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青衣楼】(30 完)

              第三十回:密谈
  求而不得,真色的脸上写满了痛苦,「给……我……」
  宁菲菲见状,狡黠地笑道:「这么想要的话,求妾身啊~」
  「求……求……你……」真色的嗓子已经被欲火烧得嘶哑,「给我……」
  「给你什么啊~」宁菲菲却继续装作不知道。
  「脚……我要……脚……」
  见真色终于在欲火面前屈服,宁菲菲知道他已经完全落入自己的掌控了。她
终于将自己的脚伸向了真色,用魅惑而不可抗拒的语气说道:「只有我妾身的奴
隶,才有资格舔妾身的脚。你现在已经是妾身双脚的奴隶了。」
  「我是……奴隶……」梦寐以求的洁白就在自己眼前,真色再也控制不住自
己,开始疯狂地舔舐起来,魅惑的命令已经被宁菲菲用媚功深深刻入了他的脑髓,
现在的他就算是宁菲菲让他立刻去死,也不会皱一皱眉头。
  宁菲菲笑了,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了一纸契约书,和一盒红泥,说道:「既
然如此,在这份契约书上按个手印吧,你就是我青衣楼永远的奴隶了,妾身会让
你做个龟公,安享晚年的。」
  真色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挣扎,然而很快却又被兴奋的表情取代。他愉悦地接
过了契约书,沾了沾红泥,按下了自己的拇指。
  「哼~还不知足吗?这一纸契约,有多少人跪在妾身石榴裙下求也求不来,
现在赏赐给你,你居然还有犹豫……」宁菲菲脸上的表情再度变化,她一脚将真
色踢倒在地,「该罚!」随后她踩上了真色早已顶起不知多久的帐篷,用力碾了
下去。
  一辈子没受到过刺激的真色哪里经受得起这样强烈的刺激,剧烈的疼痛,伴
随着更加强烈的快感,居然让真色直接泄了出来。他躺在地上不住地颤抖,白浊
的液体不住地从他胯下的肉棒中流出,将他的亵裤全部打湿。然而这些精元却没
有在真色的裤子上停留太久,便全都被宁菲菲足下的丝袜吸收殆尽,化作了宁菲
菲媚功的养料。
  「这一身的真元,比之那年如晦的更加雄厚,可惜对如今的我来说已经用处
不大了……」宁菲菲感受着精元中传来的澎湃力量,心里想道,「既然如此,便
用来做姐妹们的花肥吧。」心中有了定计,宁菲菲生怕他日后会出变故,决定在
他身上再加一道保险。
  于是她运起媚功,一下子便撕碎了真色全身的衣物,只留下了他赤裸的躯体
和依旧坚硬挺立的肉棒,随后自己褪下包裹着自己大腿根部的丝袜,露出了自己
引以为傲的蜜穴。
  「便宜你这和尚了。」说罢,宁菲菲便坐在了真色的身上,将他的肉棒用蜜
穴全部吞没。
  真色哪里体味过与女子交合的感觉,更何况还是宁菲菲的极品名器,这奇妙
的触感让他刚刚闭上的精关再次松动,还没来得及仔细品味,马眼便感觉到一股
强烈的吸扯之力,拉动他的精元,不由自主地往外涌。只是刚一接触的瞬间,真
色便再次浑身颤抖,一泄如注。然而这并不是结束,他感觉马眼精关似乎在射精
的过程中有一道内力进入,直接达到了他的丹田,让他一直引以为傲的修为也随
着射精的感觉呼之欲出。在这股内力的牵引之下,他的内力不受控制地涌向了自
己的马眼,随着喷薄的精液进入了宁菲菲的身体之中。大量液体从尿道涌出,这
种快感难以言表,他只觉得如同进入极乐世界,便是这般死了也值得。
