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失陷在叙利亚的美国女记者】EP04


  慈善舞会结束后,詹姆士回到住所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詹姆士和前妻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离了婚。他没有子女,也一直没有再婚,
最近这几年都是独自居住在伦敦市内的卡姆登区。
  詹姆士的住所十分低调,面积不算大,房中陈设也一点都称不上奢华。最显
眼的特点莫过于室内环境装修成了浓郁的美国西部怀旧风格——比如特意做成了
陈旧红砖形式的墙壁,还有那看上去就像是属于上世纪80年代的某个西部小镇
警长的办公桌。
  屋内昏黄的灯光下,一个人影正坐在沙发上。詹姆士一点也不感到奇怪——
拥有这套住所的门禁密钥的除了他以外就只有一个人。
  「阿曼达,我以为你已经离家出走了呢……」詹姆士一面说着一面脱下外套
挂在了衣架上。「希望你是来告诉我,你终于肯回心转意了。」
  「我是来向你道歉的,杰姆叔叔。」阿曼达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认真的说道:
「今晚我真不应该冲你那样大发脾气,更不该在舞会上大闹一场,搅了你的生日
晚宴……」
  「你不需要向我道歉,我也没有责怪你……」詹姆士注意到阿曼达已经换了
一身衣服,她现在身上穿的是一件中长款的女式风衣,那一头金色的长发也已经
披散下来,恢复了往常自然垂肩的发型。
  阿曼达身上风衣的下摆只及大腿中部,詹姆士能够看到她那两条修长笔直的
美腿上覆盖着黑色的网袜,脚下穿着一双鞋跟足足有14厘米的黑色高跟鞋。
  詹姆士转身走进盥洗室里,用湿毛巾擦了一把脸,继续说道:「我能够理解
你为什么会有那么生气。」
  「不,杰姆叔叔……」阿曼达一边在房间里缓缓的踱着步,一边继续说道:
「无论如何,在你的生日晚宴上那么做都实在是太无礼了……我想,我必须对你
做出补偿。」
  詹姆士从盥洗室走了出来,对阿曼达说道:「如果你肯听话的呆在伦敦或者
纽约,就是对我最好的补偿……」
  他的声音忽然停住了。
  因为就在此时,站在墙边的金发女郎解开了自己身上的风衣外套,并将它直
接脱在了地上。

  她的风衣之下是一身性感风骚的皮质紧身内衣,黑色漆皮胸罩的半球形罩杯
在壁灯下闪烁着撩人的光泽,小小的低腰丁字裤堪堪遮住了神秘莫测的三角地带,
紧束腰身的欧式Corset垂下来几条细细的吊袜带,紧贴着大腿勾挂住了长筒网袜
上沿那道宽宽的蕾丝花边。
  阿曼达靠在墙边,双臂、后心和臀部紧贴墙壁,用挑逗的眼神看着詹姆士:
「我可以用比那好得多的方式来补偿你。」
  面对眼前这突如其来的香艳一幕,詹姆士仅仅只是楞了不到三秒钟而已。
  「把衣服穿好,回去吧,阿曼达。我今晚还有工作要干,没有工夫陪你胡闹。」
说着,詹姆士径自向办公桌走了过去。
  「先别管你那些该死的工作了!」阿曼达却抢先一步来到办公桌前,直接将
屁股靠坐在了桌沿上。她拿起桌上的酒瓶倒了半杯威士忌,然后高高抬起一条大
腿,用那只脚上细长的鞋跟轻轻敲点着办公桌下的柜板。

  「一起喝一杯吧,杰姆。今晚可是你的生日之夜,就让我们来好好放松一下。」
  「那么,你是想对我进行性贿赂吗?」
  「噢,干嘛说得那么难听?!亲爱的杰姆叔叔!要知道,你可是对我有整整
二十年的恩情,就让我好好报答你一次也是理所应当的,不是吗?」
  詹姆士沉默了片刻,然后一言不发的走到阿曼达身前,忽然向她的胸部伸出
手去。
  阿曼达却似乎显得有些意外。就在詹姆士的手指即将触到她胸脯的那一刻,
她的身体本能的向旁边躲了一下。
  詹姆士的手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径直伸到办公桌上,拿起了那个装着威士忌
的酒瓶,捧在手中仔细端详起来。
  「Oh!Shit!」阿曼达低声骂了一句。
  詹姆士放下酒瓶,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打开了桌上的台灯。
