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8.2)

      ***    ***    ***    ***
            第八章:母狗奴隶(二)
         ——伤心的留言——八月八日星期一
  准时六点,冯可依踏出名流美容院的大门,在她旁边是趾高气昂的张维纯。
  沿着人行道没走多久,阴户深处忽然腾起一阵强烈的快感,冯可依不由自主
地站住了,穿着清凉的无袖连衣裙的身体不住颤抖着。
  下午三点,张维纯来到了办公室,五点左右,李秋弘有事先走了,于是,办
公室里只剩下张维纯、冯可依、王荔梅三人。
  「可依,你把衣服脱光,站在我面前!荔梅,给你的可依姐涂爱液香水,不
许敷衍我,每个部位都要涂上厚厚的一层!」碍事的李秋弘一走,张维纯马上原
形毕露,给冯可依她们下达了羞耻的命令。
  「不要……部长,别让荔梅……」冯可依正哀求着,见张维纯把脸一扳,恶
狠狠地看向自己,不由骇得打了一个寒战,只好乖乖地脱光衣服,低垂着头,羞
耻万分地站在凌辱她的上司面前。
  王荔梅为难地看看冯可依,又看看一脸淫笑的张维纯,步履艰辛地走过去,
一边在心里咒骂张维纯的无耻、向崇拜的冯可依道歉,一边扭过头,不敢去看冯
可依悲伤凄苦的眼睛,颤抖着伸出手,探进前方略微劈开的股间,滑入湿漉漉的
肉缝,掬取出大量的爱液,涂抹在冯可依的颈项、腋窝、手腕上。
  爱液香水涂好后,张维纯拿出一个黑色真皮贞操带,交给王荔梅。贞操带里
面附有两根大小不一的电动假阳具,在张维纯的逼迫下,王荔梅只得照做,把大
号的电动假阳具插进冯可依的阴户深处,小号的则抹上润滑油,挤进紧凑的肛门
里面,最后,再在贞操带上锁上荷包锁。
  「可依,这些暂时由我保管,记得完事了到月光俱乐部来取。」张维纯一边
说,一边把冯可依脱下来的胸罩、内裤还有刚刚从她阴户里拔出来的七彩水晶电
动假阳具和贞操带的钥匙装进纸袋。
  就这样,修身版的无袖连衣裙里面,除了贞操带外,再无其他衣物。
  紧紧咬着嘴唇,冯可依忍耐着想要呻吟出来的冲动,继续向前走着。
  每当迈动脚步,没有胸罩束缚的E罩杯巨乳便在乔其纱连衣裙内跳跃着,胸
襟处一阵波涛起伏,敏感的乳头用力摩擦着轻薄的里衬,带给冯可依一阵异样而
刺激的暴露快感。而阴户和肛门里电动假阳具随着身体的摆动,双腿的开合不断
蠕动,碰撞着娇嫩的肉洞,带来更强的刺激,冯可依感觉自己仿佛要到达小高潮
似的,随时都有可能狂泄出来。
  啊啊……啊啊……好刺激的感觉啊!身体不受控制地热起来了,可是,我现
在是去见老师啊!部长,部长……求求你了,别让我以这么下流的姿态去见老师
啊……冯可依在心里央求着,感到自己开始兴奋起来了,感到一贯厌恶的张维纯
在这时刻,似乎也不是那么令人讨厌了。
  和肖教授约好见面的店就在地铁站附近,很好找,冯可依稍微有些意外,还
以为外观儒雅、作风低调的老师会找一家环境优雅的小餐馆,没想到竟是个档次
很高的日本料理饭店。
  在穿着和服的漂亮女招待的导引下,冯可依来到了里间的一个叫墨梅轩的雅
座。「老师,您先到了,真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脱掉鞋子,在榻榻米上快走
几步,冯可依礼貌地向一边抽烟一边等她的肖教授点头施礼,然后,款款跪在肖
教授对面的餐桌旁。
  「是我来早了,可依,工作很忙吧!呵呵……还要陪我这个老头吃饭。」肖
教授连忙把烟掐灭,风趣地说道。
  「老师,瞧您说的,陪您吃饭可是我的荣幸啊!」冯可依一边和肖教授轻松
地聊天,一边感到这才是自己心目中的恩师,风趣幽默,没有架子,简直和几天
前判若两人,不由在心中感慨道,老师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啊!谁能想到,隐藏
在为人师表的皮囊下,竟是嗜好虐打屁股的虐待狂啊……
