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记忆编辑】02章任惠秋篇(催眠)

  我叫任惠秋,今年37岁,和穷光蛋丈夫关系一直不好,好歹我也曾是大学
生,结果就一时脑热嫁给了这么一个憨货土老鳖,要钱没钱,要长相没长相,在
家还是个受气老三。好在最近遇到了暴发户老同学范二保,毕竟是老同学,有钱
有长相,还会浪漫幽默,死缠烂打要和我再续前缘,做过了几次以后,我才明白
什么是人间至乐。
  我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皮肤还是那样的白,可惜颧骨有些微微高凸,竟然
显得有些刻薄,好在微卷的头发随意的披在两肩,遮挡了微凸的颧骨。唉,镜子
里的我真美啊,可惜了皮肤质量和这粗糙的手,唉,常年跑业务。
  好在今天离婚就要离开这个牢笼,迎接幸福美满的第二春。
  「诶,婶婶还没走啊?」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索。
  「咦,静雯啊,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不在网吧呆一下午了吗?」对于这个
大小姐侄女,我心里一向是嫉妒有加,所以我的语气向来不是很好。
  「你不知道啊,这里的网吧像什么样子,电脑配置差的没法说,平时还能忍
一忍,但是今天来了一伙特没素质的人,抽烟喝酒脏话特别多,受不了那气氛,
直接回来了。」这大小姐满脸的恼怒,就差把不愉快写在脸上了。
  「呵呵,你们这些……」我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可是突然听到了楼上张健的
一声惨叫。「真没法子,就不能让我安静的离开吗?」
  我和静雯侄女面面相觑,话说不会是女儿因我和离婚受刺激和张健打起来了
吧!不会啊,他们都是文静好脾气的人,关系还那么好,不行,我还是上去看看,
说不准打起来了,我不能让我女儿吃亏。
  我和静雯上楼我敲了几次门,而里面的张健反应十分慢,让我产生了不好的
预感。当他心虚的打开门露出上半身时就证实了我的这个预感。
  凌乱胡乱的套着外套,外套里面竟然没有穿任何衣服,他们不会做了那种事
情吧,不对,不会是这贱种强奸了我的女儿吧,我的女儿到现在都没声音,诶,
这贱种还敢抓住我的手……
  唔,我的视线一片黑暗,思维也停滞。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一切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好像,似乎,周围一切都变矮
了不少。我摇了摇头,不能胡思乱想了,毕竟,主人哥哥就站在我的面前,虽然
说主人莫名其妙的比自己矮,虽然莫名其妙对主人不在那么爱恋,但我还要想办
法讨好他,毕竟是我一生努力的目标和意义,否定了他,也是否定了我的意义。
  「主人哥哥,婷婷我可是将静雯妹妹带来了。」我抿嘴一笑,习惯性歪着脑
袋向主人撒娇,却是有种很生疏的感觉。「我给主人哥哥添后宫了,主人给我什
么奖励呢?」
  「毕竟是妹妹啊!」主人笑的很神秘,若有所指,但是双手却很不老实的趴
静雯的裙子。本来莫名其妙的就对静雯很不爽,现在看到她完全吸引走主人宠爱
让我更不爽。早知道就不迷晕静雯了,看主人敢不敢动手。我看着自己饱满雪白
的胸口,一对尺寸惊人的巨乳在重力作用下微微悬垂,雪白的乳峰顶端那只有指
头大小的粉色乳晕中心是同样娇小的粉红色奶头。诶诶,好像有什么不对?勉强
有b的我,什么时候都c了。
  「婷婷,别发呆了,帮我将她塞到我床底下。」主人打断了我的思考,而此
刻的静雯堂妹衣衫不整的躺在地上,她的一只手被主人塞进她的内衣里面,按在
她平板的胸部,另一只手则是被主人塞进她的胯下私密处。这,这姿势,好眼熟
啊,自慰?可是将迷晕的人整成这姿势是干嘛呢,真奇怪。
  我和主人一起抬着静雯放到了床底,不过在这过程中我看见床上也是隆起一
