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不普通的少年和普通的故事】第一章


             第一章普通的开始
  「罗兰、罗兰!快醒醒,今天是你成人洗礼的日子,快醒醒!醒醒!」
  初夏的阳光伴随着几声鸟鸣透过有几道划痕的玻璃照射到了床上,一位只穿
着短裤的少年仰面躺在床上,轻微的鼾声传来,微微上扬的嘴角似乎告诉我们这
是一个很美的梦,只不过他的睡姿实在是有些不雅。右手伸入短裤握着自己的贾
斯丁,左手搭在床外,伸的笔直的左腿压着侧弯的右腿,被子拉拢到了地上,看
的旁边的米娅大婶直皱眉头。
  「罗兰!!!」
  说完米娅大婶拿着手里明显刚擦过灰的布子照着罗兰的脸就是一通乱抹。
  「噗~ 谁啊!哪个该死的混蛋打扰我和阿托贝尔女神约会,明明差一点就能
亲到她粉润的嘴唇了!」
  一脸嫌弃的米娅大婶这样说道:「我为伟大的女神有你这样的信徒感到悲伤,
罗兰。她如果看到你这样会失望的,赶快起床,今天可是你的成人洗礼,我准备
好了温水和早餐。」
  坐起身的罗兰拍了两下自己的脸,扭头看了眼这位把自己养大的人。
  「嗯,谢谢大婶,我马上就下去。」
  听完米娅大婶把抹布搭在肩上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不一会传来了咚咚的下
楼梯的声音。
  「也许你该减肥了大婶。」
  罗兰「唰」的一下从床上跳下来,拿起旁边矮凳上昨晚准备的新衣服,走到
二楼最右侧的浴室,推开门跳进了大婶准备好盛满温水的大木桶里,他坐在里面
靠着木桶,双手搭在应为温度导致有些膨胀的木桶边缘,抬头看着老旧的天花板,
想起了昨晚的梦。
  「那真是梦?我好像都感觉到了阿托贝尔女神身上的温度,我抚摸着她的金
发是如此的真实」
  罗兰伸开左手挡住了看着天花板的视线。
  「说不出的香味,是体香吧?握不住的胸部,尤蜜儿比起来简直不够看啊!
你给我多喝牛奶啊尤蜜儿小姐!」
  罗兰自言自语到
  「哎……还是我想多了,我只是个普通人,那位大人可是开创了霜月纪元的
主神,我还是想想今天的洗礼仪式吧。」
  罗兰深吸一口气,沉进了水桶里,过了一会,随着一声水响,罗兰拿起旁边
架子上的干布仔细的擦干身体每一处,对着镜子开始整理自己略微有些消瘦的面
庞。说不上英俊,但绝对不难看,灰黑色的短发,一双明亮的眼眸从瞳孔深处似
乎透露出些许金色,罗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发白的皮肤但其实不是病态,
罗兰发现自己怎么样都晒不黑还是在八岁那年,着实刺激了当时的小小尤蜜儿。
穿好衣服,抚摸了一下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那是母亲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
  「今天我就要接受洗礼成为一个真正的大人了,请您放心,妈妈。」
  说罢罗兰迈出浴室向楼下走去。
  「终于收拾完了?尤蜜儿都等不急先跑出去了,明明是你的仪式她却比你还
着急,真是……」
  米娅大婶一边把准备好的面包牛奶摆到桌子上一边说到。
  「尤蜜儿呢?」
  「在村头的桥上,赶快吃饭出发吧。」
  说着罗兰拿起面包捏成一团直接塞进嘴里,然后抄起盛满牛奶还冒着热气的
木杯一饮而尽。
  「哈~ 吃饱了,我出门了米娅大婶。」
  罗兰说完就起身跑到门前,推开大门,耀眼的阳光打在脸上,下意识抬起左
手遮住额头,待双眼适应以后便迈开大步向外跑去。米娅大婶拿起罗兰喝牛奶的
木杯和面包盘子,看着罗兰跑出去的身影大喊「罗兰!你怎么就是学不会关门呢?!
