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奥法美味烤肠第三代】01误吃烤肠之殇(秀色)

  「这是什么屌网站啊?」王远看着金光闪闪的「受吾之因,承吾之果」占据
了整个电脑页面顿时无力吐槽了。在莫名的吸引下,王远转动鼠标,下面出现一
堆奇怪的物品。
  有换身棒、不老药、变身触手符、剥皮之刃、杀人电锯、噩梦剧场、失落面
具、人偶项链等等无数东西。
  「什么玩意,拜托弄正规点不好吗?东西没有分类,乱七八糟的。咦,他化
万千铸真一大法,这是什么东西?」王远点中了他化万千铸真一大法。「由炉鼎
化身法和众志唯一法构成,将修炼炉鼎化身法之人化为自身资粮和化身,以众志
唯一法剥夺炉鼎存在,化为大自在。属于源法经之一,大道允许修炼人数为为三,
库存一,售出一,已售完。这是什么鬼?算了,再看看有没有其他有意思的东西。」
  「时间因果控制器:时间之神和某佛陀意志纠缠所化,可以随意玩弄时间,
库存一,售出一,已售完。」
  「靠,记忆编辑器、梦魇之主神格(残缺)全是已售完,这网站太tm扯了,
顺序摆放无序不说,就连售完的东西都tm放在上面。」
  「这啥?天机因果匿形石。靠这介绍真叼,简直就是可以光天化日啪啪啪都
没人会察觉异样的神器啊。」
  ……
  「肚子好饿,刚不久才撸完,现在浑身发软」王远无意中看见右手残留的不
明白色液体,拿起卫生纸擦了擦丢进了床底下。「看看这网站对食品怎么恶搞。」
  「奥法美味烤肠第三代(变异品),真会搞。」王远突然看到一个食品,点
击进去。「环尾世界第三奥法时代魔竭纪大奥法师改进失败的伪第四代美味烤肠,
吃下烤肠的生物瞬间被烤熟成该食材最美味状态,因为该产品升阶失败,被浸泡
回退液,重新变回三代美味烤肠,但因种种原因,最后受该位面生灵排斥,大奥
法师临死前诅咒了该烤肠,该烤肠有变异可能。靠,介绍挺详细的啊。」
  「那就点下购买看看。」王远点击了购买后,竟然连付款都没有,直接购买
成功。「这到底是是什么网站啊?是游戏的话做的太不走心了吧。难不成是个脑
残病毒?」
  王远还打算继续研究电脑的时候,电脑上突然出现『因已送达,承蒙惠顾』
八个字,随后这个网页直接消失了,变回了一个暂停的a片网页。「什么情况啊?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啊?」
  突然客厅门哐咚一声,敲门声吓得王远一跳,赶紧将电脑关掉,拿起餐巾纸
将桌子底下不明白色液体擦掉。
  「敲门声怎么就只有一下子啊,难道不是心怡吗?」『毁尸灭迹』好的王远
疑惑的走出卧室,来到客厅门后打开门,让门外的季心怡敲门的手敲了空。
  「哟,这次反应挺快啊,本姑娘还没有敲门你这狗才就给哀家开门了,不错
不错,有长进。」季心怡背着小背包走进房子里。
  「小可可是一直一直蹲在门后,盼星星盼月亮,可把娘娘盼来喽。心怡娘娘
大驾寒舍,小可怎敢在心怡娘娘玉手敲完门后姗姗来迟呢,」
  「话不错啊,怎么到现在还是单身狗呢?」大大咧咧的坐在王远卧室里的椅
子上。「你房间里面到底是什么味道啊?每次来都这样,怪怪的,不好闻,说实
话,是不是刚撸过。说实话我就原谅你。」
  「啥,怎么可能呢?谁让我天生娇弱,天天喝药。」
  「骗鬼呢,垃圾桶里怎么只有卫生纸没有药渣呢?别告诉里面是你吐的血。」
季心怡撇了撇嘴,表示对王远的智商表示不屑,然后皱了皱可爱的小瑶鼻,打开
了自己的小背包。「算了,大慈大悲的我不计较了,我包里有最近的考试重点,
别到处乱混了,这次考试不及格,那本姑娘的拳头可饶不了你了。」
  「诺,小远子谨遵老佛爷指示。」王远殷勤的帮她拿过背包,翻开里面的重
点,心里十分幸福,对于王远这个单亲家庭而言,能有这样的天使数次将他在混
混的路上拉回来,一直不离不弃陪伴鼓舞着他,这一切真是太幸福了。
  「唔,这个烤肠好好吃啊!阿远,你在哪买的烤肠啊?」耳边传来季心怡咀
嚼的声音,这家伙每次吃东西声音都不小,一点都不淑女,等等,哪来的烤肠?
