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请回答2008】(02)

  「咚咚咚,咚咚咚」,不知道何时我趴在桌上睡着了,而来自桌面的敲击声
把我瞬间惊醒,我无比疲倦的睁开双眼,看见周老师就站在面前,向我展示着她
瘦削的下颌,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环顾四周,包括刘雯在内的大部分同学都不在
教室里,只有前排稀稀落落的几个人还坐在那里埋头学习,我估摸着这是第一节
晚自习下课了。
  我以为周老师会责怪我在晚自习睡觉,没想到她见我惊醒,却低下头来关心
的问道:「你的眼镜怎么那么红,全是血丝」。
  我扯下还挂在耳朵上的耳塞,揉了揉眉头,有一种酸胀的感觉,太阳穴也隐
隐作痛,可能是接收当下的信息太多,头脑超负荷运转所致。但还是假装轻松的
对周老师说:「没事,可能是昨晚没睡好」。
  周老师听我这么说,刚刚还满怀关切的脸立马黑了下来:「是不是又去网吧
上通宵了,你们怎么这么不听话!」
  我茫然的看着周老师,心里感慨女人真是善变的动物,无论在哪个年代都一
样,不过很快我就意识到为什么周老师会这么问了,因为就在两个礼拜前,少年
时代的我和寝室里几个同学爬围墙出去被学校保安逮了个正着,为此还在学校晨
会上做了检讨。我抬头看着她仿佛冒着火焰的眸子,说:「老师,真没有,我就
是感觉比较累,所以趴在这里睡了一会儿,对不起,下次我不会再犯这个错误了」。
  听我这么说,她眸子里的火焰转变为一闪而过的疑惑,清了清嗓子,说道:
「没有就最好,以后要早点休息,不要大晚上还在寝室里瞎闹」。说完转身离开,
留下一个妙曼的背影。
  之后的一节晚自习,我虽然无比困乏,但还是打起12分精神熬过45分钟,
确切的说,刘雯陪我熬过45分钟,为了以防自己再次睡着,我把她的MP3音
量调到最大,单曲循环《死了都要爱》。
  下课的时候,她取下耳塞,轻轻的揉着耳朵,我心想,这小姑娘怎么这么傻,
不想听直接取下就好了,干嘛跟着遭罪——转念一想,所谓「哪个少年不钟情,
哪个少女不怀春」,再联想到此前种种,我忽然意识到这小姑娘可能对少年时代
的我有那么一点感觉,只是当年的我为什么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察觉呢,不过好在
刘雯后来过得还不错,嫁了个靠谱的老公,做着相夫教子的事。
  但我已无心去回忆并整理这些记忆,因为我实在太困了,我随着人潮飞奔回
寝室,找到自己的床位,来不及洗漱,也顾不得整个寝室浓烈的味道,倒头就睡。
在梦里,我隐约听到有人在喊我,有张洋,也有吴小宝刘文明,还有很多其他曾
经在我的生活中出现过后来又离开过的人们,可我实在太困,始终无法睁开双眼。
  ……。
  之后的半个月,我逐渐适应了当前的生活,连同食堂里每隔两天就出现一次
的难以下咽的洋葱,我吃起来也格外的香。每天和昔日的同学们打打闹闹,他们
年轻躁动的荷尔蒙,让我感觉自己并不像2018穿越来的人,而是真真切切属
于这个年代的,尤其是在某个清风徐徐的清晨,我从一场无比舒畅的春梦中醒来
后。
  我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春梦,更别说遗精,成年后的生活我说不上成功,但在
女人方面却一向得心应手,以致于虽然远没有到力不从心的地步,但也时常自我
告诫要克制。而这次的春梦,则让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来自身体内每一个细胞所
迸发的那种欲望,这个年轻的身体,那种需要释放却无处释放的膨胀感,让我从
未如此难受过。
  而寝室的其他人,和我处于相同阶段的少年们,情况并未比我好。这些天,
每天晚上在寝室里听到最多的,除了CS,就是各班好看的姑娘们,喜欢的标准
