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爱无界】(十二 迷情京都)

  深夜十二点半,他并无困意,一个人靠在沙发上抽着烟,独自思考着星辰集
团的未来和自己的理想。他此刻惦记着事业,惦记着梦想。而隔壁的女人却在惦
记着他。
  昕妍全程参加了今天的董事会,叶星辰今天表现出的气魄,沉稳,霸气,让
她确定这就是她等了二十年的男人。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昕妍,满脑子想的都是叶
星辰。
  「叶总好厉害呀!开会的时候真是帅呆了,我摸过他的那个东西,他应该算
是,算是我的男朋友吧?」
  昕妍情窦初开,这理由未免找的过于牵强,但喜欢一个男人到一定程度时,
会让最聪明的女人也变成个呆瓜,所以她在半夜凌晨一点,又想出了一个只有呆
瓜才能想出的理由去接近叶星辰。
  「咚,咚」房门被轻轻敲响。
  「谁呀?进来吧!」叶星辰的思路被打断。
  昕妍推开门,穿着浴袍的样子更是让人想入非非。
  「叶总,你还没睡呀?我,我浴室的花洒坏了,不洗澡我睡不着,能不能借
你的地方洗个澡。」
  叶星辰靠在沙发上,手一捂脸,无奈地看着天花板,两秒钟,长出一口气。
  「可以,去洗吧!」
  他这样的表情,并不是因为被打扰了感到不悦。而是有些事情还没有想通,
既然没有想通,他就不能越过那条边界。
  但面对夏昕妍这样天赐尤物的勾引,他今天对自己也没什么信心了,因为刚
才的一回眸间,他发现这个小色女,连胸罩都没带,两个翘翘的奶头在丝质浴袍
里格外明显。
  「肏她,我撑不住了。」这念头一有,他脑子就全是夏昕妍的裸体,下体迅
速充血,硬的像个火棒子。
  果然,昕妍这澡洗了连五分钟都没有,就匆匆用浴巾擦着长发出来了。
  「叶总,谢谢你了!这么晚你还不睡呀?」昕妍说着绕到了沙发后面。
  「嗯,人有时越累越睡不着,你过来给我按按脖子。」
  「好啊!乐意效劳呢!」
  两个人脑子里想的是同一件事,当然是一拍即合,昕妍放下浴巾,站在沙发
后面,玉手轻轻压着男人的颈椎,放松两旁的肌肉。
  「叶总,这样行吗?」
  「嗯,挺舒服。」
  「叶总,你今天开会时的样子好帅气,大家看来都支持你的想法。」昕妍说
话时的腰越弯越低,嘴已经快要贴住男人的耳朵了。
  叶星辰感觉女人体香扑鼻,说话时呼出的气直接打在他的耳垂,不由得一回
头,两人的嘴唇已然触碰到了一起。他突然一把搂住昕妍的脖子,吻住红唇,舌
头钻入口内,忘情地探索着昕妍的初吻。
  「唔,唔,」
  昕妍初吻,就被这样的法式接吻弄得气都喘不过来,眼睛睁着,浑身酥软。
男人接着又一把将她从沙发后翻了过来,横抱在怀里。
  「啊……唔……」她还没说话就又被吻住,急得长腿乱蹬,不过也就只有不
到一分钟的挣扎,就乖乖的躺在男人的怀里,和对方学着用舌头相互缠绕。
  叶星辰绝对是玩女人高手,加上这妞儿本来就是自己送上门的,更是没有什
么难度,吻得昕妍就像个任宰的羔羊,一口一口咽着他的口水。
  他没有任何的抚摸动作,一只手直接拉住昕妍胸前的无肩带浴袍,用力朝下
一拉,两只挺拔的白奶就跳出来,暴露在灯光下。虽然正在接吻,他也忍不住侧
脸观看这对儿他早已垂涎的乳房。
  即使是平躺在他怀里,昕妍的双峰也依然挺拔饱满,白皙嫩滑的乳房顶部,
浅浅的乳晕上两粒粉红色的奶头儿更是性感可爱。
  昕妍感觉自己胸前一凉,知道自己的双乳已然暴露在外,接着男人的嘴松开
她的红唇,她刚想说话,粉红的奶头就被一口含住,而另一侧的乳房也同时被男
人的大手揉住。
  「叶总……啊……不要……啊……嗯……嗯……」昕妍只说了半句话,就又
重新回到几乎瘫软的状态,男人在她身上做的每一次突破都是她的第一次,奶头
被含在另一个人嘴里吮吸的异样感觉,像触电般麻痒,舒服地她根本无力反抗。
  嫩嫩的,硬硬的,香香的,这是把昕妍的奶头儿含在嘴里的感觉,叶星辰也
从没有玩过这么好的一对儿奶子。他干脆腾出女人枕着的另一只手,一手揉住一
只大奶,左边一口,右边一口轮流品尝。
  「啊……叶总……啊……」昕妍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脸上潮红泛起,却说不
出一句完整的话。
  两只玉峰入手饱满嫩滑,让叶星辰爱不释手,粉红的乳头经过挑逗也更加的
翘挺,他从吸舔变成用牙齿轻咬,女人的身体反应也随之轻微的抖动,但仍然是
乖乖地任他玩弄。
  「这小色女,敏感带竟然是她这粉粉的奶头啊!」男人是玩女人的高手,一
