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消失的魔王】(17-18)


  第十七章 星网、姐妹
  人界大陆上,魔力几乎无所不在,而凡是魔力存在的地方,便有星网。
  星网的本质是什么?这是无数人都思考过的疑问,而这个疑问在星网上亦有
人给出了答案。
  星网实质上只是一种超远距离通讯魔法——星链,但这个魔法被千年前的
「星之贤者」永固在神器「永恒之球」上。任何人,只要通过特殊的魔导器就能
将自己的一缕精神连接至永恒之球。
  永恒之球是精神类神器,拥有者通过精神操控球内的一切,移山填海、创生
灭国,无所不能,但前提是,这一切的形象首先需要拥有者自己幻想出来。
  想要移山填海,就必须先幻想出山海的具体形象,然后幻想出如何移、如何
填等等,妄图创生灭国,就必须先赋予整个国家形状、地理、城池、人民的形象,
而让他们「活」起来,需要设定的东西便更多了。
  起初,星网内没有十分完善的规则,可谓是神魔乱舞,但随着时间的流逝,
无聊的贤者们为星网增加了诸多限制,只允许部分人拥有部分权限,绝大多数人
只能够在星网上游玩,而后又历经数百次的优化,并添加了更多的限制,于是,
星网慢慢被多数人所接受,然后如星星之火般,迅速传遍了整片人界大陆,随后,
便迎来了更多次的完善和优化。
  现在,星网几乎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最初的永恒之球,在无数精神
的洗礼下,已然超脱了神器的范畴,无人可以真正掌控了。它最终被供奉在圣星
城的「星之圣殿」,与星贤者的雕像一同接受无数人民的香火。
  而任平现在就在星网中的公共区域——207 号星界广场上随意地闲逛着。
  他正在寻找一颗特别的枫树。
  与某只小老虎分别后,他就径直回家,然后登陆星网,来到了这个007 号星
界广场。
  星网上,每个人的面貌都是自己设置的,除去少数奇葩,多数人都是一副俊
男靓女的样子。任平倒是没有特意将自己改得很帅,因为他本来就很帅,咳咳,
他只是稍稍修改了一下自己的发型和瞳色,将黑色替换为了蓝色。
  作为公共空间,星界广场上自然是人来人往,广场周围竖立着一些大陆商会
为自己的游戏或电影制作的广告牌,为了争夺人气,他们甚至不惜星币请了不少
大陆偶像明星代言。
  「我是渣渣飞,我在贪玩红月,等你来战!」
  「《爱欲之城》,6 月1 日,来欢乐影院体验一场真正的爱欲纠缠。」
  一路逛着瞧着,任平终于看到了广场旁的一小片灿烂燃烧着的枫叶林,犹如
火焰山。走进枫叶林,他随意地捡起一片枫叶,瞧了瞧,这是十分平常的五叶枫,
树叶呈掌状五裂型,他继续低头寻找了一会儿,随即目光盯着脚下某处,脸上露
出微笑,弯腰捡起了一片六叶枫,这便是他所需要的媒介了。
  走向最近的一颗枫树,任平伸手按向枫树的树干,闭上双眼。
  下一刻,他的身影消失无踪。
  再次睁开双眼时,枫树还是那颗枫树,广场却不是那个广场了。
  这里是星界的隐藏空间之一,暗界。这里也是星界里最神秘的黑市,任何你
想要的,几乎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每一次前往暗界时,任平被告知的进入方式都有所不同,上一次是找一只兔
子,再上次是找一面刻有符号的墙壁。
  进入后,他的面部就被一层看不透的黑雾笼罩,同时,上方的ID也变为了一
串随机ID:1023. 个人信息在这里是完全保密的,当然,也有完全公开的,不过
大多数是被转移到暗界贩卖的奴隶,这些奴隶往往出身高贵,价格极高,一般的
奴隶市场根本不敢接手,但暗界的门槛相当的高,没到一定的层次根本无法获得
邀请,里面的买家或卖家在某个领域都具备相当的实力,这些奴隶自然有人敢买
敢卖。
  至于他获得邀请的原因,大概是因为前几年他因为缺钱在星界商会上卖了数
件魔导器的缘故吧。
  过去他来暗界,主要是为了购买一些罕见的原材料或者贩卖自己制作的魔导
器,这几年买的东西不少,可账号里的余额却越来越多了,而这次他进入星界的
原因,只是为了打听某些消息。
  虽说叫暗界,但这里的空间却一点儿都不暗,反而明亮宜人。以他所在的枫
树为中心,周围是大大小小的街道,呈散射状,每一条街道两旁,分布着各种各
