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少年的熟女天国】(重口第三章)

  转天一早,小受怀着对美好一天的无限憧憬来到单位。昨天晚上满脑子都是
熟妇姐姐们娇羞的模样还有一个个丰满诱人的肉体。哪里还睡的好。
  推门而入,前台的凤姐还没来,正怀疑惑谁这么早来开的门,只听处长那屋
有动静。心头更是疑惑。处长昨天去了医院,医生让她静养几天,她也说这两天
不来了。难道骚蹄子忍不住又来挨操?可逼穴和屁眼还肿着呢也干不了啊?难道
是黄姐?黄姐只是轻微撕裂伤,不过也需要养两天啊!不过她倒是没说今天不来。
  带着疑惑推开吴处长的房间门进去。
  只见屋里白胖的王姐正在打扫。围着一个围裙的她露出大片雪白的肥肉。侧
面从围裙旁可以看到雪腻的臀肉。宽大的屁股随着身体一颤一颤的。
  她脸上画了淡妆,把胖胖的圆脸打扮的妩媚性感。本就雪白光洁的皮肤一点
看不出皱纹。看起来就像30多岁的少妇一般。此时穿着围裙,里面真空的她那
露出的白嫩臀乳好像嫩笋一般勾引着人的欲望。
  王姐见他进来,也不躲闪,大方的继续打扫卫生。甚至故意把裙摆挡住的丝
袜大腿里出来。雪白的大腿略微有点粗。但此时被网眼丝袜紧紧的勒住更显肉感。
丝袜紧紧裹住大腿根,把肥厚的屁股肉凸显的更加丰硕。
  小受热且的目光落在那肥大的犹如两个脸盆一样大的雪腻肥臀瓣上。光滑的
臀肉颤巍巍的。任谁看到都忍不住想好好的掌掴一番。
  感受到他的目光,王姐心下打定,不慌不忙的转过身收拾着桌子。两瓣肥厚
的巨臀光溜溜的彻底暴露在他眼前。
  「今天怎么来这么早呀?昨天送吴处长她们去医院怎么样?」
  小受盯着大屁股心痒难搔的不知道怎么上手,这王姐明显是在勾搭自己。但
这送到嘴里的肉怎么下嘴还需要慢慢来。毕竟小受已经不是昨天那个急不可耐的
小处男了。如何玩这风骚的熟妇,让她服服帖帖的撅屁股任自己蹂躏,这个过程
很让人期待。
  当下也不急了,就这么看着她卖弄风骚闲聊起来。
  「黄姐没事休息两天就好,今天也来上班。吴处长比较惨点,得在家静养几
天。我这不是惦记姐姐们嘛!睡不好就早点来了!王姐姐怎么也来这么早啊?」
  王姐转头白了他一眼,幽怨道「姐姐我也睡不着,昨天让你们操逼的动静闹
得人家这心里跟猫挠的似得。你也真是没轻没重,咋把吴处长给祸害成那样?」
  小受有点不好意思的嘿嘿笑道:
  「说实话,昨天是我头回操逼!实在是让姐姐们给我勾搭狠了!再有听黄姐
她俩说我的鸡巴太大。她们得适应适应。以后就不会受伤了!」
  王姐美目流转,撇了一眼他胯下顶起的帐篷。放下手里的工具,边洗手边到
「快吧裤子脱了吧,看你鸡巴硬的!男人的鸡巴可受不得屈,撑在里面多难受!
你要是害臊,姐姐这就出去。」
  小受识趣的赶忙脱下裤子,留着支出老长的内裤,拉着王姐的手坐到床上
「王姐姐,你走哪去啊?你穿成这样不就是喂到我嘴里的肉吗?来,咱俩床上躺
着谈谈心!」
  王姐顺从的爬上床,躺在他怀里幽怨道「我都跟小黄问过了,她说你个小色
鬼有恋足癖!头回见面就又是亲又是啃的!恨不得在凳子上就操了她!今天姐姐
我都光屁股了,你也不想吃人家!是不是嫌弃姐姐又胖又老,下不去嘴啊?」
  小受安慰道:
  「姐姐哪里老了?这看起来就跟三十岁的少妇一样,正是诱人的年纪啊!再
说了我喜欢胖娘们啊!这一身肥白的嫩肉多有手感啊!咋会嫌弃姐姐你!你看我
这鸡巴涨的!这最老实了吧!你摸摸硬不硬!」
  王姐闻言激动的把手伸进他内裤,掏出大鸡巴两眼发光的吞着口水惊呼「我
的妈呀!真这么大啊!吓死人了!好硬好粗哦!算你有点良心!」
  小受一边急着解开她碍事的围裙,一边解释道「好姐姐!我这不怕一上来就
搂着你开操,太鲁莽了嘛,万一吧你也弄伤了呢!其实我昨天惦记你这大奶子惦
记了一晚上了!快让我好好玩玩!」
  「算你有眼光!」
  王姐得意的解开围裙丢在一边,双手慢慢放开,露出那对西瓜般巨大肥硕的
白嫩巨乳。
  只见这对巨乳圆滚滚颤巍巍的垂坠,超过肚子。王姐双手托着巨乳一上托。
嫩滑的乳肉顺着手臂滑落,啪叽一下大乳房滑出掌控,摔在盘坐的大腿上。
  「我操!真他妈大!」
  小受惊叹道。一手忍不住抓向那雪腻硕大的乳肉
  王姐越发得意的痴痴笑道:
  「不光是大!还超软,超滑呢!人家没发胖的时候外号叫果冻乳牛呢!」
  小受大手一把抓住大奶子,滑嫩的乳肉一下子包裹住大手,整只手掌都陷入
到滑腻的乳肉当中。
  「我操!手感真他妈好!真软啊!王姐姐,你这乳牛的名号真不是白叫的!
