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扒灰都市录】(10)

      ***    ***    ***    ***
                第十章
  「爽…………嗷呜…………,舒服…………好儿媳,你下面好紧,好会吸!」
  老人又操干了一会,将儿媳翻转成跪姿,浑圆的玉股悬空高举,只见水光粼
粼的美人蜜穴已是唇瓣外翻,粉嫩的肉芽硬立如豆,隐于股壑深处的粉嫩菊蕾此
刻也如雏菊绽放,显露出庐山真容,均匀排列与四周的褶皱翕动不止,一时春光
无限,美不胜收。
  老方立起身子,自儿媳背后挺枪直入,这种姿势比较省力,却也能干的很深,
这个淡雅高冷的美人居然被自己以这种姿势奸淫,真是想想都觉得幸福。
  美香双手曲肘撑在床面,玉手紧紧攥着床单,一头长发随着螓首悠悠晃动,
划出道道柔美的曲线,如流似瀑。她已被不断涌动的快感折磨的软弱无力,要不
是男人的双手托在自己腰间,怕是跪都跪不住了。
  卧室内充斥着股股淫靡的味道,汗味,淫液味,有男人的也有女人的,一时
水声四起。
  「啊…………别…………爸…………别再…………干了…………要……喔!
……要…………没…………力气了」
  老方淫性正浓,这么抽插了一会见儿媳已经无力撑起上身,已是半趴在床上,
一股霸道的征服欲在心底不由而生。只见他保持下身不动,双手下移,抄至美香
的两只腿弯。「嗬!」的虎吼一声,竟是将美香轻盈的酮体整个提了起来,再一
转身,坐在已是湿迹斑斑的大床上,这样,美香即被背转着摆成了观音坐莲的姿
势。
  「喔…………不,不要…………好…………好丢人!」美香知道此时的自己
被摆成了何等羞耻的姿势,都已经被他奸污了,为什么还要这样羞辱自己,可来
不及哀叹自己悲戚的命运,紧随而至的别样快感又瞬间粉碎了她那丝烦恼。
  「喔…………呼唔!…………」美人呻吟的更大声了。
  原来老方竟然就这样托着儿媳的腿弯将其身体一上一下的抬起放下,抬起再
放下…………,起起落落中,美香的蜜穴又被迫与老人粗黑的鸡巴做亲密接吻。
涌出的淫水越流越多,全部通过老方的阴茎流落到阴囊上,再滑向床单。
  这种姿势,每当下落时,美香的体重自然承受在两人交合的地方,所以每次
都能进的很深,老方仿佛都能觉察到龟头每下都能撞击到花心,那种酥痒感直叫
人飘飘欲仙。
  美香已经被快感冲击的意识模糊了,咿咿呀呀的娇吟不止,无力掌控的螓首
也斜搭在男人肩头,一不留神间,被看准的老方寻着机会一下子叼住了自己的小
嘴,意识不清的美香受到欲望的刺激也顾不得老人那令人作呕的口气,动情的与
老人激吻。
  「啾!啾啾!」两人唇来舌往间,老方吞吃了大量美香的香津玉液,真是便
宜了这个色欲旺盛的公公。
  「啊…………不要了,喔…………我…………我不…………呃啊…………不
行了…………又要丢…………丢啦」
  老人也是到了喷发的边缘,这种动作虽然快感更甚,可也颇费体力。儿媳虽
然属于纤弱型美女,可毕竟托着一个成年人的体重做这种动作也累的不轻,于是
在美香再度攀上快乐巅峰喷出大量阴精的时候,也不再压抑自己的快感又是重重
就将儿媳娇躯快速抬举数下,死死紧闭的精口一开,再次将浓浊的黏液喷射进美
香的花茎深处,持续发射了近半分钟才鸣金收兵,烫的美香直觉要被融化,小腹
一阵饱和鼓胀。
  「呼…………呼…………」美香娇喘着缓解体内的热力,自己又一次被这个
禽兽公公奸污了,体内被射满了他腥臭的精液…………
  「我的乖香香,爸晚上要搂着你睡。」男人在已经累的不能动弹的儿媳耳畔
轻声喃喃道。美香似是无力回答,就这么阖眼而眠,没过多久,抚弄着美人酮体
的老方也沉沉睡去。
  次日晌午老方醒来的时候,哪还有美香的身影,室内窗明几净,只空留满屋
余香于鼻头萦绕不绝。老方不禁咂嘴一笑道:「嘿!还是女人恢复得快!」
  ……
  XZ湿地公园占地极广,地处XZ下辖的泊澜县,泊澜县是因县内的泊澜湖
而得名,XZ湿地公园就是临湖而建,所以又被称为「泊澜湖湿地公园」。因是
