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43回:言文坤,爱情是场马拉松


  第43回:言文坤,马拉松之爱情是场马拉松
  【加长回】
  天体中心,地下停车场。
  言文坤新买的CRV ,静悄悄的停在地下三层一个偏僻的角落。
  此刻,天体中心的核心建筑,可以容纳六万六千名观众的主体育场已经是彩
旗飘扬、人声鼎沸,气氛即将达到高潮。历经两个多小时之后,环溪月湖国际马
拉松邀请赛的第一批职业参赛选手已经在趋近这一赛事的终点了,直升飞机和全
程跟随转播车已经将选手们冲刺向天体中心那马鞍状的宏伟建筑的画面投射到直
播屏幕和各类媒体平台上。在天体中心,即将参与颁奖典礼的主要领导、媒体记
者、政府官员、组委会工作人员、民间社团人员都已经汇聚在中心体育场的看台、
跑道和绿茵场上,等待着那激动人心的一次次撞线盛景。在冲刺阶段,即使是近
年来群众活动意味越来越浓烈的马拉松比赛,冠亚军的争夺、比赛纪录的突破也
终将成为焦点。今年,好几位世界级名将都被邀请参加,而来自埃塞俄比亚的老
将,奥运纪录保持者贝尔勒将是冠军最有力的争夺者,虽然由于各种原因,世界
纪录无可改写,但是刷新环溪月湖马拉松自身的赛事纪录,将是板上钉钉的。而
C 国马拉松水准,和世界强国距离甚远,但是男队第一战将戴豪杰,今次能不能
借天时地利人和之机,冲击前二十甚至前十,也是行内人颇为瞩目的……
  地面上闹哄哄人山人海的景象,和地下停车库里形成了某种鲜明的对比。这
个时间点,地下车库里一片幽静寂寥,那些会驱车来天体中心观赛并且能拿到今
天的停车证的,早在几个小时前就到了……
  谁又能想到,言文坤这会儿坐在自己的新车驾驶座上?而坐在副驾驶座上,
一身靓丽的夏日裙装,眉梢眼角俱是风情的窈窕少妇,却不是他的妻子杨诗慧,
而是他的下属——朱紫。
  「男人车上的副驾驶位……只能属于一个女人。」
  言文坤好像在哪里看到过类似这样煽情的情感鸡汤文,这让他产生了一些的
愧疚的感觉,但是愧疚之余,却也有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刺激感和满足感。
  其实,早就他和妻子婚礼之前,一次偶尔的值夜班时的意动神摇,他就和自
己的这个美貌多情的下属发生了关系,在自己的办公室,半褪下她的衣裙,在河
西体坛新媒体事业部的办公室里的沙发上,享受了一段格外刺激的狂野性爱…
…之后,他也基于婚姻的忠诚问题屡屡折磨过自己的良心,觉得又惭愧又痛苦。
倒是朱紫,跟没事人似的好几次宽慰他,表示只是男女之间偶尔的情动,她绝对
不会介入他的生活,更不用担心会曝光给他妻子,希望他不要放在心上。这确实
让他安慰宽怀了许多。
  当然……这也不排除是这个娇俏的招商部经理的某种情场手腕。
  本来,他也能克制着自己,更是刻意要保持和朱紫的距离。但是……也许是
因为朱紫的这种洒脱不羁、眉目娇俏中带着逗引的色彩,让他产生了某种安全感;
也许是因为这个女人身上就是有着某种吸引他的气质;也许是因为今天的他已经
不是昨日的他,他想要索取更多得到更多也可以索取更多得到更多;也许……只
是那种在婚姻之外的偷情,带来的刺激和满足,那种「拥有多个女人」的男性不
能抵御的自然本能,总之……有了第一次,然后又有了第二次、第三次……
  今天是环溪月湖国际马拉松,这种赛事,虽然来的嘉宾多、官员多,企业主
也不少,但是从「新闻性」角度来说,是轮不到他这个如今已经是新媒体体事业
