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爱无界】(十一 霸道总裁)

  早晨六点,启明星还在闪着,昕妍朦胧睁开双眼,才发现自己依偎着男人睡
了一夜。
  「怎么睡着了?嗯,昨晚工作太累了,竟傻傻地和他睡在一起。」
  昕妍看着旁边还在睡熟的男人,心里「咚!咚」直跳。
  「这样看他,好有男人味儿呢!我昨晚想着他手淫,有一天他会不会真的像
我幻想的那样,从后面用他的那个插进我的身体里,狠狠地撞我的屁股。」
  少女怀春,懵懂的性欲冲击着她的身体,连小穴穴里也分泌着淫液,润滑着
她的阴道。
  昕妍不由得想和男人挨得更近些,手轻轻地放在了他的胸膛。壮着胆子缓缓
地抚摸着男人的胸肌,转而又朝下抚摸,直到遇到一条粗大的障碍物,被惊得浑
身一阵。她朝男人的胯下看去,自己的手已然隔着裤子握住了男人的肉棒。
  「我竟然摸到了他的那个,好大,好粗呀!就是用这个东西弄女人吗?我有
一天会被这个东西插进来吗?呀!又变大了,好硬啊!」
  昕妍的手从摸到男人的肉棒就再也不舍的放开,一直在温柔地抚摸着,肉棒
也渐渐地变大,变硬。
  「我这样做,不好吧?他愿意给我摸吗?如果这时候他醒了怎么办?不会吧?
他睡得跟死猪一样,我就再摸最后一会儿,嗯……好粗的家伙呀!」
  昕妍的脸颊已经红红的,阴道里更是阵阵酥麻,淫水泛滥。情欲在催促着少
女更进一步。她不自觉地把脸更贴近男人的胸膛。
  「好难受……好想……再摸的直接点儿,趁他这会儿没醒,就在里边摸一下
下,然后马上就离开,他应该不会察觉吧?」
  昕妍除了性欲,还有着少女对异性身体的好奇,她从来没有摸过男人的肉棒。
  现在这个自己性幻想的对象就躺在旁边,侥幸心理使她越来越大胆。
  叶星辰在公司加班,为了更加舒适,穿着也很随便,下身是一条松紧适度的
运动装,并没有皮带,这样更方便了昕妍的探索之旅。
  一只白嫩的手,悄悄钻进了他的裤子,摸到内裤边缘后,稍一停顿,指尖轻
轻挑开边缘,成功潜入。
  被抚摸了很久的肉棒,早已勃起到了最佳状态,一根近二十公分的粗大阳具,
被昕妍的玉手轻轻握住。
  「好吓人的东西,它的脑袋好大,不过摸起来肉肉的,这么粗,能插进我的
那个里面吗?」
  昕妍心里盘算好了,只摸一下,满足好奇心就把手拿出来,但是一抓住男人
的肉棒,就觉得浑身燥热,阴道里更是酥麻瘙痒难耐,手竟然舍不得放开了,从
上到下慢慢的抚摸,连睾丸都没放过。
  「这两个跑来跑去的东西是男人的……蛋蛋吧?」
  就在昕妍不舍得放手的时候,叶星辰实在是忍不住了,被这小色女摸得鸡巴
都快炸了。其实他早就醒了,刚开始还觉得是一种享受,后来女人的脸越贴越近,
呼吸也越来越急促,这一副雌兽发情的骚样儿,也许昕妍自己都没有察觉。
  「摸够了没有啊?」
  昕妍这会儿摸着粗大的肉棒,心里已经开始幻想被插入时是个什么感觉。男
人突然睁眼来了这么一句。吓得赶紧抽出手,坐了起来。
  「我……我……对不起,我……」
  「你什么你,猥亵总裁,你色胆不小啊?」
  「对不起,……我……我躺在你身边……然后就……」这该怎么解释,昕妍
纵使聪明绝顶,一时间也不知所措。
  「就怎么样?说呀……」叶星辰装作一副好奇的表情。
  「然后就摸你了,我……喜欢你,……可以吗?这样说,算理由吗?叶总。」
  是啊,昕妍觉得这样说是心里话,自己已经没什么好矜持了。
  「你喜欢我就可以摸我?那好,我也喜欢你,过来让我摸摸你。」
  「啊?」昕妍没想到会被自己的话反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可是男
人的道理是无论如何都说的通的,理论基础就是她自己刚才的说辞。
  昕妍心想,「我摸了他的那个,他要摸我哪里啊?难道也要把手伸到我内裤
