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逐步陷入深渊的我】(3)


  你有尝试过那种一波接一波的高潮吗?
  我的意思是指,在你达到顶峰的瞬间再次被不断的冲击送上新的顶峰,无论
如何哀求,那根本不知疲倦为何物的冲击也不会减慢哪怕一丝。
  这样的高潮一点也不爽,大约从第五次开始你就基本感觉不到所谓的快感了。
取而代之的是因为脱水而引起的干涩摩擦,那种摩擦非常痛苦,仿佛一把刀子在
你的穴道里割来割去。全身没有一点力气,只能承受着来自下身的切割般的痛苦,
连惨叫都成了一种奢求,因为只要一开口就会感觉到自己的嗓子有对干涩……
  所以在我感觉自己下身大概已经破皮流血之后,就十分干脆的晕了过去,全
身如同散架一般,精神上的疲倦让我根本无力再去思考目前的情况。
  晕过去之前我死死地看了正在我身上如同野兽一般驰骋的这个高中生一眼,
他的年纪和林毅差不多大,身材也和林毅很像,他的目光并没有那种我想象中的
野兽般的欲望,更多的是一种报复的快感,他在报复什么?
  意识并没有沉寂多久,但是我也没有力气醒来,所以我就开始做梦了。
  各种各样奇怪的梦。
  比如少女时期的我和林毅一起玩耍的梦,两情相悦的我们最后走到了一起,
迈进了婚姻的殿堂,然后在婚礼前夕,独自在家试穿婚纱的我被突然闯进家里的
长着高中生脸的强盗强奸了,原本应该在自己家的林毅突然出现在我家,然后一
脸震惊地看着被高中生干的高潮迭起的我。
  再比如和罗宇刚在一起的那一段时间,好不容易走出林毅的阴影开始品尝爱
情滋味的我和罗宇相处得十分愉快。罗宇是那种不解风情的钢铁直男,不过他很
可爱,因为平常林毅在我面前一点都不避讳各种荤段子,所以我也有些偏向肉食
系,看到罗宇这种草食系的男人只会觉得有趣,在家里稍微撩起裙子挑逗一下他
他都会脸色通红,非常有趣。可是画面却突然一变,刚才还被挑逗得满脸通红的
罗宇突然变得面目狰狞,把我按到在地上,然后他的脸变成了高中生的样子,粗
暴地撕开我的裙子,狠狠地插入我还干涩的小穴内……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意识慢慢回归了体内。
  全身上下的肌肉都一片酸痛,身上好几个地方还有被死命捏掐过的胀痛,下
身已经麻木了,除了火辣辣的痛之外没有其他感觉,脸上身上有些地方有胶水凝
固的那种触感,我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客厅的大灯,我现在应该是躺在沙发上,一条腿搭
在地上,身上并不是一丝不挂的,至少还套着一条破破烂烂的连裤袜,不过大块
大块凝固的精液触感非常糟糕,还不如不穿。
  扭动了一下酸痛的脖子,客厅里没有其他人,高中生和罗宇都不知所踪,我
强忍住身体的酸痛撑着沙发坐了起来,脑内一片茫然。
  空白的大脑根本无法理解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自己失身了这一点是一
定的。
  低下头,赤裸的娇躯上有着许多紫色的淤青和红色的吻痕。原本粉红小巧的
乳头不知道经历了什么,现在还是肿胀着的血红色。下身小穴口稀疏的毛发乱成
一片,还有几根被精液糊在了一起,小穴口紧闭着,麻木感稍退,我可以感觉到
里面有着某种凉凉的黏糊糊的液体想要流出来。
  一种强烈的恶心感涌上心头,我捂着嘴爬起来冲向厕所,扶着马桶大吐特吐
起来,呵,吐出来的东西也黏糊糊的,昨晚我到底吃了多少啊……
  眼角终于开始湿润起来,奇怪,我早就应该在哭的才对,为什么现在才开始
流泪呢?
  「啊……唔,唔……」我发现我都不会哭了,我是该放声大哭还是无声地哭
呢?抱歉,我已经没有力气去哭了。
  眼泪根本止不住地往下掉,鼻涕也流下来了,再加上我还在呕吐,现在脸上
应该都已经没法看了吧?哈哈,没法看就好啊,如果长得丑的话我也不会被强奸
了吧?