王远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立刻停止翻动笔记,呆呆的抬头看着季心怡。这才松
了一口气,还好,是我想多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季心怡看到王远刚才用惊恐看着她又迅速送了一
口气,使得她疑惑转头看了看四周,随后停止了咀嚼,目光也转移到了手中的烤
肠。「这个,怎么了吗?不能吃吗?」
  「没事没事。」王远打了个哈哈,看着她睁大眼睛一脸无辜疑惑的可爱模样,
笑了笑。「这应该是个过期的烤肠,我还以为这个烤肠是……唔……」
  「心怡……心怡……」王远的瞳孔突然张大,声音先是焦急,然后是撕心裂
肺的大吼。因为季心怡衣服瞬间像着火似得烧焦几乎殆尽,一头黑中微黄的秀发
变得极度扭曲,光滑的皮肤冒着蒸汽瞬间变得金黄油亮,外表覆盖着微黄透明薄
薄的肠衣薄膜,颜色和烤肠一样,在滋滋声中滴下一滴滴油水。整个房间里面充
斥着一种特别烤肉的香味。
  「唔唔……」王远撕心裂肺的上前抱住季心怡,她已经变成一个人形烤肠,
王远的眼泪滚滚流淌的将季心怡搂在怀里,滚烫油脂从季心怡身上滴落在他的胳
膊和怀里,极度诱人的香气和饥饿感充斥着王远的身心,然而此刻的王远完全心
情没有注意到这些,撕心裂肺的自责悲伤愧疚的情绪将他淹没。
  「呼呼……」季心怡发出拉箱般的呼吸声。
  「心怡……心怡……」王远痛苦的把脑袋抵在人形烤肠的脑袋上,两人额头
相抵处发出嘶嘶和哔啵的声音,他的额头上逐渐出现了油炸过的痕迹。
  「赫赫」一股热气从季心怡的嘴里飘出来。
  「心怡,心怡,你还活着,太好了。」季心怡的躯体剧烈地抖动中。嘶』的
油炸声传来,烧焦味和脸部剧烈的疼痛让王远从悲伤中清醒过来。「你是变成油
炸鬼了,呜呜,对不起,心怡,我,呜呜,」
  「真痛,呼吸,肺部像火烧一样。身体好像没感觉了,好痛……」季心怡痛
苦的浑身抽搐,她努力动弹着那鸡瓜似的却又焦黄的双手,手指勉强抓合然后又
无力的松开。
  「心怡,对不起,我就在这里不离开你,希望吃了我能平息你的怨气,呜呜,
对不起……」王远看着季心怡身上滴落着油脂,在地面上积累了差不多1cm厚
度。她的外表也由烤肠像烤肉转变,表皮相当多的面积已经是呈现诱人的黄金色,
有部分还有些焦脆的感觉。特别是脑袋、乳房、双手双脚、前臂和小腿等部位。
  「没关系。」王远怀里的烤肉发出嘶哑难听的声音。「只是,让啊远看到了
这个难看的样子,估计会给啊远带来噩梦吧!」
  「心怡……不会的……我不怕……呜呜……」
  「不要哭哦,啊远,我不怪你,这是我乱吃东西的坏习惯害的,这种死法真
是可怕呢!」王远怀里的人形烤肉季心怡双手努力着捧着王远的脸颊,在他的脸
颊上沾满了热油,但是季心怡双手很快就无力地坠落下去。
  「心怡……」
  「心怡一直都很喜欢啊远哦!只是现在连被来一发的机会都没有了。」怀里
烤肉的沙哑声音变得哽咽起来。「反而还让啊远一辈子记住了心怡现在这幅难看
的模样。」
  「呜呜,以前的心怡,呜,美美的让人想来一发,呜呜呜,现在的,现在的
心怡,香香的让我想来一口。」王远努力停止抽泣声,强打着笑容安慰怀里的心
怡。
  「也是呢,啊远,吃了我吧!这样我们就能一直在一起了,我的身体会成为
你的一部分。」季心怡努力却又徒劳地挣扎了躯体、四肢、可惜仅仅是让自己在
王远怀里微微地摇动了一点点。
  「不不不,你在说什么傻话啊!」王远紧握着怀里的手,她的温度已经不再
那么烫人了。
  「我的身体快冷了,那时候我应该就要死了。」季心怡丑陋面孔上的眼睛焦
脆的睁不开了,缝隙里的眼睛也早已熟透。
  「不……」
  「我想亲眼看着我成为你的一部分,可惜没有机会了。但是啊远,活着在不
了一起,就让我死了和你在一起,你来做我的坟墓来守护我吧。」季心怡似乎想
到了很多。
  「我……」