这他妈的大奶子比一般奶牛的都大了吧!」
  感受着他的大手粗暴的抓揉着自己的大奶子,王姐握住自己一颗紫黑挺立的
大奶头轻轻的撸套,玩的梆硬后献宝一样吧小鸡巴一样粗挺的大奶子头咬在口中,
凑到他嘴边魅惑道「人家的奶头虽然挤不出牛奶,不过嚼劲十足哦!这么大的奶
头没啃过吧?每个跟姐姐上过床的男人都恨不得把这大奶子头咬下来吞了呢!你
要不要试试?」
  送到嘴边的美味哪还能客气。双手继续享受着大乳房的嫩软,张嘴吸吮住她
的香舌。顺便把乳头含住,两条舌头跟大乳头纠缠在一起。拨弄,吸吮。
  吃了一会舌头,王姐娇喘着「不对,不对!不是这么吃!用咬的!姐姐的大
奶子头要用咬的才舒服!像这样!」
  说着又揪起另一只大奶头,一口咬住,牙齿咀嚼着坚韧的乳头。最后叼着奶
头任由大乳房的重量拉扯着奶头。眼看着奶头越坠越长。紫黑色的奶头都看到粉
红色了。
  小受赶忙拖住大奶子狠狠的揉抓。
  口中的奶头也被他摆到后槽牙上一口咬下。
  果然口感极好。奶头弹性十足,王姐反应超好。
  被用力咬奶头后的王姐发骚的更彻底。把自己叼着的奶头也塞进他口中,捧
着他的脸一通亲。灼热的吐息喷在他脸上。
  「好吃吗?大奶子头好不好吃?再咬!拉长点!一会给你打奶炮!」
  又疯狂的啃了几分钟。王姐终于疼的受不了,才仰面躺在床上,然后让他骑
在自己身上。大鸡巴穿过乳沟,双手抓住乳房两侧向中间一挤。
  柔软硕大的巨乳把大鸡巴整根包裹住。软的不像话的乳肉挤压着鸡巴。当鸡
巴冲出乳肉夹沟后,王姐红润的小嘴凑上来吮住鸡巴头,用力的嘬一口。直到鸡
巴回啦。再次在软乳沟里摩擦。
  「我操你妈!真爽死我了!大奶牛姐姐!你真会玩!这大奶子真他妈软!我
爱死你了!」小受一边操奶子一边爽道。
  王姐潮红着脸,不要脸的不住吸吮抽送过来的龟头。卖骚道「这就爽了?姐
姐还有绝招呢!打乳炮的最高境界知道是什么不?」
  小受摇头。
  王姐得意的一笑。牵住两颗超大超长的乳头,交织在一起。然后指着中间紧
密的缝隙道「乳头沟哦!别人那可操不到的好地方!要不要试试?」
  「要!要操!」
  小受一挺鸡巴,粗硬的大鸡巴捅进两条弹软的乳头缝隙中。被拉长的乳头交
织在一起摩擦着鸡巴 .当龟头穿过乳头立刻被王姐吸吮住。鸡巴就被卡在乳头缝
中来回快速的摩擦着。另类的刺激让小受打呼受不了「好姐姐!亲姐姐!真他妈
会玩!爱死你了!大奶子可真大!真软!我操!舔死我了!」
  感觉到他鸡巴在发颤,王姐赶忙吐出龟头不吸吮了。轻轻的亲吻龟头道「还
真是小处男,这么一会就想射精啊!那可不行。男孩子要先让性伴侣先到达高潮
哟!姐姐的老逼可是很泄火的呢!」
  小受赶忙深呼吸调整着状态。心里大呼好险。这王姐性欲强。花样多。只大
奶子几乎要了自己的魂。暗下决心非要把这骚逼操服帖了不可!
  当下稳住心神,专心开始操逼。
  只见王姐的身下,床单已经湿了一片。紧绷的网袜大腿岔开着。露出里面又
黑又长的阴唇。
  王姐见他盯着自己的骚逼,羞涩的道「姐姐年轻的时候有点滥交。你也知道
姐姐奶子大!挺招人的!这逼都被操黑了!不如处长她们的漂亮。好弟弟你就狠
狠的拿大家伙招呼我!姐姐抗操!亲弟弟,别嫌弃姐。姐的逼虽然黑。不过干净。
没病!好几年没挨操了!成全姐吧!」
  见她说的可怜巴巴的,小受赶忙安慰到「抗操好啊!省的一操就上医院!姐
姐你别哭,我不嫌弃!黑逼粉逼我都喜欢操!不过姐姐!你能撅起来不?就是狗
爬的姿势!那样我就能一边操你一边玩大屁股了!」
  「噗嗤!」王姐破涕为笑,妩媚的白了他一眼,翻身狗爬式撅起屁股道「是
了!忘记你个小坏蛋喜欢打屁股了!昨天看处长的大白屁股上都是掌掴的巴掌印。
姐姐这超级大屁股惦记半天了吧?,让你祸害个够!」
  小受挺着鸡巴对准湿漉漉的骚逼,一挺。毫无阻碍的,大鸡巴滑进了腔道。
湿润温暖的逼穴又深又滑。大鸡吧只是微微撑满腔道,居然不费力,一路插到底
的鸡巴整根捅进去后才顶到子宫口。
  撞击了一下顺势拔出,舒服的摩擦着穴壁,噗呲带着淫水快速的再次捅了进
去。
  「啪啪~」的节奏自然的响起。
  「我操!这大鸡巴!多少年了,我这骚逼没被大鸡巴填满撑爆过了!真鸡巴
得劲!哎哟!操逼真舒服啊!操死我!狠狠的祸害我!大鸡巴真好!」
  王姐浪叫着,不住的扭动大屁股迎合着鸡巴。扭磨着,使鸡巴每次插入都能
画着圈的摩擦骚逼。
  小受舒服的猛操着。只觉得着骚逼异常的适合自己。大小刚好。窄紧适度。
扭磨的大屁股更是勾人心神。
  那脸盆大的雪白臀瓣晃荡出一片片肉浪。
  手掌摩挲着屁股上细致的肌肤。发现这个娘们的屁股肉也是异常的弹软。手
感好的不行。大手一挥啪的一巴掌扇在臀瓣上。雪白的肥臀上立刻多了一个巴掌
印。颤巍巍的臀肉荡出一层层肉浪。手掌陷入肥肉中,异常柔软的嫩肉让人爱不
释手。
  王姐被扇屁股,叫床的声音途然拔高,「好舒服啊!哎呀操死我了!打屁股
也好舒服!大屁股蛋麻麻的痒痒的!好弟弟,我的大屁股根处长的比谁的手感更
好?」
  鸡巴还插在人家身体里当然要说桌这个好。何况王姐的巨型肥臀手感确实更
胜一筹。
  大手左右开弓,啪啪扇个不停。鸡巴噗嗤!扑哧的狠狠操着骚逼「干死你个
骚货!你的大屁股好!又软又大!操死你!操的你叫老公!」
  王姐被操的不住哼唧,没几分钟。在被操了几十下后,骚逼已经开始痉挛。
  发情的收缩着小腹。子宫口吸吮着龟头。
  「小老公!真会操!逼穴舒服了!这么快就把人家操高潮了!哎哟!舒服!
