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我的精液是冰毒】(二)

                (二)
  人,归根结底还是从自然界的动物进化过来的,所以人的身上有着兽性,有
着动物性,有着欲望,但是人还有神性,人的精神,人的灵魂和人的内心,这正
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关键,我们喜欢拥抱完美,但我们也必须承认人的丑恶。
  周五,是个晴天,天空有着雨过天晴的那种蓝,孙石一个人走在街上惶惶不
安,那天对着红发女孩儿做的事到现在都还历历在目,孙石回到家就睡着了,醒
来之后那种快感逐渐被慌乱和焦虑所取代,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会不会有警察闯进
来,亦或是孟姐过来找自己。
  正是在这种心情下孙石度过了人生中最漫长的三天,但是索性到目前为止都
还没有人过来找过自己,『难道那个女孩儿真的没有报警或者告诉孟姐?』心里
这样想着,自己内心的不安逐渐就平静了下来。
  从超市出来的孙石看着手中仅剩的二十块钱,眉头开始逐渐皱到了一起,
「看来需要赶快找到下一份工作……」
  看了眼天空,孙石无奈地叹了叹气。不知不觉孙石又走到了咖啡店前,因为
是中午休息时间,所以小咖啡馆里还是人满为患,「您好,你的拿铁咖啡!」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孙石的耳朵里,柜台上那个红发女孩还是一如既往
的招呼着客人,还是那样有活力,也许是偶然,女孩儿突然抬头就看到了站在门
口不远处的孙石,仅仅只是看了一眼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工作了,但是在
这一瞬间孙石就看到了红发下的那双眼睛,那双眼睛里的恐惧、和另外一种未知
的情绪?
  鬼使神差地孙石走进了店里,一边走还一边说着「啊,不好意思上午睡过头
来晚了!」,很自然地就进入了工作间,所有的客人都没有觉得奇怪,毕竟孙石
在这工作了好久,只有红发女孩儿的身子开始不自觉地颤抖,「你好,我想要一
杯丝袜奶茶!」但是络绎不绝的客人很快让女孩儿恢复了正常,仿佛孙石从来没
有来过一样地正常工作。
  时间过了下午一点,大学的生活就是这样,一旦过了某个时间点,本来熙熙
攘攘的街道瞬间就会变得冷清下来,当然这个咖啡馆也不例外,女孩儿把所有的
客人招呼走之后,顺手关上了店门,奇怪的是顺手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
  『咔』工作间的门开了,女孩儿低着头缓缓地朝正在椅子上休息的孙石走来,
虽然孙石背对着她,但是他还是能感觉到身后女孩儿的颤抖,因为从她那并不正
常的呼吸声就可以判断。
  「你真的是个守信用的好女孩儿,并没有告诉任何人是吗?」孙石嘴角露出
了从来没有过的邪笑。「我……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孟姐……她也没有……」
女孩儿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从背后传来,「那就好,好孩子是要给奖励的。」
  孙石猛地转过身抓住了她雪白的脖颈,看着红发之下苍白的脸庞,孙石体内
的那根引线再次被点燃,本来潜伏在内心深处的那一点儿惶恐不安在此刻都烟消
云散了。
  随手一扔,女孩儿就被扔在了地上,孙石一边解着腰带,一边缓缓地朝她走
去,「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略带强迫的口气把女孩儿吓得往身后的墙上贴了贴,「欧阳……娜……娜」
  「哦?娜娜?好名字。」孙石说着就把充血严重的肉棒顶在了娜娜的鼻尖上,
稍稍用力,因为鼻子比较小所以只有一秒钟,龟头就把分泌的粘液涂在了娜娜的
双眼皮上,「喂!快点儿!别给老子装死人!」
  奇怪的是娜娜原本苍白的脸上突然出现了红晕,而且很主动的握着肉棒舔了
起来,「嗯,嗯。唔……好好吃,就是这个东西……嗯……舌头……好舒服……」
  好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随着龟头分泌的先走汁越来越多,娜娜变的越来越
主动,最初的颤抖已经消失了,剩下的只有穿着工作服不断扭动的身体而已,
「恩?什么情况?」虽然是让娜娜做口交,但是孙石以为还要故技重施一遍她才
会听话,没想到娜娜这么主动,『哼,看来这就是个骚货啊,我……等等……不
