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大狗系列10]欲望城市之十里阳肠】(35)

             (35)末夏的情欲
  炎热的八月,肉棒的冒险之旅更加火烫。
  一开始以为只是简单任务。
  就是把自己送日本空运送上门的幸子跟芙蓉两个淫荡日本妹给玩一玩,没想
到幸子又推了自己姑姑樱花下海。
  面对首次上床的女体,当然要使出全力,让她以后会迷恋我的肉棒,当我想
要她躺下,她就会躺下,并且把双腿打开,等我插入。
  幸子在日本把自己妹妹芙蓉拖下水,在爱情宾馆内让大狗给享用了。
  这一次到台湾的寻棒之旅,更让自己的小姑姑樱花也被大狗给搞了。
  说是慰劳姑丈平常在床上的功课不用功,补偿姑姑樱花小穴的寂寞。
  更没想到芙蓉比起姊姊幸子更胜一筹。
  芙蓉来台湾,不只享受我的肉棒,跟姐姐姑姑一起在饭店内被干,趁着姊姊
跟姑姑外出访友时,把学院内的学姊,来自台湾的秀秀跟雯雯约出来碰面。
  只是弄点小技巧,就让秀秀跟雯雯两人张开腿给大狗给临幸了。
  而我,以为只是简单任务,只要搞定两个日本妹,没想到最后却加码三人。
  短短三天的时间,搞了5个女人的穴,肉棒享受5个女人的嘴巴含舔,更忘了
不知道喷了几次精,在这5个女人的身上。
  送走日本妹,回到宿舍,想起良咩之前的吩咐,我乖乖地把肉棒休养的一周,
每天喝上一大杯良咩特调,睡觉前把肉棒涂满芦荟胶或是世文给的药膏。
  在内外一起调整下,肉棒才第三天就已经恢复差不多,甚至早上起床,晨勃
的肉棒充血到很痛。
  终于忍到第八天,没想到出关当天晚上,米子就来找我过夜。
  肉棒小试身手就让米子爽翻天,只是那个猪队友胖子,偷拍米子或是偷拍我
们做爱就算了。
  还偷偷爬上我的床,搞了酒醉的米子,隔天早上更惹出在我床上打炮被玉琴
抓包的事件。
  那晚,我跟胖子第一次联手在家中客厅玩了玉琴一晚上。
  看着玉琴虚脱的身躯,让我知道我的体力又回来了。
           ***  ***  ***
  「大狗,我问你,你知道我爸跟你主管蓉经理的关系吗?」送走幸子姊妹后,
九月某一天晚上,幸子跟我视讯时,突然问我。吓了我一跳。
  我连忙摇头。近来我跟幸子在沟通上已经逐渐没有问题,或许我的日文变好
了,她的美语变好了。
  「怎么了,突然怀疑起自己的父亲起来。」我在房间一面坐着伏地挺身,一
面看着笔电那头的幸子,幸子全身赤裸,刚洗完澡,坐在床上擦着乳液。
  那时候不知道那个社长就是幸子的父亲,也就是第二代的吉野先生。
  其实我在跟蓉姊做爱后,在她昏睡时,看无意间看到她的手机传来两对夫妻
交换的床上照片。
  加上蓉姊自己亲口证实过。尔后在龙哥家作客,搞了幸子母亲百合之后,听
龙哥说起跟吉野家的过往,我就知道这是只能听不能说的秘密。
  我坐在床边,用毛巾擦拭汗水。
  「原本我以为只是我父亲跟蓉经理有婚外情,但那一天我跟姑姑去拜会蓉姊
时,发现她先生龙先生身上的香水味道,那味道竟然是之前我陪妈妈去百货公司
买的香水味道,加上她们两人的互动,我开始怀疑其实我爸妈跟他们夫妻应该是
玩着……玩着……」幸子突然说不出口来。
