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被同学凌辱的丝袜妈妈】(五)


  一缕阳光穿过树叶的怀抱,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了酒店的房间。
  已是正午时分,只见房间里是一幕淫靡的画面,一个身材修长,长发披肩的
绝色美女,只穿着一条破烂的黑丝连裤袜被一个身材矮小,皮肤黝黑的男孩搂在
怀里。
  女人和男孩都紧闭着眼睛,似乎都还在睡梦中。男孩的手还放在女人的高耸
处,时不时的下意识捏一两下,女人则发出一声低吟。两人的下体还紧紧的结合
在一起,只见看似完好的黑色裤袜,从裆部被撕开了一条大口,一根粗大的鸡巴,
还深深的插在里面,被粉色的蜜穴紧紧包裹住,外面只留下两个黑色蛋蛋,紧紧
的贴着蜜唇,仿佛还想使劲的钻进去似的,交合处充满了淫靡的白色液体,有妈
妈自己流出的,更多的是王飞射出的精液,顺着黑丝美腿流到了床上。
  妈妈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感觉胸口一直肥厚的手掌还抓着自己雪白的高
耸处,蜜穴里还充满着鼓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蜜穴里的是王飞的大鸡巴!
  「王飞!」妈妈咬牙切齿的喃喃道,没想到王飞还想长时间占有自己,让自
己成为他的肉便器,妈妈摸了摸微微鼓起的腹部,心里升起了阵阵的耻辱感,王
飞今天早上一共射了5次,每次都没有任何措施,满满的射入了花心,这样下去
总有一天自己会被王飞搞大肚子。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必须从王飞手里把证据拿回来!虽然今天答应了他,
但是谁知道王飞会不会遵守诺言,而且被这样的烂人XX三年……」妈妈恨恨的
想到,心里泛起巨大的羞辱,眼中一丝厉色闪过,有时候使用一些非常手段还是
有必要的。
  「啊」
  妈妈突然脸红了,发出一声销魂的呻吟。
  原来王飞在睡梦中下体无意识的耸动了一下,大鸡巴在妈妈的蜜穴里搅动着,
发出了让人脸红的滋滋声。
  「唉,先顺从他吧,否则还不知道他会怎样折腾我呢!」妈妈低下头看着自
己锁骨下的雪白肌肤,高耸的完美胸部,加上黑丝包裹着的纤细美腿,蜜穴里却
包裹着自己的学生大鸡巴,心里泛起阵阵难过,忍不住顾影自怜了起来。
  同一时间,酒店的另一边,某个房间,吴立伟(学校副校长),按着一个浑
圆的黑丝大屁股,脸色狰狞的耸动着。
  「骚货,操死你,操死你,就是这样,再夹紧一点,哦要来了,要来了。」
只见吴立伟把一个身材娇小女人按在身下,女人面朝床单腹卧平躺在床上,一只
苍白的小手死死抱着枕头,另外一只小手死死的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吴立伟全身压在女子背上,屁股像打桩机一样疯狂耸动,腹部狠狠撞击着黑丝包
裹着的挺翘臀部,肉棒穿过被撕烂的裤袜口,狠狠的戳进了女人丰厚的屁股,两
片白嫩的翘臀如同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完美的吞没了吴立伟的沾满淫液的枪管。
  吴立伟直立起身,双手握起反翘着的两只黑丝小脚不停的搓捏,下体依然不
停的冲击着,感受到手里如墨玉般的美腿,吴立伟不禁想起了李若雪那双常年在
裙子里被他YY过无数次的黑丝美腿,吴立伟忍不住把身下的玉人想成李若雪的
样子,那样美丽的李若雪老师被自己压在身下狠狠的操弄,一想起吴立伟的鸡巴
仿佛更加的涨大了。
  「嗯…」身下的女生这时候也捂不住嘴巴漏出了一声甜美的呻吟。
  「哦哦哦,李老师,来了,来了,射了。」吴立伟双手用力捏起一大块黑丝
臀肉,想着自己操弄着李若雪老师,在蜜穴里进进出出的肉棒再也无法抵挡这样
强烈的刺激,滚烫的精液疯狂的喷洒而出,狠狠的击打在了女子的花心里。
  或许是花心被滚烫的精液击打,身下的女子发出一声痛苦的哀鸣,包裹在黑
色丝袜里的玉足弓起到了极点,两条美腿也绷的紧紧。
  「呼,好爽。」吴立伟突突突射完后,翻身躺在床上气踹嘘嘘的,同时伸出
手,拿起一只黑丝包裹着的秀美小腿,在自己疲软的肉棒上摩擦,把多余的精液
抹在了黑丝小腿上。
  激情之后吴立伟意兴阑珊的挥了挥手,示意女子可以离开了。
  目送着女子洗漱后穿衣离去,看着消失的美丽背影,吴立伟心中忍不住一阵
阵叹气,有点意兴阑珊的样子,到底是个鸡,下面松垮垮的虽然把她想象成李若
雪的样子,但是终究不是,何时自己才能把心目中的女神搞到手啊!