部老总身份的《河西体坛》的头面大记者来采风的;倒是朱紫,今天Redox 、Feng、
Nano Milan、百讯、晚晴、西体、万年、招行、河溪商业银行等老客户都会出席,
她身为招商部经理,是有必要来混个脸熟的。言文坤也不知道自己的意志力怎么
那么不坚定,朱紫也许不过是随便调侃了两句「言总你买了新车了啊……送我去
啊……」,他居然就答应了。
  扪心自问,他其实也是很惭愧的。
  妻子和自己新婚满打满算也不过才几个月。而妻子杨诗慧对自己,可以说是
温柔体贴、百依百顺,两个人不仅在蜜月里,从新婚到如今,也是恩爱缠绵…
…当然,可能谈不上「如胶似漆」,毕竟,两个人的性生活已经快要两年了。其
实,论样貌,论身段,论体态柔软,论婀娜窈窕,论闺床情趣,妻子可以说是一
等一的美女,至今,身边的朋友、同事甚至家人都会称羡自己运气好,娶到这么
漂亮的女神级的妻子。而自己在性爱上也越来越放得开……这可能也是受到石川
跃的某种影响,他也越来越会向妻子明求暗示索求各种趣味的性爱。只要不是太
过分……妻子都会温柔的满足他。而新婚夜,妻子甚至盛装出演,拿大婚纱和红
绑绳,让他享受了一夜难忘的疯狂欢愉。单纯从性爱角度来讲,才新婚的他,绝
对没有什么不满足的,照道理来说……他实在不应该不知足不知感恩,发生婚外
情这种事。
  他很惭愧……
  但是,在品尝了小娇妻那美妙的身体两年之后,在自己的生活和工作都发生
了那么多变化之后,他逐渐明白:男人对「那种事」的欲望,绝对不是单纯的性
爱快感那么简单。
  他已经不是昔日的他。
  三年前,他只是一个小记者,小编辑,今天,他已经是河西体坛举足轻重的
媒体从业人员;他的薪水提高了很多,额外的各类收入也层出不群;他买了新房,
他买了新车,他几乎是快马加鞭的从普通的小白领踏入了中产阶级的生活。而更
重要的是,他现在已经是河西体坛旗下最重要也人员编制最庞大的部门——新媒
体事业群的执行总监。河西体坛的邱社长今年已经调任筑基广电任职,河溪广电
和文化局的领导已经找言文坤谈了好几次;当然,以言文坤的资历,升任社长是
不可能的,河西体坛的「社长」那几乎是一个官员编制;但是,将这个如今业绩
突飞猛进的新媒体部门独立出去,由市里牵个头,找几家基金联合投资,成立一
家独立的新媒体公司,由言文坤来任CEO 或者COO ,却已经是社里面到处在散播
讨论的传言。
  以言文坤这样缺乏体制内基础的背景来说,这样的未来,已经是可以想象的
最佳职业发展途径了。
  他品尝到了所谓「成功」的滋味,去掉所有的包装和点缀,那就是权力的美
味。一旦成为这种从半死不活的传统媒体内脱胎而出的新型企业的CEO ,不说那
种事业上的成就感,不说可以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媒体版图,不说可以接触更多的
资本,赚更多的钞票,实现更多的理想,哪怕仅仅就他在企业内部所拥有的权力
……他所能感受到那种对于下属员工生杀予夺时的快感……每每偷偷想起,在细
微处一一品尝,他都会甘之若饴。
  他能感受到随着时日的推移,自己的威信日渐高涨,自己的那些下属小年轻、
小编辑、小业务员、小记者,甚至小人事、小财务、小前台,看自己的眼光时那
种不同。作为一个媒体人,他当然这种仅仅在企业内部的权力快感和权力规则非
常的低级庸俗,但是,却也无比真实,已经足以让这些都市白领们的荷尔蒙疯狂
的分泌。谁说只有高层的权力快感才是快感?谁说只有顶阶的权力游戏才是游戏?
谁说只有像夏婉晴夏总、「河西之兰」卓依兰、还有自己的亲妹妹言文韵那样的
女人的体香,才是真正的美味?
