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欲念之身】(49-55)

               第四十九章
  这一天满脑子都在想这些,又是下班时间还没到,我就跑了。
  这次我没敢回家,虽然我的身份还没暴露,可还是害怕被人发现,回到丽姐
家。
  一进屋看到王海这小子居然早就回来了,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丽姐丰满的身
体。俩人各忙各的,看了我一眼,都不理我。王海忙着稀罕怀里这个宝贝,而丽
姐则坐在他怀里工作。
  她的工作是啥?
  拉皮条呗。电话不停,基本都是皮条客的业务,下午这个时间很忙,听得出,
她的业务从高管政客到贩夫走卒,全不在话下。之前对她的印象,以为只是她只
是退休老鸡,带几个小妹子招嫖,如今看来,这个女人可不简单。短短几分钟的
电话,听得出,她手下的龟公约有20多个,有人负责开车接送,也有人负责在
大场子里拉客,「小妹妹」数量就多的不得了了。有那天我们光顾过得失足少妇,
也有高端的学生、嫩模,甚至连老毛子和外围(那时候还没这个称呼)都联系的
上。介绍的范围,从商政交往到站街洗浴都有,还有些妹子本来是洗浴中心大场
子的头牌,下了班也能给挖出来做兼职,估计也没少从常姐的手中套资源。
  想到常姐,跟这个女人到底是多深的交情,在长春,似乎是最信任的朋友,
常姐涉足风月场多年,是老鸨界的名人,而丽姐也是鸡头中的战斗机,两人惺惺
相惜是理所当然,只是单纯的同事关系能发展到过命这么信任么?
  客厅被这两个鸟男女占了,我在餐厅的凳子上吹了一会儿空调,见每人理我,
准备去上个厕所,这时,常姐从房间里才出来,清瘦的脸上,挂着安慰的笑容,
还是早上那一身短衣短裤,出门的时候关了房门,像是怕吵到里面做作业的孩子。
也是,丽姐这满嘴跑火车,又说的都是拉皮条的话,实在不适合给孩子听。
  常姐坐到我旁边,也不打扰丽姐的工作。
  「我得在这住几天,然后再想想办法。」常姐说到。
  「嗯,我……过来看看,一会儿……就回家。」
  「那你小心点。」说着站起来到茶几上拿了一张照片过来,又说:「这个胖
子就是老钱,见到他留个心眼。」
  我接过照片,只见照片上是一个酒桌的一角,中间一个秃顶的胖子,喝多了
脸有点红,一只手搂着
  一个稍显丰满的熟女,另一只手举着酒杯,酒杯的另一侧还有一个喝多了的
男人。
  这个女人看上去有点面熟。
  「这女的是……丽姐?」看着照片我惊讶了,老钱搂着的这个女人,尽管看
上去也有些丰满,但显然要比眼前的这个丽姐瘦很多,而且温柔害羞的表情跟这
个满嘴爹妈、放浪不羁的丽姐相差甚远,可是这靓丽的五官、波浪的长发,就是
丽姐没错啊。
  「嗯,就是她」常姐默默的回答一句。而抱着丽姐的王海也似乎「少见多怪」
地瞄了我一眼。
  「丽姐跟老钱……?!」
  「这照片都好几年了。」常姐并没有回答丽姐和老钱的关系,只说明了照片
上的熟女为何变成了眼前的老妇。
  丽姐就坐在那打电话,我没再问下去。
  我起身离开丽姐家,就如我是局外人一样,昨天的付出,似乎还并没有像王
海那样得到信任,至少没得到女人,也许她们需要的正是王海这样身强力壮,下
床能扛枪,上床能打炮的男人。
  回家,一切都如没发生过,常姐家的门是关着的,跟昨天离开时一样,似乎
也没人来过。回自己家,似乎又回到了那个上班混日子,下班打游戏的平凡青年,
下意识的开了电脑,开了游戏,把一切都沉浸在平时的生活中,直到半夜很晚,
才发现自己从下班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
  这个时间了只能出门到小卖部买点啥了。下楼才发现时间太晚了,小卖部都
关门了。这时候才缓过神来的我,好像饿的很厉害,没办法,再走远一点吧。市
郊很冷清,走了接近二里地路才看到有个路边烧烤,坐下来要了几个烤串,两张
烤饼,俩腰子,几串豆腐卷,又要了一瓶啤酒。
  我住的这片是老住宅区,离我上班的保材厂步行也就20分钟,这附近的房
子大多都是平房,我住的小区是前几年新建的楼房小区,我当时找了很久,才找
到个像样的房子住。这一到了晚上,清净的跟坟地似的,平房区又没啥人,所以
吃个宵夜也要走很远。
  啤酒又要了一瓶,想着昨天出这么大力,结果并没人拿我当回事,越想越郁
闷,感觉眼前有点晕了,站起来买单回家。
  吃个饭出来竟然花了一个半小时。迷迷糊糊的再往回走,到家的时候都快2
点了。
  上楼的时候差点摔个跟头,走到自家门口,眼前的一幕却让我吓尿了裤子。
               第五十章
  家里大门被踹开,房间的灯是亮着的,我站在楼梯上,又回头看看门紧闭着
的常姐的家,妈的,这帮人是专门来找我的。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里面的空间
很小,站在门口一览无余,没人,小客厅和房间的灯都是开着的,我走的时候,
只开了房间的灯。
  「别紧张,也许只是招贼了」我安慰着自己,大胆的走进去。
  没有埋伏,家里被翻了几下,柜子被踢倒,走之前开着游戏的笔记本电脑被
摔坏在地上,床被掀开,衣服散乱在地上,抽屉和柜子并没有被翻过的痕迹,证
明他们是来找人,看到人不在,就打翻了家里的大件物品,警告有人来过。
  他们没在这里守着,难道又去别的地方找我,想到这里,赶紧把抽屉里的几
千块钱(还是王海刚还给我的)和银行卡,又确认了一下房间里没有可以确定我
身份的东西,赶紧离开。
  下楼时没有看到可疑的人。出了小区,我开始跑,不知跑了多久,直到跑不
动为止。
  我不知道可以信任谁,常姐,我救了她,她不会出卖我,但是她会不会也出
事了?丽姐,她跟老钱到底什么关系,难道是她出卖了常姐又叫人来抓我?王海,
那就是个马仔,他会做什么?