  短暂的黯然过后,吴立伟穿好衣裤,下午还有个会议可不能耽误了,推开房
门离去。
  另一边,王飞懒洋洋的起床,硬拉着妈妈洗了个鸳鸯浴,自然少不了一番手
脚上的便宜,花费了不少时间才收拾完毕,穿好衣服,一只手搂住妈妈的迁腰,
时不时的手掌还拂过妈妈的黑色包臀裙裹着的翘臀,拉开房门准备离去。
  李峰是个酒店服务员,忙碌了一早上的他,正坐在沙发上休息,百无聊赖的
观看这四周的情况,时不时路过的年轻女子的身影都会吸引住李峰的目光。
  「哒,哒,哒……「一阵高跟鞋敲打在地上的声音回响在了大厅上,李峰立
马精神一振,这声音,转过头一看,只见一双黑色高跟鞋里面一双穿着黑色丝袜
的美腿,正缓缓的向外面走去。
  哒哒哒的声音简直像是敲在了李峰的胸口,让他心里痒痒的,迫不及待的把
目光往上移向目睹一下高跟鞋的主人究竟是怎样的面貌。
  可惜女人带着口罩,双眼也带着墨镜,但想来肯定是一个绝色佳人,李峰遗
憾的同时往下一看
  看着女人挺胸翘臀的身材,和黑丝短裙的穿着,李峰不觉得精神一振,看的
眼睛都直了,下面甚至都不知不觉的撑起了小小的帐篷。但是很快脸上就眉头一
皱露出了妒忌的表情。
  「妈的这么漂亮的美女居然被一个黑不溜秋的小鬼搂着,什么世道,好B都
让狗草了。」李峰酸溜溜的骂着的,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前面的美女。
  当看到那个黑小鬼搂着女人腰肢的手,突然放到了女人黑色包臀裙包裹着的
挺翘屁股上,时不时的捏起一大块这臀肉,然后又变回原形,就可以想象那臀部
的弹性是多么惊人,李峰甚至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只手无意识的放在裤裆上来回
摩擦。
  「这样的美少妇能让我来一炮,真是死了也值了,这纤细的美腿,挺翘的小
屁股,真他妈的想摸两把。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李峰骂骂咧咧的心里嫉妒无
比,他玩过的女人都是一些三流货色,哪里见过这么极品的女人。
  「服务员,你知道前面两个人是多久来的吗?」李峰突然听到从旁边传来了
一个低沉的男声。
  一个带着金丝眼镜,身材样貌平庸的中年男人,正面带疑惑的看着刚才两人
离去的背影,声音是从这边传来的。
  看着李峰脸上困扰的表情,中年男子瘪了瘪嘴,想了想,从兜里掏出三张百
元人民币塞到他手中。
  李峰腼腆的笑了笑,然后努力的回忆了一下,顿了顿说道「应该是今天早上
8点多的样子,这两个人一起过来的,不过当时那女人裹着大衣,不过那标志性
的黑丝高跟美腿我记得很清楚。」
  中年男子用的鄙视目光,看了一眼了李峰,然后匆匆的走了出去,。
  「这煞笔钱多的没出花了吧,真是人傻钱多。」李峰喜出望外的把钱塞进兜
里,作为一个老彩民,有了多的钱,当然是准备去买两注,要是中了就是会所嫩
模,岂不美滋滋。
  吴立伟还不知道被人鄙视了,得到消息后立马,匆匆的走了出去,想印证心
中的猜想,却只看见一个红色轿车的背影,由于太远了车牌号也没有看的清楚。
  「可惜,那背影可真像李若雪。」吴立伟遗憾的望着远去的红色小轿车,心
中疑惑不已,熟悉的身材和背影,开着相似的红色小轿车,真的是李若雪吗?
