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失陷在叙利亚的美国女记者】EP03


  2018年4月6日傍晚,一架从黎巴嫩首都贝鲁特起飞的维珍航空客机飞
过了英吉利海峡,进入大不列颠岛上空。
  服务头等舱的一名男性空乘照例开始沿着客舱通道巡视,提醒头等舱的乘客
们飞机已经开始下降,请他们系好安全带。在他走到一名女乘客的座位旁边时,
却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在头等舱遇见各种明星、名人是常有的事情,这个名叫Nathan Hipweird的
男空乘早就知道,本次航班上他所服务的一名VIP乘客正是全世界闻名遐迩的
美国记者阿曼达·康诺丽。
  此刻,这位有着光艳外表和火辣身材的美女记者正倚靠在座椅上沉沉的睡着。
由于身体在睡梦中无意识的滑动了一些,她下身穿的包臀短裙几乎已经收缩到了
大腿根部,两条赤裸光滑的大腿乃至双腿尽头处一抹黑色的蕾丝内裤都一览无遗。
更令人喷血的是,她上身只穿了一件极为性感的红色塑身衬衣,宽阔的U型领口
暴露出了全部乳沟和近一半浑圆饱满的乳球。
  Hipweird吞了一口吐沫,向四周环视一下,随即迅速掏出手机记录起了眼前
这令人血脉偾张的一幕。他先是给美女记者的销魂睡姿拍了几张全身照,然后便
近距离的对着她的胸部和裙底连续按下了快门。接着,他又跟这位毫无意识的美
女记者完成了一系列轻佻放荡的「自拍合影」:靠近她的嘴唇模仿着亲热拥吻的
样子;在她暴露的胸口前隔空做出大力抓揉的动作;甚至将手伸在她两腿之间,
对着她的裙底竖起中指……
  两分钟之后,Hipweird才满意的收起了手机,彬彬有礼的叫醒了这位刚刚一
直默默「配合」他拍照的著名女记者。
  伦敦,希思罗国际机场。
  「杰姆叔叔!真想不到,你这个堂堂的CNN副总裁竟然会亲自来接我!」
  「这算得了什么呢,阿曼达。站在我面前的女孩可是整个新闻界的骄傲,美
丽的记者之花。知道东方有位伟人是怎么称赞你的吗——『跑得最快的西方记者』。
就算美国总统亲自来迎接你也是……」
  「噢,算了吧,杰姆。」阿曼达打断了他的话。「他算哪门子总统……不要
在我面前提起那个愚蠢无比的小丑好吗?」
  「哈哈,当然。我们路上再说吧,我先带你去好好吃顿晚饭,你一定都快饿
坏了。」
  半个多小时候后,詹姆士和阿曼达一边共进晚餐一边聊着天。
  「阿曼达,我真的很感激,你能专程赶回来庆祝我的60岁生日。」
  阿曼达笑道:「杰姆叔叔,我可没有忘记,从我7岁那一年开始,这22年
以来是谁在我的每一个生日都会为我送上惊喜。」
  詹姆士也笑了笑,继续说道:「这次回来多待一段时间吧。我能想象得出,
这半年你在叙利亚有多么辛苦。」
  「无论多么辛苦都是值得的。我对『白头盔』做的那些报道已经引起了全世
界的广泛关注,无数人都在为他们的事迹而感动不已。」
  詹姆士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明晚他们要为我举办一场慈善舞会作为生日
晚宴——阿曼达,我已经很久没有欣赏过你迷人的舞姿了。」
  「啊——杰姆叔叔……」阿曼达笑了起来:「我也已经很久没有跳过舞了,明
晚你恐怕会很失望的。」
  两人有说有笑的吃完了晚餐,又一起坐进了詹姆士的车里。
  「你今晚打算住在哪里?还是原来的地方?」
  阿曼达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慵懒的说道:「嗯,就去那里吧。」
  詹姆士对司机吩咐道:「先送康诺丽小姐回去休息,然后我们再去公司。」