个人形,可恶,又是哪个贱货滚到了主人床上,看样子还被主人操晕了。唔,我
什么时候这么没素质了,不行不行……嫉妒是魔鬼……
  突然我的视线又一黑,思维也停止流动,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感觉一切更加
不够真实。静雯被主人操晕在床上,整个人被主人用被子盖住只能看出被子隆起
一个人形。而我刚和主人脱光衣服准备一起滚床单,妈的,下午明明没有其他人,
结果老爸不知从哪儿过来敲门。
  草,害得我破天荒的说了脏话。我赶紧收拾东西藏起来,急忙拿着散落在地
上的衣服一起塞进衣柜里,自己也慌慌忙忙躲了进去,不过好奇怪,我身上的衣
服都好眼熟,怎么都像妈妈的衣服,唔,我的视线和思维再度黑暗。
  「唔,我这是?」又黑又挤的小空间让我很是不爽。我从衣柜门缝中向外看
去,一对狗男女,不,是我的宝贝女儿和我的小情人正在赤裸着身子亲亲我我。
  唉,没办法,我的小情人是我一辈子的主人,是我爱慕忠诚的对象,话说,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我好像对主人失去了记忆里那般炽热的感情,是因为我
离婚后要离开这里的原因吗?
  「更何况我的爸爸妈妈不要我了,从今以后主人就是我唯一的归属了。」女
儿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索,她的话也让我的内心一阵阵伤痛,让我恨不得冲出去
把女儿搂在怀里,告诉她我爱她。然而我并不能,因为赤裸的我一出去,就会暴
露出我和主人的奸情,到时候,我还有什么脸面。
  想当初我的女儿那么可爱,当初我也是对继民土老鳖气糊涂了,加上对主人
的好感,不,那时候还不是主人,是侄子。当时我把女儿当做生日礼物送给了侄
子,还为两人主持了主仆仪式,女儿还非常开心。
  只是后来,借着女儿,我渐渐对小侄子了解更多,渐渐痴迷上了小侄子,最
后竟成了小侄子的母狗,也是那时候,我才真正有了归属。而今天,原本我打算
走前找主人来一发,好不容易连衣服都脱了,结果女儿跑来敲门,害得我连同我
脱掉的衣服一起藏进了衣柜里。
  啊!不行了,我要忍不住自慰了,我忍不住一只手按照我的胸口,一只手慢
慢的探到我的私处。我的脸上出现了两抹诱人的腮红,私处潮湿了起来,一股热
流在其中酝酿然后流出,打湿了我的双手,我不由得两腿并拢和手指和毛发发出
细细微微摩声。
  「啊!好……好痛……」女儿痛苦的声音清晰的从我耳边传来,我从缝隙里
看到了女儿俏脸因为破处的疼痛而扭曲,发出了痛苦的悲吟,即使如此,她仍旧
骄傲的扬起修长的脖颈,痛苦紧闭起来的眼角划过幸福光辉的泪水。我还看到女
儿胯下鲜红的处女血从私密处向主人的大腿上流出。
  女儿也长大了,从今以后她也是个大人了。我的内心不由的复杂起来。但这
是女儿的第一次啊,主人怎么能这么不体贴呢,我的心里隐隐生出恨意。但是转
而又为女儿担心起来,我的心不由的揪起来。
  婷婷整个人都在颤抖,她上身弓起,好看的眉头皱成一团,牙齿紧咬着红润
的下唇,不断发出「嗬……嗬……」的痛苦喘息。全身上下的雪白肌肤上浮现出
一片清香的汗珠。糟了,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被主人开苞已经好几年了都有些受不
了那根巨大的肉棒,而自己女儿的第一次性交就要尝试这般巨物,在加上开苞破
宫的疼痛,难怪会这么痛不欲生。
  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由一痛,恨不得将女儿搂入怀里好好安慰。可惜我现在
见不得光,只能静悄悄的躲在柜子里羡慕渴望的哀婉怜惜,看着女儿痛苦并幸福
的被主人打下私有的烙印。
  「从今以后,婷婷就是哥哥的了。」我隐隐听到女儿小声的呢喃,此时她的
那两条修长玉腿大大分开,两人的胯间的私密处碰撞着,而我清晰的看见女儿平
