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看不见的爱人】【7】与女老师的激情一夜 & 即将成功的配种计划

              看不见的爱人7
  刚从大牛家出来,我就接到了来自崔梦婷的电话。
  除了相约吃饭时有通过电话,其余时候我跟她都是通过社交软件联系的。实
际在工作日中,我也只有中午和傍晚的间隙时间能跟崔梦婷闲聊一会。
  现在是晚间九点多钟,女性给未确立关系的男性打电话,多半出于两种心态,
急迫或真诚,也可能是两者都有。
  我稍微思考了几秒后,接通了崔梦婷的电话。
  「喂,崔梦婷?」
  「喂,小杰?你……你现在有空吗?」
  她的声音很轻柔,甚至有那么一点点虚弱。
  「嗯?怎么了?」
  「呃,我……」
  崔梦婷说话支支吾吾的,一副有心事的表现。
  虽然我基本知道她的心中所想,但我要保持的身份是「局外人」。只能看破
不说破,始终拿捏好分寸。既然不想冷眼旁观,那就要做到八面玲珑。
  「我现在刚好有空,你在哪里?我去找你吧。」
  「好。」
  崔梦婷生性善良,性格单纯,遇到被人胁迫的情况,肯定是手足无措,慌乱
不迭。而最嘲弄人的地方在于,崔梦婷真心实意地想要帮大牛,而大牛费尽心思
地想要操崔梦婷。
  这样邪恶的因果报应逻辑,猛烈冲击了崔梦婷的认知。这么些天的时间,估
计崔梦婷仍旧没想明白,自己奉献无私的爱,怎么就落得个沦为性奴的悲痛下场。
  她在她家附近的公车站台等我。猜想她已经很难独自承受心中的负担,想要
有人能够给予她安慰。所以她才会行之家门而不进。
  微凉的晚风,飘动的裙摆,昏暗的路灯,静谧得令人神伤。看到我的到来,
她微微低下了头,捋了下正随风飘动的头发,让人看不清面容,但似乎没有笑容。
  「看你有些不开心的样子,想去哪放松一下?」她上车后,我问道。
  「要不你带我去喝酒吧。」她眼神略微呆滞地看向前方。
  「喝酒?去酒吧吗?」
  「都可以,今晚我哪都可以跟你去。」
  崔梦婷话中有话,寥寥数语就把约我出来的行为底线做了摊牌。
  我带她去了我最熟悉的一家酒吧,两人并排而坐。我为她点了杯白色俄罗斯,
咖啡的香和奶油的甜,外加上少量的酒精麻痹,或许能让她的情绪有所缓和。
  「你常来这里喝酒吗?」
  「也不是,只是偶尔会跟同事或者朋友一起来。」我喝了口酒。「你呢?有
到酒吧喝过酒吗?」
  「没有。」她摇摇头。「这是第一次。」
  说罢她双手拿起面前的酒杯,嘬饮了一口。
  见她这般拘谨可爱的模样,我又是喜欢,又是痛心。我故意挑了些轻松愉快
的话题,再绞尽脑汁将幽默诙谐发挥到极致。只为博她一笑。
  别的男人这么做,为的是一夜春宵。我这么做,多半原因只是出于对她的同
情。
  十来分钟后,我终于让她短暂放下心中的苦痛,享受此时此刻的欢乐时光。
  酒吧之内流光溢彩,觥筹交错,以及形形色色的男女,眉来眼去的挑拨。被
催生出的情欲在我们之间暗流涌动,藏于一颦一笑中,匿于一言一行间。
  「你喝了酒,等会是开不了车了吧?」她的头微微低下,
  「没关系,叫代驾就可以了。」
  她突然凑到耳边。
  「今晚别走,就陪着我,好吗?」
  我没说话,只是盯着她看。她的话充满出露骨的性暗示,但她表现出来的样
子却是个羞涩的小女孩模样。一副纯情少女偷看成人录像的真实写照,既害羞又
渴望。
  男女约会中,男人想法设法地取悦女人,为的就是等女人点头答应的这一刻。
  我也渴望尝试两情相悦的滋味,摆脱阴暗角落对我的束缚,但这真的有悖于
我的初衷,也可能让本就混乱的局面更加难以收拾。
  可是我也有足够充分的理由接受她的邀请。她所面临的困境完全是因我而来,
她却又在虚弱无助的情况下投靠于我,她「认贼作夫」的行为让我阴暗的心灵受
到了强烈的刺激。
  这或许就是大牛在胁迫崔梦婷时,所能感受到的快感吧。崔梦婷会痛恨大牛,
却对我充满了感激。这是大牛一辈子都参不透的东西,不知道他有何能耐敢违背
我的意志。
  崔梦婷虽然单纯,但迷奸她时我已经知道她并非处女之身。她是个在众人面
前展示恬静外表,在喜欢的人面前暴露燥热内心的女人。她都不介意多被一个男
人操,我又何必举着善良的面具伪装真实的自己?