看便知。他今天已经决定要肏了怀里的尤物,自然不会就此罢休。右手松开一只
美乳,拉起浴袍下摆,露出昕妍平坦光洁的小腹和白色的内裤,这紧致嫩白的皮
肤几乎是把他的手滑入内裤里的。
  「啊……下边……别……别……嗯……轻……」
  昕妍的性欲早已被男人挑起,人生中遇到的第一个男人就是个床上高手,对
于她这个处女来说只剩下乖乖地享受,更没有什么不让摸的地方。她感觉腿间被
男人侵犯,这会儿说「别」,只是知道自己的淫水已经溢出,流了一屁股,不想
被发现而已。
  但已经晚了,男人的手在她顺滑的阴毛上只稍作玩弄,就顺着肉缝儿插入股
间,在肉肉的阴唇上抚摸。
  「这像是尿了一大泡吧?」
  叶星辰心里惊讶地赞叹着怀里女人分泌淫水的能力。他几乎能感觉到每次轻
咬一下乳头儿,女人的阴部就会更加的泥泞不堪,而昕妍的淫水儿,晶莹剔透,
滑而不腻。
  「啊……我受不了了……叶总……别欺负我了……」昕妍终于说了句完整的
话。说是这样说的,但腿却悄悄分开了一些,更方便了男人的侵犯。
  欲拒还迎,娇媚无比,昕妍的第一次就诠释了女人最优秀的前戏状态。
  叶星辰看在眼里,欲火中烧,一把扒下昕妍的内裤,嘴上仍然喊着「不要」
的女人,又几乎不可察觉地幅度抬了抬屁股配合着他,简直是迷死人。
  叶星辰察觉了这抬屁股的动作,心想,「我靠!这还不要?我今天要是不把
你肏晕,老子还是男人嘛?」
  叶星辰的肉棒子已经硬的快把裤子撑破了,他几下把昕妍脱得一丝不挂,平
放在沙发上,红着眼正要掏出家伙,准备把这尤物就地正法。
  「叮,叮,叮」
  刚才昕妍被他一把从沙发后翻过来,她的手机就掉在叶星辰脚下,这会儿屏
幕大亮,在地板上震动响铃,屏幕上来电显示两个字「妈妈」
  「叶总,我……」
  叶星辰的动作被铃声打断,再一看手机屏幕,眼睛一闭,稍停了几秒钟,把
已经解开的皮带重新扣上了。
  「先接电话,昕妍。」
  「嗯!」昕妍捡起地上的电话,叶星辰马上把浴袍帮她套在身上,满屋的性
感春色也被暂时收起。
  「妈!嗯,」
  「嗯!没事儿,我没睡呢!」
  「不知道呢!可能下个礼拜回去!」
  「妈!你是不是又哭了,求你了,你到底有什么事,快担心死我了。」
  「我不信。」
  「你别哭,我……」
  「我会的,我好着呢!你每天都这样,对身体不好。」
  「嗯!早点睡!我尽量早回去。」
  「好了,嗯!妈妈晚安!」
  昕妍挂断电话,不自然地挪了挪屁股,性欲已退,但淫水未干,挪挪地方好
干的快些。
  「昕妍,听你刚才和你妈妈通话,她怎么了,家里出了什么事了吗?」叶星
辰一脸关切。
  「嗯,妈妈说她晚上睡不着,想我了,她最近特别的脆弱,晚上自己老是一
个人难过,我问她,她也不说,急死我了。」
  「哦!这样啊!你能说的具体一些吗?看看我有什么能帮上她的。」
  夏昕妍是北影毕业,善于察言观色,叶星辰一脸的关心,情真意切,让她非
常地感动,心想,「叶总,他……他对我真好……连我家的事也都要亲自过问。」
  「叶总,其实我也说不清楚,我上个月从学校回家后,妈妈就和以前不一样,
她经常晚上一个人偷偷地哭,还要瞒着我,她现在一个在家,我都好担心呢!」
  「还有吗?我真的想帮你们,你说些具体的事。」
  「具体的?嗯,对了,妈妈的同事上次到家里来了,说什么处分,好像妈妈
工作上也心不在焉,出了很大的事,被市委处分了。」昕妍想起了半个月前的事,
妈妈的同事们一起到她家去看望她,说的一些话被她听到了。
  「哦,这样啊!我回头想想办法,也许有些用也说不定。」
  「真的?叶总,这你也能帮上忙?」昕妍惊喜道。
  「嗯,也许吧!明早我打电话试试。」
  「其实,其实我妈妈以前不这样的,她在公安局上班二十多年了,从来都没
有在工作上马虎过,我看啊!她还是有什么心事,一定是的,就是那件事搞得她
整天心不在焉,才出的事,我回去一定要问清楚,不然的话,真的还会出事的。」
  「哦?那你觉得会是什么事呢?」叶星辰继续追问。
  「叶总,我爸前些年去世了,我妈妈现在肯定是有了新感情,而且受挫折了,
哼!肯定有个不要脸的臭男人,欺负了我妈妈,不但不要脸,而且他瞎了眼!」
夏昕妍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噗!」叶星辰听完,刚喝的一口水吐了出去。
  「叶总,呛着了吗?」昕妍关切中,赶紧过去贴着男人,给他拍背。
  「嗯!没事儿,我没事儿,昕妍,那你为什么说那个男人瞎了眼呢?我真不
明白?」叶星辰好像对此事非常感兴趣,连昕妍浴袍里的奶肉都无心偷看。
  「他肯定是个瞎子了。叶总,你没见过我妈妈,怎么说呢?林志玲你知道不?
