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我的精液是冰毒】(四)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打我」刚上初一的孙石被一群男生围在了教室的后面
  「不为什么,就因为看你不爽,」周围的人不断地把值日用的扫帚和拖把砸
向瑟瑟发抖的小男孩儿。
  「怎么……怎么这样……如果有感情就可以为所欲为的话……我也有很多事
情想要去做啊……」小小的孙石默默地流着眼泪抱紧了头部蜷缩在地上……
  周五的天气是阴天,当孙石从床上醒来时已经是上午10点了,面对着窗外
的阴天,孙石摇了摇头,「不知道娜娜在干什么……」犹豫了一下,孙石决定还
是在家里哪也不去了,看着整洁的房间孙石脑中不知不觉又浮现出了娜娜的笑脸,
那张在红发下的脸庞,凝视着自己双眼的黑色眸子,『喜欢你,真的喜欢你…
…』脑中又想起了两天前晚上公园的那一幕,娜娜一边在自己身上一边扭动着腰
一边和自己说道,当时并没有在意的一句话,现在却成了自己印象中最抹不去的
痕迹……
  「估计这两天她也忍不住了吧……」孙石摸了一下自己满是胡茬的下巴。
  「妈妈!快点儿!」就在这时窗外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女孩儿叫声。
  「茉莉!你慢点儿……」之后又传来了一个喘气的女音,孙石向窗下看去发
现是住在隔壁的母女,那个女人应该是个家庭主妇,因为孙石在这里住了这么久,
很少见到她的丈夫,大部分时间都是这个女人领着孩子生活,女人穿着大红色的
裙子,留着齐肩的短发,虽然看起来很严厉,但是对她的女儿确是异常的温柔,
这点儿可以从她为女儿精心打扮的双马尾和白色裙子看出来。
  「她老公应该很幸福吧……」孙石有些嫉妒的想到,知道女人抱着茉莉进了
楼道,孙石才缓缓地收回目光,
  「有空去打个招呼吧……哼……」孙石嘴角漏出了玩味的笑容。
  时间很快就到了中午,「咚」『咚』『咚』,一阵敲门声突然传来,孙石提
了提裤子一开门就见到娜娜提着刚从超市买回来的食材站在门口,「你好……哥
哥……」娜娜看到孙石之后,眼神不自觉地就瞄向了孙石鼓囊的裤裆,「我今天
中午不是很忙,抽空过来给你做饭。」娜娜说着就提着东西进了厨房。
  娜娜今天穿的是牛仔热裤和白色的吊带上衣,床上了黑色的丝袜,不知道是
为了防晒还是为了其他的原因……
  「事情进展的怎么样?」孙石坐在了沙发上,扶了一下自己因为充血而又变
大的鸡巴,
  「孟姐好像这两天好像都在和我打听那杯咖啡的配方,我只告诉她那是你给
我的冲剂,她也就没有再问」娜娜一边忙着整理食材,一边整理了一下红发朝孙
石说道。
  「哦?那看来估计起作用了,呵呵,那个贱女人。」孙石对精液起的作用感
到很满意,说着孙石就脱下了裤子,朝厨房走去,听到孙石进来的脚步声,娜娜
很自觉地把热裤退到膝盖处,翘起了被黑丝包裹的屁股,因为没有穿内裤,可以
看到不断地有淫水从小穴中流出来,孙石的粗糙的大手不断地在丝袜上摩擦,
  「啊……哥哥……我要……精液……」娜娜的脸开始不断地变红,屁股也开
始扭了起来,
  「妈的,贱婊子,作为两天不来的惩罚,今天的精液没有你的份。」孙石说
着就把丝袜撕开,肉棒对准小穴口狠狠地插了进去,
  「嗯……哥哥……好哥哥……你就……给我点儿嘛……啊……太深了……啊
……嗯……」不断地有汁液从两人的交合处溅出来,孙石一把抓住了不断颤动的
乳房,脸贴近娜娜背部的红发,问着从发尖儿上散发出的娜娜独有的香味开始对
着她的屁股发起了猛烈的冲刺,娜娜的臀肉因为不断地冲击而产生阵阵的臀浪,
小穴口也因为肉棒激烈的抽送不断的有嫩肉被鸡巴带出来然后再狠狠被肉棒插回
去,娜娜的双臂死死地撑住灶台,双眼开始不自觉地往上翻起,小嘴也是微微张
开漏出了皓白的牙齿,中间的舌尖微微向上翘起,不断地有口水顺着嘴角流下,
  「啊……好棒……哥哥……我……喜欢你……啊……快点儿干死我……干烂