  我们找了家附近的酒店,办理了入住手续。
  一进房门,我便拉着她的胳膊,将她揽入我的怀中,深情地看着她。
  她也很配合,左手搂住我的脖子,与我相拥而吻。彼此的舌头缠绵交织在一
起,激情澎湃的情绪迅速升温。
  我一手放在她的翘臀上,一手放在她的后背上,左右磨蹭,上下交替。她的
呼吸突然变得急促,吐出舌头,一副如饥似渴的下贱模样。
  我撩起她裙子,双手捏住她的肥臀,把玩得爱不释手。她也「不甘示弱」,
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我,手也已经放在我的裆部,又搓又揉。
  我将我的上衣脱掉,她则动手要解开我的皮带。崔梦婷毫不掩饰浴火的熊烈,
更不在乎安静矜持的淑女形象。
  「你动作那么熟练,是不是以前跟别人也经常做?」
  「你说什么呢?」
  她一掌拍在我的胸口,云娇雨怯的模样,很是招人怜爱。
  我紧紧抓住她的手,用略带命令的口吻说道。
  「帮我舔。」
  「嗯。」她抿着嘴点点头。
  她扶着我,抬脚脱掉高更鞋。然后跪在我面前,将肉棒从我的内裤中掏出,
用手握住,撸了几下,随即将我的肉棒送入嘴中。
  在崔梦婷温润的口腔的包裹下,我的肉棒异常舒服。吮吸时的低压抽离感非
常过瘾,也像极了肉棒在她屄中抽插的感觉。但在视觉感官和精神刺激上有过之
而无不及。
  看着身下的崔梦婷,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征服快感。她为了取悦于我,不惜忍
受「胯下之辱」。还有她舔舐我的睾丸和肉棒是抬头看我的眼神,让我更加享受
这种居高临下的支配感。多希望有朝一日,身下的那人能换作是庞卿。
  看着我自己彻底勃起的肉棒,愈发觉得「雄伟」。能够近距离观察它的崔梦
婷,更是满意得不行。
  她站起来,一手搂住我的脖子,一手继续握住我的肉棒。
  「感觉大吗?」
  「大!」
  「想被它肏吗?」
  「嗯哼~ 」崔梦婷难为情得不愿回答。
  「不愿意那就算了。」
  「人家愿意嘛,人家愿意被你的大肉棒操嘛。」
  此时的崔梦婷完全像是另一个人,开放主动,又有些淫荡下贱。
  我的手从她身后入侵,直达她两腿间最私密的部位。
  「啊!都湿了。」她咬着嘴唇,娇羞中带着挑逗。
  「想不到你这么骚。」
  我让她扶着门,撅着屁股背对我。我脱掉她的内裤,搂着她的腰,从身后直
接插入。
  「虽然是我害了你,但也是你心甘情愿地选择以德报怨,上门送逼的。就怪
不得我了」我心想。
  肉棒缓慢插入,直到整根肉棒完全进入。她不禁地叫了一声,随后下意识地
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被外人听到。
  她的屄内早就淫汁泛滥,我的肉棒在她屄内自然像是「如鱼得水」。抽插二
三十下后,她屄内多余的空气就已经被全部排出。之后肉棒的每次撞击,都伴随
着她阴道壁的快速扩张和收缩。
  本就情深意浓的两人,轻易地就被深层次的肉体碰撞弄得神魂颠倒。同时我