下次我非好好收拾你!」
  当然罗兰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一路快跑到了村口的木桥旁,桥头站着一位
十五六岁大小的姑娘,亚麻色的长发束成一个马尾,脸上漏出焦急的表情,淡红
色脸颊圆润光滑,小巧的琼鼻呼吸有些紊乱,明亮的蓝色眼眸随着头部频繁的左
右乱晃,小小的粉唇也一张一合,好像在咒骂着什么。桥下流水传来哗哗的声响,
在晨光的照射下形成了七彩的光晕。
  「死罗兰怎么还不来,昨天下午明明说好一大早就在桥边汇合然后去神殿,
现在太阳都这么高了他还没来,气死我了!死罗兰!」
  生气的小小姑娘一跺脚,准备再去米娅大婶那里看看。
  「尤蜜儿!我来了!」
  「罗兰!你终于~ 嗯~ 嗯,别~ 讨厌死了,现在不行!」
  说着把罗兰已经摸上自己颇有些怨念的胸部的手拉开,银牙轻咬了一下探入
自己嘴里汲取甘甜的来犯。如果是平时尤蜜儿并不介意和罗兰这样的唇舌交流,
但是今天不行,今天是很重要的日子。
  「别闹了罗兰,我们快走,今天可是你的成人洗礼,等我们回来再……再那
个……」
  尤蜜儿脸颊通红,低着头,两只小手揪着白色束腰下摆,无限惹人怜爱。
  罗兰最喜欢的就是尤蜜儿这样的状态,百看不厌,虽然还想逗逗她然后做一
些更过分的事情,但他还是知道什么是正事。
  「我们走吧尤蜜儿。」
  「嗯,走吧,神殿离这里不远,说不定中午咱们就能回来了。」
  「走吧。」
  踏过木桥,两人手牵着手向着村外走去。
  霜月大陆,没人知道它存在了多久,人类第一次知道有神的存在是在五千年
前的一场几乎毁灭了整个大陆的战争中,人类几尽灭绝,但仍是大陆上数量最多
的物种,最终阿托贝尔女神以真身显世,用庞大的神力重铸了满目疮痍的世界并
且断绝了魔网与人类的链接,自此以后人类已不再是大陆的主导,兽人,精灵,
曾经在人类的魔法面前毫无抵抗能力的生命开始崛起。四千五百年前,兽人发动
了第一次战争,失去了魔能的人类在健硕的兽人与巨魔面前毫无抵抗之力,第一
次战争以人类惨败告终。战争失败后,一部分人开始祈求阿托贝尔女神重新赋予
人类使用魔法的能力,他们修建了无数的女神像进行日夜祈求,最终获得了只有
原先一半不到的魔法能力,他们被称为大法师。一部分人开始修习武艺,他们制
造了等身的武器,厚重的装甲与强壮的战马,他们被称为骑士。还有一部分照料
伤者的人获得了圣光的青睐,他们被称为牧师。就这样人类开始积蓄力量,制造
城邦以抵御外敌。四千三百年前,因为兽人无节制的开采挥霍和生育,资源开始
匮乏,它们发动了第二次战争,但这一次人类的骑士足以抗衡最强壮的兽人士兵,
法师们虽然没有了曾经毁天灭地的魔法,但是现在他们拥有更便捷的小型法术,
抵挡甚至压过了与元素沟通的兽人萨满。同时人类联合了精灵。精灵一族生活的
树林也时常受到兽人的侵扰,不少美丽的精灵少女受到了残害,但是由于精灵生
育困难人口稀少,古树成长需要数百年,精灵们只能躲进远古森林里。这次结盟
精灵发动了全部的力量,数万德鲁伊和神射手带着数十颗巨大的古树加入了人类。
人类联盟一举收复了第一次战争中丢失的土地,他们没有忘记女神的教诲,把兽
人赶回无尽之海对面的希达瑞姆后便停止了战争,人类开始沿海修建防御工事,
重新回到了第一次战争中丢失的风暴城并以此为中心开始了大规模重建,人类领
袖安里瓦把大部分森林交给了精灵,精灵们更懂得如何利用大自然。在大德鲁伊
法码和祭祀德兰的推动下精灵与人类构建起了新的联邦。而被赶回格奥瑞姆的兽
人们在新任酋长舍尔的带领下团结起了新加入的牛头人部落积极向北开垦荒地。
一时之间整个大陆呈现出了蒸蒸向上的气氛。不久后,人类精灵联盟与兽人部落
签订了和平条令,双方开始通商,人类需要北方的特产物资和,兽人则需要人类
的高科技产品,更多的是私下的人口买卖,人类需要大量廉价劳动力和奴隶,有
些人则对一些兽人少女感兴趣,千奇百怪的长耳和尾巴确实俘获了不少人。兽人
也需要女人,甚至有精灵参与其中,各个小酋长都以拥有数名美丽的精灵和人类
婢女为荣。虽然时有小摩擦,但是各个种族之间并无敌对倾向。就这样时间过去
了数千年,再无大的战争发生,各个种族之间都有对应的通商口岸,异族通婚很
常见,不少兽人到人类联盟定居,娶一个人类或者精灵都不是新鲜事了,也能看
到一些人出门带着狐耳少女。几千年的发展中也有了一个习俗,人类是把即将成