台湾那个明星,四十岁,都说她是什么不老的神话,什么几千年一遇的美女什么
的。」
  「嗯!知道,怎么了?」叶星辰又不是外星人,当然知道林志玲了。
  「哼!这些人是没见过我妈,林志玲和我妈站一起,她就是个老太太,什么
美女,就她那种靠化妆的女神,和我妈妈就没法儿比,我妈才是不老的神话呢!」
  昕妍今夜和男人的一次亲昵,让她的心更加接近叶星辰,所以聊开了就什么
都说。但也都是实话,林志玲出一次镜的确是要画两个小时的妆。
  「哦!这和那个男人瞎了有关系吗?」
  「当然了,他欺负我妈那样的女神,不是瞎子,是什么?」
  「咳,咳,是啊!」叶总慌忙答应,咳了几下,又接着问,「那你妈和你比,
谁更性感,更漂亮呢?」
  「这个……应该是我呢!嘿嘿!」昕妍最怕的就是和她妈妈比性感,比漂亮。
其他的什么明星网红,她从来不屑一顾。但每当看到她妈妈,她还真是不太自信
了,因为妈妈身上有一种气质她没有,学也学不来,那是一种母性的温柔,需要
岁月来沉淀。
  昕妍说完,又靠在男人肩上,问道,「叶总,你觉得我好不好?」
  刚才的冲动已退,叶星辰心里又想起了其他的事情,但这温软在怀,又不自
觉地低头吻住了昕妍的红唇。
  没有了刚才的突然,女人吻得也深情了许多,两人唇舌交织,唾液交融。叶
星辰一抬手,这次是隔着浴袍揉住了昕妍的乳房,刚才是平躺,乳肉被平均了。
而现在女人是端坐着和他接吻,乳房沉甸甸的挺拔在胸前,从下方根本难以握住,
这乳神级的奶子,充满了弹性,又柔软饱满。
  「嗯……嗯……」
  昕妍被吻得不能说话,右奶又被男人挼揉,奶头痒痒的,下体还没干,就又
开始勤劳的释放淫水。
  「好了,今天太晚了。」叶星辰缓缓停下,双手转而把女人搂在怀里。
  「昕妍,明天我想在北京逛逛,看看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你陪我去,愿意吗?」
  「愿意呀!叶总,你带我去哪我都高兴,只要,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昕妍
被连亲带摸,弄得满目温柔。
  「听话就好,乖乖的,回去你给自己挑辆车,公司报销,哈哈!」
  「我随便选吗?」
  「当然。」叶星辰感觉有些歉意,把人家女孩下边儿弄得湿湿的,又不给人
家解决实际问题,说不过去,只能由她自己挑车去,算是她流那么多润滑液的补
偿吧!