里摸,我是女生呀!男女平等就是对女人最大的不平等。」
  「那你要摸我哪里?」昕妍觉得最好能讨个价,还个价。
  「你是女人,不欺负你,你自己说让我摸哪里。」
  昕妍一听,觉得男人还真的挺有气度,这个价看来有的商量,说道,「那,
我给你摸一下我的胸,可以了吧?」
  「让我摸奶呀!嗯,看似我吃亏了,但是因为昕妍你的奶很大,是奶中精品,
还算公平。」
  「胸,是胸,奶,好难听呀!」昕妍听到男人说的直白,气的直跺脚。
  「胸不就是奶吗?矫情。」叶总怪道。
  「不是,就不是,喂孩子的是奶,那,个的叫胸。」昕妍极力解释。
  「哪个?哦~我懂了,你的意思是说喂孩子的是奶,让男人摸的是胸,对吗?」
  「呀~嗯,差不多吧」
  「哈哈!好,我再给你个交换条件,我下个礼拜要去北京出差,你如果做我
的私人秘书陪我去一个礼拜,你的奶,,不,你的胸我可以不摸了,你刚才偷偷
摸我,我也不再追究,怎么样?」
  叶星辰看着昕妍那白嫩的乳沟,挺拔饱满的双峰,他又一次忍住了。
  昕妍一听男人答应不摸她,不但没有本应该有的轻松,反而心里说不出的失
落,心想,「我给他摸,他都不摸。是我的吸引力不够吗?我的胸不够性感吗?
  不可能,他性无能?更不可能,明明硬的像根铁棒子一样,那他为什么不摸
我?」
  突然间,没有任何性经验的夏昕妍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她觉得如果自己给
男人摸,被拒绝了更是一种巨大的耻辱。
  「叶总,我是星辰集团的员工,和您出差是我的本职工作,既然是我的工作,
就,就不能再交换什么。」昕妍说地理直气壮。
  「咦!那你是说~」
  「我说,我说你想摸就摸,摸完我也陪你出差,我,我不想理亏,行了吧?」
  叶星辰听完一笑,说道,「你想清楚,我要是摸了你,估计就会忍不住强奸
你了。哈哈!」
  「啊?那,那不行,算了,我还是选择陪你出差吧。」昕妍嘴上这么说,其
实她的心结已经解开了,心想,「不是我不够性感,而是他怕自己忍不住,哼!
  我就知道,哪有男人不喜欢本小姐。」
  回家的路上,昕妍都在回忆早晨的事,她人生中第一次摸到男人的肉棒,身
体已经迫不及待地为下来应该发生的事情做好了充分的润滑,最后却什么都没有
发生。
  「为什么脑子里全是那个硬硬的家伙,感觉内裤里现在还是湿湿的。」
  虽然一直地克制自己,但还是胡思乱想着用钥匙打开了家门。进了自己房子
以后,昕妍赶忙拿了一条干净内裤准备换上,可是当她脱下早已湿了的内裤后,
却犹豫了一下,把那条干净的内裤放到了一边。
  「要不然,先,,,可是才六点半,不到睡觉时间,我,我就,,」
  「管他呢!反正在自己房间,总是这样流水儿,换上新内裤又会弄湿的。」
  短暂的思想斗争后,性欲还是占了上峰,思想一旦妥协,昕妍就以最快的速
度靠在了被子上,分开她光洁修长的双腿,用手指在湿湿的阴唇内沾了一些淫液,
迫不及待地找到了她的小肉粒,轻轻磨了起来。
  「啊……从来都没有这么急过……啊,我怎么了……他的那个东西,男人
原来是那样的,好粗大,又热又硬的,啊!」
  初次的接触男人阳具的昕妍,这次的手淫和以前那个懵懂的少女不一样了。
  她脑海里有了具体的男人,更有了男人肉棒具体的形状,甚至温度。她竟然
只用了一分钟就渐渐接近了高潮的感觉。
  昕妍在惊讶自己变化的同时,连脱下胸罩的时间都没有,翻身跪趴在床上,
把她丰满圆润的翘臀高高的撅起,中指加快速度继续在阴唇内摩擦。
  「啊……自从回家,我每次都要摆出这样的姿势……好难堪呀!啊!嗯……
嗯……要来了,受不了了,啊……叶总……你好硬……你摸我的奶呀……不是要
强奸我吗……嗯……现在就从后面弄啊……弄我,我撅着屁股让你弄……啊……
不行了,要来了……啊!」
  昕妍想着叶星辰从她后面插入的样子,最强烈的高潮直冲大脑,全身过电般
