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妻子的恋爱-隔壁的老王】(2.4-2.6)

              第四章:献妻
  芳芳最近很忙,繁琐的装修事宜让芳芳忙的焦头烂额,而我呢,被李处的一
番话说的心里纠结万分。
  钱,权,高高在上的权利,为生活奔波的蝼蚁?
  新居装修已经快要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这天,闲着无事,我独自一人来到
新居,想着慰问一下辛苦的施工人员,门开着,刚进门,就听里面施工队的两个
工人在闲聊着。
  甲:我说老李啊,你别老是跟着人家房东太太的屁股后面转啊,房东太太只
要一来,你就马上停下工作干嘛,看你那色迷迷的眼神,老是看着房东太太的胸
部和屁股,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乙:得了吧,你不是一样,还他妈说我,叫我说啊,房东太太绝对是个骚货,
房东指定满足不了她,你看她,每次来穿的那叫一个骚,吊带紧身衣,那两个大
奶子晃荡晃荡,摆明了勾引嘛,就说前天,她穿的那个裙子,都在屁股上一点点,
蹲下身子那东西那会,楼上老王盯着她屁股看呢,我在边上也瞄了两眼,我操,
你说怎么着。
  甲:怎么了怎么了,快说快说,说着,这个工人还不自禁的摸着自己的鸡巴。
  乙:那骚娘们,刚蹲下,裙子就翻上来了,我一瞅,我去,两个大白屁股啊,
真大,真白,工人咽了口口水继续说道。
  乙:就看到一个大屁股,透明三角裤都包不住了,我都看到她骚逼的毛都露
了出来,还有上面,楼上那老王头,一个劲的用眼神偷瞄着,见我看到后,还他
妈不好意思了,居然把房东太太扶了起来,叫我说,昨天就应该上去办了她,太
骚了。工人意淫道。
  甲:对了,你不要说,房东太太和老王头我看也有一腿,来了工地也呆不了
多久,一个劲往楼上跑,你说房东太太图老王头个啥,那么老了,鸡巴指定不好
使啊,还不如便宜咱兄弟俩,干的他走不动道,哈哈哈。
  乙:对对对,就说今天,才来一会,就跑楼上去了,说不定,现在就和老王
在床上操着逼呢,过会有空上去偷听一下,哈哈哈。
  嗯哼,我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打断了他们的话,走了进去。
  房东来了啊,我们干活去了啊,工人见状尴尬的离开了。
  芳芳今天就在工地吗?芳芳和老王?芳芳最近早上出门的时候都穿的很得体
啊,难道为了跑工地还特地换身衣服?我纳闷的想道?
  我快步走上楼,老王门开着,在门口就见到老王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电
视呢,我刚走进门,就见芳芳端着菜从厨房走了出来。
  呦,老公来了啊,一起吃饭吧,我做了好多菜呢,说着将菜拿到了餐桌上。
  我听楼下工人说你上来了,我来看看,我阴沉的说道。
  只见此时的芳芳确如工人所说,穿着紧身吊带背心,雪白的乳沟若隐若现,
牛仔短裙都快齐了逼了。
  晓岚啊,你有这媳妇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老王爽朗的笑道。
  是啊,老公,王叔平时没人照顾,中午就吃方便面,我想着吧老吃方便面不
好,最近就中午过来给他做饭,芳芳接话道。
  哦,没事,没事,我接话道。
  你怎么衣服换了,早上去汪姐那不是穿这一身的啊,我疑问道?
  是啊,天太热了,穿着工作的衣服不方便,出汗,工地更热,我就换了身休
闲的,嘿嘿,老公你说我聪明吗?
  你是真聪明啊,因为怕热都让人看到逼了,我心想到。
  晓岚啊,来都来了,一起吃午饭吧,芳芳菜做多了,我俩胃口都小,一起吃
吧,老王热情的说道。
  下午,开车带着芳芳去建材市场买材料的时候,我试探着问芳芳:老婆,你
最近和王叔看来关系很好啊,经常一起吃午饭吗?
  怎么了啊,老公你吃醋啦,芳芳娇笑道。
  你不知道,王叔很可怜,老婆死的早,儿子也在半年前出了意外,现在就是
孤身一人了,我觉得吧楼上楼下的邻居,平时汪姐那工作也不忙,我要多照顾照
顾王叔一下,你不介意吧,老公,芳芳真诚的看着我道。
  不介意不介意,我老婆是善良天使嘛,我苦笑着接话道,而且现在你和汪姐
就是大慈善家嘛,到处献爱心,多一个王叔不多。我继续嘲笑着芳芳。
  讨厌啊老公,你嘲笑我,我对王叔说了,以后等我们搬进来后,王叔也别天
天外面找吃的了,在我们这里搭个伙,一起吃饭吧,老是外面吃对身体不好,你
说好不好啊老公。
  好好好,老婆你做主就行,我说道。
  心里确又闪现出冯总与芳芳那激情的一夜,久久不能释怀,难道同样的经历
又要重演了吗?
