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夜雨】(12)

               第十二章
  我觉得,妻子在我与刘能之间,是有过摇摆的。
  我讲的,并非情感上的摇摆,而是纯粹的,基于现实考量的摇摆。
  A-1视频里,事后让我寒毛直立的,并非暧昧的调情,也并非妻子花式出格
般的背叛,也不是差点就被强上的危险。我之所以用强上而不用强奸这个词汇,
是因为纵使她没有挣脱成功,最终让刘能得逞兽欲了,这场闹剧的本质也并非是
一场强奸。
  正如她所说的,刘能并没有违背她的意识。
  真正让我害怕的是,妻子那张从未在我面前展露过的纯真和淫荡的脸,在视
频里,在刘能面前却是那么真实。我并不幼稚地认为那就是她内心的一次真实爆
发,那些个性全是假的。可就是这种虚假,却让她演绎得同真实无二。
  她挑逗刘能,以期盼他从心底爱上她,其背后原因又是什么,不会只为了摆
脱贷款危机吧?视频中那一仗梦洁赢得彻底,她不仅未失去贞洁,甚至诱使刘能
说出了誓言和新的游戏规则。
  梦洁硬是把一张面具演成了一张活生生的人脸。
  窗外夜色低垂,灯火如织,我陷在自家沙发里,出神发呆。今天离梦洁冲撞
房东那天已过去又几日。虽她说过,想被刘能强奸,准确地说,是在江老的高质
量监控设备偷摄下,被刘能粗暴地强奸。她期待猛烈,最好能在她身上留下瘀伤
的程度,最好除了视频证据更留下其他佐证,且越快越好。
  你不要总让我觉得,只有一人在为这个家担惊受怕,当我抱怨时,她曾这般
喃喃说着。
  尽管我已默许她去牺牲,可具体拍摄的实施却毫无丝毫头绪,进展一度停滞。
  都是因为女生展现魅力要相对麻烦一点,必须显得被动而柔弱,态度越不情
不愿,在男人心中的位置就越高。梦洁既已经搬出了刘能家,近期再主动上门求
肏就是不理智的,反会令人生疑。期间,我同梦洁聊过一次,问她的看法。妻子
也是叹了口气,一筹莫展,她幽幽说道,如今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她竟参杂着几丝玩笑口吻自嘲道,羞羞答答的新娘子点头了,新郎官同意了,
洞房花烛诸般道具都准备好了,大戏要开锣,可是奸夫刘能,也即是万事俱备只
欠东风里的东风,却从人间蒸发了,退出了我俩的生活,消失得干干净净。
  燃气热水器响起的轰鸣声再一次打断了我的思绪,妻子正在洗澡。从榆龙小
区回来,床笫之间那点事,妻子就变得热情而主动了,不再冷冰冰地对我,而这
不过是一种补偿,一种安慰服务。
  或者评价为一种交易更恰当,用夫妻间最正常最理所应该的房事,去交换我
对刘能的协助、同意、原谅,及交换我直到人生尽头的沉默及软弱。
  用最小的音量,我低头呜咽了,却出不来一滴眼泪。而与丧失哭泣的能力一
般,我的男性功能似乎也出了问题,尽管在妻子纤细柔软手指抚摸下,还能变硬
变挺,可总在进入她身体前,或者刚进入她身体时,迅速软掉,用垮掉这个词可
能更贴切,然后任凭如何折腾,短时间内都不能再举。
  没有快感,更别提高潮。
  眼前是江老的硬盘,它自拿回家起就从未触碰过,我现在将它与电视相连。
无论硬盘里存了些什么,妻子是不愿看的,她故作不感兴趣,但我理解她的难堪。
我不去碰的缘由,则是因为难过。
  她满心满脑只关心未来,只关心江老的配合,只关心顺利拍摄下刘能强奸她
的过程。甚至刘能的巨物能带给她更好的性体验也不是她现在要去考虑的,她需