的酥麻,让她竟然不能自已地大声叫床,「啊…………啊!」
  不巧的是,由于着急自己解决性欲,她今天慌忙中忘了把房门反锁。
  婉蓉今天下班刚进家门,就听见女儿房间里有异响,紧张女儿出什么事的母
亲,并没有敲门就推开房门,眼前的一幕让婉蓉瞬间呆住,不知所措。
  昕妍此时正在强烈的高潮中享受着,屁股已经撅得朝向了天花板,手指还在
阴蒂上舍不得离开,全身颤抖不止。即便这样,开门声还是她被听见了,吓得昕
妍连忙回头,却看见妈妈正呆站在房间门口,看着自己的丑态。
  「呀~妈,你,出去,出去,」
  婉蓉是过来人,自己也经常手淫,当然知道女儿刚才在手淫,而且正在高潮
中。尴尬中,她迅速关上房门,却并没有离开。
  这种情况下,作为母亲必须当时就要化解女儿难堪,不然放在心里的话,时
间一长,母女反而会产生隔膜。婉蓉是个感情细腻的母亲,她更懂得这一点,定
了定神儿,又等了一会儿,估计女儿已经潮退,穿好了衣服。
  「昕妍,那,现在,妈妈能进来吗?」
  昕妍已经穿好了裤子,听见妈妈又要进来,尴尬归尴尬,但总不能一直不见
她妈妈。
  「嗯,妈,可以。」
  婉蓉重新走进房间,坐在昕妍的旁边。虽然这会儿女儿已经穿好了衣服,但
脸上的潮红还没有退却。
  「昕妍,妈妈刚才不对,不应该不敲门,下次不会了啦!」
  「哦,妈,我……」
  「没关系,昕妍,那个很正常,你别在意,妈妈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也有
那样,所以你更不需要把这个事放在心里,嗯,我们不仅是母女,妈妈还希望我
们是好朋友,可以一起分享女人间的小秘密呢!」
  婉蓉的母爱实在是很伟大,她为了化解女儿的尴尬难堪,竟然先把自己和女
儿放到了同一个处境里,两人就互相掌握了秘密,瞬间奏效。
  「妈,你也,也像我那样,真的啊?」昕妍睁大了眼睛。
  「傻丫头,妈妈很老吗?」
  「没有,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昕妍连忙解释,本来妈妈在她眼里就像
个不老的神话一样存在,走在街上,根本不会有人认为她们是母女关系。
  「那就好,昕妍,所以你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妈妈,比如,你昨晚彻夜未
归,到底干什么去了,我打电话了,你也不接,妈妈很担心你呢!」
  「我,我在公司加班,电话静音了。」昕妍不可能告诉婉蓉她昨晚和男人在
楼顶睡了一晚,而且自己还偷摸总经理肉棒了。
  「是吗?那就好,你也长大了,如果有喜欢的男人了,要告诉我才好。」
  「嗯,妈,那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妈妈有问必答呢!」
  「你,多久一次。」
  「我啊!不一定,差不多一个月吧。」婉蓉只好撒谎,她最近天天想着阿强,
晚上彻夜难眠,每天几乎都有手淫。
  「哦!那妈你那个的时候,想的是谁?」昕妍是个开朗女孩,已经释怀,就
真是什么都敢问。
  「不许你问这么具体的问题,讨厌,这叫我怎么说呀!」婉蓉脸都红了,她
经过阿强的性教育,手淫的时候,想的事情早已超过了女儿的想象,怎么可能说
的出口。
  「妈……你脸都红了,嘻嘻!你好美啊!」昕妍说完就抱住了妈妈。
  「哪有我们昕妍美,简直是天女下凡。」
  母女俩刚才的尴尬早已烟消云散,这也亏得婉蓉处理及时。
  「妈,你的胸好大呀!还这么挺,我……我摸一下可以吧!」昕妍说完就一
手揉住了妈妈的胸。
  「呀!你……真摸呀?快拿开手,摸你自己的去,才二十岁,就等不急的长
那么大的胸。呵呵!」
  这两个乳神级的母女,在床上你捏我一下,我揉你一下,嬉戏打闹,两对儿