年的孩子送入阿托贝尔女神神殿进行洗礼,即是祈求女神的恩泽亦是象征谨遵女
神曾经的教诲。传说有些人会在洗礼中听到女神的话语,这些人无一不成为人类
联盟中的佼佼者,成为大家口中的英雄。
  我们的主角罗兰出生在比较偏远的山村望河村,他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亲,
传闻父亲是边防军,在一次边境巡逻的时候失足落入悬崖,尸骨无存。母亲在罗
兰六岁的时候就得了一种怪病去世了,只留下了罗兰一人和老旧的房屋,是村里
的米娅大婶收养了他,同时米娅大婶还收养了一个女孩,她就是尤蜜儿,大婶说
尤蜜儿和自己一样可怜。米娅大婶也是孤身一人,靠着种植一些水果蔬菜卖到专
门来收购的商人手里,按理来说这样的人养着两个孩子不可能如此宽裕,每逢节
日罗兰和尤蜜儿都有礼物,不时还会有新衣服穿,每日三餐一顿不落,中午晚上
必有肉,实在不像是一般农户。对此米娅大婶给的解释是在首府风暴城有一位商
人是自己的挚友,经常会给自己寄来很多日用品和金币,罗兰对此倒是不疑。不
过说起米娅大婶,她真的是什么都会,除了教授自己知识外,还教会了一些剑术,
有时还会蹦出两句兽人语。不过那时的罗兰刚刚和小自己两岁的尤蜜儿陷入热恋,
正是最火热的时候,哪能注意到这些呢。
  一路欢欢笑笑,罗兰不时逗弄一下尤蜜儿,把小姑娘弄得满面通红然后追着
罗兰就要打,一路上传来爽朗的笑声和羞涩的娇喘。就这样打打闹闹的两人来到
了位于村子西面的女神殿。
  站在神殿门口,看着巨大的女神像,阿托贝尔女神双手紧握于胸前,低头闭
着眼睛,好像是在释放什么法术一样。后面洁白的神殿没有任何污渍,神殿上方
的塔型顶部嵌着一块巨大的七彩玻璃,上面画着阿托贝尔女神像。只是看着这些
就有一种得到治愈的感觉。
  「传说这是五千年前伟大的女神恢复战争的疮痍时的样子。」
  一位白袍老者对看着神像发呆的小男女说道
  「今天来参加成人洗礼的只有一位,就是你吧,罗兰,不,应该是罗兰先生。」
  「啊,您好,我是罗兰,这位是我的朋友尤蜜儿,她是陪我来的。」
  罗兰看着眼前的神像和后面的神殿想到:连这么偏远的地方神殿都是如此恢
弘,那大城市的神殿还不上天了?
  「我就是负责你成人洗礼的主教,你们可以叫我德文主教,请两位随我来。」
  「好的德文主教。」
  罗兰拉了一下还在发呆的尤蜜儿。
  「哦,不好意思,实在是太吸引人了。」
  尤蜜儿脸有些红。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请随我来。」
  德文主教引领两人进入神殿,神殿正前方也有一尊女神像,和外面的一模一
样,只不过不知道从哪来的金色光芒笼罩着神像的全身。
  「尤蜜儿小姐请在此留步,稍事休息,我带罗兰去完成仪式,应该会很快。」
  「好,麻烦德文大人了。」
  尤蜜儿对着德文主教一个欠身然后送给罗兰一个恭喜的眼神后走到大厅的排
椅上坐下,开始盯着神像发呆,显然又进入了空灵状态。
  我怎么以前就没发现她还是个自然系的。罗兰如是想到。
  「罗兰先生这边请。」
  罗兰跟着德文主教穿过大厅行走在铺着光洁的翠石走廊里,可以清楚地看到
地面上自己的倒影。
  「德文主教,神殿里只有您一个人么?」
  「不,还有很多人,他们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
  说的也是,这么大的神殿怎么可能只有一个人呢,光是保持整洁就得四五个
人吧。
  「我们到了。」
  罗兰抬头看着前方,一个不大的祭坛摆在空旷的房间里,十六个类似灯柱的
东西围成一道笔直的道路通向祭坛。祭坛中间有一团乳白色光晕在不停的跳动。
  「走上前去罗兰,通过誓言之路,走上祭坛,用心去触摸光团,然后就结束
了。」
  「就这样简单么?德文主教。」
  「是的罗兰先生,请去完成洗礼吧。」
  罗兰深吸一口气,刚踏入道路,旁边的两根立柱顶端就形成了白色光团。
  「请继续罗兰先生。」
  「好的主教。」
  罗兰继续踏开脚步向着祭坛走去,当十六跟立柱全部亮起白色光团,罗兰已
经走到了祭坛前,他看着眼前的光晕,闭上双眼缓慢的将戴着母亲留下的戒指的
右手伸入了光晕内。
  「罗兰,听得到么,罗兰。」
  是谁在叫我,为什么这个声音如此熟悉,到底是谁?