  望京Cbd,办公室,28楼。
  还有一个礼拜就要搬入新居了,本应该高兴才对,不过我一直拖延着的事情
又浮出了水面,李处。
  他并没有再次打电话问我关于芳芳的事,我知道,这个层次的人不会为了一
件事多次询问的,他要的是结果,而我,本想着尽一切可能拖延下去,最后不了
了之,不过李处并没有让我如愿。
  青岛那边来电话了,项目款没有如期到位,卡在了李处那一环节上,我知道,
这是李处在刁难我了。
  我打了个电话给李处,秘书接的,说李处不在,我只能拨打李处的手机,不
接,再打,不接,再打,按掉了。
  我明白了,该来的总会来的,那一刻,蝼蚁的感觉又浮上了心头,看着,楼
下行走的人们,我和他们有区别吗,没有,大家都是蝼蚁,没有区别。
  良久,点开微信,找出李处的微信号。
  李处,我安排好了,后天晚上请您来我家。
  迟疑……迟疑……良久的迟疑……闭上眼,发送。
  2015年8月27日,上午,某咖啡厅,李处如期出现在我面前,我需要在最后
努力一下。
  李处,您能不能放过芳芳,求您了,我帮你找个更年轻的处女你看怎么样,
我还抱着一丝希望的说道。
  你妹的,耍我啊,你没摆平让我来北京干嘛,说着就要走。
  李处李处,您别走,你看这个,说着从包里拿出来一个牛皮纸袋,100万。
  李处看了眼后,丢在了我眼前。
  我缺你这钱吗,告诉你,今天只有两条路,一,我现在就回青岛,二,我晚
上去你家,你自己看着办吧。
  餐桌上的水杯已经空空如也,安眠药随着温水进入到了芳芳的胃里,芳芳已
经睡着,而我,坐在沙发上等待着。
  叮咚……门铃响了,催命铃……
  肥头,大耳,地中海,短袖T恤,短裤,腿上白白净净,裤裆中的那一根罪
恶之源已经时不时的耸动着,老色鬼,有那么急吗。
  李处,您来了,芳芳在卧室呢,您轻点,我不知道我自己说了什么,我不知
道自己该说什么。
  李处浮现出罪恶的笑容。
  李处没有把门关上,就像让我看现场直播一样。
  两具肉体已经全部脱光,李处肥胖的身躯与芳芳阿娜的体态显得如此格格不
入,李处并不像前几次那样急不可耐,就像他说得,最后一次要好好享受一下。
  芳芳被李处摆成了大字型,洁白的肌肤在灯光的映衬下格外光彩,沙发上的
我远远的就能看到李处急迫的用那张臭嘴吻着芳芳的每一寸肌肤,并不是说道,
小美人,想死我了。
  双手不停的在芳芳的奶子上捏着,拉长,揉捏,又不时并拢,捏着乳头拉长
到一个不可思议的位置后一下子放手,看着奶子通过惯性不停的甩动。
  好玩好玩,太好玩了,李处的声音不时的传来。
  我硬了,像密室那次一样,我硬了。
  小鬼,你给我进来,坐到床上来,看着我玩你老婆,李处开始变态起来。
  我亦步亦趋的坐到了床上。屈辱的看着。
  他妈脱衣服啊,李处冲着我吼道。
  我慢慢的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挺着根大鸡巴,站在床边。
  李处看到了我勃起的鸡巴,嘲笑道可以啊,兄弟,状态不错啊,看着我玩你
老婆你兴奋吗,来上来,抱着你老婆。
  我坐到了床头,将老婆拉起依偎在我胸口,这个是年轻男女最幸福浪漫的一
个姿势,不过眼前还有这个老男人。
  把你老婆腿举起来,李处说道。
  我羞耻的将手放在老婆双腿后膝盖出分开,就像抱着老婆撒尿一样的姿势。
  李处看到这个姿势后,越发控制不了自己。
  只见他张开血盆大口包住了老婆的小穴,不时舔着老婆的阴唇。
  睡梦中的芳芳像是感受到了侵犯一样,不时变换着睡姿。
  举高一点,老哥要操了,李处兴奋的对我说我麻木的举高了老婆的双腿,此
时我的鸡巴已经高高仰起,甚至开始出水。
  噗次,进去了,李处的大龟头进入了老婆的小穴,抽插起来。
  爽爽爽,太他妈舒服了,李处边操边说道。
  随着李处不停上下操弄着芳芳,老婆身体也上下移动,我的龟头,不停的受
到老婆屁眼上下移动带来的摩擦,龟头上刺激感越来越强。
  李处不停的干着,边干边捏着奶子,兄弟,爽不爽,戴帽子爽不爽啊,不时
的李处说着话刺激着我。
  爽,真爽,我发自内心的说道。脑袋里,羞耻感,刺激感汹涌袭来。
  李处越操越快,越操越快。终于,只见李处拔出鸡巴,对准老婆的脸。
  一下,两下……七下,八下,足足射了八下。
  老婆的脸上又一次被精液覆盖了,身后的我的嘴角也被殃及池鱼。
  太爽了,兄弟,放心,哥哥是个言出必行的人,请放心,这绝对是最后一次,