依水而建,并囊括有数座山丘土包,园内道路多以天然石料或防腐木铺设而成,
或是傍水而走,或是盘山而立,数米宽阔的道路两侧是鳞次栉比的水杉,棵棵枝
繁叶茂。湖面也被穿插着几条林荫小道,与主路一一连通,方便游客观赏,从高
空俯瞰下来,处处湖光山色,风景秀丽。
  受气候影响,这里极度适合生长乔木类和蕨类植物,所以园内桫椤、水杉和
素有「中国鸽子树」之美誉的珙桐随处可见,胡桃树、银杉也有不少,更有许多
不知名的树种分布其中,一派生机盎然。几处略微开阔的地带还被人工种植了樱
桃、奇异果、琵琶、柠檬等果树,时值盛夏,树上挂满了成熟的果实,有的色泽
金黄,有的艳红似火,阵阵馥郁的花果香气飘荡在这片水天胜境,让人闻之顿生
心旷神怡之感,引的游客流连驻足,纷纷围观。
  尽管今天不是周末,园内游人依然络绎不绝,炎热的夏季,这里倒不失为一
处XZ人避暑观光的福地,当然也有不少外地的观光客慕名而来。
  位于园区入口处的中心广场此刻人头攒动,呼喝叫喊声不断。一队身穿天蓝
色防晒服,头戴烟灰渔夫帽的中青年男女正随着人流缓缓前行,粗略一扫,约莫
三十余人。
  行在队伍当中的一名窈窕女子正与相邻的同伴交流着什么,不时从那唇角牵
起的弧度可见其此刻心情颇佳。
  「奚姐,真不知道你怎么保养的,怎么好像越活越年轻!咱们共事有快三年
了吧,几乎没看出你有什么变化,还是那么明艳动人,看这皮肤水嫩的,我都想
掐一下,有什么秘诀也传授给我呗。」
  一位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年轻女孩愤愤不平道,说完还作势伸手要去触摸窈窕
女子的脸部,被叫作「奚姐」的女人连忙拍开,并轻灵地一闪身与其拉开两步距
离。
  「小张老师,你什么时候变成女色狼了,说话就说话,再动手小心我在小陶
那告发你伪装的淑女形象!」窈窕女子面带一丝愠色,心里却没怎么在意。
  「切!……你也太高看他了,他要敢找不痛快『老娘』让他从哪儿来,到哪
儿去,哼!」小张老师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恶狠狠道,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窈窕女子忍俊不禁道:「好啦,你也不差,那拉丁舞扭起来,小身材不也是
迷死人不偿命嘛!」
  「得了吧,还说呢,都快扭成太平公主喽,哪像奚姐你的……」小张老师话
没说完咕溜溜乱转的眼睛就向窈窕女子的胸部瞄去。
  「唉呀!往哪看呢,再说些不着调的我真生气了。」女人面上泛着些红晕,
边将旅行包反背到前面边开口道。
  小张老师面色一正,紧走两步挨了过来,压低声音道「别生气嘛,我不说了
总行吧,不过跟你说点实在的,听说咱们单位的东子老师上个月离婚了。」
  「哦,这我也听说过,现在的社会浮躁的很,分分合合都算正常,你怎么突
然关心起别人的私事?别那么八卦好吗!」窈窕女子不置可否的应道。
  「这不是我关心的重点,重点是我发现东子最近好像特别留意你,好几次我
都看见他盯着你发愣。」
  「啊?别瞎说,这种事可开不得玩笑,我看,那只是你的错觉。」
  「反正我告诉你了,信不信由你,我觉得你还是多注意下好。」小张老师一
本正经着提醒一句,还朝着前方不远处的人群中一个男人身影努了努嘴。
  「好,知道了,快走吧,别掉队……」
  四十多公里路,经过约一个半小时的车程,美香随同单位同事及一众学员终
于按计划抵达了目的地——泊澜湖湿地公园,并将在此开展一整日的户外拓展活
动。
  今天的活动主题是「舞动青春,回归自然」,听起来很有点高雅脱俗的感觉,
事实上只是单位组织的一次户外宣传,旨在吸引招纳更多的各类舞蹈爱好者加入
舞蹈健身中心,从中赚取学费,同时又能丰富老学员的业余生活,让他们体会在
不一样的环境下带来的舞蹈感受,提高学习积极性。
  美香参与这种活动也有几次了,对其中关节了然于心。今天的流程不出所料,
上午是舞台展示以及与观众互动,下午的安排是烧烤。不出意外下午能早点结束,