  「罗兰,睁开眼睛,看着我。」
  罗兰想把眼睛睁开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用力也无法把眼睁开。
  「别着急罗兰,慢慢的……慢慢的……」
  罗兰感觉到有一双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脸颊,一种香味传来。这个味道好
熟悉啊,感觉昨天才闻到过。罗兰再次尝试睁开眼睛,这一次没有任何阻碍就睁
开了双眼。
  「!」
  眼前的画面让罗兰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窒息而死了。耀眼的金色长发披散在身
后,无法用任何语言形容的脸庞,更要命的是眼前的人只穿了一层洁白的薄纱,
只盖到了温润白皙的大腿处,神秘的三角地区却是什么都看不到,一双水润匀称
的秀腿之下,俏美的莲足也在无声的妖娆着,似乎发出了诱人的邀请。胸前的硕
大隐隐约约能看到顶端的亮点粉红。罗兰下意思的吞了一下口水。
  金色的眼眸看着罗兰,微微一笑,仪态万千的阿托贝尔双手一抱胸,幽韵撩
人的脸蛋一扬,红唇微张「怎么?不认识我了?昨天晚上明明对人家做出了那么
过分的事情,如果不是你的米娅大婶打断,我是不是就……」
  阿托贝尔双颊晕红,白皙的小手轻抬,握住了罗兰的右手,她看了一眼罗兰
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灿若繁星的眼眸中竟流露出了一抹哀伤,随后便消失不见。
随后抬起罗兰的右手贴于自己挺峭的胸口。
  「罗兰,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未来会有很多的麻烦在等着
你,但你要记住,你是艾尔·罗兰。你是她的儿子……「说完这句话阿托贝尔的
眼眶充满了晶莹的水润,随后变得坚定,似乎下了什么决定。罗兰正奇怪,刚准
备开口说什么结果发现什么都说不出口。罗兰看着阿托贝尔的眼泪慢慢溢出,化
成一滴滴金色的水珠划过两颊打在他放在阿托贝尔胸口的右手上。
  「罗兰……罗……呜呜……罗兰……我……我终于又见到……见到你了…
…我的……我的……呜呜呜……」
  看着眼前的泪人,没有一丝身为执掌万物的女神该有的仪态,怎么回事,为
什么我的心好像被插了一刀……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兰……(呜呜)以后在外面……(哽咽)……要记得按时(哽咽)吃饭
……不许吃(呜)坏掉的东西……天再热(哽咽)……出门的时候也要(哽咽)
……带着衣服……可以喝酒……(哽咽)但是不允许喝醉……那样会伤身体(哽
咽)不许去(哽咽)下流的地方(哽咽)……要好好的……(哽咽)交一个女朋
友……路上看到(哽咽)凶神恶煞的人……要赶快走开(呜呜呜)
  女神的眼泪根本停不下来,不知不觉罗兰也已经泪流满面。这时两人周围的
纯白色空间突然光芒大放,点点金芒开始从女神身上飘起,阿托贝尔看到这种情
形,一把把罗兰搂在怀里,把他的头压向自己的胸口「罗兰!啊呜呜呜……我不
想和你分开……呜呜呜……我想陪你一起走下去……啊啊……罗兰……我想看着
你成长……我们……呜呜……一起吃饭……一起散步……一起睡觉……我还想给
你讲很多很多的故事……罗兰……罗兰!」
  慢慢的,阿托贝尔化成点点星光,消散在这纯白色的空间里。
  罗兰睁开眼睛,咦?这水是从哪来的?看着眼前的祭坛,那团白光已经消散,
话说这就结束了?