尿了!尿了!小老公!啊!啊!逼逼好麻。不行了!尿了!我操!!!操!!喷
了!!」
  骚穴快速抖动几下,尿道口一开。带着黄色的尿液猛的喷了出来。足足喷了
半分钟,王姐才萎靡的瘫软在床上,懒懒的撅着屁股喘息着。
  小受也放缓抽插的速度。慢慢的操着,双手穿过腋下抓住软乎乎的大爆乳揉
捏。
  王姐猫一样闭着眼享受着,全身懒懒的瘫软在床上。任由他肆意的揉抓着自
己的奶子。
  「真舒服啊!好久没这么激烈的潮喷过了!小祖宗可真厉害!这大粗棍子是
专门来收拾我的把?多少年没被人这么填满逼穴了!今天可过了活瘾了!」
  小受抽送着鸡巴,揉玩着巨乳。怜惜的俯身含住她圆润的耳唇柔声道「今天
就操饱了你!不把你操瘫在床上下不了地,这鸡巴就不从你身体里拔出来了!」
  王姐动情的转头跟他舌吻在一起。
  「好人儿!心肝~可别累着你!我这骚逼如狼似虎的!差不多就行了!姐姐
不贪心!」
  话是这么说。可骚逼还是紧紧的收缩夹住鸡巴开始发浪。
  小受一边加快抽插的速度和力量,一边霸道的把香舌抢如口中翻滚,折腾。
两人的口水却逼她吞下。
  「谁说要一直操你的逼了?」小受挑逗道。
  王姐骚逼猛的夹紧,撒娇道「好弟弟!亲老公!再给我一次,姐正上瘾呢!」
  小受嘿嘿笑着。啪啪很捅了她几下。直捅的她花心麻痒,骚穴发颤。逼道都
夹得不那么紧了。发颤的声音浪叫「老公!老公!好厉害!操死我!操死我把!
逼逼舒服死了!」
  小受挺起身,扶着腰让她把大屁股撅的更高。一边用力捅着。一边啪啪的抽
打起大屁股。
  「光操逼可满足不了我!你的屁眼穴也跑不了!」
  王姐抬屁股迎合着他的撞击。肥厚的臀瓣抖动着雪腻的臀肉风骚的浪到「大
鸡巴小老公!我这身骚肉都给你!你就狠狠的祸害我把!不要脸的骚奶牛今天不
活了!让你活活操死!别把我当人!哞哞!狠狠收拾我!」
  「啪啪啪!噗嗤!扑哧!」扇屁股和操逼的撞击声交织在一起。粗壮的鸡巴
在湿滑的淫逼里肆意的快速抽送。每一下插入都狠狠的捅进骚逼顶在子宫口。每
顶一下,敏感的穴芯都舒服的直打颤。只操了几十下王姐的骚穴就开始痉挛。骚
逼开始紧缩。王姐舒服的带着哭腔高声浪嚎「太舒服了!操他妈的以前都白活了!
哎哟!哎哟!我的骚逼啊!可舒服死我了。大鸡巴老公!真厉害!捅死老骚逼了!
哎哟~真有劲啊!不行了!再这么狠劲操,骚逼会漏的!老公!老公!再给我几
下狠的!又来了!又要高潮了!」
  小受被紧紧夹裹的骚逼撸的也舒服异常。快速的狠操着。大手用力的抓住两
坨肥嫩的臀肉骑马一样攥着软肉用力的拉扯着。腰接借力狠操!
  「骚逼奶牛不是刚被操了几十下嘛?这么快就又要来了!」
  王姐舒服的呜呜直哭,像狗一样吐着舌头浪叫着「对不起老公!奶牛太没用
了!呜呜!骚逼太舒服了!大骚逼从来没被大鸡吧欺负的这么舒服过!被鸡巴填
满,操到底的感觉从来没体验过。骚逼母牛受不了。操死我!操死我!不活了!
大鸡巴祸害死我吧!尿了!来了!老公!老公!我要尿尿!我要尿尿!让我尿尿!
喷了!喷了!」
  小受更加快速的抽插了十几下。只觉得紧紧夹着鸡巴的骚逼猛的一阵蠕动。
接着「哗啦~噗呲」
  骚穴一松,潮喷伴随失禁的尿液猛然喷出,高压水枪一样的喷射而出的尿液,
喷了王姐一身一脸。连墙上都是。
  由于小受继续抽插着骚逼。王姐的高潮一波接着一波足足持续了一分半。直
尿的全身瘫软,高潮的红晕爬满全身雪白的皮肤。
  刚刚高潮过后的骚逼被捅的生疼。一抬屁股,一把拔出鸡巴,搂在怀里,用
巨大嫩滑的大软乳房夹裹住大粗鸡巴。舔着硬如棍棒的鸡巴上沾染的自己的尿液,
淫水。猫一样用脸蛋在鸡巴上蹭着「大鸡巴!啵!大粗鸡巴!爱死你了!骚母牛
以后离不开你了可怎么办?每天都想被这凶玩意欺负!大坏蛋都把人家操哭了,
你还这么凶巴巴的!这是要祸害死人嘛?」
  小受享受着温软的肉体黏着自己的感觉。那腻人的滑嫩乳肉包裹着自己的鸡
巴,小受忍不住一手摩挲这具雪白泛着潮红的肉体。一手陷入软软的超大乳肉中
抓揉。
  「要不以后给你脖子上栓条链子,走哪给你牵哪。发骚了就操!」
  王姐美目放着光,深情的吻着龟头,「那感情好!真要那样,你能给我弄家
里操的话。我就给你当家用奶牛。平时伺候你生活起居,保证把你当皇帝那么伺
候。没事了你就操我解闷!」说着翻个身,露出被扇的满是巴掌印的巨大肥臀扭
着道「你再拿个皮鞭。赶个牛,放个牧,咯咯」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
  小受听到心潮澎湃,狠狠的扇了一巴掌再大屁股上。
  「就这么办!晚上就跟我回家!骚母牛,先让我操舒服了!一会就去买栓狗
的链子去!」
  王姐娇艳的脸庞羞红的要滴出血来。翻身撅起屁股。
  指着自己的大屁股羞道:
  「人家知道自己的骚逼松垮垮的不能让你满足,人家的屁眼穴,屁眼穴你不
是惦记半天了嘛!还可客气什么?」
  小受当然不客气。双手扒开肥厚的臀瓣。深藏在臀丘中的粉嫩菊花终于露在
空气中。
  巨大的菊花层层叠叠,细密的褶皱紧紧的聚集在一起。