  「等等,那个黑小鬼我记得好像是我们学校一年级的,那个小鬼的妈妈挺漂
亮有韵味的。」吴立伟刚刚太多关注那个女子的背影去了,现在慢慢回想起来,
那个黑小鬼好想也挺眼熟的。
  吴立伟记得王飞还多亏的有次王飞闯祸,被他请来家长,结果来了一个年轻
的大美女,让他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个黑小鬼还有这么漂亮的妈妈,所以吴立伟
心中就有了王飞的印象。
  「想来应该不可能。」吴立伟摇了摇头,长期以来的对李若雪的印象来看,
怎么可能是她,估计是那个黑小鬼出来鬼混吧,嘿今天忙着开会就放他一马,不
然真想抓住他叫家长来,再接触下那个漂亮少妇。
  吴立伟忙着开会,也散去了心中的一些想法,开车准备离去,不过心里始终
有一丝怀疑,那么相似的背影真的是别人吗?
  另一边,我正准备向谢婷婷摊牌的时候,心里突然闪出王飞丑恶的嘴脸,王
飞的妈妈究竟是怎么样的人,值得信任吗?
  看着谢婷婷精致的五官,和妙曼的身材我心里突然涌起一阵阵冲动,和一个
邪恶的念头,王飞此时正把妈妈按在床上肆意侵犯,我也要报复过来把王飞妈妈
疯狂侵犯!
  这个疯狂的想法弥漫在我的头脑中,「呼」深呼吸一口气后,我艰难的压下
了在这里侵犯谢婷婷的想法,现在是白天一旦叫人就完蛋了,心里仅存的理智让
我恢复正常。
  「林胜?你说的是什么事?」青葱白嫩的手掌在我面前晃了晃,让我回过神
来。
  糟了,该说什么呢。有了别的想法后,我也不能按照前面的计划来行事了,
得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对了上次王飞借我了一个游戏机一直没有还,嘿嘿,借机
给王飞这厮上上眼药。
  「咳咳,阿姨王飞上次借了我的一个游戏机,一直没有还给我,那是我叔叔
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问他要了几次都没还给我,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但
是我觉得还是有借有还比较好。」我缓缓的开口说道,心知这个理由有点操蛋,
但是的确有。
  「就这个事情?阿姨以为多大的事情呢。」谢婷婷听了,似乎松了一口气,
然后挥了挥手说道。
  「阿姨这就把那个游戏机还给你,阿飞也是借了东西不还,下次我非得狠狠
教育他一次才是。」说完谢婷婷转身走进了王飞的卧室。
  看谢婷婷没有怀疑,我心里默默的松了一口气。
  「叮叮叮……」客厅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阿姨,电话。」
  「来了,那个游戏机就在阿飞的柜子里,你自己去拿吧。」谢婷婷匆匆的从
卧室里面出来,接起了电话。
  「喂,你好,这里是……」
  听着客厅里面的通话声,我心中不由得兴奋了起来,王飞肯定握着妈妈的把
柄,现在去搜一搜王飞的卧室说不定有出人意料的收获。
  柜子里面没有,抽屉里面没有,床底下还是没有,搜了一会没有什么收获,
没有什么U盘,照片之类的东西,反而在床垫下面有一堆白色的纸巾,上面一堆
凝固了了的黄色硬斑倒是把我恶心坏了,我的心情渐渐烦躁了起来,客厅里的通
话随时会结束,要是谢婷婷过来了就不好行动了。
  「嗯。」我搜索桌子里面,发现了一个电脑包,里面是一台笔记本电脑。没
