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小茗开卡车】(7-8)

                (七)
  一周很快就过去了。周末一大早晓雯的敲门声就吵醒了茗狼,睡眼惺忪的打
开了家门,就被她抱了个满怀。「这样早上一出门就能见到你的日子,好幸福啊,
感觉就好像已经同居了一样。」
  「你没事也可以常来我家玩啊,反正你妈妈她的面馆生意这么火,平时都只
有你在哪里。」
  「我才不要,你把我骗去你家,是不是又想做坏事了,真是不懂你们男生为
什么总是对着女人的身体这么热衷。我们就这样安安静静的一起待着不好么。」
  「可是,我们在做的时候你不觉得我们好像融为一体了么。」茗狼按住晓雯
的小屁股,把她压向自己。晨勃的小兄弟硬邦邦的顶在晓雯的小腹上,在女人柔
软身体的刺激下充满活力的搏动着。
  晓雯被那东西贴在自己小腹上,立刻就明白了那个东西就是茗狼那个插入自
己体内的肉棒。霎的羞红了脸,茗狼的两只手还压在自己的屁股上,无法摆脱。
  「你看看,他有多么想你啊。一感受到了你的气息立刻就精神起来了。」茗
狼看着晓雯害羞的样子不禁想捉弄一下他,腰部挺动起来让肉棒隔着二人的衣服,
在晓雯柔软的小腹来回摩擦。
  「不要……还在外面呢……」晓雯在雄性荷尔蒙的刺激下已经沦陷,自打上
次被茗狼弄到高潮还尿了出来以后,自己总是不自觉的想起那天的感觉。一直到
被那个东西顶在自己身上时,自己的下体竟然有了酥酥软软的空虚感。才知道,
自己的身体并不讨厌那件事情。
  茗狼一只手搂住晓雯的腰,把门关了上来,晓雯没有阻止自己的行为对他来
说就相当默认了接下来的事情。他激动地把晓雯压在门上,双手从她的卫衣下摆
摸进去,里面空空如也,娇小的胸部毫无防备的被茗狼两只罪恶的大手覆盖住。
乳头上的快感直接刺激到大脑,让她依偎在茗狼身上任其宰割。「你这样……总
摸人家那里,会……会长不大的拉。」
  「我觉得你现在这样刚刚好啊,我喜欢的是你,怎么会因为你胸不大就不喜
欢你了呢?」茗狼温柔的舔舐她的耳廓。
  「你总是……偷偷的看对们姐姐的胸部,你从来不看我的……啊~ 」晓雯的
话说了一半,就被茗狼捏住了乳头,轻拢慢捻抹复挑。
  「你是不是吃醋了?」
  「你跟对门的姐姐年龄差距那么大,我为什么要吃醋。」晓雯的目光低了下
去,语气也有些动摇。故意让茗狼听出自己的意思。可是茗狼从来没有真正的去
研究女人的心理活动。毕竟家里的几个女人对他的命令都是绝对执行也不会有半
点怨言的。
  「男人喜欢女人的胸部是很正常的事情啊,我只是看一看,绝对没有想别的。」
  「哼!你还想干什么别的事情!」晓雯听到了茗狼的话,立刻握住了他不安
分的手,不让他继续下去了。「你是不是想要摸惠子姐姐的那里!」
  茗狼的欲望已经挑动起来,那里能被晓雯这个小姑娘阻拦,他把手抽了出来
转而去褪下她的休闲裤。晓雯的白色内裤已经露出了一半,被晓雯及时捉住了裤
子。在茗狼怀里挣扎起来。
  「你不要碰我了!你为什么变得这么好色了!」
  茗狼把晓雯整个抱了起来,丢在客厅的沙发上,捉住了她的两只手让她安分
下来。反而引起了更激烈的反抗。茗狼干脆一只手制住晓雯,另一只手掀起了她
的上衣,俯身下去把粉嫩的乳头含进了口中,用舌头不断地挑弄。任凭晓雯怎么
喊也没有人出现阻止茗狼,秋云早就被下了命令不准在茗狼和晓雯做的时候出来
打扰二人。此刻的她正趴着卧室的门听着客厅二人的剧烈的喘气声按摩着自己的
小穴。
  「茗狼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晓雯看依旧不能阻止他,伸头
去一口咬住茗狼按住自己的手臂。突然袭来的疼痛让茗狼下意识的伸手去反击,
不过下一秒却停下来了。晓雯的手腕已经被自己抓红了,她正梨花带雨的用怨恨
的目光看着自己。茗狼已经习惯了女人的有求必应,忘记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