  停下的地方,我跪在地上喘着粗气,抬头却看到是一间小旅店,我毫不犹豫
的冲进去,开了间房。
  我一直保持着手机打开,可是却没收到丽姐和常姐的消息,莫非她们真出事
了?
  直到清晨,并没人联系我,正当我要睡着的时候,手机响了。
  「喂,喂,喂,小李?」
  「……啊……常姐……」
  「你没事吧?小海出事了!!!」
  「……」
  常姐的话让我震惊,王海,王海出什么事了。
  「喂,小李,你么事吧?」
  「啊,没事……那个,海哥他出啥事了?」
  「他让老钱抓走了……」
  冰冷的显示终于让我感到了恐惧,之前英雄救美的光荣事迹在脑中风吹云散,
眼前看到的是被黑社会吊在工地上拷打、甚至断手断脚的下场。
  「啥……啥时候的事……?」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今天早上,马丽有兄弟在老钱手下说的。」
  常姐的回答合乎逻辑,因为丽姐是认识老钱的,所以他们之间有交集,老钱
的马仔中有丽姐的眼线是合理的,所以常姐找人动手的时候叫丽姐不要用熟人,
就是怕走漏消息到老钱那里。
  「我……我家也被抄了,我葛外面躲着呢……」
  「啊?……」常姐听到我的处境也颇感惊讶,一时间没主意半天没说出话来。
  啪的一声,似乎是有人抢过了常姐的手机,然后听筒里传来了一个放浪的声
音,「傻儿子,先躲好了,没消息别可哪乱跑,知道不?」
  听到丽姐的提醒,我嗯了一句,然后挂断了电话,危险的处境,更让我睡不
着觉,现在到底是怎样一种情况,我还摸不到头脑,老钱抓了王海,那我肯定不
保,老钱会不会像通缉常姐一样通缉我,一切糟糕的打算都做好了,脑子里一遍
一遍的是老钱如何折磨我的跟种情况。
  跑,我也跑路,往哪跑,抓了王海,我就是跑回松原老家,也一样会被抓住,
如果只是帮助常姐逃跑,估计没死罪,可是我设套抓了他两个马仔,又赔了他几
十万的货,他会放过我么?
  痛苦的思绪折磨了我不知多久,许是太困了,再睁眼时,又是天黑,手机已
经没电关机了,看了看旅店里的挂钟,晚上十点钟了,做了一天的噩梦,头好痛,
肚子也空空的,咕咚咕咚的喝了一瓶的矿泉水,下楼到旅店前台跟老板借了一个
万能充,又交了两天的房费,到房间里把手机电池拆下来,接在万能充上,插着
充电,自己再下楼到外面吃东西。
  头很痛,烧烤店里吃了一碗方便面,一张烤饼,稀里糊涂的混饱肚子,赶紧
旅店。吃饱了,害怕的心理也好转一些,我现在躲起来,应该不容易被找到。手
机电池勉强冲了俩小时电应该能开机了。
  二十几个未接来电,而且有些是显示关机之前的,说明我睡得太死,压根没
听到声音。有常姐、有丽姐、还有两个未知号码,每个电话都打了好几遍。我尝
试着打回给常姐,半晌通了。
  「喂,小李啊,你没事吧?」常姐接到电话便焦急的问着。
  「我没事,你们打我电话啥事?」
  「小海出来了,他也给你打来着,说你关机了?」
  「嗯,手机没电了,哪个号是他的,他不没手机么?」
  「我也不道哪个号,马丽给他的手机……」常姐回答到。
  「海哥没事了?」
  「嗯,没事了,好像挨了一顿揍,搁家躺着呢。」
  「那……那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安全了,王海怎么出来的,又是一个谜
团。
  「你……你先……你搁哪呢?我去找你……」
  还未等常姐说完,就听到电话那头丽姐的声音打断常姐「你可拉鸡巴倒吧,
你都自身难保了,还去瞅他。」说的丽姐六神无主的,「嗯,那啥,这个」了半
天,拿着手机不知道说啥。
  「姐,没事,我先自己躲几天,你也小心点,咱明天再联系。」说完便挂了
电话。如今看来,丽姐、常姐和王海都没有出卖我,只是不知道老钱怎么找到我
们,王海不是在丽姐家么,怎么被抓了?又怎么被放了?