大奶在衣服里弹来弹去,甚是养眼。
  「妈,我明天要去北京出差,估计要一个礼拜才回来,你要好好睡觉。我回
来以后发现你每天晚上都不对劲儿,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哦!」婉蓉被女儿的一句话又拉回到自己最近的精神状态中。
  她每天无时无刻都在承受着本不该她这个年龄经历的失恋痛苦。她想过也许
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自己深爱的男人。阿强就这么从她的生活中消失的无影
无踪,却在她心里留下了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这伤口随时都会发作,折磨的婉
蓉痛不欲生。
  「妈~妈,呀,你又发愣,你到底怎么了,你不是说了我们不止是母女,还
是交心朋友吗?每晚你都偷偷地哭,对不对?出了什么事,你倒是告诉我呀?急
死我了!」昕妍看到妈妈这样,更确定晚上听到的声音,就是妈妈的抽泣声。
  「嗯!我没事的,昕妍你不用担心我。你说你要去北京出差,要注意安全!
  不要让哪个男人把我的宝贝女儿骗走了!」婉蓉又故作镇定,重新和女儿开
起了玩笑。
  「哼……能骗走本小姐的人还没出生呢,嘻嘻!」昕妍说完,脸色又突然认
真起来,接道,「倒是妈妈你,如果你想,,我是说如果你有了喜欢的人,我和
妹妹都会接受的,真的!」
  听到女儿这么说,婉蓉心里感动,可她爱的人现在在哪里?眼眶一红,淡然
道,「谢谢你们!」
  星期一早晨,长安国际机场的跑道上,一架空客A- 320缓缓拉起升空,
它将在一个小时后降落在首都机场。
  「包机呀!叶总,你出门真阔气,还带这么多人,像拍电影一样。」昕妍从
一上飞机就说个没停,她第一次乘坐包机出行,自然是新鲜又兴奋。
  叶星辰这次是要去北京开董事局会议,也是星辰控股集团的头等大事,由于
这次出行人员众多,安保团队,会计团队,律师团队,证券团队,加上集团重要
的人物,一行60多人,包架飞机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而这次的董事会行程,早在半个月前就开始计划了,到目前为止,人员上唯
一的变化是多了个大胸脯的小美人儿。自然就是新的董事长秘书夏昕妍,一路养
眼,众人更是心旷神怡。
  叶星辰也搞不懂自己是那根儿筋不对了,一时间冲动,带上了夏昕妍。虽然
走前已经和她说好不许穿着像上次加班时那么暴露,但自己依旧不时地被她的长
腿,细腰,圆臀,大胸,引得阵阵冲动。
  「也许就不该带她来!」叶星辰有些后悔,毕竟这次的事太过重要,自己绝
不能分神。
  首都机场,世界上客流量最大的机场之一,年吞吐量竟然达到了一亿人次,
这数据也具体反应了中国经济的飞跃式发展。
  今天的机场停车场内停着一队车,其中两辆豪华沃尔沃大巴,两辆路虎揽胜
运动版,一辆劳斯莱斯幻影。这阵容预示着来宾的尊贵。
  叶星辰团队一行人里,安保部门大都乘坐路虎揽胜,其他人由大巴车接送,
而那辆劳斯莱斯幻影里除了司机以外,就只有星辰集团新任董事局主席叶星辰和
临时秘书夏昕妍。
  大巴车上的几个知名律师从窗户看到昕妍竟然和叶总一起上车,不由地摇了
摇头。
  「哎!别看了,她不是你的菜,惦记也没用了。」
  「不是我的,你更靠边站,前几天说想请人家吃饭的是你吧?现在就是人家
约你吃饭,你敢去吗?」
  「算喽!男人的审美也许不同,但遇到这样的女人,就都是一种审美了,你,
我,叶总都一样。」
  是呀!昕妍的美,有些蛮不讲理,毫不在意男人的各种审美观,初次看到她
的男人,先愣三秒再说别的。
  这辆价值千万的劳斯莱斯,是星辰集团主席的座驾,以前一直负责接送叶星
辰的舅舅叶华山。昕妍自然没有坐过这么豪华的轿车,聪明的她也知道和叶星辰