以后哥哥再不骚扰弟妹了,咱哥们今后好好赚钱,明天你让你青岛那边项目经理
来找我吧,我把款拨给你们。
  李处走了,我安静的看着眼前的老婆,脸上都是干涸的精液,我的鸡巴仍然
高高翘起,身体上的刺激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我起身将鸡巴对准老婆的小穴,
狠狠的杵了进去。
              第五章:新居
  搬家了,我们搬入了新家,属于我们俩的新家,就像这个地方可以带走所有
的不快,带走所有屈辱。
  那晚上的事我努力的想忘却,努力维持着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和芳芳嬉
笑着,打闹着,但是,一个男人的直觉让我感觉到芳芳确像变了个人一样,她开
始对我沉默,那晚开始我每次主动的和芳芳说话,但是等来的只是……哦,好,
随便。
  芳芳应该不知道啊,怎么回事呢?我疑惑了,每次和芳芳说话,很多话后才
能换来芳芳勉强的微笑。
  搬家那天我和芳芳很早来到了新家,等待着家具的到位,芳芳无聊的坐在沙
发上,我像一个兴奋的孩子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看看,那里看看。
  芳芳,我们终于住进来了,开心吗?我问道。
  嗯。
  家具什么时候到啊,我继续问道。
  不知道,你自己打电话问吧。
  哦,晚上吃什么啊,要不去买个菜先?我努力想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
  随便,你自己决定把。
  我沉默了。
  呦。搬进来啦,来来来,我帮你们……门口传来了老王的声音。
  王叔来了啊,芳芳见到老王后马上起身走到沙发上,就像迎接丈夫一样,拉
着王叔的手臂,我们自己来,王叔,你好好休息,芳芳在那晚后第一次说了那么
多话,对老王说的。
  王叔,我们自己来把,我也无奈的接口道。
  王叔,要不我和你上去做饭吧,这里让晓岚搬,搬好后让他上来吃饭就行了,
芳芳继续说道,并拉着老王朝楼上走去。
  空空荡荡的房间内只剩下我一个人在那里矗立着,不解,心苦。
  收拾好所有的房间,我来到楼上,看着忙碌的芳芳和翘着二郎腿的老王,一
瞬间我感觉我才是一个邻居,闯入了他们俩的二人世界。
  我收拾好了,芳芳,能吃饭了吗?我嬉皮笑脸的对着芳芳说道。
  快了,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王叔,饭做好了,快上桌吃吧。芳芳转身端着菜洋溢着笑容对着客厅里的老
王说道。
  一顿无法下咽的饭菜,不是做的有多难吃,相反,非常的可口,只是,饭桌
上的老王和芳芳就像很有默契的情侣一样互相夹着菜,而我这个正牌老公,则在
他们身边默默一次次动着筷子。
  晚上,新居第一天的床上,我躺在床上。
  芳芳洗完澡也上了床,背对着我玩着手机,我抱着她,说道。
  老婆,我们今天有了自己的大房子,你看房间也足够多,要不,我们现在造
个人吧,地方那么大,我们俩住哪够呢,我舔着脸说道。
  太晚了,我不想,睡吧。芳芳说道。
  一股无名火油然而生。
  到底怎么了,老婆,我到底那里得罪你了吗,我大声质问道,最近你态度对
我那么差。
  也许感觉到了空气的凝固。
  不要了,老公,最近汪姐那里工作太忙了,我太累了,下次吧,今天睡觉了,
芳芳温柔的说道,久违的温柔。
  你再累也要对我老公好一点吗,对吧,我恢复了笑容。
  嗯,乖,老公,下次吧,今天睡了,说着还吻了下我的嘴。
  第二天,我约了汪姐,将昨晚未发泄的激情都发泄到了这个老女人的身上,
俗话说老逼泻火,这是真的,老逼是真泻火,能让你所有的紧张情绪平静下来。
  汪姐,最近芳芳怎么样啊,工作很忙吗,我问道。
  还可以吧,忙是忙了点,怎么了,小夫妻闹矛盾了,怪不得,我想呢,怎么
那么好,来找我。
  没有,就是感觉芳芳最近好像很疏远我,我继续说道。
  哎。你们最近搬了家,整个家又都是芳芳一手操办的,能不累吗,你回去好
好待她。汪姐继续道。
  就这样,日子又在我和芳芳貌合神离的状态下过了三个多月,这三个月中,
每次我苦苦央求芳芳做爱,等到的都是拒绝,最大的施舍就是两次可怜的打飞机。
  2015年12月24日,平安夜。