求的其实就是能度过眼前危机的方法,为此情愿付出贞洁为代价,哪怕将自己绑
在砧板上当一回祭品都行,谁来上她都行,仅此而已。
  我暗自下定决心,要同妻子一起来看那些视频,这并非出于羞辱或报复。我
忽然失去的男性功能并非生理上的病变,在这个节骨眼上,我,我必须找回它。
影片记录着梦洁的污秽,可是这些压抑我的伤害,而不能总是回避,得敞开心去
面对。
  就像老头说的,得学会转化痛苦。
  不多时,妻子打开了浴室的玻璃门。我朝走道里望去,热腾腾的水气向着天
花板升腾,结成白色的雾团,又随即消散。云蒸霞蔚中的梦洁是荷中的仙子,俗
尘不沾,肌脂晶莹,一袭薄丝银色睡裙挂在她胸前那对隆起的乳尖上,化成揪人
心魄的轮廓。
  紧贴着她湿润身子的,是不再起遮拦的蝉丝。
  银裙的长短仅及腿根,当她正常站姿也仅能遮住屁股,可这时她还抬高双手
去擦拭头发,被提高的裙摆使她一双雪白的屁股蛋儿全都曝露了。她在家,无论
是我们家还是刘能家,都这么肆无忌惮,不用去瞅那深谷幽漆,便知道未穿内裤。
  「老婆。」我看她正往里屋走,忙大声喝住。
  「怎么啦?我在擦头发呢。」她回身问道,刚洗完澡的俏脸红扑扑的,雪白
嫩足坭在拖鞋里,修长的美腿如玉藕连蒂,曼然伫立,不再移动。
  「我知道,先不要管头发了,你先过来一下,陪我看视频。」我说。
  「什么视频?」
  「从江老头那里拿来的,你的视频。」我如实说道。
  「啊?那个…那种视频你想看自己一个人看不就好了,我…不想看,现在不
想看。」梦洁继续擦头发,依旧不肯到沙发这边来,她的表情上,写着我有毛病。
  「你陪在我身边就好了。」我坚持邀她一起。
  「不,我不看。为什么要我陪你看那个啊?老公,我去吹头发了,不然一会
得头痛了。」妻子故作娇态,是想掩饰尴尬。
  「我这两天那个不是不行么?有的问题,心病还得心药医,这些视频也许能
改善。」我说道。
  确实这几天妻子在我身上费了不少劲,可都是白用功,没有一次是成功进行
的,为这事,她也心烦。
  「看这些视频,不是更病得重了?」梦洁觉得理由很荒谬。
  可我就看着她,不说话。
  「怎样改善?」越过走廊,妻子远远瞧过来的眼神有些微妙。
  「不知道,你要不先吹干头发,穿件外套再过来,我等你一起看。」我说道。
  十一月已经开始变天了,不想她着凉头痛。
  「现在不用,冷的时候我自然会穿。」梦洁见我三番五次坚持,最后还搬出
这个理由。就不再好推辞,她踌躇地走到我身边。更把毛巾罩在头发上,使我无
法看到她的表情。
  「我还是不能陪你看…我总觉得…这样不对,哪里怪怪的。」刚坐下的妻子
忽然有些退缩。
  「不会,这并非全部的视频,只是温泉山庄那段时间的,那一夜的并不在里
头。」我理解她为何犹豫,这么说算是安慰么。
  「怎么?那老头不肯给你?」梦洁原本认为全部视频已经被我拿到手了,她
心里一惊,莫非老头还有其他条件?」
  「只是视频资料太大,时间来不及拷贝而已,老头人很好,你不用担心。」
我回答,手伸向了茶几上的遥控。「只是陪我看之前那一段时间里的录像。」
  「可我担心你还是会生气发怒,会更加埋怨我。可你说过的,过去的事就让
它过去,该翻篇的要翻篇,只有这样日子才能继续。」妻子喃喃说道。
  妻子侧对着我,面朝电视。那条湿漉漉的毛巾就像她最后的遮羞布,在有意
的遮挡下,只瞧得见轻咬的嘴唇及微微发抖的后背。
  做计划总是比付诸行动要轻易百倍千倍,妻子谈论全盘方案时口气是那么斩
钉截铁,似乎即将被强奸的是别人,而现在仅是通过录像回顾那些肮脏的过程,