样的店面,传奇武器、罕见药材、稀有魔物、珍贵奴隶、隐秘消息等等,应有尽
有。金钱,在这个没有武力的世界,便是一切。
  他此次前往的位置,就是号称旗下密探遍布万城的「隐楼」,位于东侧的中
央街道内,是最大的消息贩卖中心,他是其中的三星客户。隐楼的VIP 等级共分
为5 星,每升一星,隐楼的功能便对其开放一部分,至5 星时,所有功能将会完
全开放。实际上,从暗界进入隐楼,便会自动成为三星客户。
  因为永恒之球的独特特性,所以除开一些特殊产业,多数商店内都没有设置
店员。顾客只需进入商店内的个人房间,然后输入自己想要的东西即可获得相应
的信息。
  任平曾经来过几次隐楼,可惜他所需要的一些消息都太过久远或者他的顾客
星级尚不足以获取,唯一成功得到的消息是那个十几年未曾见面的可爱小奴隶的,
据说她在辉星学院当教授,活得有滋有味。
  「我需要不夜城的消息。」个人房间内,任平对着悬在空中的空白屏幕说道。
  屏幕上立即显示出一行字样。
  「价值2000星币。」
  星网上,星币与金币的比例是1 :1 ,也就是说,这个消息值2000金币,这
对任平当然并不算贵,但对普通家庭,大概是一年的用度了。
  确认支付后,屏幕上就显示出一份文档,任平快速浏览着文档,目光平静。
文档只是介绍,但同样配有不少图片,记录着不夜城的一些基础信息与架构。
  不夜城是可移动,城池的基座是以远古巨兽「尘夜鲸」的尸骨熔炼而成,每
一夜都能够移动数十公里。整座城笼罩在一个巨大的空间结界之内,只有夜晚结
界关闭时才会显现。
  而其城主被称为夜帝,旗下设立了黑白两位副城主,分管城内事务。
  城内奴隶极多,大多来源于被不夜城吞并的城池,其中的女性则尤为悲惨,
而进入不夜城的方法亦有多种,其一作为奴隶被卖入、其二获取信物潜入、其三
得到不夜城的邀请函……
  文档的末尾,「隐楼」给出一句极为简短的评语——「一人之城」。
  任平关闭文档,若有所思地问:「有夜帝的详细信息吗?」
  「权限不足,无法查询。」
  「那么,不夜城的邀请函价值多少?」
  「价值100000星币,需要1 天时间准备,免传送费。」
  ……
  第二日一早,任平与母亲大人吃早餐时随口提及昨夜遇上的神秘女子和不夜
城的事,母亲大人沉吟了片刻,问了个驴唇不对马嘴的问题。
  「她漂亮吗?」
  「哈?」任平惊愕。
  「恩…知道了,我会注意的。」母亲大人点了点头,拿起桌旁的纸巾擦了擦
嘴角,仿佛根本没有问过前一个问题般,起身道:「这两日三城赛的初选基本就
结束了,城里来了不少人,你出门注意安全。」
  「好的。」
  沉默持续了数秒,似乎想到了什么,母亲大人离开前吩咐道:「最近学院停
课,冬雪那孩子…多和她交流交流吧。」
  明明自己的年纪比冬雪她们还要小来着,魔王大人不知羞地想着,然后点头。
  于是,在母亲大人的嘱托下,任平带着春香和冬雪来到了雨城中最为热闹的
一条购物街——永火街,寓意为永远火热的街道。
  时值五月,蓝色的天幕上,一轮金光灿烂的太阳溢散着热量,片片白云如舟,
在晴空之上飘游。
  望着人流涌动的街道,任平摸了摸鼻子,有些后悔,而春香明显一幅兴致盎
然的模样,双眸四处乱瞟,站在一旁的冬雪则相反,如一尊木人,完全不为所动。
  既来之,则安之。
  「那么,冬雪,我们先去哪?」任平将视线投向冬雪,即便是出来逛街,冬
雪还是那一身万年不变的冰蓝色衣裙,不施粉黛的俏脸毫无表情,一袭蓝发随意
地披散在背后。
  「一切凭少主安排。」
  春香今天倒是一身小红裙配上白色背心,简约而时尚,此时正跃跃欲试地微
微抬起手。任平瞪了一眼准备举手提议的春香,见她缩回手后才重新对冬雪笑道:
「那可不行,今天的行程全由你来安排。」
  「一切凭少主安排。」
  「这是母亲大人的吩咐。」任平抛出杀手锏。
  冬雪沉默了下来,眼神中罕见地陷入了迷茫,她从来都是被安排的一方,小
时候跟着姐姐四处流浪,她明白了金钱才是生存的必须品,可当她与姐姐辛辛苦
苦从小店里打工赚到的钱被城里的小混混数次夺去时,她明白了力量原来比金钱
更为重要。之后不久,她们就遇到了那位温柔得如同太阳的城主大人,还有那个
奇奇怪怪的少城主。
  城主府里有很多人,对她们来说是一个无比陌生的地方。姐姐总是一副蠢蠢