  这次的射精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连续高潮的快感早已让真色昏厥了过去,
然而依旧没有结束,真色在朦胧之中,忽然觉得精关内又有不少内力如同泄洪一
般从宁菲菲体内涌入,让自己枯竭的丹田再次滋润了起来。只是这股内力虽然与
自己的内力相似,却不知为何有所不同。他试着运转内力,只觉得一股射精一般
舒爽的感觉流经了四肢百骸,让他再次射出了不少真元,终于在剧烈的快感下昏
死过去。
  「这样一来,你的内力就完全被姹女心经掌控了。这还是妾身从密宗和尚那
里领悟的法门呢。」宁菲菲轻笑一声,「真色啊真色,你还真是人如其名呢。」
随后宁菲菲扭动桌上的烛台,「吱呀」一道暗门应声打开,宁菲菲拎起真色便将
他丢了进去。随后便将暗门合上,等候着今日的重头戏。
  「你那真龙之气,我这八关十二美人多半是拦不住的吧。就让我看看今日的
我能否战胜你吧。」
  转眼时间已到了午夜,宁菲菲消化了从真色那里吸来的内力,睁开了眼睛。
此时的她已经换下了情蚕丝袜,下半身为着寸缕,只用上身的霓裳羽衣遮盖。一
双光滑又白腻的腿就这般暴露在空气中。就在这个时候,何露的声音出现在了门
外:「姐姐,这位朱公子闯过了全部八关,特来求见。」
  「让他进来吧,门没锁。」
  何露推开了门,对着皇帝做了个请的手势,见他毫不紧张地走进了姐姐的屋
内,于是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位朱公子,果然闻名不如见面,我们几个学艺不
精的姐妹,根本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哈哈,哪里哪里,在下不过是运气好罢了。」皇帝笑着说道,而宁菲菲此
时也说:「小露,此人可不是你们能够应付得来的,就算是姐姐我,也要战战兢
兢如履薄冰。」
  何露早已猜到了朱公子的身份,于是递给宁菲菲一个询问的神色,见宁菲菲
似乎成竹在胸地点了点头,便合上了门,退了下去。
  「又见面了,朱公子。」宁菲菲落落大方地施了一礼,「一别五年,朱公子
可让妾身好生思念。」
  「哈哈,宁大家有礼了。」皇帝笑着说道,「若说是思念,反倒是在下对宁
大家思念得紧才是。」
  「哦?愿闻其详。」宁菲菲很是好奇,这位皇帝似乎别有所恃,根本不在意
自己姹女道的身份,于是问道,「莫非公子不知妾身乃是天下间人人唾弃的妖女?」
  「哈哈,那倒不是。」皇帝指了指一旁的座椅,说道,「咱们坐下谈吧,宁
大家觉得如何?」
  于是二人相对而坐,皇帝继续说道:「从在下见到宁大家第一面开始,便已
经对大家的来历有所猜测了,之后回到京城,又问了问果老星宗的传人,也是验
证了在下的猜测。」
  宁菲菲听了大吃一惊,果老星宗乃是前辈典籍有所记载的与姹女道同时出现,
精善医卜星象的宗门,然而武则天时期无论武帝如何邀请都一直隐世不出,早就
被武媚娘记恨上上了。那些玄之又玄的人,如今也被皇室所用了吗。
  见到宁菲菲惊讶的神色,皇帝继续说道:「看来宁大家果然知晓果老星宗的
事情。那在下也就不过多解释了。」
  「既然公子早已知晓妾身是人人唾弃的妖女,为何还要思念妾身呢?」宁菲
菲斟了一杯茶,推给了皇帝,而他也不怀疑,便开始品起茶来。「公子也不怀疑
一下妾身的茶里有没有毒药,这让妾身准备好的说辞该如何说出口呢?」
  「哈哈,姹女道的毒药,只怕是世间最厉害的春药吧……」皇帝将茶一饮而
