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江北之乱】(09)

             第九章、计划与阴谋
  从兄弟们的留言来看,林月柔更有撸点,不过为了剧情展开,先走这边了,
下一章就会回到青月山庄了,敬请期待
    *****          *****          *****
  皎洁的明月在夜空中高悬,笔直的官道旁树木林立,安祥的夜空中,清凉的
秋风吹动树叶,发出簌簌的轻响。
  「你们怎么来了?」江悍龙看着眼前四个老人。
  老人都是六十岁上下,虽然须发皆白,看上去个个龙精虎猛。
  「是张忠说你独自一人阻击霹雳堂,怕你一人势单力薄,所以叫我们咱们兄
弟四人前来协助。」江龙帮七大高手,除江悍龙和他的大师兄张忠以后,其余的
五人都是上一代老帮主的师弟,也是江悍龙和张忠的师叔,五人并称江北五虎,
在帮中也是地位极高。这五人中黑心虎杜广是张忠心腹,其余四人都是江悍龙得
力帮手。
  「杜师叔没来?」江悍龙暗叫不妙,张忠这是要乘自己不在夺权。
  「他和张忠围困青月山庄。」一个年纪最大的老头说。
  「我离开以后张忠还干了些什么?」江悍龙焦急的问。
  「张忠要求流火帮大当家赵飞武带领手下离开。」老头回答。
  「青月山庄被攻破了?」江悍龙有点错愕。
  「没有。」老头说。
  「是张忠要求他们离开的?」江悍龙接着问。
  「是」
  「张忠。」江悍龙粗大的手掌握紧,目露凶光。
  张忠支开江北五虎中的四人,独留与之交好的杜广,然后再支开自己结拜兄
弟赵飞武的流火帮,无疑是剪除自己的势力,好让他独揽大权,更方便控制江龙
帮,对于张忠的夺权江悍龙并不太在意,凭借自己的武功和帮中的威望,只需振
臂一呼,从张忠手中夺回江龙帮易如反掌。
  江悍龙忧心是却是魔教鹤发花盗卓临青,除了江悍龙、张忠、青铃以外,帮
中其他的人并不知道卓临青的存在,江龙帮众人一直以为江悍龙攻打青月山庄是
为了称霸江北,并不知道江悍龙是因为幼子为卓临青所胁迫被逼攻击青月上庄。
  对于江悍龙来说张忠只是一个微小的可以忽略不计的阻力,真正的要对付的
是绑架他幼子的卓临青,而要对付卓临青就必须先救出他的幼子,他不敢动用江
龙帮的力量,害怕因此引起卓临青的怀疑而伤及孩子。
  「师叔,你们暂且回去,埋伏在青月山庄四周,不要让张忠发现。」江悍龙
看了看四位师叔说。
  「帮主你这是?」一人不解的问。
  「张忠欲夺取江龙帮帮主之位,故将列位师叔支开,独留三师叔杜广帮他夺
取帮中控制权。」江悍龙解释道。
  「反了天了他,看我们兄弟不把那小子狗头砍了。」飞天虎董磊性格暴躁,
出口大骂张忠。
  「师叔且莫生气,一切等我回去再行定夺,一定要隐藏行踪,没我口令任何
事情皆不可妄动。」江悍龙生怕董磊回去惹出事为,如果只是张忠和杜广两人,
他面前的这四位师叔足以平息这场内斗,但卓临青出手的话他的这几位师叔就在
劫难逃。
  「你一个人在这可以应付霹雳堂的人?」年纪最长冷面虎夏忠良问道。
  江悍龙嘿嘿一笑说:「师叔放心,你何时见过侄儿会打没把握的仗?」
  「行了,既然帮主这么说,那咱们就听帮主的,回去埋伏在青月山庄周围。」
  夏忠良说。
  其它三人皆是夏忠良师弟,对夏忠良格外信任,见夏忠良如此说,也就纷纷
离开。
  江悍龙叫住夏忠良嘱咐说:「师叔一要看住董师叔,切记没有我命令切不可