的、乐观的模样,这样的姐姐很快就被大家接纳了,顺带着,就连冰冷的她也收
到了不少关心,她不知道如何对外界的关心做出回应,只会努力地学习修行,然
后,不知不觉就被周围的人称作所谓的「天才」,但她知道,姐姐才是那个绝顶
聪明的天才,她是死脑筋,她能够为姐姐做的,唯有努力地保护好她了吧。
  作为姐姐的春香这时悄悄走到妹妹的身旁,拉起她的手轻轻道:「就去你最
常去的地方吧。」随即对着瞧了她一眼的任平吐了吐可爱的香舌。
  姐姐帮助妹妹,这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第十八章卖包子的少女
  这是一间极小的房间,地面铺着柔软的灰色地毯,中央位置摆放着一张小圆
木桌,桌上设有三层香粉炉,三层皆为铜制,花纹雅致,色泽华美。炉罩十分精
致,其上刻有一幅优美的书法。炉中,一缕烟气飘然而出,吸入鼻间,或馥郁、
或清新、或雅致、或醇厚,极助静思。
  这就是冬雪常来的修炼室了,原本恰适一人的空间此时坐着三人,略显拥挤。
  春香明显没有想到冬雪会把他们带到这里来,一时呆在那里,无语凝噎,唯
有叹息。
  情理之中,情理之中,春香不停地安慰着自己,不过很快她望着那烟气飘渺
的香炉,眼珠咕噜一转,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法子。
  一间房,孤男两女。
  要是她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炉中的熏香换成媚香,那蠢妹妹和主人岂不是成了?!
  想到便做,春香趁着另两人闭目养神之际,上半身倾斜,伸手悄然揭开炉罩。
任平抬眼,见到春香神神秘秘地摆弄着那个香炉,也不去理她,看了眼依旧沉静
的冬雪,默默地重新闭上眼。
  这对姐妹,一个活泼,一个冷漠,性格真是天差地别啊。
  被注视的感觉消失后,春香赶忙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个透明的小玻璃瓶,将
里面装有的小半瓶紫色粉末小心翼翼地倒进炉中。
  「应该没有放多吧。」春香屏息,内心有点忐忑,毕竟她也不记得过去主人
曾使用的分量了。
  粉末名为「三欲散」,是任平无聊时根据脑海里的魔界药方改良制作的,随
着时间的推移,吸入者会陷入一重重的幻境,三重之后,回归现实。
  第一重幻境点燃情欲之火,第二重幻境增添性欲之柴,第三重幻境激发色欲
之心。三重之后,三欲合一,身不由己,是效果极佳的媚药。
  很快,那股清新馥郁的香气中就夹杂了一丝丝的香甜。
  任平睁开眼,瞟了一眼正襟盘坐的春香,空气中飘散的那一缕异样他自然察
觉到了,这东西对他可没有用处,春香肯定是忘了吧。
  他起身,看到春香立即紧张地注视着自己,笑了笑,对着春香传音道:「我
去厕所一趟。」他可不是种马,什么时候都对女人有兴趣,虽然他对冷冰冰的冬
雪的确有些欲望,但让春香手足无措的与妹妹百合明显更有趣嘛,冬雪可是一直
都喜欢着姐姐的,这一点,他很早以前便知道了。
  走出修炼室,任平伸着懒腰踱步在热闹的大街上。
  「两小时后再回来吧。」
  这样想着,他朝远处的小吃街走去,光顾其中最好吃的那一档。哪一档最好
吃?当然是客人最多的。
  那是一个相当干净的小摊,卖包子的。
  一位棕发少女,十五六岁的样子,面孔很平凡,仿佛看一眼就会忘记似的,
唯独眼神与常人不同,光泽黯淡,眼珠转动得很慢,一副呆呆的模样。
  她有些愚笨,也就是世人常说的弱智。
  任平倒是未曾忘记这位少女,他勉强算是这里的常客了吧,毕竟不管少女那
奇怪的性子,包子的确是挺好吃的,特别是酸菜馅的。
  当初他第一次来时,也差不多是现在这幅情景,小摊干净整洁,五六个人在
等,少女则慢条斯理地打开蒸笼盖子,用木镊子将包子一个个的夹出来放入油纸
袋中。
  趁着空档,任平向她说:「要三个,打包,待会来拿。」
  「哦。」她应了一声。
  动作那么慢,加上蒸煮的时间,轮到自己那一份时,大概需要20多分钟吧,
看向周围,任平朝远处的摊贩走去。
  小吃街自然不止少女一家卖包子的,还有卖肉串的、卖米粉的、卖骨汤的…
…他虽不至于都想吃,但看看人界不同的美食也是极好的。