  权力,就是权力,哪怕只是一个小部门里两个员工,谁是上层,谁是下级,
谁是师兄,谁是师妹,谁是首脑,谁是跟班……都是这座繁华喧闹都市里每一个
人每天都要面对的权力游戏。
  而他言文坤,已经成为快要130 多名员工的老总,老邱社长调离之后,河西
广电的彭副局长来河西体坛视察工作时,已经是由他言文坤独自接待了,这在几
年前……是他完全不可想象的。
  当然,他也会常常提醒自己,不要飘飘然,不要忘乎所以,不要忘记自己媒
体人、记者的本分,更不要胡思乱想。但是他毕竟是个凡人,无法抵御那人世间
最香甜的诱惑……他虽然不至于陶醉在那点权力的快感中无法自拔,但是至少,
他可以在无人的时刻,自己意淫一下。
  小赵,是新来的前台,我一句话就可以让这个女大学生失业或者升职加薪,
她会不会偷偷的想着,要用她青春饱满的肉体来换取我的爱怜?
  小李,是采风组的记者,每次都被她的师兄骂幼稚生涩,但是我可是她师兄
的老板,她会不会妄图隔开一层,来取悦我,获得工作的进步?
  小钱,是广告部的设计,她会不会上班的时候偷偷看着自己的办公室,崇拜
着自己这个「河溪体坛才子坤三少」,想着来和自己发生一段浪漫的职场情爱?
  至少那个从罗山来的小孙,更是刚刚来大城市打拼的山里妹子,兢兢业业只
为了在河溪城生存下去……难道她不该舔自己的鸡巴,用饱满野性的乳房夹自己
的鸡巴……来换取她的下个月的工资?
  偶尔的,他就会幻想这些,有时候还是一些比较浪漫、比较温馨、比较纯爱
的画面,而有的时候,想着想着,就会陷入更加疯狂、更加颠倒、更加不知所以
的境界……他甚至在这种幻想中,给自己单位里所有的女性下属,编了一个号,
编了一个阶级,就好像拥有自己的一个性奴营,自己最疼爱哪个,自己最厌恶哪
个,自己最喜欢哪个的裸体,自己最喜欢怎么折磨凌辱哪个……等等。
  当然,他自己也会宽慰自己,认为那只是很多男性都有的普通性幻想而已,
他倒也不至于把这种情绪带到工作中。他甚至相信,现实世界中,只要在企业内
稍微有点小权力的部门主管,都会有类似的幻想,自己只是想想而已,并不算过
分。
  只要自己像个成年人一样,牢牢的把握幻想和现实之间的界限就可以了。
  但是……有一个存在,却让他屡屡有点迷茫,迷茫于这些幻想究竟和现实之
间,有多大的距离,那个存在就是他的职场贵人:石川跃。
  对,石川跃,就是石川跃,这位自己偶然攀附上的昔日的京城石少,如今的
河西体育界的基层官员。他虽然不肯承认,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今天所有的一切,
其实都来自于石川跃,甚至自己未来的一切,也可能都维系在石川跃身上;别的
不说,就连那个可能会注资成立的新媒体公司,还不都是石川跃在背后,让那个
叫吴振帆的经理在帮自己运作。从某种角度来说,石川跃的利益就是他的利益,
为了石川跃的利益,他甚至可以毫不犹豫的出卖自己妻子的闺蜜安娜的「小秘密」,
即便自己的良心会受到深刻的谴责。但是……他也常常忍不住,去思考关于石川
跃的「另一面」。
  石川跃明显,玩弄了自己的亲妹妹言文韵,采摘了这朵河西体坛之花。老实
说,自己并没有伦乱倾向,但是以妹妹的姿色和身材,说自己完全没有意淫过,
自己都不信……
  然后,省局那个长发飘飘的李瞳没陪石川跃上过床?自己更不信。那个女孩
和自己工作上交集很多,翩翩的长发,窈窕的身影,还有越来越迷人的曲线……
  还有,外头盛传西体公司的那个周衿,也是石川跃的女人。
  甚至许纱纱……别人不知道,他言文坤有什么闻不出来味道的,十有八九也
是石川跃的小宠奴。
  哦,还有,现在石川跃的秘书,那个娇小玲珑,奶子却鼓鼓的叫孔瑶的实习
生。
  就光这些女孩,哪个不是尤物?哪个不是极品?哪个不是其他男人疯狂追求
都不可得的女神?何况……肯定还有不少他不知道的。
  她们,不都把自己献给了那个男人去奸玩操弄?鬼才信,她们,是献身于爱
情。她们,根本就是献身于权力。
  石少可以这样玩那样玩……那么自己呢?