妄动。」
  「帮主放心,这三个老骨头交给夏忠良,一定不会误事。」夏忠良拍了拍江
悍龙的肩膀说。
  「嗯,有师叔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江悍龙说道四人走的极快,转眼间大
地又恢复了安静,只有树叶簌簌的轻响。月光下江悍龙眼光沿着笔直的官道向远
处延伸。当三个身影出现在官道上,他的不经意间嘴角露出浅浅的微笑。
  身影越来越近,雷猛高大的身影走在最前面,昂首阔步,神情威猛像是征战
沙场的将军。
  「好贼子,竟然还敢在这等着咱们。」雷猛认出江悍龙就是白日在丛林中的
淫贼后手提双拳冲了上来。
  雷明威皱了皱眉说:「雷猛,住手。」雷明威喝止雷猛时,雷猛已经冲到江
悍龙眼前,雷猛铁拳就在江悍龙鼻间数寸远。
  江悍龙和雷猛同样高大,雷猛冲过来的时候,他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眼睛
都闭了起来,就像是准备用自己的鼻子去接雷猛的铁拳一样。
  「呀」雷若儿一声尖叫,她能想像雷猛铁拳之下,这淫贼颅骨粉碎的景像,
那血淋淋的景像让她有些不忍。
  当听到雷明威的喝止雷猛后,江悍龙面带微笑睁开双眼。
  「江帮主也太过胆大了,焉知雷某会出言制止。」雷明威紧握的双手也沁出
了汗。
  「什么?他就是江龙帮的江悍龙?」雷猛问道。
  江悍龙微微一笑说:「江湖皆知铁算子雷明威机智过人,心思缜密,江某愿
以在下脑袋赌一把铁算子的机智。」
  「哈哈,雷某就算是不出言制止,相信我这侄了也未必能伤得了江帮主分毫。」
  雷明威肯定的说。
  江悍龙有十足的把握就算雷明威不出言制止他也能从容的从雷猛拳下躲开,
只是没想到雷明威能一语道破。
  「铁算子不但机智过人,这眼光也十分了得。」被雷明威一语道破,江悍龙
讪讪笑道。
  「按理说我们是支援青月山庄的,江帮主应当百般阻挠才对,何以会在这种
情况下见面。」雷明威问道。
  江悍龙看了看雷猛然后转头对雷明威说:「可否借一步说话?」
  雷明威想了想对雷猛和雷若儿两人说:「你们在这里等着。」
  「六叔,你相信这贼子?」雷猛有些不解。
  「让你等着,哪那么多废话。」雷若儿拍了拍雷猛。
  看着雷明威随江悍龙走入官道边的密林,雷猛瞪大眼睛看着雷若儿说:「那
贼子竟然是江悍龙,六叔怎么就看出来了?」
  「你觉得那人武功如何?」雷若儿不答反问。
  「白天与他动过手,他武功相当不错。」雷猛想了想说。
  「行了,大哥,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六叔都给我说过你武功远不是他的对
手,六叔说他的武功足以匹敌二哥。」雷若儿嘲讽的看着雷猛说。
  雷猛脸色一红嚷嚷道:「就算能匹敌老二又怎样?」
  「那你就想一下,在江北有如此武功的人会是谁不就明了了?」雷若儿看着
雷猛的窘态咯咯娇笑。
  「哦,那倒也是,以这贼子的年纪和这样的武功来看放眼江北也只有江悍龙
一人。」雷猛这时才明白为什么六叔一眼就能看出对方是江悍龙。
  「既然知道对方是江悍龙,为何六叔不与咱们联手把他击杀,那样援助青月
山庄之事岂不事办功倍?」雷猛不解的问。
  雷若儿摇了摇头,对于雷明威的决定也十分的不解。
  雷若儿思索着,雷猛百无聊赖的在官道上来回徘徊,眼光不时的飘向道边的