  「看来结束了。请出来吧,罗兰先生。」
  罗兰走出房间,向站在外等候的德文主教问到「德文主教,这就结束了么?」
  「是的,结束了,罗兰先生请问你有听到或者看到什么吗?」
  罗兰眉头皱了一下眉头回想了一下
  「没有,什么都没看到也没听到,只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这样啊,好了罗兰先生,洗礼已经结束,你随时可以离开这里。」
  说完带着罗兰回到大厅,罗兰叫上在大厅里焦急等待着的尤蜜儿,两人一起
向主教告了别便离开了神殿,路过外面的女神像时,罗兰抬头看了一样神像,咦?
奇怪,为什么感觉这是第一次见到女神像,来的时候不是应该见过了么?
  「罗兰,你怎么了?」
  罗兰回过神来看了一眼有些担心的尤蜜儿
  「没事,我们回家吧。」
  「嗯,我们回家。」
  两人没有注意到的是,原本是低着头闭着眼的神像此时竟然变成了抬着头睁
开眼看着两人的背影,有两行清泪从神像双眼流出滴落在地上化成无数的水珠消
逝。待两人背影消失后,神像又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矗立在神殿正前方……
  两人回到村口碰到了老沃克,手里拎着一只兔子,老沃克是村里的木匠,两
人小的时候没少淘气到沃克的小作坊里。
  「罗兰臭小子,今天成人礼了吧,那时候你和尤蜜儿还是那么小,那么淘气,
转眼间都这么大了,时间还真是……」
  罗兰和尤蜜儿相视一笑,不约而同的回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沃克爷爷,我们以前给您添麻烦了,对不起。」
  尤蜜儿说着给老沃克鞠了一躬,扭头一看罗兰无动于衷,小小姑娘拉了他一
下,朝着罗兰皱了两下眉头。罗兰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也给老沃克鞠了一躬。
  「哈哈哈,看来尤蜜儿是主人啊,哈哈哈……咳咳咳……哎,老喽老喽」
  说着慢慢悠悠的晃回村子里去。
  看着老沃克的身影,尤蜜儿握紧了罗兰的手「我们回家吧罗兰。」
  当天晚上
  「庆祝罗兰终于长大成人,干杯!」
  「干杯!」
  尤蜜儿没有成人说已不能喝酒,用果汁代替。不大的木桌上摆着丰盛的饭菜,
实在不像是一个贫穷的家庭该有的东西,一整只小烤乳猪摆在桌子中间,四根宽
大的蜡烛放在盘子两边,把不大的屋子照的透亮,一瓶葡萄酒放在罗兰面前,崭
新的高脚杯里盛了半杯紫色的液体,沙拉,鹅肝,红烧鱼,一个破旧的二层木屋
却正在进行非常丰盛的晚宴,着实有些诡异。
  酒过三巡之后
  「米娅大婶,您知道卡拉之里在什么地方么?」
  罗兰放下银叉问到
  「卡拉之里?没有听说过,怎么了?」
  「是关于我母亲遗愿的事情,她希望我到卡拉之里找到一个叫弗里希的人的
墓碑,然后把这枚戒指放在墓碑前,还要带着一束蓝山花。」
  米娅大婶沉思了一会
  「确实没有听说过。」
  罗兰漏出失望的表情
  「连米娅大婶都没听说过,还有谁会知道啊。」
  米娅微微一笑,温柔的望着罗兰「霜月大陆这么大,总会有人知道的,比如
风暴城,那里有不少大学者,他们也许会知道。」
  罗兰低头看着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眼神变的异常坚定。
  「已经是大人了,明天我就出发去完成母亲的遗愿。」
  哐当
  尤蜜儿的叉子掉在了地上,她慌张的捡起来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
  「嗯,既然决定了,我不会说什么的罗兰,赶快吃,吃完早点休息,我会给
你准备好必要的东西,」
  「米娅大婶……我」
  话还没说完几部诶米娅大婶打断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罗兰,你已经是个男人了,该做什么自己心里一定要有
数。」
  罗兰握紧双手
  「嗯,我知道了大婶」
  「我有点不舒服,先去休息了。」
  尤蜜儿站起身径直走入了自己的房间。
  「尤……」
  罗兰放下了已经举起的手,她还没有经过成人洗礼,不能跟自己出去,而且
谁知道这趟旅程会不会有什么危险,还有两年就是尤蜜儿的成人礼,我一定在那
之前完成母亲的遗愿然后回到这里,我们再也不分开!罗兰这样想到。
  米娅大婶看了看罗兰看了看尤蜜儿关上的房门,要了摇头,轻叹「两个笨蛋。」
  随后站起身走到角落的柜子不知道在收拾什么东西。罗兰也没有了继续吃下
去的东西,接好了冷水走上楼跳进了木桶里。
  「尤蜜儿……」
  深夜
  洁白的月光透过玻璃照到了罗兰身上,他还没睡着,一想到明天就要离开这
里开始自己的旅途就有些兴奋,罗兰十八岁之前都没出过远门,去的最远的地方
也不过是村子南面的博望镇,不到一天路程,还是跟着大婶带着尤蜜儿去买日用
品的时候去过,如今自己要一个人踏上旅途了,怎么能不兴奋?