的右手握住她的奶子,嘴唇吻住她的耳朵。她脸贴在木门上,纵情呻吟。
  「啊……啊……啊……」
  现在的她反而希望从门外路过的人能够听到她的声音,试图向陌生人们炫耀
她在性爱中体验到的巨大快乐。
  「啊……呜呜……呜……」
  我的右手握住她的奶子,嘴唇吻住她的耳朵。她的呼吸很急促,双手扶着门
框,把屁股翘得更高了些。
  我蹲下来,双手捏住她的屁股,将脸埋在其中,想用舌头品尝她下体汁液的
味道。先用舌头撬开两瓣肥厚的外阴唇,舌尖再借机钻入其中,舔舐藏匿其中的
粉嫩小阴唇。
  她伸手摸我,嘴里伴随着酥软的呻吟。
  「啊……啊……」
  舌头从她下体拿开时,我的舌尖与她的下阴之间拉出一条明显的丝线。在灯
光的照射下,宛如流星般,很短暂,但闪亮得足够美丽。
  「我们到床上做。」
  「好的。」
  我把她带到床上,让她平躺着,双腿打开。我则用手指插入她的屄中,就像
在挑动她那脆弱敏感的心弦一样,刺激着她阴道内的神经末梢。
  「啊……里面是不是好多水呀?」
  她右手搂住我的脖子,半眯着的眼睛透露出身体的满足和内心的急迫,继续
跟我索要亲吻。
  我将她抱起,让她坐在我的大腿上。撩开她的头发,动手脱掉她的上衣。当
她那副巨乳再次呈现在我面前时,我情不自禁地含住她的乳头,无法自拔。
  「你的奶子真的好大啊!」
  抬头看她时,她一脸母爱得到释放的满足感,嘴中的乳头也变得突出。
  「啊哈……啊啊…」
  她突然将我推倒在床上,随后整个人压在我身上,兴奋得想要反客为主。她
开始亲吻我的嘴,亲吻我的胸,最后再次握住我的肉棒,含入嘴中。
  较一开始,这次的她动作力度更大,速度也更快,口交的过程中吧唧作响。
  我示意她调整身体的方向,与我摆出一个六九的体位。她继续含住我的肉棒,
而我则用舌头挑逗她的下阴。在我舌头的接连攻势下,忍受不了强烈刺激的她把
我的肉棒吐出,不停地呻吟。
  「啊……啊啊……啊啊……」
  我身体一抖,让肉棒通过惯性直接拍打她的脸上。
  「快含住我的肉棒,别停下来。」
  「嗯。」
  被肉棒堵住了嘴巴的她,只能从喉咙发出嗯嗯呜呜的声音,听不出是委屈还
是满足。
  她突然坐起来,迫不及待地想将我的肉棒再次送到她的屄中。或许是因为之
前一系列的铺垫,这一次肉棒插入时,她的反应更激烈,由之前的放声呻吟,晋
级为现在的纵情浪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还没能坚持个两分钟,她就身体一软,瘫躺在我怀中。我把双手绕到她身前,
紧紧地抓住她的双乳,用力地揉搓。
  「你这骚逼的奶子真是百玩不腻。」
  「求求你别叫人家『骚逼』了。」
  我将腿收起,脚踩在床垫上。借助大腿和腰腹的力量,完成肉棒在她屄内的
快速抽插。
  「啊啊啊……」她发出声嘶力竭的叫喊声。
  「再问你一次,你是不是骚逼?」
  「啊……啊啊……我是骚逼,我是大骚逼……啊……啊……」
  想不到崔梦婷也能从作践自己中找寻到快乐,只是为了取悦喜欢的人才这样
做呢?还是有着发展成为受虐狂的潜质?