一起坐在这辆车里,绝不是一般的秘书可以办到的。
  「叶总,他也喜欢我吧!嘻嘻,好幸福啊!」昕妍心里美滋滋的。她偷偷看
了一下旁边的叶星辰,一颗少女的心,「砰砰」直跳,贝齿轻轻一咬红唇,身体
偷偷地朝左一挪,挽住了叶星辰的小臂。
  「叶总,这车好豪华呀!而且坐在车里也可以看星星呢!」昕妍好奇地看着
劳斯莱斯的繁星顶内饰。
  叶星辰突然被她挽住了胳膊,接着又是一阵女人体香扑鼻而来,他虽然没有
挣脱,但毕竟今天有很重要的会议,不可能在车里胡来,也不能说什么不正经的
话。
  「是呀!我也喜欢这样的繁星车顶,可惜五菱荣光里没有!」叶星辰若有所
思地胡扯了一句。
  「五菱什么?」昕妍不懂他在说什么,就连司机的头也稍稍一偏,表示不解。
  「没什么,昕妍,这次来北京,要是一切都顺利,回去我送你一辆车。你要
是敢捣蛋不听话,我回去就开除你。听见了吗?」
  「啊!真的?那我肯定听你的话,认真负责。嘻嘻,叶总,要不然就送我这
辆车算了。」
  「美得你,好好工作,以后自己买」
  「啊!自己买,嗯!我这个秘书的工资,八十岁也买不起的。」昕妍嗲道。
        ※※※※※※※※※※※※※※※※※※※
  首都北京颐和山庄,由一片仿古的建筑群构成的园林式酒店。今天这里停满
了各式豪华轿车,却仍显得人烟稀少。山庄的主会议室里,清一色的红木仿古桌
椅,更是显得一种高雅和尊贵。
  十米的椭圆形长桌两侧,已经几乎坐满了人,有男有女,年龄更是参差不齐。
  「这个叶华山,突然就撂挑子不干了,说什么要去非洲打猎去?这不胡扯吗?
  这么大个摊子,交给个三十岁的小伙子,行得通吗?」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
男子,打破沉默的气氛,发着牢骚。
  「怎么了?我看长江后浪推前浪,他不想干谁也别拦着,本来他就是替我星
辰侄儿看看摊子,至于后辈行不行?看看再说。」
  把叶星辰叫侄儿的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者,眉毛有些发白,但两目炯炯有神。
  「是啊!星辰集团本来就是人家的,咱们也就拿些干股,有钱赚了,我是无
所谓谁当家的。」
  「对着呢!你,你,都会做生意吗?人家的事咱们走个过场,举手,投票,
签字,完事儿了走人,年底有钱拿,万事大吉。」
  「是是是,我没意见,没意见。」
  「对呀,怎么还不来,快开,快散,我还要去墨西哥湾冲浪去呢!」
  众人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大都只盼着时间快点儿,看看这星辰集团的
董事长是个什么样子。在座的这十几个人根本不懂做生意,表面上看着也普普通
通,估计走在王府井大街上转一天,连个熟人都遇不到,但是只要细细梳理他们
的家族裙带关系,最终都有巨大的背景。他们只是某某某的代理人而已。
  比如刚才称叶星辰为侄儿的那位白眉毛老头。2012年的时候,公安部一
位副部长预感自己已被中纪委盯上,时日无多。经人牵线找到这位老者,然后连
哭鼻子带起誓,下跪磕头如捣蒜。最终老人被说动,一个电话,这位副部长竟然
真就没事了,至于他的电话打给了谁,就无从得知了。
  上午九点十分,叶星辰一行人抵达颐和山庄。一番安排以后,他最后只带着
集团总会计师,睿晟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当然还有他的秘书夏昕妍一共四人,步
入会场。
  叶星辰等众人都已落座后,会场已经鸦雀无声。他也没有急着开口说话,而
是看看旁边的秘书。昕妍会意,打开桌上的密码箱,拿出几叠文件夹,然后按坐
次顺序,给每位股东面前的桌上分别放置一红,一蓝两本册子。