               第五十一章
  惆怅之际,手机又响了,是未接电话当中的一个陌生号码。
  「喂,海哥?」下意识的喊了一句,却没想到是个陌生的声音回答。
  「大海睡着了,你是李晨不?」这一句问,忽然让我毛骨悚然,这是谁呀?
  「嗯,你是谁?」既然他说王海睡了,应该不是外人。
  「我是你浩哥,王海是我兄弟,是我去捞的他,他让我告诉你,是那个姓王
的通知的老钱,叫你自己小心点。」
  「啪」
  「嘟嘟嘟嘟嘟嘟……」
  这个浩哥倒是道上混的人的口气,人狠话不多。
  记得第一次请王海吃饭,他提过,现在他在汽修厂里跟浩哥混,这个浩哥有
个六叔,是个大人物,所以现在浩哥把他捞出来,看来也是合情合理。
  那个姓王的,自然是指王文硕,这小子不是让王海把他处理掉了么,怎么反
倒被他咬了一口?
  在旅店里住了三天,也一直没去厂里上班,我那个岗位只是给调设备程序,
平时清闲得很,所以几天没去,领导也不关心,大部分时候有我没我无关紧要。
  习惯了躲起来的生活,赶紧就像是放了个假,每天躺在旅店房间里看看电视,
吃吃泡面。终于另一个未知号码又打来了电话,这次终于是王海。
  他虚弱的声音说到他被打伤了,在家里养着,浩哥叫人来照顾他了,他这里
很安全,叫我也过去,浩哥可以罩我。
  这才是关键,有人罩着,我才敢出门,听到他这句定心丸,我决定去他那里
走一遭。
  中午来到浩哥的汽修厂,忙着的工人没理我,挺大的汽修厂除了机油还是机
油,到处脏兮兮的,这个汽修厂比4S店可不过,只是给各种车修理的地方,大
多数是烂车,什么萨塔娜、奥拓,甚至是拖拉机。
  再见浩哥其人,却并不如王海介绍的大哥形象,黑瘦的一屄,又不似王海高
大,猥琐的表情,加上本来就比王海年纪小,倒比王海更像马仔。
  不过浩哥说话的口气可不小,什么你是大海的兄弟,就是我兄弟,有哥罩你,
不用怕,什么老钱都不是事,你以后就在哥这,出门提哥什么什么的……
  倒不说要不要躲在这脏兮兮的汽修厂,单凭他说话的口气,就觉得靠不住,
不过他能把王海从老钱手上捞出来,肯定有点本事。
  跟浩哥打了个招呼,我就去王海住的地方看他。第一次来,也是顺着别人给
的地址。一个不比他介绍的躲债时住过的棚户区好的破房子,市郊的平房,墙垛
塌了一半,院子里积水成泥,门破的不用锁也没人关顾。黑漆漆的厨房里面就是
大屋,王海虚弱的躺在里面,身边也没个人照顾。
  这个可怜的大个,躺在炕上,盖着个脏被单,旁边是冷了的一次性饭盒,一
条腿打着石膏露在被子外,仔细看身上时,全身的淤青,头上也缠着绷带。脑子
里闪过的是他生龙活虎的肏着丰满女人的形象,而此时丽姐却自身难保,哪有工
夫还过来照顾这个男人。也许在丽姐看来,这个男人只不过是她胯下的一匹种驴,
鸡巴能用的时候泻泻火,一旦没用了,就踢得远远的。
  王海强忍着伤痛,还要问询我的安好。
  原来那天我跟丽姐商量了一下,叫他处理王文硕,还叫他不要搞出人命了,
王海把那个姓王的又揍了一顿,然后开丽姐的车拉走,找个僻静地方扔下,让他
自生自灭。谁这道王海办事不利索,心里只想着回来赶紧和丽姐翻云覆雨,就把
这个王文硕拉到了不算远的海城路一个工地。不多时,这个老王自己爬了起来,
他认得丽姐的车库,找回了丽姐家的小区,蹲在小区守着。
  老王认识常姐多年,自然也认识丽姐,知道她不好惹,所以没敢跟老钱爆料,
却忍到我和王海第二天早上出去上班,老王去过我家接苗苗,于是就尾随王海来
到汽修厂,然后向老钱报信,晚上,老钱派了小弟先去我家堵我,又派人去汽修
厂堵王海,谁想到,我俩下班第一时间都回了丽姐家,两个都没堵到。我离开丽
姐家之后,回到家,然后半夜出去吃宵夜的工夫,老钱的人又来我家,看到我家
的灯亮着,以为有人,就把我家抄了,我出去吃东西躲过一劫。而王海在丽姐家
蹭了晚饭之后,被厌烦的丽姐赶出门,回汽修厂的路上,被老钱的人逮住。
  这小子也真是条汉子,原以为只是像常姐说的被走了一顿,谁知是一场严刑
拷打,他竟然半句没出卖我跟丽姐,直到老钱的人下狠手,打断了他一条腿,又
踢爆了他一颗卵子,这才松口说要联系浩哥,其实浩哥没多大势力,只是念这个
王海是他兄弟,于是搬出了六爷,六爷出马的确好使,一个电话给老钱,老钱就