  这样的体位瞬间消耗了我大量的体力,不得不立即换个姿势。肉棒在从她的
屄中拔出后,分明看到液体从她两腿之间滑下,滴落在我的肉棒上。
  这次依旧是她上我下,这一次是她面对着我,直身坐在我的肉棒上。伴随着
她身体的上下运动,她秀丽的长发,挺拔的双乳,都摆动得是那般好看。
  原来女人陶醉的样子是这样的性感,这样的妩媚。猜想,如果面前那人是庞
卿,我估计我不是心跳骤停,就是脑溢血,兴奋得立刻死掉好了。
  当崔梦婷的身体达到最高点后,借着地心引力,再向下做加速运动。肉棒完
全插入时,肉棒与她的屄的相对速度也达到最大。同样是激烈的肉体碰撞,同样
是理论上的密闭活塞,不同的是,这个体位比我直接用肉棒猛烈轰炸她的屄效果
更好。
  原因也很简单,肉棒完全插入时,她屄内的空气快速流向她的子宫。与此同
时,她的子宫有向下运动的惯性,两股能量交汇,产生剧烈反应。不光是阴道壁
的急需扩张,就连子宫都要像气球一样,微微膨胀。这一切都可以从她那撕心裂
肺的叫喊声中得到证实。
  「被我的肉棒操得爽不爽?」
  「啊啊啊……爽!太爽了!啊啊……要死了!啊……啊啊啊……」
  由于巨大的刺激,她的身体平衡开始变得不稳,只得保持蹲着的姿势。我自
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扶住她的身体,从下至上的发力,想的是抓住这个机会,
乘胜追击,彻底击垮她的羞耻底线。
  「我要把你的骚逼彻底操烂,最后在把你直接操死!」
  「啊哈……不要啊……」
  「你自己送上门给我操的,现在还敢反悔?」
  「不……不是的……」
  我放弃「小平快」的抽插模式,转而使用「蓄力一击」的抽插模式。正所谓
「小平快」就是幅度小、速度平均、频率快,而「蓄力一击」则是如同打铁用到
的液压锤一样,缓慢地移动到最高点时完成蓄力,然后快速有力地砸下,坚实有
力,掷地有声。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步枪中的全自动和半自动模式间的切换。
  她张大着嘴,顿时就失语了。
  「还敢不敢顶嘴了?」
  「嗯哈……嗯哈……」刚刚缓过些神来的她只得长音。
  「看你那一副要死的样子?还在怀疑我不能直接操死你吗?」
  「嗯哈……不……不要……」
  「还敢顶嘴吗?」
  「不敢了……不敢了……」
  「还有呢?」
  「还有,还有……是我送上门给你操的,啊啊……操……操死我可以。」
  「真是个骚逼。」
  随后我让她趴在床上,屁股微微翘起。而我则半压在她身上,从后面插入,
嘴吻住她的侧脸。
  她似乎也很喜欢这个被「征服」的体位,从她的反应中可以看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侧着撑起身体,伸出舌头向我索要吻。
  数分钟之后,我将肉棒拔出,上面沾满了乳白色的泡沫。
  我示意她换个姿势。她撩动了下头发,将身体翻过来,双腿打开,平躺在床
上。
  肉棒再次插入时,她的表情依旧陶醉,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我则用尽剩下的
所有力量,全力轰炸她的嫩屄。伴随着一股热流涌出,我将精液射到了她的身上。
  一起都结束后,我俩身疲力竭的躺在床上,最后相拥而眠。
  清晨醒来,早已激情退去的我们都显得有些尴尬,毕竟前一夜的举动都太多