  冯可依强迫自己忘掉她做为梦,被肖教授虐打屁股的事,一心一意地扮演着
乖巧的学生,热情地招待着昔日的恩师,把女招待运过来的菜肴摆放在靠近老师
的位置,不停地为给他夹菜、斟酒,表达着对师长的敬重之情。可是,冯可依没
有想到的是,每当她做出挺胸的动作,高耸的乳峰便紧紧地顶在连衣裙的胸襟,
透过轻薄可视的乔其纱面料,两颗嫣红的乳头朦胧地浮现出来。
  咦!那微微凸起的两点是乳头吧!可依没有戴胸罩啊!嘿嘿……和我这个她
最尊敬的人出来吃饭都不穿内衣,可依这几年遭遇了什么,怎么变化这么大?原
来的清纯矜持都跑哪去了?这么说来,月光俱乐部的玩偶莉莎就是以可依为原型
制作出来的吧!怪不得长得一模一样呢……
  瞧着鼓胀胀的连衣裙胸襟,还有不住在眼前晃动、引发邪念的两颗暗红色的
凸起,肖教授几乎可以确定冯可依就是莉莎。
  如果可依真的就是月光俱乐部的莉莎,我该如何选择呢……肖教授想起当初
问起莉莎的真实身份时,雅妈妈始终笑而不答,那时他就觉得雅妈妈的反应很奇
怪,没想到倾注心血培养出来的学生、最得意的弟子竟是个受虐狂。
  这是对教育家极大的讽刺,绝对要加以严惩,必须把她拯救过来……肖教授
暗暗发誓,心中充满着淫虐的欲望,情不自禁地用淫邪的目光打量着把他当做是
父亲来看待的冯可依。
  「可依,身体不舒服吗?好像出了很多汗啊?」肖教授装作很担心的样子,
看着冯可依潮红的脸颊。
  「是……是吗?也许是喝酒的缘故吧!」冯可依拿出手绢,擦着从额头上渗
出来的汗水,故作镇定地说道。
  肯定是部长搞的鬼,不知躲到哪里,操纵遥控器玩弄我呢……股间的两根电
动假阳具不时突然启动,虽然都是频率最低的震动,而且持续的时间不长,但对
敏感的冯可依来说,这种强度已是她拼命忍耐的极限了。
  咦!这个金光闪闪的是什么……随着擦汗的动作,围在脖子上的纱巾松开了
些许,肖教授看到一条黑乎乎又亮闪闪的东西露了出来。本来就为冯可依大热天
的围了一条不和季节的纱巾感到奇怪,权当作是今年夏天流行的一种装扮,现在
又露出一个感觉怪异的饰件,肖教授不禁定睛望过去。
  还以为是项链呢!明明是条纤细的狗项圈嘛!上面还挂着一个像是铭牌的饰
坠,好像印着字,有点看不清啊……肖教授借着起身为冯可依倒酒,趁势观看,
随后,在心中发出惊喜的叫声,哦……金色的M字母和汉字梦,嘿嘿……得来全
不费工夫,可依,证据确凿,你就是莉莎,也是上次被我打屁股打到高潮的梦,
雅妈妈,你这个骚娘们,不告诉我,没想到我会自己挖出莉莎的真实身份吧……
  「哈哈……哈哈……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哈哈……」想到得意处,肖教授
不由裂开嘴巴,发出和他儒雅的形象毫不匹配的大笑声。
  「老师,您怎么了?」毫无预兆的笑声令冯可依吃了一惊,奇怪地望向毫无
形象地大笑的肖教授,心中又是担忧又是疑惑。
  时间缓缓地向前流走,冯可依度日如年地苦捱着,感到和肖教授吃饭竟是如
此辛苦。从肖教授开始怪笑之后,阴户和肛门里的电动假阳具便加大了震动的频
率,冯可依艰辛无比地伪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咬紧牙关承受着如波涛般连绵不
绝袭来的快感,在恩师的眼皮底下,忍耐不住地到达了几次小高潮。
  在高潮席卷身体的时候,冯可依紧紧握着拳头,尖尖的指甲掐进肉里,用肉
体的疼痛抵御着欲要呻吟出来的快感。偏偏在这时候,肖教授不停地问这问那,
冯可依只能发出一些简短的音节来随声附和,唯恐甜腻的呻吟声蹿出嘴外,引起
老师的怀疑。
  可是,肖教授还是感觉到了异样,脸上浮出奇怪的表情看向沉浸在高潮的余
韵中、特别性感动人的冯可依。
  冯可依都要羞死过去了,肖教授虽然担忧地问着诸如「可依,你怎么了?不
舒服吗」这类关心的话语,看起来好像一无所知的样子,但她总感觉老师什么都