法,一直到了现在的样子他才懊悔不已,此刻他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了,松开了晓
雯,枕在她的胸口抱着她听着她抽泣的声音沉默不语。
  「你……让我起来。」晓雯推了一下茗狼,没有推开他,加重力道再推了一
次,茗狼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只好先把自己的衣服拉下来。
  感觉到自己的小腿上顶着一个火热的硬物。悄声问道:「你那里这样硬着很
不舒服么?」
  茗狼往上挪了挪,脸贴在晓雯的脸蛋上轻轻摩擦。「对不起。」
  晓雯对这个自己喜欢的男孩也无可奈何,虽然他刚才一反常态那样的暴力,
自己在心中出来害怕并没有生出反感来。也不想就这样真的跟他分开。抱着她的
后背像抚摸一直小猫一样顺它的毛。
  「你可以温柔一些么。」晓雯叹了口气,看着茗狼犯了错诚惶诚恐的样子自
己终究是心软了。
  「你不喜欢,我们就不做好了。」茗狼爬了起来,摸摸晓雯的头。去冰箱里
取了瓶冰水,咕嘟咕嘟的灌了一大口,才感觉自己的躁动有收敛的迹象。回到客
厅,递给晓雯一瓶果汁。两人分坐在两个沙发上,都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饮料瓶。
  晓雯坐到了茗狼那边的沙发上,把果汁递给他「呶,我拧不开,你来帮我吧。」
搂住他的胳膊靠在他的肩膀上,想偷偷的观察茗狼的表情。但茗狼的一脸平淡看
不出一点线索。再低头就看到茗狼两腿间的那个小帐篷。伸手摸了上去,就听到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茗狼赶紧把腿夹紧,调整了个姿势让帐篷收敛一些,把拧好的果汁递还回去,
靠边坐了坐。
  晓雯不肯罢休的又靠了过来「你们男生的那里,为什么会时大时小啊。」
  「因为……有一点外界的刺激、或者是想到了一些色色的事情、又或者一些
奇怪的原因,它就会这样了。」茗狼不知道如何给晓雯讲解男性的生理,敷衍的
讲了讲。「你最好不要贴在我身上,我会情不自禁的想到那些事情的。」茗狼只
是不想要晓雯在凑到自己身上火上浇油了,邪火好不容易被压了下来,如果在被
晓雯刺激又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但话听到晓雯的耳朵里就不自觉地想多了,以为是茗狼不喜欢自己的想要跟
她分开。更加贴了过来,跪在沙发上抱着茗狼的脖子,不让他离开。少女的体香
一丝一缕的渗透到茗狼紧绷的神经里。一点一滴的消磨茗狼的耐力。最终茗狼还
是放弃了理智。抱起晓雯就向卧室走去,一把把她丢在床上,把自己脱了个精光,
瘦小的身材的胯下是一个几乎比晓雯脚腕还粗的红色肉棒高高挺起。还没等晓雯
自己脱衣服茗狼已经扯掉了她的裤子,双腿顶开了晓雯的双腿,扶住肉棒插入了
晓雯的小穴。还有些干涩的肉穴被突入让晓雯吃痛不已,又怕让茗狼再憋回去,
只得咬牙挺住。下体没有在进行运动,茗狼在晓雯的脸上脖颈上如狂风暴雨般的
亲吻着。感觉到茗狼对自己的疯狂让晓雯也放下了心结。抱住茗狼同样用吻来回
应他。小穴也随着主人的变化开始分泌出爱液。下体的哪种空虚感再次袭上了了
晓雯心头,想要一个火热的肉棒来填满它。而茗狼的肉棒就停留在穴口,丝毫没
有想要继续前进的意思。更加搔弄着晓雯的心,此刻她也觉得可能自己对于茗狼
的感受有了一些体会。哪种明明已经到了却又不继续下去的感觉,确实让人心里
不舒服。
  「快插进来吧……」晓雯的声音细若蚊鸣,她自己也想不到这样的话为什么
会从自己口中说出。
  茗狼却听了个实实在在,在爱液的滋润下一点一点的向花芯进发。
  这样的行为更加让晓雯痛苦,就好像在挠痒的时候只一下一下的挠,反而会
变得更加痒。她不想要茗狼这样慢吞吞的,双腿盘在了他的腰上,帮他插进来。
终于顶到了花芯,让她舒畅的呻吟了出来。
  茗狼的动作不断地加快,每一次都能结结实实的撞到花芯。一层一层的快感
袭来,让晓雯此刻也忘记了羞耻,听从自己身体的感觉,叫了出来。这是第一次