  「毕竟,我是要被处理掉的,我现在这个样子不能被别人察觉,会给你带来
麻烦的,吃了是最好的选择。」
  「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王远几乎崩溃。
  「还有,算了,啊远你还是把我喂狗吧!万一吃了我的肉,你也变成了烤肠
……呜呜……好痛……」
  「我变成烤肠的话,刚好我们能凑一对。」王远含着眼泪一口咬在心怡的胳
膊上,大口的将她的肉吞了下去,浓郁的肉香充斥着王远的脑海,他呜咽的咀嚼
着少女身上的烤肉,话语含糊不清。「如果我们一起变成烤肠不就不用担心这些
问题了吗?能死在一起也是一种幸福呢!」
  「慢点,好痛,好像有什么东西失去了,好难受。」过了一会儿,季心怡似
乎感觉到王远没有事,声音忍不住抽泣起来,嘶哑的催促着王远。「呜呜,看来
没事呢!快点吃吧!我身体快要凉了。」
  「呜呜……嗯……」王远看着季心怡的请求以及烤熟了色泽油亮却不再油滋
滋响的身躯,外皮焦黄发脆,一股肉香味扑鼻而来,脑海里不受控制的浮现出刚
刚那种唇齿间尽是肉香的美味口感,一把抓住季心怡无力垂落的胳膊,张开大嘴
对着狠狠的咬下。
  手,胳膊,脚,小腿,大腿,很快季心怡就被王远吃成了人棍,而王远身上
不少部位都被热油炸伤,同时因为连骨头都不放过疯狂的啃吃季心怡躯干,脸上
满是油脂。有的肉入口即化,有的肉一丝丝有嚼劲,有的肉香脆可口,有的肉绵
软鲜嫩,有的肉香浓嫩滑。除了身体感官上十分美味,就连精神上王远也是十分
的舒爽。一股股奇妙的气息或物品,或清凉或炽热,都似乎夹杂在美味的肉里,
随着王远疯狂的吞咽,一起进入了他的体内,给他精神上带来了奇异的饱胀感和
饥饿感。
  在王远陷入极致幸福感觉的时候,季心怡却是承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豆大
的油珠从她的眼睛部位流淌出来,倔强的她强忍着痛苦,使得焦脆黄腻的脸上显
得有些狰狞。季心怡感觉身边贪婪的王远有种陌生感,他仿佛不知饱涨疯狂的将
她胳膊连骨头都不放过的吃掉,又失去理智的撕掉了她的大腿。痛苦的意志快要
涣散的心怡在无尽担忧下,模糊的感知着王远大口的将她的腿连骨头吃光。陷于
奇妙状态的王远还不满足,疯狂的咀嚼着季心怡香脆的乳房和其他部位,给季心
怡躯体上到处留下啃痕。
  「我现在都好冷好空虚啊!我的身体和灵魂好像都被吃掉了。啊远,我要来
到你的胃里来取暖了。」剧烈的疼痛中带着一阵阵酥麻,身体一点一点被吃掉失
去感觉,灵魂却像是被撕扯空缺,季心怡焦黄香脆的脸孔上浮现出奇异病态混杂
着痛苦的幸福。
  「终于要解脱了」只剩下大半个脑袋的季心怡心里突然平静了下来。「我解
脱了,希望啊远你不要给自己束缚。」
  ……
  「呼呼,真可怕,呼呼……」王远眼角划过泪水,一脸痴态的躺在地上摸着
肚子,地面的油脂沾满他的衣服,但他却毫不在意「好悲伤,好舒服,好饱。」
  「心怡,我会替你活下去。」王远痴笑着摇摇晃晃站立起来,身体却在急剧
的变化成了少女模样,正是刚才被吃掉的季心怡。「心怡的样子我有,心怡的记
忆我也有,死去的是王远这个人渣,而不是美丽乐观的季心怡。」
  「而现在,浑身充满了心怡对王远的爱意和幸福。」王远痴痴的脱掉了衣服。
「这也是心怡的愿望,和王远在一起,在两个人的家里做羞羞的事情。」
  「啊……」王远赤裸的娇躯躺在床上,他不由轻吟一声,呼吸声愈发粗重,
她浑身上下似乎都变得十分敏感,胸前嫣红的两点更是傲然挺立起来,洁白的双
手不受控制的移到满的胸前缓缓揉捏起来。
  「心怡的奶子,哦不,是乳房,是胸部,挺有料的,这才15岁啊!呼呼
……」王远下体的私蜜处开始传出那种奇妙到骨髓深处的瘙痒感,她感受到大腿
那里一大片的湿润,修长健美的双腿也在轻轻摩擦着。
  「我,我太……不知羞耻了!」王远双手揉捏着乳房半天后,双眼迷离的王