  昕妍一举一动,落落大方,笑容更是自然得体,一圈转下来,也为叶星辰这
个新任的董事长加分不少。
  叶星辰目测一切就绪,低头看了看腕表,整十点。他缓缓站起身,向在场股
东轻鞠一躬,清了清嗓子,「诸位星辰控股集团的董事们,大家早上好!鄙人叶
星辰,是星辰控股集团法人股百分之五十的持有者,今天正式接任董事局主席一
职。大家面前红色的册子,是我的身份证明和相关持股法律文件,由国内知名的
睿晟律师事务所提供法律公正,请大家过目!」
  众股东听罢,都纷纷低头查看,虽然是中英文双语的文件,估计能看懂这繁
琐法律文书的人也不多,但是百分之五十点四和叶星辰几个字还是能看懂的,都
纷纷点头。
  「你小子行啊!我看比你舅舅能,这玩意儿弄得像回事儿呀?」刚才的白眉
毛老者声音洪亮,大声说道。
  叶星辰稍一愣,便立刻认出此人,「李叔叔,您身体还好吧!当年我把您的
银龙鱼喂我家猫的事儿,哈哈!我可没忘。」
  「好,你小子记得就好,我身体没问题,你的身份更没问题,哈哈~哈哈!」
  会场的气氛被这一老一少瞬间活跃,大家也都相对轻松起来。
  「好,既然大家已经把我验明正身,那我这个主席就坐下说话了!」叶星辰
笑着落座,众人才觉刚才未免有些失礼。
  叶星辰看看左右,大多都是自己从没见过的人,只有个别人他儿时可能见过。
  接着说道,「今天的董事会,一共三项议题,刚才已经完成一项。接下来的
分别是向各位股东提供星辰集团旗下所有公司的全年财务报表,供大家查阅。隔
壁的三层楼,我们一共有38位会计师在恭候各位股东。」
  「这个好说,我们看不懂,但都是带着懂得人来的,哈哈!回头慢慢看。」
  「是啊!是啊!这活儿太累了,咱们可干不来!」
  叶星辰也知道这帮子高官亲属才干不了这个事儿,但他们一定会找人慢慢看,
这个过程可能很长,一个礼拜估计都算快的。
  「好!那么我们进行第三项,关于星辰集团未来二十年的资金部署和发展计
划。以下我以董事局主席的身份进行阐述,期间不允许打断。」
  叶星辰说的轻描淡写,用词却斩钉截铁。
  「哦!」一众人瞬间从几句话里听出了个强势的董事会主席。
  叶星辰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他没有任何发言稿,环顾左右,侃侃而谈,
「星辰集团未来的三步走。第一步,近期五年内,我集团将逐步减少对旗下所有
房地产企业的持股比例,中国的住房市场已近饱和,房价涨势已尽。虽然这是我
们的支柱产业,但是如果不能审时度势,合理转型,就迟早会抱在一棵树上吊死。
  第二步,中期十年内,我集团将投入大量资金与中国铁建十一局,中国建筑
股份公司合作,利用我们早已成型的建筑产业链条,承建高铁,高速公路,和非
洲等国家的基础建设。这一点大家需要注意,国企大量开放相关业务与民营企业
合作,我们是有内部准确消息和充分技术储备的。叶星辰绝不会拿各位股东的利
益做无把握的赌博。
  第三步,也是我们星辰集团战略大转型的最终目标。从我上任的第一年开始,
就要逐步涉足新能源产业,我们下个月就会全资收购一个濒临倒闭的锂电池公司,
价格1。2亿。以此为依托逐步投入资金,以技术投资为主,大量引进国外相关
科研人员,不惜一切代价,十年后我们星辰集团要成为全世界名列前茅的能源技
术领域的主导者。
  二十年后,我们最终要拿出技术成熟,性能稳定的核聚变发动机和量子反应
堆电池,让全世界的每一辆车,每一艘船,每一家,每一户,甚至每一个人的手
机上都有我们的核聚变发动机和电池产品,最终我们还要发展量子力学的延伸科
技,把星辰集团打造成一个拥有全世界最核心竞争力的跨国高科技企业集团。」
  叶星辰稍作停顿,「各位董事,感谢你们刚才没有打断我的讲话,现在可以
提问了。」
  没人提问,会场足足冷却了五分钟。最后还是那位长者先打破僵局。
