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楚天歌】(01)

  第一章
  吴松慢慢睁开眼睛,环视四周。
  他正躺在一个小树林里,周围没有人影,只能听得见鸟鸣和风吹树叶的声音。
  「成功了吗?」他自言自语地坐起来,用手一摸胸口,接着低头一看,脸上
立刻露出了欣喜的神色,「哦耶!太棒了。」
  原来,他身上穿的是一件在电视里经常看到的古式褐色粗布衣服,腰间扎着
一条黑色的粗布腰带。
  「希望一切顺利,不要回不去了才好。」吴松自语着站了起来,猛一低头,
「啊哈,差点把身家性命给忘了。」
  吴松是汉东大学历史系二年级的学生,他自小就酷爱《三国演义》《隋唐演
义》《明英烈》等等历史演义故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民间历史爱好者,所以他
报考历史系自然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除了读历史方面的书籍之外,他还喜欢玩
历史题材的游戏。现在他正处在一个名叫「天地帝国」的游戏世界里。
  《天地帝国》是一款高科技游戏,它和一般的网游大不相同,是新时代尖端
科技的产品,是号称「既可以学习知识,又能保证睡眠休息」的一款异次元神器。
  当你准备睡眠时,在头上戴上一个头盔,就可以进入「梦中世界」畅游。虽
然你的意识很活跃,但是生理上的休息完全不受影响。不过相应的,游戏对时间
规定得很死,必须是每天晚上的11点到第二天早晨6点。
  这八个小时,你的身体是处在充分的睡眠休息中;而你的意识,将可以在游
戏世界里度过整整十天的时间。一旦你在晚上11点时不能进入游戏,那么你就
将在游戏世界里凭空消失十天之久。
  这也许注定是一款小众的游戏。一方面,它的购买费用比较高,毕竟是全新
的完全体验式高科技游戏,和一般的网游大不相同。另一方面,游戏的背景是设
定在中国的古代,但没有具体朝代,是完全架空的世界,在如今这个时代,对历
史感兴趣的人也许并没有那么多。
  所以,会进入这个游戏世界的人很可能比较少;而这个游戏的世界可不像是
一般网游的武侠世界。武侠世界的人口数量相对较少,但战争可就不一样了。一
旦打起仗来,那是千军万马铺天盖地。而你在游戏中的身份,可能是将领,也可
能是士卒。换句话说,你分不清你身边的人谁是NPC,谁是现实生活中的真人。
  吴松的家境并不算特别好,父母每个月给他的生活费是有限的。但吴松还算
是一个比较会打理的人,他从小就懂得给自己存钱,尤其是大一一整年省吃俭用
外加打工挣钱,再加上他读书不错获得了奖学金,终于使他勉强凑够了购买这款
游戏的费用。只不过,为了能有一个晚间不受打扰的游戏环境,他不得不搬出宿
舍,在外面租住廉价的公寓。
  他租的已经是能找到的租金最低廉的房子,距离学校比较远,这使得他必须
在六点钟退出游戏以后,赶紧起床前往学校,课是能够赶得上,但早饭可就赶不
上了——不过,对于大学男生来说,似乎不吃早饭也是常有的事情。
  正因为这个游戏机会来得不容易,所以吴松格外珍视。他从地上捡起了他的
「身家性命」——其实就是一个小包袱,里面是十两银子和四本书。
  在开始游戏时你能拥有的金钱,是由你自己充进去的金额决定的。在中国古
代,银两的价值可不像电视剧里那些文盲编剧写的那么低廉,所以游戏的规定是
200元换1两银子。这两千块钱可是吴松咬着牙拿出的两个月生活费。
  而这四本书,则是靠着吴松自己赚到的。游戏开始时会进行一个很繁琐的一
百道题目测试,内容涉及中国古代的各种历史常识,五花八门,政治经济军事科
技文化,基础知识冷门知识,无所不包,然后根据你的成绩创造你在游戏中的形