对……』
  看着一边兴奋舔着龟头一边疯狂自言自语的娜娜,孙石想到了一个熟悉的面
孔,小时候那个每年都来家里收麻黄草的老板,躲在货车自言自语抽『烟』的样
子「……难道?」
  孙石把肉棒从娜娜口中拔了出来,在肉棒脱离了嘴唇之后,娜娜的舌头还
『粘』在龟头上,孙石试着向后退了一步,结果娜娜就像是猫一样迅速地保住了
自己的大腿,一张口就又把肉棒整根吞了下去,「嗯……嗯……好。好甜……还
想吃更多……脑子……好晕……好快……乐……嗯……唔……」『吸溜』『吸溜』
  「应该是了,我想我大概明白了爷爷」
  孙石说着脑海中又浮现了爷爷的面孔,在那片田地的地头,爷爷给自己解释
了麻黄草的作用,『这可是好东西,麻黄草主阳,下药可是好东西,是很难得的
药引子,不过以前也有人用药多了上瘾的,我前两天还在县城里看到打击麻黄草
种植什么的标语,说什么冰毒的原材料?俺都种了一辈子这东西了,我怎么不知
道,而且那个老板说自己只是收去做中药而已,哼,那些政府整天捣鼓这些有的
没的……』
  思绪不知不觉飘回到眼前这个穿着工作服带着围裙的女大学生身上,看着那
随着头而疯狂前后摆动的红发,有些发散的瞳孔,以及嘴角留下的口水,和那些
不知廉耻的话语,在这一刻孙石终于确定了一件事儿「冰毒吗?以前好像听说过
不仅是令人上瘾毒品而且还是强力的春药,这两者加在一起,怪不得这学生会变
成这样,这冰毒简直就是女人的潘多拉嘛……」
  「大……叔……能把……精……液射给……我……吗?……嗯……嗯……就
和……上次……一……样,狠狠地……插入……我的里……面……射出来,我、
会全部……唔……吃……下去的」
  『吸溜』『吸溜』看着娜娜的胸部都快被她自己的口水浸湿的样子,孙石一
把抓住她的那头红发,往后拽了一下,反而把自己的肉棒和娜娜的嘴分开了,
「想要吗?」
  孙石的肉棒就这样直直地对着娜娜的脸,而娜娜双眼的瞳孔紧紧地盯着马眼,
舌头伸出来,竭尽全力地想要舔到龟头「想,想要,快给我,快点儿像上次一样,
全都射进来」
  娜娜张大了那满是粘液的嘴说道,「只要你说出『我是个淫荡的红发大学生』,
我就给你啊。」
  孙石把鸡巴在娜娜的眼前转了一圈,她的眼球就随着龟头转了一圈,「我、
我是个……淫荡的……红发大学生……我是个不知廉耻的……母狗」
  「恩,听话的孩子要给奖励」孙石说完就把大鸡巴插入了娜娜的嘴里,「嗯、
唔……我是……母狗……我是……贱……货……唔……」
  『吸溜』『吸溜』孙石狠狠地抱住娜娜的头,「嘴给我吸紧一点,漏出来一
滴的话,下次就没了哦」「唔……知……道……了……唔……唔……」「把喉咙
打开!我要干死你这母狗」孙石快速的抽插,突然捏住娜娜的鼻子,然后抱着她
的头把这几天的不快和欲望统统射进了娜娜的喉咙里……
  「唔!……唔!……」孙石缓缓的把肉棒从她的嘴里抽了出来,那紧致的嘴
唇触感让肉棒把余下的精液射在了女孩儿洁白的牙齿上。
  「哈,真是爽快啊,今天晚上到我家来一趟,我把地址留在了柜台上。」
  看着正在痴迷地品尝着精液并且时不时舔舔自己手指的娜娜,孙石缓缓地说
道。「把你的钱包给我」
  「啊!?」
  「怎么?不给的话以后就没有精液了哦。」
  虽然可以强抢,但是孙石还是觉得让刚刚吃完自己精液的女孩主动交出钱包
比较有成就感。
  「给……那个……下次能给我下面一点吗?」
  说着娜娜脱下了自己的裤子,淡黄的纯棉内裤被撇在一边,左手明明在递钱
包,而右手却把小穴撑开到最大,可以清晰地看到乳白色的处女膜在汁液横流的
深处跳动着。
  「哼,果然是淫贱的母狗啊。」
  看着娜娜这副样子,孙石心中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成就感,「也许我该去那个
药店看看那个护士还在不在了,嘿嘿……」说罢孙石转身离开了咖啡馆,在路过
门口时看到暂停营业的牌子,孙石停了下来,自言自语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了我
精液的魔力啊,哈哈,冰毒?精液?潘多拉?」
  『看来我的体质可以提取麻黄素,并且可以和我的精液合成全新的冰毒?但
是,不管怎么样,谢谢了,爷爷……』从咖啡馆出来时间才刚到下午三点,孙石
在刚刚娜娜递过的钱包中找到了600多块钱,以及一张学生证,「去趟药店吧,
我想我应该要多去买点儿糖浆了」孙石默默地朝药店走去,但奇怪的是今天那个
穿护士服的学生并不在,只有柜台上的一个老头而已,看来是这家店的老板,
「您好,欢迎光临」老板抬头对孙石说道,「你好,我想问一下我上次来买药的
那个女服务员呢?」
  「她啊,最近好像是要参加什么考试,就暂时不来了」