否则可能会在附近的景区宾馆住一晚。
  大约上午9时许,队伍来到了既定地点,位于公园中心的观景台,此时队里
的不少男女已是微微出汗,正用各种小物件呼呼的扇风。
  相对于林间道路,此处观景台显的颇为开阔,地面多是嫩绿的草坪和鹅卵石
铺就的小道,总面积约有两三个篮球场大小。中心处立了一些艺术雕塑,造型抽
象,所代表的意义更是让人捉摸不透,可仍然不时有人与其合影。最外围是一圈
木艺护栏,护栏外面是一株株十数米高的粗壮树木,那繁茂的枝叶彼此抱成团,
连成气,只在中间有一小片未被遮挡,仿佛是给这块观景台搭了个天然遮阳棚,
阵风吹过,会将缕缕清凉过滤进来,而将炎热驱之门外。护栏内侧码放了一些藤
椅石桌,方便游客憩息。角落处甚至还有一家景区商店,出售矿泉水、零食等各
类商品。
  今天最显眼的就属观景台的东南角,那里斜搭起一个临时的简易木质舞台。
舞台已铺上红毯,两边也摆上了些花篮、音响等设备,立起的大幅喷绘上印有醒
目的「舞动青春,回归自然」和一些举办方、活动介绍等字样。舞台后面还搭了
个约三四十平的帆布棚,想必是给参演者及工作人员临时休息所用,周围已经围
了不少游客,好奇的探头探脑,指指点点。不难看出这正是美香所在单位的活动
举办地。而这些设施也是经过单位相关人士的运作,在取得当地园林局、派出所
等必要机关部门许可下于前日晚间布置好的。
  大家在领队的带领下径直穿过人流进入简易棚房做临时休整,期间,单位的
一位带队领导将节目安排及注意事项作了简单介绍,当然也没忘说了些打气鼓励
的话,并预祝大家演出顺利。
  ……
  枫林雅苑小区。
  老方今天有些无精打采,倒不是疲累所致,相反经过一夜的睡眠早已体力充
沛,只是经过几次与美香的水乳交融后,越发勾起了体内的淫虫,好似食髓知味,
一日不做点那事就浑不自在,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刚才去社区老年活动中心,
与几个牌友搓牌,一圈没转过来就败兴而归,就这么闷闷不乐地在客厅走来走去。
  「嘀铃铃……」正在这时,家里的座机电话突然响了。
  老方先是一愣,接着眼中喜色一闪,不禁骚骚想到「难道是儿媳打来的,要
与我说些体己话儿?」他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话机旁一把接起。
  「喂!哪位?」
  「哟!是老方吧,你好啊,我是周子洁!」电话里传来一个略微低沉的女人
声音,可却不是美香,老方不禁一阵失望。「等等!对面说自己是周子洁,周子
……啊,这不是美香妈吗」。
  「哦!是亲家母啊,你好,你好!是有事儿吗?」老方精神一振,语气也客
气了许多。
  「嗯,上次听美香说她这周三调休,刚才打她手机没人接,不知道现在她在
家吗?」电话中周子洁似是沉默了几秒才开口问道。
  「啊呀,那真不巧,可能是忘了告诉你,我也是昨天晚饭的时候无意中听她
说的。说是今天她们单位有个什么户外活动,要做一整天,晚上还不一定回得来,
今天一大早就动身了,我这还正担心呢!」老方一副长辈关切晚辈的样子。
  「哦,原来是这样,那行,我的事改天再和她说吧。小杰他爸,你看这孩子
从小娇生惯养的,可能都被我们惯坏了。听说小杰出差啦,她在家没给你这做公
公的惹什么麻烦吧?要是耍什么小性子顶撞到你,你可要多担待,别跟孩子一般
见识啊,回头告诉我,我来教训她。」周子洁又说了几句家常,不忘叮嘱一句,
拳拳爱女之心不言而喻。
  「没有,没有,哪儿的话,这孩子一向还是很『懂事』的,对我也很『好』,
你就放心吧!」老方故意将「懂事」和「好」这两个词咬的很重,不知想到什么,
脸上得色一闪。
  「那行,有空来家里做,我和老奚都很欢迎。」美香妈在电话里没听出老人
话中的深意,反而客气道。
  「好的,一定!也带我像老奚问好。」
  「那就这样,再见!」
  「再见!」
  ……
  泊澜湖湿地公圆,中心广场。
  演出于上午10点在美香单位两位颇有口才的男女老师精彩的开场白后宣布