象。
  吴松依靠自己的「最强大脑」,一百道题目做对了九十五道,于是,他在游
戏中就拥有罕见的素质,文武双全,智勇兼备,长得还挺帅。这和他生活中的形
象可是大不相同,在生活中,他虽然成绩不错,但是又矮又胖,一副「宅男」模
样,基本上是没有女生缘的;因为酷爱读书和玩游戏,参加的体育锻炼不多,他
的身体素质也平平无奇。
  而在游戏里,他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同时还持有这四本书。第一本是《兵
法总要》,里面集成了古代兵书的精要。第二本是《武备大全》,里面记载的是
中国古代各种冷兵器知识。第三本是《剑谱》,名字虽然叫「剑谱」,但里面其
实并非只有剑法。由于吴松在进入游戏时选择了方天画戟作为自己的武器,所以
这本《剑谱》里还有方天画戟的戟法。第四本是《风骚》,其实相当于中国古代
著名诗歌的选集。
  吴松把包袱背在身上,走出了小树林,他的「天地帝国」之旅,就从这里开
始了。
  「真是白手起家啊……」吴松一边走一边想。虽然在游戏开始时他曾经有一
次选择机会,选择了方天画戟作为自己的武器,但是进入游戏时他并不能真正拥
有一杆这样的兵器。所以他必须先找到村庄,然后拿出他那可怜的十两银子去为
自己购买武器。
  「你要打造雷鸣戟吗?」铁匠铺的师傅问他,「需要十天时间,八两银子。」
  「啥?!」吴松睁大了眼睛,「这件东西要一千六?」这个游戏规定,在游
戏进行中是不能随时充钱的,不允许玩家在游戏世界中不断凭空多出银子来,只
让你在一局游戏开始时有一次充钱的机会。
  铁匠师傅也不去搭理他的「一千六」,这使吴松觉得他应该是个NPC。他
面无表情地说:「这是我能打造的最好的戟。如果你嫌贵,一般的长兵矛只要一
两银子就够了。」
  吴松知道,戟这东西并不是古代军队常见的制式武器,所以价格贵也正常,
但他还是不死心,接着问:「那有便宜点儿的戟吗?」
  「普通的长戟,打造五天,三两银子。」
  吴松犹豫了一会儿,把心一横,说:「雷鸣戟!」
  从铁匠铺出来,吴松用他剩下的二两银子在附近的一家客店里住了下来。这
二两银子够他在这里住上十天的,可是也让他瞬间就身无分文了。「唉,希望一
切顺利吧。」吴松想,「住店是必须的,否则万一过两天我饿死了,这一GAM
E OVER,两千块钱可就真的打水漂了……人生嘛,总是一场赌博。拼了!」
  他回到小树林里,找了一根长度差不多的木棍,照着《剑谱》开始练习起戟
法来,练累了就回客店吃饭睡觉。日升日落,他就这样度过了真实世界中的第一
个晚上。
  「呵——」吴松伸了个懒腰,心满意足地摘下了头盔。在游戏世界的十天里,
他一直担心万一回不来了可怎么办,幸好那样的事情没有发生。现在他躺在床上,
闭着眼睛美滋滋地畅想着自己将要在那个游戏世界里如何横刀跃马纵横驰骋,啊,
生活,真是值得期待的啊,不枉了自己省吃俭用那么久来积攒费用。
  「糟糕!」他猛然掀开被子,伸手去抓桌上的手机,因为手忙脚乱,手机
「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迟到了迟到了……」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胡乱地
往自己身上套着衣服。不用看手机上的时间,单看窗外的明亮程度,他也知道时
间不早了,自己租的廉价房子离学校远,要是不再赶快一些可就真的麻烦了。
  「哎!你干什么!!」一声清脆的女生呵斥声。
  吴松冲进教室的时候,离上课铃响还有三十秒。一个身材高挑的漂亮女生手
里拿着一杯奶茶正要走进教室门,吴松跑得慌乱,不留神撞了她一下,她手里的
奶茶瞬间脱手,在地板上砸裂开来。那个女生本能地用手扶了一下旁边的墙,站