  「把微型摄像机伪装在酒瓶里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你真是越来越有长进
了。」詹姆士一边说着一边拉开抽屉从中取出了一份文件。
  「但里面装的可是纯正的波旁威士忌——是你的最爱。」阿曼达仍然不甘心
的端起桌上的酒杯,轻轻晃动着里面琥珀色的液体:「真的不肯陪我喝一杯吗?」
  詹姆士拿起笔在文件上写着什么,头也不抬的说道:「想必那里面掺的烈性
催情剂也很纯正。」
  这下阿曼达彻底哑口无言了。她把酒杯「啪」的放回桌上,无可奈何的摊开
双臂,在身前随意挥舞了两下。
  「你和我都再清楚不过了——」詹姆士放下手中的笔,合上了那份刚签完的
文件。「阿曼达,性贿赂是你最不可能做出来的事情。」
  他一面说一面起身走到墙边,弯腰拾起了阿曼达脱在地上的风衣。然后回到
办公桌前,将风衣递还给她,又补充了一句:「至少,不会对我这么做。」
  阿曼达默默的接过了自己的风衣。
  「而且,就算你如愿偷拍下了你想要的东西,我也不会受你要挟。」詹姆士
坐回办公椅上,抬头看着阿曼达:「你可以尽管去让明天各大新闻的头条全部是
詹姆士·梅薛利尔的性侵丑闻。」
  「噢,别这样,杰姆!你知道我不会真的那样做的!」阿曼达已经把风衣穿
回了身上,她向詹姆士探过身去,急切的说道:「我仅仅就只是想让你送我回到
叙利亚去而已,这对你来说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詹姆士上身仰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阿曼达,这一次你走的实在是太远
了……太远了……你已经走火入魔了。」他摇了摇头,用低沉但不容置疑的声音
说道:「你不能回去。」
  阿曼达低头沉默了片刻,问道:「杰姆叔叔,能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吗?你
一定有别的原因。」
  「你的安全就是我要考虑的全部原因。」詹姆士注视着面前这个金发女孩那
双碧绿色的眼睛,柔声说道:「阿曼达,我是看着你从小长大的。你也知道,我
没有孩子,而你……就像是我自己的女儿一样。你父亲临终前嘱托我一定要好好
照顾你,对我来说,你的安危是比一切都更加重要的事情……」
  「谢谢你,杰姆。」阿曼达的声音也温柔了很多:「你所为我做的一切我都
永远心存感激。我知道,没有你的帮助我根本不可能走到今天。」她俯身握住了
詹姆士的手,继续说道:「我也知道,无论我走到哪里,你都会有办法保护我的。
就像当年在利比亚,那么危险的情况我们也过来了,不是吗?」
  「过去的二十年里我从未拒绝过你的任何请求……」詹姆士仍然是摇了摇头:
「但是这一次真的很不一样。我说过,那里的局面已经变得远远超乎你的想象……」
  「既然超乎我的想象,我就更有必要去弄明白真相!」阿曼达用恳求的目光
看着詹姆士:「杰姆,你了解我的,如果不这么做,我会生不如死……」
  「醒一醒吧,阿曼达,你根本就不是为了什么真相!」詹姆士忽然打断了她,
提高声音说道:「你只是为了你心里面那道永远也解不开的魔咒!」
  「我心里面的……魔咒?」阿曼达显得又像是吃惊,又像是困惑。她松开了
詹姆士的手,站直身子问道:「你到底在说什么,杰姆?」
  「我说的是你父亲的死——那就是这么多年来将你的一切都牢牢锁死的魔咒!」
  「你根本就不明白你自己在说什么!」阿曼达也提高了自己的声音:「不要
总以为你有多么的了解我,杰姆!我父亲的死确实曾带给我很大的创伤,但那都
过去很久了!我早就已经走出来了……」
  「不!你并没有走出来,你甚至根本都不愿意走出来!」詹姆士再一次打断
了她的话。他坐直了身子,罕见的显得有些激动:「承认吧,阿曼达!你对独裁
者的恨,根本就无关于他们有没有民主选举,无关于他们有没有残暴统治自己的
国民,甚至跟他们有没有使用化学武器都毫无关系!唯一有关系的就是——他们
杀害了你的亲人!」
  「……」阿曼达瞪大了眼睛,怔怔的看着詹姆士。
  「你父亲他当年……发现了伊拉克制造WMD的证据,还没有来得及公布就
被他们杀害了。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都渴望着复仇,渴望能去完成他未尽的工作,
叙利亚的化武当然就成了你无法抗拒的机会——是啊,对你来说,巴沙尔多么像