正式开始,之后从单人到多人表演,排练已久的一个个舞蹈节目,在时而舒缓,
时而动感的音乐声中有序的一一上演。
  这种演出在电视荧幕上,城市剧院里可能不算什么,可此刻在远离都市的此
地就显得格外具有吸引力,加上各个表演者确实功底深厚,表现优异,颇高的专
业水准更是赢得了阵阵喝彩声。
  节目有柔美舒缓的中国舞、民族舞、交谊舞;有动感酷炫的劲舞、街舞、拉
丁舞,缤彩纷呈,让人目不暇接。主持人时不时还穿插几个有意思的台下互动,
一时间,围观的人群越聚越多,已经将这不大的观景台占据了近半,听到动静的
稍远处游客还在不断涌来,大有众星拱月的架势。
  美香也有一个节目,是瑜伽的单人表演,下一个就该她上了。
  一场精彩的四人拉丁舞结束后,主持人口若悬河的将瑜伽做了一通介绍,并
宣布了表演者上场。
  舞台下一位明眸皓齿,冰肌玉骨的俏佳人款款而来。不禁让众人眼前一亮,
仔细看去,只见女子身着两件套式雪白丝质瑜伽服,上衣为短袖低领露脐设计,
前胸与袖口处都做了单层网状镂空处理,既将女性的性感锁骨和圆润香肩展露无
遗,又添若隐若现的神秘感。后背的「V」型大后开襟处理更是大胆前卫。这种
款式为防止意外脱落还在后肩处做了束带设计,系线处被打了几股自然垂落的蝴
蝶结,更衬佳人玉背晶莹粉嫩,裸露的小腹平坦紧致。细腻纤腰下浑圆的臀丘依
稀可见,百褶套裤是小脚设计,显的双腿挺拔笔直,纤巧的玉足隐于一双肉色的
练功鞋中。要说这身打扮的点睛之笔,就是在盘叠的单麻花古典束发上别了两朵
绽放的百合花,将女人淡雅脱俗的气质发挥至极。莲步轻移间娉娉袅袅如扶风杨
柳,那仪态万方的身姿美的惊心动魄。
  霎时间,人群大抽凉气,男人露出一脸的迷醉,更有甚者,口角溢出馋涎都
不自知。女人则是羡慕与嫉妒参半,一时间评论四起,还以为是主办方请来了什
么明星大腕。
  「好美啊……」也不知是谁惊呼出声。
  众人这才意会过来,纷纷打起精神,双目大睁,像是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同时人群中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
  美香终于来到了舞台中央,只见其缓缓以瑜伽山式坐姿坐好,双眸平视。先
是用双手将右腿弯曲,并将右脚置于左大腿之上接近腹沟处,再用双手将左腿弯
曲,并将左脚置于右大腿之上接近腹沟处,两侧小腿彼此交叉,伸展玉脊,藕臂
伸展,傲人的酥胸成扩充状,将皓腕的外侧置于膝盖处,削葱般玉指捏佛家智慧
手印,放于玉足之上。一个标准的瑜伽莲花坐式就被轻巧地摆了出来。
  众人仿若萌生一股错觉,台上女子好似真真坐于了莲台之上,成为了圣洁的
玉菩萨,在这炎炎夏日,心间顿生一丝清凉之感,直透后脊。此刻邪念尽去,生
不出一丝亵渎之意,竟是全身心地跟随女子的肢体动作投入到欣赏中去。
  就在此时,舒缓的音乐响起,一首「自觉心灵ConsciousHear
t」悠然而起,空灵如靡靡之音。这首曲子是美香平时练功时最爱听的,也是此
次活动她特别要求播放的。
  伴随着旋律,美香开始将自己精通的一个个瑜伽动作呈现给观众,从简单的
前屈伸展式到半鱼王式;再从风吹树式到战士二式,接着舞王式、双手蛇式、伏
莲式、半肩倒立式等高难度动作也如行云流水般一一完成。期间每个动作停留数
秒不等,藕臂玉腿,螓首纤腰被她运用的收发自如,娇躯忽坐忽立,时而收曲时
而伸展,如云卷云舒般灵动非常,毫无迟滞之感,看的围观人群大呼过瘾。
  约莫七八分钟之后,完成一套动作的美香复又恢复了莲花坐式,云起云收,
仿佛从未动过,只是光洁额角渗出的晶莹喻示着她微微的疲态。几乎就在同时,
音乐声也戛然而止。
  人群好似还沉侵在那难忘的视觉盛宴中而难以自拔,直到美香站起来向台下
鞠躬的时候才醒悟过来,接着掌声如潮,经久不绝,甚至有几个大胆的男人和孩
童不知从哪弄来了几束鲜花朝台上送去,弄的美香颇不好意思,面上羞红阵阵,
却愈发的娇艳动人。
  ……
  这场颇具水准的舞蹈演出直到中午12点许才将将结束。