  自己如今也拥有了一定的权力,虽然不能比较石川跃,但是……自己难道就
只能一辈子只享受妻子一个女体?他知道,自己的这种想法,非常的龌龊,又非
常的粗俗,非常的原始……但是他就是忍不住这么想:石川跃可以,我为什么不
可以?
  我是男人,而且……是一个开始拥有权力的男人。
  ……
  所有的这些荒诞的欲望,至少在朱紫这里,他可以得到一定的纾解和满足。
他告诉自己:自己并不需要也不可能和石少一样「荒淫无耻」,但是自己……在
家庭之外,和一个「崇拜自己的,又漂亮多情的」女下属,玩一下偷情游戏,应
该……是合情合理的,是可以接受至少可以原谅的。
  自己是爱妻子的……自己和妻子之间的感情是爱,爱情,是一场马拉松。
  但是自己是一个「成功的」男人,自己需要在马拉松途中,如同休息站递送
过来的冰毛巾和矿泉水,滋润自己的心灵和肉体,鼓励自己在这场马拉松中继续
驰骋下去。
  ……
  「想什么呢?……不对……嘻嘻……看什么呢?」朱紫笑语嫣然,一对迷离
的桃花眼快要滴出水来。
  言文坤听出她口吻里的娇羞和嘲弄,才意识到自己的目光,已经盯着朱紫那
裙衫包裹的两座乳房的圆弧,已经好一会儿了。
  「没什么……」他脸红了一下,但是也知道瞒不过朱紫的眼睛,所以决定拿
点她肯定感兴趣的话题来搪塞:「社里已经决定,派一个三人小组去里昂……你
应该没问题吧?」
  果然,朱紫明显打算和自己打情骂俏两句的,一听这个话题,被吸引过来了:
「里昂?不是巴黎奥运采访么?再说了……嘻嘻……你决定让我了去?……我又
不是采编部门的,真的让我去?不合适吧?」
  言文坤得意的一笑:「采编?有什么可采编的?我们是新媒体,你明白什么
是新媒体么?就是一切原始资料,只能都通过抄袭获得的绝对不去正式采编…
…哈哈……其实真的没什么需要去现场采编的。像奥运这种大项目,有的是巨头
级的媒体在那里运作,我们……只需要通过『特殊的角度』去编辑资料就可以了
……弄个三人小组去一趟,你就当是……广电给的福利吧。就是欧洲公费旅游了
……」
  朱紫俏眼一翻,有这种机会,到底也是开心的,才点了点头……
  言文坤接着笑着说:「让你去么,你也机灵点,毕竟有『本职工作』么,和
几个咱们市内也有驻点的赞助商尽量见见么……对了,尤其是Nano Milan,他们
和我们市里签了个什么战略合作框架,算是世界五百强企业在我们国家驻点设在
咱们河溪独一处的第一家了,市里答应十年给他们退税12亿美金,也就是说,至
少未来十年,他们在我们河溪有的是项目和预算……我们当然也要提前做好关系,
希望可以分一点……」
  朱紫就是这点乖巧,她其实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在河溪尤其体育赞助商这一
块也算个老江湖了,但是在言文坤面前,却很愿意摆出一副小学生听老师讲话授
课的崇拜、乖巧、温驯的表情来,像个羞涩的学生似的「嗯」了一声,认真的点
了点头,才说:「Nano Milan的那个市场部总监我见过了……不过他们在欧洲的
人我是一个都不认识啊。对了……上次,去溪山景区旅游局汇报的那个什么韦泽
的意大利人,是不是就是Nano Milan的设计师啊?」
  言文坤略略皱了一下眉头,点点头才说:「是的……不过那跟咱们的事不搭
界。他是Nano Milan的设计师,是被邀请来做这次屏行网球基地改建方案的…
…唉,他们那些人,真是胆子够大步子够狠……一般计划在上报,一边连工程队
就进去了,听说连泳池都在挖了……根本就是先斩后奏啊……仗着溪山旅游局够
罩?哈哈……」
  这种事情,朱紫更完全是外行了,也算是奉承言文坤,追问一句:「怎么了?