稳了身子。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吴松一迭声地道歉,他看清楚了,是自己的同
班同学林可菲,堪称「系花」级的美女。
  「行了行了,幸好没有洒到身上……」林可菲厌恶地看了吴松一眼,低头检
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上有没有奶茶污渍,然后伸直了那一米七的高挑身材,用手
拢了拢披肩长发,一脚把已经破损的奶茶塑料杯踢到了一边,转身进了教室。
  吴松犹豫了一下,想要走过去把那塑料杯捡起来。
  这时候,一只纤细洁白的手伸了过去,把塑料杯拾起,还小心地不让里面剩
余的奶茶洒出来。接着,一张秀丽白皙的面容出现在吴松面前,冲他微微一笑。
  原来是杨雯,吴松他们班的班长。杨雯用手指了指教室,又朝他笑了笑;这
时候上课铃响了,老师已经在讲台上敲桌子了。杨雯示意吴松先进去,然后自己
走到了走廊远端,把塑料杯丢进了那里的垃圾箱内。吴松就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
她的身影。
  「傻站在门口干什么?上课了!」老师冲着吴松吼。吴松回过神来,赶紧走
进教室,找了一个前排的座位坐下来,当他拿出课本的时候,「报告!」杨雯那
甜甜的声音出现在门口。
  「她……」吴松瞧着杨雯走进教室,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后排的林
可菲。林可菲已经拿出了手机低头在玩,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教室前面发生的事
情。
  「滴铃铃——」图书馆闭馆的提示铃声响起了,吴松收拾起自己的物品,和
大家一起走出大门。现在是晚上九点半,嗯,回家洗漱一下,马上上床,刚好十
一点。吴松这么想着,不知不觉走到了「苦舟」教学楼下。
  他忽然想起下午第三节课的时候,自己把几本书放在教室里准备晚自习用,
后来他临时决定去图书馆查阅资料,结果在图书馆一待就是一个晚上。明早的课
不在这座楼里上,他还得去把书取回来。苦舟楼晚上九点钟就关闭了,不过校工
来锁门那是很晚的事情,他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取书。
  当吴松抱着书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他忽然停住了脚步。
  苦舟楼一共六层,顶层的教室并没有用来授课,而是用来堆放一些杂物,事
实上相当于杂物间。现在吴松正站在五层的楼梯口,他似乎听到楼上传来了一些
不寻常的声音。他不由自主地循声而上,那声音越来越清晰。他来到了六层楼梯
口拐角处的教室门外,奇怪的是,这间教室明明没有使用,却拉着窗帘,锁着门。
  吴松想推开门,但是他的手停住了。
  因为,他听到的是一个女生的娇喘声和一个男人的粗重呼吸声,以及「啪啪
啪」的撞击声。
  吴松想了想,用手推了推窗户,发现窗户并未扣紧。他小心地把玻璃推开一
条缝,轻轻地伸手进去揭起了窗帘一角。
  「唔……」吴松差点喊出声来,还好他及时压住了声音。
  借着月光,吴松看见一个女生的上半身趴在桌子上,衣服虽然还穿在身上却
显得有些凌乱;她的下身则赤裸着,一双洁白修长的美腿,一个浑圆挺翘的臀部,
裤子已经被褪到了脚踝处。她双手紧紧抓住桌子边沿,整个上半身被一个男人按
在桌面上,贴着桌面扭动着,吴松甚至在想她的乳房会不会被自己给压爆。
  女生的身躯不停地晃动着,在她的身后,那个男人双手扣住她的腰,正在一
