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我的精液是冰毒】(一)

                (一)
  生活总是这样充满了戏剧性,每当时钟的指针转过九点,生活只剩下了颠簸
与苦涩。
  每一天都是新的开始,我们可以忘记过去,但是过去发生的事情却一直存在,
它会时不时的出现在你的脑海里,影响着你的生活。
  清晨,阳光透过窗户照到了孙石的脸上,对于这样一个30多岁的单身青年
来说,早上起床总是伴随着下体的勃起,「昨天晚上睡觉又忘了关窗户了?哎,
算了起来吧。」
  刚刚起床的孙石看着凌乱的房间和勃起的下体摇了摇头,「是不是该听老妈
的话,回老家找个女朋友结婚算了?」
  每次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孙石总是冒出想要回老家的念头,因为对于一个
在深圳漂泊了10多年的人来说,家乡的一切总是那么的美好,当然更多的原因
可能是孙石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一点积蓄,每个月打工挣的钱去掉房租和水电费,
剩下的也只能够自己日常生活的开销了,是个名副其实的月光族,「几点了?」
  迷糊中的孙石突然想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可能又要迟到了!孙石和往常
一样从一团糟的沙发上找到自己已经3天没洗的衣服,连牙也顾不上刷就急急忙
忙的跑到了楼下,骑上自己的电动车朝大学城奔去,「希望老板还没到。」
  孙石打工的地方就在大学城旁边的一条商业街上,作为这条街上唯一的一个
咖啡馆,每天孙石的工作量还是很大的,远远的看到咖啡店的门前已经有不少排
队的学生,孙石知道估计今天要挨骂了,「让一让!让一让!」
  在拥挤的人群中,孙石好不容易挤到了咖啡馆的工作间,刚一进门就看到了
穿着黑色连衣裙一脸阴霾的老板,「你今天怎么回事!又迟到了?想干就给我好
好干!不想干就给我滚!」
  虽然她才三十多岁的年纪,并且有着一双明亮且知性的眼睛,但是凶起来却
和六七十岁的老太婆没什么两样,「老板你听我解释,这路上的人太多,我来的
就慢些。」
  孙石仰着头看着老板战战兢兢的说道,孙石虽然长得不算高但是也有一米七
五左右,她低着头看了看孙石的头发和衣服,扶了下眼镜眉头皱的更深了,可是
看着外面人头攒动的柜台,只好摇了摇头说「赶快去换工作服,我今天还有课要
上,等我晚上下了课再说。」
  说罢就踩着高跟鞋走了,孙石看着老板的黑丝袜,听着富有节奏脚步声,刚
刚因为慌忙而软下肉棒有慢慢的挺了起来,隔着内裤,蹭的孙石生疼,揉了揉自
己裤裆,孙石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这种女人估计我这辈子只能看看了,也是
时候找个女人结束我的处男生涯了……」
  傍晚,忙了一天的孙石看着时间估摸着老板也该回来了,赶忙收拾收拾工作
服,准备回自己的小窝,就在这时门外突然想起了『哒、哒、哒』的声音,孙石
抬头一看,果然是她回来了,「老板这是今天的流水单,您核对一下,现金付款
的钱都在收银机里您点一下。」
  孙石微弯着腰看着她那双穿着黑丝的小脚丫说道。
  「不用点了,到楼上来一趟,我想我们是该好好谈谈了」
  说罢,头也不回的朝楼上走去。孙石的心中顿时忐忑了起来「这骚娘们不会
是想开了我吧?」
  怀着这种想法,孙石慢慢地跟了上去。
  「你看看你今天几点才到!?」
  女老板转身坐到办公椅上,刚把小腿翘到桌子上就开始训斥孙石,「不好意
思,老板,实在不好意思,我下次一定早点儿起床!」
  「下次!?不,没有下次了,这是你这个月的工钱,赶紧拿着钱滚蛋!」
  女人说罢便从抽屉里拿出几张百元钞票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便自顾自的走了
出去,只剩下孙石默默的看着桌子……
  晚上,孙石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中,对于老板炒掉自己这种事情,孙石
其实自己早有预感,今天被辞退他并没有感到任何意外,摇了摇头,孙石决定不
吃晚饭把钱节省下来,以便撑到自己找到下一份工作,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老板
那黑色的连衣裙又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中,想象着那双裹着黑色丝袜的玉腿,在
肉棒的微微胀痛中进入了梦乡。
  孙石做了一个非常非常奇怪的梦,梦到自己的爷爷和小时候的自己,自己和