是又一个萨达姆啊!」
  「……」
  「还有,你总是在心目中期待我能……像你父亲那样,为了一个坚定的信念
可以不顾一切。」詹姆士继续咄咄逼人的说道:「虽然我和你父亲是最好的朋友
……阿曼达,没错,我可以像他一样爱你,但我毕竟不是他!我永远都做不到像
他那样勇敢无畏!我还有太多别的事情需要考虑!……而且这其实也并不重要,
真正重要的是——巴沙尔也根本不是萨达姆,他并没有杀你的父亲!」
  阿曼达的眼神和脸色都已经变得难看极了,她默然无语的站在办公桌前,眉
头紧锁,面无表情的望着詹姆士,看不出来她正在想些什么。
  终于讲出了压在心头很久的这些话,詹姆士却并没有一丁点痛快的感觉。他
从来没有见过阿曼达像现在这副样子——令他都看不透的样子。他不再说话,又
将身子仰靠回了椅背上。
  在接下来那将近一分钟的令人窒息的沉默中,詹姆士渐渐开始后悔自己冲动
之下讲出刚才的话了。一方面当然是担心那些话又一次深深刺痛了这个不幸的女
孩;而另一面是,他也明白,当一个连自己都欺骗的人被毫不留情的拆穿之后,
比起幡然醒悟并承认错误,ta更有可能会恼羞成怒的做出更加激进的事情。
  好在阿曼达最后的回应终究还是令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阿曼达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缓缓垂下了头,低声对詹姆士说道:「你说的
没错,我确实是有点走火入魔了……请原谅,这段时间我实在是太累了,甚至会
有点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智……」她双手抱在胸前,紧了紧身上的风衣,继续说道:
「杰姆,今晚我做出这么……幼稚的举动,你一定对我非常失望……」
  「怎么会呢,孩子。」詹姆士站起身来走到阿曼达身边,怜爱的抚慰着她的
肩臂:「你只是需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而已。阿曼达,从小到大你一直都是我的
骄傲,从不曾令我失望过……」
  隔着风衣的面料,詹姆士搭在阿曼达肩头的那只手摸到了她那皮质紧身内衣
的肩带。他开玩笑的说道:「不过说实话,你今晚确实令我大吃一惊——我以为
自从十九岁之后你就发誓再也不穿胸罩了呢。」
  「噢,拜托,杰姆!」阿曼达扭过头来嗔怪的看着詹姆士,眼神里总算恢复
了一丝神采。「你可是唯一一个有幸见过我穿成这样的男人,而你关心的竟然是
这个问题!」
  「哈哈,当然!如果我不是你的杰姆叔叔,今晚恐怕也一定会控制不了自己
的心智的!」
  两人又说笑了几句,阿曼达忽然问道:「杰姆叔叔,我想你是对的,我可能
真的需要去瑞士休养几天……你可以陪我一起吗?日内瓦湖的景色一定会令你和
我都感到非常治愈的。」
  「我真的很希望我可以跟你一起去那里……但是,实在对不起,孩子,你也
知道,现在这种时候我根本就走不开。」詹姆士摊了摊手,故作可怜的苦笑道:
「我那些国会、白宫和兰利的朋友会追杀我到天涯海角的。」
  阿曼达也不禁笑道:「你这是还在记我的仇吗?当然——今天晚上我已经把
你那些朋友们全部得罪光了。」
  「随便他们怎么想吧!阿曼达,实际上,我想要对你说的是,我觉得你今晚
在舞会上的表现简直太TM牛逼了!」
  「噢——不会吧——杰姆叔叔?你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吗?」
  「当然!」詹姆士笑道:「你可是勇敢的说出了在我们这里从来也没有人敢
讲的真相。」
  阿曼达也笑了一下,若有所指的说道:「真可惜,真相似乎从来都不像谎言
那样让人愉悦。」
  半个多小时后,在街边的一部公用电话亭里,阿曼达将门关好,拨打了一个
国际号码。
  电话一接通,她立刻用流利的俄语说道:「柯赛尼娅,是我。亲爱的,抱歉
吵醒了你……听着,我在这个时间给你打电话不是要跟你调情的!我有非常要紧
的事情!……我需要一本,不,两本乌克兰护照……先别问为什么,回头我再跟
你解释……对,上面要有叙利亚、黎巴嫩、约旦和土耳其的签证……后三个都是
免签国?很好,那就再帮我加上沙特签证……还有,要有申根签证和真实有效的