下接一下地挺动着自己的屁股。那「啪啪啪」的声音就是男人的腹部和女生的臀
部互相撞击发出来的。
  「啊啊……啊啊……」女生的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风骚。两人是侧面对
着窗户,吴松只能看见那个女生的半张脸庞。不过,半张脸庞就已经足够吴松辨
认了。那妖媚的脸型和眉眼,那富有特点的「嗲」嗓音,让吴松一下就认出这是
苏佳楠,历史系有名的风骚学姐。
  她比吴松高两个年级,今年已经是大四毕业班了,在坊间却「艳名远播」,
传说和她有关系的男生数量起码也在两位数。吴松撇了撇嘴,在他看来,这样的
女生真是够下贱的。
  虽然如此,吴松却也是第一次亲眼目睹这位学姐的赤裸肉体。在穿着衣服的
时候,她前凸后翘的身材曲线就已经给男生们留下了深刻印象,浑身上下透着一
股妖冶的气息;如今看着她赤裸的臀部和雪白的长腿,吴松不得不承认她们的确
对男人太有杀伤力了。
  那挺翘的屁股,在男人撞击之下不住地摇摆,却毫不松弛,显出了十足的弹
性。吴松觉得自己的胯下也开始有点儿蠢蠢欲动了,单是看这个屁股,就让人遐
想到阳具抽插其间时的快美滋味,苏佳楠的屁股就有着这样的魔力。
  现在,苏佳楠的这个屁股正处在身后男人的完全掌控之下。男人紧紧扣住她
的纤腰,奋力挺身,仿佛用尽全力一般冲撞抽插着。可以想象得到,那个男人的
阳具在苏佳楠的蜜穴里正享受着怎样温存的拥抱,而苏佳楠性感扭摆着的屁股更
是大大刺激了男人的视觉和心理,吴松觉得,那个男人大概支持不了多久了。
  然而,那个男人的耐力却着实出乎吴松的意料之外。看那个男人的冲击速度
和苏佳楠妖媚的配合动作,吴松原以为这场肉戏应该已经接近尾声了,却不料那
男人的力量仿佛无穷无尽。他肆意驾驭着苏佳楠,就好像苏佳楠只是他胯下的一
匹母马,他想怎么摆布就怎么摆布。
  虽然他的喘息声也很粗重,却并没有到达高潮即将爆发时的那种失控状态。
在「啪啪啪」连续不断的臀腹撞击声和苏佳楠「啊啊啊啊」的淫浪呻吟声中,他
的喘息声好像并不那么明显。他恣意地奸淫着苏佳楠,还显得那样优裕从容,游
刃有余。
  「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吴松忽然响起了刘邦的那句话,不由得摇了
摇头。他感到自己的肉棒早就已经硬邦邦的了。男人啊,就是应该这样随心所欲
地驾驭女生啊。
  如果说这是一场肉搏战,那么苏佳楠已经开始显露出败象了。
  刚开始的时候,苏佳楠还明显地有向后挺臀送胯迎合男人的动作,但渐渐地,
她的动作越来越无力,臀部的前后运动已经明显地是由男人来操控进行。男人策
骑苏佳楠这匹母马,想走就走,想停就停。有时候他忽然一记深插停住不动,苏
佳楠一声尖叫,然后屁股就跟着一动不动了。显然,她已经无力主动向后送臀去
套弄男人的阳具。
  之前,随着男人的肏干,苏佳楠还时常抬起头来呻吟,仿佛是挑衅一般把淫
浪的呻吟声吐出唇外,她相信她这让男人骨软筋酥的声音足够刺激对方,然后在
肉体的激烈纠缠中让对方缴枪投降。
  但是现在,她的头已经垂了下来,伏在桌面上,秀发披散下来。如果吴松在
这时候刚刚到来,那么他应该就无法辨认出是苏佳楠了。吴松觉得,对男人来说,
这真是极大的满足时刻,因为这说明苏佳楠已经被他干软了。
  「哈啊!」猛然间听到那个男人一声怒吼,紧接着苏佳楠也发出了一声销魂
蚀骨的「啊——」长吟声。苏佳楠的声音中还夹杂着几分痛楚,只见那个男人的
双手放开了她的腰,一手扣住她的双腕,一手揪住她的头发,用力向后拉扯。苏
佳楠的整个上半身被他拉了起来,向前挺出胸部,那对高耸的乳房仿佛要突破胸
前的衣服冲出来一样;同时她的脸也高高抬起,随着头发的拉扯而仰面向前上方。