尽,「不过我想大家应该见识过在下的护体真龙了,又何必自讨苦吃呢。」
  「妾身最近实力又有所精进,公子的真龙可不一定奈何得了妾身呢。」想到
那天将她一身功力压制到只剩三成的真龙之气,宁菲菲现在依旧觉得心有余悸。
她也不确定现在的自己在那样的压制下能否制住这皇帝,所以她在赌,在寻找皇
帝的破绽。
  「哈哈,天下间岂有只一人精进的道理?更何况,在下这真龙之气,早已被
列祖列宗改了不少,很多改动更是特意针对姹女道的。」皇帝成竹在胸,对宁菲
菲丝毫不畏惧,「大家还觉得有动一下手的必要吗?」
  宁菲菲听了更是吃惊,问道:「我姹女道只求能在世间生存,为何要特意做
出针对?」
  「还不是贵派祖师武则天落下的祸根,让后世帝王一直心有余悸,千防万防,
生怕真龙之气再被她人窃取,皇室成员被人控制。」皇帝摇了摇头,叹息道,
「自古帝王都是孤家寡人,何其多疑?所以说,宁大家从一开始,就找错对象了
……」
  宁菲菲听后不禁陷入了沉思,直到现在她依旧没搞清楚,皇帝来此处的用意,
于是问道:「所以我们尊贵的当今天子,又是为何来到这风月之地呢?」
  「在下早就说了,对宁大家思念得紧,所以听说宁大家脱离少林的囚禁来到
京城开店,就特意来照顾一下大家的生意,一起喝喝茶,叙叙旧。」皇帝的脸上
露出了难以捉摸的笑容,「正好深宫之内寂寞得要死,出来透透气也是好的。」
  宁菲菲似乎终于有点捕捉到了皇帝的真正用意。联想到朝政不太安稳,时常
有皇亲贵族即将叛乱的流言发生,宁菲菲心中忽然想到一个可能:「这皇帝,该
不会想用我姹女道的女子来控制朝堂吧……只是他又不能先说出口,那样会在交
易中落下风,他是打算等我现提出,然后寻求更高的价码……」
  宁菲菲想到这里,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说道:「听闻皇上有三宫六院后
宫佳丽三千人,又怎么可能会寂寞呢?」
  「后宫三千,不及青衣楼十二美人,千军万马,抵不过宁大家一双红唇。」
话中的暗示更加明显了,这下宁菲菲可以确定,这皇帝的确遇到麻烦了。
  「妾身一人又怎能与千军万马相比。像是文成公主那般以一人之力安一邦之
心,才是真正女中豪杰。」宁菲菲投桃报李,还了皇帝一个暗示。如果他深谙皇
家秘史,肯定也会知道文成公主也从武媚娘那里学到了姹女道的皮毛。
  「哦?宁大家不欲做武则天吗?」皇帝似乎对文成公主的话题并不太感兴趣。
  「当皇帝有什么好的,每天累得要死,没有半点自由,妾身掌管一楼营收用
度,已是每日焦头烂额。更何况,妾身身边可没有狄仁杰。」宁菲菲叹道,「若
不是师门祖训要妾身光大姹女道,妾身也不会想去找公子。毕竟公子才是光大姹
女道最迅捷的法门。」
  「若是大家完成了师门祖训,之后会如何?」皇帝又问。
  「妾身最近沉迷缂丝之道,若是完成了祖训,多半会在家中钻研此道吧……」
宁菲菲说着,转动烛台打开了自己房内的密室,里面除了赤裸的真色和尚以外,
还有一台织机,上面正是一副未完成的缂丝画,画中的内容还看不出来,却看得
出其中精致异常,「这边是妾身平日消磨时间的地方。还请公子忽略那碍眼的一
坨和尚。」
  「哈哈哈……好……好一个世间奇女子!」皇帝由衷地赞叹道,随即正色,
一脸凝重地看向宁菲菲,说道:「看来大家已经知晓在下来此的目的了。」
  「哦?皇上何出此言?」
  「大家用文成公主暗示,随后又说自己没有野心,又用真色证明自身实力,
