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狼狈来了之人靠衣装俱乐部】(情色狼人杀)

            第一章穷途末路的开始
  昏暗的房间里,一个男人颓废地坐在电脑桌前,他痴痴地盯着无声的电脑屏
幕,看着屏幕里的人儿,嘴里轻轻地跟唱着歌曲:」当一辆车消失天际,当一个
人成了谜,你不知道,他们为何离去,就像你不知道这竟是结局……「歌曲渐渐
尾声,视频的进度条也将走到了最后,「滴答」一声,男人的眼泪不知何时也盈
满了眼眶然后流落下来。
  男人没有去擦拭泪水,因为这是他最后的软弱。
  时间流逝,不知几何。
  当男人脸上的泪痕也已风干时,男人终于动了。
  他颤颤巍巍地伸出右手,慢慢地抓向屏幕旁的矿泉水。
  矿泉水的瓶盖早已打开,男人的双手哆嗦得厉害,不时的有水珠从瓶口振荡
而出。
  靠着屏幕的亮光,男人极好的眼神可以清晰地捕捉到瓶底那些还未全部溶化
的白色颗粒。
  男人现在多么希望自己的眼神瞎点多好,这样就不用再看到这绝望的白色。
  男人带着最后的不甘和眷恋,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将矿泉水递到了嘴边。
  「砰」!
  就在这时,房间的大门被人踹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男人惊慌地睁开眼睛,就看到三个黑衣大汉闯了进来围在了他的身边。
  「你们……是什么人?!」
  「李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想躲?躲得了吗你!」其中一个大汉抬手就
是一巴掌重重地抽在了李斯的手上,将结束生命的毒药洒落在了地上。
  李斯叹了口气:「我知道。我李斯现在一无所有,也就这一条烂命了,你们
要拿也就拿去吧,只求你们给我个痛快好吗?」
  「嘿嘿嘿」站在李斯右侧,三人中稍微偏瘦的大汉阴阳怪气地说道:「你这
小子落在了我们手里,还想痛快的解脱……看你也挺细皮嫩肉的,嘿嘿嘿。」
  「你!……" 李斯惊恐地指着这个大汉,真是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喝下毒药。
  「好了,猴儿你也收敛点。」站在中间的大汉明显是三人中的发号施令者,
他面无表情地对着李斯说道:「李斯,想死简单,不过得先把钱还了,你也好运,
现在我们老板给了你一个机会,抓不抓的住就看你自己了。」
  「什么机会?」
  「去了就知道了!」
  话落,李斯就感觉眼前一黑,随之陷入了昏迷。
  ……
  「你就是什么『人靠衣装俱乐部』的会长?!」温柔婉约的声音不疾不徐隐
含薄怒,甚是好听,可以想象声音的主人也必是气质出众的美人儿。
  「云雅小姐何必动怒,您现在的处境我们已经用邮件和您交待清楚了,既然
您来了,想必是考虑清楚,准备参加我们的游戏了,那就祝您获胜。」男人的声
音也是不缓不慢、威严厚重,透露着一股上位者的俯视。
  「你们无耻!谁要参加什么游戏…」女人贝齿轻咬,刚想怒斥,就被男人抬
手示意给打断了。
  「对了,纠正一下,在下是俱乐部的经理,云雅小姐以后可以称呼在下为伍
经理。」自称为伍经理的男人接着道:「云雅小姐请入场吧,参加游戏的衣物在
入口,请务必换上,不然直接算淘汰出局哦。」
  「还有一个对您作为初次嘉宾的提示,请伪装好自己哦,这是一场生存游戏!」
  说罢,男人就礼貌地一笑示意,就转过了靠椅背向了女人。
  女人气的说不出话来,衣物包裹的酥胸不断地上下起伏难以平复,但从小优
越的涵养让女人做不出过激的动作。
  终于,气愤良久,也踌躇良久,女人似乎也明白事已至此别无选择,最终还
是迈动脚步走向了通道。
  ……
  穿上衬衣、换上西装、带上诡异丑陋的面具,李斯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不
由地苦笑。
  自己多久没有穿这么体面干净了?
  机会吗?
