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omething Wong Facebook)(03-04)

            3、座台摆设女上司
  一间公司,又President又CEO、CFO、COO,在我心目中,在工作上撑我的,
才够资格让我叫一声Boss。这个人,是我上一级,年纪大我五、六岁,三十到尾
快要四张的Pam姐。无错,她已经去到阿姐级,位职Director,个个在公司都喜
欢在她的名字前面加个「姐」字,当然她也会摆阿姐款,但也算是个义气仔女。
Pam姐是两年前大老板从另一大公司重金挖角过来的人,当时她没带一个心腹员
工过来,让不少人跌眼镜。老实说,管理层新官上任带一两个心腹过来帮手,再
炒掉一两个顶心杉,乃人之常情,但当跟Pam姐工作了一轮之后,立即明晒,因
为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以实力取胜。
  我家公司业务广泛,我们的分支是负责帮客户做Branding,即是事无大小,
由广告宣传到大型活动都要负责,而凑客更是一件一连365日都要做的工作。Pam
姐一来到公司,就展现出现代香港中女强人的典范。家住沙田的她每天9点准时
回到位于Qb的公司从无迟到,一整天埋头埋脑地工作,开会、见客、开会,和开
会,之后才继续打电脑,时常做到晚上10时过后才可收工,第二朝还是一早就回
到公司,我们偷看过她的Facebook account,她一年都没有甚么Update,仅有的
照片都是在晚上凑客户喝酒煲烟的合照,张张相的背景都是「黑妈妈」,偶尔才
见到一两张食物相,由此可断定,她是一个真正无Life的人。
  做我这行的男生不多,直男更是渴市,以致女生们个个要穿得花枝招展上班,
争艳斗丽,让人留下印象。Pam姐亦不例外,她有身材,但没剩下几多青春,所
以Show得就Show,她胸大,西装外套下薄到透的恤衫总喜欢扣少几粒钮。每朝早
我都惯性地冲两杯黑咖啡入Pam姐的房间跟她来个10分钟的Short meeting交带工
作,之后各有各忙(主要系佢忙,因为我下面有几个妹执行Pam姐和我的指令,
即系话,其实我唔使点做)。Pam姐有时见到我,会将身子靠前跟我说话,一对
奶就好像座摆设般放了在上,再加上那若隐若现的恤衫和撞色的Bra,此情
此景,隔离Team的贱男Raymond一直都话好想睇睇。
  其实女人是喜欢被男人望的,在公司跟Pam姐说话时,她会不经意地挠手,
将丰满上围「浪」了在一双前臂上,这种说话姿势非常狠,有时候,我会怨恨自
己为甚么不是一个天生好身材的女人,这样的话,在商业社会中应该可以得到很
多优势,起码,可以赢到一班麻甩佬……亦因为命中注定我系麻甩佬一条,我唯
有成为跟在大白鲨鱼旁边一齐游的小鱼毛,大白鲨懒得去吃之余其他鱼亦不敢游
近,这种大自然求生法,每间公司适用。
  要活在Pam姐的庇荫,我当然投其所好。像她一样没有生活的中年女人,最
需要有个人可以沟通。Pam姐初来报到时,我很少机会跟她说工作以外的话,但
后来我看准她工作太忘不常喝水,(见到她咀唇很干就知),所以就时常借意斟
水预她一大杯拿进房里去,让忙到一头烟的她可以补充水份。Qb附近有间凉茶铺,
很多OL都去凉茶来清热排毒,有时我Lunch经过也会帮她买一两支鸡骨草。这一
种,是无论几岁女人都一定Buy的细心,当然,这「送水行动」送了几次,大家
的话匣子就打开了,话题扩阔到工作以外的私事,有时讲下家庭,有时讲下事业,
我渐渐成为Pam姐一直欠缺,在公司里的心腹。不久,她将我升到上Senior mana
ger,一个说高不高说低不低的位置,起码,可以帮她管理一班小妹妹下属,这
亦是我现阶段想要的位置,高不成低不就,但轻轻松松,乐在其中。