把王海放了。
               第五十二章
  老钱莫不开六爷的面子,放了一个本来就只是小喽啰的王海,可是以我犯过
的事,就不好说了。
  看着身体虚弱的王海,说到自己义气之处还不忘得意,不禁感慨,人若只为
这不值钱的面子和虚无缥缈的义气,连无比珍贵的生命都不顾,活着也许就是个
笑话。
  安慰了一下王海,叫他不要管常姐和丽姐,她俩会没事,照顾好自己最重要。
又跟他打听了一下六爷的信息,就匆匆离开了这里。
  这个六爷是正经的老江湖,论资排辈在老钱他们之上,他从七十年代开始就
混迹江湖,现在的地位是他当年一刀一刀看出来了,六爷当年的老大是跟哈尔滨
乔四同一个时代的大佬,可以说是正经的黑社会背景,跟老钱这种刷白粉的「生
意人」不一样。六爷的势力主要在北城这一片,他手下众多,主要以收份子钱发
财,生意什么的基本不参与,不过最近这老一辈也受了点新观念的冲击,开始谋
求新的出路,不仅投资房地产,还垄断了北城这一片的汽修行业,浩哥的这个场
子只不过是他九牛一毛,至于像老钱这种见不得人的小「买卖」,六爷是不屑一
顾的。
  ……
  「喂?彬哥,我小晨,忙着呢么?」
  「啊,小晨啊,没事,咋的了,有事找哥呀?」
  「嘿嘿,不是啥大事,有个亲戚叨登白粉进去了,想问你缉毒大队熟不熟?」
  「那鸡巴八竿子打不着,我他妈哪认识……哎,等会,我想想啊……哎,好
像有个战友在那,你要问啥呀,我帮你问问。」
  「额……好几天不着家了,我听说最近抓了不少,就想问问是不是在里面。」
  「抓了都通知家属了,没通知就没抓着。」
  「他……他妈都联系不上他,不道葛哪呢……」
  没等我说完,彬哥打断了我:「啊,行行行,我等会把他电话给你,你就说
是我兄弟,我这开会了,你自己问吧。」说完彬哥便挂了电话。
  一分钟后,彬哥发来一条短信,「139********,肖国强」。
  「嘟嘟嘟……」
  「喂……谁呀?」一个傲慢的男声应和着。
  「是……肖队么?」
  「你谁呀?」傲慢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老气,不似彬哥这般热情。
  「啊,我是薛队的兄弟,有事找您,他给的电话。」
  「谁?」傲慢的声音涨了半个调门。
  「薛队,彬哥。」
  「哦,小彬啊,你是交警队儿的呀?」
  「啊,不是,我他老弟,不是队上的,有事麻烦您。」
  「哦,啥事说吧。」听到薛彬的名字,傲慢的声音缓和了一些。
  「那啥,我有个亲戚,老长时间没信儿了,听人说可能让你们队上抓了,想
问问有没有他。」
  「你亲戚叫啥呀?」
  「王文硕」这个名字我是想好了的,他本来就吸两口,现在又下落不明,所
以说他没问题。
  「那行吧,我给你查查,啥时候的事了?」
  「就前天晚上,说是在南湖公园让人抓的,我也不知……」
  「搁哪?南湖公园?没有没有,抓那俩没有啥王什么硕。」肖队急促的话打
断了我。
  「那是不是报的假名啊?」我又问。
  「不能,这俩都查过了,没有姓王的,我告诉你啊,这俩可是重罪,搜出来
六公斤冰毒,肯定后面有大鱼指使,你家什么亲戚最好别跟这事扯上关系。」
  「啊,我也听人说的,不道咋……」
  肖队再度打断了我的话说到:「你叫啥名,咋知道的南湖的案子?这俩人你
认识不?」
  「我……叫李晨,不信你问彬哥,南湖啥案子我不道,你说谁俩我不……认
识啊……我就听人说的,说是我那亲戚可能在南湖公园让人抓了。」肖队强势的
问话,让我稍有些胆怯。
  「听谁说的?」
  「额……刘鹏(临时瞎编的,根本没这人),他跟我亲戚一块吸毒,他说…
…听说南湖公园那天抓了好几十号买白粉的,有可能他也在里边。」
  「哦,瞎他妈传,没这事,那天抓的是毒品交易的,没抓那么多人啊,没事
别瞎惦记,抓着了都会通知家属的,啊,别听人瞎说了啊。」
  「诶,谢谢肖队,改天请你吃饭。」
  「哎,没事,都是自家人,还有别跟这事儿扯上关系,现在抓的严,这么大
一笔毒品,要是抓着是谁指示的,判个十年二十年的。」
  「诶,我知道了,我家内亲戚没那么大胆。谢谢哥啊。」
  「啊,没事。」
  挂了肖队的电话,躺在旅店的床上,思忖着下一步的行动……