却十分为难。
  「你先答应绝对不发脾气,我才陪你看。」她提出了条件。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我语气恬淡地回答着,打开了电视,不再多言。
  尽管老头说过,顺序可能并不是按字母先后,但我们还是依字母顺序播放,
总是全部都要看一遍的,首先开始播放的是视频A-2。
  从角度上来看,摄像头藏在刘能家电视柜后,位置略低,角度自下而上监视
整个大厅。如同A-1一样,这段视频依旧是从浅绿色的沙发开始的,我留意到,
视频时间是夜晚。
  沙发上的人这次换作了刘能,这段时间他俩都是同居在一起的,据说主卧妻
子睡,刘能睡客卧,并未越轨,更之后梦洁离家失身于刘能之后,他才搬去酒店。
  是否真相,我想视频内容会解答一切。
  『你这样子上班,同事没关心关心你?』说话者是画面外的梦洁,她可能在
厨房或餐桌旁的位置,那里是监控死角。
  正换药的刘能笑了,他放下手中小瓶,回答道,『哎,单位里都传开了,我
毕竟是个领导,调戏良家,好说不好听啊。』「视频清晰度…这么高的?」现实
里的妻子颤声问道,惊诧之余,交叉在胸前的手团得更紧了。
  我嗯了声算是回应,双眼依旧看着电视,不想错过任何细节。
  画面里,梦洁缓步走向沙发,就像现在离我的距离更近,坐在刘能旁边。与
A-1不同的是,这次她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真难为了梦洁,离家出走竟还带了
条牛仔裤。
  『那你现在还疼不疼呢?』梦洁关心地看着刘能脸上的红药水,『好像没之
前那么肿了。』『废话,肯定疼啊。眼角都破口子了。』刘能叫道,『你老公对
老同学还真下得了狠手啊。』『谁叫你光天化日搂我腰。』梦洁娇嗔道。『都说
了要你不要乱碰。』『那里大家都那样,哪有不碰女伴的。』刘能随便凑了个回
答,续而调笑道,『你今天改穿这么多,怎么,我家这么冷啊?』『明知故问吧
你!』梦洁臊得双颊羞红,嫣然如花,她撅起嘴来表达生气。刘能打趣她也是有
道理的,和昨天那件卫衣比起来,她今天算得上是冬装了。
  『哎,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骆,你比你老公还狠,昨天那一脚踹得,直
接朝心窝子捅,到现在我还疼呢。』刘能笑了,梦洁的娇憨只引得人更想撩她。
  『不踢你那一脚,你现在就正在警察局子里关着呢,前途尽毁。强奸妇女,
知道多少年起判么?』梦洁不甘示弱,回呛道。不过她现在不敢去回忆那些细节,
尤其是刘能的形状和体温。
  刘能不说话,只是身子凑近了梦洁一些,他仔仔细细地端详起妻子那张灵脱
娇小的脸蛋儿,并不住点头砸巴嘴,一直瞧得妻子有些发怵。
  『嗯,眉削黛墨,内秀精致,洽为美极。』刘能忽然吟诗一般,又臭又酸的。
  『嗯?』『赞你漂亮!』刘能恭维道。
  『哼!用得你来讲?』妻子冷哼一声,眉毛微挑,正要得意,却转瞬作愤怒
状,『你又想作什么?!』他竟按下了空调按钮。
  『开暖气啊,你不是冷么?』刘能一面笑着,一面把温度调到了最高,他说
道『看你穿这么多,里三层外三层,干柴变湿柴,烈火再烈也点不着柴啊。』
『真无赖!』梦洁嗔道,点柴的意思不就是昨天没得逞的那档子事么。
  在十月的南方,变冷前就算在室外也穿得住短袖短裤的,她有意穿这一身只
意在表明贞洁的立场,其实早就分外闷热,两鬓处都微微流出细汗了。