  李斯摇了揺头,驱散了脑海乱七八糟的想法,最后对着镜子收拾了下衣服,
迈步推开了最后的关门。
  「朴」
  随着厚实的玄关被打开,敞亮的光明随之而来,这是多盏照明大灯所造成的
效果。
  游戏场地不算很大,大概只有一半个篮球场,呈正方形。
  场地四周全是照明用的高功率大灯,一圈下来足有八盏,全是正正地对着场
地的中央。
  在亮堂的场地中央环圆放置着八张沙发,五颜六色各式不同。
  就在李斯暗自打量的工夫,又是「扑」的一声,李斯循声望去,只见在李斯
右手几米处原来还相隔着一个玄关。
  此时这个玄关打开,「登」「登」「登」的脚步声传来,每一步都是恰到好
处,奏出一曲优雅动人。
  李斯只觉眼前一亮,来人踩着一双白色高跟鞋,一双洁白无瑕的玉腿首先迈
出,在炽白的灯光下更显光彩闪耀。
  随之两腿站定,整个迷人的身姿也呈现而出,一身白色的碎花旗袍包衬的身
段尽显婀娜,一张白猫的面具遮挡住了半张的脸庞,但那涂着粉色晶莹口红的性
感剔透的嘴唇更添几分魅惑诱人。
  她就那么亭亭玉立地站在那儿,就如一朵出水的芙蓉,高贵而又圣洁。
  李斯感觉自己的心脏都不由地慢跳了几拍。
  「哼」
  一声充斥怒意的哼声传来,惊醒了失神的李斯,李斯慌忙躬身就想道歉,可
来不及的是女人已经迈开莲步清雅地走去了。
  李斯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自己竟然还如小孩子一样看得入迷了,真是尴
尬。
  讪讪一笑,李斯随即也是重启脚步,向场地中央走去。
  就在刚才李斯耽搁的一小会儿,原本没有人的场地中央就已经来了好几个人。
  李斯眼睛一扫,很是自然地坐到了挺拔坐姿的白衣女神的邻座,腰背完全放
松,将自己整个身子都嵌在了沙发上,然后暗自打量起了在座的其他人。
  只见除了在他右手边上的白衣女神,其它六座上还有三位身穿旗袍的女人,
分别是在他正对面、左手第二位和右手第三位。
  在李斯正对面的女人戴着一张花猫面具,一身淡黄色碎花旗袍,也和旗袍相
衬的淡黄色高跟鞋,身体侧坐,右腿叠着左腿,可以清晰地从分叉的旗袍开口看
到她雪白的大腿。
  她就那么慵懒地坐在那儿,好似闲闷地挑玩着指甲。
  李斯不由地暗咽了一口口水,又是一个大美女啊。
  李斯再是向其它两位望去,一身红色旗袍和天蓝色旗袍,也是各个的身段迷
人啊。
  李斯只感叹真是梅兰秋菊、美不胜收啊~
  不过他也未太迷留,迅速看完女人之后,他马上再观察其他男人。
  除了他之外在座还有三个男人,也是一身得体的西装,戴着诡异丑陋的面具,
分别在他的左手边、左手第三位和右手第二位。
  李斯观察得出,他们三人也是都在打量着四位各有千秋的美女,不过有不同
的是,李斯感觉到在他左手边的男人和右手第二位的男人只是纯粹的看到美女的
男人不由自主地喜爱。
  而另外一人的目光却是透露着一股淫邪,像是恶狼在挑选着猎物!
  这敏锐的感觉得益于李斯生来非凡的视力。
  八张沙发环绕成圆,不远不近,大家都能清晰地把他人整个身形都看在眼底,
那这对视力非凡的李斯来说,每个人裸露皮肤上的小痣,他都清晰可见。
  李斯最后把目光投向了让他心跳放慢的白色旗袍女神,李斯不由地皱了皱眉
头。
  他从女神的多次微动作中可以看出女神的害怕和想要逃离。
  不过李斯也就暗暗把这些记在了心底,因为连他自己不也在害怕惶恐吗?
  面对一场关乎自己生死存亡的游戏,哪个人可以淡定?