知道,只是给自己留颜面,没有点破。一时间,在羞耻心的搅拌下,快感更加强
烈了,冯可依竭尽全力,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当场呻吟出来,微微抖颤的身上宛如
虚脱似的,渗出了大量的汗水。
  「可依,这几年没见,你的变化真大啊!已经出落成一位高贵典雅、美得令
人无法直视的女士了,真想请你换个地方再喝两杯,可是,有一个谜底待我去揭
晓,时间差不多了,今晚暂时就到这里吧!」待高潮的余韵从冯可依身上散去,
肖教授端详着娇艳得宛如三月牡丹的羞红脸蛋,感慨地说道。
  「好的,我们回去吧!」见肖教授要回去了,冯可依如释重负、心花怒放,
恨不得踢脚就走,可是,该说的礼貌话还是要说的,「谢谢老师的款待,菜肴很
可口,老师,下次由我来请您吧!」
  「好啊!可依,我很期待。」肖教授「呵呵」一笑,率先向交款台走去。
  稍微落后半个身位,冯可依陪伴着肖教授来到地铁站。
  「送女士回家是绅士应有的礼仪,不过,站在我的立场,有时候需要避讳一
些,可依,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通过检票口后,肖教授转过身,向冯可依说
道。
  「老师,不用为我担心,现在才九点,没问题的。」深深地鞠了一躬,冯可
依向肖教授告别。
  在检票口分开后,冯可依走向与肖教授反向的月台。不久,肖教授乘坐的电
车驶离了站台,偷偷观望的冯可依松了一口气,连忙走出地铁站,叫了一辆车租
车,向月光俱乐部飞驰而去。
  ×××××××××××××××××××××××××××××××××××
  「对不起老……老公,让你久等了,我……我来晚了。」当冯可依奔进月光
俱乐部时,发现张维纯已经坐在吧台前了,正在自斟自饮,连忙忍耐着股间的不
适,快步走过去,按照之前的吩咐,屈辱地称呼这个凌辱自己的男人为老公,面
色潮红地向他垂首致歉。
  「就你一个人?」张维纯蹬动转椅,把身子转过来。
  「是的。」冯可依低着头,小声地说道。
  「还以为你会和肖教授结伴过来呢!真是遗憾啊!」张维纯戏谑地望着冯可
依,在浑圆的臀部上用力一扣,随后,手掌一翻,钻进连衣裙里,粗鲁地摩挲着
光滑的大腿。
  「啊啊……」冯可依不耐羞辱地颤动着身体,想躲又不敢躲,只能咬紧牙关
忍耐着。
  「你是淫荡的暴露狂!他发现了吗?」张维纯故意加重语气强调着。
  「应该没有吧!」冯可依也不确定,心中有被识破的直觉,但肖教授的举动
又不像。
  手掌滑到大腿中间,摸上湿漉漉的阴户,张维纯发出一阵淫笑,说道:「嘿
嘿……还这么湿呢!在恩师面前泄了好几次吧!竟然没被发现,可依,你的演技
一流。」
  「啊啊……啊啊……」就在这时,阴户和肛门里的电动假阳具忽然启动了,
比和肖教授吃饭时要强烈得多,冯可依感觉股间酥麻麻的,双腿酥软无力,似要
站不住了,连忙娇喘着求道:「老公,啊啊……老公,别再戏弄我了,啊啊……
  啊啊……关了它,求求你,饶了我吧……「
  「那就在这里脱光吧!让我看看发大洪水的骚屄。」从裙下缩回湿淋淋的手
掌,张维纯下流地放在鼻子上一嗅,脸上浮起淫秽的笑容。
  「呀啊……老公,不要让我在这里!」虽然不止一次地在吧台旁脱光衣服,
冯可依还是受不了在众目睽睽之下,做这么下流的事,潮红的脸上浮起惊惶的神
色,羞耻地连连摇头,忙不迭地求饶。
  「哼哼……真想让你在这里脱光啊!可惜没有时间了,天星,可依就交给你
了,去里面重新打扮一下吧!」用力地拍了一下冯可依弹性十足的圆臀,张维纯
把装有贞操带钥匙的纸袋交给站在吧台里的朱天星。
  没有时间了……重新打扮……什么意思?我还与要去什么地方吗……冯可依
一边担忧地想着,一边被朱天星搂住腰肢,跌跌撞撞地向休息室走去。
  先是被推进浴室洗澡,然后被命令化上上班时的淡妆,最后,朱天星扔过来
一个装有替换衣服的纸袋。冯可依以为又是一些暴露身体的服装,眼中不由含着