  「星辰,这个,这个,叔叔虽然没听太懂,我只是凭着直觉哦,我感觉我们
好像要干什么大事一样。」
  「哈哈!陈叔叔,男人活在世上,总是要干些大事的,没错!哈哈!您说的
没错,星辰集团和我叶星辰就是要做大事。」叶星辰一副英雄气概,答得慷慨激
昂。
  「我们不投资互联网吗?现在这才是大势所趋呢!」一位年轻的股东提出非
议。
  「嗯!您是姚公子吧?您在互联网相关的投资是否有所收益,又或者深陷其
中,进退两难。现在我作为董事会主席要明确的宣布,任何关于互联网相关的投
资,我都会一票否决,星辰集团不会出一毛钱。」叶星辰说的坚决。
  「你,,」姚公子气的说不出话。
  「姚公子切勿生气,我之所以这样做,正是因为要为大家的钱负责,当然也
包括你的钱。互联网创业的大门早已关闭,投资少,最终会被二马兼并,那是给
马云,马化腾打工。就算有我们集团有如此的现金流,拿出一千个亿最后也最多
是和二马杀得鱼死网破,烧钱而已,对谁都没有好处。远离互联网,生存之道也。」
  叶星辰说的确实是现如今互联网创业的普遍现象,明眼人都懂。
  姚公子家族持有星辰集团百分之二的干股,每年现金分红千万有余,这还不
包括股票增值,如果按星辰集团的全年利润一百一十五亿粗暴计算,他可分得两
亿多。这个家伙提议投资互联网,只是想用集团的钱给自己投资的共享单车解套
而已,现在被叶星辰明确拒绝,倒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叶总,人家美国的航母上早都用上了核动力发动机了,算不上什么前沿技
术吧?」会场唯一的一位女性也张嘴提问了,她的家族有星辰集团百分之十二的
法人股,算是大股东了,隐隐和中国铁总息息相关的就是她们家。
  「刘女士,我说的是核聚变,而您说的那是核裂变,世界上所有的核电站都
是利用核裂变技术,但福岛核电站会炸的,而且遗祸百年,满街的汽车都装上这
样的发动机,地球不出一天就炸成筛子了,哈哈!」会场也发出一阵笑声。
  刘女士脸一红也不再有异议。
  「好,叶总,我对你说的感兴趣,但是投那么多钱,万一研究不出来,怎么
办?要知道科学这东西,前面有什么,谁能知道,也许死路一条呢?」刘女士旁
边的一个中年男子继续问道,他在这里算有些文化,问的也是一针见血。
  「嗯!不打无把握的仗,不见兔子不撒鹰,既然你问了,我可以回答,但我
决不提具体人名,地名,因为这涉及到当事人安全和重大商业秘密。你觉得能接
受吗?」
  「可以,叶总您请说!」
  「好!我母亲早年的同学,现在是欧盟某机构物理研究中心的科学家。二十
年间我舅舅和他一直保持联系。核聚变实验的重点难关,已经在去年被他们成功
突破,他们并未公开,作为华裔的团队,他们毅然决定回国发展,对于这样的人,
我叶星辰是无限的尊敬,他只要来星辰集团,就算要把我的位置让给他做,也是
义不容辞。」
  「重点难关?请问具体到什么地步了?」男子继续追问道。
  「具体,理论已经完全成立,各种条件下的模拟实验也都已经完成,这么说
吧!现在只要有钱,他们可以在五年内完成世界上第一台核聚变发动机。就是,
哈哈!就是这家伙,它个头儿有些大。」
  「多大?」不知道谁又问了一句。
  「嗯!你们去过鸟巢吗?」叶总反问道。
  「啊?像鸟巢一样大呀?」
  「不,这发动机的一个垫子就和鸟巢一样大,哈哈!」叶星辰说着也开心的
笑着。
  「什么?」大家都表示失望,反而是刚才提起这个问题的男子好像和大家不
一样,显得有些兴奋。
  「真的?真的能造出来,如果这样,那就只剩下小型化的问题了啊!太不可
思议了」
  叶星辰一听,马上觉得此人识货,「是啊,就是要解决小型化。这些都只能
算是收尾工作了,我们算是白捡个大便宜,哈哈!」
  五分钟,会场再也无人发问。
  「好了,看来大家暂时没有什么问题了,这样,你们面前的蓝色册子就是公