爷爷坐在田间的地头上,爷爷手指着地上那一片片泛黄的草丛问自己「娃子,你
知道这是什么吗?」
  自己看着这些黄草,突然一个名称脱口而出,「麻黄草!」
  「你真是一个聪明的娃,但是你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吗?」
  爷爷抽了一口手中的旱烟看看了自己说道看着眼前这熟悉的场景,这熟悉的
声音,突然一段几乎被时间淹没的记忆浮现在了眼前,麻黄草,以前自己家里所
赖以生存的植物,每过半年就会有人到自己的家中花大价钱收购这种草,听爷爷
说就是靠这种草才养活了父亲和姑姑他们,并且供他们到大城市上学。
  然而那是最后一次见到这种草了,因为就在我回城之后的几天就听说县城里
的执法大队把爷爷抓了起来,并且没收了所有的麻黄草,而爷爷出来之后就因为
在拘留所里刺激太大进了医院,最后一次见到他,面色已经是蜡黄的了。
  莫名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爷爷和父亲在病房里的最后一次谈话,那时父亲抱
着我对着病床上的爷爷一直叹气,突然爷爷扭头看向了父亲并说道「儿啊,看来
我要去找你妈了,她肯定想死我了,年轻时为了供你和你姐姐们的生活,我亏欠
了她太多,但她毫无怨言,咳!咳!咳……」
  「爸!」
  「……没事儿,只是困了,该睡觉了,我有一件事儿想要告诉你,曾经年轻
时我救过一个落难的道士,我在路边看到他躺在地上很虚弱,就把他背回家,让
他在我们家住了几天,他走的时候是半夜,留给了我一小袋种子和一张纸,我就
是靠这两样东西才把你们拉扯大,但是那张纸最后写着只要我能种一辈子麻黄草,
我的子孙便能大富大贵,这也是我坚持到现在的原因……我……」
  「爸!护士!」父亲叫喊着就跑了出去,爷爷当时闭着眼轻微地动着嘴唇,
虽然很轻,但是我到现在都能记得「我……一直不敢让你们吃它……那东西……」
就这样爷爷彻底闭上了眼睛……
  轰!一声巨响,天空中的一道闪电妄想从黑云之中挣脱出来,孙石在床上也
被这一声巨响给叫醒了,「真是……个怪梦啊……」
  孙石用手揉了揉眼说道,突然,「啊!又要迟到了!十点了!?」
  就在孙石冒着暴雨奔去咖啡馆的路上想起来自己昨天已经被那个女人给炒了,
想到这里孙石摇了摇头转身朝来的方向走了回去。
  「阿嚏!阿嚏!我去,不是吧。」
  感觉自己的头脑开始有点发昏,孙石知道自己必须要去一趟药店了。
  「你好!请问需要点儿什么?」
  药店的服务生是附近大学城的学生,即使穿上了护士服和白丝袜也掩盖不了
那青春靓丽的眸子,『这么有青春气息的短发可不多见了,这个绿色的蝴蝶发卡
还挺适合她的』孙石看这眼前漂亮的女学生心中默默的想着,「那个……不好意
思我想要买点儿感冒药,请问有什么见效比较快又便宜的吗?」
  「我想想,这种感冒糖浆治疗你这种情况效果很好,而且还很便宜」
  『果然是学生,老道的服务生肯定不会给我这种糖浆吧……』孙石虽然心里
这么说但是嘴上还是说道「那我就要这种糖浆吧,多谢。」
  「多谢惠顾,欢迎下次光临!」
 举着雨伞独自走在雨中的孙石听到这么清脆的声音想着那白色的丝袜突然有
  种扭头把那个女生的白色大褂直接撕掉,在街上狠肏她一次的冲动。
  「算了,回去吃了药,打个飞机再睡觉吧」
  回到家中孙石坐在沙发上打开刚买的糖浆,看着手里的糖浆,孙石捏着鼻子
把糖浆送进了嘴里,不知道为什么,孙石觉得这个糖浆一点儿都不苦,甚至喝了
之后会有一种痛快的爽感,「咦!?这就没了?我喝了两瓶?」
  孙石看着桌子上的空瓶子有点不可思议道,明明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的
第二瓶,是的他还没注意到的是已经昏昏沉沉的眼皮还有自己勃起的肉棒……
  当孙石下午醒来时已经是快五点了,孙石醒后突然发现自己每次醒来时那种
眩晕的感觉消失了,「这药这么有用?」
  呆呆的望着桌上的瓶子,突然『麻黄素含量0。1% 』一行字顺着夕阳的光
照进了孙石的眼中,他的瞳孔瞬间收缩了一下,「难道……算了不可能的,也许
只是巧合吧,感冒好了之后都是这样的吧?」
  算了算时间孙石决定再次去那个咖啡馆一趟,毕竟在这个地方生活了这么久,
而且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能去恳求那个女老板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了,说着孙石稍微整了整衣服,然后去刷了一下自己三天都没刷过的牙,「希望
能有个好的结果……」说罢孙石打开了大门,缓缓地向咖啡馆走去。
  「你好!有人吗?」
  看着这间熟悉的店铺,孙石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虽然自己才走一天但是店里
