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少妇的自白书】【第一章:初遇】

第一章:初遇 
  我叫秦素素年纪嘛三十五,我是川省人,现在于晋市十二中当生物老师兼班主任。本来在重点初中很少有副科老师做班主任的,但奈何我的宝贝儿子郭小雨也在我授课的班上,所以以一个对孩子学业负责的母亲出发,我义无反顾挑起了这份责任。
  “小雨,饿了么,妈妈给你做剁椒鱼头好不好?”我眼巴巴的望着坐在书桌前的儿子,语气微微低廉的询问道。
  “不吃,不饿”说完头轻轻向另一边偏了偏,目光僵直的避开我的视线。
  我就知道是这样,心情无比低落的我缓缓站起身向门外走去,这一个星期以来这样的场景已经重复了无数多次,作为我一手带大的孩子我明白他想什么但我却无能为力,我生怕以后得日子也这样持续下去,难道这就是作为一个单身女人毕竟得宿命?
  我和丈夫相识相爱在北师大,陷入爱河的我们携手渡过了大学四年美好时光,然后在毕业那年我们一起在双方父母亲朋密友的祝福下步入婚姻殿堂,这样的美好充满甜蜜气息的时光一直流淌到丈夫出事的前一刻。
  那是我怀上小雨的第二年,在公海国家钻井平台临时检验安全问题的丈夫遭遇了重大事故,在后来公布的官方视频中整个钻井平台爆炸起火一片狼藉。
  就是在那样恐怖的场景面前,作为工程师的丈夫为了避免二次爆炸引起的连续性恶劣后果,毅然决然返回已经撤离的平台再次指挥工人们抢险。
  而这一去就再也没能回来,当我还在怀着宝宝幸福的筹划孩子的满月宴时,得知这个消息全身顿时无力直接昏死过去,那一天距离小雨降生不到一个月。
  我要把孩子生下来,这是我醒来以后做的第一个决定,躺在病床上的我看着手机里还留着,当初和丈夫依偎在桃花树下的照片,我心里发誓我一定把孩子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养大,肚子里的宝宝不但是我和丈夫相亲相爱的共同结晶,更是我在以后生活里活下去的精神支柱。
  之后的岁月慢慢恢复平静,由于丈夫是国家公务人员而且在灾难发生时及时现场指挥救援没有导致后续事故酿成,政府给了我大量经济上的补偿还特意把我调到市十二中,加上双方父母家庭也殷实所以我也没有其他方面的困扰,专心哺育孩子。
  一岁,五岁,十五岁,从怀里牙牙学语的小宝宝到今天个子比我还高的的孩子,我不得不感叹岁月的流逝,倾注了我无数心血的心肝宝贝也长大了,而我一眨眼我从二十岁到三十五了。
  岁月这把无情的刻刀并没有在我脸上留下多少痕迹,看我二十岁和今天照片的对此,唯一发生的变化也是由当初的丸子头换成了现在的长马尾。
  属狗的我个子不算高,一米六五的身材每次站到一米七八的儿子身边根本不像母子反而就是一对恋人,而这句话不止一个人说过。
  我并不反对这种说法,但是日久天长心里免不了有些想法,倒是小雨乐得其所生怕别人不知道,一直以来只要在外面公众场合对外人介绍我时,总是一脸甜蜜像说我是他的青梅竹马之类云云。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心里生出一丝想法,我似乎该给小雨找个爸爸了。自从生下小雨之后丈夫的父母和我爸妈都提议让我再婚,不能让孩子没有父亲二来一个单身女人带孩子毕竟有些吃力。来来往往所有人也给我介绍了不少合适的的人选,各行各业的青年才俊并不少,不过出于对孩子未来着想我终究不忍下决心。
  这一拖就是十多年,小雨也长大了再婚这个念头再次被大家提起来,这一次我动心了。
  袁罡宇学长我曾经大学的学长,也是一直默默追求我的人,如果当初遇到和我相爱的丈夫,恐怕最终的选择就是我这位学长了。
  我是在朋友宴会上遇见他的,那天是我密友雨柔发起的周末家庭聚会,去的人多数都是些商界新贵政界名流和日常沙龙上认识的太太们。
  “妈妈,你可不能走丢喽”出发前小雨牵着我的手挤眉弄眼。
  “好,那妈妈听我家宝贝小雨的”我顺势握紧小雨的大手笑了笑,这傻孩子。
  宴会都是允许带男伴的,小雨一听说这样立马把作业抛下,就开始穿上我给他挑选的男士小西服,我是不太赞同的虽是老师兼他的班主任,但把孩子惯出坏毛病来就得不偿失了,可一看到他穿的整整齐齐站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我,心里就不免软下来。
  不过当我带着小雨出现在宴会上时就开始打起退堂鼓来,灯红酒绿觥筹交错间一缕缕别样的目光投在我身上,整个人都变得不自在起来。