  本该是一个情侣共度良宵的日子,在我和芳芳吃了顿大餐后,我们回到了家
里,洗漱,睡觉,无语。
  芳芳,今晚那么好的日子,要不我们来一次吧,生孩子,不戴套,我记不请
已经第几次这样说了。
  不要嘛,人家累死了,打飞机吧,你去洗干净,我帮你,芳芳笑着说。
  又是打飞机。
  打飞机快吗,再说你那个太大了,我受不了。芳芳娇羞道。
  好吧,聊胜于无。
  夜里两点半,我从梦里醒来,是尿意让我醒来,也许是老天让我醒来,芳芳
不在身边,并没有躺在床上。
  挣扎起身,来到卫生间,灯开着。
  若有若无的说话声,是芳芳的声音。
  讨厌你,笑话我。我能清晰的听清这句话,虽然确实很轻。
  芳芳,你在里面干什么,和谁说话呢,我在门外问道。
  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后,门打开了,门打开了,芳芳若无其事的说道:没有
啊,晚上我起来上厕所,我在看电视剧呢,说着,随手将手机交给我,确实是电
视剧。
  芳芳睡着了,留我一人独自清醒着,真的是视频吗,还是,芳芳出轨了?
  第二天醒来,芳芳不在身边,又不在身边,芳芳的手机落在了床上,她在厨
房做早餐,我拿起她手机,疯狂的寻找着蛛丝马迹,微信,短信,通话记录,没
有问题。
  我犹豫了,是我多心了吗,我回忆着芳芳身边的每一个男性角色,芳芳公司
的?不可能,汪姐那边没有一个男性,同学?不大会,我们是北漂,所以同学都
在老家呢,那会是谁呢,一个名字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楼上王叔。
  对,如果出轨,最有可能的就是王叔了。从芳芳最近和王叔的态度来看,如
果要出轨的话,那一定是王叔,我要查清楚,我下定了决心。
  说着,趁着芳芳做饭的机会,我拿着芳芳手机下载了一个窃听程序和一个定
位App(为什么每一篇色文都会出现这个东西呢,思路跳脱一下),放好,佯装
继续睡觉。
  芳芳走进房内,老公,起床吃饭了,大懒猪,芳芳久违的对我如此态度。
  嗯……好好好,就起来。
  来到公司,找好地点,买好高倍望远镜,回到小区,找到物业,天助我也,
王叔对面楼层的那户人家是空置着的,付钱,买下(再跳脱一下,好厉害的楼主,
随随便便拿得出那么多钱,嘿嘿,自己意淫一下自己)。
  回到公司,手机调成芳芳有动向提醒的模式,开始继续上班。
  叮咚……临近中午,提示来了。芳芳上地铁了,家里方向……
  我紧张起来,赶忙开车回家。
  架起高倍望远镜,观察着对面的动静,心里一直在喊道,芳芳,不要啊,芳
芳,不要去啊……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芳芳手机里的窃听程序发送了一个叮咚的按门铃的声音。
  高倍望远镜里的老王,从沙发上起身,我绝望了。
  门打开了,芳芳款款走了进来,手中拿着许多菜。
  王叔,你看,这里是今天的菜,新鲜着呢,来,我去厨房做,芳芳道哎呀,
你这个小妮子,天天工作那么忙就不要经常过来我老头子这里了,多不好啊,别
来了别来了啊,老王爽朗的说道。
  没事,顺便,多带一个人有什么问题呢,我和晓岚也要吃饭的呀,芳芳笑道。
  很正常,完全没问题,我疑惑了,继续观察着。
  说着,芳芳来到厨房,不一会,一桌子菜端上餐桌,夹出一部分留给王伯后,
芳芳来到门口说道:王叔,我先下去了啊,我把菜放家里去,去上班了,88啊。
  谢谢啊……爽朗的笑声从手机窃听程序里传来。
  芳芳回到了公司,没有任何问题,芳芳早就对我说过要多带一个人吃饭的,
一定是今天他们没有性欲,我邪恶的想到。
  一周时间过去了,芳芳在一周内,中午回过三次家为老王做饭,没问题。
  两周时间过去了,三周时间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完全没问题,正常的让
人不敢相信,难道我真的想让他们发生点什么事才好嘛,我自我嘲讽道。
  我的情绪恢复了正常,也渐渐开始不是每次芳芳的行动我都会去跟踪。
  慢慢的将心里的疑虑放下了。
上一篇:【娇妻终将沦为他人胯下之物】(32)
下一篇:【老婆的性爱回忆】(21)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