  此时收到空气中的凉意,巨大的粉嫩菊花一点点的在收缩。「好大!好美!」
  王姐不依道:
  「别看人家的菊花大,可是都没被操过这里哟!处女屁穴,你可要温柔点对
待人家!」
  看到紧张的收缩在一起小了一大圈的嫩菊花。小受张口嘬了上去。敏感的菊
花被嘴唇一碰到猛的一颤,接着被舌头温柔的舔吮渐渐散开。比拳头还大的水润
湿滑的菊花散开后,中间一点深不见底的小洞散发着诱人的淫光。
  小受熟练的给鸡巴涂抹润滑油。手指轻易的探入屁穴也涂上大量润滑油。见
两指轻易的可以把屁穴撑开一个大洞。软软的屁眼虽然哆嗦却还有拉伸空间。干
脆一挺鸡巴顶着菊花慢慢的捅进屁眼
  一边捅一边调情道:
  「老公给你屁眼开包!骚母牛喜欢吗?」
  王姐撅着屁股一手撑着床。一手揉着骚逼,此时疼的不住吸气。
  「喜欢!被老公的大鸡巴开包,好幸福!老公!疼!哎哟!哎哟!老公你鸡
巴捅我肠子里了?轻点!轻点!」
  小受知道操屁眼不能急。缓缓的摩擦着鸡巴,一手揉着大奶子,一手跟她的
小手一起扣骚逼。
  「大奶牛!一会就不疼了!骚劲上来舒服死你!」
  「我知道,屁眼里这大鸡巴进进出出的就跟拉屎一样。排泄很舒服的!大便
干燥拉不出来不是也疼嘛!过后就舒服了!」
  小受一点点插深鸡巴。试探着她的反应。
  毕竟是熟妇,本就臀肥肠粗的王姐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就适应了屁眼里的撑
裂感。肠道的摩擦带来的异样快感开始侵袭屁眼。
  舒服的感觉一上来,性欲超强的王姐开始发骚,发浪。宮穴和肠壁有意的开
始收缩,增加摩擦的快感。
  「老公~屁屁不疼了!有点痒痒的!嗯!好舒服!大鸡巴好大好凶哦!老公~
你得轻点欺负人家。处女屁眼会被操坏的!」
  小受轻缓的抽送着鸡巴,粗壮坚硬的鸡巴在敏感窄紧的肠道中厮磨。硕大的
龟头刮过的每一寸肠壁都让王姐舒服的全身发颤,高高撅起的大屁股颤抖着,抖
出一层层肉浪。
  「嗯~嗯~」
  有如猫挠般的麻痒难耐让吴姐不住的哼哼。
  「大奶牛!哼唧的真骚!真勾人!屁眼舒服了?」
  「嗯!嗯!哼唧~屁屁不疼了~大鸡巴老公捅的人家屁穴麻麻的,拐带的逼
穴都酥酥的,好舒服。」
  「操屁眼舒服还是操逼舒服?」小受调戏道。
  王姐扭着屁股不依道:
  「都舒服啦!」
  小受哪肯放过她,鸡巴狠狠的捅了几下。揉着大奶子追问着「不行!到底哪
里更舒服!」
  「坏人!」王姐撒娇道。美目风骚的勾了眼小受,撒娇道「大鸡吧老公喜欢
操哪里,哪里就更舒服!骚奶牛现在就想挨大鸡巴祸害。大屁股也想挨收拾,老
公~你看嘛~大肥屁股上还有没扇红的白肉呢!你是不是不喜欢人家的大屁股蛋
儿啊?」
  「这大肥屁股,我都爱死了,真软啊!」
  小受赞叹着肥臀的柔软。大手一挥实实在在的一巴掌扇了下去。雪腻柔嫩的
肥肉满满的铺了一手。爱不释手的在肥臀上抓了一把。紧接着抄手左右开弓啪啪
扇起肥臀。一波波的肉浪在肥美光洁的巨大臀瓣上荡起。
  王姐风骚的淫叫着:
  「哎哟!大屁股被老公教训了!哎哟打屁股真羞耻。太不要脸了!被人扇屁
股我居然发骚了!讨厌,大肥屁股好痒!老公再狠狠的教训我这臭不要脸的大肥
臀。我是头喜欢被打屁股的不要脸的骚母牛!哎哟!得劲,老公!打屁股,打大
屁股,大肥屁股好玩吗?」
  「好玩,又肥又软。一巴掌下去满手的肥肉,真嫩!这大肥屁股,恨不得一
口咬下去吃了你!」
  王姐潮红着脸,发骚的玩命揉着骚逼。一只手捏着紫黑色的大阴唇拉出老长。
狠狠的拉扯着。大屁股随着抽打不住的左右摆动。屁眼紧紧的夹着鸡巴前后不要
脸的母猪般拱着。
  「老公!臭不要脸的骚奶牛被扇屁股发情了!屁眼穴好痒了!大鸡巴捅深点,
教训我!教训骚屁穴!操的我哞哞叫!」
  小受俯身一口咬在左边的大肥臀上。右手不停。继续扇屁股。鸡巴开始用力,
每一下都狠狠的捅进屁眼深处。大鸡巴恨不得齐根插入。只几下就捅的王姐嗷嗷
直叫唤。
  「哼唧!老公!哼唧,轻点!大鸡巴太有劲了!捅进肠子里了!屁穴被塞的
好满,好胀,哼,唔!今天开了洋荤了!屁眼子要被操烂了!呜呜!太舒服了!
不行了!屁眼好麻,屁穴来劲了!屁眼子要被操高潮了!大鸡巴老公!大鸡吧操
死我了!啊!屁眼子来了!屁眼子麻死了!来了!来了!」
  王姐拔着高音的浪叫着。小受继续啃着屁股蛋子狠狠的操着屁眼。大鸡巴加
快频率噗噗噗的快速抽送着。又抽插了几十下。只觉得王姐的肠道一阵抖动猛然
紧缩,大屁股更是高高撅起,紧接着屁眼开始快速痉挛。
  「老公!骚屁眼不行了!来了!来了!屁眼子被大鸡巴操高潮了!不行了!
太舒服了!屁穴太舒服了!呜呜以前都白活了!操屁眼真得劲啊!老公我还要。
骚屁眼还想要!老公你就一直操我屁眼穴!操到射精行吗?我想用处女屁穴吃老
公你的精液!」
  小受被高潮的屁穴夹得异常舒服。此时哪舍得拔出去。在窄紧湿润的屁眼里
狠狠的抽插着。
  「好!好!射给你,今天就操射在你屁眼里。骚逼奶牛,真她妈勾人啊!」
  王姐扭过头伸舌头索吻,一边纠缠着舌头一边卖骚道「老骚逼抗祸害,耐操!