  熟人的信息就是靠谱,按说这种行动对于有素养的警察来说都是保密的,不
过也许是看在薛彬的面子上,肖国强全盘说出了当天的情况。
  按他们警察的套路,抓了几个交易毒品的喽啰,最正常的处理方式就是顺藤
摸瓜,放小鱼抓大鱼,不过,两个别抓的马仔估计从头到尾都是蒙逼的状态,完
全搞不清怎么回事,所以他们在局子里爆出什么料来都不足为奇。也许是条汉子,
自己一个人扛了这几十万的罪行,也许机智一点,供出常姐,不过看过刑侦电视
剧的都知道,这种情况,警察一般会分开审,取两个人相同的口供达成共识,然
后再恐吓诱供,套出其他的内容。别以为黑社会的人都那么英勇无谓,其实进了
局子,没几个能挺住的。
  有一点可以明确,就是目前的这两个马仔的失陷,还左右不到老钱这棵大树。
老钱依然逍遥,即便两个马仔供出了什么,也不足以威胁到他,老钱依然在行动,
而且对于常姐的怨恨越发深重,如今敌我都在暗处,我现在泥菩萨淌水,可是在
自保的同时也不得不去想怎么救下这位熟女。
  常姐、王海和我如今是捆在一根绳上的蚂蚱,王海脱去了半条腿,而丽姐的
位置却并没有暴露,她跟老钱有渊源,老王不敢动她,说明她是有恃无恐的,只
不过她保不了常姐是肯定的,在这座城市里,已经没有可以信任的人了,剩下的
只有相互利用的关系,你能玩转游戏规则,你就是赢家。
               第五十三章
  下午吃了点东西,我就独自来到丽姐家的小区,蹲在丽姐家门口,试图找寻
一些答案。
  丽姐家晚上几乎没什么人出入,如今常姐躲在这里,丽姐应该不会让她那些
马仔上门骚扰,平时也都是依靠电话遥控做事。蹲守的六个多小时,没人进出,
只来过一次送餐的小哥。就在我觉得可能没有结果的时候,看到丽姐睡衣打扮,
似下楼买菜一般,出了小区。
  在小区门口一个手臂上纹了一条龙的精壮小伙迎了上来,跟她说了几句,远
远望去,听不到说啥,看上去丽姐交代了这人几句,然后这男人得令了一样走开,
丽姐也没事一样的回楼上去了。
  我暗中跟随这这个精壮的男人,心里想着,这个时候丽姐是有所安排还是另
有计划。
  这个骚娘们儿,还真是喜欢这种精壮的年轻小伙,这男人看上去和王海一般
的身材,只是年龄更大,面相上看的出,江湖经验更老道。
  不出意外,这人应该是丽姐的心腹人。这人打了个车来到菁华小区,我也尾
随他的车跟了过来。
  菁华小区是个高档住宅区,一般人进不去,不过好在那个年代门禁管理尚不
普及,估计大黑天的门卫也看不清楚人,跟着人流,进了小区。八点多小区很热
闹,楼下的凉亭里都是大叔大妈在纳凉,我盯准了那个男人,跟着他进了六栋2
单元。或许对方真的并没有提防,很容易的便跟到了目的地,201。男人敲开
了门,里面出来一个长相凶恶的人开门领他进去。
  我在门口又蹲守了半个多小时,精壮男又从里面出来,我躲在楼道上层,能
清晰的看见一个秃顶的胖子,站在门口又指示了精壮男几句。
  「**和小刀的绺儿,你俩得顶上去跑跑,少给点,别再捅了雷。」前面的名
字没听到。
  「知道了,钱爷。」说完,精壮男转身下楼,秃顶男也点头告别。
  没错,这秃顶男真是常姐给我照片上人,老钱。我这事羊到狼家门口转了一
圈。
  跟出去之后,没再跟精壮男。已经明确的是,这男人是老钱和丽姐间的纽带,
到底是双面间谍,还是丽姐的探子说不准。而此时我恍然大悟的想起一件事,就
是一直被忽视,却在这些事上最重要的那个人,王文硕。
  这人被我们揍了一顿,又在被放走之后,向老钱告密,老钱派人来抓我和王
海,可是却唯独放过了丽姐,到底是老钱放了她一码,还是像王海说的王文硕根
本就是怕丽姐没把她供出去。如今事情败露,王海被抓,我家被抄,说明王文硕
的报复成功了,那他最可能的状态就是得到了老钱的封赏然后回家歇着。
  这个关键人物不仅影响了常姐的计划,也是我下一步行动的关键人物,所以
我要找到他。
  「嘟嘟嘟……」
  「喂,常姐,睡了么?」
  「没呢,咋了,你还好吧?」常姐的关心总是让我暖暖的。
  「啊,没事,我今天去看了海哥,他被打的不清,他说是那个老王通知的老
钱。」
  「嗯,他给马丽打电话说过了,马丽也让人去他家找过了,他已经躲起来了。」
  「哦,那你们小心,这小子来过丽姐家小区,估计知道你们在哪,别让老钱