  「那,叶总,你,你喜欢昕妍吗?」昕妍问完这句话,并不羞涩,而是睁着
美目,等待回答。
  叶星辰稍作思考,点了点头,「乖乖睡觉去吧。」
  「谢谢叶总!」
  「傻瓜!」
  如果喜欢夏昕妍的男人,都值得她说「谢谢」,那估计是个男人她都要感谢
了。昕妍谢的是她喜欢的男人,正好也喜欢她。
  昕妍回到自己的房间,浴室的花洒并没有坏,她正用它洗着自己的腿间。
  「多亏我忍住了,不然就让他给,,」
  还是那句话,热恋中的女人一是傻,二是会找理由。明明是男人最后忍住了
冲动,而她像个小绵羊一样任人宰割,要不是她妈妈的电话打断节奏,这会儿她
洗的就不是晶莹的淫水,而是处女膜破裂的鲜红。
  「不过,我的初吻,我的胸,我的毛毛,还有,连湿湿的那里,都被他,,,」
  「硬的像个铁棒子一样,躺在上面,把我肩膀都垫疼了。他怎么就没有再继
续,,如果他真的要插进来,对,对,最后是我忍住的。」
  ※※※※※※※※※※※※※※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
失滔滔,,,」叶星辰站在一段破损的长城上,朗诵着《沁园春。雪》。
  「叶总,你崇拜毛主席呀?」昕妍抬头问道,她穿着高跟鞋,一时上不去。
  「谈不上崇拜,但他老人家这诗确实有气魄,吹牛谁都会,关键人家还做到
了,那就厉害了。」
  「嗯,叶总,那你也吹一个,呵呵!」昕妍还挺会和叶星辰逗乐。
  「我?我总有一天会吹个比他大的多的牛皮,哈哈!昕妍,你上来呀!快来,
我拉你上来。」叶星辰说完俯下身,要拽她上去。
  昕妍以为男人今天要带她去北京城逛街,购物,吃饭。还特意打扮一下,露
脐短毛衫,韩版长裙,还穿了她平时很少穿的高跟鞋,虽然只是个五厘米的坡跟
鞋,但本来就170公分的高挑身材,现在简直就如梦幻维密。
  可是,这维密模特儿般的女郎,却被带到了山沟里的残垣断壁之中,看着叶
星辰朝她伸出的手,昕妍哪会拒绝,干脆鞋一脱,一翻折腾,最后还真的顺着豁
口登上长城。
  「啊!叶总,我上来了,我第一次上长城呢!」昕妍站在烽火台旁,蹦蹦跳
跳。
  「昕妍,正所谓,不到长城非好汉,二到长城是傻蛋。现在你起码算是女中
豪杰了,而我就是个傻瓜蛋儿,哈哈!」
  「咦?这也是主席说的?」昕妍问道。
  「前半句是的。」
  「我就说嘛?那你以前来过吗?」
  「我过去来过几次,昕妍,你看,这残垣断壁中凝聚了很多故事,也记载着
我们的文化,它不管什么风吹雨打,朝代更替,就静静地躺在这里,看着我们一
代代人来来去去,每到这里,我觉得我的心就可以看得更远了。」
  「哦!我不懂,我还有点儿冷呢!这些石头可不知道冷呢!」昕妍刚上来的
兴奋一过去,马上被这长城上的大风吹得有些凉意,她想就在这里,学昨晚那样
亲亲她爱的男人,可是二十米外的几个安保人员就一直盯着他们。
  「烦人死了。」昕妍心里埋怨着。
  「你冷呀?好了,咱们回酒店吧,不要把我们的大美人儿给冻感冒了。」
  昕妍一听男人又夸她美,喜滋滋地扶着他慢慢朝下走。
  「哎呀!」
  「小心,你怎么样?昕妍。」
  由于没有穿鞋,这美女把脚踩在了石头尖上,嫩嫩的玉足,磨破了皮,稍有
血液渗出。
  叶星辰看后,一副心疼的表情,让昕妍坐下,竟捧着玉足,也不嫌弃,用嘴
把昕妍脚面上的鲜血吸干,直到不在渗出新的血液。
  「叶总,你……不可以……我不要紧,谢谢……你对我真好。」昕妍看着男
人紧张自己的样子,感动地眼眶都有些湿润。
  「好了,不流血了,你不要走了,我背你走。」
  「嗯!」
  昕妍趴在男人的背上,胸口紧紧的压在男人身上,乳肉被挤得从两侧溢出,
把毛衫撑得都变形了。
  下边的安保人员看到了,其中一个赶紧迎上来,「叶总,我来背吧!」
  「一边去,让开!」叶星辰冷冷地说道,背着昕妍继续朝车的方向走去。
  背后的昕妍还生怕叶星辰真把她交给安保来背,一看男人这态度,幸福的一
笑,把头埋到他耳边轻轻说,「叶总,我好爱你。」
  热心肠反被骂的安保挺委屈,傻傻地看着其他几个同事,一脸茫然。
  「活该,那活儿是你干的吗?谁不想干,就你能?」另一个安保骂道。