想到王飞还有一台电脑,从来都没有听他说起过,看来王飞应该就把那些东西藏
在笔记本电脑里面了。
  「可恶,王飞这厮真是心思险恶,居然还设置了开机密码,明显里面是有什
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我脸色阴沉的看着电脑屏幕,心里气愤无比,没想到最后
会被一个开机密码阻挡了。
  「不对!不对!这个还是不对!」我焦急的输着各种王飞可能设置的密码,
一直显示的错误让我渐渐急躁了起来,到手的鸭子眼看着就要飞走了。
  「林胜你找到了吗?」谢婷婷的声音从客厅里面传了过来,我不由得仰天长
叹,错失良机啊。
  为了不引起怀疑我只得回答到:「阿姨,我找到了。」
  带着满腔的遗憾我不得不从王飞家里走了出来,的好好的计划一下了,王飞
电脑的密码和谢婷婷。
  我迷茫的走在街上,又想着妈妈现在说不定还被王飞搂在怀里肆意侵犯,心
里就如同被毒蛇撕咬一样。
  「可恶,王飞!」我咬牙切齿的念念着,这名字似乎成了我的梦魇,我垂头
丧气像一个败犬一样像家里走去。
  阳光猛烈的照射在大地上,光耀着每一个需要它的地方,然后在某些阳光照
不到的地方正发生着一些黑暗的事情。
  「妈妈,你在吗?」我回家打开门呼唤了一声,空荡荡的家里没人回应,看
来妈妈还没有回来,我不由得有点担心妈妈的安危了起来。
  掏出电话想给妈妈打一个过去,但是一想到妈妈可能还和王飞在一起就感到
心烦意乱,打过去估计也没什么用,哎,午饭自己解决吧!
  我出门准备去外面吃过快餐,路过家里车库的时候突然感觉有点奇怪,我记
得我出门的时候这里是打开的啊,妈妈出门的时候很匆忙,车库的门是没有关的,
难道?
  虽然没有车库感应门的钥匙,不过我家里车库里面是有监控摄像头的,我家
车库是楼下一个单独的房间,只有正前方最高处才有窗户,除了感应门就就只有
一个备用的后门,钥匙还在家里,还是先去调出监控录像看看吧了。
  「咔,咔。」我急急忙忙的回家打开门,连鞋子都没脱,路上还摔了一跤,
顾不得脸上的擦伤,我匆匆的去书房打开电脑调出了监控录像,似乎有什么早已
期待的东西,电脑启动的1分钟对我来说仿佛过了一年一样漫长,颤抖的双手打
开了录像软件,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嘶!」尽管早有准备,但是眼前劲爆的一幕,仍然使我气愤不已的时候又
热血沸腾,下身不知不觉的又支起了一个大帐篷,双手也下意识的伸进裤子里撸
动了起来,视频虽然没有声音但是画已经足够冲击我的神经了。
  红色的小轿车一边车门被打开,妈妈卷缩在副驾驶位置上,短裙被掀到了腰
间,黑丝连裤袜被褪到了屁股下面,妈妈双手正抱着黑丝美腿,大腿张开露出神
秘的花瓣,,卷缩的小腿靠在王飞肩上,白色蕾丝内裤被拨到一边,王飞在妈妈
身前粗大的肉棍正缓慢而坚决的在妈妈被迫张开的蜜唇里面进进出出
  「啊……啊……不,不要……啊……啊……太深了……」耳边仿佛传来了妈
妈断断续续的甜美的呻吟,妈妈脸上铺满了潮红。
  妈妈秀丽的脸上铺满了潮红,衣服被掀起来,胸罩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去了,
王飞双手叉腰屁股用力不停的耸动着,脸上带着征服的表情,仿佛身下的不是女
人,而是一匹烈马。