司的发展规划,和我刚才讲的大致一样,请大家再过目一下,没有异议的话,请
核准通过。」
  叶星辰说完,股东们纷纷拿起翻看。
  「哎!不对呀?叶总,这,这册子上最后一项怎么还要收购「兄弟影视」,
我们要拍电影吗?你刚才好像没说吧?」姚公子显得非常诧异。大家也纷纷朝后
翻看。
  「姚公子,后面还有一页,你再朝后翻看仔细,我写的很清楚,收购兄弟影
视是我个人的兴趣,区区两千万而已,如果各位不同意,我将以个人名义出资收
购。」叶星辰说的自然,连看都没看姚公子。
  有点冷场,最后还是白眉毛老者开口说话,「那个,这样,叶总,我提议还
由集团出资收购,这个就当是我们送给你的礼物,哈哈!拿去玩吧!」
  众位股东心想,这两个人加起来持股百分之六十有余,硬要通过,谁能有啥
办法?还不如就坡下驴,好人不能让这老头一个人做完了,纷纷表示同意。
  「是啊!是啊!叶总不要计较,这个是小钱。」
  「对,对,对,拿去玩吧!」
  叶星辰释然一笑,站起身来,深鞠一躬,「谢谢各位通过,我将瞪大眼睛为
大家看好摊子,你们该吃吃,该玩玩,年底等着拿钱,咱们万事ok。我宣布,
星辰控股集团2018年董事局会议,散会!」
  这叶星辰,正经起来如帝王将相,胡扯起来又一副社会大哥风范,弄得大家
都快产生错觉了,「是同一个人?」
  虽然董事会已经结束,但余下来的繁琐事还要由律师,会计们逐一细致地解
决。在叶星辰一行人下榻的五星级酒店内,电脑屏幕上出现一个五十多岁,头发
花白的中年男性,方脸浓眉,皮肤略黑,目光如炬。
  「舅舅,怎么样?非洲老黑还没把你这个偷猎者抓走呀?哈哈!」叶星辰隔
着屏幕和舅舅开着玩笑。
  「抓我?把我当爷爷供着都来不及,我和他们总统是哥们儿,星辰呀!董事
局会议的视频录像我都看过了,你做的很好,我完全支持你的计划。」叶华山虽
然人在非洲,但毕竟这是极其重要的一次会议,他还是在密切关注着。
  「舅舅,开会很容易,以后的事情谁知道会怎么发展。」
  叶星辰的顾虑是理所应当的,这么大的一个集团,他并没有太多的管理经验,
更何况星辰集团和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更是一头雾水,不知从何下手。
  叶华山当然知道他的想法,微微一笑说道,「星辰,其实说难也一点儿都不
难,三十年的企业已经非常成熟,早已有了他自己的运行法则。你只要记住三点,
一,你只管理规矩不管理具体的人。二,股权,产权方面的官司一定要不惜一切
代价打到底,有百利而无一害。三,注意证券市场波动,切勿让人操控股价,侵
吞股东的合法权益。你一定要记住这三点,听懂了吗?」
  「嗯,嗯!」叶星辰连忙点头,把舅舅的话牢牢刻在心中。
  「还有最后一点警告,你那个白眉毛的李叔叔,他背景很大。有任何需要与
官员打交道的事儿都可以和他商量,此人可信。」
  「知道了!今天开会时他就已经很支持我,也帮了忙。舅舅,你何时回国?」
  叶星辰问道。
  「我~三十年了,也该让我清闲一下了,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办,具体什么
时候回去,我也说不上。」
  舅舅和外甥的谈话,一直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直到晚上十一点多才告结束。
  叶华山除了叮嘱工作上的事情,也回忆了自己创建星辰集团这三十年的风风
雨雨。
  自此,这个总资产超过五千亿的商业帝国完成了换代交接,它将在这个年仅
三十岁的叶星辰手中完成转型,实现如它名字般的最终梦想。
上一篇:【记忆编辑】01章张婷婷篇(催眠)
下一篇:【帝都精缘】(1.尴尬的第一次)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