有什么不妥么?和溪山旅游局有什么关系?」
  这对他们两个人来说不过是说闲话,但是言文坤倒也享受这种他作为「知道
内幕」的「高端人士」,在女人面前款款而谈这其中「奥妙」的快乐,这几年,
他对于这种政治内幕的理解,也和往年不可同日而语了:「那是政治经了。咱们
溪山的那个什么溪山旅游景区综合开发规划局,是前省委任广江书记留给咱们河
西的『政治遗产』,现在,是王书记的得意门生魏晓月掌印当局长……有王书记
这杆大旗撑着,这个女局长什么不敢干?!挖坟的事情,到现在还没有平息么?」
  「哦?……是溪山公墓外迁的事情?那是搞得沸沸扬扬的……几十万的公墓
外迁啊。连我姥爷的墓地也……迁到斧头山,扫墓多不方便就不说了,动人家老
百姓坟头,背地里被人骂断子绝孙呢。」
  「骂?你以为就是骂两句?你们是不做一线媒体不清楚。当时闹的最凶的时
候,武警都出勤了,还闹出人命呢……只不过是省委严令禁止,不许传播出去一
个字节……很多人才以为不过是上访闹一下就完了……」
  「人命?武警?……」
  「嗯……」就连言文坤,在这么一个私密的环境下,也不敢说谈这个问题。
  「那……她这么蛮干,也就是为了政绩么?」
  「对的,这个魏局长么,就是横下一条心,要把屏行建设成国家级的旅游景
区,她现在也是架到火上烤了。以她魏晓月的资历和能力,本来只要平平稳稳的
熬,十年里一个副省级逃不掉的。现在为了这个事,从南海调过来。政治上这个
『局』算是省委自辖的特别编制的副局级编制,人事上本来就是很诡异。她又闹
了那么多幺蛾子,里里外外得罪了多少人,要是最终这个景区的建设不了了之,
她魏晓月的政治生命,就算走到尽头了。就连王书记,都免不了受牵连……」
  「怎么可能不了了之?她不是王书记的人么……省委书记的嫡系,那还不要
风有风,有雨有雨……」
  「也没那么容易的……你以为你是省委书记的老下属就可以一手遮天了?她
外迁溪山公墓,闹出那么大的舆情来,本来就已经够可以的了,还有那么多利益
相关方,看她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别的不说,屏行区委……现在等于是
被这个溪山旅游局给架空了,土地、财政、人事都是跟二房太太似的,以前的区
委是好好先生没话说,现在是倪枰兼任区长,那可是市委常委之一,市里的实权
派,华书记的人,……魏晓月这会儿没压力太奇怪呢。」
  「嘻嘻……这些大领导原来还有这么一面呢。倪区长我见过,开会的时候,
很威武的一个人,那那位魏局长会不会退让呢?」
  「但是她现在缩头也晚了。不过以她的性格,也不会缩头的。这个魏晓月我
知道,是个『政绩分子』,她又不图私利,说到底都也是为了溪山为了河溪,她
也没什么可怕的,其实……我还挺同情她的,在我们这儿,要做点实事能不得罪
人么?你看……西体搞得那个屏行网球基地改建计划,一个网球基地,怎么跟旅
游扯上关系?但是如果不扯上『旅游』『度假』这些概念,魏晓月能支持?咱们
市里也有些人啊,明里暗里给西体和省局施加压力,就是要让这个屏行网球基地,
偏偏和旅游一点关系扯不上才好,名义上呢,就是彻底回归到群众体育的本质,
一切为了市民服务什么的。『市民』两个字,听上去很妥当,其实就是把对外服
务这条路堵死。实际上,还不就是为了看魏晓月的笑话。要是屏行现在的建设项
目,最后一个个都和旅游无关,溪山旅游景区开发的大计划整体搁浅下来或者降
档处理……嘿嘿,有些人才高兴呢。所以说,屏行一个小小的网球基地改建计划,
其实内里门道多着呢。唉……这个事情,其实风险很大,弄的不好,各方都不满
意。也不知道省体育局怎么想的,听说韦泽的那个计划,做的大得离谱,施工已
经开始了,我下次得去亲自看看……其实,听说晚晴已经给了5000多万,屏行那
边再批文增扩一下土地,就不错了……」