  当然,这样做会惹来一些闲言闲语,隔邻Team的贱精Raymond告诉我,说有
人话我是靠「赖Pam姐鞋底」升职,对我而然,无所谓,难得有人葡萄,更好。
这消息亦传到Pam姐耳边,不过对于一个无Life的女强人而言,这可能更能慰藉
到她的空虚心灵,皆因「本来无一物,有人赖姐鞋底」,而我跟Pam姐这种无事
发生过的「暧昧」,也曾经成为大家估估下的茶余饭后话题。
  有一晚,我见Pam姐开Ot,反正没事干就留下来一边改下属的Proposal一边
陪她开Ot,我坐在位子望住那些错到七彩的英文文法望到头昏脑胀,突然Pam姐
在我身旁叫了我一声,我转过头来一望,差点撞到她一对奶!原来她站得很近,
我一转脸就对正它们,惯性地松开恤衫两粒钮的她,胸脯传出淡淡茉莉花的香水
味,我吞一吞口水,近距离欣赏她Deep v上衣内那皮肤嫩滑的北半球。
  「你呢度个标题唔应该咁写。」Pam姐行后一步笑笑口告诉我。原来她无声
无息地在我身旁看我改的Proposal。看来,她应该是开Ot做到闷极了就走过来请
我吃这个「波饼」,否则做乜无端端过来睇我做乜?在这个情况下,我说了一句:
「Yes boss!」,托一托眼镜转个头回去继续做自己的东西,以退为进,吊她一
下瘾,那一刻真系有点Odd,不过其实大家都Feel到有点点刺激。
  而呢一件疑似性搔扰个案,我讲了比我信任的人听,那人,当然系Raymond。
  「下?!送到埋嘴边,你做乜唔揸佢?」Raymond心急地问。
            4、电梯里的「B。T。」
  「?!送到埋嘴边,你做乜唔揸佢?」Raymond心急地问。
  「你会一手揸烂自己张长期饭票吗?」我没好气地问道。「我其实都有好大
压力架!」
  我顶头上司Pam姐一向待我不薄,我跟她也相处融洽,不过她有一个问题,
就是有失惊无神性骚扰男下属的癖好,而很不幸地,我们全条Team只得我一个男
人……我就是在一个这样的地方工作。
  公司很多同事都在想,我跟Pam姐私底下有无搞埋一齐。我承认,虽然Pam姐
有时候会失惊无神地向我展露她对我的咸湿,不过我们倒是十分专业,在公,我
们是部门中的好拍档;在私,我们不会在感情上扯上任何关系。因为我们都知道,
要是公私不分的话,就会破坏现在我们工作上的和谐和平衡。我们有个Bottom l
ine,就是我完全没有兴趣,亦不用知道Pam姐如何解决她的性需要(我估她有出
去叫鸭),她亦对我在Qb附近「食女」提出唯一劝喻:「搞还搞,千祈唔好搞到
去自己部门D女。」这句说话中的「女」,应该包埋佢在内。
  不过,Pam姐就是一个大情大性,亦喜欢冲击Bottom line的人。一天,我们
早上一起出去见客开会,开到中午就回Qb,趁人未多就在公司楼下露天的西餐厅
食个Lunch,享受一下阳光,尽情地补充维他命D。我们两个已到达了无所不谈的
地步,我会讲我最近的艳遇,她亦会毫无忌讳地告诉我她最近跟屋企人愈来愈差
的关系。
  食完Lunch,我们就返公司,Qb的商厦每一栋都很繁忙,吃饭时间等电梯需
要很长的时间,人又多,简直受罪,不过商厦它一个很好的排队措施,所以虽然
排队排到好似派米一样,当中却有着港人为之骄傲的秩序在内。我和Pam姐是最
先入到电梯的两个,Pam姐二话不说就占了电梯的角落位,而我,则按完最顶层
的按钮后打斜站在她面前挡着其他正在涌入来的人,用我的身体给Pam姐预留多
点空间。
  电梯一下子就塞爆了,这时我跟Pam姐面对面望着。近距离之下,我见到Pam
姐最近工作过多,开始有点残,皮肤有点唔上粉,但她却还是保持她那动人的样
子,有点像我儿时的女神之一张慧仪,尤其是她望人时的那个眼神,那种风情万
种,真系好正。
  这时,Pam姐跟我对望了两眼,面上露出一个笑容,我认得这种嘴角「戚」
高一边的笑容,绝不是好东西,Pam姐每次一系想到好桥,一系想咸湿我的时候,
就会露出一个咁样的笑容!