  「唔……」吴松拼命抑制住自己,他几乎觉得自己也要射出来了。那个男人
保持住这个动作,仿佛雕塑一般凝固了三秒钟。吴松从窗外看到这一副剪影,让
他联想到古代武将阵斩敌将,然后一手把敌将的首级高高举起宣示胜利耀武扬威。
  这一瞬间,苏佳楠突出的胸部和仰起的脸庞仿佛在向整个世界宣布:她是身
后这个男人的战利品!而他身后的这个男人正在向全世界展示着他的这个战利品。
  「噢!」苏佳楠又是一声呻吟,展示过后,男人不屑一顾地把她的上半身往
前一推,她的额头撞在桌面上。不过,吴松已经没工夫去顾及苏佳楠的头是不是
撞疼了,因为他这时候正在贪婪地看着那个男人飞快地剥除着苏佳楠上身的衣服。
  苏佳楠的下身在刚才就已经全裸,而现在上身也在短短十几秒钟之内让男人
给剥了个精光。罩衫,衬衣,胸罩,男人每剥一件,就把一件衣服向旁边扔出去。
  罩衫向左,衬衣向右,胸罩向前,苏佳楠上身的衣服飞向了不同的方向,离
得远远的。
  这一回,吴松终于看见了这位风骚学姐那传说中的豪乳了。一对乳房不但硕
大丰满,而且弹性十足,毫不下垂。那个男人扳着苏佳楠的肩膀,再次把她的上
身拉起来,然后从后面握住了她的两只乳房。虽然是从侧面观看,吴松却也能清
楚地看到那男人手指成抓,苏佳楠雪白丰腴的乳肉就被从他的手指间挤出来。
  「乖乖,真有料啊……」吴松暗自赞叹。
  每次都只能隔着衣服看这位学姐高耸的胸部,现在解除了衣服的束缚,这对
又白又大的乳房可真是名不虚传。不知道有多少男生幻想过苏佳楠衣服下面那对
豪乳的旖旎风光,今天吴松有幸亲眼目睹,那淫荡风骚的感觉,比起男生们幻想
中的样子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哦……哦……」苏佳楠又开始呻吟了,因为男人开始两手攥住她的乳房开
始搓揉。只见他的两手搓来按去,一会儿握紧收缩,一会儿用手心按揉,把苏佳
楠的乳房玩弄成各种各样的形状,仿佛在捏一对面团。
  他的手越来越用力,苏佳楠的呻吟越来越急促。虽然有男人双手在支撑,可
是苏佳楠的身体却仿佛不能自持地往下软倒,她用双手支撑在桌面上,断断续续
地呻吟着说:「哦……哦……哦……乳……乳头……哦……啊……」
  「真会玩啊……」吴松暗想,这回他却不是在称赞那个男生,而是在说苏佳
楠。显然苏佳楠在男人的玩弄之下,觉得乳头酥麻酸痒,想让那个男人去玩弄刺
激那对高峰上的两粒樱桃。吴松觉得这个男人的技巧如此出色,玩弄女生乳头的
指技应当也不在话下。
  然而又一次出乎他的意料。
  只见那个男人猛然把苏佳楠的上身再次推倒——吴松都不记得这位风骚学姐
的上半身起来伏下几回了,真是随那个男人所欲啊——他一手按住苏佳楠的后脑
勺,把她的脸紧紧按压在桌面上;一手按住苏佳楠的后背,显然是在用力把她的
乳房压扁在桌面上。
  男人冷冷地说:「我想怎么玩你,还轮不到你来指挥。你想玩乳头,那就自
己来吧。」说着,他双手用力,按苏佳楠头部的手保持不动,按苏佳楠背部的手
则转着圈子向下压。苏佳楠的脸被紧贴在桌面上,嘴里发出的声音含糊不清,吴
松却能明白那声音里还夹着疼痛。苏佳楠的乳头就这样被迫着和桌面摩擦,扭来
扭去,一阵一阵的刺痛感从她的乳头传向全身。
  幸好,教室虽然没有启用,这张桌子的材质倒还是平滑的合板,如果是那种
粗糙的木头桌面,吴松想苏佳楠的罪可是真够受的。
  男人就这样把苏佳楠的上半身按压在桌面上凌虐着,同时缓慢却有力地挺动
腰部,一下又一下抽插着她的阴道。苏佳楠的上半身被压着动弹不得,而男人此
时放缓了抽插的速度,显然是在挑逗着她。
  果然,苏佳楠还能有一些自由的臀腿开始不安地摇晃起来,越扭越欢,似乎
是在饥渴地乞求着男人更凶猛的侵犯;而且,苏佳楠被压在桌面上的嘴不停地发