  咚咚咚
  罗兰还没说请进门就开了,他没有锁门的习惯。
  「尤蜜儿么?对不起……我」
  话还没说完尤蜜儿跑到罗兰床前纵身一跳压在了罗兰身上。
  「罗兰,你要走了对么」
  尤蜜儿揽着罗兰的脖子,下巴压在他的肩膀上,面朝下对着枕头。
  「尤蜜儿,我只是去完成我母亲的遗愿,完成之后我会回来的,我还要参加
你的成人洗礼呢,不是说好了么,你陪我,我陪你。」
  罗兰抱住尤蜜儿,轻轻的抚摸她的后背,他感到了尤蜜儿在颤抖,她在害怕。
  「你骗我!你不会回来了,你说过外面的世界有比我更漂亮的女孩子,你说
你要把她们全部娶走!」
  罗兰有些尴尬,怎么小时候乱开的玩笑她还记得。
  「我的傻丫头,那是开玩笑的,在我的心里你已经是最漂亮的了,就是胸有
点小……」
  罗兰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是嘟囔着的。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的小小尤蜜儿,我向你保证,一定按时参加你的成人洗礼。」
  我就不信两年我找不到卡拉之里,实在不行时间快到了就先回来参加小小姑
娘的成人洗礼然后带着她一起走。
  「如果我不回来就让我不得好……唔」
  「别说,我相信你罗兰……你看」
  说着尤蜜儿直起身,月光照射到她的身上罗兰才发现小小姑娘只穿了一件很
薄的粉色底衫,他记得这是去年米娅大婶送给她的礼物,尤蜜儿可喜欢了,罗兰
也可喜欢了,但是尤蜜儿从来没让他看到她穿这件衣服的样子。隐约看到了不大
的胸部前的两点凸起,尤蜜儿解开长衫,漏出酥胸。
  「为什么罗兰你一直揉她都不会变大,你骗我吧?」
  「我没骗你尤蜜儿,一直揉她真的会变大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其实罗兰心里也没底,揉就会变大还是前几年去博望镇的
时候在一个街边摊上看一本小人书学到的,到底有没有用估计是没用,尤蜜儿已
经说明了问题,不过她才十六岁,成长空间还是很大的,罗兰这样告诉自己。
  「相信我尤蜜儿,她会变大的,只是时间还不够,等我回来天天抱着你使劲
揉,一定把她变大!」
  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但是声音的颤抖说明了问题。
  「我……我们做吧罗兰。这次用前面,我想把一切都给你,我的挚爱。」
  没错,很早以前可爱的小小尤蜜儿就被邪恶罗兰灌输了邪恶思想,但是由于
成人洗礼的规定,传言如果成人前破身会受到女神的唾弃,不会得到祝福,吓的
当时准备晚上下手的罗兰差点不举,不过邪恶罗兰找到了另一个办法,就是走后
门,这也是当年在博望镇的地摊上学习的,后来经过实践发现确实可行,博望镇
地摊真是罗兰的启蒙老师,各种意义上的。
  「你忘了么小小笨蛋,如果现在我拿走你前面的第一次,那两年后你的成人
仪式说不定不会受到女神的祝福,我可不希望陪我到老的人没有经过祝福。」
  「罗兰~ 你真好,能被米娅大婶收养遇到你真的是太好了。」
  尤蜜儿如此幸福的说道,话音一转又变成了充满了恐惧和不安「可是我怕以
后再也见不到你了……我真的好害怕……罗兰……」
  「不怕不怕,真的不怕,我的小小尤蜜儿」
  这丫头是真的不好哄。
  「那就证明给我看,罗兰。」
  「这可是你说的!」
  说完罗兰一个翻身把尤蜜儿压在身下,亲吻住了尤蜜儿的小嘴唇,小小姑娘
今天相当积极,主动伸出嫩舌与罗兰纠缠在一起。
  「嗯~ 」
  月亮此时也害羞的躲进了云层里,屋内完全黯淡下来,只传来了啧啧的水声。
  「哈~ 哈~ 罗兰~ 我好喜欢你。」
  双唇分开的两人拉起来一丝银线,罗兰用左手食指抹去这条银线然后竖起指