各异,像刘文明喜欢胸大的,意淫的对象自然而然的是发育稍早的王素丽,谢波
喜欢假小子型的陈芳芳,而吴小宝则直接将周老师作为意淫对象,他们三个竟然
在寝室里比赛打飞机,分别意淫自己心中所想,比谁射的更高,这种无聊的把戏,
虽然寝室里其他人心存鄙夷,但不可避免的都参与到起哄当中来。
  而我,在他们几次三番的比赛之后,猛然破解了心中疑虑多年的难题,就是
在少年时代他们的身高都不矮,甚至在同龄人当中身高还有优势,为什么成年之
后,感觉身高都没什么变化,合着是飞机打多了,影响成长发育。真是细思极恐,
还好少年时代的我,没有参与到这项无聊的游戏。
  在公共浴室里,我着重将下体冲洗干净,看着这稚嫩却发育完好的玩意,我
不禁想到一句骂人的话来,「毛都没长全的玩意」。是啊,在这个毛都没长全的
年纪,我们却有如此多的欲望。
  转眼间就是5月底的周末,按照惯例,我们寄宿生可以回家两天。其实我家
离学校就几站路,但是因为我的父母常年在外,把我送到了学校寄宿,每次放月
假回去的时候,爷爷奶奶就会从乡下过来,他们一辈子都生活在农村,在县城里
待不住,也就是放月假的这两天赶过来看看我,顺便给我做两天饭。
  见到已经去世6年的爷爷,我百感交集,鼻子酸酸的,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
己就要哭出来了,但还是强忍着泪水,而奶奶比我上一次也就是十年后见她的时
候显得年轻得多,背还没有任何佝偻的迹象。这两天我过得很开心,二老显然更
开心,毕竟我已经很久未曾和他们这么亲近了,自从到里叛逆期的年纪,事事与
他们作对,也是让他们操碎了心。
  快乐的时光很短暂,第二天吃过中饭后,二老就要回去,因为奶奶晕车,所
以为了见我,每次都要来回走20里的路。我执意要陪他们走路回去,二老拗不
过,爷爷更是激动的拍着我的肩膀重复着说「长大了,长大了,真是懂事了」。
  和他们一路走走停停的回到乡下老家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我才发现这回家
的10里路这么远,哪怕是我这十四岁的年轻身体,也感觉吃不消,我能明显感
觉到脚底起了几个泡。我拒绝了他们送我去公路边等车的要求,独自一人离开这
个我在很小的时候生活过的家。
  在去公路的途中,我的心里暗暗祈祷,希望能遇到一个刚好去城里的三轮车,
摩托车也行,否则真的是要走路回去,毕竟快5点了,回县城的班车早就停运。
  还没到路边,我隐约看见路口一个熟悉的身影,泛黄的阳光将她的影子拖得
长长的,慢慢走近,才发现是穿着一袭无袖的青白相间带有粉红色印花长裙的周
老师,她穿着一双简便的休闲鞋,和她的长裙显得有点不搭。见我走过来,一改
往日严肃的表情,笑意盎然的的问道:「看你的表情,是不是没想到老师会在这
里」。
  我笑着说:「是啊,老师你怎么在这里」。
  周老师咯咯的笑着,看来今天心情很好,说道:「我老家就在前面十来公里,
刚送我妈回家,看到你陪两个老人从这个路口进去,想着你今天还要回学校上晚
自习,所以在这等会你」。
  听她这么说,我的心里还是颇有意外,虽然这些天我们的关系有所缓和,但
也仅仅是缓和,还远未到改善的地步,毕竟我以前做了太多混蛋的事,用她的话
说,「咱班的流动红旗之所以拿不到,就是因为有你李子旭在」。
  她见我呆在那里,说:「上车吧,不然回去上晚自习可迟到了」,说着转身
示意我跟着她上了路那头的一辆红色的宝马X1。
  一坐进副驾驶,就闻到一股清香味,和她房间里的香水味如出一辙,我问道:
「老师,你什么时候买的车啊,都没见你开过」。
  周老师系好安全带,说道:「买了一年多了,只是一直没开到学校里去」。
  我不解的问道:「为什么啊」。
  车厢内响起孙燕姿的《天黑黑》,周老师一脚油门下去,没想到女人开车也
这么猛,说道:「小孩子不懂这些的,不要瞎问」。