疯狂,说了那么多粗鄙下流的话。
  彼此沉默着洗漱,穿戴衣物。我开车送她去学校,最后作别。
  这个月剩余的几天,崔梦婷没再主动约我,大牛也没再主动找我。而我也把
所有的时间精力都放在了庞卿身上,以及对配种计划的准备,把大牛和崔梦婷这
一茬子破事完全搁置到脑后。
  时间走得更慢一些,我就有更多的机会凌辱庞卿。时间走得稍快一些,我就
能让庞卿更早地怀上我的孩子。但不管如何,该来的始终会来,出发去上海的日
子如期而至。
  公司里的几个领导和同事都乘坐的是同一班航班,在候机的时候,周凌霄习
惯性地跟我混在一起,而胡啸又在找机会跟庞卿聊些什么。
  因为是非工作时间,庞卿的穿着与以往也有些不同。黑色的修身连衣裙,收
腰包臀,七分袖,裙摆与膝盖同高。虽然风格偏时尚,但是气质仍旧高冷。庞卿
这次选择不穿丝袜,直接将自己顺滑紧致的肌肤和纤细完美的曲线展露出来,简
直是在对其他女性进行蔑视和炫耀。
  登机之后才发现,我竟然跟庞卿的座位是挨着的。而坐在我另一边的正是周
凌霄。
  我不禁因为一个巧合而笑了。
  「看来老天爷也知道,我跟身边的两位女士即将要进行一次轰天动地的双飞
淫乱。这样的预言方式,我很喜欢!」
  由于身旁坐着的是庞卿,周凌霄似乎也没了要找我聊天的想法,拿出pad
看剧。而我一直都在纠结,是否该主动找个话题跟庞卿拉近些距离。毕竟她马上
就要怀上我的孩子了,两人表面的关系还是这样冷漠的话,未免让人觉得有些奇
怪。
  「庞主管,你也喜欢看三毛的书吗?」
  看见庞卿端着三毛的《温柔的夜》,我便借题发挥,主动与她搭话。
  「是呀。」
  庞卿抬起头看我,面露浅浅的微笑。
  「说起来你跟三毛确实有几分相像,也难怪你会喜欢看她的书。」
  我的这番话似乎挑起了庞卿的兴致,她再度抬头看我。
  「是吗?」
  「难道你自己没有觉得吗?三毛她独自漂泊异乡求学,用自己乐观浪漫的思
维解读困苦,追寻自由自在的灵魂,渴望纯粹真挚的爱情。这些东西都能在你身
上找到些影子。」
  我说到这里的时候,庞卿笑了。
  「你有这么了解我吗?」
  「其实我也只是主观论断,随口这么一说的……」
  确实,我的那番话说给一个雷厉风行的女上司听,不是文艺味太浓,显得太
做作,就是有些油嘴滑舌,故意讨好的意味。
  「我很喜欢她,但我不是她。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夸奖。」
  庞卿渴望拥有三毛和荷西的爱情,但肯定不想经历三毛的悲惨遭遇。见她低
头继续默默地看书,我不好意思再打扰她。
  上海刚下过一场雨,天空还有些灰暗,但空气却很清新。
  到了酒店,我以大家都已经舟车劳顿为由,主动揽下了帮庞卿、周凌霄等同
事办理入住手续的活计。我自然不是出于好心,而是为了复制庞卿和周凌霄所入
住房间的房卡。
  我有意先办理庞卿和周凌霄的房间,在她们的房卡办理完成之后,偷偷地将
磁卡塞进我的背包内。用背包内的读卡器读取磁卡中的所有信息,在这之后,找
个空荡时间将读取来的信息导入空白的磁卡中,就算是成功地复制了她们的房卡。
  入住手续都办理完毕,大家把各自的行李物件都放置好后。我们就在下榻的
酒店里,一起吃了晚饭。由于饭桌上都是些领导同事,所以气氛难免有些压抑。
  吃完过后,周凌霄便要拉着我去到处逛逛。
  经历了与崔梦婷的激情之后,我似乎喜欢上了两情相悦的感觉,如果还能够