入境记录……随便哪个申根国家,瑞士的最好……好的,最快多久可以办好?……
两个星期?!不行!我最多只有两天时间!……想想办法,柯赛尼娅,你一定有
办法的!……后天?你是说9号吗?……当然,好的,我会让人准时联系你取货
……太感谢了,柯赛尼娅!你可帮了我的大忙!这次算我亏欠你的……好好好,
等我下次到基辅的时候,随便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几个刚从酒吧出来的醉鬼蹲在路边,每个人那双通红的眼睛都不约而同的盯
住了沿着街道款款走来的一道魅影——那是一个穿着女式风衣、渔网袜和高跟鞋
的金发美女。
  「嘿,美女!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儿?不如先过来陪我们喝一杯吧!」
  「别担心,小妞,喝完之后我们会负责送你回家的——无论是去你家还是
我家!」
  「如果你还想要喝点儿别的什么——比如一种富含蛋白质的黏液,我们这里
也有的是,哈哈!」
  阿曼达在路灯下目不斜视的走着自己的路,一眼都没有看那几个出言轻薄的
醉鬼。她双脚之下踩着足足有5厘米厚的防水台鞋底和14厘米高的细长鞋跟,
那高挑曼妙的身段更加显得步态冷傲、高不可攀。
  「操!装什么装?!大半夜一个人穿成这么骚的样子出来,我敢打赌你一定
是个赶着去卖屄的妓女!」
  「没错,臭婊子!卖给谁不是卖?快过来吧,我们几个会让你爽到想要倒贴
钱的!」
  阿曼达依旧毫不理会醉鬼们越来越不堪入耳的狂呼乱叫,她已经走到了自己
住处的楼道门口,刷开了上面的指纹锁。
  楼门在身后锁上的时候,那几个醉鬼还在路边放肆的大吹口哨:
  「喂,骚货!你上台阶的时候我们全都看见你大腿上的吊袜带了!」
  「别再让我碰见你,否则我发誓会把你那淫荡的袜带扯下来塞进你的屁眼里!」
  回到住处之后,阿曼达立刻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脱下了身上的风衣,接着
又继续把贴身的皮革胸罩、紧身束腰、吊带网袜甚至丁字裤全都一件不留的脱掉
扔在了床上。
  她就这样赤身裸体的快步走到冰箱旁,从里面拿出一瓶啤酒,一边直接举起
酒瓶大口喝着一边走到写字台前。她把啤酒放在一旁,在椅子上坐下,戴上眼镜,
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阿曼达拿笔在本子上计算着时间:后天,瑟琳会带着乌克兰护照跟她在瑞士
碰面,然后两人一道飞去贝鲁特,再从陆路入境叙利亚,最迟将在10号那天到达
大马士革。这样,赶在14号凌晨之前,她还有3-4天时间去调查取证。
  「真想不到,我竟然还有要跟盟军的空袭导弹赛跑的时候。」
  发给瑟琳的邮件很快就写好了,阿曼达却犹豫了。她十分清楚,带上那个还
在纽约上学的清纯女孩陪自己去叙利亚并不是一个好主意——当然她绝不是担心
瑟琳的工作能力,她只是担心她的安全。但是到了现在这个关头,她也实在没有
其他人可以信任了——在阿曼达的职业社交圈里,几乎每一个她所认识的人都有
可能是她那位杰姆叔叔的眼线。
  「相信我吧,瑟琳,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再说了,就算真在那边遇到
了什么紧急状况,杰姆和他背后的势力也一定不会对我们见死不救的。」
  阿曼达终于点下了发送按钮。看到电脑上邮件发送成功的提示之后,她摘下
眼镜放在桌上,这才顾得上起身去了一趟洗手间。
  舒爽的释放掉了膀胱中的压力,阿曼达用纸巾仔细的擦拭干净私处,站起身
走到盥洗台边洗干净双手,然后才对着镜子开始卸妆、洗脸。当她继续一丝不挂
的坐回到写字台前的时候,电脑屏幕已经变成了屏保照片——那是她和瑟琳第一
次见面时在CU大学里的合照。
  阿曼达将两条腿都高高抬起并蜷曲在椅子上,然后一边无意识的抚弄着脸颊
旁的长发,一边对着电脑若有所思。

  「现在是伦敦时间凌晨1点,纽约夏令时晚上9点,瑟琳刚刚下课,她应该
很快就能回复邮件。」
  这一天之中实在是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在持续应对了十多个小时的突发情况
和紧张压力之余,阿曼达现在终于能够停下来喘一口气。她看着电脑屏幕上瑟琳