说完,他又转过头来,对身边的阿曼达说道:「睡一会儿吧,孩子,你都累坏了。」
  车开动了。吃饱肚子以后,阿曼达的倦意越来越浓的涌上了头,没过多久就
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她的脑袋也渐渐歪向一边,靠在了詹姆士的肩膀上。
  在一个路口转弯的时候,随着车身轻微的晃动,阿曼达的身子也从詹姆士的
肩头滑落下去,倒在了他的大腿上。
  阿曼达立刻醒了过来,她意识到现在这个样子似乎有些不妥,但她却并不想
要坐起身来。毕竟,自从父亲遇害之后,杰姆叔叔就成了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给
她带来安全感的男人。在一个战乱中的遥远国度呆了那么久,她也确实很需要一
位亲人的怀抱来温暖一下自己。
  阿曼达索性扭动了几下身子,就这么平躺在后排座位上,脑袋枕着詹姆士的
大腿,让自己继续舒舒服服的睡过去了。
  詹姆士低头看着在他腿上甜甜睡去的美丽女孩,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了她那
诱人犯罪的胸脯上。詹姆士知道,阿曼达一向对她自己的身材极为自信——正如
眼下,塑身衬衫的深U型领口正慷慨的对外展示着女主人胸前一半的秘密。
  「这只磨人的小野猫啊,她就这么不喜欢戴胸罩吗……」詹姆士缓缓抬起了
右手,伸向了阿曼达的身体……
  但他最终只是轻轻握住了阿曼达那只冰凉的右手而已。

  二十分钟后。
  「阿曼达,我就不送你上楼了。我还要回公司去处理一些事情。」
  「好的,杰姆叔叔。谢谢你今晚的款待!明晚我们舞会上见。」
  「明晚见,孩子。快上去睡个香甜的好觉吧。」
  进门以后,阿曼达把手里的包包往桌上一扔,径直向卧室走去。她顾不上换
衣服,顾不得冲澡,甚至连高跟鞋都懒得脱,便直接倒在了床上。
  「哪怕这间房子现在着起火来,也等我明天睡醒了再说吧……已经整整一个
月没有睡过哪怕一个踏实觉了……」

  第二天傍晚,伦敦西部肯辛顿-切尔西皇家自治市的一处豪宅内。
  「女士们,绅士们,欢迎你们来参加今晚的舞会。」詹姆士站在舞台中央,
对着话筒讲道:「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就在今天,叙利亚政权又一次使用了
化学武器,他们公然用氯气和沙林袭击了反对派占领的杜马!(现场响起了一片
谴责声)在这样一个万分不幸的时刻,我更要由衷的感谢你们为今晚的慈善舞会
慷慨解囊,因为你们捐出的所有资金都会被用来帮助那些不幸深陷于战乱之中的
叙利亚人民!(现场热烈鼓掌)这笔钱将作为叙利亚公民防卫组织的运营经费——
当然,他们更为世人所熟知的一个名字叫做『白头盔』……」
  詹姆士讲到这里便停住了,目光向舞会入口处望去。现场的名流贵宾们也都
纷纷转过头去,注视着刚刚走进门口的那道倩影。

  晚会已经开始十多分钟了,阿曼达终于姗姗来迟,立刻便成了全场瞩目的焦
点。她身穿一袭纯白色的晚礼服,收腰包臀的裙身完美的勾勒出了她凹凸起伏的
身体曲线,胸前那一对饱胀坚挺的双峰紧紧夹着一道深不可测的沟壑,在低胸的
礼服前襟束缚之下更是显得呼之欲出。
  詹姆士继续大声讲道:「女士们,绅士们,我要荣幸的向你们介绍整个新闻
界的良知与骄傲、最美丽的记者之花——阿曼达·康诺丽小姐!正是她在过去整整
七年时间里一次次冒着生命危险深入险境,以无与伦比的勇敢和智慧,向全世界
报道了中东人民反抗暴政、拥抱民主的决心和勇气!」
  在全场雷鸣般的掌声中,阿曼达像一位尊贵而华丽的公主一样缓缓步入会场。