  出门前我特意穿的颜色浅了点,可耐不住小雨一个劲的出主意只好穿上一直以来很少用的小礼服,带点韩系淑女甜美类型的短袖蓬蓬裙确实很修身,搭配上几片镂空的菏泽蝴蝶更是相得益彰,把身材的S形曲线完美的体现出来。
  我的胸围并不大按照现在年轻人来说就是所谓的水滴型,小雨这小家伙每次都打趣我长的一副极品美乳,也不知道小混蛋每天琢磨什么,还给我讲什么水滴型乳房的侧面上半球显凹,下半球饱满,垂坠感很强,整个胸呈现往上飞翘的感觉,是世界公认的完美乳型,往往都会让男人们蠢蠢欲动爱不释手。
  以前我不这么认为,不过现在心里我似乎认同这个观点了。几个看到我出现的男人们少于交头接耳,就有一个明显被众人围绕的中年男人径直向我走来。
  “秦小姐,好久不见”男人人未至声先到。
  “好久不见宁先生”我身体有些僵直,努力的保持镇定才把话说完。这个人我认识,据说是晋市数一数二的人物背景非常神秘,其实我也很好奇闺蜜雨柔的宴会上每次都能看到他,像这般神秘莫测日理万机的大人物怎么会像雨柔说的普通朋友一样,每次都会以压场子的身份出现。
  “妈妈,没事有我呢!”正当我手足无措的时候,小雨从后面紧紧搂住我的腰,“别忘了,小雨也是大人哦”。
  “大叔,您的朋友还在等您,我们就不打扰你了”小雨不客气的语气让我瞬间惊醒。
  “小雨怎么能这么没礼貌,快向宁先生道歉”我生怕会惹怒这位大人物,偷偷地如同小兽般瞄了宁先生一眼见他未动声色,赶紧朝小雨使了使眼色,这孩子平时挺乖的今天怎么炸毛了。
  “没关系的小孩子嘛,秦小姐眼里我宁某就是这么小心眼的人”
  “没有没有”
  我红着脸拨浪鼓一样摆了摆头,不经意间看见宁先生促狭的眼神我羞赧的低下头,丝毫没留意到小雨在一旁气鼓鼓的表情,只是手上的异样让我微微侧目,或许其它原因吧我暗暗想到。
  “小孩子就让他自己做玩吧,这里可有不少可爱的小姑娘呢,秦小姐不若和我喝一杯如何”说完伸手和里面的酒侍打了一个招呼“一份Flaming Sex ”
  “你……”
  我生怕小雨一生气会说出什么糊涂话来,也没管宁先生说什么,轻轻摸了摸小雨的脑袋抿着嘴笑了笑“小雨乖,就算不给人家面子也得给你雨柔阿姨面子是不是?妈妈没事的去去就来,乖啊,你就到处转转据说有不少好看的小姑娘呦,到时可不能把我家小雨的魂拉走”
  小雨眼神一缩还想说些什么,我赶忙把食指放在他嘴唇上,给了他一个不听话我很生气的意思,向早已笑眯眯等在一侧的宁先生走去。
  “小孩子多哄哄就好了,他,是你?”宁先生不动声色的询问。
  “我孩子,小雨”
  “我还以为是弟弟呢,秦小姐看上去怎么也不像一个有孩子的人”宁先生轻轻笑着看向我,眼神清澈毫无波动,那是一种欣赏和赞美的眼神和其他男人贪婪侵略似得目光大相径庭,我不由得对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莫名生出一股好感。
  “多谢您的褒奖,我哪有您说的那么好”
  “你呀!”说完宁先生用指头点了点我鼻尖。
  这一点让我恍若隔世,十多年前也是有个男人这样爱点我鼻尖,同样的姿势同样的表情,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云风你回来啦,素素好想你,好想你”
  “秦小姐?”“秦小姐没事吧”一阵阵淡淡的呼唤声逐渐让我眼前由模糊到清晰再到模糊,耳旁熟悉的音乐旋律轻歌曼舞在耳边重新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宁先生,我想起了些往事,让您见,见笑了”情绪还没稳定下来的我不由自主哽咽了一下,身形恍惚之后人已经被宁先生搂到怀里。
  雄性的气息扑面而来让我微微失神,这个宁先生到底是什么来头难不成是丈夫复活了?看多志怪小说的我不由的为自己的想法好笑,淡淡的古龙香水很好闻很温馨。男人的手指缓缓淌过我的眼帘,捎带把我眼角的泪水带走,动作轻柔仿佛在接触一块绝世美玉,深怕受着惊吓。
  “哼哼哼,原来我家素素另结新欢了,可怜人家一片痴心,某人却在偷会情郎”
  款款而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我的闺蜜好友宋雨柔,长而修身的大红晚礼服爆发出惊心动魄的红,高耸的美胸和紧紧收缩的小腹划出精致的曲线美,和她性子一样的火热是我唯恐不及。
  “不是不是不是,姐,我的好姐姐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抽身的我轻轻跺了跺脚,不知该怎么解释的好,本来消散的红晕再次涌了上来,整个脖颈和小脸顿时红扑扑的。我是熟知自己身体的,每次遇到这种情况全身都会出现不正常的媚红,寻常我是可以去洗手间用水冷静一下的,可现在这个情况。