  挣扎着爬起来打开了花洒,冰冷的水淋在头上让我打了个激灵,大脑终于清
醒了起来,恶心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对自己这具被玷污了的身体感到恶心。我发
疯似地搓洗着自己的身体,把手指伸进小穴里搅动几下,大股大股的精液就流了
出来,精液顺着丝袜流下,我把早就破的不成样子的丝袜彻底撕烂丢在地上,手
指像是在报复什么似的插在自己小穴里疯狂抠弄,希望把被强暴过的痕迹完全清
除掉。
  我在卫生间里清洗了整整一个小时才出来,因为我觉得自己现在的身体很脏,
所以甚至连擦都没擦,怕把毛巾给弄脏了。
  一个小时的冷静让我想通了很多事情,很明显,我被罗宇「卖了」,真正意
义上的卖,高中生是谁并不重要,那么我现在要做的事情自然是报警。
  我可不是什么视贞操比生命还重要的大家闺秀,处女膜这东西不过就是一张
膜而已,在林毅的日常熏陶下我也早已潜意识地将性爱视为一种很普通的运动。
在我的脑回路里,虽然这种运动比较私人性质,但是如果和某人看对眼了,稍微
出轨一下也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不过自己出轨和被迫出轨可完全不是一个性质。
  等到我报警完毕之后罗宇是肯定要分手的,这种男朋友不分手难道还留着过
年吗?
  可是计划还没开始执行就破碎了,一出洗手间我就看见高中生正大大咧咧地
坐在沙发上,一脸欣赏地看着一丝不挂地走出卫生间的我。
  我连害羞的动作都懒得做了,反正已经被疯狗咬过了,那么在打疫苗之前就
算再被咬几口也没差。
  「妖妖姐你这样的反应真是很没意思啊……」高中生若无其事地用着林毅对
我的专用称呼。
  从昨天开始就有些在意了,这样看来,他应该是和林毅认识吧?
  我扯过一条浴巾围住自己的身体,虽然不在意被看见,但是坦然在一个仅有
一面之缘的男人面前裸露身体还是会有些不舒服。
  很奇怪,虽然觉得被强暴的自己很恶心,但是我并没有很厌恶这个比我小上
几岁的男生。他和林毅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对着他居然都发不起火,潜意识里
我已经把他当成了和林毅一样的人,就是那种把性爱当成家常便饭的人。
  而且……之前看见的那双充满报复性的眼神让我印象很深刻,这孩子是在报
复我吗?
  我应该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那么是罗宇,还是林毅?
  「你和林毅认识?」我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高中生大概没想到我居然在一个强奸过自己的人面前表现得这么淡定,明显
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我该说不愧是你吗?和林毅那家伙真像啊。」
  这算是肯定的答复了。
  「你和他不像,他不会去强奸女人。」
  高中生的脸色一下变得很精彩,片刻之后他露出一个很狰狞的笑容,说:
「是啊,他找的都是些荡妇,自然不需要去强奸了,像妖妖姐这种纯洁的女人他
不用强奸的手段不就没有得手吗?」
  纯洁是指我吗?我思考了一下林毅的猎物们,跟那些端庄人妻比起来,我应
该怎么都算不上纯洁吧?
  用比较确切的说法,我是属于那种身体纯洁,思想碧池的女性呢。
  「你叫什么名字?」我轻轻一笑,「你的女朋友被他艹了?还是说……你妈
……?」
  高中生猛地站起来,一把抓住了我的头发,用几乎喷出火的眼睛盯着我,我
则是用不屑的眼神看着他。
  啊,果然是这样,这么说来,是林毅欠的债,然后罗宇帮忙还了吗?呵呵,
哈哈哈……
  看到我突然大声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又涌了出来,高中生明显有些惊慌失
措。他松开了我的头发,有些颓废地坐了回去。
  「你叫什么名字?」我再次问出了这个问题。
  「黄潇。」高中生吐出两个字,「我妈妈是庄云烟,林毅的英语老师。」
  啊,是她啊。
  三天前林毅带到我家里来的那个啊……
  按照林毅的手段和对一个女人的兴趣保鲜期,大概是一个月前左右泡上的吧?