雪白飘逸的裙摆之下,踩着水晶高跟鞋的双脚迈着优雅的脚步,从一个个对她目
不转睛的名流绅士旁边款款走过,她那高贵冷傲的气场令周围所有盛装打扮的名
媛贵妇都黯然失色……
  十分钟后,随着优美的华尔兹旋律响起,绅士们和名媛们开始在舞池中翩翩
起舞。
  「生日快乐,杰姆!……真对不起,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在路上耽搁了
一会儿……」阿曼达和詹姆士贴在一起跳着舞,两人的舞步起伏连绵,协调流畅。
  詹姆士微笑着说道:「没关系,你来的刚刚好。」他的左手轻轻握着阿曼达
的右手,他的右手则从阿曼达左臂腋下绕过,搭在她那光洁柔滑的裸背上。「你
的慢三步华尔兹永远都跳得这么迷人。还有——我非常喜欢你今天晚上的发型。」
  阿曼达那金色的长发在头上盘成了一个优美典雅的造型,显得风姿绰约而又
不失端庄大方。
  「谢谢。」阿曼达的脸上却始终毫无喜色,显得心事重重。
  「怎么了,阿曼达?是因为今天发生在叙利亚的事情吗?」
  「没错……那个该死的暴君!……」
  「别这么激动,孩子。我们的人已经开始行动了,这件事情会得到处理的。」
  「请原谅我,杰姆,我不能陪你太久。我已经订好了机票,明天一早就赶回
叙利亚去。这次我一定可以拿到让他们认罪的证据!巴沙尔竟然敢就在我们眼皮
子底下再次使用化学武器……」
  「忘掉那该死的化武吧!阿曼达,无论有没有证据都已经不妨碍我们干掉他
的政权……」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那些人已经决定了?」
  詹姆士点了点头:「就在四个小时之前我接到了通知,他们将会在七天后的
凌晨正式发起攻击。」
  阿曼达显得十分诧异:「他们就……这么决定了?可是……我们还没有向国际社
会拿出证据,这是违反国际法的……世人将会怎么看待我们?……杰姆,我需要你的
帮助,我必须立刻赶回大马士革去!七天之内我一定能够把政府军使用化武的证据
公之于众……」
  「这一次我帮不了你,阿曼达。」詹姆士摇了摇头:「事实上,就在你昨天
从贝鲁特起飞的时候,我派给你的助手也已经全部撤出了大马士革,并且清理了
你在那里所有的文件资料。」
  「你怎么可以这么做?!」阿曼达叫了一声,引起了旁边几位舞者的注目。
「你知不知道我花了多少心血才拿到那些珍贵的第一手资料?甚至连续48个小
时没有合上过眼睛!我千里迢迢赶过来给你庆祝生日,而你却……趁机对我釜底
抽薪!」
  「冷静一点,孩子,我都是在为了你的安全着想。现在局面的复杂程度远远
超乎你的想象,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你再继续留在那里。」
  「我一直都在那里,我想我应该比你更有资格判断现在是什么样的局面。」
阿曼达冷冷的说道:「如果你真是在为我着想,就帮我回去继续完成我的工作。
我只需要七天,不,用不了七天,最多五天时间就够了!」
  詹姆士盯着阿曼达,沉默了数秒后才问道:「告诉我,你究竟查到了什么?」
  「你还需要问我吗?」阿曼达讽刺的反问道:「你派给我的那些助手不是每
天都会把我的一切向你汇报吗?」
  「不要这么任性了,阿曼达……你究竟还有多少事情在瞒着我?」
  阿曼达扭过了头去,不理会他。
  「好吧,你可以什么都不告诉我,但是你决不能再回到叙利亚去。那里的事
情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何况你一直希望我们直接派兵去推翻阿萨德,现在的