  ……言文坤还在侃侃而谈,但是朱紫明显已经听得心不在焉的,毕竟,朱紫
是招商市场出身的女经理,谈商务合作还兴趣浓厚点,谈这些政治门道,也不过
是为了迎合他而假装饶有兴致罢了。
  「对了……你还没说呢,那怎么是安排我去里昂啊?不是……去巴黎么?」
朱紫倒也不会对他特别诚惶诚恐的,而是主动换了一个话题。她毕竟也只是个三
十岁不到的女孩子,对于可以去欧洲游这种事情,还是颇有幸福感的。
  言文坤也意识到自己失态,那个话题太容易牵涉到石少,他虽然被认为是
「石少的人」,但是这一点只能心照不宣,要他宣之于口是不可能的,他的自尊
心也不会允许,他也就自然而然的跟着朱紫换了话题:「嗯,你们提前去几天,
先到里昂去,咱们河西的江子晏和……许纱纱那个时间也会在里昂,让采编的人
去跟一下。」
  「在里昂?」
  「嗯,他们两个在拍那个什么电影的欧洲外景,拍完去巴黎正好和国家队汇
合,时间点上就是这么安排的。所以让你们先去里昂,社里会安排好,让江子晏
给你们一个当地专访时间段的,这就算是独家了。对你来说么……真的没事。你
就当去欧洲多走一个城市了啊,你只管玩就是了,这种机会可不是常有的……哈
哈……」
  朱紫嘻嘻一笑,才说:「你说,让我占这个名额去,社里有没有人会……说
闲话啊?」
  言文坤嘿嘿一笑,他很喜欢在朱紫面前这种游刃有余的感觉,摆出一副很潇
洒的模样说:「傻瓜,当然会有人背后说话的了。那又有什么关系?我安排你去
……是出于业务考虑,纯粹是一片公心,并没有别的意思。有些人愿意乱想,那
也只好由得他们。」他眉毛微微挑了挑,说这个话的时候,简直有点难以抑制的
志得意满,实在忍不住那种炫耀的冲动,补了一句:「反正,他们喜欢也好,不
喜欢也好,现在在社里……是我说了算。我们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
  朱紫「噗嗤」一笑,脸蛋忽然红了一下,甚至胸脯都略略起伏了一下,媚眼
如丝,似乎是开玩笑,似乎是说情话,轻声呢喃了一句:「我知道,我知道,嘻
嘻,你的意思……要满意……就让你满意就对了,对不对?」
  言文坤听着她的说笑,娇语羞嗔,觉得真是一股情动意摇的暖流,从自己的
小腹散开直到五脏,他的表情也不自觉地变得猥琐起来,笑眯眯的摸上了朱紫裙
摆下那米色丝袜包裹的细长圆润的大腿……慢慢往上,慢慢往上,在她的丝袜上
发出「莎啦啦」的声响,另一只手却已经攀上了她的臂膀,他的呼吸也变得粗重
起来
  「是啊……那你……怎么让我满意呢?」
  朱紫捉狭的笑着,性感妩媚的咬着嘴唇,在她那微微点缀了一层闪耀着奶油
光泽的唇彩上刻出一道迷人的印痕来,似乎感受到了言文坤的手掌已经到了更加
敏感的部位,轻声羞语:「在这儿?你疯了?」
  言文坤的手,已经肆无忌惮的隔着裙衫,抚弄上了她饱满的乳房,轻轻的挤
压,透过那文胸的罩杯,感受着她温热多汁的乳峰触感,和杨诗慧不同,朱紫的
乳房要更饱满一些:「带你来……就是为了……嗯……我一直想尝尝,在停车场
里,偷偷的……那种感觉……」
  「不行……万一有监控拍到呢……」
  「我开进来的时候就检查过了,这里是内门洞转角,我们又停在第二排,绝
对不会有监控的。」
  「……」
  「紫。」
  「嗯……」
  「在这儿,就在这儿……脱光……让我看,好不好?让我看,让我摸,让我
……奸你这小淫妇,好不好……啊……」
  「呜呜……」
  「我知道,你最懂我了……你会满足我这点……小小要求的,对不对?」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会这么巧嘴的逗引女人的。他说很真诚,甚至很
动情的看着朱紫的眼睛……连他自己,此刻都不怀疑,自己对朱紫动了真挚的感
情。但是他的手指,已经在朱紫的裙摆下,隔着丝袜,隔着内裤,抠弄着那神秘
的湿润地带。