大鸡巴老公你就使劲祸害我就行!我这身肥肉你可劲祸害。咋玩都行!我绝对不
反抗,这大鸡巴!可真是祸害女人的宝啊!」
  俩人正深情的拥吻着。用力的肛交着。屋子的门突然打开。黄姐戏谑的声音
传来「哟!这一大早的就操上了?床单都尿成这样了?这是操了多久了?」
  小受抬头看表。居然操了两个多小时了。不好意思的笑笑,鸡巴也不停,继
续捅着王姐的屁眼。招手让黄姐过来。等她走近一把搂住,一手摩挲着诱人的黑
丝大腿。一口吻住撅着的嘴唇,顶开牙齿强行吮住香舌抢到自己口中肆意的舔吮。
  足足五分钟,直吻的黄姐呼吸困难双手搂住他的脖子,舌头软软的任由他欺
负,才停嘴。
  小受盯着黄姐的美目温柔道:
  「好姐姐!你身体好了吗?下面还疼不疼?」
  黄姐可爱的骄嗲一声,小鼻子发出一声哼,嗲怪道「看你!一大早的盘肠大
战,操的被单都湿透了!哪还有心情关心我呀!」
  王姐见她酸溜溜的样子忍不住笑骂道:
  「小浪蹄子,你的骚逼要是能挨操就赶紧脱裙子。大鸡巴老公还一次没射过
呢!这会正是火力旺的时候。这大粗鸡巴收拾咱们俩没问题。」
  黄姐羞红着脸呸了一声。小兔子一样跑开「不要脸的骚奶牛,我可受不了他,
你继续挨操吧!我的逼逼还没好呢!对了,大变态石姐来了。要不要叫她进来伺
候着?这小处男火大。你自己可不一定承受的住。」
  王姐被操的哼唧的直有哭音,「嗯!嗯!来,大鸡巴老公太能操了!只有我
自己非得被活活操死不可。哎哟!屁眼子又来了!老公真会操!呜呜!屁眼不行
了!」
  黄姐又呸了一下赶忙跑了出去。不一会身材娇小的石姐开门进来。
  双眼放光的盯着鸡巴操屁眼。飞快的扒光了自己。
  跪在小受身后俯身舔吮着大睾丸。
  石姐一边用长长的淫舌卷住睾丸吞入口中吸吮,一边极度变态的把自己的整
只手扣进屁眼。只见石姐并不大的屁股,却有个超级宽阔的屁眼。一只手轻易的
整只捅了进去。只留手腕在屁眼口。
  小受只觉得胯下石姐长长的舌头卷着自己的大睾丸,舔的自己异常舒服。
  「石,石姐,舌头好厉害!」
  石姐轻啃他结实的屁股。变态道「我还没吃早饭呢!我可以吃你的屎吗?」
  「啊?」
  小受蒙圈了,操屁眼的动作都停了。
  王姐正在性头上,翻过身抓着他的手按在自己大奶子上。两只丝袜嫩脚摩擦
着他的胸膛。圆润的脚趾头调皮的拨弄着他的乳头「吓道了吧?这个石大变态是
个扩肛狂。一发情就爱吃屎。你就当她是个活便器就行!让她伺候你把。一边操
屁眼一边拉屎也挺舒服的!我们都用过她的嘴拉屎。你就安心享受吧!来继续操
我!我又要来了!」
  小受此时鸡巴涨的正难受。当下也不多想,一手一只大爆乳狠狠的揉着。一
口吮住王姐的香舌,鸡巴快速的操起来。
  「石,石姐,那就辛苦你了!」小受含糊道石姐发情的扣着自己的屁眼。粗
重的呼吸着。一只手扒开他紧绷的屁股。长长的舌头轻轻抵住菊花。
  「别紧张,姐姐会伺候的你很舒服的!用过一次之后说不定你会使用姐姐上
瘾哦!人肉便器什么的!啊!屁眼好舒服!我摸到自己的肠子了!」
  小受只觉得自己屁眼被一条湿滑的舌头舔吮着。柔软的嘴唇不嫌脏的亲吻着
自己的屁眼。灼热急促的鼻息喷在自己屁股上。确实很享受。
  在淫舌舔吮了几分钟后,舌尖微微用力顶开屁眼探了进去。
  随着长长的淫舌探入,舌尖旋转着刮舔着肠壁,不嫌脏的把肠壁上刮下来的
脏东西吸入口中。紧接着吞咽下去。
  就这样,石姐一手抚摸着他的大睾丸,一手扣着自己的屁眼。整张唇覆盖在
他的屁眼上。双眼迷离的不住吸吮着屁眼。一条淫舌不要脸的整条探入屁眼,一
点点的清理肛肠。
  一直舔吮了几分钟。随着不住吸吮。小受终于有了便意。屎块开始涌向肛门。
  经验丰富的石姐在肛肠抽动的时候就笑着道:
  「屁股往后,坐到我脸上来。拉屎的时候别太用力。我会用舌头卷住你的大
便吧它吸出来的。你要是啦的太急。呼了便器一脸会让便器很不舒服的。清理起
来也麻烦。主要是会很臭。对第一次使用人肉便器的你来说会用不好的体验的。」
  小受闻言停止操王姐,微微后撅屁股,轻轻坐到她脸上。
  石姐舌头再次探入屁眼,这次终于舔到了屎块。舌尖顺着肠壁吧黏住的屎块
舔开,然后舌头卷住大便,嘴巴用力一下吸,「噗嗤!」黏黏的大便顺着舌头冲
入她口中。石姐连忙吞下。接着更多的大便不住的涌入。石姐大口大口的吞咽着。
一边吞大便一边还用舌头搅拌他的屁眼。
  第一次使用人肉便器的小受只觉的又刺激又新鲜。屁眼上嫩滑的舌头刺激着
屁眼。温润的口腔吞咽着自己的脏东西,巨大的满足感让他忍不住用力排泄。
  石姐大口大口的吞咽了足足五分钟,屎块才减少。这时候她继续吸吮屁眼。
把里面积存的粪渣都吮出来咽下。舌头仔细的清理屁眼里面。直到完全干净了才
打着饱嗝一拍他的屁股道「谢谢款待,味道不错哟!」
  小受爽的全身一阵哆嗦。继续操起王姐「石姐你真牛逼!这么拉屎可真爽!」
  石姐爬上床。撅着屁股双手一下扒开大屁眼子浪到「扣我屁眼子,姐姐以后
还给你当便器!」
  「我操!这么大个屁眼子!姐姐你不疼啊?」
  说着小受一只手狠狠的捅进她的大屁眼里。松垮垮的屁眼猛的被他的大手撑
开。屁眼一下子勒住手腕。明显感觉到大屁眼也被大手撑得哆嗦了一下。
  「爽!哎哟我操!就是这种感觉!屁眼子被撕开一样。主人再用力!把胳膊
捅进去!攥拳,对!用拳头捅我!嗷!爆肛真爽啊!」
  石姐嗷嗷浪叫着。不住的揉着自己的骚逼。淫水噗噗的喷。小受一边操着王
姐的屁眼。一手攥拳整只小臂捅进石姐的大屁眼来回捅。
  石姐快速的扣着逼浪叫着:
  「主人!再往里捅,对!对!摸到我的肠头了嘛!对!就是那个!手指扣进
去!一口肠头我就会连屎带尿一起喷的!快,快!让我舒服吧!主人扣那个!」
  小受吞着口水狠命的操着王姐。手指用力口进肠头。一种奇妙的感觉从手指
传来。
  石姐如同被电击的母猪一样全身猛的硬直。紧接着一阵病态的哆嗦。「噗呲!