  「嗨喽,在座的各位嘉宾~」
  一道声音响亮在整个游戏场地,机械而又刺耳。
  「欢迎来到『人靠衣装俱乐部』,并且参加我们的游戏——狼狈来了。」
  「在游戏开始之前,请容许在下再次宣读规则:1。越强大的力量就越要有
个死守的规则。
  2。众口铄金,言出法随。
  3。衣服是人类生存的圣衣,它抵御寒冷的死亡,神圣不可侵犯。
  4。妓女脱下衣服是为了生存,那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5。衣冠禽兽,原形毕露。
  6。一山不容二虎,一女不能二夫。
  7。信则有,不信则无。
  8。仙人指路,后果自负。
  9。阴阳合和,否极泰来。
  10。臭味相投,狼狈为奸。
  11。罪恶的蔑视将遭圣光的洗礼。」
  「宣读结束,游戏只有四轮,结束时依旧在场者存活,现在游戏正式开始!」
  随着机械电子声音的话落,「嗵」的整齐一声,全场的大灯都是关闭。
  李斯只觉的眼前猛地一黑,自己没有昏迷,只是置身在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暗当中。
  「啊」「啊」的几声尖叫。
  这是突如其来的黑暗所带来的影响。
  「正对面传来的,左手边传来的,还有女神虽然很短暂,但也有。」李斯已
经强迫自己进入了状态,莫名其妙的游戏、莫名其妙的规则,但却关乎自己的生
死,李斯不得不让自己打起十二分的注意,捕捉分析所有的信息。
  「在下白常仙。」机械电子声再次响起,「游戏第一轮前置时间五分钟,请
各位做好准备。」
  「五分钟准备时间吗?是给我们思考规则用的吗?」李斯暗自思量。
  「这游戏总共四轮,结束时还在场上的存活吗?」
  「那就是说在这四轮必然会发生要被请出场地或者说是淘汰的事情。」
  「而这个电子声自称白常仙,规则有说『仙人指路,后果自负』,是这个电
子声会发布游戏流程吗?还有不可违背流程吗?」
  「越强大的力量就越要有个死守的规则…」
  「这句的意思是强调规则的重要性吗?也就是说掌握了规则就可以掌握了力
量?」
  「应该是这样。那其它的呢?什么『言出法随』、『否极泰来』的,这些又
都暗含着什么意思呢?」
  李斯在黑暗中苦思冥想,不得不说,漆黑封闭的环境最能放大人的思维,李
斯感觉就这短短的时间,自己不仅清晰记住所有的规则,而且能够把它们在脑海
里整合思量,这真是发挥了自己隐藏的潜能。
  「五分钟时间到!」
  「那么现在有请1号开始发言,1号请如实自我介绍,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姓
名、职业、家庭等!」
  「嗵」的一声,一道亮白的光束从天而降,打在了黄色旗袍女子的身上。
  李斯凝神望去,现在的黄袍女子双腿闭拢正坐,早已没有了之前的慵懒闲适,
显然是被之前的黑暗和现在诡异的气氛给吓了一跳,她坐那儿身姿不时不安地抖
动几分,有点局促地道:「我…我叫宝儿,是个模特,家在SH…然后…然后
…」
  宝儿断断续续了半天,结束了自己的首轮发言。
  「好运啊…」
  「嗯?这是谁的嘀咕?」李斯虽然对黄袍女子宝儿投入了十分的注意力,但
对身边的事物还是就有关注,他的耳朵清晰捕捉到了一个微弱的嘀咕声。
  「这道男声不出所预应该是他左手边上的6号男子。」李斯已经知道了座位
的顺序,因为2号已经开始发言了,是黄袍美女宝儿的顺手位,那么自己应该是
5号。
  「好运什么呢?」李斯表示很在意,这句话透露出来的是这个6号男子好像
知道了什么信息。
  「是在宝儿说完之后他情不自禁感叹的…这宝儿说的话表达了什么东西吗?」
  李斯脑子里问题盘旋,但无从得到答案,他先放下问题,仔细听那2号红袍