  「弊家伙!」我心想,立即就回敬她一个礼貌的笑容,转身用个背部对着她,
免得再跟她有眼神接触。并想快点出电梯!看一看电梯那排制,Oh no!边个玩
野,做乜层层停?!
  这时候,我感觉到背部有点骚,她的两团肉正在向我背部压过来。
  「搞乜鬼?!」我心想。
  这时候,Pam姐的一对奶已经很温柔但又很有劲地压在我的背上,除了柔软
的胸脯外,我还能够感觉到她胸围的铁线,一软一硬的,很是过瘾。
  她正在帮我「B。T。」(B。T。是我与Friend底同事之间的暗号,Bo teoi,
「波推」也)Oh my god!搞乜鬼?因为Pam姐身形细小,所以我挡在她面前的话,
她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在我身后搞这搞那,而旁人亦不察觉。我别过头去用眼角望
一望身后,倒抽一口凉气,心想:「唔系嘛,在电梯搞呢D?」
  Pam姐见我回望她,即得势不饶人,慢慢以一个细小的幅度上下方向用她那
对奶在我背上磨,虽然隔着两层衣服和一个胸围,但我能清楚感觉到Pam姐一对
乳房的温暖,和那像日式芝士蛋糕的软熟质感。
  我是一个很喜欢波推的人,可能看得日本AV太多,这种女朋友一定不会给你
的服侍(有很多时候是她们介意自己的身裁),我在其他地方花钱能享受到的,
都一定付费享受。现在,在我身后的,是我顶头Boss,而我正在电梯内享受着这
种我受不来的「服务」。
  电梯虽然层层停,但每层楼都有人出入,电梯一直都是站满人。我们的办公
室在最高层,Pam姐一边在「波推」我的时候,电梯还没有去到一半……
  这时Pam姐和我的身体贴在一起,一边推,Pam姐也愈来愈过份,轻轻的在我
颈上呼吸,我有点忍不住这种攻势。开始「有反应」。这是我首次在电梯内有这
种生理反应,劲尴尬,而最弊的,是我前面站着另一个OL!我只好小心奕奕地将
拿着西装外套的手挡在外的裤裆前面,以免「队」亲人。Pam姐好像见到我这个
尴尬情况,更用力地波推了我两下,这时,我紧张到标冷汗,好不辛苦才忍到电
梯稍为人少一点,Pam姐才停下来,而电梯,亦慢慢升到我们Office的层数。
  「阿…Pam姐,我漏低了卡片盒在下面餐厅,我落返去拎。」我满面冷汗的
跟Pam姐说。
  「好啦,阵间见,」Pam姐笑笑口地说。而我那兴奋起来的身心,就随着升
降机往下降,回复之前的冷静。这个女人,很狼死!
  「哗!乜发生过呢D嘢」Raymond一脸惊讶地说。「你在公司的压力真大,辛
苦你了!」他笑淫淫地搭着我的膊头道,「使唔使同你减减压?听晚我约埋Char
les同几个死党出来同你去跳舞,如何?」
上一篇:【山东快叔的N个秘密之熟女周姐】(02)
下一篇:【RV】(01)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