所没有的美妙感觉。真的好像让两个人融合在了一起,又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了二
人。闭上眼睛,可以感觉到茗狼身体辐射出的热量传达到自己皮肤上的感受,感
受到对方的每一次冲击。
  在这样的忘我的状态下,一道强烈的快感从下体一直传遍全身。那种想要尿
出来的感觉还未加阻止便已泄出,感觉全身每一个毛孔都活了过来。却又感觉自
己的身体已经不再属于自己。沉浸在快感中的大脑,已经无暇去思考其他的东西
了。晓雯紧紧抱住茗狼,身体不自觉的颤抖着。下体已经泛滥成河,每一次肉棒
退出都会带出一片水花。身体变得极度的敏感,一次又一次的强烈快感让晓雯感
觉已经无法呼吸,意识也开始涣散远去,就好像要死掉了一样,但是那美妙的感
觉又是那么的真实。
  茗狼知道晓雯已经到了,速度慢慢停了下来。抚摸着她帮她慢慢的渡过高潮
后的余波。过了好一阵,晓雯才放松了身体,瘫软在床上大口的喘气,汗水已经
浸透了床单,看着晓雯慵懒的媚态,茗狼的小兄弟更加灼热了。茗狼只好自己套
弄自己的肉棒,一阵剧烈运动后白色的粘稠液体喷射而出,沾满了晓雯的胸部和
小腹。
  晓雯带着歉意的看着茗狼,明明是自己把他挑逗起来的,自己却没坚持到最
后,只能让茗狼自己动手。让她觉得自己十分的不称职,不过此刻全身上下连说
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射精过后的茗狼也倒在了床上,紧紧搂着自己的女朋友睡了过去。
  休息够了的晓雯才从茗狼的怀里脱出,去浴室清洗一下自己。汗液爱液还有
精液在身上十分的不舒服。把自己身上清洗干净以后才回到床上钻回茗狼的怀里
与他面对着面,安然入睡了。
                (八)
  在第二次做的时候晓雯才体会到了肉棒的好,一整个白天除了吃午饭的时间
都缠着茗狼和自己做,不知道已经来了多少次。茗狼买好的一盒避孕套都一天就
被用的一干二净。到了晚上脚步虚浮的坐在饭桌前。江燕看到红光满面的晓雯已
经明白二人发生了什么。晓雯也不再对二人的关系遮遮掩掩,在桌前大大方方的
秀着恩爱,把好吃的一个劲的夹给茗狼让他好好的补充一下体力。席间吃的饱饱
的两人,被打发到房间里去学习了。之后茗狼就只能听到门外传来的女人们嬉笑
的声音了。
  茗狼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晓雯就靠了上来,像一只小猫一样蹭来蹭去。被
茗狼给拉进怀里抱住「让我休息一下吧……我快要被你榨干了。」
  「你欺负我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呢,现在来求饶了。」
  「雯雯,我现在给你道歉还来得及么。」
  「那这次先记下,以后要加倍还回来。」晓雯这才放过了茗狼,回到书桌前
温习起功课来,不时还偷偷的瞄一眼睡着的茗狼。
  没多久,江燕就敲响了晓雯卧室的门,在门外说道「雯雯,我去你晴子阿姨
那里去坐一下,你好好在家待着。」
  「知道了~ 」晓雯不耐烦的说道,怕他吵醒了茗狼,让他回家去了。
  其实茗狼一直都没有睡着,他在来之前就给了三女一个任务,要打探一下江
燕的情况,看看是否有下手的机会。她们把江燕骗到家里自然就是要去排解一下
生理需求。林惠和蒋晴为女人与女人相互满足来现身说法,而秋云则以有夫之妇
的身份来旁敲侧击,保守的江燕虽然也有过那种需求,不过这么多年照顾晓雯还
要忙碌生意,已经没有余力去思考这些了。今天在三人的半推半就之下,终于同
意去试一下,在自己家里又担心被晓雯发现,干脆去惠子家中,毕竟那里道具也
齐全。
  几人来到卧室,一起合力把江燕推倒在床上,本来她还想扯着自己衣服,但
看到其余三女不知何时早就脱得干干净净了,只好放任自己被她们脱光。在她清
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波动,仿佛又回到了少女青涩的时代,对于这种超出自己