  黄潇自顾自地开始说了起来,他是在一个月前发现的。至于发现的原因,是
林毅有习惯把自己泡女人的过程写成小说发到网上,结果刚好被黄潇看见了。不
过这只是怀疑,真正发现是在黄潇有一天回家,他从门缝里偷看到了自己妈妈被
林毅在自家卧室里大操特操。当时他只是偷偷看完了全程就因为巨大的恐惧跑了,
没有冲进去跟两人对峙,后来再次回家也没有找到什么有力的证据,如果不是亲
眼所见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了。
  之后他通过跟踪调查终于了解了大部分事实情况,综合上小说的描写才终于
确定了自己妈妈被自己同学艹了的事实。
  不过他没有选择揭穿,他的家庭很圆满,父亲长期出差才导致了母亲的欲求
不满,自从母亲的生活里有了林毅之后,家里唯一的不和谐也消失了,从这方面
来看他还得感谢林毅才对。
  有仇不报非君子,通过跟踪林毅他发现了我的住址,然后调查出我俩的关系
之后决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制定了强奸我的计划,不过明的强奸不太敢,于是
在经过周密的计划后,动用了自己黑道朋友的关系把罗宇坑上了吸毒借高利贷的
路,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种拿女朋友抵债的情况。
  黄潇说完了,我有点想哭,又有点想笑。
  哭的是自己眼瞎,居然找了个这样的男朋友,笑的是这小屁孩报复林毅的方
法跟色情小说似的,简直幼稚的不行。
  强奸这事就算过去了,我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
  我没打算报警,这种事情说出去对我也没什么好处,就算他被抓了起来也改
变不了我被强奸了的事实,倒不如说他还帮我看清了罗宇的真面目,功过相抵,
心中这样想着,心情也好了许多。
  黄潇见我一脸平静,完全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样抓狂,崩溃,于是一脸纠结地
看着我,差点就出声问我为什么不按剧本来了。
  「你走吧,我已经打算跟罗宇分手了,不管从哪个角度说我都没有义务去帮
他还债了。至于说林毅……」我头一疼,我现在心很乱,所以一直没有去思考林
毅的问题,按理说我和林毅在昨天之前都还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虽然比较特殊,
但是如果把我当成男的,那我俩就只是非常普通的基友关系。现在他的仇家找上
门了,我就算是出卖他,把他叫过来让黄潇揍一顿也没啥大不了的,可是他昨天
向我表白了……
  黄潇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恐怖起来,林毅这次做的实在太过了,操了别人的妈
妈还被人家发现了,要是换我……我呸,我妈才不会呢。
  黄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表情慢慢平静下来,盯着我被浴巾裹住的身体看。
  我突然感觉下身一热,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该死,刚刚精液没抠干净吗?
夹了夹腿,昨天晚上那并不太清晰的充实感慢慢浮现在脑海。
  他要干什么?
  「妖妖姐,做我女朋友吧?」黄潇突然说。
  ……
  我嘴角一抽,冷笑道:「你以为女人真的跟色情小说里一样被草了就会爱上
强奸犯吗?」
  「这我可不管,我也没打算问你的意见。」黄潇也冷笑起来,「差点被你掌
握了主动权,不过没关系,反正你也没有反抗的资本,昨天晚上的事我已经录了
视频了。」
  该死。我心里一沉,之前不断用语言攻击他就是为了先把他赶出去,然后直
接把这事揭过,只要他没有证据那我也不怕他,想不到他居然早就拍了视频。
  「怎么样?虽然你没有选择的权利,不过如果你配合的话我会更舒服一点。
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去给林毅一个惊喜而已,等我把林毅弄废你就自由了。」黄潇
拿出手机扬了扬,「当然,如果事成之后你还愿意继续跟着我我也不会赶你走,
毕竟我对妖妖姐还是挺喜欢的。」
  「……」
  「看来是没有意见了?」黄潇笑了起来,站起身走到我面前,我有些惊慌地
往后倒了一点,下巴却被黄潇捏住了,很痛。
  「女朋友要履行的义务你知道吗?」黄潇用一只手把我的脸挑起来,见我闭
着眼睛不说话,于是手开始顺着下巴的曲线向下,经过脖子,锁骨之后轻轻地搭
在了我高高隆起的胸部上。
  胸部被重重捏了一下,我有些吃疼地睁开眼睛,却看见黄潇不知道什么时候
从裤子里解放出来的大肉棒竖在我的面前,明明应该很陌生但是却又感觉很熟悉
的味道扑面而来,熏得我大脑都有些空白了。
  「嘿嘿,就像昨晚那样舔啊?」黄潇一只手在我身上游走着,另一只手扶着
他那根狰狞的肉棒在我紧闭的嘴边戳来戳去,偶尔动作大一点就顺着唇角滑向我
光滑的脸部。
  鬼头前端的马眼微张着,不断有晶莹的粘液渗出,然后被黄潇刻意地涂抹在
我的脸上,弄得我脸上到处都脏兮兮的。
  强烈的气味冲击着我的大脑,我觉得自己大概是被吓傻了,大脑虽然很活跃,
但是根本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所以在黄潇再一次向我的小嘴进攻时他的鬼头很
轻易地就插了进去。
  大概没想到我突然放弃了抵抗,黄潇在试探的时候是用了一些力气的,所以
鬼头在闯进我的小嘴之后并没有停下来,而是一直往里抵到了我的喉咙,让我感
到一阵反胃,喉咙剧烈地蠕动起来。
  黄潇好像很爽的样子,他深吸一口气,然后紧紧压住我的后脑勺,不让我把
脑袋向后拔。
  我感觉呼吸已经不通畅了,每次实在憋不住吸气的时候都感觉喉咙被堵着一
场痛苦,脸已经憋的通红了。
  在我快要忍不住晕过去的时候黄潇终于扯着我的头发把肉棒拔了出来。我连
忙双手扶着他的大腿大口喘气,口中积蓄的唾液全部流出来滴在地上,把地板打
湿了一大块。
  「嘿嘿,妖妖姐,你这小嘴还真是舒服啊,完全不像是新手,该不会经常联
系吧?」黄潇不断用语言羞辱我。
  我不理他,那种被肉棒直接插进喉咙里的感觉太难受了,现在还没缓过劲来。
喉道无法闭合,一根黄瓜粗的东西卡在脖子里,换谁都受不了。
  「休息好了没有?我们再来一次吧?」黄潇又把我的头抬起来,用手扶着肉
棒在我脸上点了点。
  「不……」我忍不住求饶。
  「嘿嘿,不要怎样?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黄潇把肉棒抵在我的嘴唇上。
  「不要再插进我的嘴里了。」我小声说。
  「不要把什么东西?」
  「你的小鸡鸡。」我冷笑,真以为老娘是任你欺负的小处女吗?
