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重返少年时】第四章


  当两天一夜的火车,终于到达了父亲顾嘉豪的城市。早已等候在外多时的顾
嘉豪,看到迎面走来的母子俩,按捺不住心里的喜悦,冲过去紧紧抱住了已经半
年没有见到的老婆。顾君文站在一边,看着此时被父亲紧抱着满脸笑容的母亲,
心里觉得很难受。拥抱过后,顾嘉豪看着一旁闷闷不乐的儿子,揉了揉顾君文的
脑袋,带着笑意的问道:「累了吧?儿子,爸爸带你去吃大餐…」说完,一把将
顾君文抱了起来。李清漪看到老公顾嘉豪抱着儿子顾君文那高兴的样子,心里也
跟着十分开心。
  离开火车站,一家人来到了顾嘉豪早就订好房间的旅馆,因为考虑到顾君文
还小可以睡在一起,所以顾嘉豪便直接订了间大床房。母子俩由于太累了也没去
吃顾嘉豪所说的大餐,只是将行李放好以后,出门简简单单吃了些,草草的填饱
了肚子,便回了旅馆打算休息了。
  稚嫩的身体早就累到不行了,顾君文洗了个澡,在李清漪和顾嘉豪连番关心
下,也没多想,倒在大床上睡了过去。睡梦中的顾君文,隐隐感觉到,床在不停
的晃动,父母浅吟低语说着什么,不过早已疲惫不堪的顾君文,并没有醒过来,
反而因为这有规律的晃动睡的更加香甜。等到顾君文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了,看
着昨晚关上的窗户大开着,清风不断从窗外吹进来,一夜舒适的睡眠后,顾君文
的精神状态好了许多。
  李清漪看到顾君文已经醒了过来,便催促着:「儿子,快起来洗脸漱口,妈
妈等会带你去逛超市…」李清漪那面若桃花的气色,绝对看不出她昨晚才坐了两
天一夜的火车长途跋涉来到这个城市,反倒是像刚从美容院做了保养出来一样。
  顾君文看着妈妈李清漪好似换了一个人的精神状态,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妩
媚的劲儿,让顾君文心动不已,可内心深处又有些别扭,说不出来那种感受,只
觉得有些不舒服。等到顾嘉豪买完早餐回来,一家人匆匆吃过早饭之后,便在顾
嘉豪的带领下,开始去往各个超市…
  …一天奔忙下来,顾君文三人都累的不行了,吃过晚饭后,顾君文和昨晚一
样,在父母的催促下,洗了澡早早的就睡了。等待着儿子熟睡过去的李清漪和顾
嘉豪两人,总结着白天去超市的收获,大致能明白超市是如何运作的……
  夜已深。顾嘉豪试探性的唤了几声顾君文,可是跟着父母奔波了一天的顾君
文早就进入了深度睡眠了,自然没有回应。李清漪和顾嘉豪看见儿子终于睡着了,
两人默默的交换了一下眼神,便行动起来。李清漪利落的上了床,仰躺在自己儿
子顾君文的身边,另一边顾嘉豪将所有灯都关掉,房间里顿时黑了下来。
  关掉灯后,顾家豪急忙忙的爬上床,翻身将李清漪压在身下,压抑了半年之
久的欲望,哪里是仅凭昨夜一晚的发泄便能释放出来的?漆黑的房间里,顾嘉豪
看不清李清漪的脸,但李清漪身上那刚沐浴过后的气味,混杂着她独有的幽香,
不断地刺激着顾嘉豪,美人在怀,他哪里还忍得住?