我的小穴……嗯……我……我要去了!!啊!!!嗯……啊……浑身没力气了
……啊……」娜娜的双手再也支撑不住身体,整个人趴在了台子上,她只能本能
地翘起屁股迎合着孙石的冲击,
  「肏死你个母狗,精液肉壶,把屁股在抬高一点儿!」孙石说着就抓起了娜
娜的长发,另一只手扶着她的腰,以便可以进入更温暖的深处,
  「嗯……嗯……我……想要精液……嗯……」娜娜只能无意识的呢喃着,似
乎除了精液这个世界上已经没什么可以留恋的了,孙石突然加快了速度,娜娜的
屁股也是高高地翘起,她的身子此时完全被孙石掌握,
  「哦,好爽!你这骚货的小穴还真是紧,给我接好了,漏出来老子打死你!」
孙石说完就把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娜娜的体内,一股一股地,许久孙石把沾满精液
和淫水的鸡巴从她的小穴中抽了出来,转身拿过来了一个碗放到小穴下面,孙石
拍了拍娜娜的屁股示意可以让精液流出来了,孙石又拿过了一个勺子对准娜娜的
小穴捅了进去,
  「啊!好……好凉……」冰冷的勺子刺激着娜娜的阴道内壁,冰冷的勺尖儿
不断地在嫩肉里抠挖着,直到无法再挖出一丝精液,孙石把娜娜转过身来,放到
地上,
  「表现还不错,剩在鸡巴上的精液可以奖励给你,母狗。」娜娜本来有些涣
散的瞳孔瞬间聚焦到了鸡巴上,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小嘴张到最大,一口吞了进
去,
  「唔……唔……我……好快乐……真……好吃……嗯……唔……」『吸溜』
『吸溜』孙石把自己的精液放到了一边,过了好一会儿,孙石才拽着娜娜的头发
离开了自己的肉棒,看着娜娜不舍的样子,孙石把白浊的精液端到了她的面前,
「想要吗?」
  「恩……」
  「回去再好好劝劝孟姐,这些就是你的了……」
  「明白了……哥哥……」娜娜问着碗里的腥臭味儿咽了一下口水,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你好!有人吗!?有人吗!?」是一个
焦急的妇人,「收拾一下,我去开门」孙石打开门看到了今天早上在窗口看到的
那个女人,「您是?」虽然知道,但是孙石还是假装问了一句,
  「你好先生,能帮帮忙吗?我家的女儿突然发了高烧,但是我家还有个孩子
需要人照顾,我丈夫又不在家,你能帮我照看一下吗?」女人因为着急,前方漏
出了大片的雪白,丰满的乳房随着说话的声音阵阵的颤抖,
  「那是当然,能带我去看看吗?」孙石隐去了自己狡黠眼光,微笑着对着妇
人说道,
  「当然!太谢谢你了!」妇人的家就在隔壁,穿过一个走廊就是,所以很快
就到了,
  她家里是典型的欧式装修风格,除去很大的水晶吊灯,还有着很贵重的大理
石桌子、地板及各种欧式家具,孙石一进门就看到了正躺在沙发上不断发出微哼
的小女孩儿,因为体温过高所以整个身体也跟着微微发红了起来,
  「妈妈……我好热……」只有十岁左右的女孩不断地扭动着身子,
  「妈妈在这,别怕,先生麻烦你帮忙照看一下我屋里这个孩子,实在是万分
感谢!」说着妇人走进了屋里,并示意孙石跟着过来,孙石进屋之后就发现了躺
在卧式大床的另一个『女孩儿』
  「这是?」孙石在心里默默想到『难道是双胞胎?』
  「这个孩子是我家女儿的弟弟,」这位母亲似乎看出了孙石的疑惑,
  「弟弟!?」孙石有些震惊的看着妇人,其实他心里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这
么漂亮的一个孩子会是男孩儿,而且还留着这样漂亮的一头长发,
  「他们其实是龙凤胎,但是他从小就是体弱多病,身体各方面的问题也一直
在用药物维持着……」妇人看着孩子,眼中逐渐流出了眼泪,
  「抱歉,妇人,交给我吧,你赶紧带着女儿去医院吧」孙石看到沙发上的女
孩儿似乎越来越痛苦的表情,
  「恩……那先拜托你了,」妇人说完就抱着女儿跑了出去,孙石开始仔细打