  黄潇恼羞成怒,捏开我的嘴,挺着腰就把肉棒往里插,「我让你小鸡鸡,我
让你小……」
  嘴硬的后果就是惨烈的报复,几分钟之后我再次扶着他的大腿大口大口喘起
气来。
  「……比林毅差多了。」
  黄潇到底还是年轻,一瞬间就被我激怒了,一把把我按在沙发上,让我上半
身贴着沙发,下半身却直立着,这样我的屁股就翘挺挺地对着他,他扳开我的臀
瓣,挺着肉棒就往里挤。
  「哼……」我闷哼一声,还好刚才有些湿了,不然乍来这么一下真是有够受
的。
  虽然他的确实没有林毅的大,但是也不算小了,我这没被开发过几次的小穴
也就是纸上谈兵的程度,真要干起来很容易就被拿下了。
  黄潇也算是熟门熟路了,来回抽插了几次,等到习惯了之后就开始渐渐加速
了,我强咬着嘴唇不发出声音,希望他可以赶紧射出来,等他发泄之后再想办法。
  可惜,这小子并没有马上射精的想法,昨晚已经在我身上发泄了一整晚,现
在持久力本就比较强,更何况他还有意憋着,大约百来下之后我就开始感觉小穴
里瘙痒起来,每次他插入的时候都感觉正好挠到痒处,差点就要呻吟出声了。
  突然,小穴里的肉棒消失了,我下意识地扭了扭屁股去追寻拔出去的肉棒,
听到身后一声嗤笑,不由红了脸。
  「来换个姿势。」黄潇不由分说地把我翻了过来,让我侧躺在沙发上,一条
腿搭在沙发靠背上,另一条腿被他抓在手上高举着,双腿大大叉开让我感到异常
羞耻,却没法反抗,只能把脸别过去。
  「你们女人都是一个样,只要被干爽了根本不会管对方是谁!」黄潇突然又
生气了,看样子是想起了自己的妈妈,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就又一次插进了
我的身体,大力地挺动起来。
  一般人知道自己妈妈被人操了会是这样的反应吗?
  要是我的话大概会很生气,生完气之后就会尽力去掩饰吧?毕竟万一闹得所
有人都知道,自己和妈妈的一辈子大概就完了。
  黄潇一提到自己的妈妈抽插的幅度就突然变大,这不像是那种被欺骗后生气
的情感,而更像是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后生气的情感,也就是说……
  「你喜欢你妈?」我突然蹦出一句话。
  黄潇抽插的动作一滞,然后更加疯狂地动作起来。
  「呵,怪……怪不得……」我被插得没法好好说话,不过还是努力做出一副
不屑的表情,「你想报复的……根本……不是林毅,而是你妈,对吧?」
  「……别说了。」
  「你恨你妈出轨……却不是恨她出轨这个事实,而是她的出轨对象不是你
……对吧?」
  「别说了!」
  「你不想报复她……他们吗?」我用手撑住他的腰,让他停下了动作。
  我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我们一起报复他们吧?」
  黄潇的表情很恐怖,很挣扎,又很心动。
  我把他一推,骑在他的身上,自己上下起伏起来。
  主动权再次回到我的手中。
  不过这一次我想的不再是揭过这一幕了。
  我要报复。
  罗宇。
  林毅。
  庄老师。
  黄潇。
  还有……我。
  「哼……」黄潇闷哼一声,在我体内爆发了。
  我娇吟一声,跟着一起到了高潮。
  计划在我脑海里不断推演。
  我要让所有人得到报复……
上一篇:【人渣】(一)
下一篇:【婶子-艳梅2】(续写)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