坦的小腹上有一块明显凸起在活动着,隐约可以辨认出是肉棒的形状。主人啊,
你就不能小心一点吗?婷婷被你弄得这么痛,她可是不仅是你的私人女仆,她也
算是你的妹妹和女儿啊。真是个负心汉,一点都不会体贴女人。
  「婷婷,我能穿入你的深处,在那地方爆出射出吗?」主人是快男?在想什
么呢?果然是我女儿太优秀,这么快就拿下主人了,哎,或者说是我人老珠黄了
吧。什么?我在想什么,主人都打算爆出女儿,我还在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不行,不能射,万一女儿怀孕了,那一切都毁了。
  「我,我还没做好准备…不过能为哥哥生孩子,真的感觉好幸福…」女儿幸
福的笑容瞬间将眉头残存的痛苦给掩盖了过去。
  「现在是婷婷最幸福的时刻呢…」她那天鹅般雪白修长的玉颈高高扬起,娇
艳红润的小嘴发出一丝诱人喘息,明亮动人的眼眸半眯着,水润和柔媚都快滴出
来……
  「不行,你们不能做出最后那一步。」我的脑子一热,立刻从衣柜里冲了出
来。此刻我顾不得什么脸面,即使我的尊严将在女儿面前跌落粉碎。
  「妈妈……」婷婷看着赤裸着的我从衣柜里冲出来,神色里有着释然,还有
些疑惑。随后她伏下身子在主人耳边小声的说着什么。然后摇摇晃晃的从主人身
上站立起来,两人私密处还发出波的一声才彻底分离,主人挺拔的肉棒耸立在空
气中。
  「妈妈,那就你来代替我让哥哥舒服完最后一步吧。」女儿宁静温柔的微笑
看向我,我自诩能看破人心,但是在此刻却完全看不出女儿的心思。
  「我……」我的话噎在喉咙说不出来,下意识看向主人,我清晰的看到主人
轻蔑的眼神,轻贱着我仅有的自尊。处女情结吗?还真是,又或者嫌我脏。仔细
想想,我一直都是用胸帮主人解决的,而主人都是有其他东西帮我解决的,我一
直都有受虐爱好。而主人的肉棒不仅从来没有进入过我的穴道,连我的下体都没
有碰过。此刻我的心不知为何有些退却。
  「妈妈不同意的话,就让我继续做下去吧。」女儿双手环抱着主人的脖颈笑
着看向我。
  「不,我来。」我的心虽然在主人轻蔑的目光中冷了下来,但是为了女儿,
不管他们两人是不是达成了什么,我还是义无反顾的走向主人。
  「瓜子脸,丹凤眼,雪白的皮肤,还有丰乳肥臀。」主人把捏着我的下巴,
直勾勾的看着我。「婶婶,你真是一个优秀的肉便器呢!」
  「谢谢主人夸奖。」主人的话深深伤透了我的心,心里还隐隐有些屈辱。我
一直以来都知道自己外在条件是多么优秀,直到现在还有不少人想追我,可是没
想到在主人面前仅仅只是个肉便器,真是想赏给他一巴掌。
  「安啦,不要哭哦!」主人察觉到我的悲伤,轻轻擦拭了我眼角的泪水。
  「因为你不是处女了,岁数那么大不说,还和好几个人搞过,生过孩子,你
下面都烂货了。」
  「主人,我……」我心里委屈更甚,我的男人不就只有张继民、范二保、还
有主人吗?老娘真想不伺候眼前这个主了……
  「不要多想,也不要解释,你最大的价值是你的女儿。来张开嘴巴,接受我
的恩宠。」
  「什么嘛?这是嫌弃我下面被他人用过?老娘是不是该带着女儿一起走了。」
  我心里不知为何火气十分大,又有一种违和感。
  「算了,还是依婷婷的吧,把逼……哦不,是把穴位张开。」
  「我……」我整个人晕乎乎的,脑内一片空白,连脏话都说不出来,浑身突
然涌上来莫名的幸福感,好像置身于云端,我不由得下意识的发出一声诱人呻吟。
  主人终于接受我的身体了,我心里有种难以言喻的兴奋,然而我的身体却被
幸福弄得使不上力,好在女儿十分有眼力劲,帮我把我的大腿张开。
  「真意外,背部又软又滑。」主人一把抱住我的背固定住我,让我羞耻的是,
主人的手指触碰到我肩膀时,我的身体就传来一阵细微的轻颤,体内的每一个细
胞都在欢呼雀跃,就像是一簇火苗接触到了一片沉寂已久的油潭一般,强烈的欲
火灼烧着我干涸的灵魂。
  大片大片的红晕扩散到全身上下白皙如初雪的肌肤上,蜜穴和后庭屁眼也开
始有规律的蠕动起来。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了吗?