哗啦!」果然骚水伴着尿液狂喷而出。屁股里大肠打开。粘稠的大便开始涌出。
  小受赶忙抽出手臂。
  噗的一声。巨大的屁眼根本无法闭合。紧接着大量碎粪喷出。
  带着粪水的碎屎看起来很恶心。并没有小受想象中女人排泄的香艳感。
  石姐哗啦啦的喷着粪。转头舔食他手上沾染的粪液。
  见他皱眉嫌弃的看自己的喷粪屁眼笑道:
  「人家肠胃不好,拉稀当然丑了!等会你吧胯下的大奶牛操拉屎,我吃她的
粗屎块给主人看!臭臭的大便拉在人嘴里的样子没见过把!」
  小受闻言也有点想看这变态的一幕。拉出她的长舌把玩着。鸡巴不停,继续
操着王姐的嫩屁眼。
  「大奶牛有大便吗?」
  王姐风骚的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肠子都快让你给操翻了!大便早就操
沸了!人家这不是拼命忍着呢吗?」
  小受激动的拔出鸡巴,只见青筋暴跳的大粗鸡巴一拔出屁眼,淫秽的屁股洞
大大的张开着洞口久久无法闭合。
  「乖奶牛,拉屎给我看看,我还没见过女人大便的样子呢!」
  王姐撸着鸡巴,手指划过鸡巴上暴跳的肉筋。扭着屁股不依道「拉屎有什么
好看的!大鸡吧不要离开奶牛的身体嘛,我想要老公的大鸡巴一整天都插在我身
体里。」
  小受粗暴的拉过石姐,大鸡吧一挺猛的捅进她的骚逼。
  按着她的脸凑到奶牛王姐的屁眼附近,手指抠挖着一直无法闭合的屁眼,哄
到「乖,听话!拉的好看!让我看个新鲜的!今天保证操饱了你!」
  王姐风骚的扭着屁股,肉滚滚的大白屁股一层层的肉浪翻滚。
  「变态大鸡巴老公!别一直盯着人家的屁眼看啦!第一次被男人看着排泄,
好羞耻啊!」
  小受扒着石姐的细腰,大鸡吧狠狠的捅着她浅小的骚逼,眼睛一眨不眨的盯
着王姐粉嫩巨大的菊花。淫荡的褶皱此时充满了诱人的神秘感「大奶牛,大菊花
真漂亮!快啦!我忍不住要操你漂亮的大屁眼子了!」
  王姐乖巧的答应着。美丽绽放的菊花蠕动几下。
  「不行啦!真的拉不出来,让人肉便器给我舔舔,看能不能吸出来嘛!」
  此时的石姐被操的直翻白眼。听话的赶忙凑近大屁股噘嘴吻住粉嫩的大菊花 ,
一边亲一边哀求着「大鸡吧主人,鸡巴太大了!我受不了,我逼浅,你大鸡巴都
捅我胃里了!真不行!真能操死人!求求你了,操屁眼穴行吗?我屁眼才是敏感
带,我会好好吃屎的。保证伺候奶牛排泄的舒舒服服的!」
  小受不耐烦的拔出鸡巴,微微一台,轻松的捅进她松垮垮的大屁眼里,经常
扩张的屁眼果然根其他人窄紧的屁穴不同。里面仿佛有无限的空间。鸡巴毫无阻
碍的一下捅到底。直到龟头顶住肠头。还有三分之一的鸡巴在屁眼外面。小受用
力的继续往里捅。只觉得龟头一点点的挤开肠子钻了进去。里面的肛肠紧紧的包
裹着龟头,奇妙的感觉很舒服。
  石姐全身颤抖。亢奋的甩着长舌舔刷着王姐的大屁眼。
  「我操他妈!哎哟我操!主人的大鸡巴捅我肠子里了!这才是活灌肠,捅啊!
捅死我!被人操肠子真鸡巴舒服呕!呕!肠子痉挛了!亲亲大屁眼,喂我吃好吃
的大便吧!一边被操着肠子。一边吃着屎,啊!光想想就要高潮了!」
  石姐发狂的浪叫着,一手掏进骚逼不住的抠,一手扒着大屁股蛋子。嘴唇吻
住菊花不要脸的吸吮着。滋滋有声犹如接吻。
  「好屁眼,香屁眼,快吧好吃的大便拉出来吧!肉便器已经等不急要被使用
了!」
  说着长舌整条插入屁眼,肆意的搅拌起来。
  「啊!屁眼好舒服!大便要被吸出来了!老公!变态老公!你要看的拉粑粑,
啊!来了!来了!屁眼被操麻了!憋不住了!拉出来了!」
  只见石姐舌头一拔,王姐粉嫩的屁眼猛然扩大。黑褐色的粗硬屎块一点点挤
出屁眼。那淫秽的画面看到小受瞪大眼睛,一眨不眨。
  屎块黏着肠壁,一点点的排出。石姐享受的贴鼻子闻了闻「好臭哦!王姐的
大便是全屋人里最臭的!不过也是拉出来最漂亮的!一整块的粗长屎条,最后能
拉出一蛇盘的完整屎条呢!」
  王姐羞耻的捂着脸,「老公!我拉屎好看吗?」
  「好看!就跟你大屁股后面长了尾巴一样,真漂亮!屎块挤出屁眼的样子美
死了!」
  「老公你真变态!那我以后每天都留着大便,拉给你看。」
  「乖,真乖!」小受夸道石姐长长的舌头不要脸的舔在下坠的粪柱上,从下
往上一寸寸的,最后舔吮屁眼。
  「我要开动咯!」
  说着一口咬下屎块的头。也不怎么咀嚼,咕噜吞了下午。紧接着快速的再次
咬下。
  原本长长的屎柱让她几口吃剩了根。最后大大的张着嘴等在屁股下面。直到
最后一块粪便落入她口中。她才含着大便,转头让他看着,口腔里舌头翻弄着大
便。
  「看人吃屎过瘾吗?」
  「真他妈变态!石姐你可真牛逼!」
  石姐不要脸的吞下大便。舌头伸进王姐的屁眼,清理着里面残存的粪便。
  「你不嫌脏就好!以后姐天天吃你屎!哎哟!肠子不行了!肉便器要被操肠
子操高潮了!啊!啊!大鸡巴主人!操死人了!」
  只见石姐全身不住的哆嗦。肠子不住的蠕动。
  又被操的几下骚逼噗的一声喷出尿来。紧接着「呕!」
  「不行!你鸡巴捅我胃了。呕!要吐了!呕!」
  石姐赶忙光着屁股跑去厕所。
  王姐媚笑着,乖猫般脸蛋蹭着粗暴的大鸡巴「大鸡巴老公可真凶!都操了一
上午了!累不累啊?要不要休息一会?」
  小受捅了四五个小时,腰感到累了,仰面躺在床上。粗壮的大鸡巴昂首怒挺。
带着弧度的鸡巴几乎顶到自己肚子。
  王姐娇喘着跨骑在鸡巴上。用手掰竖鸡巴,一屁股坐了上去。「妈呀!」一
声。
  齐根没入的鸡巴直顶的她宫口生疼。忍不住惊叫出声。身体前倾,双手撑在
床上。一对巨大肥腻的雪白肉乳好像两团大水袋迎面呼在他脸上。
  「大奶牛这是要喂奶了嘛?」
  王姐忙于调整身体的姿势好适应鸡巴插入的深度。没空搭理他的调戏。
  没好气的扇了下露在屁股下面的大睾丸。
  「想吃就吃,这大奶子从今往后还不是你的玩物!老娘养了几十年的白肉馒
头,以后就都便宜你个小冤家了!哎哟!这大驴屌,真他妈的坐不直!可捅死人
了!」
  小受坏坏的往上顶几下鸡巴,捅的她嗷嗷直叫「馒头哪有这么大的!不赔死!