量了起来这个屋子,房间里各种物品的摆放应该都是出自这位人妻之手,不管是
家具还是装饰,每一件都可以看得出女主人的细心和品位,就在这时微弱的声音
从床上传来,
  「大叔,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小男孩儿刚刚从床上坐起身来,揉着眼
睛有些疑惑的看着孙石,
  「那个……我是你妈妈拜托过来照看你的,怎么了?有什么不舒服吗?」
  「没有,只是想尿尿……」男孩儿看着孙石有些不好意思,只能低着头向孙
石说出了不便,
  「那……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把……把我抱到卫生间就行……」孙石走到床边一把抱住了他柔软的身体,
  「厕所在哪?」孙石勾着头看着怀里男孩儿那双星空一样黑色的眸子,男孩
儿闻着孙石身上那种强烈的体味感到有点儿头晕,感受着拥抱着自己的双臂,男
孩儿的脸开始变得有些发红,直到听到孙石的声音,男孩儿才反应过来摇了摇头
指引着孙石朝着厕所走去,
  「你自己,行吗……」孙石看着厕所门口站都站不稳的男孩儿说道,
  「可以……没问题。」虽然嘴上是这么说,可是男孩儿还是扶着门框没有往
前迈进一步,孙石从他的背后抱住他,两只手臂放在膝盖的下方,就像抱着小婴
儿撒尿一样,把他抱到马桶的旁边,
  「啊!叔叔……别这样……羞……」男孩儿根本不敢抬头看孙石,孙石此时
却很随意的拽下了他的裤子,仔细观察着男孩儿的阴茎,小男孩儿的皮肤非常白
净,而且以为在家中保养得比较好,浑身还散发着一股甜腻的清香,阴茎的肤色
更是嫩白,还没出头的龟头处有着一点儿嫣红点缀着,小巧的阴茎和孙石的小拇
指差不多大小,
  「尿不出来吗?」大约过了两分钟,小男孩儿还是一滴都没有尿出来,孙石
的手臂也开始有些发麻了。
  「我……我太紧张了……」小男孩儿虽然有着很强的尿意,但是却始终无法
打开闸口,突然小男孩感觉到了屁股下一阵灼热,一根狰狞的棒状物顶在了屁股
的夹缝之间,而且还在缓慢的摩擦着,
  「那我陪你一块儿尿吧,」孙石说完就把腰往上挺了挺,硕大的龟头就在小
男孩的阴茎下面喷射出黄色的液体,小男孩儿呆呆的看着这根鸡巴,白嫩的小阴
茎也在一跳一跳的,仿佛要有什么迸发一样,孙石看到小男孩儿还在强忍着的表
情,身体在柔软的臀缝中开始抽插起来,每一次抽插都会挑动着小男孩儿的两颗
睾丸,
  「啊……叔叔……别……我忍不住了!」小男孩儿说完就把腰拼命的往上拱
起,小阴茎也射出了一股清澈的尿液,柔嫩的屁眼也开始了不住地收缩,孙石下
意识地把龟头对准菊花顶了起来,虽然龟头只进去了一半,但是滑嫩的触感和紧
紧包裹着自己肉棒的臀肉,让孙石再也无法忍受,猛地一股精液射了出来,
  「啊!好爽……」孙石紧紧地抱着小男孩儿,而此时小男孩儿却双眼无神,
半张着嘴,小鸡鸡也因为刚放完尿液而轻微地颤抖着,不断地有白浊的精液从小
男孩半张的屁眼中流出,顺着臀尖儿滴到了裤子上,孙石用手把精液刮干净,送
到了小男孩儿的嘴中,
  「这是什么啊?叔叔?味道……好奇怪。」小男孩儿的舌头不断搅拌着孙石
粗糙的手指,娇嫩的小嘴儿似乎只能装下两根手指,
  「这是叔叔自己带的药,可以让你的身体很快的好起来哦」孙石慢慢的挑动
着他的小舌头,
  「好像牛奶啊,不过味道有点儿苦啊……小叶不喜欢吃苦的,」小叶眼睛泪
汪汪的看着孙石,
  「再多吃一点儿,你就会发现它非常好吃哦」孙石说着又把臀缝中和肉棒上
剩下的精液撸了下来,送到了小叶的口中,
  「唔……真的哎……有点儿发甜……呜唔,好甜啊」随着小叶吸入的精液越
多,精液内的麻黄素也逐渐起了作用,小叶开始主动吮吸着孙石的手指,不断地
有口水从指缝间流出,小叶逐渐陷入了麻黄素所产生的快感之中,
  「叔叔,我还要……」看着水光盈盈的手指,小叶朝孙石渴求着,
  「下次吧,你先回床上休息一下好不好?」孙石说着就把小叶抱回到了床上,
轻轻地盖上羽绒被,坐在旁边,小叶却是满脸泛着红光的一直索要着精液,孙石