羞色,打开纸袋,可是纸袋里并不是那种令她羞耻的衣服,装着一套与她的年龄
不大般配、像是在校生穿的套裙。
  不大一会儿,冯可依换好了衣服,上身是一件纯白的短袖衬衣,肩头和袖口
打着可爱的褶皱,下身则是学生时代经常穿的露膝柠檬色百褶裙,看起来亭亭玉
立、清纯可人,配以披散在肩上的长发,颇有摇身一变,变回当年校花的感觉。
  可是衬衣里就不是那么清纯了,彰显着成熟魅惑、妖艳撩人的风情。绚丽的
拢胸式胸罩使E罩杯的巨乳更加挺拔,几乎要跳跃而出,性感的红色丁字裤装点
着雪白浑圆的臀部,散发出阵阵热力,露在百褶裙外的大腿上包裹着纯白的长筒
丝袜,同样白色煽情的吊袜带若隐若现地隐藏在裙子里面。
  「走吧!我们出发。」朱天星一把牵住冯可依的手,向门口走去。
  把我打扮得像一个大学生,这是要带我去哪啊……冯可依觉得怪怪的,寻思
了良久,还是捱不过心中的担忧,怯生生地问道:「天星哥,我们去哪啊?」
  「问那么多干什么?到了你就明白了。这是橘先生的命令。」朱天星不悦地
叱道,拉着冯可依走出通向地下停车场的电梯。
  启杰先生的命令吗……一听是鞠启杰的安排,冯可依马上安心下来,乖乖地
钻进轿车,挨着朱天星,坐在副驾驶座位上。
  虽然知道鞠启杰只是在玩弄自己,但冯可依就是禁不住地想见他,想沉沦在
无法抗拒的禁忌快感中。轻轻地摇开车窗,冯可依张着忧郁的眼睛,出神地看着
外面喧嚣的夜色,感到自己离普通人的世界越来越远了。
  朱天星把车子停在一个规格很高的酒店前,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交给
冯可依,说道:「下去吧!这里写着橘先生的指示。」
  「是……」冯可依钻出车厢,推开酒店的大门,然后,站在一旁,翻开小本
子。
  ——可依,今晚你是一个娼妓,一晚三万元的身价。嫖客在1125室等你,
十点开始计时。房间里安装了隐形摄像头,卖身给不认识的男人,并且把你放浪
地叫床的样子给我看,没问题吧?这是你第一次卖淫,有一个规则,必须在嫖客
碰你之前拿到二万元的嫖资,然后,你就可以把身体给他,全心全意地为他服务
了。以下这段内容是你勾引嫖客的开场白,在进入房间前记住——
  什么!怎么会这样?启杰先生,干嘛要我做这么下贱的事情,太残酷了……
  还以为在酒店里等她的人是鞠启杰呢!冯可依心甘情愿地想像昨晚那样被尽
情地玩弄、被粗暴地占有,心里又是羞耻又感刺激,充斥着堕落的兴奋,可是万
万没想到,鞠启杰的命令竟然是要她成为出卖肉体向嫖客换取金钱的娼妓。
  呀啊……我才不要做这么不要脸的事呢!启杰先生,为了你,我都背叛爱我
的老公了,什么脸面尊严都不顾了,已经打定主意在你想要我的时候,做你发泄
欲望的母狗奴隶,可是,你还做要我去卖淫,随随便便地把我扔给其他男人,你
太过分了,我在你心中连一点点地位都没有吗……深受打击的冯可依感到一阵天
旋地转,不由自主地扶着墙壁,蹲在地上。
  「女士,您怎么了?不舒服吗?需要我扶您去沙发休息一会吧!」被冯可依
惊人的美貌和出尘的气质打动而偷偷瞧着她的男服务生见情况不对,连忙飞快地
跑过来,担心地问道。
  瞧着长相俊朗的服务生一副紧张万分的样子,冯可依恨恨地想道,连素昧平
生的陌生人都懂得关心自己,而你,启杰先生,我的主人,你都对我做了什么!
  好,既然你想要我做鸡,我就去做好了,反正我是你的,你都不怕丢脸,我
怕什么……
  「谢谢你啊!只是有些贫血,没关系的。」冯可依慢慢地站起来,脸上绽放
出感激的笑容,向和弟弟冯俊浩一般年纪的服务生点头致谢。
  和热心肠的服务生挥手告别,冯可依情不自禁地感到鼻头一酸,眼眶里滚动
着辛酸的泪珠,伤心地向电梯间走去。
上一篇:【正是风起时】(2.29)
下一篇:【日遍古今】(28)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