  这被骂的安保是新来的,他再看看叶总背上的女人,那圆翘丰满的屁股,好
像也觉得自己活该被骂。
  在回市区的路上,昕妍的脚早已不疼了,穿好了鞋子,在车后排依偎在叶星
辰身边,看着窗外军都山的景色,渐渐地,路上的人越来越多。
  「叶总,我们为什么我不在这里上长城呢?这八达岭是开发过的旅游景点啊?」
  「我不喜欢人多,地球人太多了,我看着烦得很。」
  「哦!我也是,嘿嘿!」
  车又行驶了一段路,越来越慢,越来人越多,最后干脆被堵停在山路上,外
边一阵喧哗。
  「快看呀!蒋珊,蒋珊今天在这里拍戏。」
  「真的?你看清楚了?」
  「那不是吗,走要签名去!」
  虽然那次「绿叶」事件让蒋珊掉粉儿无数,但同时也是一种炒作,毕竟她演
过几部电影,而昕妍只是个小小秘书。今天她正好在八达岭长城拍外景,一群脑
残粉丝巧遇偶像,路上挤满围观者。
  叶星辰眉头一皱,又想了想,从车上撕了张便签递给昕妍,「去,就说我问
她要个签名。」
  「好的。」昕妍知道男人只是要戏弄这小明星一下,欣然接受。
  「蒋珊姐,蒋珊姐,哎!这里,这里」昕妍个子高,在人群中喊着蒋珊。
  再说蒋珊,被一堆粉丝围住,正想办法脱身,听到有人叫她「姐」,而且声
音似曾相识,回头一看,真是冤家路窄。
  「蒋珊姐,在这里也能遇到你,幸会呀!叶总想请你给他签个名!」昕妍挤
进人群,把便签递给蒋珊。
  「叶总,他,他人呢?」
  「车里呢!让我来要签名,给个面子吧!」
  蒋珊朝人群外张望,确实看到一辆路虎揽胜的玻璃摇下,叶星辰朝她挥了一
下手,微微一笑。
  「哦!好,好的,我签!」
  蒋珊拿笔在便签上画了几下,交给昕妍。
  「骚狐狸,有什么好的,给你!」昕妍回到车里,把便签扔给叶星辰,顺道
还骂了一句。
  叶星辰知道她俩有过节,也没理她,打开便签一看,上写,「丽景国际度假
酒店,1806。」
  丽景国际度假酒店算是北京的中高档酒店,房间价格不菲,一般工薪阶层是
不会在这里出现的。
  叶星辰送回了昕妍,自己开车来到这家酒店,18层,06房。
  「叮咚,叮咚。」门铃刚响,房门就从内打开,变成虚掩。
  叶星辰推门进房间,里面灯光大亮,门口却跪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是人不
假,但却带着红色项圈,拴着狗绳,狗绳的另一头系在卫生间的门把手上。
  叶星辰好像也并不意外,随手关门,欣赏着这号称「天仙陆雪琪」的明星。
  「珊珊,前些天你的粉丝堵我星辰集团总部大门,今天你的粉丝又堵我叶星
辰的道儿。你最近是越来越能了呀!你说,怎么办吧?」
  「叶总,珊珊不能像以前那样天天在您身边伺候,请您今天好好罚我。牵我
进卧室吧!」蒋珊说完,把绳子递给男人。
  叶星辰也不客气,把绳头儿一接,「这房子挺大呀!总统套吧?那就由你带
我去卧室看看。」
  蒋珊看男人没有过多为难她,微微一笑,四肢着地,转身朝卧室爬去,「主
人,这边走。」
  「爬的时候,屁股撅高,把屁眼儿露出来。」叶星辰像遛狗一样,还不忘纠
正姿势。
  「是,主人,」蒋珊马上撅高屁股,屁眼儿大露,继续朝卧室爬去。
  两人一爬一走来到卧室,叶星辰这几天也是憋坏了,董事局会议不说,光是
那个夏昕妍就把他整得下体几乎爆裂,看着跪在面前的蒋珊,也是匆匆拉开裤子
拉链,粗大的肉棒刚一见空气,就被女人一口含住。
  「嗯……嗯……谢谢叶总……好粗的鸡巴……珊珊又吃到了,嗯……」
  蒋珊带着狗绳连吹带舔,一嘴的口水,时而顺着下巴流下。
  「嗯……舒服……珊珊的口活儿看来没有退步。」
  「嗯……谢谢叶总夸我,」蒋珊说完,更是卖力,头晃得像个拨浪鼓,舌头
飞快转圈在龟头上绕动。
  「好了,撅床上去。」
  蒋珊觉得才吹了五分钟而已,男人比起以前有些急,又不敢多问,翻身上床,
跪在床沿,把屁股高高撅起,两穴大露。
  「叶总,珊珊都洗好了,请您挑个洞玩儿,要是想先玩儿屁眼儿,床边有润
滑液。」
  「乖!表现不错。你这毛儿好像也修了。」
  「嗯,上次您嫌弃了,我就修整了一下。」
  蒋珊的阴毛其实还不算杂乱,胸虽有些小B罩杯,但也算坚挺。屁股很翘,