  这种情况刘能竟然忽然打开暖气,还故意地把遥控举起扬了扬,他知道她热。
  『你快关上!』急得梦洁忙伸手去够。
  他俩本来就挨得够近,刘能却是存心要引她去抢,梦洁探身的动作正中刘能
下怀,他借势勾住她的手臂一带,把妻子拉进怀中。
  『你干什么?!』找回身体平衡的梦洁怒了,她在刘能怀中挣扎,可男人却
环得更紧了。画面中,刘能不安分的手在妻子细腰上不住摩挲,他还嫌不够过瘾,
竟直接朝她浑圆挺翘的屁股摸去。
  尽管隔着裤子,妻子依然被他撩得满脸红晕,忙不迭地叫道,『放手,臭流
氓,你摸哪里啊?!』『梦洁,昨天你不是答应了么?』刘能开玩笑一般,停止
了猥亵,但依然仅仅把妻子紧紧环在怀中。
  『我答应啥了?!』梦洁不解地问道。
  『答应让我勾引你、挑逗你啊,说让我放胆过来。』刘能的表情竟大义凛然。
  『我可没说让你放胆过来,而且你也答应不许用强的。』妻子用力掰着刘能
的手臂,但他那么壮,根本纹丝不动。
  『现在这也算么?』就在提问同时,刘能又开始了动作。他朝梦洁胸上袭去,
竟抓住她一只乳房,隔着衣服揉起来。
  『算!!!』听闻梦洁急呼,刘能是哈哈大笑,但怕再逗下去会真的生气,
忙把她松开。
  这么一番运动,妻子已满头大汗,她确实是太热了,而空调正在最大功率地
吐着热风;她茫然地看向窗户,因晚上防蚊,本就是关拢的。
  『我们的赌约,有期限么?』梦洁忽然问道。
  『还没,昨天没讲细则呢。』刘能似笑非笑,他来了兴致,小妮子想如何。
  『我…我不可能浑由着你这般胡来,前天是我老公打伤你,算给你赔不是,
才陪你闹着玩的。』梦洁正色道,她用袖口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太热了。
  『你的意思是,约定不用作数了么?』刘能问道,他忍着没把话讲完。
  『额,你不骚扰我当然更好了。』梦洁眉头微皱起,『但我认为不太可能,
这样行不,我在你家连同今天再呆两天,你凭本事挑逗我,期限之内,我无话可
说。时间过了,算你输。』『要是我输了的话…』刘能问道,『你想要什么,我
连月亮都摘给你』。
  『帮我老公度过难关。』梦洁盯着刘能,一字一句,没有半丝戏谑之情。
  『我本来就要帮你们的啊,我们是老同学了。』刘能说。
  『不,你不用装了。你不想帮,更不会帮。』梦洁说。
  『是你老公让你来的?』刘能问道,他觉得这段话不可能是眼前这个花一般
美丽的女子嘴中能讲出来的。
  『怎么会,他如果情愿出让老婆来换贷款,在温泉山庄就不会打你了,都不
会出现,任我由着你轻薄。』梦洁嘴上不停,忍不住热还是脱掉了最外一层的外
套。
  刘能见状,忙关停了制热,转为制冷。他想表示尊重,也很清楚此刻的对话
性质。再不是调情,而是正儿八经的约定,真正的一亲芳泽的机会。
  『只有两天时间么?』刘能问道。
  『确切的说只有一天一夜,明天晚上之前我走。』梦洁答道。
  『那我们就都不要去上班了。』刘能嘻嘻打趣道。
  『那不行,十一长假才过,这个时候请假。』梦洁说道。
  『那我也太被动了,你说让我凭本事调情,具体哪些是允许的?我刚只是抱
你一下,你都这般抗拒,我又不能用蛮力强迫你。』『那个…规则这样如何——
你不许用手,至少在我许可之前,不许用手。但你的其他要求可以直接说出来,
只要不太出格的,甚至说稍有出格的我都照办。这样你不亏了吧?还有,如果未
经允许,擅自行动,情节过分的话…也算你输。』刘能却在犹豫,反而让梦洁着