女子发言。
  「大家好,我叫曹梦,是个营销经理,家在ZJ,请大家多多关照。」
  李斯听得暗暗点头,这曹梦的处变能力有点厉害,是个女强人应该。
  「请3号嘉宾发言。」
  2号身上的光柱随之消失,随即光柱投在了3号男人的身上。
  李斯着重地打量着灯光下的三号,只见他翘起二郎腿,双手分别放在沙发靠
手上,大刀阔斧地坐在那儿,只见他转头看向1号宝儿的座处,嘴角歪起的淫邪
的笑容再次被李斯清晰地捕捉到。
  「我叫洪海,是个地产公司的老板,大家平时有麻烦尽管来找我哦。」
  这洪海话说的很是大气敞亮,但不知为何李斯却总感觉有哪里有那么几分不
对劲。
  话轮很快,来到了李斯的女神4号。
  女神温柔动人的声音响起:「大家好,我叫秦雅,是个教师,家在SH。」
  一如之前几位差不多的介绍,但李斯关注的却不是这些,而是他觉得这女神
秦雅的声音有几分压涩,还有几分熟悉。
  「大家好,我叫李斯……」
  「大家好,我叫鲍韦……」
  「大家好,我叫林薇……」
  「大家好,我叫林旭帆……」
  相同的格式,大同小异的介绍,大家也都各自全部介绍完了。
  「来吧。」李斯不由自主地抖腿等待,「下一步的流程,至关重要!」
  没让李斯等待,在8号发言不一会儿之后,也可能就10秒左右,漆黑寂静
的场地再次盘旋起「白常仙」的声音。
  「请给你心中心仪的异性对象投票,每人只有一票,从1号开始。」
  灯光在轮回之后又次照射到黄袍美女宝儿身上。
  经过一轮的发言,美女宝儿显然足够调整回了状态,她略显活泼大胆地指向
3号男人洪海,有点俏皮地说道:「什么嘛,原来是个类相亲配对游戏吗?搞得
这么诡异干什么。红海你声音是低音,应该是给有魅力的男人,我挺中意你。」
  模特宝儿说完,还似娇羞地捧了捧自己的脸蛋。
  「呵,有钱就是好。」李斯脑海里想到。
  「我选8号。」
  这是2号美女女强人曹梦的投票,很让李斯意外,看起来强势的美女曹梦竟
然会喜欢发言像个小孩子的8号吗?
  到了3号。
  「哈哈,宝儿美女,我也喜欢你哦~嗯嚒~哈哈哈哈~」
  李斯看得不由紧锁眉头,这洪海有问题!
  就算被人投票也不至于如此忘乎所以吧?感觉就是阴谋得逞后的狂喜…
  到了女神秦雅,只见她洁白的素手一指:「我投5号。」
  「我?!」李斯被这突然的告白喜得不知所措,可是看到秦雅说完就转回头
去,看也不看自己了,李斯高兴的情绪一下子全都消散,剩下的只有紧皱的眉头。
  到了李斯自己。
  「我选2号曹梦!」李斯出乎意料地没有选择白袍女神秦雅,而是选择了2
号美女曹梦。
  这也是有着李斯自己的思量,这游戏要真是如同模特宝儿说的简单相亲配对
游戏那就有鬼了!
  他不能相信这能决定自己生死的游戏会有这么简单!
  还有,洪海那淫邪的笑容还有那6号鲍韦所说的好运是李斯不敢和秦雅配对
的关键!
  他不知道配对成功会意味着什么,但他不能轻易尝试!
  6号投票1号……
  7号投票8号……
  8号投票7号……
  「投票完毕。现在宣布第一轮每人结果。」
  「1号请去除3件衣物。」
  「2号请去除2件衣物。」
  「3号请去除2件衣物。」
  「4号请去除1件衣物。」
  「5号请去除2件衣物。」
  「6号请去除0件衣物。」
  「7号请去除3件衣物。」
  「8号请去除3件衣物。」
  「请在座的各位马上执行!」
  冰冷的电子声仿佛揭开了淫色地狱的面纱,3号洪海那肆意猖狂的大笑还有
那迫不及待被甩飞的衣物更是为这地狱奏响了恶鬼的乐章。
  「这什么?!脱衣服吗?在这里吗?」1号宝儿连续三个呆呆问题暴露了她
的不知所措。
  李斯没有时间关注那个傻女人痴愣的表情,正如之前所言,这个流程至关重
要。
  它清晰地向李斯充实了这个游戏的具体内容!