也很圆,但皮肤光洁,虽不够白皙,但脱光了衣服也是身材修长,算得上是美人
儿一个。可是按叶星辰的心中标准,就差些,再和夏昕妍一比,确实是差距不小。
  可是蒋珊好在口活儿好,又听话,这会儿正往自己的屁眼儿里挤着润滑剂,
等待临幸。
  「啊……插死我了……嗯……叶总好厉害……屁股要裂了。肏我……肏我……
啊……」
  这一顿粗暴的肛交,如果不是早做好了充分润滑,蒋珊真的会被插坏。男人
一口气肏了几百下后,压枪换洞,一杆子直插到子宫口。
  「啊……叶总肏我,……肏我的骚屄……啊……舒服死了……啊……肏死我
吧……肏死你的母狗……啊……啊……我不行了……高潮了……啊……」
  蒋珊一阵抽动,她因为忙碌,已经几个月没有过高潮的感觉,爽得直翻白眼。
  「过来,接着!」
  叶星辰只为发泄,没有任何频率变化,一顿狠肏,有了射精的感觉。还在高
潮中享受的女人不敢怠慢,颤抖着身体迅速下床跪下,含住肉棒猛吹。
  这几天积攒的浓精,一口气爽出,蒋珊被射了满满一口还在溢出,流在脖子
和秀挺的奶子上面。
  「啊……唔……」女人张嘴等着检阅。
  「爽,这几天真是把我憋坏了,珊珊今天伺候的用心,吃了吧!」
  「咕嘟……咕嘟……嗯……」蒋珊大口咽着浓精。
  「谢谢,好久都不给我了,叶总你今天对我真好!」蒋珊感动地跪在地上,
强烈地高潮让她的身体还在微微颤抖。
  叶星辰算是发泄完了,躺在床上休息。蒋珊在一旁点烟递水,然后上床给男
人轻轻地按摩放松。
  「叶总,对珊珊今天的服务,满意吗?」
  「不错,三个洞都好用,必须要给你好评,我喜欢你戴这种颜色的项圈,大
红色勾起人的性欲。」
  「叶总,你喜欢就好,一会儿你再牵着珊珊转几圈,有兴趣了就玩个够,您
当年不计代价捧红我,珊珊说过这辈子都当你的小母狗。」蒋珊说完,用嘴含住
了男人半软的肉棒。
  「嗯……叶总……方便吗?……珊珊想和以前一样,给你接着……嗯……」
说完,她又再次含住肉棒,等着男人在她嘴里方便,活脱脱的一个母狗加肉便器。
  「珊珊不错,懂得知恩图报,算我没看走眼,你能红,不只是我花了点儿钱,
更多的是因为你自己的努力。」
  叶星辰当年混社会时认识了蒋珊,最后回到星辰集团继承家族产业,舅舅给
他创业的两千万,他几乎全部花在了那部《诛仙》上,蒋珊也不负众望,一炮而
红。
  「谢谢,叶总,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我不止为报答你,我就是喜欢被
你肏,在你面前,我,我干什么都心甘情愿。」
  「你过来,别含了,又他妈吹硬了,还尿个屁呀!」
  「嘻嘻,硬了,硬了就肏呗!」蒋珊也发现嘴里的肉棒又蠢蠢欲动。
  「不了,我晚上还有事儿。」
  蒋珊听男人已经没了兴趣,心里还一阵失落。又不好懒着要,只能起来给男
人松肩按摩。
  「叶总,你变了。」
  「是吗?哪里变了。」
  「嗯!珊珊说不上来,反正和以前不一样了。」
  「比如什么事情……」叶星辰对这个话题还蛮感兴趣。
  「嗯……你不爱想着法儿地玩我了,以前往我下边乱塞东西,每次干完,都
要在我嘴里方便,最近都没有了。」
  「哈哈!我当我哪里变了呢!那你觉得以前好,还是现在好?」
  「都好,不过你要是能像以前那样就最好了,你玩的尽兴了,珊珊心里踏实。
现在我,我觉得你玩腻了,我有些不踏实。」蒋珊说的都是心里话,她确实觉得
自己已经快要被抛弃了。
  「哈哈!好像真是好久都没在你的小嘴里撒过尿了,还倒让你不踏实了!」
  「嗯,叶总,你今天给我好评了,就玩高兴吗!像以前那样对我,好不好?」
  「好吧!」
  「谢谢叶总,珊珊一滴都不会洒出来的。」说完又附身含住男人的龟头。
  这种含住和口交是两种不同的技术,肉便器式要在嘴里留下足够的空间,舌
头也不能乱动。叶星辰刚刚有了些尿意,「叮咚……叮咚」门铃响起。
  「去看看,该不是哪个粉丝找你吧?」
  「不可能呀?没人知道我住这里。酒店服务吧?」蒋珊说完,穿上睡袍。
  不一会儿,蒋珊吊着脸回来了,「叶总,是,是找你的。」
  「找我?」
  叶星辰再抬头看时,夏昕妍已经站在了卧室门口。蒋珊给叶总的便签,她偷