  「哦,我过来是想买上次买的感冒糖浆」
  「恩?我说怎么少了两瓶,不好意思客人,那种药属于处方药,如果没有相
应的证明我没有办法卖给你,抱歉」
  『这老家伙应该知道些什么,试试吧,我非常需要实验来证明我的猜想』孙
石从这老头的眼中看到了他的质疑以及警惕「那个……我把处方忘在了家里,如
果方便的话就卖我两瓶吧」孙石说着就把六百块钱全部放在了柜台上「这……这
个……」虽然药店老板显然知道什么,但是想到就两瓶而已,应该不会有什么大
的问题,「好吧,给你这两瓶,拿着药赶快走吧」
  老板看着孙石离开心里默默想到『应该没问题吧?反正就两瓶估计真的是处
方忘了拿了』孙石回到家中便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瓶盖喝了起来『咕嘟』『咕嘟』
几乎不到一分钟,孙石就把买来的两瓶站在门口全部喝掉了,「接下来就等着那
女孩儿自己来吧……」孙石说完就玩沙发上一躺睡着了。
  当孙石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孙石醒来后就听到『嗡嗡』的声音,起身
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纯白短裙和白丝袜的女生正在自己那将近三个月没进过
的厨房忙碌着,而自己听到的『嗡嗡』声应该是卫生间洗衣机的声音,孙石顿了
一下「那个……你什么时候来的?」
  那一头红发转了一下,露出了那张有些稚嫩的脸庞,虽然眼神还是这么犀利,
但是很明显里面多了一些其他的东西,「不是我说你啊,你近家门连门都不关,
就这么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真是不靠谱呢,」
  娜娜带着几分责备的意味看着孙石,「不好意思,那个……你在干什么?」
  「当然是再给你做饭啊,顺着……顺着再帮你整理一下房间,真的是乱死了,
你平常都是自己睡这种猪窝吗!?」娜娜说完转身进了厨房,孙石看着在厨房忙
碌的身影,还有那时不时飘起的小白裙与纯白的丝袜,孙石解开自己的裤子,因
为欲望而兴奋的肉棒在内裤里轻微的跳动着,也许是因为肉棒与内裤摩擦的原因,
当孙石在厨房门口脱下内裤的时候,一根长长的丝液连接在龟头和内裤之间。
  「怎么过来了啊?饿了吗?再等一下,一会儿就好了。」娜娜头也不回地继
续翻炒着锅里的菜,但是随着孙石的靠近,龟头上散发的那种气味逐渐影响着娜
娜,她那本来只是因为忙碌而微微发红的脸蛋儿,正在开始变的越来越有诱惑力。
  「问到了吗?想要吗?」孙石的声音仿佛深渊中诱人堕落的恶魔,但是令孙
石感到以外的是娜娜并没有立刻转过身扑上来,而是一边炒着菜一边微微的扭头
笑着说道「不用猴急,真是的,我又不会跑掉,等我忙完啊,乖。嗯?」看着那
微笑着脸庞,和那双明亮的眼睛,孙石的欲望似乎下去了一点儿。
  「如果实在忍不了的话可以先看着我打一发啊,」娜娜说着腾出了左手,把
小白裙掀到了腰上,孙石的瞳孔瞬间收缩了一下,因为白色的短裙下并没有穿内
裤,有的仅仅是不断流出汁液的小穴和因为汁液而浸湿变得半透明的丝袜,「额
……啊……好……好热……」原来孙石已经把胀痛的肉棒顶在娜娜粉红的肉穴上,
虽然隔了一层丝袜,但是娜娜还是能感觉到它惊人的热度……
  「别……别……射在外面啊……啊。啊……一会儿射到……啊……嗯……」
  孙石现在的肉棒在娜娜的大腿之间快速的抽插着,丝袜的触感,以及正在做
饭娜娜的呻吟,不过三分钟孙石就感觉要发射出第一发了,「我要射了!娜娜……」
  孙石语音刚落,娜娜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碗放在了就要射精的肉棒下面「来、
射……出……啊……来吧……啊……」
  孙石射精之后就转身出了厨房,只剩下看着碗里浑浊的精液而嘴角微微流出
口水的娜娜,「别光顾着精液,快把饭做好,我已经好几天没好好吃饭了」孙石
朝厨房喊道「啊?好……好……这就好……」
  娜娜说完就把碗小心翼翼的放到了一边,接着忙碌了起来,孙石看着厨房中
那个摆动的红色背影不禁说道「真是个能干的女孩儿啊,哈哈,一会儿吃完饭出
去给她开苞吧,这母狗肯定会很高兴的……」孙石看了看自己依然挺立的鸡巴,
眼神中的欲望似乎更加强烈了……
  如果说兽性赋予了人们欲望,那神性就是赋予人类欲望之外的感情,爱情,
友情,虽然他们有时也掺杂这欲望,但那又怎样?这就是人……
上一篇:【我的精液是冰毒】(三)
下一篇:【我的精液是冰毒】(一)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