出「呜呜呜」的声音,上身也在挣扎着摇摆——而这种挣扎,在男人冷酷无情的
镇压下显得更加性感迷人。「万蚁蚀身之苦吧……」吴松想着。
  「啊……啊啊啊……啊啊……」不知道过了多久,苏佳楠猛然抬起头来大口
地喘息着,男人终于放开了她。她挣扎着转过头来,一双杏眼春情似火地看着男
人,看样子她忍不住要张嘴恳求男人狠狠地干她了。可是,她还来不及说话,就
又是一声尖叫。男人扳动她的身体,把她翻过身来,一用力就将她抱上了桌子。
  吴松这时候才看见苏佳楠的裤子,刚才被褪到脚踝处搭在地上的牛仔裤,此
时拖泥带水地被挂在她的脚上举了起来。男人一声不吭,快速地解脱着苏佳楠的
鞋子,然后照例随手甩了出去。
  一只球鞋朝着吴松的面门飞了过来,吴松吓得往下一蹲,缩到了窗下,「砰!」
  球鞋重重地撞在了玻璃上。
  「他发现我了?不至于吧……」吴松定了定神,慢慢地又探出头来看。看起
来,刚才的「袭击」纯熟巧合。吴松再次看向屋中时,苏佳楠脚踝上的牛仔裤已
经不知去向了。男人正在解除着苏佳楠身上最后的丝缕——袜子。
  这位风骚学姐苏佳楠,终于赤条条一丝不挂地裸在了吴松的面前,吴松不由
自主地吞了吞口水。
  苏佳楠仰躺在桌子上,两条又白又嫩的长腿在月光下显得特别白亮。男人的
双手分别抓住了她的两条腿,一手按住她的右大腿向旁边伸着,一手托着她的左
大腿举高,这样就完全暴露出了她的花穴。男人毫不客气,挺起依然坚硬如铁的
肉棒,往前一送。他根本无须用手去扶着肉棒找位置,肉棒是坚硬的,花穴是泛
滥成灾湿滑无比的,一挺身,肉棒就顺利塞进了苏佳楠的阴道里。
  「噢——」苏佳楠一声长长的欢快的呻吟,这下她可爽了。仰面朝天,双腿
放肆地张开,她终于可以无拘无束地释放自己的欲望了。她仰着头,淫浪的叫声
越来越大,双手一边一个握住自己的两只豪乳,拼命使劲揉捏着。男人在她的身
下勇猛地冲击着,她似乎要把从下身不断扩散的快感通过揉捏自己的双乳释放出
来。
  她的身体摇晃着,纤腰扭动着,慢慢的,头也开始疯狂地左右摇晃起来,头
发贴在脸上甩来甩去。从阴道深处爆发的快感越累积越强烈,好像在掀起一波海
啸似的浪潮,然后席卷而下,淹没她的全身。她摇着,扭着,从呻吟变成浪叫,
又从浪叫变成尖叫。
  「啊啊啊啊……好棒……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干我……啊……
干我……用力干我……啊啊啊……干死我吧……啊啊……插烂我的骚屄吧……啊
啊啊……不要停啊啊啊啊啊啊……肏我、使劲肏我……啊啊……肏我的浪屄……
啊啊……干我的浪屄……啊啊啊……插我的贱屄啊啊啊……」真不愧是风骚学姐,
从她嘴里吐出的这些淫词浪语,让窗外偷窥的吴松目瞪口呆。
  男人显然也处在极度的兴奋之中,他的手用力掐着苏佳楠的腿,牢牢固定住
她的身体,快速摆动着腰部,让阳具在苏佳楠的阴道里极速地进出着。他摇动身
体的速度让吴松叹为观止,这样猛烈的抽插,让吴松几乎要认定苏佳楠的阴道迟
早会被他插爆。他一边狂抽猛送,一边不断地发出低沉的吼声,好像也使出了浑
身解数。
  苏佳楠仰面朝天,双眼无神,红唇张着,肆意地狂浪呻吟喘息,好像她的嘴
被堵住了太长时间现在需要无所顾忌地释放一般;男人双臂用力,挺腰催力,肉
棒如同狂风暴雨一般连续不断地穿行在苏佳楠的阴道里。两个人都彻底放开了自
己,桌子在他们的动作下嘎吱嘎吱响个不停。
  吴松觉得仿佛他看见了桌子在那一对男女的动作下崩溃坍塌,又仿佛感觉到
苏佳楠的尖叫浪叫声掀翻了苦舟楼的楼顶。
  「啊啊啊啊!!」男人怒吼着,猛然间拔出肉棒,双手拉扯着苏佳楠,将她
从桌子上拽了下来。苏佳楠几乎是从桌子上滚了下来,一到地上,她立刻跪坐在
了男人的面前,乖巧地张开了嘴。男人颤抖着用手抓住苏佳楠的头发,一手握住