  我说:「好吧」,然后实在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话题,便不再发声。
  一路无语,我的思绪回到穿越来之前的生活,莫名的惆怅起来,竟然有点想
念十年后的生活。直到快到县城的时候,周老师才开口说话:「小小年纪怎么那
么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刚刚那两位老人是你的爷爷奶奶?」
  我说:「是的」。
  周老师继续追问道:「那怎么走路回去,老人家晕车吗?」
  我说:「是的」。
  周老师说:「你怎么成复读机了啊,就会说是的是的」。
  我说:「是的」。
  周老师笑着说道:「想不到你个小屁孩,这么记仇的啊」
  我说:「没有,就是忽然想起一些事,心情不是很好」。
  周老师说:「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讲的就是你们这个阶段,
过去这么一段时间就好了,所以不要想太多了」。
  我说:「其实不是,每个年龄段都有数不清的烦心事,只是我们现在所处的
这个年龄段,不太懂得掩饰而已,甚至还要故意显露出来,以此来博取别人的关
注,年纪大了,懂得掩饰和压制,更没了说的念头,因为到头来发现说了也没用,
还不如自己去山上大吼几声来的实际点」。
  周老师偏过头看了我两秒,她的眼神我读不懂,只听她长叹一声:「哎,为
什么感觉你这段时间变化很多,变得都有点陌生了,我觉得你这个年纪,不应该
有这样的心态」。
  我苦笑着问道:「那应该是什么心态,像个傻缺一样,不停的犯错,被人看
笑话」。
  周老师说:「既然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就要改正,你一直都是一个聪明的孩
子,这点我看的出来,你现在所能做的,就是认真学习,争取将来考个好点的大
学,改变你的一生」。是的,改变我的一生,周老师的话把我瞬间点醒,虽然十
年后的我不算很差,但也说不上多好,既然我有了这么一次机会,为什么不去改
变我的一生,既然我能来到这里,就注定不是为了缅怀我的青春年少,而是要改
变,改变我自己的命运,改变所有身边人的命运,管他娘的蝴蝶效应,管他娘的
平行空间,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重新回到十年后。
  我说:「谢谢你,周老师,我会改变的」。
  周老师听我这么说,兴奋得像个孩子,爽朗的笑着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
你要记得,读书是你们这个年纪唯一正确的事」,说着说着右手竟然情不自禁的
伸过来摸了摸我的头,但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尴尬的迅速收回手,「哈
哈,你知道吗,老师一直把你当自己的弟弟看」。
  我被她柔软的手摸了两下,心情也大好,说:「可我没有把老师当姐姐看啊」。
  周老师好奇的问:「我知道,你把我当老师看」。
  我说:「不是,是阿姨,哈哈」。
  周老师测过头来假装生气的翻了我一个白眼,说道:「虽然我现在34了,
但是被你这个年纪的人喊阿姨,还真有点不好受,时光催人老啊」。
  我哈哈大笑的说:「其实吧,你的样貌压根看不出来三十多了,不知道的还
以为二十五六,不过老确实是老了点,就是思想过于古板,所以你懂的,思想上
是老的」。
  周老师听我夸她年轻,乐呵呵的抱怨道:「那还不是你们,尤其是你,带着
你的那些小弟,成天惹是生非的,你知道我最怕什么吗,就是每个礼拜一我们班
主任的早会,每次都要被教导主任点名,让我天天担惊受怕的,能不老吗」。
  我说:「那些可不是我的小弟,我们都是各玩各的,而且我现在也很少跟他
们玩了,感觉思想不在一个维度,我现在相对更喜欢和老师你交流,没有隔阂,