谈情说爱那就更好了。周凌霄虽不是我的恋人,也并非我的挚爱,但与她相处的
时光也可以让我多些幻想的空间。
  我跟周凌霄晃荡在雨后的上海,穿梭在热闹的人群。看着她甜美的笑容,让
我更加期待与她的交合。这也给原本就丰富多彩的配种派对,增添了更多的看点。
  虽然我已经是迫不及待要开始这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但不是今晚上。这一
次的客观情况下,以往的常规迷奸套路不再适用,一方面我很难在酒店房间内找
到容得下我的安全藏身处,另一方面,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也很难脱身。
  我们在上海只会呆一天两夜,时间不多,所以才要保证万无一失。浪费了今
晚的时间固然可惜,但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配种派对的机会如此难得,
更需要按照原定的周密计划执行,才能够确保让庞卿和周凌霄都怀上我的孩子。
  没有庞卿的夜很是难熬,憧憬周凌霄的心很是悸动,我跟她们也只不过隔着
几堵墙而已。但此时的我最需要的是良好的休息,养足了精神才能赢下明晚的
「大决战」。
  第二早,等所有人都下楼,准备前往活动会场时,我找了个忘拿东西的借口,
偷溜入庞卿和周凌霄的房间。我对她们房间的门锁做了手脚,让它无法进行反锁。
  冰箱中的牛奶是庞卿在前一晚从超市中购买的,我熟练地往里掺入了迷药。
  一切完毕之后,才自行打车前往活动现场。
  出席较正式场合的活动,庞卿还是那身最常见的OL打扮,但脸上却化了比
往日更精致的妆容。庞卿出现在活动的会场,迅速收拢了许多人的目光,甚至成
为了部分人低声议论的对象。
  「你穿正装也挺帅的嘛。」周凌霄嬉皮笑脸的调侃我。
  「还行吧,你也跟往时不一样。」
  多以文艺范和少女系风格示人的周凌霄,今天穿的是正装制服,确实让我眼
前一亮,也让我的肉棒不自觉地微微一硬。参演今天深夜的激情大戏的女二号都
如此诱人,作为集导演编剧主演于一身的我,自然是喜出望外的。
  「你怎么老盯着我看?」
  或许是经历了与崔梦婷没羞没臊的一夜激情之后,我在女孩子面前也开始不
自觉的喜欢使坏。
  周凌霄瞟见我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立刻面露羞涩和不自然。
  「你的眼妆是自己化的吗?」
  「是呀,有问题吗?」
  「呵呵。」
  「你笑什么啊?」
  「说实话你化这样的妆,我都差点认不出是你了,真的很好看。」
  周凌霄一手捂住自己的脸颊,把头又扭了回去。
  「谢谢!」
  虽说周凌霄今日的穿着打扮,让她在气质上更加向庞卿靠拢了,但实质上还
有较大的差别。像庞卿这样气势凌人的女人,落座后的坐姿肯定是身体后倾,两
腿交叉。而周凌霄就显得拘谨得多,上身虽然笔直,但两腿并拢,歪向一边。
  除此之外,周凌霄偏瘦的身材也让她在气质上要略逊一筹。视觉感官上,周
凌霄的两腿要更细更长,但却少了像庞卿那样从胸到腰,从臀到腿的凹凸曲线,
气质韵味等方面自然是大打折扣。
  当然,抛开这样狭隘的审美规则,周凌霄的腿还是极好看的。
  坐在周凌霄的旁边,眼神从她的脸上移开的话,自然而然会转到了她的腿上。
  她也很聪明,特地选择小一号的包臀裙,原本就纤细的大腿被包裹和修饰得
更加性感。