  待到时间差不多了,他的手上已然多了几个袋子,转头回到包子摊。
  「好了没有?」他问那少女。
  她又「哦」了一声,根本不算是答案,他便知道自己的刚下的订单算是白瞎
了。
  只有重新排队,此时小摊又多了两三人,他排在最后。
  好歹等到。
  「要几个?」她面无表情问。
  很明显,她把魔王大人之前的话当耳旁风了。
  「三个,打包。」他重复一遍。
  付过钱,接过包子,道声谢,离开,少女轻轻点头,继续慢悠悠地忙碌着。
  第二次来时,他便不再离开,乖乖排在四五个男女身后。
  还有一人就轮到他时。
  「3 银币的包子,待会来拿。」身后一名十六七岁的女孩喊着,穿着他们学
院的校服。
  「哦。」卖包子的少女应了一声。
  知道这女孩会像他上次那样说了也白说,还是要重新排队,任平不禁微笑。
  「要几个?」
  他抬头看向少女,这次少女的脸上也带着微笑,似乎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三个,打包。」
  付钱,接过包子,道谢,离开。
  之后又来过几次。
  有一次,轮到他时,少女先开口了。
  「我不是没有听到那个人的话。」她解释:「你知道的啦,我这种人很笨的,
记性又不好,很容易把客人的要求搞错。我尝试过啦,有一次客人要4 个,我只
包了3 个,那次他们骂得好凶。」
  他点头,表示同情。
  收了钱,这次少女先说了声谢谢。
  「要几个?」少女的声音将任平从回忆中唤醒。
  轮到他了。
  「三个,打包。」
  似乎认出了任平,少女慢慢夹着包子,顺便向他投诉:「他们说我们这种人
都是没用的,又不能修行,学东西又太慢。但我不相信我们这种人是没用的。」
  「为什么总要讲我们这种人?」这话任平已经听了很多次了。
  「你难道要我讲弱智吗?我们这种人就是我们这种人嘛。」她一点自卑也没
有,「我自己出来卖东西,一个个做,一个个卖,卖得越多,我就觉得我的样子
越不像我们这种人,你说是不是?」
  他看着少女,眼神里除了满满的自信,还有些许俏皮。
  「是。」他分外肯定。
  「喂,我已经来了好几次了,为什么还没有做好?」身后一位三四十岁的大
妈大声泼辣道:「那个人比我后来,你怎么先卖给他?」
  「卖给你!卖给你!卖给你!卖给你!」
  少女拿着木镊子,对着一个可怜的肉包使劲地夹,使劲地夹,包子被夹烂,
汁水也完全溢了出来,干净的小摊上铺上了一层香气四溢的肉汁。不停地夹不停
地说卖给你,少女扮成十足的白痴,把大妈吓得面色泛白,落荒而逃。
  任平忍不住笑起来。
  少女也痴痴地笑,那张眼泪漫湿的俏脸,很美。
  ……
  雨城,城垛。
  艾丽西亚如同散步般在城垛上缓缓前行,不时望向城外的耕地与密林,左侧
一位少年与她并肩而行,正对雨城的城防系统侃侃而谈。
  「雨城采用的是火属性城用结界,可不要以为雨城中带个雨字就会用水属性。」
  「竟然是这样的吗?」
  「是的,不过非战时,结界一向是不启用的。现在这个时代,哪还有那么多
战争,也就是星网上天天传,不过大陆这么大,有纷争也是很正常的。」
  「雨城这么大,一颗结界珠可不够吧?」艾丽西亚仿佛无意间问起。
  「那当然,一共有四颗结界珠,我老爹就有一颗,其它三颗在哪倒是不清楚,
想必城主一定是有一颗的。」
  「嗯。」
  「对了,艾丽西亚酱你最近……」身为城务官之子的多兰德开始聊起少女可
能感兴趣的话题,他可是首位与艾丽西亚亲密接触的年轻男子,近水楼台先得月,
老爹可吩咐过了,必须抓紧时间拿下这位天才少女。
  他又悄然伸手牵起艾丽西亚的左手,这次,他的咸猪手并没有像十几分钟前
那般被挣开。
  多兰德神色一振,他离目标又近了一步。
  那只手,冰凉柔软,他定要用自己这颗热情的心,将这份寒冰融化。寒冬之
后,可不就是春天了吗?
  他并不知道,在与他见面之前,这只手曾熟练地侍奉着男性的肉棒,而那张
他无比向往触碰的朱唇与香舌,更是不知吞吐过多少肮脏的肉棒、搅拌过多少腥
臭的精液。
  二人渐渐走远。
上一篇:【绿在丧尸城】 第二章
下一篇:【江山云罗】第五集 有凤来仪 第七章 红莲业火 潜龙勿用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