  顾嘉豪低下头,一口含住了李清漪的嘴唇,早就情动不已的李清漪猛烈的回
应着,一时间「唇枪舌剑」纠缠不已,而顾嘉豪的手早就不动声色地滑进了李清
漪的衣服里,一把捏住了李清漪的那一手掌控不了的丰满,爱不释手地把玩起来。
  李清漪感觉到被自己老公不停拨弄的乳头,此时已经充血挺立起来,可是顾
嘉豪的手并没有放过它,轻轻捏住了翘立的乳头,细细捻动起来。
  与此同时,顾嘉豪在李清漪耳边不时的喘着粗气低语着,或用舌尖舔弄着李
清漪的耳廓。当自己乳头和耳朵这两处敏感点失守之后,李清漪的内心深处,不
禁想发出一声长吟。自从被儿子揉弄过后,李清漪心中的欲望便一直疯长着,可
自家男人没在身边,李清漪只能压抑着。本以为昨晚与顾嘉豪一夜风流之后,李
清漪心中的渴望便能减少几分,可事实上并没有减轻她的渴望,反而彻底放开了
她压抑在心中的许久的情欲。
  李清漪感受着自己下体被顾嘉豪刺激着泛起的湿意,透出阵阵空虚感,好渴
望被填满发,可漫长的前戏让已经有些抑制不住的李清漪,她终于主动了起来,
她一边享受着顾嘉豪的舔弄,一边解开他腰间的皮带,脱掉了他短裤,将手伸进
内裤里握住他那根火热的「铁棍」,下意识地撸动起来。看到这么主动的李清漪,
顾嘉豪惊喜不已,要知道结婚几年来,李清漪主动的次数屈指可数。感受到李清
漪的主动,顾嘉豪自然更加卖力起来,他趴在李清漪肚子上,将白嫩的乳肉含住,
舌尖轻挑着乳头吮吸起来。
  一直探索那深幽甬道的手,已经感觉到湿润,顾嘉豪知道时候已到,许久的
前戏尽为此刻,他将李清漪的内裤扒到一边,挺身刺去,尽根没入。突然的刺激
让李清漪「啊」
  的惊叫一声,可她又马上捂住嘴,压抑住自己的声音,因为顾君文还睡在自
己的旁边,李清漪看了看还在熟睡的儿子,回过头对顾嘉豪轻语道:「别吵醒儿
子。」
  顾嘉豪并不应声回答,继续刺入着探不到底的深渊。
  黑暗的房间里,床在「嘎吱,嘎吱」的响动,配合着顾嘉豪的闷哼,和李清
漪的低吟,演奏出一曲春意盎然。
  「爸爸,你在干嘛!」突然房间亮了起来,吓住了这对正低吟浅唱的鸳鸯,
原来不知何时顾君文醒了过来,他拉开床头灯,看到父亲顾嘉豪正压在母亲李清
漪身上,两人袒胸露乳,下体贴合在一起。
  上一世,顾君文经历过许多次的地震,所以当他被床的剧烈晃动给晃醒后,
他第一反应以为是地震了,便马上打开灯,准备跑出门,结果看到自己父母在翻
云覆雨。当顾君文话一说出口,他自己也傻了,这尴尬的场景该怎么办?三人愣
在那里,一时之间,房间安静下来。
  「呵呵……」顾嘉豪趴在李清漪身上,不敢有动作,怕儿子看见那结合之处,
想说些什么可又说不出口,只能尴尬的笑了笑。看到儿子还在盯着自己,李清漪
羞红着脸,强装镇定的说道:「儿子,爸爸在和妈妈开玩笑呢,快睡吧!」
  刚才没反应过来,听到李清漪的话,意识回归的顾君文看到还被顾嘉豪压在
身下的李清漪满脸羞红的样子,心中的屈辱感迸发出来,顾君文一想到自己爱慕
的女人,竟然趁着自己睡着,在自己的身旁被其它的男人抽插,又一次在林娜之
后再体验到的这种屈辱,让顾君文整个人彻底崩塌了,这段时间李清漪用母爱感
化的戾气彻底功亏一篑。
  你不是说开玩笑吗?内心开始走向极端的顾君文听到李清漪的解释,心里嗤
笑着说道,那我就好好开开你的玩笑。「妈妈,我也要玩!」顾君文装作一脸兴
奋的要求到,听到儿子的话,顾嘉豪心中的禁忌感让那甬道中的铁棍不禁跳动了
几下。
  「不行…」李清漪拒绝道,可顾君文此刻怎么还会听她的话,他趴在李清漪
的身旁,含住娇嫩的乳头,吮吸起来。顾嘉豪看着儿子顾君文趴在床上吃着老婆
的奶子,而自己的下身还插在李清漪的体内,气血顿时化作两股,一股往头上涌
去,一股涌向肉棒。
  李清漪感觉到体内那「不速之客」竟又硬了几分,而且越发滚烫起来,好似
一根「烧火棍」一样,快被灼伤的甬道,突然渗出了许多爱液,准备给这炙热的
棍子降降温。顾嘉豪感觉到放着自己下体的甬道里越来越润滑,看着老婆被儿子