  好想看看躲藏在周凌霄两腿之间的屄是什么模样,当然也不光是看,更重要
的是「一探究竟」。
  目光上移到她瘪平的小腹上,再想到不久的将来,就要因为怀有我的孩子而
变得微微隆起,肉棒不禁又膨胀了一些。在那皮肉之下的子宫,它即将迎来它诞
生之后的一次神圣升华。我支配着这个女人,支配着生命的孕育和诞生。我不是
个卑鄙残忍的掠夺者,我是个至高无上的造物者。
  白天的活动过于程序化,所以也显得有些无聊。好不容易才熬到了结束,我
们都回到酒店稍作休整,换上准备好的礼服再前往舞会地点。
  庞卿身穿的黑色礼服,我曾在她的衣柜中见过,很喜欢。礼服的设计完美的
附和庞卿身材的曲线,露背深领的设计完美的展露庞卿肌肤的白嫩。端庄优雅,
完美无瑕。
  当初没让庞卿穿这身礼服,就是因为这礼服的裙子太长,穿上后根本没办法
操她。这下也好,算是弥补上了我的一个遗憾。
  庞卿挽着我的手,走入到舞会现场。这是在她清醒的状态下,我们俩首次近
距离接触。我能闻到从她身上弥漫出的迷人香味,肉棒再次不老实地硬了一些。
  脑海中旋转的满是她曼妙的身姿,多想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狠狠地捏几
下。
  挽着庞卿走入人群当中,吸引了许多人的羡煞和嫉妒,我的内心很小人地暗
爽了一把。
  音乐响起,我抓起庞卿的手,搂住她的腰,与她翩翩而舞。她的舞姿很优雅,
顿时觉得她又多了种古典的气质。
  庞卿真是个超凡的女子,纵使你迷奸她再多次,对她的身体再如数家珍,但
当她站在你面前时,你仍旧会觉得她神秘莫测。
  「庞主管,今晚的你真的是美若天仙。」
  我就像是着了魔一般,突然大胆地盯着她看,不禁地说出了这么句话。
  「谢谢。」
  庞卿微微笑了一下,看不出欣喜,甚至有些尴尬。对她说这种话的人,我不
是第一个,也肯定不是最后一个。她自然不会因为这习以为常的夸赞而对我产生
好感。或许她早就看穿了我对她的爱慕之情,也无需我表现得如此露骨直接。
  几个小时后,她就将怀上我的孩子。跟她独处的机会如此难得,我又怎能吝
啬对自己女人的赞美?
  一支舞曲奏罢,胡啸就厚着脸皮凑到我跟庞卿身边,无视我的存在,找庞卿
聊天。音乐再度响起,胡啸邀请庞卿共舞一曲。出于礼节,庞卿没有拒绝。
  事到如今,这家伙竟然还敢对我的女人想入非非。最可恶的是,胡啸竟然在
跳舞的过程中,把手故意放得很低,身体故意贴得很近。这完全是在性骚扰,想
不到这家伙已经这样肆无忌惮了!真的恨不得冲过去暴打他一顿。
  等舞曲一结束,我便上前挽住庞卿的胳膊,将她带离。我回头瞟看胡啸的眼
神中也满是鄙夷和不屑。
  「庞主管,你跳得真好!」
  「呵呵,你差不多一晚上都在夸我了。不过还是谢谢你!」
  庞卿立刻明白了我此举的目的,所以一切都表现得很自然。
  不过确实要感谢胡啸,他的所作所为,也让我有机会打开了庞卿的话匣子。
  从三毛到旅行,我终于能够跟庞卿聊上许多。
  对于庞卿而言,或许我比胡啸要「安全」得多。但讽刺的是,她认为对她
「安全」的人,实际上是最「危险」的那一个。没人能像我一样,能够彻底地掌
控她的身体和阴道,以及子宫和生育权。但让她生下我的孩子就是终点吗?就是
我最后的目标吗?
上一篇:【迷奸】第一章
下一篇:【老赵家事】(1-2)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