  隔着屏幕我仿佛都能听到「滋滋」的性器摩擦身,肉棒上闪烁着亮堂堂的水
光,甚至还有白色的浆糊沾满的王飞的肉棒,可以想象战况有多么的激烈。
  妈妈一只小手用力的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来,脑袋不停的摇晃,雄伟的
乳房也随着激烈的抽插,不停的晃动着,像一块白嫩的豆腐,看起来十分的诱人,
散乱的发丝挡住的妈妈潮红的面容,让我看不清妈妈真实的表情,不过偶尔从指
缝间漏出的呻吟声,想来妈妈一定被王飞插得很舒服。
  看着妈妈被王飞肆意的抽查,侵犯着,穿着那双我最爱的黑丝连裤袜,被爸
爸以外的人狠狠地插入花心,我的肉棒缺更加胀大了,气愤之余心中却没有丝毫
出去阻止的想法。
  「我究竟是怎么了?应该去阻止的啊,难道我对妈妈……」我看着手中胀大
的肉棒,心里一片迷茫,看着屏幕里王飞已经双手抱着妈妈的黑丝包裹下浑圆曲
线的美腿开始冲刺,我再也无法抑制住心中的欲望了,找了一条妈妈穿过的黑色
丝袜,套住粗大的肉棍,开始疯狂撸动了起来。
  「啊,妈妈,我爱你……」
  屏幕里面,丑恶的一幕依旧进行着。
  王飞现在每一次都将粗大的肉棍完全插入了妈妈的蜜穴中,只在外面留下两
个黑色的蛋蛋,然后又将肉棍抽出来,只留一个大龟头在里面,搅动一番,然后
又重重的全部插了进去,通红的肉棒仿佛插入的妈妈的心口,妈妈似乎忍受不住
如此强烈的抽查,苍白小手捂着嘴巴,脑袋不停的摇晃,两只丝袜小脚崩的紧紧
的,仔细一看似乎脚尖处的丝袜都有一个小口,露出了里面翘的高高涂着粉色指
甲油的脚趾。
  仿佛听见了一声高亢的呻吟,只见妈妈突然失去了力气似的,两条纤细的美
腿在王飞的肩上不停的颤抖着,身体弓了起来,双手也高高的摔了下去,双目无
神的盯着车顶。
  我看见王飞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难道妈妈高潮了,我心中百感交集,
手中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止。
  果然,王飞停止了插动,但是肉棒还是深深的插在了妈妈的蜜穴里面,低头
好像在耀武扬威的对妈妈说着什么,双手却不停的在妈妈颤巍巍的胸脯上揉捏,
变换着各种形状,最后捏起妈妈的粉色小樱桃往上提,看着妈妈脸上露出痛苦的
表情才放开,然后哈哈一笑,低头含住了妈妈粉红色的樱桃,开始舔弄撕咬了起
来。
  我心里犹豫了一下,欲望迫使我想现场看一下妈妈究竟怎么样了,于是我去
爸爸的房间里,拿起车库备用门的钥匙,有些期待,又有些痛恨自己的走向了车
库。
  车库的备用门在一个角落里面,是为了防止感应门坏了而布置的,就一个人
身高大小,所以我拿起钥匙打开门的时候,处于专注中的两人很难有发现的机会。
  「咔嚓」一声轻微的开门声,仿佛打开了通往地狱的入口,又或者是天堂。
我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被发现了,过了许久我才伸出手,如同一只小猫一样轻轻
的推开门,露出一条门缝,里面立刻传出一阵阵淫糜的声音,我立马靠上去通过
门缝,看到了一幅让我血脉喷张的画面。
  「嗯……嗯……哦……哦……王飞……不要……不要这么用力……我,我受
不了……啊」妈妈一脸娇羞,娇踹连连,被王飞插得花枝招展,颤抖不停。