那清秀温柔的面容,一股强烈而异样的冲动越来越不可抑制的涌上了心头——她
需要利用这片刻的空闲好好释放一下自己。
  不知不觉间,阿曼达的左手已经攀上了自己赤裸的右乳,右手则直接滑向了
两腿之间大大敞开的胯下。
  「快来吧,瑟琳,快到我这里来……嗷,瑟琳……我需要你……」
  阿曼达左手手掌大把大把的搓揉着自己手感滑腻的乳肉,食指和中指的指尖
则夹紧了顶端那粒迅速僵硬肿胀的乳头。她右手食指和中指的指肚也早已在自己
的阴蒂头上灵活的揉按起来,这枚可爱的小肉芽很快就整个顶出了薄薄的包皮。
  「嗷,瑟琳,我现在真的很需要你……嗷……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你……」
  阿曼达胸前的两弹乳肉轮流在她自己的左掌之中被夸张的抓揉挤捏成了各种
不规则形状,但总是能够在一松手的瞬间就弹性十足的恢复原貌。她右手的中指
一节一节的没入了自己湿滑的阴道口,同时拇指继续在红润剔透的阴蒂头上快速
而有力的打着转。
  「嗷!瑟琳!我的女孩,我的爱!……快来吧!……嗷!我的灵魂和身体都
无比的需要你!……」
  阿曼达靠着椅背,把双腿分的更开了,直接将两只脚都踩在了写字台的桌沿
上。她把右手食指也插进了自己的阴道内,手掌在那大大敞开的阴户上有节奏的
一进一出,越来越多的分泌液被她的食指和中指带了出来。
  「用力!瑟琳!用力的爱我!……嗷!对!就是这样……你完全可以做到!
……嗷!瑟琳!你是多么聪明的女孩,我教你什么都一学就会……嗷!天哪……」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5分钟,也许是10分钟——阿曼达电脑上的Skype
忽然响了起来——正是瑟琳发过来的视频通话请求。
  眼看着电脑屏幕上那不断闪烁的女孩头像,阿曼达并没有去接视频通话,而
是更加疯狂的叫了起来:
  「瑟琳!……嗷天哪!你终于来了!……我的宝贝!你还在等什么!嗷!……
用力啊瑟琳!就要到顶了!……嗷天哪!我们一起喷出来!……」
  她最大限度的张开了大腿,将自己那淫靡不堪的下体正对着电脑摄像头,右
手除了大拇指以外的四根手指全部并拢在一起,狠狠插进了自己汁水四溢的蜜穴
之中,手上的力度和速度都已达到了极限。
  「嗷天哪!好好看着我瑟琳!……看看我最真实的样子吧!嗷天哪!……」
  阿曼达高高的扬起了脖子,金色的长发在半空中甩出了一道道狂野而华丽的
弧线。
  「看见了吗瑟琳?!这才是真实的我!……嗷天哪!我把我的一切全都给你!
……My heart!My boobs!My pussy!……Oh my god!My peak!My gushing!
……」
  阿曼达的双脚用力蹬住了写字台的桌沿,十根脚趾全都死死的蜷缩起来,放
在桌边的啤酒瓶被她的左脚猛地蹬倒了,从写字台上一直滚落到了地下。
  「嗷天哪!我要出来了!嗷天哪!嗷天哪!……」
  她用后心顶住椅背,双脚踩住桌沿,两腿和腰腹的肌肉全部绷紧,胯部拼命
向上挺起,屁股离开椅子悬在半空。她全身皮肤都已经被汗水浸透,赤裸的身体
像是刷上了一层滑腻透亮的油彩。
  「我爱你瑟琳!嗷!……」
  阿曼达的嘴巴大大张开成了O形,仰面对着天花板无声的嘶喊着。她的大腿
和臀部强直的抽搐起来,高高悬空的阴户一阵阵剧烈的收缩,喷溅出一小股略带
乳白色的透明液体,在电脑屏幕上洒下一片水渍,覆盖了瑟琳那清纯甜美的头像。
  过了半分多钟,瘫在椅子上的阿曼达才喘息着坐起了身子,而Skype上瑟琳
的视频通话请求仍在焦急不安的催促着。
  阿曼达甩了甩那两只酸累到几乎要抽筋的手掌,嘴里不住的自语着「oh shit」,
顾不上去管洒在写字台和地上的那滩啤酒,抓起一把纸巾胡乱的擦了擦湿漉漉的
双手和下体。
  紧接着,她又专门调整了笔记本电脑屏幕的角度,确保摄像头只能拍到自己
的脸,并用纸巾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然后才一边接通了视频通话,一边小心的
擦拭着自己刚刚喷在了电脑屏幕上的体液。
上一篇:【白素的改变】 (10)
下一篇:【被同学凌辱的丝袜妈妈】(五)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