  “哦,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哪样”
  我这位闺蜜姐姐和她出落的外表不匹配的就是她那颗捣蛋心思,手忙脚乱的我忍不住看向依旧笑眯眯的宁先生希望他能替我说些什么,可惜这位同样充满恶趣味的宁先生更是一言不发,急的我小女儿心态爆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个男人哼哼挺坏的。
  瞪完人的我才感觉有点失态,宁先生的长眸微微一眯稍许危险的气息蔓延出来,我自是不知刚才那一回眸的风情有多诱人。小雨爱看张爱玲的书,每次都碎碎叨叨说:我是窗前白月光,淡雅清丽皎洁清香,恐怕我也成了宁先生眼里的白玫瑰了吧。
  一如来时般的闺蜜再次翩翩离去,临走耳畔留下几句加油努力之类的怪话让我哭笑不得。
  重新变得风轻云淡的宁先生接过酒侍送过来的酒,指了指不远的沙发贴在我耳边说道“相逢即是有缘,看在你我缘分面上,秦小姐我们坐下,嗯,聊聊?不见外吧”
  我点点头轻轻靠在环绕的沙发上,接过手中的高脚杯迟疑了一下,平时我只喝一点果酒,红酒是不能碰的。如果白玫瑰是平时的我,那喝酒后的我就成了张爱玲笔下另一朵红玫瑰,芳香弥散,辛辣魅惑,就像手里此刻捧着的烈焰红唇艳丽梦幻妖娆浓艳。
  抬头看看一直不时往这边看的小雨,在看看面前似笑非笑的宁先生,不知哪来的勇气让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只是事情往往出乎意料。
  “素素师妹,好久不见”熟悉的声音让我一时间惊喜万分。
  “袁学长,怎么会是你啊”我猛的站起身来情不自禁的低呼。和宁先生的刚毅俊朗不同,袁学长更多是散发出洋溢的青春气息,在他身边总能让你心情好起来。
  “不表示表示?”
  “嗯呢!”我重重点了点头满心欢喜的扑到学长怀里。
  从丈夫出事以后,袁学长就以朋友的姿态出现,直到我从新走出爱人骤然失去所带来的阴影。在这之后我就彻底没了他的联系方式,我也托过朋友打听他的消息,有说去了南方沿海有说他去了美国,对于这个悄悄来悄悄的学长我甚至没能来得及说一声谢谢,只是没想到多年的杳无音讯后,会以这样的惊喜出现。
  “欢迎回来,我的学长”我举起重新湛满的酒杯轻轻一扬,入口的馨香到喉咙陡然而来的火辣,一道暖流融化了我多年水波不兴的内心。
  “少喝点,嗯?”
  接连几杯酒的确让我有点昏昏欲醉,学长不着痕迹的攫住我的手取下酒杯,语气淡淡的苛责让我心里倍感温暖,指尖扫了扫我的小鼻子有点痒。
  “还当我是小孩子”我不满皱了皱鼻子嗔怪道。
  “在我眼里,素素是永远长不大的孩子”袁学长大笑了两声揉了揉我的头。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阔别多年我甚至不清楚他所发生的一切,我不敢冒昧所以一时气氛在这个角落尴尬起来。在抬头一看我差点把头埋到地里,脸上依然风轻云淡的宁先生稍许和刚才不一样,再观察手上被折过来折过去的银叉子我心里一寒,遭了!刚才只顾和学长叙旧疏忽了我身边这位大神。
  “宁先生,要不您先忙吧”
  “噗嗤”
  气氛一凝紧接着身边幽幽的笑声我让脸上顿时红的出水,本来我的意思让人家宁先生等了这么久实在不好意思,可这话一出口就变味了。
  “宁董宽宏大量肯定不会和师妹你计较的,哈哈哈,你说是不是啊?”话音到最后我怎么听出来有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
  “秦小姐,宁某就不叨扰了,改日咱们好好喝一杯才是”说完这尊大神面无表情的起身离开。
  就是临走别有深意地那一眼让我不寒而栗,昏暗灯光下深不可测的眼瞳深处如同择人而噬的深渊,而我就像在茶几上被折成两截孤零零打转的银叉。
  浑身一个激灵以后我才发现一直低头看我的学长眼神怪怪的,而我也不留神间竟然和学长依偎在一起,就像情侣一样。
  我想站起来,可绵软红酒的后劲让我手脚发软,纤细白嫩的双腿轻轻的耷拉在男人笔直的西裤上,长发紧紧的和男人修长的大手缠在一起,男人的怀抱怎么可以这么温暖。
  意识恍惚间我没有挣扎,我静静听着男人嘴里慢慢的叙述,学长说十年之间发生了太多,而我依旧在原地等着你,让我成为你的怀抱好不好?好?我不由自主的答应了,之后意识全无。
上一篇:【恶魔护照】(3)
下一篇:【销魂夜】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