认知的事情,怀揣着未知的恐惧与好奇。
  「既然你这么害羞,我们就把灯关了吧?」秋云的胸部压在江燕的小腹上。
舌尖在她的肚脐周围打转。
  「还是……啊……还是关了吧。」江燕的身体已经对性开始陌生,现在的她
全身僵硬不知所措,听到了秋云的提议,立刻答应道。
  然而她们并没有去关灯,而是把一个黑色皮革眼罩戴在了她的脸上。
  「这样就可以了吧。」晴子低头把舌头伸入江燕口中,与她纠缠在一起,不
是发出淫糜的水声、搅拌声。
  「要不我们还是算了吧。」江燕的声音颤抖起来,不知道是被舔弄出了感觉
还是出于对黑暗的害怕。
  「我们才刚刚开始呢,怎么可以现在就走。」惠子打开了一个跳蛋,听到马
达的嗡嗡声,明显江燕的身体抖了一下。随后就感觉到了乳头被震荡所刺激。
  「啊……那里不可以……」江燕一边呻吟着一边想遮住自己的私处。
  秋云已经从小腹转移到了下体,那条茗狼调教的灵活无比的舌头,像一条小
蛇钻入了江燕的小穴里。江燕的双腿不自觉的收拢,把秋云的脑袋夹在中间,搭
在她的肩膀上修长笔直的双腿紧绷,足弓也蜷成一道弯月。
  晴子也与江燕分开,二人在舌尖拉出丝丝缕缕的银线。蒋晴分开双腿跨坐在
江燕的脸上,用手指分开自己的阴唇,暴露出小穴里面已经的淫水已经流了出来,
垂到了江燕的脸上。「你也来试试吧。」
  江燕并没有过这种经验,笨拙的伸着舌尖在外面打转,晴子慢慢的教导她,
该怎么做,才让她掌握了要领。
  惠子也没有闲着,一边揉捏着江燕的乳房一边拿一个按摩棒在江燕的阴蒂上
刺激。在着淫糜氛围的多面夹击之下,江燕泄了出来,淋湿了秋云的脸。
  秋云把嘴边的淫水舔干净,道「你来感受一下,这个东西是什么。」说完,
取出一个假阳具在江燕的小穴口摩擦着。
  「是……是那个东西」江燕被弄得泄了身子,还被拿着假阳具玩弄,此刻还
要说出玩弄自己的是什么东西,此刻的她还无法说出口。
  「你不说出来,秋云姐可不会给你的。」晴子开始捉弄江燕。「你说你的舌
头,现在伸进了什么地方?」
  「你们……我真的说不出口……」
  「没事的,以后我们就是姐妹了,你可以慢慢接受的。」秋云一边抚摸江燕
的玉腿一边拿着阳具在小穴里面抽插。才刚过去高潮不久的江燕又一次兴奋了起
来。压抑不住的叫出了声。
  三女把江燕当成玩具一样肆意玩弄,看着她全身都红透任人采撷的样子,心
理上得到的巨大的满足。
  等茗狼来到房间的时候,江燕正被蒙着眼睛塞着口球铐在了床头,晴子正穿
着阳具内裤在江燕的丰臀后面抽插。看到了茗狼进来,几女悄悄地退了出来把江
燕留在房间里面。此刻的她正在享受愉悦之中,以为她们还有什么新玩法,默默
地期待着。丝毫没有察觉到房间里已经换了人。
  茗狼也脱下衣服来到床上,在江燕的臀部可以清晰的看到晴子留下的手印。
在她两腿间的小穴已经止不住的滴下晶莹的液体,穴口张开随着呼吸节律的收缩。
兴奋中的江燕全身都泛起了粉红色。一边喘息着一边留下涎水。完全不再有高冷
的样子,活像一只发情的母兽。一只手被一个手铐铐在一边床头的柱子上,被迫
跪在那里,把阴部展示给所有来的人。茗狼在那粉红色的水蜜桃上抚摸着,感慨
有着如此美丽臀部的女人竟然没有男人可以欣赏得到。
  感受到了别人的抚摸,江燕开始激动地颤抖,鼻腔中发出轻缓悠长的呻吟声。
在鼓励茗狼进行下一步的行为。茗狼把柜子里的录影机取出来摆好位置。就在床
位正对江燕的下体。再手持一个来到床上,扶着自己已经高高挺立的肉棒,插入
江燕已经泛滥的小穴里面。多年没有被使用过的小穴恢复了紧致,如今被大号的
肉棒插入,正极力的排斥着它。
  「啊……怎么用这么大的……好热啊……好像真的一样……」江燕感觉自己
整个下体都被塞满了,每一个肉褶都被撑开被炙热的肉棒所温暖摩擦。一直顶到
花芯还有一部分没有插入。
  茗狼没想到江燕的阴道比晓雯还要短,这么快就到底了。茗狼开始抽动起来,
被淫水涂抹过无比的油滑,毫无阻滞的在江燕体内驰骋。
  「用力……我的花芯……要融化啊……晴……用力干我吧……」茗狼的真货