头伸在尤蜜儿的润唇前。
  「坏蛋~ 」
  娇嗔一声然后张开嘴把罗兰的左手食指含进去,尤蜜儿用舌头疯狂的舔弄着
食指,就像夏天在吃一根美味的冰棒。
  「尤蜜儿,来吃这个冰棒怎么样?」
  邪恶罗兰在尤蜜儿舔着手指的时候已经用右手解下了自己的短裤,漏出了贾
斯丁。
  尤蜜儿吐出手指,愤愤拍了罗兰肚皮一下,然后反身把他压倒,身子向罗兰
胯间划去。尤蜜儿用鼻子先是轻轻的嗅了两下,确定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后张嘴
含住了罗兰的贾斯丁前端,粉舌在邪恶罗兰的调教下早已成为灵活的肉条,尤蜜
儿嘴巴张到最大也只能吞下多半个贾斯丁,这个坏家伙已经顶到自己的喉咙了。
吞吐几下小小姑娘就因为喘不过气来吐出了贾斯丁。
  她从来没坚持超过连续十次以上。虽然自己的贾斯丁享受尤蜜儿的喉咙只有
一小会,但他从不会强迫小小姑娘,她是他的宝。罗兰温柔的看着尤蜜儿,小小
姑娘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也看着罗兰,虽然屋子里一片漆黑,但是阻止不了两
个心意相通的情侣。相视一笑后,尤蜜儿继续用舌头服侍着邪恶罗兰,从上到下,
从下到上,时不时的还去挑拨一下两颗蛋蛋,她是如此的认真,仿佛在做着这个
世界上最伟大的事情,在为自己的爱人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尤蜜儿,我有感觉了。」
  罗兰握紧双手又松开,来回几次后说到「还像以前一样对么?」
  「还像以前一样。」
  尤蜜儿起身褪去自己的小兔内裤,坐在罗兰两腿间,用力拉了两下自己的屁
股,最后一手扶着贾斯丁,一手撑着一边臀瓣,让贾斯丁顺利的突破了自己的后
门。
  「啊~ 罗兰又进来了……」
  「……」
  总觉得有些奇怪……
  随着小小姑娘一上一下,嫩菊的粉色褶皱一下展开一下缩紧。
  「啊~嗯~罗兰~我能感觉~到~罗兰的存在~哦~在我的肠道里~非常的真实~罗兰~「
  尤蜜儿在上面控制着贾斯丁,每一次都全根没入,大出大进,不一会她就感
觉到了疲惫,还有一种另类的快感。罗兰这时用力抱紧小小姑娘,一个翻身咚的
一下把尤蜜儿压在身下。
  「疼~ 臭罗兰」
  邪恶罗兰一边加快速度在尤蜜儿的后门进行活塞运动,一边用右手中指抠挖
着小小姑娘的粉色花蕊,他又低下头去贪婪的吮吸着尤蜜儿不算太大的乳房凸起,
三重夹击之下,很快粉色花蕊首先喷出了代表了愉悦的花露。
  「哦~ 罗兰~ 罗兰~ 罗兰~ 罗兰!我要飞了~ !!!」
  看来尤蜜儿首先败下阵来,罗兰加快了对后门的进攻。
  「啊~ 啊~ 罗兰的肉棒~ 好舒服~ 尤~ 尤蜜儿~ 好舒服」
  又经过了一小阵的超猛烈进攻
  「呀~ 罗兰不行,太~ 太快了,我,我受不了~ 罗兰!慢点,慢点!哦~ 我
又要飞起来了罗兰!」
  「哦,尤蜜儿。啊!」
  罗兰大叫一声停止了进攻,这时月亮终于从云层里跑了出来,洒在罗兰的背
上,他身下的尤蜜儿抽搐两下,环绕着罗兰腰部的双腿放了下来,「啵」的一声
罗兰拔出了贾斯丁,白浊的浓稠液体随着尤蜜儿的一声妩媚无比的呻吟从合不住
的后花蕾处流了出来。
  「罗兰~ 我期待着成人仪式那一天。」
  「我也期待着。」
  一楼的米娅大婶一脸被喂了翔的表情。
  「狗男女!」
  一点都不像她该说的话从她的嘴里飘了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罗兰轻轻的拉过被子给小小姑娘盖好,低头吻了她的额头一
下。
  「乖乖等着我回来,我的爱人。」
  轻声说罢,扭头走出了房间。床上的尤蜜儿闭着眼睛,流出了告别的泪水。
