山前必有路。
  虽然还不感觉困,但是你立刻坠入了梦乡。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
  你是被触手在你脑中的尖叫惊醒的
  这是你头一次感觉到如此的恐惧。从触手传来的恐惧让你的心都像要粉碎一
样。但是瞬间就消失了,像是被掐住了喉咙一样。
  看到了!看到了!!完蛋了!!看到祂的时候祂就看到你了!!!!为什么
会这样!!为什么!明明想和妈妈永远在一起啊啊啊!!为什么祂会在这里啊啊
啊!/完啦完啦完啦完啦完啦完啦完啦完啦完啦完啦完啦完啦完啦完啦完啦!!
  你闭嘴啊!!不要在这时候嚷啊!!好烦啊!!现在闭嘴!我在想办法!我
再想办法啊!根本没有办法啊啊啊!!意识到祂存在的时候祂就注意到你了!!!
/结束了结束了结束了结束了结束了结束了结束了结束了结束了结束了结束了结
束了!!!
  都说了叫你闭嘴了啊!!现在只能救妈妈了!!!妈妈还没有看到!!!连
解释都不行啊啊!!至少让妈妈知道我们啊啊!!在那家伙发现妈妈之前!!!
掐断!掐断!!全都掐断!!!!为什么啊啊啊!为什么会过来啊啊!!明明几
率那么小!!!/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
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
  你听着它们俩的说话,一脸茫然,但是睁开眼什么都无法看到,耳朵听不到,
连风在身体上吹拂的感觉都消失了!!
  不行!!还不够!!!别嚎了!!来帮忙!!那家伙的目标是妈妈啊啊啊!!!
游轮!什么游轮!!啊那个!!!因为想到游轮那家伙就过来了么!!!!这份
记忆你拿着!!然后去死啊!!赶快去死啊啊!!这样妈妈就能多撑一会!!为
什么我们可以看到这么多啊!!明明看不到就安全了啊啊!!!
  再见再见~
  游轮?什么游轮?而且自己不一直只有这它一个人陪伴么?还有那东西,看
到什么?
  啊啊啊!妈妈你不要思考啊啊!!!!!掐断!!!掐断!!!在它看到妈
妈之前!!!!不对啊啊啊!!!它最开始的目标就是妈妈啊啊啊啊!!!这真
是太幸运了啊啊啊!!艹艹艹艹艹!!!!!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啊啊啊啊!!
万幸我们看到了!!!如果有神的话我会在艹死你之前夸奖你一下的啊!!!!
我都感动的想哭了!!!记忆备份备份!!这样我就是妈妈了!!!!然后我也
去死就好了!!这样那家伙就满足了!!无人生还!无人记忆!!!肯定就不会
再找妈妈麻烦了!!我特么真是天才啊啊啊啊啊!!!
  再见了,妈妈。
  这是在你的意识中断的黑暗深渊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第■■■■■次苏醒
  ……不存在。
  你站在黑暗的小巷里,周围是横七竖八的干尸。
  单位……不存在,自己家的公司大楼现在只是一片树林
  还有小混混在抽搐的挣扎,不过在你让触手刺入他身体后就停滞了下来。
  朋友……不存在,自己所有的朋友看到自己之后不是惊讶就是露出贪婪的眼
神,但没有一个人认出自己。
  尸体先是膨胀,然后迅速的瘪了下去。
  父母……不存在,自己的父母也找不到存在过的痕迹。
  你慢慢的走出小巷,操纵着触手把你来过的痕迹抹除。
  自己……不存在,记忆中的身份证号查无此人。
  那么自己到底是谁?
  能证明自己存在过的东西到底有没有?
  你看着身后不知什么时候起,就依附到自己身上的触手。好像在期待什么声
音响起。
  但是这触手并不存在神志,只是依照你的操纵行动而已。
  你感觉心里好像破了一个大洞,自己的一切都缓缓地从那里流出。
  原来这里填充的是什么?谁才能陪伴在你身边呢?现在自己这个洞口什么才
能填补呢?
  【妈妈,最爱你了/爱你爱你~】
  风声带着不知那里的呼唤吹过你身边,但你并不能听到。
  你的脸颊流下两行泪水,但这次没人能帮你抹去了。
  你重新走入黑暗之中。
  只有食欲能暂时填满你胸中的破洞。
  也只有这些尸体能证明你存在了。
  IF:万幸身边有■的陪伴(BE)X
  IF:无人生还(BE)√
上一篇:【兰斯8外传:弑神者VS鬼畜王】(43)
下一篇:【天云孽海】(1.40)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