这是对大肉西瓜啊?」
  王姐皱着眉,哼唧道「坏,别动,」
  小受爱不释手的抓住两只雪白大肉袋很狠的揉着。
  「说!你是长着西瓜奶的大奶牛」
  「我是长了西瓜奶的大奶牛!」
  「你是谁的奶牛啊?」
  「我是大鸡巴老公你的大奶牛!」
  「大奶牛长这么大的奶子干嘛用啊?」
  「大奶牛长的大奶子是给老公玩的玩具」
  「真乖!」小受对奶牛王姐的乖巧,听话非常满意。掌握熟妇的满足感让人
着迷。
  嘴上张口咬住两颗硕大泛着奶香的紫黑色硬挺大奶子头。嚼劲十足的乳头放
在后槽牙轻轻的咀嚼。王姐娇声呼痛,但鼻腔里依然发出诱人的淫哼。异常柔软
的肥大乳肉吧他整张脸都埋进乳肉中。
  王姐诱惑中带着调皮的娇笑着。
  「变态大鸡巴老公!让你拿大肉棍欺负我!大奶子闷死你!哎哟!轻点咬奶
头!嚼糖呢?哎哟!坏人!就会欺负我!大鸡巴轻点顶!轻点!好老公让我自己
动!啊!啊!真舒服!被顶到逼芯了!」
  小受咬着奶头,仰头呼吸口气,继续埋头进乳头中享受那迷人的绵软嫩滑。
原本抚摸大腿的双手攀上肥厚的臀丘。大手一挥。「啪啪!」狠狠的扇在肥臀的
软肉上。
  王姐随着他的抽打,左右摆臀,大肥屁股甩的极度淫荡。不要脸的浪叫着,
做着深蹲。每一次下坐都把大鸡巴一下吞没,使大鸡巴一下捅到骚逼最深处「我
操他妈!哎哟我操!这大鸡巴真要命了!不活了!今天就让大鸡巴活活祸害死了!
哎哟!哎哟!真得劲!」
  王姐青蛙一样,大屁股快速的起伏着。噗嗤!噗呲的声音随着每下屁股的下
蹲传出。疯狂的蹲伏了几十下,王姐已累的瘫软在他胸口。仿佛用光了所以力气。
  「真累啊!想骑鸡巴可真累!女人果然还是要被欺负才舒服!老公!我没劲
了!还是你来继续欺负我把,小骚逼还想尿尿!」
  小受让她转身。屁股冲自己。继续坐在上面,腰腹用力,屁股一下一下往上
用力顶。每顶一下王姐都发出淫贱的骚哼,显然这个操逼姿势戳中了她的痒处。
只捅了十几下,骚逼就再次夹紧并开始痉挛。
  「大鸡巴老公!大鸡巴!操死骚逼了!骚逼又要尿了!大鸡巴再给我几下狠
的!老公!老公!大鸡巴老公!操死我!操死我!臭不要脸的老骚逼要尿了!逼
穴开了!骚逼不行了!太舒服了!啊!尿了!尿了!太不要脸了!又被操尿了!」
  小受狠狠的往上顶着。仿佛鸡巴就是个旗杆,顶着王姐这个破肉袋子在甩。
王姐没骨头一样瘫软在他腿上。被大鸡吧支配着骚逼。紧紧的湿漉漉的骚逼痉挛
着。王姐全身的力气似乎都集中在这被操的骚逼上。每捅一下都往外喷着骚水。
一波波的高潮持续不断的让她一直浪叫着「说!你是骚逼!」小受一边操一边甩
手给了大屁股蛋子一巴掌。本就红肿的屁股敏感的抽搐了一下「我!我是骚逼!」
  「啪啪!」又是两巴掌「大点声!喊的再不要脸点!」小受命令道「我是骚
逼!我是骚逼!我是被操的喷尿的大骚逼!大骚逼又要喷尿了!啊!来了!尿了!
骚逼又尿了!」
  王姐不要脸的大声喊着。骚逼更是不住的喷着淫水。持续的高潮让她开始失
神「说你是大屁股贱货!」
  「我是大屁股贱货!大屁股被扇就发骚的贱货!教训我!教训我!让贱货的
大屁股开花!」
  「学牛叫!大声点!说你不是人!是母畜!」
  王姐双乳夹着他的脚,疯狂的舔吮脚趾,不要脸的程度令人发指。
  听到命令神情更加亢奋的大声淫叫:
  「哞哞!我不是人!我是不要脸的老母牛!哞!我是大奶子母畜生!」
  「啪啪!」「再大声点!告诉所以人!你是谁的畜生!」
  「我是畜生!我是奶牛!大奶子母畜!我不是人!哞!哞!乳牛是大鸡巴老
公的!哞!我是大鸡巴亲老公的母畜奶牛!哞!好老公!我不行了!操死我了!