密林处。
  「你说江悍龙会不会在树林中对六叔下手?那样咱们也帮不上手。」雷猛等
的有些着急。
  等了半天没有雷明威的消息,雷若儿心中也有些发毛,虽说六叔武功高强,
在江悍龙面前足以自保,但若是江悍龙密林中有埋伏,那就对六叔大大的不利。
  「六叔回来了。」雷猛拍了拍雷若儿的肩膀说。
  看到雷明威,江悍龙两人回来,雷若儿松了一口气。
  「那一切就拜托您了,如此事成江某感激不尽。」江悍龙看着雷明威一揖到
地。
  「面对那样的对手,雷某不敢轻易许诺,只能尽力而为。」雷明威伸手扶起
江悍龙。
  原本威猛霸气的江悍龙此时有些紧张,雷若儿偷眼看了下江悍龙,只见他英
武的脸庞上写满了无谓和睿智,威猛的身躯似蛰伏的猎豹,心中暗叹:「好一个
江悍龙,这样的人物才称得上陆地龙王。」忽然想到白天赤裸的江悍龙,雷若儿
俏脸腾红,心中暗啐了一口:「怎么会对这样的人有好感?」
  「走了。」雷明威招呼雷若儿两人继续前行。
  凉风散雷若儿秀发,雷若儿伸出纤指把额头乱发理到耳后,皎洁的月光下,
雷若儿脸庞如月光一样洁白、娇美。如秋水般的眼眸闪闪发亮,美的让人窒息。
  看到如此娇美的雷若儿,江悍龙想起白天密林深处那雪白莹润翘臀,腰胯间
一阵激动,江悍龙忙收紧心神。
  一阵香风扑面,雷若儿已从江悍龙身边走过,火红衣服下纤细的腰身快速移
动,像是一道闪电。火红披风猎猎作响,飘飞的披风下完美的翘臀展现出惊人的
圆润。
  离开江悍龙足够远的地方雷若儿问雷明威:「六叔,江悍龙说了什么,他所
求何事?」
  雷明威没有回答雷若儿,他面色凝重,整理着自己得到的信息。
           ***** ***** ***** *****
  送走四位师叔,又送走了霹雳堂三人,江悍龙默默祈求着计划成功,他已经
将自己为卓临青所胁迫被逼攻打青月上庄的事情向雷明威和盘托出,他希望借助
雷明威的力量去联手青月山庄一举挫败卓临青控制江北武林的阴谋,只是谋事在
人,成事在天,江悍龙无法预知计划的成败,他有只默默祈求。
  远处密林中夜鸦惊叫,乱鸟齐飞,显然有人躲在密林之中惊到夜鸦。
  江悍龙心中一惊,如果自己与雷明威的计划被人窃听从而传到卓临青耳内,
那自己孩子就凶多吉少,他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江悍龙展开身形向夜鸦惊叫之处追去,皎洁的月光下,远远的见红衣飘荡,
身法极快,这身红衣是雷若儿独有的装束,江悍龙暗暗苦笑:「火旋风雷若儿,
她怎么又回来了。」
  雷若儿显然没发现江悍龙的追踪,她速度极快的向临江客栈飞掠。
  「不对。」江悍龙发现此人虽然身着红衣,却没有披风,再一细看江悍龙不
由的哑然失笑:「蓝灵,这小骚狐狸又去害谁?」江悍龙好奇的跟在她身后,来
到临江客栈。
             ***** ***** *****
  「求求你放过我爹爹。」后院客房中梅儿凄惨哀求。
  客房中昏黄的油灯下,朱昭躺在床上,大口粗喘着,喘息间时有重咳,鲜血
不进从口中涌出,显然雷猛那一拳让他受到极大的内伤,他整个人昏死在床上。
  粗壮黄六趴在地上,一只脚踏在他的背上,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无法从脚下移
开。
  梅儿娇小的身子萎缩在墙角,因为害怕而不停的颤抖。