  「我会等你的,罗兰,我的挚爱。」
  楼下
  正在吃着面包喝牛奶的罗兰看着米娅大婶拿来一个包袱和一把长剑。
  「这里面有些钱和衣服,还有一个人的联系方式,到了风暴城去找她,她会
帮你的。」
  「嗯,谢谢大婶,不过大婶,别搞的我不会回来一样啊,我还想再吃您做的
饭啊!」
  「哈哈,你这臭小子。对了,这把长剑你拿着,她可是有名字的,艾雅,记
住了么?」
  「嗨呀,不就是一把剑么,还起个名字,我记住了,艾雅,我保证对它就像
对我未来的老婆一样!行了吧!」
  米娅大婶意味深长的看了罗兰一眼,左手不着痕迹的敲了一下剑柄,然后放
在了包袱上面。
  「我吃饱了,大婶,尤蜜儿交给你了,等我回来就娶她!」
  「是是,等你回来就娶她,没问题了么?」
  「没问题了。」
  说完背起包袱,把剑插在腰间。
  「那么,我出发了米娅大婶。」
  「一路平安。」
  罗兰推开大门,耀眼的阳光照下,罗兰下意识抬起左手遮在额头,随后踏着
大步离开了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
  「罗兰!给我学会关门!」
  米娅大婶把门关上气愤的喊了一嗓子。
  「好了,还有一个小家伙。」
  说完走上楼去,上楼后她听见低沉的抽泣声,推开罗兰的房门,可怜的小小
姑娘坐在床上,看见了米娅大婶。
  「哇!啊!罗兰……罗兰走了……哇!」
  尤蜜儿就像一只被主人抛弃了的小猫。这个臭小子,就不知道心疼的吗?我
非扒了他的皮不行!
  「好了我的小公主,现在就走说不定还能追上你的罗兰哦~ 」
  「哇啊!罗兰走了,他……他不要我了……我……我……你说什么。哦不,
您说什么?米娅大婶?」
  尤蜜儿不可思议的望着大婶,梨花带雨的脸庞着实让人心疼。
  「我说,再不走的话就能追不上罗兰了!」
  说完只见尤蜜儿从床上跳起。
  「真的吗米娅大婶?可是罗兰说没有进行成人仪式不能离开这里。」
  「别人也许不行,但是你可以哦我的公主。」
  说完拿出一条紫色的项链给尤蜜儿戴上。
  「记住了,成人仪式那天和罗兰一起随便找一个神殿,进行仪式的时候握着
这条项链,记住了么?」
  「嗯嗯,记住了,我要走了米娅大婶,我们会回来的。谢谢您!」
  穿起米娅大婶准备的衣服,看了一眼米娅大婶,也没有过问任何问题,对心
上人的渴望已经超越了一切,她现在只想马上到罗兰身边,永远陪伴着他。
  「这丫头,哎……」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后米娅大婶把门关好后来到房子的角落。
  「任务终于完成了,能回家了,好想阿托贝尔啊~ 」
  说完一阵金光包裹住了米娅大婶的身体,没一会光芒散去后,一位亮丽的女
武神站在破旧的房子里。银色长发披肩而下,银色的盔甲包裹住了胸前不亚于阿
托贝尔的丰满,华丽的雕文显现在战甲两侧,左边是蓄势待发的雄狮,右边是似
乎在祈祷的少女。白色羽毛镶嵌在战甲左肩,无风自动,同样银色的裙甲覆盖了
大半条笔直匀称的秀腿,膝盖下能看到白色丝袜包裹着里面的绝世美玉,左右脚
的银色高跟长靴上同样刻画着不同的雕纹。
  「呼~ 好久没有恢复过原样了。走喽~ 姐姐别担心,我会回来的,我们大家
都会回来的!「也不知道她在和谁说话。
  某个不知名的地方
  寂静的白色空间突然破开了一条裂缝,米娅从里面跳了出来。
  「嘿呀~ !回来了,阿托贝尔!阿托贝尔!我回来了!」
               第一章完
上一篇:【盘龙驯欲】第一,二章
下一篇:【证道小魔仙】第二十章:旖旎香车,次元迷阵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