远半张着诱人的红唇,想要说些什么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原本还有一丝清明的
黑色瞳孔也终于被情欲所吞噬,右手慢慢的滑落到自己的双腿之间。白嫩的手指
正在她的阴道里浅浅的进进出出,并且开始有淫水分泌出来。接着她空出来的手,
开始沾了淫水,在私密处开始做小小的环绕抚摸动作。
  「唔……」王远美丽的面容猛地扬起,白皙的脖颈挺得笔直,秀丽的黑色长
发来回甩动着,娇躯更是浑身僵硬,一不小心插过了所谓的处女膜,这显然是两
人记忆力都从未有过的感觉让王远无所适从。渐渐的,王远紧绷的身躯慢慢放松
下来,插进蜜穴的手指开始缓缓抽动,王远的嘴唇里吐出甜蜜的呻吟。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远自慰的手法也慢慢由生疏变得熟练起来,插在蜜穴中
的手指也由一根变成了三根,但是她的动作依旧轻柔无比,好像害怕伤到里面的
处女膜般。
  「喔……心怡,我,我爱你……」王远开始不由自主的呻吟着。王远双腿不
自主打开,头往后仰。双手的洞做越来越粗暴、越来越快。
  「不,不,我爱的是王远,我,我是心怡啊……」王远前额开始渗出汗水,
喘着粗气开始大声呻吟起来。「喔喔喔……太爽了……」
  「嗯……啊……嗯……」王远那悦耳动听的娇喘呻吟在房间里不断回响着,
赤裸诱人的娇躯在床上不停扭动着,将床单绞出一道道皱褶。
  似乎察觉到即将到来的高潮,王远的动作愈发激烈起来,可是王远潜意识里
却是将插在蜜穴中的手指换成了一根。他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仰,双腿越来越开,
手指抽弄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越来越粗暴,最后王远像是条蛇一样的大力扭动,
连床都喀喀作响,嘴里的呻吟也一声高过一声。
  「唔啊啊啊……」高潮的来临刺激得王远翻起了白眼,双腿像是抽筋一样的
伸直,全声像是被电击一样抖动着。在高昂的淫叫声中,一股蜜液从蜜穴中喷涌
而出,空气中更是散发着一股浓郁的味道,她终于达到了高潮。。
  「呜呜,心怡……呜呜,啊远……」王远整个人浑身瘫软的躺在混合了蜜液
和少量血液的床单上,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也没有。而他一只手还深深插在蜜穴
中,失去灵魂的空洞双眼中,在偶尔扭动下体,让下体传来阵阵快感时,还会闪
动着为高潮而满足的贪婪淫欲,只见她浑身不断地抽搐,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迷
离淫荡的表情组成一幅邪魅的画卷。
  啪的一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意识朦朦胧胧的王远发出幸福的笑容,喃喃
自语。「是啊远吗?」
  「格老子的,难怪那么远就听到有骚货的叫床声,声音熟悉的还让老子差点
以为是那个崽子在看片呢。」一个邋遢的大汉走到王远的房间来,贪婪的眼神死
死的盯着床上赤裸的娇躯,一脸淫笑。「哟,这不是那小崽子的同学吗?小娘皮
你放心,那崽子毛都没长齐。既然你这么饥渴,那么我就大慈大悲的帮你解解渴。」
  「你……」王远的意识清醒了些,迎面而来的是他父亲的那张贪婪的大脸,
王远恐惧中下意识低声喊了声「爸爸。」
  「小娘皮挺懂调啊,老子刚从监狱出来三个月就遇到你这么一个极品,那逼
崽子真是艳福不浅。」王昌德一脸兴奋的看着王远扑了上去。「先让老子试试水。」
  ……
上一篇:【爱无界】(十三 怪事连连)
下一篇:【不能应我的话03之校园老师】(催眠)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