为了让他平静下来,开始不断地抚摸着他的身体和乌黑的长发,然而小男孩儿的
身体却一阵颤抖,稀薄的精液从阴茎中象征性地射出了一些,
  「叔叔,和你在一起,小叶好舒服,好开心啊……」小叶说完就缓缓地闭上
眼睡去了,
  「看来这孩子身体还是太差啊,不过真的……好像女孩儿啊……」孙石在他
淡青色的丝质睡衣上抚摸了一会儿,才收回了双手,大概过了十分钟,门口传来
了开门的声音,只见那位人妻走进门来,而小女孩儿也在她的怀中沉沉地睡着,
  「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实在是帮了我的大忙了,小叶他没给你添乱吧。」
  「没有,刚刚我看他有些难受,就喂他喝了一袋牛奶,然后就睡了。」孙石
面带笑意的朝她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这孩子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体弱多病,只能吃一些流食,
太感谢你了」妇人说完又朝孙石鞠了一躬,孙石透过胸口两座乳峰还可以看到那
隐隐约约出现的嫣红色乳头,
  「那就这样吧,我先回去,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再来找我,夫人」
  「那我怎么称呼您呢?」夫人看着孙石有些不好意思,毕竟麻烦了人家这么
久,却还没有问名字,
  「您可叫我修斯,那您怎么称呼呢?」孙石看着女人微红的脸庞说道,
  「我叫李敏玉,你叫我敏玉就可以了。」
  「那玉姐,我就先回去,有什么事儿可以再来找我。」孙石说完就穿上鞋走
出门去,李敏玉的心里其实不是很想再和孙石打交道了,毕竟一个邋遢的男人很
难给人留下好印象,
  「哎……赶紧通通风,那男的真是臭死了……」贵妇卸去了端雅的外表,其
实和普通三十多岁的女人一样。
  当孙石回到家中,娜娜已经把菜做好了,看看娜娜贤惠的样子,孙石知道这
个淫荡的女人肯定刚刚用勺子掏过自己的小穴,期望能再掏出一丝精液,孙石坐
在桌子上一边吃放,一边对着娜娜说道「过来把我的肉棒舔干净,你这个精液肉
壶」正准备坐下的娜娜只能蹲下身子,在桌子下爬到孙石两腿的中间,熟练的拉
开拉链,看着还残留着一点儿精液的鸡巴,娜娜伸出粉红的舌头舔了上去,然后
用嘴巴紧紧地吸住肉棒祈求能够再多吃到一些那腥臭白浊的液体,
  「你今天下午回去之后,把精液冷藏起来,每天用一点儿调成咖啡给孟姐,
我相信她会忍不住的,」
  「呜唔……是……哥哥……唔……」娜娜的双手开始不自觉地抚摸着自己的
阴蒂,不断有花汁从花蕊中流出,浸湿了小牛仔热裤的裆部,上衣的吊带也已经
滑落到了胳膊上,隔着衣物凸起的乳头不断地摩擦着,孙石就在娜娜的欢快中吃
完了午餐,可怜的红发母狗到最后也没有吃到想要的精液,只是自己在自慰中高
潮了两次而已,
  「收拾完之后就回去吧,记得我的安排,我就可以给你精液,」孙石把那一
碗精液递给了娜娜,看着碗中浑浊腥臭的精液,娜娜不断地压制着自己,
  「那哥哥,我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娜娜说完就整了一下衣服摇晃着
红发出了门,
  「估计那个敏玉夫人还回来找我,可是她好像不怎么喜欢我啊,哼,迟早要
让你变为精液母猪,」阴沉的天气很快就让孙石闭上了眼睛,沉沉地睡去……
  『轰』『轰』不断地有雷声从窗外传来,小男孩儿很宝贵地把从屁眼里扣出
的精液送到姐姐的嘴里,「这是什么,小叶?好难吃啊……」「很好吃的,你一
会儿肯定还会想吃的,」「你从哪弄得?」「咱们求求妈妈让一个叔叔来家里做
客好不好?」「叔叔?谁啊?」「他是……」
上一篇:【我的精液是冰毒】(五)
下一篇:【我的精液是冰毒】(三)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