偷看后,记住了地址,越想越气,一怒之下跑来敲门,正好是蒋珊开门,根本就
不拦她。这就是女人的炫耀手段,就是要让你夏昕妍看看,叶总他睡在我的床上。
  「你……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不明白,我哪里不好?为什么?告
诉我?」
  昕妍看着刚才还帮她吮吸脚背的男人,一丝不挂躺在蒋珊床上,她情绪很是
激动。
  为什么?叶星辰此刻也不知道怎么说,他还真是从来没有这样被质问过,一
时也不想回答,但又不想这样尴尬下去。
  「蒋珊,你带她到外边客厅,告诉她为什么?」
  叶星辰心想,「你俩说去,爱咋咋!」
  蒋珊一看,表现的机会来了,一拉昕妍,「你先出来,我告诉你为什么,来
啊?」
  昕妍急于知道答案,又狠狠瞪了男人一眼,被蒋珊拉出了卧室。
  叶星辰躺在床上连衣服都懒得穿,抽烟休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而在客
厅的夏昕妍这会儿已经吓得嘴都合不住了。
  「你,说的是真的?他,他真喜欢那样?」
  蒋珊从脖子上把项圈一摘,扔给了昕妍,「你自己看看,我给我自己在宠物
商店挑的,红色的,他喜欢,你要的话,送你了。」
  「我……」昕妍拿着这给狗戴的东西,两手颤抖着。
  「你,你真的连他的,他的尿都,,」
  「嗯,每次都喝,我喜欢喝,你行吗?觉得我下贱吗?告诉你,为了叶总高
兴一下,我死都愿意,你行吗?」
  「我……」昕妍双唇颤抖,眼前的事实和蒋珊的话全都吻合,不由她不信。
  「我去刷牙,一嘴的味儿,他不喜欢,你不行就走吧,小女生做不来这些淫
贱事儿。呵呵!」
  蒋珊添油加醋,把屋里的男人简直形容成了变态色魔,想吓退这个竞争对手。
  可是她错了,她低估了这个在热恋中的夏昕妍。
  每个在热恋中的人,往往在最后面临真正分手的时候,才会知道自己为了对
方会付出的远比自己想象的大。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会拼命抓住,有多少殉情自
杀的少男少女,正是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击,所有的努力尝试都没有换来任何挽
回的余地,如果有一丝希望,他们都会紧紧抓住,绝对不会选择死亡。
  现在的昕妍就有这一丝希望,失去爱情的恐惧感,一定会把她赶向那唯一的
出路。如果让她失去叶星辰,她在那一瞬间真的有种不知所措,生无可恋的感觉。
这感觉让她乖乖地戴上了手上的项圈。
  昕妍戴好那红色的狗项圈回到卧室,什么都没说,在叶星辰吃惊的目光中,
默默地脱着衣服,她很平静,动作流畅没有一丝犹豫。
  一丝不挂的昕妍,高挑的身材站在床边,这又是她的第一次,但她并不羞涩。
精致的脸庞,全身肤白如脂,丰乳圆臀,长腿细腰。这肉体诠释了一副上帝的杰
作,圆润大腿紧紧地合着,玉手羞羞地遮住的黑亮阴毛,最后也干脆放手任男人
欣赏。
  叶星辰看呆了,眼前的肉体和刚才的女人有着质的区别。他即便刚才痛快地
发泄了一次性欲,现在也无法自持。
  再看昕妍脖子上的红色狗项圈,它代表了一种雌伏,它也表示眼前的女人可
以让他为所欲为,叶星辰揉了揉自己快爆了的大肉棒,已然是忍无可忍了。
  「叶总,我……我喜欢你……我更不想失去你,我……我还是处女,除了让
我喝那个,,其他的我都可以做到的。」
  「喝什么?」叶星辰好像没听清。
  「我说,我还是处女……我不想喝……喝尿……」
  叶星辰看着眼前的昕妍,爱地无以复加,被这肉体征服地彻彻底底。但突然
听到女孩说出「不想喝尿」这样的话,正在充血的肉棒,以难以置信的速度迅速
萎缩,没了兴趣。
  他此刻才知道蒋珊在客厅给夏昕妍说了什么,在心里把蒋珊骂了十二万八千
遍。他更是没想到昕妍为了不失去他,愿意付出这么大,至于昕妍是处女,他虽
然不在乎,但也是头一次知道。
  「我在她心里,现在是个什么形象,性变态总裁?操你妹的蒋珊,你他妈的
什么都敢说,把我的昕妍吓坏了吧?」
  叶星辰已经全然没了性欲,靠在床上懊悔地摇了摇头,真后悔刚才让她俩单
独在一起。