  「交换夫妻吗?」我替她说了出来。
  「嗯,我在猜,不然我母亲又不太懂中文,还常常跑到台北去,还住在她家,
应该就是那么一回事。」看着幸子在胸部上推着乳液,75D搭配着粉红奶头的日
本妹,看得我肉棒都站了起来。
  「或许是他们间维持夫妻之道的方式,也或许是做生意的交换吧?重点是他
们没有伤害到其他人。对吧!」我简单地回了幸子。幸子看到我挺着肉棒在镜头
前,也故意张开双腿,手指头按压着自己的阴唇。
  「比起你爸妈,你和妹妹跟同一个男人上床,连姑姑都被你拉下来,或许听
起来比较可怕吧!」我套弄着肉棒,将包皮退到最底端,整颗龟头占据着画面大
部分。
  「那是芙蓉跟樱花自己也想要你的肉棒啊!!她们如果只是想看,怎会让你
有机会,况且你也都舒服过好几次了,还好意思讲。」好在幸子不知道自己老母
也被我的肉棒给搞了,不然就好笑了。
  镜头前幸子用双指撑开穴口,把小圆头的按摩棒压在穴口,画面传来低频的
震动。
  只见幸子一手抓着按摩棒,一手抓着自己的奶头。突然画面就断讯了。
  干。只能看,吃不到真是难过。
  尤其今晚那个大奶妹玉琴值班。小虹生理期没过来。
  打手枪对于我而言,似乎又太浪费了。
  只好上网看看东西,逛逛购物网,寻找新的东西。
           ***  ***  ***
  九月,原本是应该是秋高气爽的炎热天,没想到今年九月接连来了两个台风,
整个台北垄罩在一片诡异的气候中,不是时常午后大雷雨,就是大太阳罩顶。
  弄得整个工作情绪很难稳定。
  这几晚一直做着梦,梦里我在四重溪的别墅内,跟良咩在床上、在客厅地板
上、沙发上愉悦地享受着。
  「啊~啊~啊~啊~不要再舔那家那边了!快戴上套子搞人家~~啊~~」
我躺在床上,眼前看到是良咩张开的双腿跟臀部趴在我的身上,双腿间的穴口,
有着淡红色的阴唇。
  小小两片阴唇间的穴口张着,我伸出舌头舔着穴口的阴蒂,这淡粉红色的小
豆豆在我的舌尖攻击之下,良咩已经受不了,嘴里直喊不要再舔了。
  「大狗,我要你的肉棒啦!!干人家!!干人家!!快一点!!」良咩32D
的胸部压在我的腹部位置,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是我的两根手指头插进穴内,
轻轻摩擦着阴蒂,顿时她又全身无力趴回原来的位置。
  良咩趴在我身上,黑色内裤只脱了一脚,内裤还挂在右脚的膝盖上,而上半
身的胸罩虽然背后的扣子还扣着,但是早已被推离开,奶子垂出胸罩下缘的束缚。
  我伸出另一只手,去抓捏她的乳头。上下攻击着她身上敏感的位置。
  龟头断断续续的被良咩含在嘴里,但只要我的舌尖发动攻击,攻击良咩那小
小的阴唇跟阴蒂痘痘时,她就无力的吐出龟头来。
  「啊~~不要!~~啊~~不要~~」良咩穴口喷出大量的淫水,直冲我的
脸,一部分喷进我的嘴里,但大部分的淫水则是弄湿我的脸。
  醒来,只见自己的手握着肉棒在套弄着。
  良咩好久没有收到她的讯息,甚至于想向她打听语珊的近况都遥不可及。
           ***  ***  ***
  「早,专员。」仪君罕见的一大早在我进办公室时,没有趴在桌上。
  而是精神抖擞的看着萤幕,手指头快速的打着键盘。