尿不动了!没劲了!老公饶命啊!」
  王姐骚逼猛的抖动了几下。最后喷出一点淫水,整个人瘫软在床上,全身仿
佛没骨头一样软软的趴在那。任由小受呼哧呼哧的操着。骚逼一松,哼哼唧唧的
呻吟着。
  小受此时双目赤红。操了几个小时的逼。一直没射出来。此时已是憋的不射
不行的地步了。整个人饿狼一样趴到她身上。双手按着腰臀。砸夯一样吭哧,吭
哧的疯狂操入。
  「大奶子骚逼!操死你!我操死你!别偷懒,撅屁股!说,你是我的专用骚
逼!不给别人操!以后都不给别人操!」
  王姐被他粗暴的施虐式的猛操,干的直翻白眼,已经没有体力的她用尽最后
的力气哭喊道「我是你的!我是你的专用奶牛!别人都玩不到我!只给老公你一
个人操!老公你要操死我了!真的要操死人了!我不行了!我喘不上来气,老公
饶命,饶了我吧!小黄!小黄快来救命啊!快点!我要死了!」
  黄姐在门外听着两人的淫语。王姐的骚叫声一浪高过一浪。那不要的话听的
外面一帮熟妇都面红耳赤的。一个个都坐在椅子上,手掏进内裤解痒黄姐憋气的
隔着内裤揉着自己的骚逼。
  「这小处男火力可真旺!王姐这老母牛叫的好骚啊!这不要脸的娼妇,叫的
人家也发骚了!可是骚逼昨天被操坏了,今天还不能用,这小没良心的!偏偏操
那骚货操的这么激烈!讨厌!逼逼真痒!」
  黄姐正委屈的揉着骚逼发牢骚,突听到王姐在屋里喊救命。那虚弱的声音不
像是调情浪叫。赶忙开门进去。
  只见小受像发情的公牛一样红着眼。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大鸡巴砸夯一样
玩命捅着王姐。
  而此时的老骚逼王姐整个人瘫软如泥,嘴里含着他的脚趾头虚弱的哼唧着。
翻着白眼像死鱼一样捣气,全身不正常的痉挛着。衣完全一副被操坏了的样子。
  黄姐一看真要出人命了,赶忙上床,从背后抱住他,没敢吧鸡巴拔出来,只
拔出一半,用自己嫩滑的丝袜脚夹住拔出的粗大肉棍轻轻搓着。
  哄孩子一样缕顺着后背,在耳边细声细语的道「咋的了?跟姐姐说说!干嘛
发这么大狠?这真是要操死那淫妇不成?你看吧她操的!就差吐白沫就可以送医
院抢救了!」
  小受粗重的喘息着,脖子上的青筋都突了出来,双手抓住黄姐的美足揉着,
搓着脚背。「好姐姐!我想射!可是射不出来!帮帮我!好姐姐!我憋的难受!
操了好几个小时了!鸡巴憋的要死。可是就差一点,就是射不出来!」
  「别急,让姐姐瞧瞧!」
  黄姐温柔的拔出鸡巴,只见粗壮的鸡巴红的发紫。大龟头油光发亮。粗壮的
肉棍上青筋盘结,比昨天粗壮了不只一圈。
  「小处男!小变态!这大鸡巴可真是熟妇的宝贝疙瘩。难怪能把王姐这老骚
逼给操成这样,大鸡吧真烫!」
  说着丝袜美足整个附着在肉棍上。嫩滑的脚底在肉筋上摩擦,饱满的脚趾头
调皮的扣住龟头拨弄。
  道:黄姐咬着他的耳朵调笑道:
  「没事的变态弟弟,别太紧张。今天大鸡巴受了太多刺激,犯驴脾气了!你
越着急越出不来。记不记得姐姐教你的操逼步骤了?是不是忘记吃舌头了?」
  小受抚摸着黄姐被黑丝包裹住的浑圆结实的大腿。那丝滑的黑丝紧紧的贴着
下面同样嫩滑的肌肤。让人痴迷的触感另人爱不释手的不住摩挲。
  看到黄姐娇喘着微微张开的檀口。小受一口吻了上去。舌头闯入温热的口腔。
一口嘬住香舌。粗暴的抢入自己口中吸吮。黄姐纵容他肆意的翻腾,舔吮,贪婪
的吃着自己的香舌。还主动吞咽两人的口水。
  脚丫夹住鸡巴轻轻的搓着。
  「好弟弟,大鸡巴好烫。好硬,姐姐的脚丫被摩擦的麻麻的!好痒!」
  黄姐含糊的哼唧道:
  「姐姐!好姐姐!脚丫搓的我舒服死了!舌头也好吃,好姐姐用脚掌心搓我
鸡巴头。快搓几下!我快射了!好姐姐!美死我了!」
  「小坏蛋,别想射我脚上,太浪费了!又烫又浓的精液是用来让女人怀孕的!
乖乖的射进骚逼里!」
  说着黄姐脚丫夹着鸡巴往王姐大大开合的骚逼里一送。早被操的松垮垮的骚
逼毫无阻碍的吞掉了鸡巴。
  接着黄姐抬起美足送到两人舌吻的嘴边。
  「想跟姐姐一起吃丝袜脚吗?」
  说着抽回舌头在沾染了前列腺液的脚底板上满满的舔了一大口。
  小受舒服的抢过一只丝袜脚按在鼻子上闻着足香。一边吧她的香舌再次抢入
口中。顺便把另一只丝袜脚的脚趾头吮住。两条舌头就在他的口腔中翻滚舔吮起
丝袜足趾。
  再次操进骚逼。由于精神不在紧绷。终于没操几下,马眼一张。打量的积存
已久的浓精猛的喷出。
  王姐缓过神来配合的耸动屁股虚弱的骚叫着。
  「老公终于射了!好烫,烫的人家骚逼好舒服!真能射!哎哟!好多,这要
不是老骚逼岁数大了!肯定能让你操怀孕。」
  黄姐吐出舌头,调笑道「骚奶牛!不是还没绝经呢吗?说不定你这老蚌怀珠
还能圆个怀孕的梦呢!」
  王姐脸一红「真要能怀上,我也不要老脸了!非给老公生出来不可!」
       说着趴在床上脸蛋在还没软下来的鸡巴上蹭着
  「亲亲小老公!操我这老骚逼累坏了吧!一会上市场买点补身子的好菜,晚
上回家尝尝我的手艺!」
  黄姐惊讶道:
  「怎么?你们还要回家过日子啊?」
  王姐不要脸的亲着龟头,把尿道残留的液体吸吮出来吞咽下去,揉着自己的
大奶子自豪道「老公说要给我拴上狗链子牵回家饲养。反正我家也没人。干脆就
跟老公回家伺候他。洗衣做饭暖床,我要把小老公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黄姐没好气的点指他的脑门。
  「你疯啦!把这骚逼弄回家你还想睡觉?几天就榨干你!不要命了?」
  小受自信的嘿嘿一笑。在王姐肥厚巨大的臀肉上拍了一把掌。已被扇的红肿
不堪的肥肉越发敏感,刺痛的一抖「大奶牛!还要不?一会再打个晚炮啊?」
  王姐吓的赶忙摇头,也不亲鸡巴了,强撑着拿围裙挡住自己的白肉乖巧道
「不来了,不来了,奶牛吃饱了!刚才差点被活活操死!现在还脚软呢。回家就
老老实实伺候老公起居,不敢偷吃的!没人帮忙会被操死的!」
  小受在黄姐粉嫩的俏脸上亲了一口「要是不放心,黄姐也来我家住吧!我家
没人,床大住的下」
  黄姐美目白了他一眼。
  「小色鬼!还想开后宫啊!当心累死你!我可有家有业的,不能跟你疯。爱
吧谁弄家是你自由!姐姐我可管不了你!反正自己注意身体啊!这老骚逼可惹火,
你弄家里未必把持的住,别弄出人命来」
  「好姐姐!还是你对我好。一会下班咱们一起去买狗项圈吧!我送你们一人
一个」
  「去!谁要带那个!要去自己去!我可不陪你」
上一篇:【销魂夜】
下一篇:【鬣狗 第二部 小太妹朱莹的忏悔】(第一章、第二章)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