逮找你们。」
  「放心吧,马丽这安全,你自己在外面小心点。」
  「……哦,那……好吧。」
  常姐信任丽姐的安全,而王海和我家出事之后,常姐到现在的处境也说明了
丽姐能保得了她,也说明了这一点。
  那么下一步就是挖出这个负心又可恨的老王了。
               第五十四章
  「彬哥,忙着呢么?」
  「小晨啊,没事,哎对了,你上次说找国强,啥事啊?」
  「哎对,就是这事,我有个亲戚,这不他家里人好几天都联系不上他了,他
好像是吸毒,有人跟他妈说可能是让缉毒大队抓进去了,他妈就托我打听打听。」
  「哦,找着了么?」
  「没有,肖队说没这人,应该没抓他。」
  「哦,那你还有啥事啊?」
  「我这不是一来感谢彬哥帮忙,二来这人还是没找着,想让你帮忙查查,你
们是不是有个内网啥的,谁在哪开房、坐火车一查就查出来?」
  「那内网哪能随便让你查……」不过说到一般,他似乎又不想博我面子,又
说到「我帮你瞅瞅吧,有的话我告诉你,你亲戚叫啥名?」
  「哎,王文硕,文化的文,硕士的硕。」
  「文化的文,硕士的硕……行,我看看吧。」
  「哎,哥你费心了,回头我请你吃饭。」
  钱的力量果然大,上次间接的给这位交警副队长送了几万块,鸡毛蒜皮的小
事他就不会拒绝我。
  早上电话询问,下午就有了结果,彬哥发了一条短信过来:「最新记录,王
文硕,昨天在武警医院交过费。」
  有这几个字,老王你跑不了。
  早早吃了晚饭,来到武警医院,料想他应该在住院部外科,在前台果然问到
了他的床位。
  这时候医院管理还不严,有病人的名字就可以查到病人的床位。346小小
的病房里,大热天开着吊扇,稍有些陈旧的病房里有两张床位,只住着老王一个
人,满身绷带的他躺在床上,悠闲的看着报纸,旁边的床头柜上摆着刚吃完的盒
饭,看得出孤独的老王并没人照顾,而同时让我想到了也满是伤痕的王海,可比
他惨多了,腿折了一条,蛋碎了一颗,浑身没一处不打绷带的地方。果然还是对
这小子下手太轻。
  悄悄的推开门,又关上门,动作轻的让老王并没察觉到有人的出入,等到他
看到有人进来时,我已经抢到他面前,一首摁住他的嘴,一手掏出家伙抵在他脖
子上。
  并不是什么厉害的家伙,只是随处可见的水果刀,但是在老王看来这是能要
他命的东西。
  这老小子见了我,惊慌的出神,挣扎了一下看我拿着刀,安静了下来。
  这情况你我都清楚,谁干了啥心照不宣,只是,我来不是为了让老王出血,
而是为我做点什么……
  「不想死,别吱声。」刀子再次逼近老王的脖子,膝盖压在他缠满绷带的身
体上,老王很虚弱几乎反抗不得。
  老王挣扎着点点头。
  我轻轻的把手从他嘴上挪开。
  「救……呜呜……」没等他喊出声,我把手又摁了上去,妈了个屄的,大概
看我年纪不大,觉得我不敢下狠手。老子就给你瞧瞧。
  摁着他嘴的右手,狠狠地把他的头摁在枕头上,两个膝盖压着他的左手和双
腿,持刀的左手慢慢的向他胯间划去,不给你来点真的,你不知道老子的厉害。
一刀下去,正扎在他右腿接近根部的地方,水果刀并不够锋利,刀尖插入肉里并
不深,但是钝刀子割肉更疼,眼看他几乎晕厥的瞪大了双眼看着我,又叫不出声
来,血渗透腿上病裤,右手勉强能动,只是在我的强势之下,也只不过是拉拉我
的衣角。
  「能老实不?」我的口气更加低沉冰冷。这下老王的回应更加坚决,恐惧的
眼神透露出服从的态度,用力的点了几下头,眼睛里痛得又挤出了眼泪。
  「我问你,老钱给了你什么好处?」问完了我才稍微的松开捂住他嘴的手。
  「……啊……哈……钱爷……给了我三包86……」
  其实我也不知道86是啥,不过用屁股也猜得到是那吸了兴奋的白面。不过
眼前的场面不能显示出我江湖经验的匮乏。
  「你他妈为了这么两包胡椒面,出卖咏莉,你他妈还算是个男人么?」说着
更是给了他一巴掌。
  老王腿痛的快翻了白眼,仰着头,能动的左手慢慢移向还插着刀的右腿。
  「是……钱爷……逼我的……我不说,他就弄……死……我了。」
  「你放屁,把王海和我捅出去,也他妈是老钱逼的?」
  「……」老王挣扎这说不出话来,害怕而后悔的眼泪流个不停。
  「老子那天就应该让王海做了你,一了百了。」