很明显新来了一个店员,果然不一会儿,有个染着一头红发的女孩儿穿着崭新的
工作服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略带蔑视的眼神和微微上扬的嘴角怎么都叫孙石感
觉不爽,「你就是昨天被孟姐赶走的那个恶心大叔吧?孟姐说了只要看见你就叫
你滚!」红发女子伸出了食指指着孙石大声的说道,「喂!你别太过分!」
  不知道为什么,在醒来之后自己的脾气好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起码自己以
前绝对不会这么生气才对,但是现在孙石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转身关上门
闯进店里,一拳锤在了这个女生的肚子上,女生脸上瞬间出现了惊恐的表情,孙
石压抑了很久的情绪仿佛被揭开了封印,女老板孟姐、药店的兼职女生,以及自
己眼前红发美少女,孙石一手抓住了红发女孩儿的领口,就这样拖拽着她上了楼。
  孟姐的办公室内,红发少女很想大声呼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种莫大的
恐惧填充了整个内心,缓缓的有一股液体从她那米黄色的工作裤下流了出来,
「怎么?刚才不还让我滚吗?现在就吓成这样了?也对刚上大学的大学生,那我
就代替你父母好好教育教育你,嘿。嘿。」
  「你别……别……过来!」
  红发女生那黑色眼睛中清晰的能看到她内心的惶恐,「妈的,贱婊子,老子
叫你明白什么叫礼貌!」
  说罢孙石一手抓住红发女子的长发,一手开始解开她的腰带,女孩儿吓得双
手只能不自觉地颤抖,默默地看着那双有些发黑的双手解开自己裤子,并且放在
了自己洁白的大腿上,「呦!保养得不错啊,原来年轻女孩儿的肉体是这种感觉」
  孙石不自觉地把头凑了上去,看着眼前这白花花的大腿根,再问着从女孩儿
身体上飘出的体香以及地上年轻女孩儿金黄色的尿液,孙石再也忍不住了,站起
来近乎狂暴地解开自己的裤子,在肉棒脱离内裤束缚的那一刹那,『啪』的一声
打在了半躺在地上的女孩儿脸上,「啊!你快拿开!」这位女孩儿人生中第一次
这么近距离见到了肉棒,不自觉地闭上了双眼。「哦?看来你还没见过,来!我
让你好好见见!」
  说着孙石开始把自己硕大的龟头在女孩儿脸上胡乱地蹭着,一丝丝液体连接
在了女孩娇嫩的脸和狰狞的肉棒之间,女孩儿慌乱的脸和错乱的鼻息使孙石感觉
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张开嘴!不然的话。」说着孙石扬了扬自己的拳头。
  女孩儿很顺从地张开了嘴,也许是因为肚子现在的疼痛本能驱使着她的身体,
孙石粗暴地把捏着女孩儿的下颚,一挺腰,肉棒整根进入了女孩儿的口中。
  「唔……唔……」
  女孩瞪大了眼睛,头部开始了剧烈地晃动,但是对于此时此刻地孙石来说,
这只能增加他的快感而已,女孩儿红润的嘴唇,时不时从嘴角漏出的汁液,以及
口腔内壁和舌头轻微地摩擦,使地孙石在肉体和精神上都得到了极大地满足,腰
间一热,孙石不自觉地加快了抽插地速度,「唔!唔!」女孩的身体开始剧烈地
反抗,孙石双手紧紧地抱住女孩的头部,肉棒深深的刺进她的食道中,「好爽!」
  孙石紧紧地闭上双眼开始了向这个女孩儿注入将近四天的存货,因为量实在
是太多了,女孩儿的脸被撑地紧绷着,时不时有白色的液体从嘴与肉棒的缝隙中
间留漏出来,当孙石反应过来时女孩儿已经翻着白眼晕了过去,孙石当即把肉棒
拔了出来。
  女孩儿开始大口无意识地喘气并且顺带着把口中所有的精液吞了下去,看着
眼前裤子被脱到膝盖,时不时有小股尿液从洁白纯棉的内裤中流出来的女孩儿,
孙石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快感,还好女孩儿的上衣还是完整的,孙石提上裤子快
速地收拾好女孩儿的下体并且把现场打扫了一下。
  把女孩儿放到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孙石就带着慌张的神情快速地出了店门,
看了看表离孟姐来估计还有半个小时,孙石就骑上自己的电动车迅速地离开了现
场,「她应该不会告诉孟姐吧?
  哼,如果她知趣的话……」
  虽然这一天对于孙石来说如此的不平常,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只是平
常地一天。
上一篇:【我的精液是冰毒】(二)
下一篇:【公平交易】第一章 我居然回来了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