自己的阳具,调整着位置。在那一刹那,吴松看见了那个男人的脸,恍惚间,他
似乎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不过,他已经无暇去细想了。男人又是一声低吼,双手抱住了苏佳楠的头。
  显然他的肉棒已经塞进了苏佳楠的嘴里。他两手把苏佳楠的头按向自己的胯
下,再次挺动腰部。而苏佳楠毫不在意这根肉棒上满是自己下身的淫水,热烈地
张开红唇欢迎着它。肉棒刚一进入嘴里,苏佳楠立刻用嘴唇紧紧将它夹住,同时
熟练地做着吞咽的动作,深吞浅吐,尽情吮吸。「噢啊——」男人大叫了一声,
将苏佳楠的头牢牢按在了自己的下体处,让她动弹不得;与此同时,他的挺腰动
作也停止了,继之而来的是身体一阵剧烈的抽搐颤抖。
  吴松明白,这个男人在苏佳楠的嘴里完成了口爆,看样子,他的肉棒似乎已
经深深地抵在了苏佳楠的喉咙上,喷射而出的精液完全没有露出一滴在外,一股
接一股,挟带着力量完成了从他的龟头中到苏佳楠食道里的交接。
  吴松软软地坐倒在了地上。好一幕香艳的活春宫啊,香艳得让在旁窥视的他
无法承受。
  「从现在起,你不准再让别的男人干,你就只能被我肏!」不知道过了多久,
吴松听到男人在屋里说到。
  「哟……你是把我当女朋友吗……」苏佳楠的声音有气无力。
  「女朋友?我才不会有固定的女朋友。你就是我的性奴!」男人的声音里透
着几分霸道。
  「去你的……」苏佳楠的嗲声嗲气在一番云雨后显得更加酥软了。
  「不同意?那好吧,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哎……别呀……好啦好啦,我答应你就是了。」听到这里,吴松又撇了撇
嘴,这个风骚学姐的话,不知道有几句靠谱。
  「那凭什么让我相信你呢?」
  「……我让你拍裸照,怎么样?」吴松顿时睁大了眼睛。这个男人的性能力
到底是有多强啊?从来只听说男人拍裸照胁迫女生,没听说过女生主动提出拍裸
照把把柄交给男人的。难道这个估计阅男人无数的风骚学姐,竟然如此离不开这
个男人的肉棒?
  「这主意不错。」只听男人说道,「现在是晚上光线不好,周末我们去西校
门外的旅社开个房间,让我好好给你拍几张。呵呵。今天尝了自己下面的味道,
感觉怎么样?告诉你,你要做我的性奴,别说吃我刚刚插过你屄的鸡巴,等周末
我肏了你的后庭,你也得乖乖把鸡巴吞进去。」
  「啊……你坏死了,人家的后庭……还是处呢。」这句话差点让吴松栽了个
跟头,他怎么也不信,这位风骚学姐的肛门竟然还没有被男人用过。
  「哦?」听得出来,那个男人也有些意想不到,他停顿了一下,说道:「那
岂不是刚好?给你的后庭破处,正好是我收你为奴的标志。」
  「哎呀哎呀,真是越说越过分了……」苏佳楠娇嗔着说,「……哎,不过谁
让我遇到你了呢,真拿你没办法……」
  「好啊,那你现在就说,说你是我的性奴。」
  「讨厌,讨厌,真坏真坏……嗯,我苏佳楠是你的性奴,你是我的主人,欧
阳明是我的主人,行了吧?」
  「欧阳明!!是他!」吴松的脑子一动,终于明白他为什么看那个男人眼熟
了,的确自己在前不久刚见过他。但这个发现更使吴松震惊无比。
  因为,欧阳明是今年历史系的大一新生!这个大一新生,竟然进来不到一年
就把一个大四的学姐收为性奴?
  怎么可能?!
  「我告诉你十天打造好,结果你过了二十天才来。」铁匠师傅把雷鸣戟交给
吴松,淡淡地说。
  吴松只好苦笑一声。昨天晚上,他在苦舟楼欣赏欧阳明和苏佳楠的活春宫,
忘记了时间,等他回到家时已经接近十二点了。这一个晚上的耽误,在游戏世界
里就是整整十天的「人间蒸发」。
  现在怎么办呢?吴松提着戟走在路上,心想。自己身无分文,难道要落草为
寇吗?