急了。
  『我一个已婚人妻,给你两天时间调戏,假如你都不能得逞的话,你也别自
称男人了。』妻子在激他。
  当从未来回看过去所说的话、所做的事,会不会有一丝丝后知后觉的内心感
触,此刻的我就是如此——从时间上算,那时的梦洁离被刘能实施奸污,就只剩
下三十个小时左右。
  因温泉山庄事件,她一共在刘能家呆了四天三晚,最后一个晚上临近午夜才
返家,第一个晚上江老先生没有记录下视频资料,A-1视频的内容发生在白天,
应该是第二天白天发生的,事后那种尴尬的场面,第二个晚上也是太平的。
  现在看的A-2是第三天傍晚时分,那么剩下的B-1,C-1,则集中发生在第三
天晚上到她离开这段时间里。
  等这个视频看完,我应该跳过B-1,直接看C-1吧,毕竟洗手间类能发生的事,
多半出现在第三夜,甚至就是A-2的后半场。
  『那是从现在开始么?』刘能舔着嘴唇,他坐直了身子,当得到肯定的答复
后,他说道『那我就不顾及礼仪冗节了哦!』先把上衣脱了,这是刘能第一个命
令。画面中,妻子也不再啰嗦,多少有些心理准备,这种程度的要求,她觉得是
合理的。
  也许是穿得太多,一层又一层,脱到最后,妻子竟没穿胸罩,看着男人熊熊
燃烧的眼睛,她明白他的心意,不等刘能嘱托,顺道去扯牛仔裤。
  她喀哒地清脆解开皮扣,女式的贴肌款牛仔裤为了衬托性感身形,是极不好
脱的,尤其沾了汗的现在。她费力弯腰去扯,两个饱满沉甸的乳房就垂跳着抖动
起来,觉到尴尬又用手去捂,可让刘能双眼吃爽了冰淇淋。终于褪到膝盖,踩住
一蹬,才踢到一边,这时她就又像昨天一样赤裸了。
  『然后呢?』梦洁气喘吁吁地问道。
  把头发盘起来,梦洁照做了,她找来发卡,露出她羊脂色的颈部上,黑色的
头发盘成一圈,垂漏出的细细柔丝实在特别撩人。
  帮我把上衣脱了,梦洁略一迟疑,也照做了。刘能穿上有型脱下有肉的身材,
在梦洁纤细的手指动作下,从衬衣中解放了出来。
  靠近我,梦洁面红心跳地贴了过去,两人就又相拥在一起。
  『你身上有汗呢。』刘能顺手又关掉了冷气,他说道,『这样吹冷气会着凉
的。』『可是还是好热,这样贴着…更热了。』梦洁闻着他身上的男子气息,话
齿有些不清『而且…这样汗津津地,抱着好尴尬。』『都是你的汗。』『所以才
尴尬,会有…味的。』梦洁吃吃地笑了。
  『没事,我喜欢闻。』刘能说罢把鼻子贴向梦洁的脖子。
  梦洁便顺从地把脸贴在刘能胸上,男子健壮的心跳咚咚咚穿了过来。此时男
女双方上身赤裸相拥的情景已依若昨天一般,为怕梦洁紧张防备,刘能如约把手
背在后背,表示将节奏交付于她全权掌控。
  『还像昨天那样跳贴面舞,对我可没用。』妻子对刘能打趣道,她知道自己
在逞强玩火,今天比昨天更燥热。
  和我接吻,是刘能接下来的命令。梦洁直勾勾地看着他,楞了几秒钟的间隙,
拒绝了。
  『哎,这么简单的要求,我就说很吃亏吧。』刘能面露微笑,但口中在抱怨。
『哎,算了算了,要不我们…』忽然一声呻吟中断了刘能的长篇大论。
  『哎哟!』失声轻呼的人正是刘能,原来话还未说完,梦洁头微微一偏,竟
舔了他的乳晕一口。
  『怎样?』梦洁嘻嘻笑了。
  『我是要你吻我,你这…这算什么,你倒先调戏我起来了。』刘能说道。
  『不舒服么?呼~』梦洁又朝那个被她口水打湿的乳晕吹了一口气。
  这一吹真使刘能身上酥麻得立起鸡皮来了,他一阵哆嗦,笑得梦洁前俯后仰,
忙抓住他的手臂才稳住身体。
  『那我也要舔你的咪咪,不然太不公平啦!』刘能也不顾梦洁许可,低下身