  白色衬衫里面穿了红色的胸罩。
  「早啊!一早这么有精神。」放下背包,走出办公室,去茶水间倒了咖啡。
虽然在家就喝过了。
  「主任今天休假,最近好像身体老毛病不断。」琳妹也在茶水间,她看到我
进茶水间,原本靠在流理台旁,顺势坐了上去。
  琳妹这么一坐,短裙被拉得更高,绝对领域快要跑出来了。
  琳妹虽然也才155公分,但是不到45公斤的体重,让她胸前的34D罩杯显得巨
大。
  黑窄裙下,穿着黑色丝袜。琳妹将右脚略为抬升,露出里面的红色内裤,小
小的红色三角型包覆着阴毛,鼓出一包。
  其实主任并不是什么老毛病不断,而是自从跟蓉姊搞上后,每个周都会去龙
哥家作客一两天,主要是顺便讨论股票操作。
  有空的话,两根老肉棒伺候着那狼虎之年的蓉姊。
  我跟兴哥也都有出资加入这个股友社。至于我的资本额来源就是主任终于把
之前欠我的工作奖金发给我。
  然后就擅自做主帮我加入股友社了。
  「后天到我家吧!好久没跟你上床了!」琳妹伸手到裙下,按着内裤。
  确实一两个月没去琳妹家了,最近两三次做爱,两人都是在办公室迅速的解
决。
  「嗯。应该可以。」我趋前靠近琳妹,解开第二颗第三颗扣子,将手伸进衬
衫内,拨开罩杯,抓了琳妹的胸部一把,琳妹虽然30几岁了,但保养得宜,重点
是奶头是粉红色。
  「姊~你在办公室吗?」突然外面传来仪君的叫喊声。
  「她去倒咖啡啦!胖妹!!不要突然这么大声叫人行不行!」琳妹办公室传
来兴哥的声音,大概是不爽被仪君的大嗓门吓到。
  我连忙缩手,琳妹拉好罩杯,扣上扣子,从流理台滑下,仪君已经到了茶水
间门口。
  「姊,我数字敲好了。你在线上看看。帮我分析一下。
  对了!专员,今天早上有业务会报,主任请假,你要替他出席。
  我把要开会的东西放到你桌上了。」我差点把咖啡吐出来。这什么业务会报
啊?我哪会知道。
  琳妹拍拍我的肩膀,擦身而过,跟胖妹一起走回办公室。
  我回到办公桌前,迅速把档案夹内的资料看过一遍,拿着平板电脑走出办公
室,往会议室前进。
  「果然是你来出席会议。老头还在熟睡中。昨晚硬是要在我身上喷两发,也
不想想自己年纪多大了。」看着会议桌前的名牌,我坐在部门的位置上,旁边是
蓉姊,蓉姊看到我坐下,靠在我耳边听听说着。
  果然没猜错,昨晚主任又去蓉姊过夜了。
  「龙哥没帮忙啊!那主任不就很辛苦?」我笑笑地说,很难想像那个画面。
一个瘦巴巴的老头干着丰腴的熟女。
  进口日本妹?蓉姊看我一头雾水,用手指头比了一下抽插的动作,我顿时了
解,应该是跨国卖淫。
  「所以主任难得有机会一对一,就跟你卯上了。多刺激啊!老公不在家,上
门搞老婆的戏码,成人片很常演。」蓉姊给我了白眼。这白眼一看就清楚明白,
主任点了火之后,就……完了。
  「晚上换你来我家吧!果然还是要找你才能止痒。」冷不防蓉姊的手在会议
桌下伸了过来,抓了我的裤档一把。
  会议开始进行,这么一进行就花了两小时,也听得我大开眼界。
  原来公司的营运项目还真是包山包海。
  会议结束后,准备闪人,想说中午打电话给紫苑,看有没有机会出来碰面。
  「大狗,等一下,先别走。跟我去第7会议室。」蓉姊拍了我肩膀,靠。中
午开什么会啊!