  可是,他这一摇头,却产生了今晚最大的误会。昕妍一丝不挂,可怜兮兮地
等着回答,那句「我还是处女,可不可以不喝尿。」她认为得到了摇头否定的回
答。
  「你……你……太欺负人了,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我还是处女……
我不想第一次就喝尿……不应该是这样的……呜呜呜呜」
  昕妍拿起地上的衣服,转身就跑。
  「哎……昕妍……你回来,不是……不是……」叶星辰想解释,但已经来不
及了,到客厅的昕妍,连内衣都没穿,套上连衣裙,跑出了酒店房间。
  「叶总,怎么了?」蒋珊在卫生间听到动静不对,赶紧进来问道。
  「肏你妈,怎么了?你那张臭嘴,什么都敢说。」
  「我,我还不是想教教她,她那么性感,你却来找我,肯定是她不好用么!」
蒋珊还在为自己狡辩。
  「用你妹,你等着,我的昕妍要是吓跑了,我……非把你……」
  「哦!叶总,有件事我想,现在必须要告诉你。」
  「什么?说。」
  「刚才,刚才我看见昕妍她,她跑出门后没进电梯。」
  「没进电梯?去哪了?」
  「顺楼梯间,去,去顶楼了!」
  「什么?啊……」叶星辰吓得差点晕过去,拿起睡衣,一把推开蒋珊,疯了
一样跑出去,一口气来到顶楼天台。
  夏昕妍一气之下,并没有跑远,她其实还是不甘心离开,在顶楼吹风,两手
正撑在二十层楼顶的护栏,她只是想伸展一下身体,让风吹吹她真空的衣裙内,
清醒清醒。
  可这个动作,在刚刚冲上楼顶的叶星辰眼中,就是个要跳楼寻短的动作。
  「昕妍,你……不要傻……冷静一下,求你千万别冲动。」
  昕妍回头一看,男人紧张的样子,马上明白对方误会自己想要自杀,灵机一
动,反而又做的更像了,还点了点脚尖。
  这一下可要了叶星辰的命了,腿一软,差点没跪下。
  「求你了,昕妍,我求你,你别傻,你要是冲动就白死了,误会了,你真的
误会我了。」
  「那到底我好,还是那个蒋珊好?」昕妍突然觉得,这么大个叶总,被自己
吓得腿都软了,挺好玩的,故意逗他。
  「昕妍,你最好,我在电梯里看见你第一眼,就好喜欢你,她和你没法儿比,
你别傻了,快过来。」
  「哼!那我又不会伺候你,还是她好吧?又会「吃」,又会「喝」呢!」
  叶星辰气的又在心里把蒋珊骂了三千多遍。
  「昕妍,一个男人怎么对待一个女人,完全取决于女人。懂吗?」
  「嗯!不懂!」昕妍懂也装不懂,撅着小嘴。
  「昕妍,你在我心里,谁都不能替代,下个月你过21岁生日,对吧?我礼
物都给你买好了,你不要冲动,不然我怎么交代呀!」
  「叶总,你知道我生日?」昕妍奇怪道。
  「知道,我早就在简历上查了,我要送你的礼物都买好了,过来呀。」
  「礼物?什么呀?」
  「「兄弟影业」呀!董事会上你也在呀!他们都反对收购的那家公司,而我
执意要买的「兄弟影业」,就是要送给你的。」
  「什么?你买个电影公司送给我?」昕妍睁大了眼,难以置信。
  「对!你不是喜欢演电影吗?我买家公司送给你,你想演什么就演什么,想
拍什么就拍什么?好不好?」
  「叶总,你为什么对我,对我这么好?」昕妍感动得都有些哽咽了,自己来
到星辰集团才一个月,和叶星辰认识更只有两个礼拜,他竟然收购一家电影公司
送给自己。
  「昕妍,最好的女人就应该得到最好的爱,你千万别傻了,我以后会对你更
好的,求你了,你走过来,别吓我了。」叶星辰说话的速度很快,声音更有些颤
抖。
  「那我还有个要求。」
  「什么都没问题,你说!」
  「我要你背我下去,像今天在长城上一样,我喜欢你背我。」昕妍说完,嘻
嘻一笑。
  叶星辰这才长出一口气,背着昕妍这样性感的肉体,他更是一种享受,两手
托住丰满肉感的翘臀,又被两只大胸紧紧地贴在后背,美人儿俏脸埋在肩头,体
香扑鼻,更有耳边呼气如兰。
  「我真的,真的……不想喝那个……叶总……可以吗?」
  「傻瓜,我永远不会让你们做不喜欢做的事。」
上一篇:【不能应我的话03之校园老师】(催眠)
下一篇:【狼狈来了之人靠衣装俱乐部2】(情色狼人杀)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