就往妻子乳头亲去。
  梦洁早有防备,侧身躲开,只见她起伏的雪白肚腹呼地一颤,带着上面那一
双如脂的乳房也弹动了几下。
  『你不能亲。』梦洁是不欲使他轻易得手。
  『如果亲到了,算不算是擅自行动,情节严重?』刘能被撩得欲火焚身,但
又无计可施,只能调侃解嘲。
  『嗯…这种的…不算。』梦洁吐吐舌头,『亲到算你赚到』。
  『你真是个小妖精啊,我知道为什么这么迷你了。』刘能叹道。
  见局面尽在掌握,刘能如约反拽双手,梦洁恶作剧般又匍了过去,这次她的
手指在刘能侧腰上轻轻挠拨,顺着男人肌肉分明的鱼尾线往上摸。
  刘能温暖的体温顺着掌心穿了过来,梦洁觉得身子又开始躁动不安的了。
  『你硬了没?』梦洁看出刘能是守规矩的人,于是放心贴得更紧了。
  她不仅把乳房,还将柔软雪白的身子、玉耦般浑圆秀美的双腿,都压在了刘
能身上。她明知故问地调戏道,『现在,你是不是想命令我帮你脱掉长裤?』,
但一点儿都没有要帮刘能的意思。
  『你咋这么坏呢。』刘能不住呻吟了,他呻吟的原因是梦洁又冷不丁亲了他
的乳头,这次不是蜻蜓点水,而是细细舔舐。
  『我可是个人妻,你不过是个单身汉,我的第一次早没了,你还当我是小女
孩么?』梦洁作幸福模样匐在刘能胸口,轻轻柔柔地说着。
  『可是这样也太残酷了!』刘能叫唤道。
  『好吧,真拿你没辙,我让你舔这里。』梦洁踮起足尖,她本就属于身材匀
称高挑的女生,可还是比刘能矮半个头。应该是故意,她贴着刘能的肌肤往上升,
白皙肌肤上的汗液被她当作润滑液,全蹭在男人的前胸。
  密闭的房间似乎更热了,她顺利抵达了目标,把脖子凑向男人的嘴唇。
  『哪儿?』『耳朵…如果你情愿的话,脖子也可以,但不许吸出印痕,我不
想老公知道。』妻子叮嘱道。
  话音还未落,刘能就把梦洁的耳垂含入了口中,柔嫩的质感,兰奢惠香般的
气息,啊。
  享受着男人亲吻耳垂的梦洁呻吟得大声,她本意只是让他亲那么一小小下,
就喊停,结果脱缰的野马再也不肯回到马栏,刘能伸出舌头,从她的耳垂出发,
顺着女人最敏感的脖子舔了下去,湿润和温热在她心中烧出一片白色荒野。
  『不行,不行,别亲了!到此为止…额啊!要你停…你!」梦洁最终还是挣
脱了刘能,只见她已气喘吁吁,但脖子,肩膀,锁骨都留下了刘能的湿痕,一线
晶莹的津珠甚至顺着她的胸脯流下,挂在赤裸的乳房上。
  梦洁定了定神,发现刘能的双手依然背在身后,到这个时候依然信守着承诺,
刚才那种犹如磁力一般拔不开的体验,竟是她自己不肯分开。
  『如果你跟我最终做爱了,你会怎样?』这时刘能忽然问道。
  『那你赢了咯。』梦洁想也不想,回答道。
  『能和你这样可爱的女人,做一次爱确实是赚大了。可我的问题是,你会怎
样?』刘能重复了问题,还不忘夸赞一下梦洁。
  『我不会怎样。』梦洁咬紧了牙关。
  如实回答问题,刘能发出了命令,这种要求并不过分吧,他说道,这使得她
一时找不出堂皇的理由去拒绝。
  『我…应该…会觉得…不好说,嗯…该怎么说。』她红着脸,这个问题不能
拒绝,也没法回避,支支吾吾,踌躇着。
  『会舒服么?』刘能直达主题,他的目的是动摇妻子的心理防线。
  『不,舒服也不要。』『你不是说过反正没什么损失么?』在A-1视频中的
末尾,梦洁确实这么说过,现在刘能旧事重提,是拿她自己的话来噎她。
  『我…是不会让你得手的。』梦洁说道,声音已如蚊子大小,脸全埋进了刘
能胸口。
  『就让我得手吧,会很舒服的。』刘能靠进梦洁,嘴唇凑到刚才亲吻过的耳