  走着走着,不觉走到了自己之前住了十天的客店门口。最近的十天自己都没
有在店里,应该不会被另外结算费用吧?吴松忽然看见门口贴着一张告示,之前
没有发现,这应该是在他「消失」的十天里贴出来的。
  「募兵告示?」吴松心里一亮,「对了,要想成为大将,不妨从阵前小卒干
起。」
  「名字?」军吏头也不抬地问道。
  「……吴松。」他心想,虽然在游戏世界里用自己真名的人比较少,但是他
这个名字非常普通,也像是个古人的名字。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更姓,就叫这个
也无妨。
  「我说,你是步卒吗?」军司马盯着吴松手里的雷鸣戟,问道。的确,在前
来投军的人里面,就数他的兵器最亮眼。
  「呃……我只是没有战马而已。」吴松不好意思说自己总共只有十两银子还
都花光了,他心里明白自己的骑术是不错的,尽管在现实世界中他连一次马都没
有骑过。在这个游戏世界里,他的能力并不和现实世界中相关。他的武艺也是如
此——他当然不可能在树林里拿着木棍练了十天就能拥有一身武艺了,这身武艺
也是他开始游戏时就带来的。
  「噢……」军司马的态度很冷淡,嘴角上似乎还挂着一丝嘲讽,「如果你凭
本事自己得一匹马,我就把你编入骑兵营,现在你还是先当步卒吧。」
  吴松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快,他甚至还搞不清楚自己在这个世界里到底为谁
效力,只知道自己所处的势力国号为「北楚」,一个听起来有些拗口的名字。就
在当天下午,他所在的步营就接到了剿灭盗贼的任务。
  「杀啊!」吴松轮动雷鸣戟,奋勇杀进盗贼阵中,一连砍翻了十几个贼人。
  「这游戏做得真不错……」他在心里嘀咕,原先他还很担心,这么模拟仿真
的游戏,战场上的血腥气会不会让他呕吐?但从眼下的情况看来,人被砍翻时似
乎血都溅得非常少。
  「你就是盗贼头目?」吴松一眼看到前方一个大胖子,长相凶神恶煞一般,
骑在一匹青马上,手提一对硕大的金锤。「小兔崽子,你——」吴松根本不等他
回话,翻手就是一戟。
  他的眼睛只盯着头目胯下的青马。头目举双锤向外磕他的兵刃,吴松不待锤
戟相交,撤戟回身,用戟杆撑地,一个翻身就跃到头目马后,抬手就是一戟,直
戳进头目的后心……
  仅仅一天时间,吴松就在阵斩盗贼四十六人的情况下,骑着抢来的青马进入
了北楚军的骑兵营。
  「这北楚地面可真不太平啊……」吴松想着。进入骑兵营以来,他连续几天
都在作战,剿灭盗贼。勇猛善战的他很快被提升为军司马——手下有二十五名士
兵。
  第十天,北楚军在一座山的峡谷口摆开了阵势,吴松登上高处一看,对面的
军营看起来气度和盗贼大不相同。
  「这些……是正规军吧?」他心想。就在这时,他望见对面军营中旌旗摆动,
人马在行动,与此同时,自己营中的号角也响了。
  吴松翻身上马,带着自己麾下的士兵就杀进了敌阵,双方短兵相接,开始了
一场激烈的厮杀。吴松连续砍翻了数名敌将,杀得兴起。他望见对方主将的麾盖,
不假思索地一纵马就杀奔过去。
  猛然间,吴松就觉得身体一晃,青马一声长嘶,马失前蹄,一下就把他甩了
下来,雷鸣戟也脱手了,吴松连续几个翻滚,撞到了路边的石头。看起来,他虽
然从进入游戏时就自带了骑术,却还不太精于识别骏马,他胯下的这匹青马,似
乎是一匹劣马。
  「糟糕——」吴松眼见着几名敌兵朝他直奔过来,而他正赤手空拳。进入游
戏时他只有十两银子,八两打造了雷鸣戟,二两住了客店,身边连一件护身的短
兵器都没有。「我可不能死在这里啊。」吴松脑子在飞转。根据游戏的规则,如
果在游戏中死亡,那就必须在现实生活三十天以后才能再次进入游戏,而且还必
须重新答题以及重新花钱买银两。
  吴松拼尽全力起身,想朝旁边躲闪开,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一名敌兵已经来
到他的身边,举刀就往下砍。
  「当!!」一声巨响,敌兵的刀被磕飞了,一条大汉突然出现在吴松身边,
手持一柄长杆车轮大斧。大汉回手抡斧,砍翻了近前的几个敌兵。吴松顺势一个
打滚,滚到自己的雷鸣戟旁,伸手抄起戟来,一跃而起。此时大汉也朝他奔来,
两人来了个背靠背,各执兵器,看着周围的厮杀。
  「大恩不言谢!」吴松知道战场上不容多说,一横手中的雷鸣戟,「我乃北
楚军司马吴松!」
  「欧阳亮!」大汉同样一摆手中的大斧,瓮声瓮气地说。
  欧阳亮?!吴松愣了。
  这个大汉,难道是欧阳明在游戏中的形象吗?
              (未完待续)
上一篇:【与小露有关的日子之生日party】(上篇)(原姐姐系列)
下一篇:【韩娱圈】(08-09)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