  「你个畜生,老子……」黄六怒骂着踩在他背上的朱萧。
  朱萧脚下用力,咳的一声,鲜血从黄六的口喷出。
  「不要,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爹爹。」朱萧的面目变得狰狞,伸出手指向梅儿
勾了勾示意梅儿过来。
  梅儿战战兢兢走到朱萧面前,强忍着止住哭泣。
  「把衣服脱了。」朱萧冷冷的说。
  「梅儿,不要脱。」黄六叮嘱梅儿转头又骂朱萧:「你个畜生,操你祖宗。」
  「拿算盘的伯伯不会放过你。」梅儿颤抖的说。
  朱萧想起雷明威的警告,呆了呆既而目光更加阴冷。
  「最恨别人威胁我。」朱萧脚下用力,黄六怒骂的声音被硬生生压回去,他
能听到自己胸骨碎裂的声音。
  「别。」梅儿一下跪倒,双手用力抱住朱萧的脚向上抬,那只脚却纹丝不动。
  「衣服脱了」朱萧弯腰用左手勾起梅儿细嫩的下巴。
  「不要再伤害爹爹。」梅儿哭泣着把上身粗布麻衣脱下。
  长年江边风吹日晒,梅儿手臂的上皮肤是小麦色,麻衣笼罩下的肌肤却是雪
白粉嫩。刚刚发育的椒乳仅有鸡蛋大小,整个身体显得稚嫩,娇小。
  「才这么大一点。」朱萧一只手把嫩乳握在掌心用力揉捏。
  「疼……」梅儿柳眉微蹙。
  「啪」一耳光打在梅儿脸上,朱萧贪婪的看着梅儿赤裸的上身怒喝:「脱,
给老子继续脱。」梅儿捂住被打疼的俏脸,脸色极度惊恐,纤手伸入松开裤带,
灰色的粗布麻裤从玉体上垂下。
  梅儿整个赤裸,弱小的娇躯在客房内不停的颤抖。
  「这样才乖嘛。」朱萧把油灯挑的高亮,细白的手指在梅儿赤裸的身体上游
走。
  「狗娘养的……」黄六怒骂间鲜血不停的从口中涌出。
  朱萧冷冷一笑,把梅儿拉到面前按住梅儿肩膀用力下压,梅儿抗拒不过,被
朱萧压得蹲下,朱萧脚下微微一松,黄六刚刚翻身,又被朱萧踩在胸前。而他的
眼前正是女儿稚嫩的下体。
  「你女儿的骚穴有没有出水。」朱萧恶狠狠的回击黄六的怒骂。
  「你倒是还给老子骂呀。」朱萧一边踩住黄六,一边用力拍把梅儿的圆翘的
小屁股。
  梅儿尖叫伴随着啪啪的拍打声在眼前回荡,女儿那白嫩的屁股在眼前晃荡,
未经人事的蜜穴间竟然开始湿润。
  「她还是个孩子。」黄六态度软了下来。
  「你女儿的小嫩穴是不是已经湿了?」朱萧伸手把梅儿蜜穴分开。
  晶莹的玉液已经润湿了梅儿整个蜜道,鲜嫩的腔肉还在不停蠕动。黄六感觉
到自己肉棒硬挺,急忙闭上双眼。
  「就在天黑之前,你女儿喝下我整瓶的玉女欲液,现在应该已经欲火攻心了。」
  朱萧得意的说。
  梅儿想起自己把宝剑送还给朱萧时,朱萧还给自己一瓶甜甜的水,说是蜜汁,
喝起来挺甜,看来就是这贼人说的玉女欲液。
  梅儿还小,听不懂什么玉女欲液,但她却明显感觉到身体的异样,朱萧拍打
翘臀间明显到一股舒爽,蜜穴间酥麻之感如电流传来,梅儿俏脸通红,明亮的双
眸间泛起一丝雾气让双眼变得迷离,双手不自觉的攀上娇小的玉乳,纤细的手指
捏弄粉色的乳蒂。
  「看到没?你女儿已经开始发骚了。」朱萧猥琐的笑着朱萧把细白的手指伸
到梅儿胯下,分开紧闭的肉唇,中指轻轻插入蜜穴间,感受蜜穴的紧裹,指尖轻
轻刮蹭着处女最后的屏障。
  「啊」梅儿发出羞人的浪叫,捏弄乳蒂的手指用力加速。
  蜜穴间中指加速搅动,粘腻的蜜汁顺着中指粘满朱萧的手掌,梅儿的叫声越
来越急,玉腿急剧抖动夹紧。