  「那天中午……咏莉给我电话,让我接孩子……我就告诉钱爷了……要是后
来我不说,他肯定弄死我啊……」老王出卖常姐在前,又害怕没及时报告被教训,
竟然又再次告密老钱。
  「你小子挺有种啊,非要把咏莉的命送给老钱是吧,肏你妈的,我问你,老
钱怎么不来对付丽姐?」
  「这……这……我不知道啊,我只是都告诉他们了,我不知道后面……后面
咋的了……」
  「他们?他们是谁?」
  「就是叶哥他们。」老王适应了腿上的痛,说话顺畅一些了。
  不过这个叶哥又是谁,听口气,这个老王也不熟。
  「你不是直接跟老钱联系么?」
  「不是,我压根没见过钱爷,都是叶哥通知我。」
  「叶哥?是不是那个左胳膊上纹了一条龙内男的?」我这个大胆的设想得到
了老王的印证。
  「对对对,就是他,开始就是他来找我的,后来也是跟他联系。」
  现实的剧情跟我的设想有些出入,不过我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一些答案。
  「妈的,老子今天饶你一命,让你小子认识认识,老子是北城六爷的人,缉
毒大队的肖国强队长是我哥,不信你去打听打听,内天抓老钱的人,就是老子通
知肖队干的,别以为在医院我不能把你怎么地,老子弄死你跟弄死一个蚂蚁一样,
你妈了个屄的,跑哪去我都能逮着你,你他妈老老实实在这待着,老子还会来找
你。」说完狠狠又在他脸上扇了几个巴掌,不过这全然抵不过插在腿上的刀带来
的疼痛。
  再次摁住他的嘴,狠狠地拔出老王腿上的水果刀,在他腿上抹掉了血渍,又
指了指已经痛到喊不出声的老王,示意他不要声张。
               第五十五章
  恐吓这一招是很管用的,尤其是老王这种人,一个为了几包白面就能出卖女
人的无耻之徒,制服他最贱的手段,就是让他知道你的厉害。让他知道我比老钱
更惹不起的人。
  也许是愤怒他对常姐和王海的出卖造成两人的伤害,也许是嫉恨他对我的出
卖让我处于危险的境地,我平生第一次动刀,还给他放了血,手却没有一丝颤抖,
淡定的像个惯犯。
  离开之前,在他身上和他的包里摸索了一下,果然不出所料,两包指甲盖大
小的纸包。同时还拿走了他的诺基亚翻盖手机。
  老王忍着疼痛目送我带着他最重要的东西离开。
  ……
  「嘟嘟嘟……」
  「喂,三包不够你吸么,你小子还有啥事?」接电话的声音低沉且带着责备。
  「叶哥,我是你要抓的小李,王文硕那小子在我手上,这小子好像吸点什么
86,你说我是不是该把他送到戒毒所去?」没错,我用老王的手机拨通了叶哥
的电话。
  「你怎么?你想怎么样?」叶哥惊奇的问着。
  「我就想问问,你跟丽姐到底啥关系,为啥要抓我跟王海?」
  「你在哪?」
  「那能告诉你么,我可不想跟王海一个下场。」
  「你现在很危险知道么,那个王文硕要是进去了,丽姐也有麻烦……」
  「她麻不麻烦我不知道,反正现在我很麻烦。」
  「你听我说,我只把你跟内小子的地点告诉了钱爷,这事跟丽姐没关系,你
他妈别把丽姐扯进来。」
  想不到这半老徐娘这么大魅力,听口气,这个叶哥对丽姐忠实的紧,可是他
又是老钱的马仔,虽然能推断出他是老钱身边丽姐的心腹,可是这一圈圈的问题,
又捋不清了。
  「好,我不会傻到出卖丽姐,你给我向老钱带个话,我想办法把南湖公园抓
那俩人捞出来,你叫老钱放过常姐,这事一笔勾销。」
  「呵呵,口气不小,你要真能把车轮和刀子弄出来,还没本事救内娘们儿?」
叶哥是老江湖,不好忽悠。
  「信不信由你,我就让你带个话,我等你消息,就这个手机。」
  装酷,装拽,人被逼到了性命攸关,已经不再顾忌其他,做事更坦荡。
  再次返回修车厂,这次我是来找浩哥的,下午这小子在睡觉,据说他晚上要
去飙车,有比赛。
  做事不能太慌,我耐心的等到了浩哥起床,和他称兄道弟一番之后,话题进
入正题。
  我向他询问了有关车轮和刀子的信息,才知道,这俩人虽是老钱的马仔,可
是在道上也有些名气。
  老钱基本上只做白粉生意,他最早是去珠三角发展了几年,然后就带了货源
回到长春,开始只是在朝阳的一些酒吧夜店发展,但是他货硬、量足很快就扩张
势力,北城这片是六爷的领地,酒吧、三温暖、保护费这些本来都是六爷罩的,