  妈妈不是捂着嘴吗?怎么会发出这么淫荡的声音?我一看瞬间明白了,原来
王飞伸出一只手把妈妈的两只手都提了起来,再加上大力的抽插,让妈妈再也忍
耐不住,樱桃小口里传来了一阵阵美妙的呻吟。
  「嘿嘿,老师你的水可真多,骚穴夹的我好舒服,你也很爽吧,女人说不要
那就是要,老师接受我的冲击吧。」王飞淫笑着,抱着妈妈的黑丝大腿,频率更
高的冲击了起来,嘴巴也没闲着,伸出舌头,在妈妈小巧的丝袜脚掌上舔舐着,
甚至把妈妈丝袜裂开处,露出的粉色脚趾都含入了口中,发出啧啧的声音。
  两具火热的肉体在轿车上小小的空间里面交缠着,王飞似乎感觉这样抽插不
过瘾,把妈妈拉出车门正对着他,一只手抬起妈妈的一条美腿,一只手抱着妈妈
的黑丝大屁股,把充满怒火的肉棒顶到了滑润的蜜穴口,妈妈巨大的乳房紧紧的
贴着王飞的胸膛被压成了一个大饼形状……
  「不要,你滚开!」妈妈似乎有些反感这个姿势,轻微的挣扎了起来。
  「草,臭婊子装什么纯,等下把你干哭。」王飞骂了一句,那根18CM的
大肉棒,在妈妈蜜穴前摩擦了一会,就猛的分开的娇嫩的蜜唇,狠狠地撞入了阴
道深处,甚至顶到了花心。
  「啊」随着妈妈的一声哀鸣王飞又开始猛烈冲撞了起来,一次比一次用力,
一次比一次伸入,仿佛想要连两个蛋蛋都塞进妈妈的穴口。
  「啊,混蛋轻点……啊……太大了,太深了,要……要死了。」妈妈不堪重
负的哭喊了出来,眼睛里面充满了泪花。
  我不禁为妈妈捏了一口气,这样粗暴的抽插妈妈受的了吗,而且王飞的鸡巴
又是这么的粗大。
  王飞放下了妈妈的黑丝玉腿,下体缺丝毫没有减少冲击的频率,双手攀上了
妈妈被撞击的颤巍巍的高耸柔软的玉乳,重重揉捏了起来,妈妈的乳房上布满了
红色的掌印,王飞低下头来想和妈妈舌吻。
  「滚……滚开。」妈妈虽然不停的哭喊着,但是却依旧摇头不肯和王飞舌吻。
  「草臭婊子,真的是欠调教。」王飞狠狠地抽插了一下,放弃了和妈妈舌吻
的动作,毕竟怕妈妈气急败坏之下,咬断了他的舌头。
  王飞抽出湿淋淋的阳具,把颤抖脚软的妈妈翻过身来,让妈妈靠在车窗上,
双手扶住妈妈胀鼓鼓的翘臀,搬开沾满淫水的大屁股,,再一次用龟头亲吻着妈
妈的花瓣,屁股一耸,肉棒就完全消失在了妈妈的屁股处,充满赘肉的腹部撞击
在了妈妈充满肉感的臀部,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妈的贱货,叫你装,叫你装,臭婊子。」王飞似乎完全放弃了章法,搂住
妈妈的纤腰,腹部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妈妈颤巍巍的黑丝翘臀,翘起的臀部被装
的翻起了阵阵肉浪,啪啪啪的声音在车库里回响,还抽出一只手,不停的拍打着
妈妈的大屁股,似乎像在征服一匹不听话的小烈马。
  「叫你装清纯,叫你装高傲,哈哈,良家少妇又怎么样,高贵老师又怎么样,
最后还不是像狗一样被老子按着干,不过老师你的穴真的紧,比年轻女子的都还
紧,跟个处女似的,是不是你老公的鸡巴太小不能满足你?啊,软软的穴肉紧紧
的裹着鸡巴,水又这么多,哦草,好爽。」王飞一边疯狂的抽插,一边用力拍打
着妈妈的黑丝大屁股,动作一下比一下猛……
  「啊……啊……求求你不要在打了,好疼……哦……轻一点……好疼,不要,
停下来……嗯嗯……求你林……啊啊」妈妈哪里受到过如此被粗暴的对待,屁股