结果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那根本不一样!」阿曼达的声音又一次吸引了身边人的注意。「我不像你,
梅薛利尔先生,有一大群国会、白宫和兰利的朋友,四个小时之前还在和MI6
的人喝着下午茶谈笑风生。我也不关心你们和俄国人的对抗或者交易。我只是一
名记者,我在意的永远是要让公众知道真相!」
  詹姆士叹了口气:「你真是越来越像你的父亲了。你知道吗……你现在说话
的样子,简直就和你父亲当年一模一样……」
  「谢谢你的夸奖。」
  「阿曼达……公众真的需要知道真相吗?他们永远只会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
事情。俄国人相信反对派使用化武,西方人相信政府军使用化武,而更多的人……
他们压根都不知道叙利亚在什么鬼地方!阿曼达,你一直都是这么优秀的女孩,
请认真听我的劝告:留下来,那种地方不值得你一再去冒险……就算你的报道能
获得再多普利策奖,也不值得把自己的命也赔上!」
  「同样谢谢你的忠告。也请你记住,我做的这一切从来都不是为了得什么奖。」
阿曼达松开了詹姆士的肩臂和手:「看来这支舞已经没有必要继续跳下去了。对
不起,梅薛利尔先生,今晚果然令你失望了。我感觉身体很不舒服,请恕我现在
就要离开这里。」
  詹姆士拉住了她的胳膊,却被阿曼达甩开了。
  詹姆士摊开双手:「好吧,孩子……我知道你回去就会收拾东西离开,我也
不会拦着你……阿曼达,如果伦敦让你感到很不舒服,你可以回纽约去。」
  「这不需要你来操心,我可以自由的去全世界任何我想去的地方——包括
叙利亚。」
  「不,你已经去不了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阿曼达忽然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同样是四个小时之前,你手上每一本护照的身份信息都上了他们的监控
名单。在他们解除限制之前,你只能呆在英美和申根区境内。」
  「你们疯了吗?!你们有什么权利这么做?!有这工夫不去对付那些独裁者,
却来限制一个独立记者的人身自由!」
  「没有人限制你的人身自由,阿曼达。纽约、多伦多、巴黎、罗马……这些
地方你都可以随便去。」
  「呆在这种地方有什么用?!」阿曼达猛地推开了詹姆士,大声叫嚷起来:
「巴沙尔正在用化学武器屠杀人民,而我们却仍然拿不出任何证据将凶手绳之
以法,只会在两千英里之外装模作样的跳着什么慈善之舞!」
  舞池中所有人都已经停了下来,惊诧莫名的看向这边。淑女们更是一边惊呼
着「Oh My God」一边用手掩住了自己的嘴唇。
  阿曼达抬手指着他们:「我不知道你们这里有多少所谓的名流精英实际上是
在给CIA、MI6或者北约情报机构干活,我只知道你们这些无能的家伙这么
多年从来都拿不出一点有用的东西,也保护不了我的父亲和母亲!当年你们坐视
我父亲惨死在了伊拉克恐怖分子手里,最后只好拿着一管可笑的洗衣粉去联合国
出丑!……很好,现在你们甚至连洗衣粉都省了!我真替『白头盔』和所有叙利亚
人民为你们感到汗颜!Shame on you! SHAME ON ALL OF YOU!」
  阿曼达义正辞严的怒斥完在场的名流精英们,一转身快步走出了舞会大厅,
水晶高跟鞋细长的鞋跟在大理石地面上留下了一串短促而慷锵有力的脚步声。
上一篇:【乱世俘娇之淫乱觉醒】第五章:花叶曾将花蕊破,柳垂复把柳枝摇
下一篇:【鬣狗 第一部】(第四章)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