  「那么我就来了哦。」主人若无其事的问着我,将挺立的肉棒刺入我的体内,
好在之前我在衣柜里动了情,穴道也湿漉漉的。主人双手也不闲着,从握住我的
一对弹性惊人又柔软无比的宝贝,揉捏拉扯不停的亵玩着我身体的一切。
  「啊啊啊啊啊,咦啊啊啊~~咦哈,好舒服~咦哈~喔一、啊啊啊。嗯……
主人~咦~不要了啊。嗯~呜呜呜呜」我的脖子高高扬起,娇艳红润的小嘴接连
发出令人遐想连篇的诱人喘息,水润眼里的媚意和柔情简直要滴出来。主人听到
我的呻吟和喘息声,恶作剧般停了下来。
  「母女真像,不过真的有趣,身体感觉记忆能力啊。」我模模糊糊的听到主
人的声音,但是强烈快感下的我已经语无伦次了,浑身散发着属于成熟女性的气
味,身体疯狂的迎合自己主人的行为,胸部上的两颗樱桃变得挺拔发硬。
  嗯哈~嗯哈~嗯哈~」我是第一次受到这么强烈的刺激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啊!」我的胸口传来一阵剧痛,夹杂
着奇妙的舒服感,像是胸部温柔做爱时的那种舒服被扩大了无数倍。我微微睁开
眼睛,只见主人一只手捏住我粉红的樱桃用力的旋转拉扯,另一只手挽着我雪白
的颈部,主人的嘴巴像是吃冰淇淋一样,舔上另一颗粉红樱桃,咬住,撕扯。
  「赫赫赫赫!好舒服啊……好刺激了……赫赫赫赫」我发出剧烈的如拉破的
风箱喘息声,真想溺死在这无边的享受里面。
  「主人哥哥,够了,妈妈她受不了了。」婷婷从主人背后环抱着他,幼小的
胸部直接被压平在主人背上。
  「那就让她高潮吧。」主人一挺他的大肉棒,我被大肉棒如此深入地撞击在
蜜穴花心和子宫嫩肉上,加上敏感的胸前双乳传来的强烈的抓握快感,我终于难
以承受。
  「啊嗯……」一股强烈的感觉冲击着我的颈椎和脑海,我下意识两只手搂住
主人的头,一对洁白修长的双腿更是死死夹着主人的腰,好像要把它夹断,我立
刻发出一声高亢悠长的舒爽呻吟,阴道急速缩紧然后松开,美穴一阵疯狂痉挛抽
搐后高潮喷涌而出大量清澈透明的蜜汁冲刷着主人的大肉棒,这些蜜汁从被粗壮
的肉棒迫开到极限的肉穴口缓缓流出,打在主人的大腿上,把主人和我结合的胯
部弄得一片狼藉。
  而主人也顺势一挺腰,将大肉棒重重肏进我肉穴的最深处,龟头顶在柔软的
子宫内壁上一阵跳动,马眼大张喷出一股股浓浓的白中透黄滚烫浓厚的精液。
  而一旁的主人也发射出自己的精液,射进我身体深处,主人又是一阵痉挛。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呼哧呼哧。一时间客厅里只有两人的喘息声存在……
  「啊!!!」宫内爆射的极致快感让我再次失神的大声尖叫出来,白皙平坦
的小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鼓起,滚烫粘稠的精液带着数以亿计的健康精子
迅速灌满了我的子宫。
  「这也是婷婷出生的地方呢。」高潮后的我失神的抚摸着自己鼓胀的肚子喃