可是老钱的手伸到了北城,很快就遍布北城的地下行业,本来你卖卖白粉也就算
了,但是吸的人多了,北城很多场子开始不太尊重六爷,反而对这个卖白粉的老
钱客气,这让六爷很生气。而车轮和刀子便是在北城这一带散货的枭头。
  跟浩哥的交流让我得到了很多可靠的信息:一、老钱跟六爷没有生意往来;
二、六爷反感老钱,甚至想除掉他;三、老钱有独自稳定的货源,因而快速发展,
长春的老资格都看他不顺眼。
  浩哥这人其实才比我大两岁,虽然能装,也颇有小大哥的风范,不过毕竟年
轻,谈到得意之时,什么都说了。
  经过进一步查实,得到了车轮和刀子的真名,车轮原名叫车井伦,朝鲜族,
刀子原名叫张强,因为早年出来混的时候总带把刀,很猛,别人都怕他,熟悉他
的人都叫他小刀。
  这个时候卖的就是信息,不对等的信息在不同的人手上,就构成了信息买卖,
这种虚幻的交易利益最大。
  接下来的几天,我找了个机会把薛彬和肖国强一起约了出来,感谢两位的帮
忙,海底捞吃了一顿,两位队长也是许久不见,有人买单,俩人很高兴的聊的不
亦乐乎,趁机多灌了他们两杯,俩人攀谈的时候我倒没多插嘴,只是在话题切口,
插入几句关于「我亲戚」王文硕吸毒的问题,于是便引出了车井伦和张强,我说
到是他俩卖粉给王文硕,于是喝高了的肖国强便松口说了两人的情况。
  虽然还是强硬,可是经不住条子的手段,供出了老钱这条大鱼,但是老钱如
何出货,在哪里藏身却不得而知。
  其实老钱在江湖上这么有名,警察叔叔又怎能不知,只是,抓毒贩子,一定
要人赃并获,老钱这种大老虎,一般都藏在后面,出货都有马仔,怎能轻易抓到,
就算你知道他在哪,也苦无证据。
  晚上依然是躲到小旅馆,不过旅馆住了十来天,两千多已经快花进去了,再
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好在最近都比较安静,厂里来催过电话,我借口请了几天
假,没有了常姐这棵大树,老曹他们也没再出现过,只是我自己等得越发不安。
  夜至九点半,似睡不睡之际接到了丽姐的电话,想到前几天跟叶哥的通话,
这次对丽姐我也稍作防备。
  「喂,小李啊,你搁哪呢?」
  「啊,丽姐啊,没事,我……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哪呀?王海家呀?」
  「不是,就是……一个同学家。」我没对丽姐说实话。
  「哪呀,我给找个小姑娘玩玩呀,咏莉说你这段时间挺辛苦的,怕你憋坏了,
哈哈哈哈。」随即便听到电话那头常姐骂了声「滚犊子」。
  「不用了,我现在哪有心情享受。我就惦记常姐。」这倒是实话,王海被放
了以后,其实离开长春本应是我最好的选择,老钱不会在一个小鬼身上下这么大
本,可是我心不甘的并不是自己将要活在逃命的苟且之下,而是这个面临生死,
让我放心不下的女人。
  十几天了,受伤的常姐应该也恢复了身体,如今她孑然一身,趁着老钱的马
仔被抓应该能安静几天的时候,应该离开这里,带着孩子远走高飞才对,可是常
姐却躲在丽姐家迟迟未动。
  回绝了丽姐的美意继续做着我的计划。
  晚上越发睡不着,趁夜,我回到自己租的小区,小心翼翼的来到家门,这里
安静的跟十几天前离开时一样,也是半夜,依然开着客厅的灯,翻乱的东西洒了
一地,摔坏的笔记本电脑屏幕和键盘分离着,就连再有人来过的迹象都没有。
  我这房子是三个月交一次房租,所以十天八天的没人在,房东是看不到的,
我进去挑了几件干净的衣服,装了书包,又拿了手机充电器过来,屋里没打扫,
出门的时候闭了灯,锁了门。
  刚锁好门,转过头来望着常姐家关着的门,回忆着常姐离开时的画面,一个
月前,常姐刚锁了门,准备下楼就在楼道里远远看到老钱的人提着家伙过来,她
赶忙又爬上了楼,躲到我家里来,她家则被那群人踹开了门,闯进去翻了个底朝
天,大概是后来门被风吹关上了,然后就再没人进出过。
  想到这里,我鼓起勇气来,走过去,推开门想看看里面,谁知道,里面竟然
有人。
上一篇:【舅妈的不伦亲情】(28)
下一篇:【欲念之身】(44-48 )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