上的疼痛让她几乎要晕了过去,眼睛红红的,流出了晶莹的泪花,楚楚可怜的求
饶道。
  「李老师这就受不了了?叫我一声老公我就温柔一点,不然打烂你的黑丝大
屁股。」王飞听到妈妈求饶,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抽插的动作慢了下来,带着
淫笑对妈妈说道。
  妈妈一听咬紧了银牙,挤出两个字:「做梦。」
  「贱人!」王飞勃然大怒。缓缓拔出沾满蜜汁的粗大肉棒,然后一个挺身再
次狠狠地插入妈妈的屁股,开始了狂风暴雨一般的抽插,王飞在妈妈黑丝大屁股
上的手更加用力,每一下都排起了阵阵的肉浪。
  妈妈努力的捂着嘴,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银牙都快吧嘴角的皮都咬破了,
虽然是不是的还是会漏出一两声销魂的呻吟,虽然还是被王飞从身后粗暴的撞击
撞的花枝招展,但是依旧没有屈服。
  「李老师,不要乱动,啊,草不行了,好爽,老师我要来了,来了。」妈妈
突然激烈的扭动着黑丝大屁股,王飞被刺激了一下看样子似乎已经快到极限了,
伸出一只手抬起妈妈一条修长浑圆的黑丝美腿开始了最后的冲击,下体深深的在
妈妈的蜜穴里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
  「啊!来了。」妈妈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呻吟,全身上下不停的颤抖着,双腿
软了下来,要不是王飞搂着妈妈的腰腿,可能就要直接瘫软在地上了,王飞感觉
到了妈妈的高潮,忍不住了用力撞了一下妈妈的屁股,肉棒深深的抵在妈妈的花
心上,便抱着妈妈的翘臀一动不动,开始了猛烈的射精。
  「王飞的大龟头正抵着妈妈的穴口,,甚至亲吻着妈妈软软的花心,在突突
突的射精,啊妈妈我来了。」一想到这个场景我再也忍耐不住了,手中的黑丝飞
快的撸动着,然后感觉脊髓一凉,下身再也忍不住,对着妈妈穿过的黑丝连裤袜
狂喷了出来。
  王飞抱着妈妈的屁股回味了许久,才把已经软下来,湿淋淋的肉棒从妈妈的
蜜穴里滑了出来。把妈妈撸到脚上的白色蕾丝内裤脱了下来裹在鸡巴上,把鸡巴
擦了干净,丝毫不顾妈妈愤怒的眼神,然后才把沾满精液和淫水的内裤还给妈妈。
  「嘿嘿,李老师要么就不穿内裤回去,要么就穿着这条粘了我精液的内裤回
去,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哈哈李老师期待和你的下次相约。」王飞无耻的
说道,一脸舒爽的从妈妈的身体上爬了起来,然后看了看时间,捏了捏妈妈鼓鼓
的乳房,大笑一声然后转身打开感应门回去了。
  「呜呜……」妈妈做到车子座位上,抱着双腿,伤心的哭了起来,连胸罩和
内裤都没有穿上,在夕阳的照耀下,像一尊残缺的女神雕像。
  我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心里的欲望发泄之后,心中升起了对妈妈的愧疚之情,
也更加坚定了我心中的计划。
  「王飞!」我咬牙切齿的说道。
上一篇:【失陷在叙利亚的美国女记者】EP04
下一篇:【鬣狗 第一部 护士长李曼的梦魇】(第五章)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