  「原来发言是为了投票做铺垫,而投票是能去除人身上的衣物吗?」
  「一票一件吗?」
  「可为什么我只被投了一票却要脱两件?」
  「还有秦雅没有被票也要脱一件?」
  「难道不是一票一件?那为什么没有被票的鲍韦却不用脱呢?」
  「等等!」
  「没票的秦雅要脱一件,按理说被一票的我该一件却是两件,没票的鲍韦却
是不用脱……」
  「除非除了投票还有因为……」
  「那这样就站得住了!再在这基础上,就可以知道互票的双方相当于两票!」
  「完美!」
  李斯双腿激烈地抖动,这是因为兴奋导致的。
  游戏的规则是最重要的,摸清了投票的规则让李斯可以掌握很可能的机会。
  「既然这游戏的每轮的进程结果是脱衣服,那衣服总有脱完的时候,难道规
则3『衣服是人类生存的圣衣,它抵御寒冷的死亡,神圣不可侵犯』说的就是脱
完衣服之后就被淘汰出局吗?!」
  「那规则4。『妓女脱下衣服是为了生存,那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和规则5。
『衣冠禽兽,原形毕露』又说的是什么呢?」
  「妓女?禽兽?搞不懂!」
  「啊!」就在这时,一声尖叫把李斯惊醒。
  李斯猛地抬头,随即就是瞳孔骤缩。
  只见四道在现在通白光亮的场地环境里都显得耀眼夺目的射线激光从天而降,
投射在中央原点,发出「滋滋滋」的烤焦石料声。
  激光慢慢分开向外扩散,却是死亡向五人慢慢靠近。
  「圣光洗礼!」李斯瞬间明白了这就是所谓的圣光!
  「我脱!」李斯马上大声喊出,他的动作也紧随着话语,三下五除二地就将
上身的西装、衬衣给除了去。
  随着李斯手上的动作,对准他而来的激光也随之消散。
  「我也脱!」
  知道了如何去做的美女宝儿和8号林旭帆也是赶紧手忙脚乱地开始去除身上
的衣物。
  那宝儿一边哭泣抽噎一边解开旗袍纽扣,坐在沙发上从上而下匆忙褪下的身
姿看得李斯暗暗摇头。
  美女,你的胸很大,腿很白,但你的这波操作真的很减分,什么气质都已荡
然无存。
  相比身材出众的模特宝儿,在她旁边的曹梦虽然身姿稍逊,但那份默默无闻
的井序有然却更为李斯所欣赏。
  「对了,还有女神!」李斯暗道罪过,差点遗漏了最美丽的风景!
  女神的脱衣秀,很抱歉,我要欣赏!
  李斯转头一看,不由地目瞪口呆。
  早在激光刚刚出现,秦云雅就已经明白了。
  虽然愤懑不平,但她还是做出了觉悟。
  不过即使她早早地开始了动作,但也不及李斯这个糙汉来的迅速。
  女人脱衣服在比男人慢溜的同时,却也有着与生俱来的桃色魅惑。
  更何况是出自绝色美人的呢!
  李斯转头看去时,秦云雅刚刚动作到了一半。
  只见她已离开了沙发,双腿闭拢虚蹲在那儿,上身挺拔笔直。
  紧接着,她慢慢地伸出了自己的柔荑,递到了大腿两侧的开叉旗袍口处,挣
扎良久,最终还是反拳着伸了进去。
  看到此处的李斯不禁感觉一股气血直涌大脑,什么思考都再也做不了了!
  那温润如玉般的大腿,还有那缓慢隐露而出的极致诱人的黑色,不断地颠覆
着李斯的眼球。
  「圣洁高贵的女神竟然如此大胆地直接脱掉了内内?!而且竟然是黑色的?!」
  「天啊!这是堕落天使吗原来?!」
  「呼」「呼」「呼」
  当秦云雅坐回沙发的时候,不仅李斯松了口气,就连秦云雅本人也是暗自喘
息。
  从小到大一直接受优越教育的秦云雅从来没有做出过如此羞人的一件事。
  大庭广众之下,脱下了自己的内裤,还要厚颜无耻地坐在这儿上……
  想到这些,秦云雅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振作点秦云雅!为了妈妈,也为了爸爸!你一定要赢…」
  「真是个极品女人啊!果然要一直留在这儿。哈哈哈~」
  一阵低笑传来,是在李斯的左手边,李斯转头望去,是6号鲍韦。
  「这男人果然也有问题…」李斯心里嘀咕。
  鲍韦也看到了李斯的目光,鲍韦点头然后冲着秦云雅示意李斯:「很棒的女
人不是吗。」
  「是啊,然后呢?」李斯不动声色地反问道。
  「然后啊…」鲍韦嘴角歪起了更大的弧度,「后面的好戏就更加的精彩了啊
哈哈。」
  「什么好戏?!」李斯迫不及待地追问。
  但可惜的是,鲍韦只是摇头含笑,不再多说。
  「看来只能等第二轮了…或许那才会真正地明白这个游戏吧!」李斯握了握
撺紧的拳头想到。
上一篇:【狼狈来了之人靠衣装俱乐部2】(情色狼人杀)
下一篇:【记忆编辑】02章任惠秋篇(催眠)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