喃低语,随后我无力地瘫倒在床上,我一把抓住旁边女儿纤细的胳膊。看着我搭
在女儿胳膊上的手以及女儿的胳膊,我不由的感叹起来,女儿也很美呢,只是肤
色多多少少受到了张老三遗传呢,不像我这么白。
  「今天的妈妈格外的漂亮呢,看上去真是美艳和幸福。」女儿一边楠楠低语,
一边轻柔抚摸着我的身体。「妈妈的胸也很大呢,可惜我没有遗传到半点。」
  「你妈胸确实很大,以前还真不知道她的奶子有这么大。」主人打趣的声音
传到我的耳边。「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美,你们也正好可以互补。」
  「我……」一股浓浓荒唐感涌了上来,来的快,去的也快。只不过看到女儿
迷蒙双眼盯着抚摸着我的身体时候,此刻耳边似乎听到主人的低语感叹,好像是
再说这也不错呢。然后我的心莫名其妙就被女儿样貌和行为触动了,好像,好像
回到了当初青春时光,涌出了爱慕的情感。
  「不行,我不能沉迷于享受。」我给自己打气,勉强站起来,我还要为主人
服务,最起码要为女儿增加优势,谁让这么优秀主人将来身边的女孩肯定多。说
真的,如果有熟悉我的人在这儿,一定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情景——一向高傲的
我赤裸着身子双膝并拢,乖巧地跪坐在少年身前的地上。
  主人舒爽地呻吟了一声,看了看正跪在地摊上给他口交清洗肉棒的我,然后
摸了摸我的头发。「真是个不错的肉便器」
  听了主人的话,我动的更加欢了,心里却是格外委屈,同时也升起一股奇异
的兴奋,我平时善于言辩的嘴巴,诶,脑海里怎么冒出毒辣,哦,是平时毒辣的
嘴巴如今张得大大的,正在一脸淫荡地吞吐吮吸着主人的肉棒。
  记得主人很喜欢漂亮的女孩子,主人魅力这么大,反正将来会有不少女人的,
要帮主人开后宫吗?也只能这样了,顺便帮女儿创建盟友。那我的目标,范二保
的亲人,让范二保那标致的家人成为主人的所属物。对了,等事情做完我就要离
开了,临走前,还得留下不少钱来取悦主人和女儿。
  「呸,真是下贱。母狗,叫你有着么大的一对奶奶整天到处荡来荡去勾引人」
  主人蹲下身子喃喃自语打断了我的思索,也让我的泪水充满了我的眼眶。
  主人直直盯着我那饱满鼓胀的胸部,轻轻擦拭了我的眼角的泪水,随后对着
我乳房狠狠的捏了一把。「如果有时间的话,打个针吧,我想要喝奶水。」
  「唔唔唔唔呜(没问题)」我嘴里含着主人的肉棒口齿不清道,只是嘴里渐
渐生出下体私密处穴道的错觉,越来越舒服,幸福和快感再次充斥了我全身。
  我淫荡的呻吟声在房间里响起,任由自己在性欲的快感中沉沦。
  真是美好的一天呢。
上一篇:【狼狈来了之人靠衣装俱乐部】(情色狼人杀)
下一篇:【记忆编辑】01章张婷婷篇(催眠)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