可比惠子家收藏的那些家伙好用多了,本来以为在几女的挑逗之下已经体会到了
真正的高潮,但是此刻在茗狼的抽查下,则攀上了一个更高的高峰。双腿舒爽的
已经无力支撑身体,腰肢瘫软下去,茗狼从床头把手铐解下来,拷在她的背后,
得到的解放的江燕软倒在了床上。只剩圆润的臀部挺拔翘起。茗狼也趴在她的后
背上继续抽插。江燕的叫声声声不绝,把嗓子都喊哑了。
  这个姿势下茗狼的插不进去的部分都被臀肉夹住了。也让茗狼敢全力抽插。
  感受到身后的人更加的激烈起来。江燕开始飘飘欲仙起来,所有的理性都被
性欲所吞噬殆尽。那些说不出的淫言秽语都从口中说了出来。此刻的江燕才算是
真正的放开了身心,完全的投入在了其中。茗狼感觉到自己快射了,赶紧拔出来,
夹在股缝间一顿抽动,尽数射在了江燕光洁的后背上。
  被淋了一背的江燕突然惊恐的挣扎起来,但是全身无力还被铐起来的她怎么
能反抗茗狼,只能用带着口球的嘴口齿不清的求饶。
  「阿姨,不要害怕。」茗狼射过一次以后肉棒还坚挺如故,再次插了进去。
「你不是很喜欢这个东西么?就装作只是个按摩棒不就好了。」
  江燕此刻虽然极力的想反抗茗狼,但是身体的反应却暴露了她对于男人的需
求。像一头任人宰割的大白羊一样静静躺在那里。随着茗狼的抽插一起摆动身体。
茗狼看她没有再反抗,就解开了她的手铐,还想去摘下她的眼罩。却被江燕阻止
了。她转过身来,四肢缠上了茗狼的身体,静静地感受身上男子的雄性荷尔蒙,
承受着他的攻势。很快江燕再次到达了高潮,全身紧绷起来不让茗狼再动,身体
一阵一阵的颤抖。缓了一阵后,她捧住茗狼的脸颊,仔细的摸了起来,随后把她
抱在自己怀中埋在她挺拔的双峰里。
  「阿姨,该回去了,不早了。晓雯还一个人在家呢。」茗狼从她的怀里抽身
而出,留下话后,关上了门。等到茗狼走后,江燕才摘下眼罩、口球,一对美目
已经蒙上了水雾,抓起被子盖住自己的脸,抽泣起来。
  茗狼回到卧室以后,虽然这次自己没有用药就征服了自己垂涎已久的单身少
妇,心里却没有一丝兴奋的感觉。反倒有一丝丝的失落,在离开的时候他也听到
了房间里女人哭泣的声音。之前被自己征服的几女,在茗狼心里或多或少是觉得
她们罪有应得,这次的江燕不仅是无辜人,而且还是自己女友的妈妈。
  秋云也回来了,坐到了茗狼的床前,对他转达了一下江燕的话「有过这一次,
我已经满足了。我还要回家照顾我的女儿,可能以后不会再来这样玩了。」
  江燕回到家中里是时,晓雯房间的灯已经关掉了,看来她已经睡着了,自己
走进浴室,用力冲洗着自己的皮肤,一直到搓出了血痕才罢休,瘫坐在瓷砖上,
看着水从自己的身上流下。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周日一早,晓雯又来敲响了茗狼的家门,不过这次开门的是秋云「小茗他身
体有些不舒服,他说怕传染给你,今天就不去见你了。」
  晓雯只当是昨天自己让茗狼累出了病来,关心的问了几句就离开了。
  卧室里,茗狼身边躺着林惠,虽然她看起来还是很年轻的样子,但是在很多
不安心的时候茗狼觉得她比秋云更可靠。秋云在本性上完全没有道德和伦理观,
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自私的人。惠子虽然有时候会乱来,比如说给茗狼下药,但是
大多数的时候她的三观意外的伟光正。
  「你说,如果她知道了我做的事情会怎么样?」
  「什么也不会发生吧,她们母女都是逆来顺受的性格。或许最后会把所有的
错都归咎到自己身上。」
  「那……我现在该怎么做。」
  「什么也不用做,就保持这样吧。当成是你和江燕阿姨的秘密。」
  「那……」
  「不要问这么多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不要再去后悔了。」惠子吻上了茗
狼不让他继续再问下去,温柔地抚摸着他。
上一篇:【小茗开卡车】(1-3)
下一篇:【小茗开卡车】(6)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