垂旁,他劝道。
  『不行!你今天碰我,我一定会反抗!』梦洁大声怒道!她说的碰,不是说
现在的接触,而是指性器的连接。
  『我能亲么?』他见状不再逼迫,转而问道。
  男人呼吸时温热的气息搔得妻子脖子一阵酥麻,燥热的触感又透过肌肤传来,
梦洁忽然觉得不光是脖子,连腿肚子也软了,其玉华丰潤的肤质在男人的挑逗下,
渐渐散发出粉光若腻的色彩来。
  迟疑着的梦洁已表达不出抗拒或是同意,刘能轻柔地伸出舌头,而她已伸出
双手紧紧抓住了男人的肩。
  画面里,妻子双足踮得更高了,十粒足趾张得老开,与稚嫩的前足肉垫一起
扒着地板,尽力维持着身体的平衡。她的这些细微变化,在高清专业的拍摄下,
显得更为明显。而由于使用了全身气力,妻子那双修长浑圆的美腿也绷得愈发紧
致和胧皎了。
  快感一波一波接踵而来,紧接着之后男人更过分的那些要求——我可以用手
摸你么?我可以舔你的双乳么?她也全用鼻音含混地应付了过去。是同意还是不
同意?有没有破坏规则?待刘能手口并用,重新吻过脖子、锁骨、又亲下胸口时,
妻子已经近乎迷乱了。
  只见她的双眸浮现出动情的雾气,整个如羊脂般白皙的身子变得异常滚烫,
胸口及后背显出红斑,翘起的雪白娇臀不住颤动,而轻轻摩挲扭动的大腿根部,
白色内裤底端,湿漉漉的全是淫液的湿痕。
  看着电视里的高清画面,不管妻子当时出于何种目的,她正在檫枪走火的边
缘同刘能调情,也正在提早滑入那个已经注定的失身结局。已经难以分辨她的话
哪些是谎言了,我感到胸口延到头顶,疼痛正汇成一条线,正想斜眼看看这情色
女主演观影的表情时,真实世界的她却说话了。
  「我不想看了,能别看了么?你也别看了,求你了,行么?」一开口竟是哭
腔。
  现实世界的梦洁,毛巾已经坠垂在脖子上,仍湿润的头发缲结成一团,比干
燥时更为乌黑黯淡,蓬松散乱的漆发衬得肤色更白了。而她的侧脸,挂着一道微
微湿痕,像蜗牛爬过路面,淅淅地反折着荧幕上的光。
  她的难受也激起了我心底的怜惜,这是一种习惯,如果你和一个女人在屋檐
下共同度过了一千一百多个日夜,你会发现,爱也是一种习惯。
  她在发抖。
  这时的她,与那天车库里工于心计如蛇蝎般让我害怕的她,又全然不同了。
太多的她,太多相互矛盾的个性了,那个视频里卖弄风情的她,与我相伴三年的
她,冰冷冷的她,时常焦虑着的她,楚楚可怜着的她,开怀大笑的她,毅然决然
相信爱情陪我南下的她,不顾父母劝阻几乎裸嫁给我的她,使我不由得闭上眼睛
去思考,思考哪个才是真实的她。
  我用余光看去,梦洁脸色惨白地盯着画面里的刘能,正在吮吸亲吻着她乳尖
的刘能。他双手正侧握住她弹腻皓白的乳房,把粉嫩羞涩的乳头挤得高高地,并
用舌尖在乳晕的位置划着蛊惑的圈圈,在刘能的把揉搓下,画面中的自己已开始
崩毁。
  那种未来看往过去的体验,亲身经历过一夜蹂躏的妻子,就算她乐在其中,
但现在这样看记录过程的录影,感受和刺激也会比别人更强烈百倍吧。
  我扯过条空调毯,轻轻搭在梦洁的双肩上,香艳的视频依然在播放着,每一
篇每一分钟都会坚持看完的,如果这是个梦魇,就尽快地过去吧,人终会醒来。
  我伏贴在已手脚冰凉的妻子耳边,轻轻呼唤道,我爱你,所以真的没怪你。
正是这个发自内心的、温暖的话语让现实中的梦洁,眼泪决了堤。
上一篇:【梦想之都】(202)
下一篇:【娇妻终将沦为他人胯下之物】(32)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