另外关于以前总是让你被教导主任训的事情,我由衷的道个歉,以后尽量不犯错
误,给我们班争取一面流动红旗」。
  周老师满意的说道:「你还知道流动红旗啊,自从带了你们这个班,确切的
说自从带了你,我就再没有看到门上挂过红旗了」。
  我说:「放心吧老师,保证让你拿到流动红旗,回去以后我一定帮你好好管
着那般家伙,不让他们捣蛋。」
  周老师说:「你呀,先管着自己——不过流动红旗这个学期估计是拿不到了,
还有20多天就期末考试了,你先争取给我考个班级前30名」。
  我说:「老师你这也太小看我了吧,我们班总共才50来个人,考30名哪
能说得出口」。
  周老师说:「哎哟,今天吹牛不上税还是怎么的,你忘了你之前的成绩了」。
  经她这么一提醒,我才想起来自己是个学渣,一直都在倒数10名内徘徊,
具体第几名,要由运气来决定。我咬牙说道:「放心吧,这次肯定不会让你失望
的,要不咱们打个赌,看我能不能考进班级前10名」。
  周老师显然不相信我的实力,说道:「好,你说要赌什么,你考进15名算
你赢,好吧?」。
  我说:「那就一言为定,至于赌什么,等我赢了再说」。
  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回到县城,因为时间的关系,周老师不能将车开
回在市区的家,只得将车停在我家楼下,然后我们二人坐公交回到学校,整个过
程都相当愉快,唯一不爽的是,在公车上,被几个男的贪婪的注视着,让周老师
感觉有点害怕。
  回到学校上完晚自习,正准备前往寝室的我被周老师叫住,她让我随她去教
室宿舍楼,然后叫我在楼下等着,毕竟已经是十点多,很多普通的任课老师可能
已经休息,不一会儿周老师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她将手伸过来,说:「给你」。
  昏暗的路灯下我看不清她手里的什么东西,她似乎看出我的疑虑,没等我问,
就说道:「我刚看你走路一瘸一拐的,估计你今天走路走太远了,脚上起泡了,
这是针和消炎药,你回去拿针把水泡挑破了,然后再涂消炎药」。
  眼前这个女人这般贴心,让我着实感动,要是十年后的我,一个女人对我这
般体贴,我肯定会如恶犬般扑上去,双手抱紧她的头,狠狠的吻她。可惜现在不
行,理智还是把我迅速拉回现实,眼前这个是我的班主任,她只是出于一个教师
对学生的责任。我接过周老师手中的东西,道谢之后迅速离开。
  那一夜,我又做了一个春梦,而这次的女主角不同之前模糊的容貌,是真切
的,对,就是周老师,我梦到自己狠狠的射进她的身体,而她则在高潮之后轻轻
的抚摸着我的头。醒来之后,我感觉意犹未尽,内裤上粘稠的东西让我明白,是
时候开始改变这墨守成规的状况了。
  之后的大半个月里,我认真听课,周边的同学惊讶于我的变化,谢陈吴之流
免不了对我一阵冷嘲热讽,但更多的还是对我的肯定,哪怕之前我欺负过的那些
成绩优秀的同学,在我去请教问题的时候,也不吝赐教,而刘雯,更是全程充当
了我的小老师职责,虽然她的成绩一直徘徊在班级前十左右,但做一个倒数前十
的老师,还是够格的。少年时代难以领悟的东西,兜兜转转十年后回到原点,让
我觉得其实也没有那么难,无非就是死背句子及公式,然后运用句子及公式的过
程。
  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忽然发奋读书,只有我自己知道,既然回到过去,有这
么一次机会,让我可以选择尝试另一种完全不一样的生活,走完全不一样的路,
我为什么要拒绝?
上一篇:【[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八十三)
下一篇:【天使的淫落番外——Sketch(Tara朴孝敏) - 2016】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