  中午在园区门口一家煞有档次的酒店,演出团的老师及学员就被安排在这用
餐,刚好坐了三大桌。从满桌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可见这次演出效果应该非常不错,
想必吸收了不少舞蹈学员。带队领导满面春风,意外的给每桌配上了酒水,这在
往常类似的活动中可不多见。
  「上午的演出相当精彩,发挥出了咱们教学员的特定水准,也不枉前阵子的
辛苦排练,大家辛苦啦!在这我敬各位一杯,感谢各位的付出。」带队领导夸夸
其谈的说完,一仰脖就将杯中酒尽数倒入口中。也不管他人喝没喝,接着开口道:
「下午的既定安排不变,大家可以尽情玩一下,看看风景,吃吃烧烤,权当是放
松身心了。另外,今天参演的老师可以放假两天,而在此的每一位学员也将会收
到我们舞蹈中心的一份精美礼品。」这后一句自然赢得了周围一片叫好声,其中
还夹杂着稀稀拉拉的零星掌声。
  靠大厅角落的一桌,美香正端坐于此,她没饮杯内的水酒,只是偶尔动动筷
子,拣些清淡的食物,浅尝辄止。
  「来,奚老师,我敬你一杯,你的表演很精彩。」一个长相斯文,梳着背头
的中年男人站起来朝美香举起杯道。
  「是孙老师啊,谢谢你的夸奖,但是我不会饮酒的,实在抱歉了。」美香眼
神有些局促,不过稍一愣神还是谢绝道。
  「奚老师,今天大家高兴,同事一场,就少喝一点意思下呗。再说,我都站
起来了。」男人的眼神越发真挚热切了。
  孙东平是个快40的男人,不过他进现在的单位也才两年多,自打见到共事
的奚美香,一直惊为天人,为其娇美的容貌和高贵的气质深深吸引,可当得知她
已嫁为人妇,心中很是失望。上个月自己意外的离婚了,由一个有妇之夫变为现
在的黄金单身汉,心中渐渐又萌生了一丝憧憬,只是表面不动声色,好似要伺机
而动。今天单位搞户外活动,他想尽可能的给彼此创造机会,万事开头难,自己
作为男人主动点是应该的。可没想到美人直接回绝,让他颇不自在,于是坚持着
开口说道。
  「奚老师,我看孙老师是真心诚意的,这杯酒可以喝……」同桌的几个年轻
男学员看热闹般七嘴八舌地附合起来。
  美香眉头一蹙,自己都委婉谢绝了,这个孙老师还不知趣的不依不饶,一时
间自己仿佛是被置身于火盆上炙烤,进退两难间,面色胀红。
  「哎呀,孙老师都举半天了,我看不如这样,奚姐,你就以水代酒碰一个吧。」
坐于一旁的小张老师赶忙解围起来,说着还拿了个空杯子倒了点柠檬水递到美香
面前。
  美香这才面色一松,顺势接过杯子站起来道:「那就以水代酒敬一下孙老师
吧,还请你不要介意。」
  「哪里,哪里,你能喝我就很开心了。」这句话好似有点小暧昧,只是并没
多少人在意。
  说着两人的杯子在空中轻触一下,男人一饮而尽,女人只轻抿一口……
  下午的活动要简单许多,一队人三五成群的在园区内游逛,不时在路边做做
烧烤,东拉西扯些所见所闻,倒也畅快。只是期间孙东平数次借机与美香套近乎
都被美人巧妙的躲开了,让他一阵失望。
  看着满园的风光,美香的思绪却又飘到了天边,那个时不时闪现在脑海中的
影子总是挥之不去,想到中午酒桌上的事又是一阵烦恼,顿时这旖旎的风光好似
失去了颜色,变的乏味无趣起来。
  大约下午5点左右,众人按计划开始往园区门口汇合,她们要乘坐大巴赶往
最后一站——农家村寨。
  「美香!美香!这里。」就在众人陆续穿出大门时,夹杂着嘈杂声的人群中
传来了几声呼喊。
  美香微微一愣,连带众人也好奇的侧目看来,在这居然还能碰到熟人,真是
巧合。纷纷抬头朝发声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短须连鬓胡的半秃老人,正于不远
处向美香一众边挥舞着手臂边大声喊着,体型看起来高高壮壮,未显老态。美香
一眼认出这正是自己的公公,眸中掠过一抹惊异,赶紧疾走几步和前面的单位领
导说明一声就向着老人迎去。
上一篇:【风雨里的罂粟花】(2.7)
下一篇:【小城习俗】(18)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