  跟着蓉姊进到会议室,这会议室大概只能坐4-8人,算是小型会议室。
  我跟蓉姊进入时,里面已经坐了4个人。
  「这位是总合发展研究室的何专员,代替主任出席。」众人疑惑的眼光下,
蓉姊替我介绍给大家。
  「好了。那开始会谈吧!轻松点,桌上有日式便当,一面吃一面聊。」主持
的是副总经理,一个有点威严的老先生。
  我看看他身边,有个跟蓉姊差不多年纪的女人,再来两个年轻妹妹。
  其中一个看到我在看她,把手放在胸前跟我挥手,这女生竟然是雯雯。
  我趁着大家看着萤幕,对着雯雯伸出舌头,做出舔阴的动作,果然换来白眼。
  萤幕上跑着进口光子家内衣的出货数据跟利润。副总突然开口说话。
  我就把胖妹那天的表现跟后来我遇到的女生反映,决定试看看女性内衣的进
口。
  当然把琳妹的数据分析,兴哥的美元进货,还有主任协调业务部蓉姊都提到
一遍。
  然后提到事后跟蓉姊去日本拜会厂商,稳固(性)关系,取得稳定的货量跟
日本同步最新的产品进口。
  我把语珊是大学同学的关系简单说了。
  至于小虹则是乱诌一通,说是受邀几个人去玩,大家在擎天岗上突然想要解
放,拍了几张内衣照片,无意中被光子部长看到,进而签约。
  突然想起刚刚会议前蓉姊说龙哥去日本,我看公司也进口日本妹来台湾卖淫
好了,我自愿当试车手。
  「咳咳!关于这一点,我跟何专员讨论过,从女性内衣可以延伸出香水或是
一些私密用品的部分。
  这个小组的负责人暂定由我部门的人负责。」蓉姊讲着,从平板滑出图表到
萤幕上,竟然是佩君。
  「佩君上次跟着我接待光子部长时,办事能力不错,这次提拔她负责小组。
  佩君跟她女儿果步建立的友谊。果步在日本算是杂志模特儿,有相当的知名
度。」画面变成果步的资料,有杂志的简报,内衣的广告。还有Ig的画面。
  「她很有名。我也是果酱~~」雯雯突然插话,旁边那个年长的女生转头看
了雯雯,雯雯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几句。
  「总合的看法是?」副总看着我,蓉姊看着我,连雯雯都看着我。
  「目前从进口的系列来看,比较偏重在中价位的年轻女性内衣裤。销量大概
也快到了极限。
  之前参观工厂时,发现光子部长也有意发展轻熟女、熟女的内衣裤,甚至所
谓的性感睡衣。
  这部分可以再跟对方讨论。
  此外,我觉得或许可以考虑进口情趣用品搭配内衣裤来销售。」靠北。原本
严肃的话题,当我讲出情趣用品几个字,所有人的眼光变成怪怪的,好像我拉链
忘了拉露鸟一样。
  那位挂着经理的女生,几句话就把雯雯丢给蓉姊。只见蓉姊点头致意。
  「大狗,拿好东西,我们回总合讨论后续的事情。」蓉姊下令,我拿着两盒
便当跟平板,两人一前一后回到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琳妹跟仪君已经外出用餐。兴哥更不用讲,应该陪凯莉在开门
前吃饭。
  「到主任办公室吧!」蓉姊推开主任办公室,等我进去后,锁上门。
  蓉姊脱下衬衫,里面是黑色的胸罩。
  接着脱下窄裙,当她坐在沙发上准备脱下黑色丝袜时,我一把把她压在沙发
上,暴力的撕开丝袜的中央。
  蓉姊的手也没闲着,解开我的皮带,西装裤一下就脱到大腿,接着扯下我的
内裤,蓉姊的手开始套弄起我的肉棒。
  我跨坐到她身上,将龟头靠近她的嘴,蓉姊看了我一眼,张嘴将龟头含进嘴
里,吸舔了起来。不到一分钟肉棒就已经坚挺。
  我撑开蓉姊的双腿,把内裤拨往一边,两片阴唇马上见客。淡色的阴唇,守
在一线鲍的外头。
  我低头舔开阴唇,嘴里带点尿骚味。我的舌尖直往穴口里钻,往上舔到阴蒂
的位置。蓉姊忍不住扭曲了身体。
上一篇:【女警半朵淫花】(40)
下一篇:【欲望之翼】(11.6完)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