难道不就是读懂了在下的难处,想要帮助在下的意思吗?」
  「帮助?公子莫不是把人性想得太好了?」
  「哈哈……在大家面前,在下这点小伎俩还真是讨不到半分好处。罢了罢了
……」皇帝摆了摆手,说道,「明人不说暗话,在下暗中来此,正是和大家做一
笔交易的。」
  宁菲菲听了皇帝这前后矛盾的话,反而笑出了声:「都暗中来此了,还自称
是明人吗?」
  然而皇帝却没有在意,继续说道:「朕可以给姹女道想要的地位,保青衣楼
在京城屹立不倒,只是,朕现在内有皇叔及其党羽,外有女真蒙元等外敌,内忧
外患,还需要大家的帮助。」
  「既然如此,先叫声姐姐来听听吧。」
                尾声
  皇帝大摇大摆地从青衣楼中走了出来,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他们二人之间究竟
发生了什么,也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他们之间达成了什么约定。只是皇帝在回宫之
后,特批六扇门另开一扇门,并改名成为七扇门。将这第七门分为分七个机构,
分别为刺探、暗杀、保护、监视、医毒、占星、刑罚,各机构各司其职却也紧密
合作,构成了一个神秘却忠于皇帝的组织。
  一直以来骚扰周边的蒙古,女真等地,也有了消停下来的迹象。
  而皇帝也一改往日勤俭节约的作风,开始赏赐大臣们女人来。皇上所赏赐的
女人,无一不是知书达理的绝色佳人。有人说皇帝如此作为是笼络人心,也有人
说是皇帝为了麻痹不忠于自己的人。一时间众说纷纭,没有人知晓皇帝的真正用
意。
  只是,他的江山,似乎更加稳固了。
  青衣楼今日也是络绎不绝。曾经的头牌宁菲菲如今已经隐退幕后专心做老板,
只留下一段青衣楼一夜成为京城第一的传说。然而八关十二美人的条件却依然保
留了下来,只要有人还能通关,宁菲菲便会重新接待。头牌的隐退并没有影响青
衣楼的生意,反而因为这莫名的神秘感,让众多男人趋之若鹜,所有人都盼望着
有一天能够通关全部难题,亲眼目睹宁菲菲的芳容。只是宁菲菲又岂能让他们如
愿呢?
  「姐姐又在纺丝了?」
  听到何露的话,宁菲菲停下了手中的纺锤:「不然呢?现在少林真色已经在
我的青衣楼内当龟公,一身修为全做了姐妹们的花肥,少林的仇怨也算了结了。
一边开青楼一边帮小皇帝那边培训姐妹,生活方面也不用愁,小皇帝也让我没了
问鼎天下的念想,姐妹们能力一天一天提升,只要不是故意放水根本不会有人闯
关成功。若是没点事情做,我只怕会闲出病来。」
  「那小环姐姐的仇呢?那个杀手?」何露又问。
  「我已经问过何知文,他联系不上那个杀手,也问过小皇帝,他身边的情报
网则显示那个杀手早已经死在任务中了。既然如此,这份仇怨,也便随风散了吧。」
宁菲菲摇了摇头,继续手上的活计,「宋代有位缂丝大家名曰朱克柔,听闻其缂
丝画乃是至宝,不知小皇帝那里有没有收藏着。如果有的话,有空讨来临摹一番。」
  何露深感自己依旧不够了解自己的这位姐姐,终于还是问出了一直以来困扰
在自己心中的疑惑:「姐姐何不找些功力高强的男人采补,提升修为?」
  「我是那种人吗?」宁菲菲笑了,笑得那么明艳动人。
               【全文完】
上一篇:【色夫人的武林荒淫日志】(19)
下一篇:【魔界小金毛 加旋/贾修】(29)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