  就在梅儿即将要达到顶峰之时,朱萧快速抽出中指。
  「不要出来。」梅儿带着哭腔。
  「不着急,整整一瓶的玉女欲液,今夜有你爽的。」朱萧淫笑着。
  朱萧松开踏在黄六胸前的脚,黄六猛的吐出一口鲜血,无力的喘息。
  朱萧看了看昏死在床上的大哥朱昭冷冷一笑,快速脱掉大哥的衣服,然后又
脱掉自己的衣服。
  「岳丈,你觉得我们兄弟谁给你女儿开苞更好。」朱萧冷眼看着黄六。
  朱萧面容清秀,身材和手掌都显得纤细、修长,好似女儿家,胯下肉棒极为
细短,让人误以为只是四五岁孩子的阳具一样。
  看看朱昭胯下的肉棍,朱萧又看看自己胯下那条蚯蚓似的肉棒,隐隐一丝妒
意。
  「哈哈,跟他妈太监一样。」黄六无力的嘲讽。
  朱萧彻底被激怒,却无计可施,看着黄六胯下同样坚挺,朱萧一把撕碎黄六
衣物,黄六胯下黑粗的肉棒傲然挺立。
  「或许我可以让你为自己的女儿开苞。」朱萧扭曲的面容让人不寒而栗。
  朱萧伸手把梅儿拽到身边,冷冷的看着黄六,扭曲的面容带着残忍的冷笑,
他双手分开梅儿的大腿,把梅儿下体压向黄六黑粗的肉棒。
  「梅儿……不要。」黄六看着被春药迷失心智的女儿面色惊恐。
  「爹爹,梅儿想要。」梅儿呓语般,任由朱萧摆弄。
  「梅儿……爹爹不能再陪你了。」大量鲜血自黄六口中溢出,粗糙的手掌猛
然收紧,坚挺的肉棒变得萎缩。
  黄六为保住父女名节咬舌自尽,朱萧冷冷一笑,一脚把黄六尸体踢开:「你
还直以为我会把这么嫩的花苞让给你开?」
  「爹爹……」梅了一声痛叫。
  「少他妈哀叫,把屁股给老子翘起来,老子要给你开苞。」朱萧把梅儿推到
床边,把她的脸按向朱昭肉棒。
  「张嘴,给我大哥舔。」朱萧冷冷的说。
  梅儿珠泪如雨般落下,却不敢违抗朱萧,她纤手握住朱昭肉棒,伸出香舌,
轻舔龟头。
  「大哥,兄弟待你不薄吧,你尽情的享用,这会是你最后一次享用了,凌然
剑派掌门位置,兄弟我是志在必得,别怪兄弟我心狠手辣,」朱萧面容变得更加
扭曲。
  梅儿趴在床边舔舐着朱昭的肉棒,结实的大腿被朱萧分开,朱萧细短阳具挺
了上来。就在朱萧准备挺入之时,「哼」的一声冷哼由窗外传来,朱萧小阳具在
瞬间萎缩。
  这声音很熟悉,是雷若儿的声音。朱萧想起雷明威的警告,只觉通体冰凉,
他想不到雷若儿他们还会回来,朱萧顾不得穿上衣服,丛忙闪身躲在窗边。
  「哐」的一声窗户被撞的粉碎,火红的身影似闪电冲入房间。
  「雷若儿,凌然剑派与你们没完。」窗边的朱萧咆哮着拿起床上的锦衾向刚
刚冲入的雷若儿兜头盖脸的罩了下来。
  朱萧也知道自己决非雷若儿的对手,在锦衾盖下的同时,手拉窗边从窗户中
飞出,如风一样快速奔逃。
  朱萧飞逃之时甚至不敢回头去看对方,展开身形急速奔逃。
  看到逃跑了朱萧,粉狐蓝灵微微一笑,手持尖锐的利器走到床边,看着床上
昏死了朱昭,脸上露出怜悯的神色。
  纤手抬起,利器快速刺入朱昭的颈部血管,大量的鲜血从血管中奔涌而出。
  看着朱昭一点点失去生命,蓝灵面露残酷的笑容。她想信江湖上很快会流传
霹雳堂雷若儿刺杀凌然剑派大公子朱昭,霹雳堂与凌然剑派之间必势如水火,远
在江南的二长老擎天刀邪莫不离便可利用这一点,加速控制江南的行动。
上一篇:【神魔终结者】(阴谋初现篇)(06)
下一篇:【天云孽海】(2.42)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