舔弄的满脸春情荡漾,不时扭动着身体,嘴里发出一些诱人至极的娇喘,那心中
隐隐的兴奋越来越明显,就好像在他面前正上演着一场母子乱伦的好戏。
  虽然知道八岁的孩子什么也不懂,可顾嘉豪作为大人却不得不往那方面去想,
因为眼前的场景太过淫乱,作为父亲的顾嘉豪的大肉棒放在母亲李清漪的阴道,
而儿子顾君文同时趴在母亲身上吮吸着,被这一幕冲击着当事人顾嘉豪的大鸡巴
早就已经硬得快要爆炸了,必须得要释放出来,顾嘉豪双手扶着李清漪夹住腰间
的腿,缓缓挺动着腰,竟然在儿子面前抽插起来……「不要!」
  李清漪感觉到了顾嘉豪的动作,伸手用力的捏住顾嘉豪的手臂,想要阻止这
羞人的举动,可顾嘉豪怎么会停下,反而冲刺地速度越来越快。而一手揉搓着乳
房,一口吮吸着乳头的顾君文听着李清漪魅惑不断的喘息,脑海中不断回想到穿
越前林娜的那通电话,苦涩!顾君文此刻虽然品尝着人间至美之物,可内心却已
是痛苦不堪…
  …回想过去的顾君文又感觉到床在剧烈的晃动,已经经历过一次的顾君文不
在惊慌,他知道这是父亲在和母亲做爱,向着下体看去黑粗的肉棒在粉嫩的阴道
里进进出出,母亲已经放开喉咙的喊叫起来,全然不怕被隔壁的人听见。
  「嗯嗯…慢点…」李清漪一手抓住正伏在自己胸口的顾君文的头发往自己胸
上按,一手紧紧拽住床单,不断的承受着顾嘉豪猛烈的冲击。「儿子…妈妈的奶
奶好吃吗…以后爸爸和妈妈玩游戏的时候,你也这样吃妈妈的奶奶好吗?」顾嘉
豪抱住李清漪并立的双腿不断得用肉棒,捅入李清漪的最深处,已经兴奋过头的
他,胡言乱语的对顾君文说着。李清漪听着顾嘉豪的话,羞怒至极,他怎么能对
儿子说这种话,
  想痛骂老公一番,可是身体却止不住的颤抖,李清漪感觉到自己快要尿出来
了。十分钟,二十分钟……「爸爸,帮你再生个妹妹,好不好…」已经快到最后
阶段的顾嘉豪继续问着顾君文。「老婆,我要射了…」顾嘉豪加速冲刺着。「啊!
  啊!」两声,一道高昂婉转,一道是低沉闷哼,乳白液体喷射而出,李清漪
感觉到花蕊深处,被高压水枪冲击着,滚烫,冲力十足。终于释放出来的顾嘉豪
抽出有些疲软的肉棒,摊在床上,喘着粗气,累了一天的顾嘉豪,也没有在说什
么,就这样睡了过去。而歇了口气的李清漪,起床去厕所清洗了一下,回来时,
看到顾嘉豪已经睡着,叹了口气,关了灯也睡了过去。顾君文呢?当顾嘉豪胡乱
说着要给顾君文生妹妹的时候,顾君文便放开了李清漪迷人的胸脯,安静的躺在
一旁。
  不断的追问着自己为什么?为什么!我辛辛苦苦的工作却被爱人背叛。为什
么!
  被兄弟戴绿帽子,还想让我养他的孩子。为什么!最爱我的人,我却无法得
到。
  为什么!要让我一次一次体验这失去的痛苦。为什么?重活一世的他竟然还
是别人寻爱之中的调剂,不管是他的好兄弟,还是他的父亲。顾君文转过头看向
自己的母亲,但黑暗中看不清身旁已经睡着的李清漪的脸,但能感觉到李清漪呼
出的鼻息,顾君文就这样看着她,一夜……顾君文心里想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一大早,李清漪就唤醒了顾君文,敢看着他昏昏欲睡的样子,也不敢带着他
出门,便叮嘱了他几句,让他继续睡觉。彻夜未眠的顾君文昏睡了一整天,等到
醒来时,已是傍晚,可是只有李清漪一人回来了。
  「妈妈,爸爸呢?」顾君文问道。
  「你爸今晚要加班,不会过来了,明天我们就回家了。」李清漪整理着行李
随口说着。
  听到回到独自回到宾馆的李清漪说明天就要回家了,父亲今晚加班不会过来,
歇息了一天的顾君文,嘴角浮现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上一篇:【性器按摩师和第三方DNA模拟受精】(三)
下一篇:【性器按摩师和第三方DNA模拟受精】(二)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