  朱紫抿了抿嘴,凑了过来,两只温柔的手掌捧着言文坤的两鬓,轻轻的抚摸
着他的头颅,似乎也是无限爱怜眷恋的呢喃了一声:「文坤……」
  言文坤的臂膀,已经开始重重的挤压起了她的胴体,嘴巴里也含糊起来,把
她裙衫上那乳峰的两个点含的一片湿润:「别叫我文坤……你知道……你知道
……我喜欢你怎么叫我的……」
  朱紫已经是玉面滚烫,羞红的无以复加,却也一口亲了亲言文坤的鼻子,温
驯的跟着他的需要说着他爱听的言辞:「嗯,好……我的坤少爷……嘻嘻……奴
婢会满足你的一切需求的。」但是她似乎忍不住,又咯咯的笑了两声,小拳头轻
轻的锤了锤言文坤的太阳穴:「每次你让我这么说,我都忍不住要笑,你是不是
有古装扮演癖啊……哈哈……」
  这个美少妇就是有这样的魅力,不卑不亢,又很有情趣,似乎和言文坤之间
的关系就是一种生活游戏而已,有时候她会扮演乖乖的小白兔任凭言文坤去感受
大男人的霸道,但是有的时候她也会将自己的个性释放出来……这种感觉,让言
文坤很满足。
  言文坤还没来得及回答,朱紫却已经主动,解开了胸前的纽扣,让她那粉紫
色的文胸包裹着一对奶香四溢的乳房绷然而出,甚至用一个很性感的姿势,松开
了文胸的后扣,一对呼之欲出的椒乳就这样,抵上了言文坤的鼻子,由得言文坤
去嗅弄、吸吮……
  「我说就好了……嘻嘻……我的坤少爷,我的少爷……但是,呜呜……我不
是小淫妇,我是你的小奴婢,你的小丫头,你买来的小丫鬟,小……性奴。对别
人……呜呜……我可保守了,只有对着我的少爷……呜呜……我才淫荡……呜呜
……少爷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少爷要在停车场里……玩我……我就乖乖的
脱了衣服,让少爷狠狠地玩……嘻嘻……」
  言文坤虎吼一声,撕了她已经散开的裙襟,把她的文胸一下子抬到她乳房的
上沿,抠着她雪白的乳肉,让她殷红可爱却是颗粒长大的乳头暴露在车内的空气
中,一把扶着她肉鼓鼓的臀瓣,把她抱到驾驶座上,像个婴儿一样跨腿抱在自己
的大腿上……早就解开皮带的裤子,解放出一根红黑色的肉棒,抵在了那已经凌
乱张开的三角地带上。
  「咚咙、咚咙」两个人的肉体,在狭小的驾驶座上,东碰西碰,撞击着方向
盘、档位杆、中轴储物盘和仪表盘……言文坤手忙脚乱的调整着座椅,让驾驶座
尽量的向后,向下……调整出更多的空间容纳两个人的肉体……
  「把裙子脱了吧……」
  「啊,不行……太……啊……太危险了……」
  「那把这个……脱下来……」
  「啊……啊……啊……就只能这样哦……好……好……少爷……脱了紫儿的
小内内……嘻嘻……啊……啊……别……轻点……撞疼了……」
  「疼?就是要你疼的……就是要你疼……我的小紫紫……等不了了……先
……进去……啊……再说……」
  「是,是……啊……啊……紫儿就是给你疼的。你要进来就进来吧……啊
……坤少爷……我的坤少爷……」
  「噗嗤……噗嗤……」言文坤已经开始艰难的做着拱送腰肢,抽插的动作
……其实这个姿势并不如想象的舒适,但是那种禁忌的刺激,却是饱满的充盈着
他的脑干。
  小小的车厢内,体味、汗味、浓浓熏起。
  小小的车厢内,淫叫声、喘息声、肉体的碰撞声、呢喃的淫语声,荡漾而起
……
  但是CRV 的隔音效果还好,这个角落也够隐蔽,停车场里,只有隐隐的轻声
微微起伏。
  ……
  河溪天体中心体育场外,环溪月湖国际马拉松邀请赛正在缓缓的降下帷幕。
               (待续)
上一篇:【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44回:石琼,哥哥的公寓
下一篇:【诺诺的圣诞节特殊活动】(01-02)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